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1.目击者的证据

重审耶稣 by L·史特博

耶稣的传记靠得住吗?

我初次和李奥.卡特会面时,他是个态度腼腆,说话温柔的十七岁少年。他是芝加哥草莽地区的老居民,其供词已令三个杀人犯坐监。一颗38口径手枪的子弹还嵌在他的颅骨里,那是他目击伊莱贾.巴普蒂斯特枪杀一个当地杂货商时恐怖经历的血的标志。

李奥和朋友莱斯利.斯科特打篮球时看见伊莱贾——一个无恶不作,有过三十次被捕记录的十六岁少年罪犯在杂货店老板萨姆.布鲁的店铺外面把他杀害。

李奥从小就认识这个杂货商。“我们饿得没有东西吃时,他会给我们一点吃的。”李奥用低沉的声音向我解释。“所以当我去到医院听说他已死去的时候,我知道我得供出所看到的。”

目击者的见证最具威力。审讯中证人详细叙述他见到的犯案情景,然后满怀信心地指着被告说那个人就是凶手。这真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伊莱贾知道,只有设法阻止李奥、卡特和莱斯利.斯科特作供,才能不坐牢。

于是伊莱贾带着两个伙伴出去找寻。他们很快在街上找到李奥,莱斯利和李奥的弟弟亨利,用枪威吓着三人到附近一个漆黑的装货船坞。

“我和你无冤无仇,”伊莱贾的表弟对李奥说,“但是我不得不把你干掉。”说着用枪指着李奥的鼻梁,扳了枪机。

枪声一响,子弹走的是向上倾斜的轨道,打瞎了李奥的右眼,嵌在他的颅骨里。他颓然倒在地上,又被打了一枪,这颗子弹打在离他脊柱骨不到两吋的地方。

李奥伸开四肢躺在地上装死,他瞥见哭泣着的弟弟和朋友也被人近距离残酷地用枪打死。等到伊莱贾一帮人逃跑以后,李奥爬了起来逃到安全的地方。

李奥经过大难居然活了下来。那颗子弹嵌入的部位过于危险,取不出来,所以还留在原处。尽管他患有用重药剂也不能遏止的头疼,伊莱贾·巴普蒂斯特枪杀杂货商萨姆·布鲁案开审时,他仍然出庭作证。陪审团相信他的证词,伊莱贾被判入狱八十年。

李奥又是仅有的证人,指控伊莱贾与其同伙杀害他的弟弟和朋友。陪审团又相信他的话,三个凶手都判处终生监禁。

李奥.卡特是我的英雄,他使死者得以伸张正义,虽然自己付出了那么惨重的代价。我想到目击者证据的时候,就是在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他的面孔在我心里依然栩栩如生。

古代的见证

目击者证据确乎使人不能不接受,而且令人信服。目击者假如有足够的机会观察罪行,没有偏见和隐密不明的动机,为人诚实公正,在法庭上指斥被告的那种引人注目的行为,足以使被告坐监。甚或受到更为严厉的处罚。

在研究历史事件上,甚至如耶稣基督是否是神的独生子的问题,目击者证据都同样重要。

但是我们拥有什么目击者的叙述呢?我们有任何亲自与耶稣接触过,听过他的教导,见过他的奇迹,目击他的死亡,甚或在他所谓的复活后确实遇见过他的人的证词吗?我们有第一世纪“记者”的任何记录吗?他们访问过目击者,问过难以回答的问题,忠实地记录了他们严格认定为真实的东西吗?同样重要的是,这些记载经得起怀疑派的查究吗?

我知道正如李奥.卡特的证词决定了三个残暴杀人犯的命运。朦胧的远古留下来的证据,应该有助于解决最重要的信仰问题。为了求取正确的答案,我约见全美驰名学者,写过讨论这个问题的专著《四福音的历史可靠性》的著者克莱格.L.勃鲁姆伯格博士(Dr.CraigL.Blomberg)。

我知道勃鲁姆伯格头脑聪颖。事实上,连他的仪表都与他的身分十分相配:他身高六呎二,身体瘦长,短短的棕色鬈发乱蓬蓬地覆盖着前额,毛茸茸的胡须,还戴有一副无框的深度近视眼镜。他那个模样很像中学毕业典礼致告别辞的毕业生代表(事实上他是),全国中学优秀毕业生(事实上他是),著名神学院的优异毕业生(事实上他是,毕业于三一神学院)。

但是我要拜访的不只是聪颖智慧、学问渊博的人,我要的是一个不轻视微妙细节或是不随便排斥挑剔基督教记录的专家。我要的是一个有品格的人。勃鲁姆伯格驳斥过对基督教最严厉的批评,说话有权威,并不会为隐藏重大问题而肆言无忌,不求阐明。

人们说勃鲁姆伯格正是我要找的人。我坐飞机到丹佛,心里在想他是否名不虚传。老实说,我有点疑虑,特别是我在研究中发现了一件让人非常心烦意乱的事,他大概很想把它遮盖起来。勃鲁姆伯格仍然希望他儿童时代崇拜的芝加哥幼狮棒球队,能在他有生之年,赢得美国职业棒球全国冠军。

坦白说,这一点使我觉得他的鉴别力颇有问题。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耶稣的传记靠得住吗? 我初次和李奥.卡特会面时,他是个态度腼腆,说话温柔的十七岁少年。他是芝加哥草莽地区的老居民,其供词已令三个杀人犯坐监。一颗38口径手枪的子弹还嵌在他的颅骨里,那是他目击伊莱贾.巴普蒂斯特枪杀一个当地杂货商时恐怖经历的血的标志。 李奥和朋友莱斯利.斯科特打篮球时看见伊莱贾——一个无恶不作,有过三十次被捕记录的十六岁少年罪犯在杂货店老板萨姆.布鲁的店铺外面把他杀害。 李奥从小就认识这个杂货商。“我们饿得没有东西吃时,他会给我们一点吃的。”李奥用低沉的声音向我解释。“所以当我去到医院听说他已死去的时候,我知道我得供出所看到的。” 目击者的见证最具威力。审讯中证人详细叙述他见到的犯案情景,然后满怀信心地指着被告说那个人就是凶手。这真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伊莱贾知道,只有设法阻止李奥、卡特和莱斯利.斯科特作供,才能不坐牢。 于是伊莱贾带着两个伙伴出去找寻。他们很快在街上找到李奥,莱斯利和李奥的弟弟亨利,用枪威吓着三人到附近一个漆黑的装货船坞。 “我和你无冤无仇,”伊莱贾的表弟对李奥说,“但是我不得不把你干掉。”说着用枪指着李奥的鼻梁,扳了
枪机。 枪声一响,子弹走的是向上倾斜的轨道,打瞎了李奥的右眼,嵌在他的颅骨里。他颓然倒在地上,又被打了一枪,这颗子弹打在离他脊柱骨不到两吋的地方。 李奥伸开四肢躺在地上装死,他瞥见哭泣着的弟弟和朋友也被人近距离残酷地用枪打死。等到伊莱贾一帮人逃跑以后,李奥爬了起来逃到安全的地方。 李奥经过大难居然活了下来。那颗子弹嵌入的部位过于危险,取不出来,所以还留在原处。尽管他患有用重药剂也不能遏止的头疼,伊莱贾·巴普蒂斯特枪杀杂货商萨姆·布鲁案开审时,他仍然出庭作证。陪审团相信他的证词,伊莱贾被判入狱八十年。 李奥又是仅有的证人,指控伊莱贾与其同伙杀害他的弟弟和朋友。陪审团又相信他的话,三个凶手都判处终生监禁。 李奥.卡特是我的英雄,他使死者得以伸张正义,虽然自己付出了那么惨重的代价。我想到目击者证据的时候,就是在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他的面孔在我心里依然栩栩如生。 古代的见证 目击者证据确乎使人不能不接受,而且令人信服。目击者假如有足够的机会观察罪行,没有偏见和隐密不明的动机,为人诚实公正,在法庭上指斥被告的那种引人注目的行为,足以使被告坐监。甚或受到更为
严厉的处罚。 在研究历史事件上,甚至如耶稣基督是否是神的独生子的问题,目击者证据都同样重要。 但是我们拥有什么目击者的叙述呢?我们有任何亲自与耶稣接触过,听过他的教导,见过他的奇迹,目击他的死亡,甚或在他所谓的复活后确实遇见过他的人的证词吗?我们有第一世纪“记者”的任何记录吗?他们访问过目击者,问过难以回答的问题,忠实地记录了他们严格认定为真实的东西吗?同样重要的是,这些记载经得起怀疑派的查究吗? 我知道正如李奥.卡特的证词决定了三个残暴杀人犯的命运。朦胧的远古留下来的证据,应该有助于解决最重要的信仰问题。为了求取正确的答案,我约见全美驰名学者,写过讨论这个问题的专著《四福音的历史可靠性》的著者克莱格.L.勃鲁姆伯格博士(Dr.CraigL.Blomberg)。 我知道勃鲁姆伯格头脑聪颖。事实上,连他的仪表都与他的身分十分相配:他身高六呎二,身体瘦长,短短的棕色鬈发乱蓬蓬地覆盖着前额,毛茸茸的胡须,还戴有一副无框的深度近视眼镜。他那个模样很像中学毕业典礼致告别辞的毕业生代表(事实上他是),全国中学优秀毕业生(事实上他是),著名神学院的优异毕业生(事实上他是,毕业
于三一神学院)。 但是我要拜访的不只是聪颖智慧、学问渊博的人,我要的是一个不轻视微妙细节或是不随便排斥挑剔基督教记录的专家。我要的是一个有品格的人。勃鲁姆伯格驳斥过对基督教最严厉的批评,说话有权威,并不会为隐藏重大问题而肆言无忌,不求阐明。 人们说勃鲁姆伯格正是我要找的人。我坐飞机到丹佛,心里在想他是否名不虚传。老实说,我有点疑虑,特别是我在研究中发现了一件让人非常心烦意乱的事,他大概很想把它遮盖起来。勃鲁姆伯格仍然希望他儿童时代崇拜的芝加哥幼狮棒球队,能在他有生之年,赢得美国职业棒球全国冠军。 坦白说,这一点使我觉得他的鉴别力颇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