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八章 摔下雪橇

热心男孩查理 by 安·R·韦尔斯

圣诞节就要到了,孩子们已经开始收礼物了,在地上走天路的人也感觉到了神圣的安慰。新的一年送来了新的希望。

查理离开自己南方农场的家,到北方来接受良好的教育已经有两个月了。

妈**慈爱与监督已经远离他了,他原以为自己天性良善,可以不犯同龄孩子同样的错误。但是现在他远离妈妈,没人管他了,真正考验他的时候到了。当母亲在身边的时候,他的男子汉气概可以让寡居的母亲感到安全,但是,他的这种性格在一群男孩子当中就不是那么受欢迎了。因为现在他得完全靠自己,妈妈也无法劝告他了。

他的这种倚靠自己和自以为是的心态一天天增强。奥古斯塔·拜里治戏称他为“骄傲先生”,安妮却很敬重他,而他自己也以为自己不得了;但是梅厄先生看到自己亲爱朋友的这些变化很是痛心。他温柔的警告似乎不起作用,但他并不灰心。他对自己伙伴的影响或许是潜移默化的,他也一直在等待着这个亲爱的年轻朋友,希望他能够回转。梅厄先生相信查理是上帝的孩子,不至于进入很大的试探当中。他为自己亲爱的朋友深切地祷告着,但是他害怕只有特别严厉的管教才会把他这个迷路的人领回到耶督徒应有的谦卑中来。

坚振礼的时间就要到了,但是查理并没有按时参加坚振礼前的一些预备礼拜;好像他以为自己已经准备充分了,无需牧师的劝诫和自省了。

二月的一个晴朗的礼拜六,大雪使大地显得坦荡、无边无际,雪橇清脆的铃声在小镇的大街上和闪亮的雪地上回响着。

许多人出来滑冰,查理准备出去坐马拉雪橇。一大早他就开始准备,下午两点钟,他乐哈哈地站在拜里治夫人的面前,大大咧咧得就像那些成长中的男孩一样。

奥古斯塔身上穿着毛皮大衣,也跟着乐哈哈地出来了。查理满有风度地把她扶上雪橇。这时,拜里治太太从窗户伸出头来。她把头巾在空中摇了摇,喊道:“查理,查理!停下!你又用那匹大黑马了?”

“为什么不呢?马算不了什么。不用怕,姨妈,我知道该怎样做。”

“但是,奥古斯塔,我不放心你。”拜里治太太说。查理此时已经上了雪橇,接着扬鞭赶马,全速冲上大街。

拜里治太太透过窗户焦急地看着他们的背影,直到铃声消失。

马拉着雪橇向前飞奔,查理还在扬鞭加速。一会儿就进了一条巷子,这时,后面传来急促的铃声。

奥古斯塔转头一看,喊道:

“是哈里·德维,别让他超过我们!”

当大黑马听到后面的马蹄声的时候,一下子就像疯了一样。它拼命地向前跑,后面的雪橇好像并不存在一样,查理用尽全力勒马,可是一点儿作用也没有。

他们已经离开了压平的路面,查理在雪堆和沟壑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大黑马发疯似的往前跑,雪橇在后面飘来飘去,像一个小玩具一样。马还没有停下的时候,雪橇已经翻了,奥古斯塔掉在雪堆里,查理却摔在坚硬的路面上。他的手里拿着缰绳,马拖着他又跑了一段距离。他与过路的人相撞,把雪面划出一道深沟。缰绳最后断了,查理失去了知觉,一动不动地躺在路边。

哈里·德维得意洋洋地把奥古斯塔拉到自己的雪橇上。他幸灾乐祸地看着查理,因为他知道查理总以自己驾马的技术自得。

哈里并不想去追上那匹发疯的大黑马。“我不应该让奥古斯塔的生命受到威胁。”他自言自语地调转马头回到镇里,丝毫没有羞愧的感觉。

在危险的时刻,查理不缺少朋友。杰克·泰勒也出来滑雪了,当他刚拐弯进入那条巷子的时候,那匹大黑马从他的身边疾驰而过。杰克并没有停下来去追马,因为他知道肯定出什么事了。他就朝马跑来的方向迅速跑过去,穿过厚厚的积雪,自己的马在后面跟着他。

查理不知道谁用强壮的胳膊把他抱起来,他没有看到那张真诚的脸已被泪水打湿了。他不知道当他穿过镇上大街的时候,许多人透过窗户急切地看着他。上了雪橇,他的心情与出来的时候截然不同了,出来的时候是趾高气扬,现在他就像肩上背着木头一样无助。

查理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全身酸疼,手脚僵硬。他知道自己的姨妈不喜欢照顾别人,他知道像她这样一个胖人活动起来并不方便;但是他不得不让她在自己的身边,知道是自己的鲁莽造成的后果———像个婴孩一样不能动弹。

看牲口的人早就警告过他不要用大黑马拉雪橇,可他就是不听。要是早听别人的建议就好了。唉!查理既感激又悔恨。在病房的寂静中,他眼前仿佛出现了自己自以为是和自高自大的画面。他从前的谦和到哪里去了?他的谦卑哪里去了?人没有真正的谦卑,敬虔就成为徒有虚名的了。

查理看到自己本相的时候,就懊悔不已,谦卑下来。但是,上帝是应当赞美的,当我们的眼睛被打开,看到自己罪污的时候,他就用公义的光照亮我们的心里,用他的怜悯和救赎之爱来安慰我们。

这时一个朋友信实的话来到他的耳边。梅厄先生确定天国的箭已经进入灵魂深处的时候才说:“愿你平安!愿你平安!”在安慰这个孩子之前,他并没有说那些责备他的话。

查理已经学会了这个功课———宗教习惯,宗教训练,都不能使年轻的耶稣的门徒不犯罪。当面临试探的时候,除非靠着警醒的祷告和天上的力量,否则人总是会跌倒的。

查理从雪橇上摔下来在外人看来,似乎是件小事,但是他自己知道自己已经离开真正耶稣门徒的精神太远了。如果这个少年只能像婴孩一样默默地躺在病房里,那么那些身体健康的人不应该因为能够随时随地见证自己是那谦卑、柔和的耶稣的仆人而欢欣鼓舞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圣诞节就要到了,孩子们已经开始收礼物了,在地上走天路的人也感觉到了神圣的安慰。新的一年送来了新的希望。 查理离开自己南方农场的家,到北方来接受良好的教育已经有两个月了。 妈**慈爱与监督已经远离他了,他原以为自己天性良善,可以不犯同龄孩子同样的错误。但是现在他远离妈妈,没人管他了,真正考验他的时候到了。当母亲在身边的时候,他的男子汉气概可以让寡居的母亲感到安全,但是,他的这种性格在一群男孩子当中就不是那么受欢迎了。因为现在他得完全靠自己,妈妈也无法劝告他了。 他的这种倚靠自己和自以为是的心态一天天增强。奥古斯塔·拜里治戏称他为“骄傲先生”,安妮却很敬重他,而他自己也以为自己不得了;但是梅厄先生看到自己亲爱朋友的这些变化很是痛心。他温柔的警告似乎不起作用,但他并不灰心。他对自己伙伴的影响或许是潜移默化的,他也一直在等待着这个亲爱的年轻朋友,希望他能够回转。梅厄先生相信查理是上帝的孩子,不至于进入很大的试探当中。他为自己亲爱的朋友深切地祷告着,但是他害怕只有特别严厉的管教才会把他这个迷路的人领回到耶督徒应有的谦卑中来。 坚振礼的时间就要到了,但是查理并没有按时参加坚振
礼前的一些预备礼拜;好像他以为自己已经准备充分了,无需牧师的劝诫和自省了。 二月的一个晴朗的礼拜六,大雪使大地显得坦荡、无边无际,雪橇清脆的铃声在小镇的大街上和闪亮的雪地上回响着。 许多人出来滑冰,查理准备出去坐马拉雪橇。一大早他就开始准备,下午两点钟,他乐哈哈地站在拜里治夫人的面前,大大咧咧得就像那些成长中的男孩一样。 奥古斯塔身上穿着毛皮大衣,也跟着乐哈哈地出来了。查理满有风度地把她扶上雪橇。这时,拜里治太太从窗户伸出头来。她把头巾在空中摇了摇,喊道:“查理,查理!停下!你又用那匹大黑马了?” “为什么不呢?马算不了什么。不用怕,姨妈,我知道该怎样做。” “但是,奥古斯塔,我不放心你。”拜里治太太说。查理此时已经上了雪橇,接着扬鞭赶马,全速冲上大街。 拜里治太太透过窗户焦急地看着他们的背影,直到铃声消失。 马拉着雪橇向前飞奔,查理还在扬鞭加速。一会儿就进了一条巷子,这时,后面传来急促的铃声。 奥古斯塔转头一看,喊道: “是哈里·德维,别让他超过我们!” 当大黑马听到后面的马蹄声的时候,一下子就像疯了一样。它拼命地向前跑,后面的雪橇好像并不存在一样,
查理用尽全力勒马,可是一点儿作用也没有。 他们已经离开了压平的路面,查理在雪堆和沟壑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大黑马发疯似的往前跑,雪橇在后面飘来飘去,像一个小玩具一样。马还没有停下的时候,雪橇已经翻了,奥古斯塔掉在雪堆里,查理却摔在坚硬的路面上。他的手里拿着缰绳,马拖着他又跑了一段距离。他与过路的人相撞,把雪面划出一道深沟。缰绳最后断了,查理失去了知觉,一动不动地躺在路边。 哈里·德维得意洋洋地把奥古斯塔拉到自己的雪橇上。他幸灾乐祸地看着查理,因为他知道查理总以自己驾马的技术自得。 哈里并不想去追上那匹发疯的大黑马。“我不应该让奥古斯塔的生命受到威胁。”他自言自语地调转马头回到镇里,丝毫没有羞愧的感觉。 在危险的时刻,查理不缺少朋友。杰克·泰勒也出来滑雪了,当他刚拐弯进入那条巷子的时候,那匹大黑马从他的身边疾驰而过。杰克并没有停下来去追马,因为他知道肯定出什么事了。他就朝马跑来的方向迅速跑过去,穿过厚厚的积雪,自己的马在后面跟着他。 查理不知道谁用强壮的胳膊把他抱起来,他没有看到那张真诚的脸已被泪水打湿了。他不知道当他穿过镇上大街的时候,许多人透过窗
户急切地看着他。上了雪橇,他的心情与出来的时候截然不同了,出来的时候是趾高气扬,现在他就像肩上背着木头一样无助。 查理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全身酸疼,手脚僵硬。他知道自己的姨妈不喜欢照顾别人,他知道像她这样一个胖人活动起来并不方便;但是他不得不让她在自己的身边,知道是自己的鲁莽造成的后果———像个婴孩一样不能动弹。 看牲口的人早就警告过他不要用大黑马拉雪橇,可他就是不听。要是早听别人的建议就好了。唉!查理既感激又悔恨。在病房的寂静中,他眼前仿佛出现了自己自以为是和自高自大的画面。他从前的谦和到哪里去了?他的谦卑哪里去了?人没有真正的谦卑,敬虔就成为徒有虚名的了。 查理看到自己本相的时候,就懊悔不已,谦卑下来。但是,上帝是应当赞美的,当我们的眼睛被打开,看到自己罪污的时候,他就用公义的光照亮我们的心里,用他的怜悯和救赎之爱来安慰我们。 这时一个朋友信实的话来到他的耳边。梅厄先生确定天国的箭已经进入灵魂深处的时候才说:“愿你平安!愿你平安!”在安慰这个孩子之前,他并没有说那些责备他的话。 查理已经学会了这个功课———宗教习惯,宗教训练,都不能使年轻的耶稣的门徒不犯罪。当面临试探的时
候,除非靠着警醒的祷告和天上的力量,否则人总是会跌倒的。 查理从雪橇上摔下来在外人看来,似乎是件小事,但是他自己知道自己已经离开真正耶稣门徒的精神太远了。如果这个少年只能像婴孩一样默默地躺在病房里,那么那些身体健康的人不应该因为能够随时随地见证自己是那谦卑、柔和的耶稣的仆人而欢欣鼓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