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7.1我们如何发展界限

改变带来医治 by 亨利·克劳德

  7.1我们如何发展界限

真爱来寻求医治,因为她感到『恐慌来袭』。她丈夫酗酒,引起家中的问题。她试着成为有慈爱肯支持的妻子,却没有改善情况,反而愈来愈糟。
  她读了一些有关如何设定界限的书,以及如何不使自己成为促成别人虐待的人。她明白自己必须对丈夫不当的行为说不,有时候当他狂闹时,必须离开他,不管他。
  然而当她限定丈夫的行为时,她感到极度的恐慌。她觉得自己好像掉到一个洞里。她战惊害怕。她觉得可怕的孤单要把她吞吃了。
  当她越了解自己,她发现自己里面的相连感不够好。她的内在很孤立,当人不在她身边,她没有能力在情绪上保持与人相通。也就是我们前面提过的『情绪对象的平常性』。
  真爱在所爱的人离开时,感觉极大的孤寂。
  当她离开丈夫,她感到恐惧。但当她不敢离开,她又加强了丈夫对她的虐待。她在两难之间,正如许多被虐待者所在的两种捆绑中。他们正是『没有他活不下去,有他也活不下去』。
  真爱学到了一个重要的功课:先要有内在的相连感,才能设立界限。没有相连,界限发生不了作用。
  那是缺乏爱的一种界限,正如地狱。
  当真爱了解自己为什么不能对丈夫的行为设定界限,她开始为自己缺乏与人依附而努力。她加入了一个支持团队,使她建立与别人的关系,并在对丈夫的行为设定界限上给予支持。她发现可以与人分离而不孤单,而设定界限并不表示不爱对方。
  真爱不再成为丈夫虐待的驱使者。以往,因为缺乏与人相连,丈夫就为所欲为。当她得到外面的支持,她可以为自己站起来,而她丈夫也被迫使去面对自己的问题。他觉悟到自己的行为造成他的孤立,并且他第一次为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受苦。后果是行为改变的因素。真爱以往没有给他改变行为的机会。
  渐渐地,他不再酗酒了,他们可以解决一些问题。但若没有支持团体的插手,帮助她建立相连感,她不可能与丈夫的行为分开。先有相连才能够有分离。
  相连相连(bonding)是成长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阶段。我们要能与别人建立关系才会存活。这也是神的形象中,关系方面的基础。
  如果 一个人不能依附(attach),则分离就没有意义。我们先要成为别的一部分,才能与人分享。依附感给我们分离的安全感和力量。
  恢复和好的关系,是建立与神亲密的第一步。『小子们哪 ,我写信给你们,因为你们的罪借着主的名得了赦免。』(约壹二:12)第一步是饶恕,它带来相连。
  当我们研究一个人的发展,第一年是相连感的建立。非常少有分离在第一年发生。这也是建立爱的基础的时候,使『爱心有根有基』(弗三:17),也让我们在冒险尝试分离时,有不可以缺少的安全感,除非我们有相连,我们不可能有真正的分离。
  渐渐分离经过一年的相连和依附,分离的过程开始展开。婴儿发展出一种奇妙的能力,称为第二过程(secondary processes),因为是在主要过程之后发展的。主要过程是感觉和爱的发展。
  第二过程发展分离和身分:它们基于行动能力、语言发展、思想发展、理解因果关系、更大的行为范围、增加的身体及情绪分离、以及『意志』的发展。这些听起来都很好,但很奇怪许多人称这段时间是『可怕的两岁(terrble twos)』!我听到一个朋友称这段时间为『美妙的两岁(terrific twos)』。她品尝孩子蓓蕾萌芽和分离的滋味。这真是一个新鲜的说法。
  当这些过程开展时,对母亲和婴儿都是很大的改变。本来几乎是一体的,现在成为两个分开的个体。
  想想神所设计的美好过程:在起初相连的阶段,建立信任与关系,从信任建立不至令人害怕的分离。这也是新约中主仆的相连关系。因为我们对神的爱,祂给我们分离的自由,但我们宁愿受爱的约束。
  当爱在母子间建立,孩子逐渐形成分离的意识。他慢慢理解自己的界限,并与母亲分离。他开始了解谁是我,谁是母亲。当婴儿有行动能力,他开始走离母亲。他开始学习有自己的生活,虽然是小小的一部分。他开始探索周围的世界。他越有行动能力,他越能自由地离开母亲。分离不再是只有母亲可以主动,孩子可以照自己的愿望主动分离。
  当他思想的容量增加,他可以与世界有更好的交涉,甚至可以叫出事物的名字。他开始使唤,并按照目的使用东西。他可以讲说事物,要求事物,得不到就大叫。他学习思想并讲说一个分离于母亲的世界。
  同时,他学习在其他方面与母亲分离。他学习到有时候走路跌倒,是自己行动的后果,不是母亲使他如此。当他跌倒或有新发现,他感觉跌倒的痛苦和发现的喜悦。当母亲与他分享这些经验,她学习重视,并拥有这些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同样的,他学习到他有能力做事。这是达到目标和培养能力的开始。此外,他也学习到他的能力有限,需要帮助。界限这重要,在于完成一件事的得意洋洋及成就感,是出于自己的行为及后果。他需要学习什么是被允许的界限,而他的能力会带来什么后果。他慢慢学习与外界合作。
  这孩子学到他可以想要一些东西,并经由自己的努力,或别人的帮助获得它。但他不会得到他想要的每一件东西。对欲望的内在界限就形成了。
  他理解到他需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如果他选择打妹妹,会有后果。如果他选择在街上游荡,也会有后果。(这里所讨论的是分离的过程,而非管教,因此我不讨论每种行为的后果。)如果他走到窗边,他  会经验过好的后果就是看到美丽的花。他发现因果定律:『我选择行动,它会带来快乐。』但同时选择也带来痛苦。『当我选择去碰暖炉,它会使我痛。』经过每一次的行动、感觉、和选择,这孩子越来越了解,是他,不是他母亲,要为一切负责。他也学到自己的想法和感觉不一定和母亲一样。他觉得在沙坑多玩一会是个好主意,母亲却觉得应该睡午觉了。
  他也许不洗澡,但母亲要他洗。如果他被允许有自己的想法和期望,但不一定样样都依他,他会学习对自己的想法、感觉、和选择负责,不至失去控制。这是一种很微妙的平衡,一方面被允许做全部自己,一方面双不以自我为中心。
  界限发展不好会产生两种极端。有些人的界限不清楚,是因为他们不被允许拥有自己的感觉、思想、和行为,因此他们也不拥有自我。他们以后也不知如何处理这些问题;他们没有蓝图。另一些人在感觉、思想、和行为上的限制太少,他们会以为自己是唯一重要的。这两种人以后会成为过分负责和过分不负责的人。(常常这两种人找到彼此而结了婚!)增加分离从第二年开始,相连和分离必须携手合作。到了四、五岁,分离会增多,越来越多人会进入他的世界。他们学习可以和两个人相处,而不是只能和一个人。他们有玩伴和幼儿园的同学,以及越来越多的经历。他们主要依附之外的世界在增大,他们可以忍受二十分钟以上的分离。他们可以花半天在幼儿园,并乐在其中。
  当能力、思想、行为、和感觉逐渐发展,分离延伸到学校的世界。在他们界限里面,他们拥有越多的东西,他们的责任就越大。以后,他们离开家上大学或工作。上大学的人也终究会离开学校的安全堡垒,进入真实的世界。他们一直都要学习维持人际关系,但又增加与相连者之间分离的能力。这能使他们过一个丰富,有生产力的生活,并做一个与人有关系的人。经由平衡的相连与分离,爱能发挥作用,工作也有效果。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7.1我们如何发展界限 真爱来寻求医治,因为她感到『恐慌来袭』。她丈夫酗酒,引起家中的问题。她试着成为有慈爱肯支持的妻子,却没有改善情况,反而愈来愈糟。  她读了一些有关如何设定界限的书,以及如何不使自己成为促成别人虐待的人。她明白自己必须对丈夫不当的行为说不,有时候当他狂闹时,必须离开他,不管他。  然而当她限定丈夫的行为时,她感到极度的恐慌。她觉得自己好像掉到一个洞里。她战惊害怕。她觉得可怕的孤单要把她吞吃了。  当她越了解自己,她发现自己里面的相连感不够好。她的内在很孤立,当人不在她身边,她没有能力在情绪上保持与人相通。也就是我们前面提过的『情绪对象的平常性』。  真爱在所爱的人离开时,感觉极大的孤寂。  当她离开丈夫,她感到恐惧。但当她不敢离开,她又加强了丈夫对她的虐待。她在两难之间,正如许多被虐待者所在的两种捆绑中。他们正是『没有他活不下去,有他也活不下去』。  真爱学到了一个重要的功课:先要有内在的相连感,才能设立界限。没有相连,界限发生不了作用。  那是缺乏爱的一种界限,正如地狱。  当真爱了解自己为什么不能对丈夫的行为设定界限,她开始为自己缺乏与人依附而努
力。她加入了一个支持团队,使她建立与别人的关系,并在对丈夫的行为设定界限上给予支持。她发现可以与人分离而不孤单,而设定界限并不表示不爱对方。  真爱不再成为丈夫虐待的驱使者。以往,因为缺乏与人相连,丈夫就为所欲为。当她得到外面的支持,她可以为自己站起来,而她丈夫也被迫使去面对自己的问题。他觉悟到自己的行为造成他的孤立,并且他第一次为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受苦。后果是行为改变的因素。真爱以往没有给他改变行为的机会。  渐渐地,他不再酗酒了,他们可以解决一些问题。但若没有支持团体的插手,帮助她建立相连感,她不可能与丈夫的行为分开。先有相连才能够有分离。  相连相连(bonding)是成长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阶段。我们要能与别人建立关系才会存活。这也是神的形象中,关系方面的基础。  如果 一个人不能依附(attach),则分离就没有意义。我们先要成为别的一部分,才能与人分享。依附感给我们分离的安全感和力量。  恢复和好的关系,是建立与神亲密的第一步。『小子们哪 ,我写信给你们,因为你们的罪借着主的名得了赦免。』(约壹二:12)第一步是饶恕,它带来相连。  当我们研究一个人的发展,第一年是相
连感的建立。非常少有分离在第一年发生。这也是建立爱的基础的时候,使『爱心有根有基』(弗三:17),也让我们在冒险尝试分离时,有不可以缺少的安全感,除非我们有相连,我们不可能有真正的分离。  渐渐分离经过一年的相连和依附,分离的过程开始展开。婴儿发展出一种奇妙的能力,称为第二过程(secondary processes),因为是在主要过程之后发展的。主要过程是感觉和爱的发展。  第二过程发展分离和身分:它们基于行动能力、语言发展、思想发展、理解因果关系、更大的行为范围、增加的身体及情绪分离、以及『意志』的发展。这些听起来都很好,但很奇怪许多人称这段时间是『可怕的两岁(terrble twos)』!我听到一个朋友称这段时间为『美妙的两岁(terrific twos)』。她品尝孩子蓓蕾萌芽和分离的滋味。这真是一个新鲜的说法。  当这些过程开展时,对母亲和婴儿都是很大的改变。本来几乎是一体的,现在成为两个分开的个体。  想想神所设计的美好过程:在起初相连的阶段,建立信任与关系,从信任建立不至令人害怕的分离。这也是新约中主仆的相连关系。因为我们对神的爱,祂给我们分离的自由,但我们宁愿受爱的约束。
  当爱在母子间建立,孩子逐渐形成分离的意识。他慢慢理解自己的界限,并与母亲分离。他开始了解谁是我,谁是母亲。当婴儿有行动能力,他开始走离母亲。他开始学习有自己的生活,虽然是小小的一部分。他开始探索周围的世界。他越有行动能力,他越能自由地离开母亲。分离不再是只有母亲可以主动,孩子可以照自己的愿望主动分离。  当他思想的容量增加,他可以与世界有更好的交涉,甚至可以叫出事物的名字。他开始使唤,并按照目的使用东西。他可以讲说事物,要求事物,得不到就大叫。他学习思想并讲说一个分离于母亲的世界。  同时,他学习在其他方面与母亲分离。他学习到有时候走路跌倒,是自己行动的后果,不是母亲使他如此。当他跌倒或有新发现,他感觉跌倒的痛苦和发现的喜悦。当母亲与他分享这些经验,她学习重视,并拥有这些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同样的,他学习到他有能力做事。这是达到目标和培养能力的开始。此外,他也学习到他的能力有限,需要帮助。界限这重要,在于完成一件事的得意洋洋及成就感,是出于自己的行为及后果。他需要学习什么是被允许的界限,而他的能力会带来什么后果。他慢慢学习与外界合作。  这孩子学到他可以想要一些东西,并经由自己的
努力,或别人的帮助获得它。但他不会得到他想要的每一件东西。对欲望的内在界限就形成了。  他理解到他需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如果他选择打妹妹,会有后果。如果他选择在街上游荡,也会有后果。(这里所讨论的是分离的过程,而非管教,因此我不讨论每种行为的后果。)如果他走到窗边,他  会经验过好的后果就是看到美丽的花。他发现因果定律:『我选择行动,它会带来快乐。』但同时选择也带来痛苦。『当我选择去碰暖炉,它会使我痛。』经过每一次的行动、感觉、和选择,这孩子越来越了解,是他,不是他母亲,要为一切负责。他也学到自己的想法和感觉不一定和母亲一样。他觉得在沙坑多玩一会是个好主意,母亲却觉得应该睡午觉了。  他也许不洗澡,但母亲要他洗。如果他被允许有自己的想法和期望,但不一定样样都依他,他会学习对自己的想法、感觉、和选择负责,不至失去控制。这是一种很微妙的平衡,一方面被允许做全部自己,一方面双不以自我为中心。  界限发展不好会产生两种极端。有些人的界限不清楚,是因为他们不被允许拥有自己的感觉、思想、和行为,因此他们也不拥有自我。他们以后也不知如何处理这些问题;他们没有蓝图。另一些人在感觉、思想、和行为上的限制
太少,他们会以为自己是唯一重要的。这两种人以后会成为过分负责和过分不负责的人。(常常这两种人找到彼此而结了婚!)增加分离从第二年开始,相连和分离必须携手合作。到了四、五岁,分离会增多,越来越多人会进入他的世界。他们学习可以和两个人相处,而不是只能和一个人。他们有玩伴和幼儿园的同学,以及越来越多的经历。他们主要依附之外的世界在增大,他们可以忍受二十分钟以上的分离。他们可以花半天在幼儿园,并乐在其中。  当能力、思想、行为、和感觉逐渐发展,分离延伸到学校的世界。在他们界限里面,他们拥有越多的东西,他们的责任就越大。以后,他们离开家上大学或工作。上大学的人也终究会离开学校的安全堡垒,进入真实的世界。他们一直都要学习维持人际关系,但又增加与相连者之间分离的能力。这能使他们过一个丰富,有生产力的生活,并做一个与人有关系的人。经由平衡的相连与分离,爱能发挥作用,工作也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