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十五章

归宿 by 郑月侠

  44
  乔姑从庙里一路走来,也不知道哪里能弄到吃的,心里踌躇,忽然间看前面有块红薯地。乔姑便紧走几步。蹲在地上,用双手挖泥。挖了几个红薯,又小心地用土把红薯根培好,才拿起红薯回到庙里。等她回到庙的时候,俩个孩子都倦在草上睡着了。乔姑把行李拿出来取出被子给他们盖好。又出去检了些柴,生起火把红薯放在里面烧。烤好红薯然后乔姑轻轻地摇着孩子:"香儿,云儿快起来吃东西了。"香儿听见母亲的呼唤就坐了起来,乔姑递了个红薯给他,香儿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云儿,云儿"乔姑接着喊,云儿还是没动静。乔姑探手摸了模云儿的头,滚烫,乔姑大惊,她抱起云儿就往镇上跑。边嘱咐香儿等自己回来,不要乱走。夜沉沉,乔姑抱着云儿,深一脚浅一脚的跑了几家,都敲不开门。她来到最后一家医馆,她使劲地拍着门:"大夫,救救我的孩子吧,快开门呐………。"门终于被打开了,里面的恶声恶语地问道:"谁呀,半夜三更的,叫丧哪?""大夫,救救我的孩子吧,她发高烧了。"那人斜眼看看乔姑便道:"有钱吗?""大夫我没钱,不过以后我一定会还你的!""没钱看什么病?滚滚:"大夫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乔姑跪了下来肯求着。"这里不慈善机构,没钱看病,没门!"那人气冲冲地把门评的一声关上了。乔姑的哭声惊动了旁边的邻居。那好心的邻居告诉乔姑,在离此处不远的一条小巷里有位老先生,他为人正直,医德好,让她老找他。乔姑感激地点头道谢,抱起云儿向那儿跑去。
  45
  门刚敲了两下便门被打开,开门的是一位银发白须的老先生。乔姑一见,扑通跪倒在老先生面前"请救救孩子,她快不行了。"老先生连声道:"快把孩子抱进来,让我瞧瞧!"乔姑把云儿放到床上,老先生摸摸脉博,又听听心跳,扒了扒孩子的眼睛,看了看。摇摇头婉惜地说道:"夫人,你送来的太晚了,她得的是急性肺炎,一切都来不及了。"乔姑一听如雷击一般,昏倒在地。半天悠悠醒来,她一把抓住大夫的手:"哀求道:"求求你,救救她,她不会死的,她还那么的小…"乔姑哀哭着。"节哀顺便吧。老夫实在无能为力了。"乔姑傻了:"云儿真的不回来了,真的走了,云儿,云儿……乔姑抱着云儿在黑暗的街道上慢慢地挪动脚步。她被这场忽然来临的灾难打晕了,她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心就像是被刀捅了一样在滴血,命运一次又一次地捉弄了她。而这一次她的心全然都碎了。 她把云儿葬在山上的一棵大树下,哪里有风有阳光,乔姑坐在对面的石头上,似乎在与女儿对坐聊天,她是那么的娇憨可爱。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一阵风过,枯叶一片一片的落下,似乎与乔姑一起感受悲伤。晃忽中乔姑感觉有大遍的树叶飘落,而后她看见云儿穿着洁白的羽衣,展开美丽的小翅膀飞到自己的面前,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娘再见!"转身飞走了。
  46
  "云儿,云儿别走!"乔姑急切地叫着。"娘,娘你醒醒啊!我是香儿。"香儿"乔姑慢慢地清醒了,抱着香儿又是一阵痛哭。
  香儿自幼聪慧,每到一地都不忘向会近的塾师学习。十五年后,当年的香儿己经成为风度翩翩满腹经纶的一名秀才了。
  这天乔姑把准备好的干粮,衣服和银子为香儿背到背上。送他进京城赶考。她希望儿子功成名就,也不枉费她这么多年含辛茹苦地养育他。送了一程又一程,香儿几次催她回去,她都不肯。一路上千叮咛,万嘱咐,生怕漏掉什么。都出村好远了,香儿道:"娘,你就别送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等我考取功名之后,一定会回来接你的,你多保重!"香儿向母亲行道别之礼转身走了。乔姑一直望着儿子的背影,直到看不见方才转回。
  转眼间,香儿进京已经三年多了,也没个音信。乔姑心里是非常焦急,她不知道香儿到底怎么样了,就是没考取也应该回来了。她天天在村口等啊,盼啊。等得她头发都白了,她决定要进京寻找儿子。
  香儿到了京城后,离开考还有段时间,他便找了一间便宜的客房住了下来,也不外出,只在房间里用功等待考试。今年主考官是丞相程大人,这位程大人为官清廉,学识渊博,深得皇上赏识,同场监考的还有礼部尚书王仁。考试时间定在二月十五这一天。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44  乔姑从庙里一路走来,也不知道哪里能弄到吃的,心里踌躇,忽然间看前面有块红薯地。乔姑便紧走几步。蹲在地上,用双手挖泥。挖了几个红薯,又小心地用土把红薯根培好,才拿起红薯回到庙里。等她回到庙的时候,俩个孩子都倦在草上睡着了。乔姑把行李拿出来取出被子给他们盖好。又出去检了些柴,生起火把红薯放在里面烧。烤好红薯然后乔姑轻轻地摇着孩子:香儿,云儿快起来吃东西了。香儿听见母亲的呼唤就坐了起来,乔姑递了个红薯给他,香儿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云儿,云儿乔姑接着喊,云儿还是没动静。乔姑探手摸了模云儿的头,滚烫,乔姑大惊,她抱起云儿就往镇上跑。边嘱咐香儿等自己回来,不要乱走。夜沉沉,乔姑抱着云儿,深一脚浅一脚的跑了几家,都敲不开门。她来到最后一家医馆,她使劲地拍着门:大夫,救救我的孩子吧,快开门呐………。门终于被打开了,里面的恶声恶语地问道:谁呀,半夜三更的,叫丧哪?大夫,救救我的孩子吧,她发高烧了。那人斜眼看看乔姑便道:有钱吗?大夫我没钱,不过以后我一定会还你的!没钱看什么病?滚滚:大夫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乔姑跪了下来肯求着。这里不慈善机构,没钱看病,没门!那人气冲冲地把门评的一声关上了。乔
姑的哭声惊动了旁边的邻居。那好心的邻居告诉乔姑,在离此处不远的一条小巷里有位老先生,他为人正直,医德好,让她老找他。乔姑感激地点头道谢,抱起云儿向那儿跑去。  45  门刚敲了两下便门被打开,开门的是一位银发白须的老先生。乔姑一见,扑通跪倒在老先生面前请救救孩子,她快不行了。老先生连声道:快把孩子抱进来,让我瞧瞧!乔姑把云儿放到床上,老先生摸摸脉博,又听听心跳,扒了扒孩子的眼睛,看了看。摇摇头婉惜地说道:夫人,你送来的太晚了,她得的是急性肺炎,一切都来不及了。乔姑一听如雷击一般,昏倒在地。半天悠悠醒来,她一把抓住大夫的手:哀求道:求求你,救救她,她不会死的,她还那么的小…乔姑哀哭着。节哀顺便吧。老夫实在无能为力了。乔姑傻了:云儿真的不回来了,真的走了,云儿,云儿……乔姑抱着云儿在黑暗的街道上慢慢地挪动脚步。她被这场忽然来临的灾难打晕了,她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心就像是被刀捅了一样在滴血,命运一次又一次地捉弄了她。而这一次她的心全然都碎了。 她把云儿葬在山上的一棵大树下,哪里有风有阳光,乔姑坐在对面的石头上,似乎在与女儿对坐聊天,她是那么的娇憨
可爱。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一阵风过,枯叶一片一片的落下,似乎与乔姑一起感受悲伤。晃忽中乔姑感觉有大遍的树叶飘落,而后她看见云儿穿着洁白的羽衣,展开美丽的小翅膀飞到自己的面前,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娘再见!转身飞走了。  46  云儿,云儿别走!乔姑急切地叫着。娘,娘你醒醒啊!我是香儿。香儿乔姑慢慢地清醒了,抱着香儿又是一阵痛哭。  香儿自幼聪慧,每到一地都不忘向会近的塾师学习。十五年后,当年的香儿己经成为风度翩翩满腹经纶的一名秀才了。  这天乔姑把准备好的干粮,衣服和银子为香儿背到背上。送他进京城赶考。她希望儿子功成名就,也不枉费她这么多年含辛茹苦地养育他。送了一程又一程,香儿几次催她回去,她都不肯。一路上千叮咛,万嘱咐,生怕漏掉什么。都出村好远了,香儿道:娘,你就别送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等我考取功名之后,一定会回来接你的,你多保重!香儿向母亲行道别之礼转身走了。乔姑一直望着儿子的背影,直到看不见方才转回。  转眼间,香儿进京已经三年多了,也没个音信。乔姑心里是非常焦急,她不知道香儿到底怎么样了,就是没考取也应该回来了。她天天在村口等啊,盼啊。等得她头发都白了,她决定要进京寻找儿子。  
香儿到了京城后,离开考还有段时间,他便找了一间便宜的客房住了下来,也不外出,只在房间里用功等待考试。今年主考官是丞相程大人,这位程大人为官清廉,学识渊博,深得皇上赏识,同场监考的还有礼部尚书王仁。考试时间定在二月十五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