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10. 指纹证据

重审耶稣 by L·史特博

耶稣,只有耶稣,能与救世主的身份相配?

在芝加哥西勒的家里,那是个平静无波的星期六下午。克拉伦斯.西勒整个下午都在油漆他在西104街两层楼房的门窗边缘。

傍晚时分,他们一家人上床就寝,可是以后就发生的事情,一劳永逸地**了美国刑事诉讼法。

西勒夫妇1910年9月19日凌晨醒来,看见接近女儿卧室的一盏煤气灯熄灭了,就起了疑心。西勒先生出去查看,他太太听见一连串的声音:扭打,两个人滚下楼梯,两声枪响,砰地一声关上前门。

她走出去,看见丈夫死在楼梯底下。

警察在不到一哩以外抓到盗窃惯犯托马斯.詹宁斯。他衣服上染有血渍,右臂受了伤——他说是在电车上摔倒所致。他们在他的衣袋里找到一支和杀死西勒先生同型的手枪,但是不能断定是否就是行凶武器。

侦探们知道,要定詹宁斯的罪需要更多的证据,他们到西勒家里调查,不久查明凶手是从厨房后窗进入的。侦探出去,就在西勒先生死前几小时油漆的栏杆上,看见清晰的左手四个指纹。那时,指纹证据还是一个新概念,不久前才在圣路易举行的国际警察展览会引入。直到那时,指纹还从来没有用来在美国判处谋杀罪。

尽管被告律师竭力反对,说这样的证据不科学,不能接纳;但四个警员作证,说油漆上的指纹和托马斯.詹宁斯的指纹——也只和他的指纹完全配合。陪审团裁定詹宁斯罪名成立,伊利诺州最高法院维持原判,成为历史性的裁定。他后来死于绞刑。

指纹证据的前提非常简单。每人手指上的指纹都不相同,物体上的指印若和某人的指纹相同,调查人员能以科学的精确性,断定这人曾接触过那件物体。

在许多刑事案件里,指纹鉴定是主要证据。我记得采访过一次审判,只凭印在纸烟盒玻璃纸上的指纹,就判定一个二十岁的盗窃犯谋害一名大学女生。从中可以看到指纹证据的权威。

好啦,但这和耶稣基督有什么关系呢?简单得很,另外有一种证据和指纹证据相似,其证明力可以到惊人的程度,证明耶稣确是以色列和整个世界的救世主。

在犹太教圣经——也就是一般叫做“旧约”的经文里,有好几十次讲到救世主来临的预言,上帝差他来拯救万民。事实上,我们可以将这些预言看成一组指纹,一组只有为神所膏抹的才能符合的指纹。有了这,以色列人就能排除假冒的基督,得到真正救世主的凭证。

‘救世主’的希腊字是Christ(基督)。可是耶稣真是基督吗?他能奥妙地符合那些写于他出生前几百年的预言吗?我们凭什么知道在整个人类史中,只有他符合那预言指纹呢?

不少学者都有许多衔头和学位,我可以向他们请教这个问题,我需要访问一个人,这种问题对他来说,不只是抽象的学术研究,还涉及个人信念。这就把我带到南加州一个非常不寻常的场合。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耶稣,只有耶稣,能与救世主的身份相配? 在芝加哥西勒的家里,那是个平静无波的星期六下午。克拉伦斯.西勒整个下午都在油漆他在西104街两层楼房的门窗边缘。 傍晚时分,他们一家人上床就寝,可是以后就发生的事情,一劳永逸地**了美国刑事诉讼法。 西勒夫妇1910年9月19日凌晨醒来,看见接近女儿卧室的一盏煤气灯熄灭了,就起了疑心。西勒先生出去查看,他太太听见一连串的声音:扭打,两个人滚下楼梯,两声枪响,砰地一声关上前门。 她走出去,看见丈夫死在楼梯底下。 警察在不到一哩以外抓到盗窃惯犯托马斯.詹宁斯。他衣服上染有血渍,右臂受了伤——他说是在电车上摔倒所致。他们在他的衣袋里找到一支和杀死西勒先生同型的手枪,但是不能断定是否就是行凶武器。 侦探们知道,要定詹宁斯的罪需要更多的证据,他们到西勒家里调查,不久查明凶手是从厨房后窗进入的。侦探出去,就在西勒先生死前几小时油漆的栏杆上,看见清晰的左手四个指纹。那时,指纹证据还是一个新概念,不久前才在圣路易举行的国际警察展览会引入。直到那时,指纹还从来没有用来在美国判处谋杀罪。 尽管被告律师竭力反对,说这样的证据不
科学,不能接纳;但四个警员作证,说油漆上的指纹和托马斯.詹宁斯的指纹——也只和他的指纹完全配合。陪审团裁定詹宁斯罪名成立,伊利诺州最高法院维持原判,成为历史性的裁定。他后来死于绞刑。 指纹证据的前提非常简单。每人手指上的指纹都不相同,物体上的指印若和某人的指纹相同,调查人员能以科学的精确性,断定这人曾接触过那件物体。 在许多刑事案件里,指纹鉴定是主要证据。我记得采访过一次审判,只凭印在纸烟盒玻璃纸上的指纹,就判定一个二十岁的盗窃犯谋害一名大学女生。从中可以看到指纹证据的权威。 好啦,但这和耶稣基督有什么关系呢?简单得很,另外有一种证据和指纹证据相似,其证明力可以到惊人的程度,证明耶稣确是以色列和整个世界的救世主。 在犹太教圣经——也就是一般叫做“旧约”的经文里,有好几十次讲到救世主来临的预言,上帝差他来拯救万民。事实上,我们可以将这些预言看成一组指纹,一组只有为神所膏抹的才能符合的指纹。有了这,以色列人就能排除假冒的基督,得到真正救世主的凭证。 ‘救世主’的希腊字是Christ(基督)。可是耶稣真是基督吗?他能奥妙地符合那些写于他出生前几百年的预言吗?我们
凭什么知道在整个人类史中,只有他符合那预言指纹呢? 不少学者都有许多衔头和学位,我可以向他们请教这个问题,我需要访问一个人,这种问题对他来说,不只是抽象的学术研究,还涉及个人信念。这就把我带到南加州一个非常不寻常的场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