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司鸥的问题

安妮的聚宝盆 by 安妮·布鲁克斯

“嘟嘟!”司鸥拖着他的玩具火车,嚷嚷着,“上车了!”

“嘘!司鸥,奶奶今天头痛。”玛利亚姑姑斥责道。

司鸥用小手捂住嘴:“噢,我忘了,我会安安静静的。”他下保证说。

有一阵子他边玩边嘀嘀咕咕地自言自语。过了不久,他又开始高声大嚷起来:“嘟嘟!玛利亚姑姑,您要搭车吗?”

正在读书的玛利亚抬起头,问他:“你说什么?”

“您想搭我的火车吗?”司鸥重复道,“我们要去动物园。”

“不,司鸥,今天不行。”姑姑笑眯眯地说。

“为什么?”小伙子问,“如果我有一辆真火车给你坐,你会跟我一道去吗?”

“不,我还是不会,至少今天不会。明天有可能。”

“为什么今天不呢?”司鸥不明白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玛利亚姑姑将书放在一边,问他。

司鸥想了一会儿:“礼拜天。”

“对了。因为今天是礼拜天,我就不会坐你的火车。”

司鸥给弄糊涂了:“为什么?”

玛利亚姑姑想了一阵,她小心翼翼地回答说:“礼拜天给我们,不是让我们做我们自己想做的事。礼拜天我们应该去教会,读好书。”

司鸥忙着将更多的车厢挂在机车后边,抽空问:“谁说的?”

“主在《圣经》上这样告诉我们的。”

“那本书还告诉我们别的事吗?”司鸥拖着他的火车,问。

“对了,《圣经》里也有许多好故事。”

姑姑一提到故事,司鸥的脸就抬了起来:“你会讲这些故事吗?我喜欢故事,昨晚妈妈还读了‘大拇指汤姆’的故事。”

“《圣经》里没有这类故事。来,坐在我旁边,我给你讲一个。”

司鸥扔下火车,爬到沙发上,坐在姑姑身边:“什么样的故事?”

“是关于一个男孩,他被卖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远离了他亲爱的父亲。”玛利亚姑姑介绍说。

“喔!”司鸥的表情一下子就严肃起来。

玛利亚姑姑将他拉近一些,开始讲约瑟的故事:“在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四季温暖的国家。在那了住着一个名叫雅各的人。”

显然司鸥以前从未听过这个故事。他一次又一次地打断姑姑,问了一个又一个的问题。玛利亚姑姑并不介意,继续讲着她的故事。她告诉司鸥,不管约瑟的哥哥们对他做了什么,上帝总是保护他;不管约瑟走到哪儿,上帝都照看他。别人没能杀掉他,因为上帝在看顾他。

司鸥问:“上帝是住在迦南还是在埃及?”

“司鸥,上帝无处不在。他在埃及听到约瑟的祈祷,同时,他也在迦南垂听了雅各的祷告。”

“那不可能。”司鸥斩钉截铁地说,“爸爸从来没有告诉过我这事。”司鸥嘀咕道。突然,他大声嚷了起来:“我不信!如果我从没见过上帝,他怎么可能存在!”

玛利亚姑姑端详了司鸥好一阵子,心里默默地祈祷。然后她说:“司鸥,你有一个叔叔叫本吧?”

“是啊!”司鸥脸上放了光。

“他在哪儿住呢?”

“在里约·格兰地。”这个名字司鸥说得嗑磕巴巴的。

“这可是个奇怪的名字,”姑姑评价道,“那儿很远吗?”

“爸爸说,它在的海洋的另一边。”司鸥说着,有些得意忘形。

“我可从没见过你的本叔叔;也从没去过你说的他住的那个奇怪的城市。我不相信你有个本叔叔!”

司鸥跳了起来,站在姑姑面前,说:“我有!这是真的,是真的!”

玛利亚姑姑又说:“噢,那么你有没有见过他呢,或去过他家呢?”

“没有。但爸爸妈妈好多次跟我讲到他。”

姑姑安详地说:“哦,但你也告诉我,爸爸妈妈有时给你讲童话故事。你怎么知道本叔叔的事就不是一个童话呢?”

“不是的!”司鸥的眼睛闪闪发光,“我生日的时候他送了我一只船,我妹妹生日时他给了她一个洋娃娃。”

“就因为寄来了几件玩具,你就相信有个本叔叔啊?你从没见过他呢。”

“妈妈和爸爸说我有个本叔叔。”小司鸥又重复了一遍。

“那么司鸥,认真听我说,你从来没见过你的本叔叔,但他给你寄了信和玩具,所以你知道他仍住在里约·格兰地,对吗?”玛利亚姑姑一边说,一边将司鸥又抱上了沙发。

司鸥连连点头。

“我们也从没见过主,但我们每天都看见他的礼物,所以我们知道他存在。就像你从本叔叔那儿得到一条船一样,主每一天给我们食物和健康,给我们所需要的一切。”

司鸥不同意了:“妈妈给我食物。”

“妈妈给你什么样的食物呢?”

“面包、牛奶、土豆和蔬菜。”司鸥搬着手指数着。

“等等,”姑姑打断他的话,“你妈妈从哪儿得到面包呢?”

“从商店里。”

“商店的人从哪儿得到面包呢?”

这下司鸥答不出来了。

“面包是用面粉做的,面粉是用小麦磨的。农夫用拖拉机和其他农具收割小麦。小麦在田里是怎么长的呢?”

“它就在那儿长的。”

“对了。但谁使小麦生长呢?是农夫吗?”

司鸥摇摇头。

“是上苍使小麦、蔬菜和土豆生长,这样我们才有食物吃。他也照看奶牛,我们才有牛奶喝;他照看鸡,我们才吃得上鸡蛋。如果上帝让所有的植物和动物死了,没有人可以使它们复生。因为没有东西吃,我们也会很快死掉。”

司鸥静静地听着,表情变得很严肃。他突然说:“就像我本叔叔是存在着的,看不见的事物不一定是不存在的,对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嘟嘟!”司鸥拖着他的玩具火车,嚷嚷着,“上车了!” “嘘!司鸥,奶奶今天头痛。”玛利亚姑姑斥责道。 司鸥用小手捂住嘴:“噢,我忘了,我会安安静静的。”他下保证说。 有一阵子他边玩边嘀嘀咕咕地自言自语。过了不久,他又开始高声大嚷起来:“嘟嘟!玛利亚姑姑,您要搭车吗?” 正在读书的玛利亚抬起头,问他:“你说什么?” “您想搭我的火车吗?”司鸥重复道,“我们要去动物园。” “不,司鸥,今天不行。”姑姑笑眯眯地说。 “为什么?”小伙子问,“如果我有一辆真火车给你坐,你会跟我一道去吗?” “不,我还是不会,至少今天不会。明天有可能。” “为什么今天不呢?”司鸥不明白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玛利亚姑姑将书放在一边,问他。 司鸥想了一会儿:“礼拜天。” “对了。因为今天是礼拜天,我就不会坐你的火车。” 司鸥给弄糊涂了:“为什么?” 玛利亚姑姑想了一阵,她小心翼翼地回答说:“礼拜天给我们,不是让我们做我们自己想做的事。礼拜天我们应该去教会,读好书。” 司鸥忙着将更多的车厢挂在机车后边,抽空问:“谁说的?” “主在《圣经》上这样告诉我们的。” “那本书还告诉我们别的
事吗?”司鸥拖着他的火车,问。 “对了,《圣经》里也有许多好故事。” 姑姑一提到故事,司鸥的脸就抬了起来:“你会讲这些故事吗?我喜欢故事,昨晚妈妈还读了‘大拇指汤姆’的故事。” “《圣经》里没有这类故事。来,坐在我旁边,我给你讲一个。” 司鸥扔下火车,爬到沙发上,坐在姑姑身边:“什么样的故事?” “是关于一个男孩,他被卖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远离了他亲爱的父亲。”玛利亚姑姑介绍说。 “喔!”司鸥的表情一下子就严肃起来。 玛利亚姑姑将他拉近一些,开始讲约瑟的故事:“在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四季温暖的国家。在那了住着一个名叫雅各的人。” 显然司鸥以前从未听过这个故事。他一次又一次地打断姑姑,问了一个又一个的问题。玛利亚姑姑并不介意,继续讲着她的故事。她告诉司鸥,不管约瑟的哥哥们对他做了什么,上帝总是保护他;不管约瑟走到哪儿,上帝都照看他。别人没能杀掉他,因为上帝在看顾他。 司鸥问:“上帝是住在迦南还是在埃及?” “司鸥,上帝无处不在。他在埃及听到约瑟的祈祷,同时,他也在迦南垂听了雅各的祷告。” “那不可能。”司鸥斩钉截铁地说,“爸爸从来没有告诉过我这事。”司鸥嘀咕道。突然,他
大声嚷了起来:“我不信!如果我从没见过上帝,他怎么可能存在!” 玛利亚姑姑端详了司鸥好一阵子,心里默默地祈祷。然后她说:“司鸥,你有一个叔叔叫本吧?” “是啊!”司鸥脸上放了光。 “他在哪儿住呢?” “在里约·格兰地。”这个名字司鸥说得嗑磕巴巴的。 “这可是个奇怪的名字,”姑姑评价道,“那儿很远吗?” “爸爸说,它在的海洋的另一边。”司鸥说着,有些得意忘形。 “我可从没见过你的本叔叔;也从没去过你说的他住的那个奇怪的城市。我不相信你有个本叔叔!” 司鸥跳了起来,站在姑姑面前,说:“我有!这是真的,是真的!” 玛利亚姑姑又说:“噢,那么你有没有见过他呢,或去过他家呢?” “没有。但爸爸妈妈好多次跟我讲到他。” 姑姑安详地说:“哦,但你也告诉我,爸爸妈妈有时给你讲童话故事。你怎么知道本叔叔的事就不是一个童话呢?” “不是的!”司鸥的眼睛闪闪发光,“我生日的时候他送了我一只船,我妹妹生日时他给了她一个洋娃娃。” “就因为寄来了几件玩具,你就相信有个本叔叔啊?你从没见过他呢。” “妈妈和爸爸说我有个本叔叔。”小司鸥又重复了一遍。 “那么司鸥,认真听我
说,你从来没见过你的本叔叔,但他给你寄了信和玩具,所以你知道他仍住在里约·格兰地,对吗?”玛利亚姑姑一边说,一边将司鸥又抱上了沙发。 司鸥连连点头。 “我们也从没见过主,但我们每天都看见他的礼物,所以我们知道他存在。就像你从本叔叔那儿得到一条船一样,主每一天给我们食物和健康,给我们所需要的一切。” 司鸥不同意了:“妈妈给我食物。” “妈妈给你什么样的食物呢?” “面包、牛奶、土豆和蔬菜。”司鸥搬着手指数着。 “等等,”姑姑打断他的话,“你妈妈从哪儿得到面包呢?” “从商店里。” “商店的人从哪儿得到面包呢?” 这下司鸥答不出来了。 “面包是用面粉做的,面粉是用小麦磨的。农夫用拖拉机和其他农具收割小麦。小麦在田里是怎么长的呢?” “它就在那儿长的。” “对了。但谁使小麦生长呢?是农夫吗?” 司鸥摇摇头。 “是上苍使小麦、蔬菜和土豆生长,这样我们才有食物吃。他也照看奶牛,我们才有牛奶喝;他照看鸡,我们才吃得上鸡蛋。如果上帝让所有的植物和动物死了,没有人可以使它们复生。因为没有东西吃,我们也会很快死掉。” 司鸥静静地听着,表情变得很严肃。他突然说:
“就像我本叔叔是存在着的,看不见的事物不一定是不存在的,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