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圣网首页收藏本站
投稿邮箱:zhsworg@126.com
快捷导航
微言 创作的图书2部
  • 1786人阅读 102人收藏

    一位医学科学家所亲眼看见的上帝

    这是我写给一位老同学的信。五十年代初在校时,他是班上最进步的同学之一,曾一再在会上公开批判我的信仰,措词极尖锐。当时我不曾同他辩论,一因环境不允许,二因我觉得辩论无益,惟在事后照常以诚相待。毕业后各分东西,迄今未能重会,各自在生活上均历经沧桑。我赴美后他辗转得知我的去向,曾两度来信致意,并为他当年对我的批判致歉。时至今日,我深感有必要对他和所有其他同学较详细的谈谈我们的信仰,否则,势将成为深重的遗憾。当年的同学中有些人现已作古,再无相谈的机会,今后岂可一误而再误?故于工作之余抽暇完成此信,准备复印成册,陆续寄给联系得到的同学和朋友。这些同学好友,如今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有相当高的文化及学术水平,思想状况有其特点。所以,此信的内容不能不充分考虑这一思想及生活背景,而有所侧重。   有些弟兄姊妹看过信稿之后,建议加以适当修改,以便给其他情况类似的朋友们看。于是根据他们的建议又作了一些删改和补充。其中相关的人名则予以省略。   在末后的世代中,神将得着一大批人归向他。我们相信神会用不同的方式得着不同的人,求神在这一粗疏的信件上加上他的祝福,使它有助于让知识界的亲朋友好认识创造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则我于愿已足。   信稿中部分资料引自《以色列--谜一般的国家》,《历史的焦点--中东》和《大灭绝》等书,谨向各书之作者致谢。      微 言 识   1994年2月

    0阅点 连载中 0分 销售
  • 100人阅读 106人收藏

    科学与信仰(微言)

      这是我写给一位老同学的信。五十年代初在校时,他是班上最进步的同学之一,曾一再 在会上公开批判我的信仰,措词极尖锐。当时我不曾同他辩论,一因环境不允许,二因我觉 得辩论无益,惟在事后照常以诚相待。毕业后各分东西,迄未能重会,各自在生活上均历经 沧桑。我来美后他辗转得知我的去向,曾两度来信致意,并为他当年对我的批判致歉。时至 今日,我深感有必要对他和所有其他同学较详细地谈谈我们的信仰,否则,势将成为深重的 遗憾。当年的同学中有些人现已作古,再无相谈的机会,今后岂可一误而再误?故于工作之 余抽暇完成此信,准备复印成册,陆续寄给联系得到的同学和朋友。这些同学友好,如今都 是高级知识分子,有相当高的文化及学术水平,又在中国大陆那个特殊的社会环境中度过大 半生,思想状况有其特点。所以此信的内容不能不充分考虑这一思想及生活背景,而有所侧 重。 有些弟兄姊妹看过信稿之后,建议加以适当修改,以便给其他情况类似的朋友们看。 于是根据他们的建议又作了一些删改和补充。信中相关的人名则予以省略。 在末后的世代 中,神将得着一大批人归向他。我们相信神会用不同的方式得着不同的 人,求神在这一粗 疏的信件上加上他的祝福,使它有助于让知识界的亲朋好友认识创造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 则我于愿已足。信稿中部分资料引自「以色列─谜一般的国家」,「历史的焦点─中东」 和「大灭绝」等书,谨向各书之作者致谢。

    0阅点 已完结 0分 销售

微言

月票 | 推荐票 | 催更票

精选

最近更新

阅读历史

    Copyright   ©2015-2020  圣网读书  Powered by©ZHSW  技术支持:圣网  工信部备案:  ( 豫ICP备15034727豫公网安备 411002020000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