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多年以后

安妮的聚宝盆 by 安妮·布鲁克斯

礼拜天早上,小罗尼·瓦尔特斯迅速地梳洗打扮好,妈妈已在等他。他们住在格拉斯沟城,去教会只要走四条街就到。天气很好,他们可以走着去。

可不是每个人那天早晨都准备去教会。当罗尼牵着妈**手走在街上时,两个看上去很粗鲁、衣着很不整洁的年轻人摇摇晃晃地超过他们。看见罗尼穿得整整齐齐地上教会,这两个人大笑起来,开始唱一支满是脏字的歌。

罗尼紧紧地靠着妈妈,希望这两个人快些走开。但出乎他的意料,妈妈说:“罗尼,快追上他们,邀请这两个人同我们一起去教会。”罗尼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妈妈怎么会说出这番话?但他向来都很听妈**话,所以战战兢兢地跑到那两个人的后面,叫道:“等等!我有话要跟你们说!”

“什么?小绅士想同我们这样的人谈话。你想要什么呢,小家伙?”

罗尼怯生生地说:“妈妈说邀请你们今早同我们一起去教会。你们可以与我们坐在一起。”

“去教会?哈!想都甭想!”其中的一个说着一转身,骂骂咧咧地顺着街走远了。另一个却犹豫起来。他跟着他的朋友走了几步,马上又折回到罗尼面前。他仔仔细细地端详了一阵子小男孩,然后说:“知道吗?孩子,当我还是你这么大的时候,我也每个礼拜天去教会。到现在我已经多年没去了。我觉得这不太对。我想我还是跟你们去吧。”

这会儿罗尼不再害怕了,见他同意去,非常高兴。他牵着这个人粗壮的手,将他带到妈妈那儿。他们一起走到教会,坐在他们平时坐的位子上。

那天早上布道的是寇特斯牧师。年轻人听着牧师朗读经文:“‘当将你的粮食撒在水面,因为日久必能得着。’我们今天早晨的这段经文是在《传道书》的十一章第1节。”寇特斯牧师的布道是关于人对上帝和邻舍的责任,他讲得非常有说服力。

听着听着,这个陌生人似乎开始变得很沮丧,很不开心。礼拜结束以后,罗尼的妈妈问他:“先生,你有《圣经》吗?”

“没有,但我会想办法找一本。”

妈妈说:“来,把罗尼的拿去用,你买到后再还。但下个礼拜天请一定再来,我们会帮你占一个位子的。”

“谢谢您,夫人。我尽力吧。”陌生人将罗尼的《圣经》放进口袋,匆匆地走了。

那天晚上,瓦尔特斯太太恳切地为年轻人祈祷:“哦,上帝,请记念今天到你的家中那位年轻人,用你的话语教导他,下个礼拜天将他再带到教会来。”

可第二个礼拜天连那个年轻人的影子都没见。礼拜结束后,妈妈说:“罗尼啊,他没有来,我真是很难过。我们必须每天都为他祷告。”

第三个礼拜天,妈妈又一次地失望了。但再一个礼拜天,年轻人重新出现了。这次他打扮得整整齐齐,但脸色看上去很苍白。莫非他病了吗?

礼拜一结束,年轻人就将罗尼的《圣经》放在他们的座位上,迅速离开了。没人来得及同他谈谈;他也再也没有来教会。

在回家的路上,妈妈翻了翻小小的《圣经》。在一张空页上,她发现了陌生人留下的一段话:“请在你们的祈祷中记念我。”下面是缩写的签名:H.B。

许多年过去了,罗尼长大了。他与年迈的妈妈一起生活,照顾她。有一天他敬虔的母亲去世了,剩下罗尼一个人,独自面对未来,自己作决定。因为他一向爱海,他决定到船上去做医生。

这一去就是很多年。有一个周末,他们的船停靠在南非的一个海港。礼拜天到了,罗纳德(就是当年的小罗尼)去当地一个教会做礼拜。礼拜结束后,一个坐在他后面的绅士倾身向前,对他说:“对不起,先生,我可以看看您的《圣经》吗?”

罗纳德把《圣经》递给他。他飞快地翻过好些页,然后将《圣经》还给罗纳德,又跟着他走出了教堂。罗纳德正准备去海港上船,有一只手抓住他的胳膊:“先生,我得跟你谈谈。”

罗纳德一转身,见还是那个向他借《圣经》的绅士。就说:“当然可以。瞧,这儿有一条板凳,我们就在这儿坐一下好了。”

那位绅士没有说话,光打量着罗纳德的面孔。突然之间他垂下头,整个身子颤抖起来,还伴随着一声呜咽。等他终于能说话时,他问:“您叫什么名字?从哪儿来?”

罗纳德回答了他的问题后,他说:“我简直不能相信这么多年以后我们竟能在异国他乡相逢!您还记得您还是一个小男孩时,有一次你邀请了一个粗拉拉的、满口脏话的人同你们一起去教堂吗”

“啊呀,是啊!我记得!你就是那个人吗?我妈妈为你祈祷了许多年。”

“能重新遇见你,我真是太感恩了!我一直想告诉你们我的故事。我的父母也是基督徒,他们给了我基督徒的教育。但父亲去世时我才十五岁。我不得不辍学,去做工,帮我妈妈维持生计。

我妈妈是一个非常敬虔的妇人,努力教育我敬畏上帝。但工作时,我与许多邪恶的人在一起。我很快学会了做许多犯罪的事,伤透了可怜的母亲的心。过后我离开我的国家,以逃避法律的制裁。

当你遇见我时,我正路过格拉斯沟。看见你与你母亲一起去教会,我感到愧疚。参加那天早上的礼拜让我回忆起我是怎样与我母亲一同去教会的。我想起了她是怎样为我祈祷,尤其是我伤透了她的心的时候!”

说到这里,他心碎地说不下去了。最后他打了一个寒战,说:“我亲爱的妈妈,我使她增添了多少白发,让她满心哀伤地进了坟墓!”

他再一次被伤感所淹没,泪水淌得满脸都是。“那次礼拜如此深地让我看见了自己的罪恶,我病倒了。在病床上我开始了解,主耶稣基督是能医治身体和灵魂的天国的医生。你那天早晨的邀请为上帝所用,使我改邪归正。”

罗纳德听着这个奇妙的故事,满心惊诧和感恩。他从此知道了亨利·巴茨,那个多年以前外表粗鲁的人,现在是一位多年耕耘在南非的传教士。

“您还记得那个礼拜天早晨和我走在一起的另一个人吗?他因为犯了可怕的罪,被送上绞刑架。若不是上帝的怜悯,我也会与他同谋。我是从地狱的边缘被拯救出来的!”

亨利讲完他的故事了。罗纳德感叹道:“我想起妈妈是怎样常为你祷告,就看见上帝的话语真是完美地成就了:‘当将你的粮食撒在水面,因为日久必能得着’”*。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礼拜天早上,小罗尼·瓦尔特斯迅速地梳洗打扮好,妈妈已在等他。他们住在格拉斯沟城,去教会只要走四条街就到。天气很好,他们可以走着去。 可不是每个人那天早晨都准备去教会。当罗尼牵着妈**手走在街上时,两个看上去很粗鲁、衣着很不整洁的年轻人摇摇晃晃地超过他们。看见罗尼穿得整整齐齐地上教会,这两个人大笑起来,开始唱一支满是脏字的歌。 罗尼紧紧地靠着妈妈,希望这两个人快些走开。但出乎他的意料,妈妈说:“罗尼,快追上他们,邀请这两个人同我们一起去教会。”罗尼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妈妈怎么会说出这番话?但他向来都很听妈**话,所以战战兢兢地跑到那两个人的后面,叫道:“等等!我有话要跟你们说!” “什么?小绅士想同我们这样的人谈话。你想要什么呢,小家伙?” 罗尼怯生生地说:“妈妈说邀请你们今早同我们一起去教会。你们可以与我们坐在一起。” “去教会?哈!想都甭想!”其中的一个说着一转身,骂骂咧咧地顺着街走远了。另一个却犹豫起来。他跟着他的朋友走了几步,马上又折回到罗尼面前。他仔仔细细地端详了一阵子小男孩,然后说:“知道吗?孩子,当我还是你这么大的时候,我也每个礼拜天去教会。到现在
我已经多年没去了。我觉得这不太对。我想我还是跟你们去吧。” 这会儿罗尼不再害怕了,见他同意去,非常高兴。他牵着这个人粗壮的手,将他带到妈妈那儿。他们一起走到教会,坐在他们平时坐的位子上。 那天早上布道的是寇特斯牧师。年轻人听着牧师朗读经文:“‘当将你的粮食撒在水面,因为日久必能得着。’我们今天早晨的这段经文是在《传道书》的十一章第1节。”寇特斯牧师的布道是关于人对上帝和邻舍的责任,他讲得非常有说服力。 听着听着,这个陌生人似乎开始变得很沮丧,很不开心。礼拜结束以后,罗尼的妈妈问他:“先生,你有《圣经》吗?” “没有,但我会想办法找一本。” 妈妈说:“来,把罗尼的拿去用,你买到后再还。但下个礼拜天请一定再来,我们会帮你占一个位子的。” “谢谢您,夫人。我尽力吧。”陌生人将罗尼的《圣经》放进口袋,匆匆地走了。 那天晚上,瓦尔特斯太太恳切地为年轻人祈祷:“哦,上帝,请记念今天到你的家中那位年轻人,用你的话语教导他,下个礼拜天将他再带到教会来。” 可第二个礼拜天连那个年轻人的影子都没见。礼拜结束后,妈妈说:“罗尼啊,他没有来,我真是很难过。我们必须每天都为他祷告。” 第三个礼
拜天,妈妈又一次地失望了。但再一个礼拜天,年轻人重新出现了。这次他打扮得整整齐齐,但脸色看上去很苍白。莫非他病了吗? 礼拜一结束,年轻人就将罗尼的《圣经》放在他们的座位上,迅速离开了。没人来得及同他谈谈;他也再也没有来教会。 在回家的路上,妈妈翻了翻小小的《圣经》。在一张空页上,她发现了陌生人留下的一段话:“请在你们的祈祷中记念我。”下面是缩写的签名:H.B。 许多年过去了,罗尼长大了。他与年迈的妈妈一起生活,照顾她。有一天他敬虔的母亲去世了,剩下罗尼一个人,独自面对未来,自己作决定。因为他一向爱海,他决定到船上去做医生。 这一去就是很多年。有一个周末,他们的船停靠在南非的一个海港。礼拜天到了,罗纳德(就是当年的小罗尼)去当地一个教会做礼拜。礼拜结束后,一个坐在他后面的绅士倾身向前,对他说:“对不起,先生,我可以看看您的《圣经》吗?” 罗纳德把《圣经》递给他。他飞快地翻过好些页,然后将《圣经》还给罗纳德,又跟着他走出了教堂。罗纳德正准备去海港上船,有一只手抓住他的胳膊:“先生,我得跟你谈谈。” 罗纳德一转身,见还是那个向他借《圣经》的绅士。就说:“当然可以。瞧,这儿有一条板
凳,我们就在这儿坐一下好了。” 那位绅士没有说话,光打量着罗纳德的面孔。突然之间他垂下头,整个身子颤抖起来,还伴随着一声呜咽。等他终于能说话时,他问:“您叫什么名字?从哪儿来?” 罗纳德回答了他的问题后,他说:“我简直不能相信这么多年以后我们竟能在异国他乡相逢!您还记得您还是一个小男孩时,有一次你邀请了一个粗拉拉的、满口脏话的人同你们一起去教堂吗” “啊呀,是啊!我记得!你就是那个人吗?我妈妈为你祈祷了许多年。” “能重新遇见你,我真是太感恩了!我一直想告诉你们我的故事。我的父母也是基督徒,他们给了我基督徒的教育。但父亲去世时我才十五岁。我不得不辍学,去做工,帮我妈妈维持生计。 我妈妈是一个非常敬虔的妇人,努力教育我敬畏上帝。但工作时,我与许多邪恶的人在一起。我很快学会了做许多犯罪的事,伤透了可怜的母亲的心。过后我离开我的国家,以逃避法律的制裁。 当你遇见我时,我正路过格拉斯沟。看见你与你母亲一起去教会,我感到愧疚。参加那天早上的礼拜让我回忆起我是怎样与我母亲一同去教会的。我想起了她是怎样为我祈祷,尤其是我伤透了她的心的时候!” 说到这里,他心碎地说不下去了。最后他打了一
个寒战,说:“我亲爱的妈妈,我使她增添了多少白发,让她满心哀伤地进了坟墓!” 他再一次被伤感所淹没,泪水淌得满脸都是。“那次礼拜如此深地让我看见了自己的罪恶,我病倒了。在病床上我开始了解,主耶稣基督是能医治身体和灵魂的天国的医生。你那天早晨的邀请为上帝所用,使我改邪归正。” 罗纳德听着这个奇妙的故事,满心惊诧和感恩。他从此知道了亨利·巴茨,那个多年以前外表粗鲁的人,现在是一位多年耕耘在南非的传教士。 “您还记得那个礼拜天早晨和我走在一起的另一个人吗?他因为犯了可怕的罪,被送上绞刑架。若不是上帝的怜悯,我也会与他同谋。我是从地狱的边缘被拯救出来的!” 亨利讲完他的故事了。罗纳德感叹道:“我想起妈妈是怎样常为你祷告,就看见上帝的话语真是完美地成就了:‘当将你的粮食撒在水面,因为日久必能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