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五章 不高明的玩笑

热心男孩查理 by 安·R·韦尔斯

奥古斯塔·拜里治站在客厅的镜子前面。很显然,她对自己这套漂亮的衣服很满意。这是她第一次穿上拖地的长裙,她已经在这个房间里踱来踱去好几次了,又不时转过头来看着地毯上蓝色的丝绸裙尾。安妮呢,却在聚精会神地看着她新腰带上的蝴蝶结。

就在这时,查理带着一股田野的清新从外面进来了,她们俩显得有些难为情。

“呀!查理,你怎么不穿得正式点儿!”奥古斯塔有些诧异地说。

“我晚了吗?”查理说着,小大人似的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就像是他戴手表有些年头了(实际上,他不过才戴了一个月),“五点半!我认为还不算太晚。月光照着,我以为天还没黑呢。”

查理一会儿就洗完了手。对他来说,这并不麻烦,也不需要花很多时间去考虑。当有人按门铃的时候,他已经在客厅里面了。

来者是哈里·德威先生,大家都认识他。显然他和奥古斯塔很熟悉,查理在学校也曾经看到过他。

虽然他今年才十四岁,但他的个子比同龄孩子要高许多。他好像并不因为自己太高而难为情,他反而挺直头,就像是队列中的上尉一样军姿挺拔。

“为什么今天下午没去滑冰?”哈里说着,顺势拉过一把舒适的椅子坐了下来。

“我和梅厄先生去别的地方了。”查理坦诚地说。

“和他?”哈里把两手握在一起,“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呢?”

“查理适合跟梅厄先生在一起,”奥古斯塔有点儿嘲笑地说,“跟他在一起很高兴,这是查理强撑着而已。”

“我真的喜欢他,”查理和气地说,“我希望能经常见到他。”

哈里轻轻打了个口哨,而奥古斯塔却耸了耸肩。

男孩子与女孩子三三两两地进来了,一会儿,所有的客人都到齐了。十三个孩子聚集在桌子边上,个个充满了活力与快乐。

哈里·德威正要说他自认为重要的事情时,奥古斯塔用肘部轻轻顶了他一下,然后意味深长地指了指查理,查理正坐在姑姑对面。拜里治夫人摆了摆手,客厅静了下来。

查理用几句简单的话向上帝表达了自己对他所得到的祝福的感恩,就好像是对身边的人说话一样自然,然后才就座。查理在自己的家里早就习惯于饭前的感恩,这是吃饭必须的一部分。拜里治夫人早在克莱门夫人的家里就熟悉了查理的饭前祷告。现在,在她自己的家里,她觉得饭前祷告是很好的。

查理·克莱门刚刚在米德维拉镇住了一个星期,他就开始影响这个地方了。再细的线也会有影子,更何况这是一个少年人呢。

像查理这样一个勇敢、果断、正直的灵魂总会使一些人羡慕、效仿。学校里最好的学生和滑冰场里最好的运动员肯定会对人们的灵魂产生影响。

这个简短的祷告是查理对自己信仰的公开表达。这样会使他周围的人鄙视他吗?有两三个人在他祷告的时候偷着笑。一个小女孩竟然掩饰不住咯咯地笑起来。但是,绝大多数的人都开始仰视查理了,他们开始知道查理是个知道自己本分的人,并且敢于行出来。

奥古斯塔·拜里治会玩很多游戏,并且玩得很棒。年轻人在一起总是欢声笑语,查理天真的笑声不断地传出来。

最后,他们玩起了一个新游戏。其中的一个人要先出去,然后回来扮演一个人,由其他的人来猜他演的是谁。

哈里·德威在屋里演起来:

“头昂起,手背着。你想像一下,

像是要把严峻的面容平衡过来,

由于思考,一脸的咄咄逼人。”

这时有人喊:“拿破仑!”

查理·克莱门,一手提着灯笼,然后看看每个人的脸,大家都喝彩说这是希腊哲学家第奥根尼在打着灯笼寻找诚实的人。接着,人们又猜出古希腊政治家阿里斯第德把名字写在盾牌上,和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的母亲安妮·包林临刑前的场面。

现在该奥古斯塔·拜里治出场了。她很快就回到屋里,她披着一件旧的大氅,里面是让人羡慕的一袭长衣,戴着高高的海狸皮帽子,由于这身装束,她不得不在屋里迈开四方步慢慢地走。这时,屋里的人都喊起来:“梅厄先生,梅厄先生!”但是奥古斯塔·拜里治并不罢休,学着梅厄先生的腔调说,“亲爱的弟兄们———”

“不能这样,奥古斯塔!”查理义正词严地说,“梅厄先生是我们的牧师,如果你不喜欢他话,你至少得因为他的职分尊重他。”

奥古斯塔·拜里治扔掉身上的大氅,大声喊道:“就算他是牧师,为什么我不可以开他这样一个玩笑!”

“国王会对不尊敬他使者的人进行惩罚,牧师是万王之王的使者,更应该得到尊重。这是妈妈说的。”查理温和地说,“不管你怎样看这个人,我想你至少应该尊重他的职分,奥古斯塔。”

“怎么回事?”拜里治夫人走了过来。

“查理在给我们讲道呢!”奥古斯塔笑着说。

“接着说,查理。我也想听听。”说着,拜里治夫人就坐在沙发上。

“不!不!我们接着玩吧。”安妮不耐烦地等着游戏的开始。正在这时,冰淇淋上来了,她的两眼就转到吃的上面来了。

屋里的人分成了几个小圈子,查理盘算了整个晚上的计划就要开始实施了。

“奥古斯塔太不给梅厄先生情面了。”哈里·德威说。

“是的。”屋里年龄最大的一个男孩约瑟·怀特也说。

话题转向了牧师,查理说起了牧师的优点,接着又说起了查经班。接着他又说服哈里和约瑟至少第一天晚上来试一次。哈里和约瑟根本不是想多学一些,他们主日的晚上在家里是很乏味的,查经班正好为他们的外出找了一个借口,他们想,不管如何,出去总不会比待在家里更糟。

查经班,整个晚上查理都在思考这个问题。晚上的游戏,奥古斯塔的无礼都没有能够分他的心,查经班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一个新的属灵操练的机会,一件新的主日欢乐的事情,在天国的道路上新的一步。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奥古斯塔·拜里治站在客厅的镜子前面。很显然,她对自己这套漂亮的衣服很满意。这是她第一次穿上拖地的长裙,她已经在这个房间里踱来踱去好几次了,又不时转过头来看着地毯上蓝色的丝绸裙尾。安妮呢,却在聚精会神地看着她新腰带上的蝴蝶结。 就在这时,查理带着一股田野的清新从外面进来了,她们俩显得有些难为情。 “呀!查理,你怎么不穿得正式点儿!”奥古斯塔有些诧异地说。 “我晚了吗?”查理说着,小大人似的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就像是他戴手表有些年头了(实际上,他不过才戴了一个月),“五点半!我认为还不算太晚。月光照着,我以为天还没黑呢。” 查理一会儿就洗完了手。对他来说,这并不麻烦,也不需要花很多时间去考虑。当有人按门铃的时候,他已经在客厅里面了。 来者是哈里·德威先生,大家都认识他。显然他和奥古斯塔很熟悉,查理在学校也曾经看到过他。 虽然他今年才十四岁,但他的个子比同龄孩子要高许多。他好像并不因为自己太高而难为情,他反而挺直头,就像是队列中的上尉一样军姿挺拔。 “为什么今天下午没去滑冰?”哈里说着,顺势拉过一把舒适的椅子坐了下来。 “我和梅厄先生去别的地方了。
”查理坦诚地说。 “和他?”哈里把两手握在一起,“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呢?” “查理适合跟梅厄先生在一起,”奥古斯塔有点儿嘲笑地说,“跟他在一起很高兴,这是查理强撑着而已。” “我真的喜欢他,”查理和气地说,“我希望能经常见到他。” 哈里轻轻打了个口哨,而奥古斯塔却耸了耸肩。 男孩子与女孩子三三两两地进来了,一会儿,所有的客人都到齐了。十三个孩子聚集在桌子边上,个个充满了活力与快乐。 哈里·德威正要说他自认为重要的事情时,奥古斯塔用肘部轻轻顶了他一下,然后意味深长地指了指查理,查理正坐在姑姑对面。拜里治夫人摆了摆手,客厅静了下来。 查理用几句简单的话向上帝表达了自己对他所得到的祝福的感恩,就好像是对身边的人说话一样自然,然后才就座。查理在自己的家里早就习惯于饭前的感恩,这是吃饭必须的一部分。拜里治夫人早在克莱门夫人的家里就熟悉了查理的饭前祷告。现在,在她自己的家里,她觉得饭前祷告是很好的。 查理·克莱门刚刚在米德维拉镇住了一个星期,他就开始影响这个地方了。再细的线也会有影子,更何况这是一个少年人呢。 像查理这样一个勇敢、果断、正直的灵魂总会使
一些人羡慕、效仿。学校里最好的学生和滑冰场里最好的运动员肯定会对人们的灵魂产生影响。 这个简短的祷告是查理对自己信仰的公开表达。这样会使他周围的人鄙视他吗?有两三个人在他祷告的时候偷着笑。一个小女孩竟然掩饰不住咯咯地笑起来。但是,绝大多数的人都开始仰视查理了,他们开始知道查理是个知道自己本分的人,并且敢于行出来。 奥古斯塔·拜里治会玩很多游戏,并且玩得很棒。年轻人在一起总是欢声笑语,查理天真的笑声不断地传出来。 最后,他们玩起了一个新游戏。其中的一个人要先出去,然后回来扮演一个人,由其他的人来猜他演的是谁。 哈里·德威在屋里演起来: “头昂起,手背着。你想像一下, 像是要把严峻的面容平衡过来, 由于思考,一脸的咄咄逼人。” 这时有人喊:“拿破仑!” 查理·克莱门,一手提着灯笼,然后看看每个人的脸,大家都喝彩说这是希腊哲学家第奥根尼在打着灯笼寻找诚实的人。接着,人们又猜出古希腊政治家阿里斯第德把名字写在盾牌上,和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的母亲安妮·包林临刑前的场面。 现在该奥古斯塔·拜里治出场了。她很快
就回到屋里,她披着一件旧的大氅,里面是让人羡慕的一袭长衣,戴着高高的海狸皮帽子,由于这身装束,她不得不在屋里迈开四方步慢慢地走。这时,屋里的人都喊起来:“梅厄先生,梅厄先生!”但是奥古斯塔·拜里治并不罢休,学着梅厄先生的腔调说,“亲爱的弟兄们———” “不能这样,奥古斯塔!”查理义正词严地说,“梅厄先生是我们的牧师,如果你不喜欢他话,你至少得因为他的职分尊重他。” 奥古斯塔·拜里治扔掉身上的大氅,大声喊道:“就算他是牧师,为什么我不可以开他这样一个玩笑!” “国王会对不尊敬他使者的人进行惩罚,牧师是万王之王的使者,更应该得到尊重。这是妈妈说的。”查理温和地说,“不管你怎样看这个人,我想你至少应该尊重他的职分,奥古斯塔。” “怎么回事?”拜里治夫人走了过来。 “查理在给我们讲道呢!”奥古斯塔笑着说。 “接着说,查理。我也想听听。”说着,拜里治夫人就坐在沙发上。 “不!不!我们接着玩吧。”安妮不耐烦地等着游戏的开始。正在这时,冰淇淋上来了,她的两眼就转到吃的上面来了。 屋里的人分成了几个小圈子,查理盘算了整个晚上的计划就要开始实施了。 “奥古斯
塔太不给梅厄先生情面了。”哈里·德威说。 “是的。”屋里年龄最大的一个男孩约瑟·怀特也说。 话题转向了牧师,查理说起了牧师的优点,接着又说起了查经班。接着他又说服哈里和约瑟至少第一天晚上来试一次。哈里和约瑟根本不是想多学一些,他们主日的晚上在家里是很乏味的,查经班正好为他们的外出找了一个借口,他们想,不管如何,出去总不会比待在家里更糟。 查经班,整个晚上查理都在思考这个问题。晚上的游戏,奥古斯塔的无礼都没有能够分他的心,查经班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一个新的属灵操练的机会,一件新的主日欢乐的事情,在天国的道路上新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