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一百七十五 怎么看待今天基督教里宗派林立的现象

圣经与信仰问题解答 by 谢迦勒

【诗122:4-5】众支派,就是耶和华的支派,上那里去,按以色列的常例称赞耶和华的名。因为在那里设立审判的宝座,就是大卫家的宝座。
  众所周知,在今天的基督教圈子里宗派林立,多如牛毛。时至今日,没有人能说得清楚到底有多少个派,派中有派,而且还在不断增加。派与派之间,对某些圣经的理解各不相同,做事的方法也各不相同,时不时地就会发生一些争吵。这也是基督教常受到外人讥笑的原因之一。在基督教内部,对宗派众多的这一现象,也是有很多纷争与讨论。那么,我们应该怎么来看待基督教宗派众多的这一现象呢?
  1.必有的:
  我们首先要说,基督教宗派众多的现象是必须有的,谁也不可能有能力消除宗派,我们必须以平静的心接受这个现实。在基督教历史上,也确实曾经出现过,有一些人努力尝试消除宗派,但是,其结果往往却是他们又变成了一个新的宗派,宗派不但没有因为他们的努力消除而减少,反而还增加了。为什么说宗派现象是必须有的呢?其一,人原本是多样的。神造人的时候,就没有把人都造成一模一样,而是一个人一个样,神不是在单一中,反映他的形象和样式,而是在丰富、多样性中表现出来。其二,对圣经的理解,也不可能做到每个人都一样。圣经中有很多重要真理,也有一些次要真理。当然,有的人不愿意接受这种分法,认为只要是真理都是重要的,没有次要的。这话咋一听似乎有理,因为是在高举神的真理嘛。但是,却违背了圣经的事实。耶稣也承认真理是有重要程度之分的,仿佛骆驼与蠓虫之分。蠓虫固然也重要,但是,骆驼肯定是更重要的。凡是重要真理,圣经就一定会反复提、反复讲、仔细讲,对这部分真理,圣经是说的非常清楚的,无需推理和猜测。不同的宗派,在重要真理上,都是一样的。
  但是,也有一部分真理,圣经讲的很少,可能偶尔就是在某卷书中出现了这么几句话,其他地方就不再提了。因为讲的少,讲的又不够清楚,所以,大家在理解上,就容易产生不同意见。如果其中有的人大有恩赐,大有影响力,宗派就有可能就这样形成了。比如,在哥林多前书中,有一段圣经提到了姊妹蒙头的问题,除此以外,在其他书卷里都没有再讲这件事。因此,对于蒙头就出现了不同的理解,确实也因此产生了不同的宗派。从目前看下来,多数教会都没有特别强调“聚会时姊妹的头上应该蒙块黑布”。但是,在少数教会是强调必须要蒙的。也有不少人问过我,你们教会的姊妹蒙不蒙头?我一般都会对他们说:“当然蒙头”!因为这是圣经的要求,而且圣经连理由都说的很清楚“是为天使的缘故,头上应该有服权柄的记号”。既然是圣经的要求,我们当然必须遵守。所以,当我听到有人说‘女人蒙头,是古代中东人的风俗,我们又不是古代人,又不是中东人,所以今天已经废掉了’这样的说法,我是非常不能赞同的,我认为这完全是人的猜测,丝毫没有圣经的根据。我认为只要今天聚会还有天使在现场,只要按照次序姊妹还需要顺服弟兄,只要这两条没废掉,那姊妹就必须要蒙头,哥林多前书的这处经文是不能废掉的。
  只是在蒙头的方式上,大家的观点可能有不同,这是可以彼此接纳的。那些强调蒙头的教会,其实他们是强调要拿一块黑布另外蒙在头上。而我们很多教会认为,只要女人有长头发,就是可以给她当做盖头的,也就是已经蒙头了,我认为这也是经文中讲到的意思。强调用布蒙头的教会,认为若是长头发做盖头,这里的长头发太主观,没有个标准,到底是齐腰长发,还是披肩长发,还是齐耳长发?我认为只要别人一眼就能看出她是姊妹的头发就可以了。如果聚会中,有一位姊妹是演员,因工作需要,或有人因疾病缘故,是光头,或是男性板寸头,那她的头发就无法做她的盖头了,我就会建议她们聚会时另外带上一个帽子,或者顶一块布做盖头。
  如果有些人留了长头发,还是不放心,非要再顶块黑布才放心,我们也完全可以理解并接纳他们。不过,这样,他们或许就不愿意再和头上不顶黑布的人一起聚会了。渐渐地,另外蒙块黑布的人与另外蒙块黑布的人因着有相似的观点,他们就更容易聚在一起,因此可能就会产生一个所谓的“蒙头派”。也有人问过我,蒙头派是异端吗?我会说,是不是异端,不能仅凭蒙不蒙头做判断,只要其他重要真理与我们一样的,蒙头也没关系,仍是我们的弟兄姊妹。你想改变他们,改变不了。他们想改变我们,也改变不了,谁也改变不了谁,就形成两个派别了。施洗约翰和门徒对待生活的态度是“也不吃也不喝”,主耶稣和门徒是“也吃也喝”,可能就有形成两个派别了,等等。其他许许多多派别,其实也就是这么来的。理解次要真理,不可能每个人都一样的,大家可以各自保留,也应该彼此接纳。五个指头伸出来也不一样长短呢,以色列也有十二个支派呢,但是,他们仍然同属耶和华。
  2.有界限:
  我们虽然接受‘宗派是必须有的’这个现实,但是,同时我们也必须把握‘宗派是有界限的’这个原则。以色列的十二各支派中,有的好些,像约瑟支派,有的不太好,像但支派。但是,无论好好坏坏吧,他们还都同属于神的选民,可以一同在神的殿中敬拜神。这和非利士人、埃及人等这些外族人,以及以东人、以实玛利人等这些与以色列多少有些血亲关系的人,还是有本质的区别的。同样,今天基督教中宗派众多,我们除了和其他宗教要保持清楚的界限之外,也要和打着基督教旗号的各种异端保持清楚的界限。
  与异教保持清楚的界限,包括不认同在他们里面能得永生,不与他们彼此配搭侍奉。除了一些政教合一的伪教会以外,基本上绝大部分的教会都能做到。但是,与异端保持清楚的界限,今天很多教会就不容易做到了。因为教会今天早已从当初的一颗小小的芥菜种,长成了参天大树。当教会规模小的时候,人少意见还容易统一一些。不行,大家坐下来开个大公会议,制定一些分辨异端的信条教交给大家,凡与此不符的就可以定为异端。但是,今天,教会的规模太大了,如果再发生了异端对教会的扰乱,人多嘴杂,别说大家意见不会统一。恐怕就连谁能有资格列席分辨异端的会议,都会成问题,更不要谈会议结论的权威性了。如果会议的结论是将某种思想确定为异端,很可能立刻就会有另外的教会站出来,宣布接纳他们,为他们平反。因为现在树太大了,从这根枝子被赶走的飞鸟,它马上就可以跳到另外一根枝头上宿窝,说不定在那边还特别受欢迎呢,它就仍然可以继续在整棵树上做破坏的工作。
  理论上,我们都承认正统教会与异端团体之间,应该有、也必须得有清楚的界限,因为这是光明与黑暗的区分。如果不划清界限,那教会就变成了可以与任何人都联合的大淫妇了。但是,真正能划准这个界限的,却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我们的大的原则是:只要在重要真理上,比如神的属性方面,或救恩论方面,没有出现重大偏差,同时,也不是另受一个其它的灵,我们都可以接纳他们为我们的弟兄姊妹。
  3.不攻击:
  在许多的真理上,别人与我们理解的不一样,我们不要轻易的互相攻击,要有宽广的胸怀。很多真理上的不同,其实都是可以互相接纳的。圣经说“【罗14:2-6】有人信百物都可吃。但那软弱的,只吃蔬菜。吃的人不可轻看不吃的人。不吃的人不可论断吃的人。因为神已经收纳他了。你是谁,竟论断别人的仆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为主能使他站住。有人看这日比那日强,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样。只是各人心里要意见坚定。守日的人,是为主守的。吃的人,是为主吃的,因他感谢神。不吃的人,是为主不吃的,也感谢神”。今天基督教里的很多争吵与矛盾,原本都是可以避免的,因为还都属于这处经文所说的这些不同。不是重要真理的不同,是枝节末梢的不同。可是因为很多人心胸狭窄,思想僵化,非友即敌的思想,只要是与“我”不同的,统统都会被他们看成了是真理的仇敌,然后,假借神的名义,挥起真理的大棒砸过去。这样,便制造了很多教会内部的矛盾与冲突,也对福音工作也造成了一定的拦阻。
  【路9:49-50】 约翰说,夫子,我们看见一个人奉你的名赶鬼,我们就禁止他。因为他不与我们一同跟从你。耶稣说,不要禁止他。因为不敌挡你们的,就是帮助你们的。
  路加福音的这处经文说“不敌挡你们的,就是帮助你们的”,这与马太福音的另一处圣经在风格上有些相似,那处经文说“不与我相合的,就是敌挡我的”。这两处经文放在一起一对比,我们就发现似乎有一点矛盾。其实是不矛盾的。马太福音的经文重点在于不与『主』相合,也就是说不相信耶稣的人。而路加福音的经文,不是说不与主相合,而是说不与『门徒』相合,也不敌挡门徒的人,但是,他们与主还是相合的。当初,使徒约翰看见有人奉耶稣基督的名赶鬼,就希望那人能与他们在一起跟随主,可是那人不肯,于是约翰就想禁止他,所以,跑到耶稣面前告那人的状。结果,耶稣不但没有禁止那人,反而批评了约翰。其实约翰此时的心,就是我们现今常说的唯我独尊的宗派精神。我觉得前辈们总结的“宗派精神”这个词很好,能很好的与“宗派”做出区分,并且能言简意赅的说明问题。我们常说,宗派不可怕,这是不可避免的现状,可怕的是宗派精神。
  宗派精神就如同约翰在这里的思想,虽然从表面上看,好像还是在强调合一呢。但是,他是要别人合进自己的这个‘一’里面,而不是合到耶稣的‘一’里面。有时候,自己把自己也欺骗了,以为合到自己的‘一’里,就是合到耶稣的‘一’里。别人若不肯合进自己的这个‘一’里,就禁止别人,认为别人是在分裂教会。按照圣经真理却不是这样,合一不是统一,只要在基督里,并且不互相抵挡,不互相攻击,已经就是合一了。哪怕教会制度不同,地点天南海北,仪式不尽相同,但是仍然是自动合一的。教会无论大小,不需要搞扩张、兼并,各教会的使者各自向神负责。教会之间互相流通,但是,必须互不隶属,只能隶属于教会的头——基督。使徒当时认为自己最正宗,那人应该先加入我们之后,再一起跟随主耶稣,主说,不需要先加入你们,他可以直接跟随主。
  4.要互助:
  以色列十二个支派,虽然各自有自己的土地,但是,他们不应该只对自己的产业有私心,因为他们同属一个整体——神的国。士师时代,以色列的光景是很糟糕的。一方面,摩西、约书亚都已经死了。另一方面,还没有一个王出现,对全以色列作整体统一的安排。于是,那时候的以色列人各人就任意而行。一旦遇到敌人入侵,各支派之间各人自扫门前雪,谁也不去帮助谁,结果是大家都遭殃。以色列人何时能彼此相爱,团结如一人,何时就强大。何时一盘散沙,甚至还相互攻击,何时就衰落。今天,神的教会也是这样,不同宗派之间若自相纷争,教会就站立不住,荒凉衰落。不同宗派之间因为对有些真理的观点不同,所以,日常服事中往往是分开的,这样来往可能也就会少一些。因此,要防备因来往少而产生的误会,要禁止口舌不说伤害彼此的话。并且应该消除因观点不同而形成的隔阂、嫌隙,彼此相助。只要对方需要帮助,我们就尽力去帮助。对方不需要特别帮助时,就为他们代求,求神赐福他们。大家都是同一战壕的战友,而不是敌人。
  我们说,宗派的现象是客观现实,是不可避免的,甚至也可以说是神丰富多样性的表达。那么,有人可能会想到为什么哥林多教会分成了四派,保罗却批评了他们呢?其实,哥林多教会的问题,必须要处理的有两个。其一,他们是排他性的宗派。也就是说,如果我是属保罗的,那就只有我们“保罗派”的信徒,是属于耶稣基督的正宗的信仰。那么,其他人都不是属基督的教会。属亚波罗的,属彼得的,也都是这么认为。尤其是那些自称是属基督的,在这一点上表现的更明显。属基督本没有错,但是,他们的意思是说,唯有我们才是属基督的,你们属保罗、属亚波罗、属矶法的那三派,都不是属基督的。其二,他们高举人。我们知道,真正的教会只有耶稣基督是教会的头,也是教会唯一的根基,要高举只能高举耶稣基督,其他服事的人,都只是仆人而已,决不应该被高举。高举人也有两种情形:
  一种是会众搞出来的,但被高举的人本人并不愿被高举,像哥林多教会这样。哥林多教会高举的保罗、亚波罗、矶法都很好,他们本人并不愿意被高举。哥林多人高举他们的真实意图,并不是真的为了高举他们。而是想高举自己,只是苦于资格不够,那就只能通过借着高举别人的方法来拔高自己。属保罗的人,就会极力的高举保罗,甚至还得打压其他人,把保罗举得远超过亚波罗、矶法。保罗被他们举得越高,那些跟从保罗的人,也就变得越高级了,就比你们属亚波罗和属矶法的强了。
  另一种是工人自己搞出来的,自己吹嘘自己,自己神话自己,像好为首的丢特腓。想让自己成为金字塔尖的人物,高高在上,发号施令。人一旦被高举出来,就会在教会中实际取代基督的地位,架空基督,让基督成为名誉主席,而被高举起来的那个人,才是实际统治管理教会的人。
  如果哥林多的那四派教会,既没有高举人,也不是排他性的存在。只是有些人只吃素菜,有些人百物都吃,他们之间不互相排斥、攻击,而是彼此祝福,承认我们大家都是同属基督的教会,遇到困难的时候,也能互相帮助,彼此代祷。就算一个在城东聚会,一个在城西聚会,平时来往较少,完全是没有问题的,他们仍是合一的。可怕的不是有宗派的存在,而是唯我独尊的宗派精神,会割裂基督的身体,会不停地制造冲突和矛盾,这才是应该反对的。
  【申33:5】 百姓的众首领,以色列的各支派,一同聚会的时候,耶和华在耶书仑中为王。
  【诗133:1-3】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这好比那贵重的油,浇在亚伦的头上,流到胡须,又流到他的衣襟。又好比黑门的甘露,降在锡安山。因为在那里有耶和华所命定的福,就是永远的生命。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诗122:4-5】众支派,就是耶和华的支派,上那里去,按以色列的常例称赞耶和华的名。因为在那里设立审判的宝座,就是大卫家的宝座。  众所周知,在今天的基督教圈子里宗派林立,多如牛毛。时至今日,没有人能说得清楚到底有多少个派,派中有派,而且还在不断增加。派与派之间,对某些圣经的理解各不相同,做事的方法也各不相同,时不时地就会发生一些争吵。这也是基督教常受到外人讥笑的原因之一。在基督教内部,对宗派众多的这一现象,也是有很多纷争与讨论。那么,我们应该怎么来看待基督教宗派众多的这一现象呢?  1.必有的:  我们首先要说,基督教宗派众多的现象是必须有的,谁也不可能有能力消除宗派,我们必须以平静的心接受这个现实。在基督教历史上,也确实曾经出现过,有一些人努力尝试消除宗派,但是,其结果往往却是他们又变成了一个新的宗派,宗派不但没有因为他们的努力消除而减少,反而还增加了。为什么说宗派现象是必须有的呢?其一,人原本是多样的。神造人的时候,就没有把人都造成一模一样,而是一个人一个样,神不是在单一中,反映他的形象和样式,而是在丰富、多样性中表现出来。其二,对圣经的理解,也不可能做到每个人都一样。圣经中有
很多重要真理,也有一些次要真理。当然,有的人不愿意接受这种分法,认为只要是真理都是重要的,没有次要的。这话咋一听似乎有理,因为是在高举神的真理嘛。但是,却违背了圣经的事实。耶稣也承认真理是有重要程度之分的,仿佛骆驼与蠓虫之分。蠓虫固然也重要,但是,骆驼肯定是更重要的。凡是重要真理,圣经就一定会反复提、反复讲、仔细讲,对这部分真理,圣经是说的非常清楚的,无需推理和猜测。不同的宗派,在重要真理上,都是一样的。  但是,也有一部分真理,圣经讲的很少,可能偶尔就是在某卷书中出现了这么几句话,其他地方就不再提了。因为讲的少,讲的又不够清楚,所以,大家在理解上,就容易产生不同意见。如果其中有的人大有恩赐,大有影响力,宗派就有可能就这样形成了。比如,在哥林多前书中,有一段圣经提到了姊妹蒙头的问题,除此以外,在其他书卷里都没有再讲这件事。因此,对于蒙头就出现了不同的理解,确实也因此产生了不同的宗派。从目前看下来,多数教会都没有特别强调“聚会时姊妹的头上应该蒙块黑布”。但是,在少数教会是强调必须要蒙的。也有不少人问过我,你们教会的姊妹蒙不蒙头?我一般都会对他们说:“当然蒙头”!因为这是圣经的要求,而且圣
经连理由都说的很清楚“是为天使的缘故,头上应该有服权柄的记号”。既然是圣经的要求,我们当然必须遵守。所以,当我听到有人说‘女人蒙头,是古代中东人的风俗,我们又不是古代人,又不是中东人,所以今天已经废掉了’这样的说法,我是非常不能赞同的,我认为这完全是人的猜测,丝毫没有圣经的根据。我认为只要今天聚会还有天使在现场,只要按照次序姊妹还需要顺服弟兄,只要这两条没废掉,那姊妹就必须要蒙头,哥林多前书的这处经文是不能废掉的。  只是在蒙头的方式上,大家的观点可能有不同,这是可以彼此接纳的。那些强调蒙头的教会,其实他们是强调要拿一块黑布另外蒙在头上。而我们很多教会认为,只要女人有长头发,就是可以给她当做盖头的,也就是已经蒙头了,我认为这也是经文中讲到的意思。强调用布蒙头的教会,认为若是长头发做盖头,这里的长头发太主观,没有个标准,到底是齐腰长发,还是披肩长发,还是齐耳长发?我认为只要别人一眼就能看出她是姊妹的头发就可以了。如果聚会中,有一位姊妹是演员,因工作需要,或有人因疾病缘故,是光头,或是男性板寸头,那她的头发就无法做她的盖头了,我就会建议她们聚会时另外带上一个帽子,或者顶一块布做盖头。  如
果有些人留了长头发,还是不放心,非要再顶块黑布才放心,我们也完全可以理解并接纳他们。不过,这样,他们或许就不愿意再和头上不顶黑布的人一起聚会了。渐渐地,另外蒙块黑布的人与另外蒙块黑布的人因着有相似的观点,他们就更容易聚在一起,因此可能就会产生一个所谓的“蒙头派”。也有人问过我,蒙头派是异端吗?我会说,是不是异端,不能仅凭蒙不蒙头做判断,只要其他重要真理与我们一样的,蒙头也没关系,仍是我们的弟兄姊妹。你想改变他们,改变不了。他们想改变我们,也改变不了,谁也改变不了谁,就形成两个派别了。施洗约翰和门徒对待生活的态度是“也不吃也不喝”,主耶稣和门徒是“也吃也喝”,可能就有形成两个派别了,等等。其他许许多多派别,其实也就是这么来的。理解次要真理,不可能每个人都一样的,大家可以各自保留,也应该彼此接纳。五个指头伸出来也不一样长短呢,以色列也有十二个支派呢,但是,他们仍然同属耶和华。  2.有界限:  我们虽然接受‘宗派是必须有的’这个现实,但是,同时我们也必须把握‘宗派是有界限的’这个原则。以色列的十二各支派中,有的好些,像约瑟支派,有的不太好,像但支派。但是,无论好好坏坏吧,他们还都同属于神的
选民,可以一同在神的殿中敬拜神。这和非利士人、埃及人等这些外族人,以及以东人、以实玛利人等这些与以色列多少有些血亲关系的人,还是有本质的区别的。同样,今天基督教中宗派众多,我们除了和其他宗教要保持清楚的界限之外,也要和打着基督教旗号的各种异端保持清楚的界限。  与异教保持清楚的界限,包括不认同在他们里面能得永生,不与他们彼此配搭侍奉。除了一些政教合一的伪教会以外,基本上绝大部分的教会都能做到。但是,与异端保持清楚的界限,今天很多教会就不容易做到了。因为教会今天早已从当初的一颗小小的芥菜种,长成了参天大树。当教会规模小的时候,人少意见还容易统一一些。不行,大家坐下来开个大公会议,制定一些分辨异端的信条教交给大家,凡与此不符的就可以定为异端。但是,今天,教会的规模太大了,如果再发生了异端对教会的扰乱,人多嘴杂,别说大家意见不会统一。恐怕就连谁能有资格列席分辨异端的会议,都会成问题,更不要谈会议结论的权威性了。如果会议的结论是将某种思想确定为异端,很可能立刻就会有另外的教会站出来,宣布接纳他们,为他们平反。因为现在树太大了,从这根枝子被赶走的飞鸟,它马上就可以跳到另外一根枝头上宿窝,说不定在
那边还特别受欢迎呢,它就仍然可以继续在整棵树上做破坏的工作。  理论上,我们都承认正统教会与异端团体之间,应该有、也必须得有清楚的界限,因为这是光明与黑暗的区分。如果不划清界限,那教会就变成了可以与任何人都联合的大淫妇了。但是,真正能划准这个界限的,却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我们的大的原则是:只要在重要真理上,比如神的属性方面,或救恩论方面,没有出现重大偏差,同时,也不是另受一个其它的灵,我们都可以接纳他们为我们的弟兄姊妹。  3.不攻击:  在许多的真理上,别人与我们理解的不一样,我们不要轻易的互相攻击,要有宽广的胸怀。很多真理上的不同,其实都是可以互相接纳的。圣经说“【罗14:2-6】有人信百物都可吃。但那软弱的,只吃蔬菜。吃的人不可轻看不吃的人。不吃的人不可论断吃的人。因为神已经收纳他了。你是谁,竟论断别人的仆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为主能使他站住。有人看这日比那日强,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样。只是各人心里要意见坚定。守日的人,是为主守的。吃的人,是为主吃的,因他感谢神。不吃的人,是为主不吃的,也感谢神”。今天基督教里的很多争吵与矛盾,原本都是可以避免
的,因为还都属于这处经文所说的这些不同。不是重要真理的不同,是枝节末梢的不同。可是因为很多人心胸狭窄,思想僵化,非友即敌的思想,只要是与“我”不同的,统统都会被他们看成了是真理的仇敌,然后,假借神的名义,挥起真理的大棒砸过去。这样,便制造了很多教会内部的矛盾与冲突,也对福音工作也造成了一定的拦阻。  【路9:49-50】 约翰说,夫子,我们看见一个人奉你的名赶鬼,我们就禁止他。因为他不与我们一同跟从你。耶稣说,不要禁止他。因为不敌挡你们的,就是帮助你们的。  路加福音的这处经文说“不敌挡你们的,就是帮助你们的”,这与马太福音的另一处圣经在风格上有些相似,那处经文说“不与我相合的,就是敌挡我的”。这两处经文放在一起一对比,我们就发现似乎有一点矛盾。其实是不矛盾的。马太福音的经文重点在于不与『主』相合,也就是说不相信耶稣的人。而路加福音的经文,不是说不与主相合,而是说不与『门徒』相合,也不敌挡门徒的人,但是,他们与主还是相合的。当初,使徒约翰看见有人奉耶稣基督的名赶鬼,就希望那人能与他们在一起跟随主,可是那人不肯,于是约翰就想禁止他,所以,跑到耶稣面前告那人的状。结果,耶稣不但没有禁止那人
,反而批评了约翰。其实约翰此时的心,就是我们现今常说的唯我独尊的宗派精神。我觉得前辈们总结的“宗派精神”这个词很好,能很好的与“宗派”做出区分,并且能言简意赅的说明问题。我们常说,宗派不可怕,这是不可避免的现状,可怕的是宗派精神。  宗派精神就如同约翰在这里的思想,虽然从表面上看,好像还是在强调合一呢。但是,他是要别人合进自己的这个‘一’里面,而不是合到耶稣的‘一’里面。有时候,自己把自己也欺骗了,以为合到自己的‘一’里,就是合到耶稣的‘一’里。别人若不肯合进自己的这个‘一’里,就禁止别人,认为别人是在分裂教会。按照圣经真理却不是这样,合一不是统一,只要在基督里,并且不互相抵挡,不互相攻击,已经就是合一了。哪怕教会制度不同,地点天南海北,仪式不尽相同,但是仍然是自动合一的。教会无论大小,不需要搞扩张、兼并,各教会的使者各自向神负责。教会之间互相流通,但是,必须互不隶属,只能隶属于教会的头——基督。使徒当时认为自己最正宗,那人应该先加入我们之后,再一起跟随主耶稣,主说,不需要先加入你们,他可以直接跟随主。  4.要互助:  以色列十二个支派,虽然各自有自己的土地,但是,他们不应该只对自己
的产业有私心,因为他们同属一个整体——神的国。士师时代,以色列的光景是很糟糕的。一方面,摩西、约书亚都已经死了。另一方面,还没有一个王出现,对全以色列作整体统一的安排。于是,那时候的以色列人各人就任意而行。一旦遇到敌人入侵,各支派之间各人自扫门前雪,谁也不去帮助谁,结果是大家都遭殃。以色列人何时能彼此相爱,团结如一人,何时就强大。何时一盘散沙,甚至还相互攻击,何时就衰落。今天,神的教会也是这样,不同宗派之间若自相纷争,教会就站立不住,荒凉衰落。不同宗派之间因为对有些真理的观点不同,所以,日常服事中往往是分开的,这样来往可能也就会少一些。因此,要防备因来往少而产生的误会,要禁止口舌不说伤害彼此的话。并且应该消除因观点不同而形成的隔阂、嫌隙,彼此相助。只要对方需要帮助,我们就尽力去帮助。对方不需要特别帮助时,就为他们代求,求神赐福他们。大家都是同一战壕的战友,而不是敌人。  我们说,宗派的现象是客观现实,是不可避免的,甚至也可以说是神丰富多样性的表达。那么,有人可能会想到为什么哥林多教会分成了四派,保罗却批评了他们呢?其实,哥林多教会的问题,必须要处理的有两个。其一,他们是排他性的宗派。也
就是说,如果我是属保罗的,那就只有我们“保罗派”的信徒,是属于耶稣基督的正宗的信仰。那么,其他人都不是属基督的教会。属亚波罗的,属彼得的,也都是这么认为。尤其是那些自称是属基督的,在这一点上表现的更明显。属基督本没有错,但是,他们的意思是说,唯有我们才是属基督的,你们属保罗、属亚波罗、属矶法的那三派,都不是属基督的。其二,他们高举人。我们知道,真正的教会只有耶稣基督是教会的头,也是教会唯一的根基,要高举只能高举耶稣基督,其他服事的人,都只是仆人而已,决不应该被高举。高举人也有两种情形:  一种是会众搞出来的,但被高举的人本人并不愿被高举,像哥林多教会这样。哥林多教会高举的保罗、亚波罗、矶法都很好,他们本人并不愿意被高举。哥林多人高举他们的真实意图,并不是真的为了高举他们。而是想高举自己,只是苦于资格不够,那就只能通过借着高举别人的方法来拔高自己。属保罗的人,就会极力的高举保罗,甚至还得打压其他人,把保罗举得远超过亚波罗、矶法。保罗被他们举得越高,那些跟从保罗的人,也就变得越高级了,就比你们属亚波罗和属矶法的强了。  另一种是工人自己搞出来的,自己吹嘘自己,自己神话自己,像好为首的丢特腓
。想让自己成为金字塔尖的人物,高高在上,发号施令。人一旦被高举出来,就会在教会中实际取代基督的地位,架空基督,让基督成为名誉主席,而被高举起来的那个人,才是实际统治管理教会的人。  如果哥林多的那四派教会,既没有高举人,也不是排他性的存在。只是有些人只吃素菜,有些人百物都吃,他们之间不互相排斥、攻击,而是彼此祝福,承认我们大家都是同属基督的教会,遇到困难的时候,也能互相帮助,彼此代祷。就算一个在城东聚会,一个在城西聚会,平时来往较少,完全是没有问题的,他们仍是合一的。可怕的不是有宗派的存在,而是唯我独尊的宗派精神,会割裂基督的身体,会不停地制造冲突和矛盾,这才是应该反对的。  【申33:5】 百姓的众首领,以色列的各支派,一同聚会的时候,耶和华在耶书仑中为王。  【诗133:1-3】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这好比那贵重的油,浇在亚伦的头上,流到胡须,又流到他的衣襟。又好比黑门的甘露,降在锡安山。因为在那里有耶和华所命定的福,就是永远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