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十六章

归宿 by 郑月侠

  48
  这天开考,千余名学子鱼贯而入。都安静地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气氛显得异常地紧张,香儿也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显得沉着冷静,充满自信。
  当监考官宣读完考试规则以后,考生开始做题。主考官程大人注意到了香儿。只见香儿看完了全部考题后,运笔如神,挥洒自如,不到半场便做完了全部考题,起身交卷。程大人提醒地说:"时间刚过一半,不须再看看?""不用,大人。"香儿自信地说。
  过了几天,皇榜贴出来了,许多人都去看皇榜,香儿也来到此中,却不见自己的名字,他感到很失落,闷闷地回到客店。到客店就听议论道:"奇怪,今年的榜眼探花都有了,怎么就少了个状元呢?不知花落到谁家了?香儿默默地站在窗前长叹道:"十年寒窗苦读,竟然一点功名未就,有何面目回去见娘亲?还不如就此了结此身,以免再拖累她老人家,想到此,泪水涟涟,面北而跪:"娘,孩儿不孝"。这时忽闻院内锣鼓震天,有报喜的来了,接着有人喊:"圣旨到!"众人纷纷出门跪倒在地,李香儿也慌忙跑出。只听宣旨的太监大声宣读"赐新科状元李香儿,钦此!""香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呆了。只听那太监道:"李香儿接旨吧。"李香儿伸出双手,接过圣旨。相信这是真的,忙磕头谢恩。太监忙伸手扶起道:"皇上要见你,请随奴才见驾。"皇上见李香儿,才貌果然出众,随即召为附马。李香儿与公主成亲后,享受着他的荣华富贵。早把他的老娘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一天附马爷与公主,骑着马到街上游玩,家丁前簇后拥要多排场有多排场,单看那前面的俩个家丁真是个狗仗人势,耀武扬威;手里拿着鞭子挥向两边,嘴里吆喝着道:"闪开,闪开,别挡着驸马爷与公主的道"!吓得老百姓纷纷往两旁躲。正巧这天乔姑为寻找儿子也来到京城,此刻,她正在人群中,听到吆喝声抬眼望去,只见公主身穿着大红锦缎,头戴霞冠玉坠,白脸红唇,骑着一匹枣红色马,昂首挺胸。洋洋自得,再看旁边的驸马,红色的官服。一顶黑色的乌纱帽,唇红齿白,方正的国字脸,英俊潇洒,英挺的眉毛,一双大大有神的眼睛,紧随着公主的转动。这一看乔姑惊呆了:"这不是自己苦苦思念,苦苦寻找的儿子么?"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便去打听新科状元驸马叫什么名子,家是哪里的,当别人告诉她新科状元驸马的名字时,她信了。驸马正是她的香儿,她的香儿,于是她大声叫道:"香儿,香儿"。可是这时香儿己经走远了,她不甘心,一边追一边叫,追出了好远了,被一个兵丁拦住了她:"大胆,我们附马的名讳是你等能叫得吗?找死!"说着就把她推倒在地,扬长而去。乔姑疑是作梦,她咬了咬嘴唇,不是梦,这是真的。她看到香儿,香儿不仅活着,还做了附马,她决定要慢慢的找,于是她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几经打听终于打听到驸马的住处。
  等二天她来到驸马府,刚到门前就被看门的兵丁栏住了:"去去上别处要去,也不睁大眼睛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你要饭的地方吗?快滚!快滚!""
  51
  我不是来要饭的,我是来找儿子的!""找 儿子就更不是地方了,这是驸马府!快走!快走。"连拖带哄把乔姑赶走了。乔姑几次试图想闯进去都被轰了出来。
  下午乔姑又来了,那俩个门官一看见就道:"你怎么还不死心啊?这是驸马府是谁都能随便得进的吗 ?" 乔姑道:"俩位官爷,我找的不是别人正是驸马爷,他是我的儿子。"那俩人一听。嘲笑道:"想儿子想疯了吧!和果驸马爷是你儿子,那我告诉你,皇上还是我爹呢"乔姑求道:"驸马确实是我的儿子,求你们行行好,让我见见他吧。""不行!快走,你赶紧走吧,你要不走啊,我们连饭碗都会保不住的。" 他们二人连拉带推把乔姑往外赶。这时驸马从宫里回来。俩人一起行礼上前迎接,香儿把马绳递给一个门官,随口道:"刚才你们二位拉拉扯址的在干什么?"一个门官赶紧回话:"禀驸马爷,刚才有一位妇人非要见您,她非说你是她儿子。"香儿心里一惊。这时乔姑跑了过来。"香儿,我是你娘啊,香儿。"香儿心里一颤,但他又马上恢复了镇定。他对门官说:""你们都下去吧!"二人转身离去。香儿打量着乔姑,心里翻腾开了,他是又惊又喜又害怕,喜得是母亲还活着,怕得是这事万一被皇上知道,恐怕官位不保,还被杀头的欺君之罪。想当初,皇上问道家中还有何人的时候,因为家贫母贱说不出口,信口说出"家中无人!"如今娘亲又寻找来。这万一让皇上知道此事,该怎么承担得起呀!想到这里就对乔姑说:"妇人,您认错人了,请回吧。"说完就扭头进府了。乔姑急得大叫,"香儿,我是你娘啊!你怎么不认识娘呢?""香儿!"乔姑哭着喊着道。香儿吩咐门官把她赶走,不让她在门前乱叫。乔姑含沮离开了驸马府。
  乔姑离开后,香儿暗暗的打发一个心腹家人去打听母亲的去处。家人回来告诉他乔姑己身无分文住在城西头的一座破庙里。抽了个空子,香儿揣着银子跟着那个心腹家人,来到破庙里看望母亲。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48  这天开考,千余名学子鱼贯而入。都安静地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气氛显得异常地紧张,香儿也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显得沉着冷静,充满自信。  当监考官宣读完考试规则以后,考生开始做题。主考官程大人注意到了香儿。只见香儿看完了全部考题后,运笔如神,挥洒自如,不到半场便做完了全部考题,起身交卷。程大人提醒地说:时间刚过一半,不须再看看?不用,大人。香儿自信地说。  过了几天,皇榜贴出来了,许多人都去看皇榜,香儿也来到此中,却不见自己的名字,他感到很失落,闷闷地回到客店。到客店就听议论道:奇怪,今年的榜眼探花都有了,怎么就少了个状元呢?不知花落到谁家了?香儿默默地站在窗前长叹道:十年寒窗苦读,竟然一点功名未就,有何面目回去见娘亲?还不如就此了结此身,以免再拖累她老人家,想到此,泪水涟涟,面北而跪:娘,孩儿不孝。这时忽闻院内锣鼓震天,有报喜的来了,接着有人喊:圣旨到!众人纷纷出门跪倒在地,李香儿也慌忙跑出。只听宣旨的太监大声宣读赐新科状元李香儿,钦此!香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呆了。只听那太监道:李香儿接旨吧。李香儿伸出双手,接过圣旨。相信这是真的,忙磕头谢恩。太监忙伸手扶起道:皇上要见你,请
随奴才见驾。皇上见李香儿,才貌果然出众,随即召为附马。李香儿与公主成亲后,享受着他的荣华富贵。早把他的老娘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一天附马爷与公主,骑着马到街上游玩,家丁前簇后拥要多排场有多排场,单看那前面的俩个家丁真是个狗仗人势,耀武扬威;手里拿着鞭子挥向两边,嘴里吆喝着道:闪开,闪开,别挡着驸马爷与公主的道!吓得老百姓纷纷往两旁躲。正巧这天乔姑为寻找儿子也来到京城,此刻,她正在人群中,听到吆喝声抬眼望去,只见公主身穿着大红锦缎,头戴霞冠玉坠,白脸红唇,骑着一匹枣红色马,昂首挺胸。洋洋自得,再看旁边的驸马,红色的官服。一顶黑色的乌纱帽,唇红齿白,方正的国字脸,英俊潇洒,英挺的眉毛,一双大大有神的眼睛,紧随着公主的转动。这一看乔姑惊呆了:这不是自己苦苦思念,苦苦寻找的儿子么?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便去打听新科状元驸马叫什么名子,家是哪里的,当别人告诉她新科状元驸马的名字时,她信了。驸马正是她的香儿,她的香儿,于是她大声叫道:香儿,香儿。可是这时香儿己经走远了,她不甘心,一边追一边叫,追出了好远了,被一个兵丁拦住了她:大胆,我们附马的名讳是你等能叫得吗?找死!说着就把她推倒在地,扬长而去
。乔姑疑是作梦,她咬了咬嘴唇,不是梦,这是真的。她看到香儿,香儿不仅活着,还做了附马,她决定要慢慢的找,于是她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几经打听终于打听到驸马的住处。  等二天她来到驸马府,刚到门前就被看门的兵丁栏住了:去去上别处要去,也不睁大眼睛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你要饭的地方吗?快滚!快滚!  51  我不是来要饭的,我是来找儿子的!找 儿子就更不是地方了,这是驸马府!快走!快走。连拖带哄把乔姑赶走了。乔姑几次试图想闯进去都被轰了出来。  下午乔姑又来了,那俩个门官一看见就道:你怎么还不死心啊?这是驸马府是谁都能随便得进的吗 ? 乔姑道:俩位官爷,我找的不是别人正是驸马爷,他是我的儿子。那俩人一听。嘲笑道:想儿子想疯了吧!和果驸马爷是你儿子,那我告诉你,皇上还是我爹呢乔姑求道:驸马确实是我的儿子,求你们行行好,让我见见他吧。不行!快走,你赶紧走吧,你要不走啊,我们连饭碗都会保不住的。 他们二人连拉带推把乔姑往外赶。这时驸马从宫里回来。俩人一起行礼上前迎接,香儿把马绳递给一个门官,随口道:刚才你们二位拉拉扯址的在干什么?一个门官赶紧回话:禀驸马爷,刚才有一位妇人非要见您,她非
说你是她儿子。香儿心里一惊。这时乔姑跑了过来。香儿,我是你娘啊,香儿。香儿心里一颤,但他又马上恢复了镇定。他对门官说:你们都下去吧!二人转身离去。香儿打量着乔姑,心里翻腾开了,他是又惊又喜又害怕,喜得是母亲还活着,怕得是这事万一被皇上知道,恐怕官位不保,还被杀头的欺君之罪。想当初,皇上问道家中还有何人的时候,因为家贫母贱说不出口,信口说出家中无人!如今娘亲又寻找来。这万一让皇上知道此事,该怎么承担得起呀!想到这里就对乔姑说:妇人,您认错人了,请回吧。说完就扭头进府了。乔姑急得大叫,香儿,我是你娘啊!你怎么不认识娘呢?香儿!乔姑哭着喊着道。香儿吩咐门官把她赶走,不让她在门前乱叫。乔姑含沮离开了驸马府。  乔姑离开后,香儿暗暗的打发一个心腹家人去打听母亲的去处。家人回来告诉他乔姑己身无分文住在城西头的一座破庙里。抽了个空子,香儿揣着银子跟着那个心腹家人,来到破庙里看望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