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像爷爷那样

安妮的聚宝盆 by 安妮·布鲁克斯

雅各和安娜带着儿子约翰住在德国一个叫伯黑亩的村庄里。约翰很有福气,他的爷爷敬畏上帝,从他出生那天起就为他不停地祷告。他受洗时,爷爷给他起名为约翰,说:“但愿他永远为上帝所爱。”

爷爷常来看小约翰。好多次他抚摸着约翰的头说:“我的孩子,上帝祝福你;愿上帝祝福你,保守你,像保守他的瞳人一样。”爷爷的祈祷都蒙上帝垂听了。

爷爷六十岁生日那天,父母带约翰去为他祝寿。能整天跟爷爷待在一块儿,约翰高兴极了。爸爸要回农场,不过答应了晚上再来。可天下了一场暴雨,他来不了了。所以,约翰和妈妈只得在爷爷家过夜。小约翰很开心,但妈妈在爷爷面前不是太自在。

晚上,所有的人都聚拢过来,爷爷打开他那本大部头《圣经》,朗读其中的一章。然后他全心全意地做了一个又热切又孩子气的祷告,还特别提到他的生日。之后大家就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安娜带着约翰走路回家。那是一个美丽的夏日,穿过树林,路过好几个瀑布,令人赏心悦目。约翰爱花,看见它们,总是要停下来。但今天他跟在妈妈后面,又严肃,又安静,好像路边一朵花也没有看见似的。安娜也不想讲话,她有点心神不定,但她搞不清是为什么。

突然,约翰站住了。他仰着小脸,问道:“妈妈,为什么爸爸不像爷爷那样?”

妈妈有些莫名其妙,反问道:“你怎么不去找花儿?”

于是他们继续默默地往前走。约翰还是没有去想花儿的事。不久他们爬上山顶,在那里可以看到远处雄伟的群山。安娜坐下来,想休息一会儿。约翰坐在她旁边,又问:“妈妈,为什么爸爸不像爷爷那样?”

安娜很不耐烦,声音硬邦邦的:“爷爷做了什么了?”

“他用大《圣经》,读经,祷告。”

妈妈脸上有些泛红:“你该去问你爸爸才对。”

他们到家时,爸爸不在。他去离家很远的田里收割去了,要很晚才回来。约翰的妈妈知道这个,心想该让约翰早些上床睡觉,也许明早他就不记得这些问题了。

她错了。她给约翰脱衣服时,约翰说:“妈妈,让我等到爸爸回来再睡好吗?”

八点钟,爸爸总算回来了。约翰径直跑到他面前,问:“爸爸,为什么你不像爷爷那样做?”

爸爸很惊讶,他可没想到儿子会问这样的问题。他呵斥道:“约翰,你还不睡做什么?快上床睡觉,很晚了。”

约翰没作声,垂头丧气地上床去了。第二天早晨他起来时,心里更难过。他不再是以前那个约翰了。他坐在餐桌旁,叠着手,垂着头,一言不发,很伤心的样子,碰都不碰面前那杯牛奶。妈妈问:“约翰,怎么了?你怎么还不吃?”

约翰没答话。

过了一会儿她又问:“儿子,怎么了?”他抬起头,悲哀地看了妈妈一眼,头又垂下了。爸爸和妈妈都吃完了,妈妈收拾桌子,第三次问他:“约翰,告诉我,什么事让你这么难过?”

约翰这才开口说:“妈妈,我好想祈祷,但没有人与我一起。我想我得独自祷告了。”

安娜这下受不了,泪水哗地涌上了眼眶。她奔进隔壁房间,把孩子说的话学给丈夫听。房门没关,约翰所说的他已全听见了,他的良心被触动了。“约翰是对的,”他说,“我们错了。”然后他们一起跪下,结婚以来头一次,他们含着泪做了简单的祷告:“上帝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

快乐的一天终于来了,小约翰再也不需要独自祷告。爸爸和妈妈现在都和他一起祷告。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雅各和安娜带着儿子约翰住在德国一个叫伯黑亩的村庄里。约翰很有福气,他的爷爷敬畏上帝,从他出生那天起就为他不停地祷告。他受洗时,爷爷给他起名为约翰,说:“但愿他永远为上帝所爱。” 爷爷常来看小约翰。好多次他抚摸着约翰的头说:“我的孩子,上帝祝福你;愿上帝祝福你,保守你,像保守他的瞳人一样。”爷爷的祈祷都蒙上帝垂听了。 爷爷六十岁生日那天,父母带约翰去为他祝寿。能整天跟爷爷待在一块儿,约翰高兴极了。爸爸要回农场,不过答应了晚上再来。可天下了一场暴雨,他来不了了。所以,约翰和妈妈只得在爷爷家过夜。小约翰很开心,但妈妈在爷爷面前不是太自在。 晚上,所有的人都聚拢过来,爷爷打开他那本大部头《圣经》,朗读其中的一章。然后他全心全意地做了一个又热切又孩子气的祷告,还特别提到他的生日。之后大家就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安娜带着约翰走路回家。那是一个美丽的夏日,穿过树林,路过好几个瀑布,令人赏心悦目。约翰爱花,看见它们,总是要停下来。但今天他跟在妈妈后面,又严肃,又安静,好像路边一朵花也没有看见似的。安娜也不想讲话,她有点心神不定,但她搞不清是为什么。 突然,约翰站住了。他仰着小脸,问道:“
妈妈,为什么爸爸不像爷爷那样?” 妈妈有些莫名其妙,反问道:“你怎么不去找花儿?” 于是他们继续默默地往前走。约翰还是没有去想花儿的事。不久他们爬上山顶,在那里可以看到远处雄伟的群山。安娜坐下来,想休息一会儿。约翰坐在她旁边,又问:“妈妈,为什么爸爸不像爷爷那样?” 安娜很不耐烦,声音硬邦邦的:“爷爷做了什么了?” “他用大《圣经》,读经,祷告。” 妈妈脸上有些泛红:“你该去问你爸爸才对。” 他们到家时,爸爸不在。他去离家很远的田里收割去了,要很晚才回来。约翰的妈妈知道这个,心想该让约翰早些上床睡觉,也许明早他就不记得这些问题了。 她错了。她给约翰脱衣服时,约翰说:“妈妈,让我等到爸爸回来再睡好吗?” 八点钟,爸爸总算回来了。约翰径直跑到他面前,问:“爸爸,为什么你不像爷爷那样做?” 爸爸很惊讶,他可没想到儿子会问这样的问题。他呵斥道:“约翰,你还不睡做什么?快上床睡觉,很晚了。” 约翰没作声,垂头丧气地上床去了。第二天早晨他起来时,心里更难过。他不再是以前那个约翰了。他坐在餐桌旁,叠着手,垂着头,一言不发,很伤心的样子,碰都不碰面前那杯牛奶。妈妈问:“约翰,怎么了
?你怎么还不吃?” 约翰没答话。 过了一会儿她又问:“儿子,怎么了?”他抬起头,悲哀地看了妈妈一眼,头又垂下了。爸爸和妈妈都吃完了,妈妈收拾桌子,第三次问他:“约翰,告诉我,什么事让你这么难过?” 约翰这才开口说:“妈妈,我好想祈祷,但没有人与我一起。我想我得独自祷告了。” 安娜这下受不了,泪水哗地涌上了眼眶。她奔进隔壁房间,把孩子说的话学给丈夫听。房门没关,约翰所说的他已全听见了,他的良心被触动了。“约翰是对的,”他说,“我们错了。”然后他们一起跪下,结婚以来头一次,他们含着泪做了简单的祷告:“上帝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 快乐的一天终于来了,小约翰再也不需要独自祷告。爸爸和妈妈现在都和他一起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