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十章 忍耐的心

拥抱耶稣的心 by 路卡杜

 《希伯来书》12章1节说:“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
  在我的书架上有着一本关于健身的书,封面是一个特写:一个家伙向后仰,展露出平坦的腹部。看看自己腹部肌肉一峰又一峰,似乎比大风天的湖面的涟漪还要多,看看封面,是何等美好的前景。我买下这本书,研读例行基本动作,勤做仰卧起坐,不过,只持续了一周。
  离这本书不远,有一系列关于速读的录音带。买这些录音带是戴娜琳的主意,不过我一看广告,和她一样怦然心动。这套课程保证提升我的领悟力,就像健身的书保证帮我练出钢铁般的体魄。书被白纸黑字的夸下海口,只要学好这六周的课程,阅读的速度、记忆的内容都会倍增,你的任务——只要聆听这套录音带。
  不过我打算过阵子再说吧。书房还有一罐多种矿物质,32盎司毫无杂质的健康。每天只需吞食一粒,就可以补充身体所需要的各种养分——钙、镁、钠等66种不可或缺的营养素,里面也包括一些铁,这非常好。既然我错过了锻炼钢铁体魄与意志的机会,能够吃一些维生素吸收一些铁也是好的。销售这罐矿物质的热心店员鼓起三寸不烂之舌让我相信,比起健康,30元美金并不算贵。我也同意,不过倒是常常忘了服用。
  不过,可别误会,我的人生并非事事都半途而废,但我承认,有些事情是开工了,却没有完成。很可能这并不罕见。你家里有半成品吗?可能是台跑步机,现在主要功能已经沦为毛巾架;或是一包买回家的一直没有打开的陶艺DIY。有没有搭了一半的野餐圆桌?或是挖了一半的游泳池?或者是只种了一半的花圃?目前尚且不谈均衡的饮食或是减肥计划,好吗?你知我知,开始是一回事,完成则又完全是另一回事。你可能会以为我要说服你完成每件事的重要性,等着要听训、受教。若是这样,那你就放松一下吧。若不能做完,就不要开始。这不是我要谈的。我要说的也不是说通往地狱之门是怎样的一条路。说实在的,我不认为每件事都得有始有终。要交作业的学生听了一定会竖起耳朵来。有些要求最好暂时搁置,有些计划最好明智地放弃,不过,我不会把家庭作业列在其中哦。
  有时,我们会一心为了完工而忽略了效率,企划案摆在桌上,并不意味着就不能被归档处理。我的目的不是说服你完成每一件事,但我期望能够鼓励你完成正确的事。有些战场不是必要的,例如结实的腹肌或是提升速读的能力;有些战场是不可或缺的,就如信仰的赛跑。请思考《希伯来书》作者的劝诫:“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希伯来书》12:1)
  如果新约时代就有高尔夫球运动的话,我相信作者会用夹击或是斜坡球来比喻。不过当时还没有这些玩意儿,因此就用赛跑来比喻。赛跑的字根与希腊语的字根是相同的,基督徒的赛跑不是慢跑,而是一场严苛、费劲、有时令人痛苦的路程,好好完成,必须花上极大的努力。很可能你会发现许多人并非如此。你一定看过许多在跑道旁边的人吧?他们之前也曾跑步,有一阵子他们跟得上整个赛程,不过之后疲惫来袭,他们没有料到这段路程这么艰巨,可能因为路上的障碍物或是其他选手而灰心,无论如何,他们停下脚步不跑了。他们可能还是基督徒,可能还来教会,可能还奉献金钱参加聚会,不过他们的心已经不在这场竞赛,还没有到终点就提早退休。除非情况改观,否则他们最好的成果只是——最初的努力,他们将会呜咽地抵达终点。
  反之,耶稣最高的成就是他最后的工作,他最精彩的一步是他最后的一步。我们的主是忍耐到底的最佳典范。
  《希伯来书》的作者继续写道:耶稣忍受罪人这样顶撞。《圣经》说“耶稣忍受”,意味着耶稣原可放弃的。选手除了继续向前跑,大可弃权坐下旁观,回家休息。他可以退出比赛,不过他却没有如此,他忍受罪人这样顶撞。你曾否思索过别人是怎么顶撞耶稣的?你能否想像耶稣其实是可以放弃的吗?他受试探的时候,你我都知道受试探的滋味,一刻钟,一小时,甚至一天,至于受试探四十天的滋味如何,你知道吗?但这正是耶稣所面对的。“圣灵将耶稣领到旷野,四十天受魔鬼的试探。”我们可能会认为旷野的试探,是四十天内发生的独立的三件事件,其实不然,耶稣一直受到撒旦的试探。“四十天受魔鬼的试探”,撒旦如影随行地在耶稣旁边赖着不走,不断地对耶稣耳语,三步五时就散播怀疑的种子,耶稣是否受到撒旦的影响?看来确是如此。路加没有说撒旦想要试探耶稣,经文也没有写“魔鬼企图要试探耶稣”,经文明明白白地写着魔鬼试探耶稣。耶稣遭受试探,受到考验,他动摇了吗?想改变立场、想要回家、想要以世界的国度为满足?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耶稣受到试探,内心展开激烈的交战,压力如排山倒海般袭来。既然遭受试探,耶稣可以选择退出比赛的,不过他没有这样,仍然继续向前奔跑,试探没有让他停下脚步,控诉也没有让他里足不前。
  你能想象在赛场上边跑边听到观众批评的声浪吗?几年前,我参加了一项5000公尺的赛跑。那不是什么大赛,只是社区办的慈善募款慢跑。我不是个跑步老手,一开始冲刺得太快,才跑到不到1000公尺就上气不接下气了。然而,围观的群众适时地为我打气,有人满怀同情地为我大喊“加油”,有位好心的妈妈递给我一杯水,还有人用水管帮我们喷水。这些人素昧平生,不过这不重要,我需要鼓励的声音。他们给了我这声音,因着他们的支持与肯定,我继续跑下去。
  如果在举步维艰的时候,听到的是咒骂而不是鼓励,更糟的是如果咒骂不是来自于陌生人,而是从自己家人、邻舍口中发出来的,你会如何呢?在赛程中,如果听到有人用下面这些话向你叫嚣,你会做何感想?
  “嗨!大骗子,你不会做点正经事儿啊!”
  “这个外地人来了,这家伙,何不滚回自己的家乡去!”
  “怎么搞的,他们怎么会让魔鬼之子参赛?!”
  这就是耶稣遭受的谩骂,自己的家人说他是精神错乱,邻居对他更是无礼。耶稣回到家乡时,他们还想把他推下山崖。不过耶稣没有半途而废,试探无法阻挡他,控诉无法击败他,众人的辱骂也没有让他心灰意冷。
  我邀请你仔细思索,耶稣在这场赛程中所遇到的超高难度考验。
  《希伯来书》12章2节道出了这句耐人寻味的话:“耶稣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
  羞辱是种不名誉、困窘、丢脸的感觉。原谅我搅动你的记忆库,你有过羞辱的感受吗?你能想象一旦难堪的事件变得众所周知,会多恐怖吗?如果这个事件被录下来,在家人好友面前播放,你会觉得怎样?这正是耶稣的感受。你会问:“为什么呢?他从来没有做过任何让神蒙羞的事啊。”是我们做了,因为在十字架上神使耶稣替我们成为罪。耶稣担当了各样的羞辱:他在自己家人面前受到羞辱,在母亲和朋友面前赤身露体,在众人面前受到屈辱。 被迫背负沉重的十字架,甚至使他不支倒地。在教会前受辱,当时的祭司长老嘲笑他,辱骂他。在耶路撒冷全城百姓前受辱,被定罪,像囚犯般的被判死刑。很可能一些父母会指着耶稣告诫儿女:“坏人的下场就是这样。”不过,和在众人面前的羞辱比起来,叫耶稣更为难过的屈辱是在父神面前的羞辱。我们个人的羞辱已经不堪负荷了,你能想象担当全人类的羞辱会是怎样的情景吗?
  虽然耶稣从未行骗,却被定罪为欺诈的;虽然他从未偷窃,却被定罪为贼;虽然他从未说谎,却被定罪为骗子;虽然他从未萌生淫念,却被定罪为淫乱的;虽然他向来信心坚定,却背负了不忠的臭名。
  这些罪名激起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怎么会呢?他如何承受这样的羞辱?是什么让耶稣有此能耐承受世人所有的罪?我们想要知道答案,不是吗?我们像耶稣一样,也会受到试探;像耶稣那样,被人指控;像耶稣那样,遭受羞辱。不过,不同于耶稣的是,我们会半途而废,放手不管,坐下休息。怎样才能够像耶稣那样坚韧?就是注目于耶稣所注目的,就是注目于神摆在前面的喜乐。
  《希伯来书》12章2节:“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这节经文可能是描述天堂荣耀最重要的见证之一。里面没有提到黄金街或是天使的双翼,也没有提到音乐或是宴席,甚至连“天堂”两个字也不在这节经文里。虽然如此,这节经文仍是具有能力的。请记得耶稣对天堂并不陌生,他是世上唯一曾在天家住过的人。身为基督徒,你我离世后会到天家,不过耶稣恰恰相反,他降世以先就知道天家的模样,他知道当他回到天家时等着他的是什么。知道天家,就是摆在前头的应许,使他得以忍受世上的羞辱。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在他人生的最后一程,耶稣注目在神摆在前面的喜乐,他定睛于天家的赏赐,因为全神贯注于奖赏,他跑完全程,而且跑得美好而稳健。我也希望能够这样全力以赴。相形之下,我的考验显得微不足道。不过我也希望尽力跑完这段赛程。
  今天我们分享的这一章已经是本书的倒数第二章,一年多来,我致力于此书,构思大纲,润饰段落,推敲更贴切的动词,挖掘更为有力的结论。此刻终点就在眼前,写书就像长途的赛跑,起初热衷其间,充满爆发力,然后精力渐渐衰减,慎重考虑着想要放弃。不过写到某一章时,似乎又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偶尔某个点子会让你拍案叫绝,通常写一章都叫你疲惫万分,尚且不提那些铁面无私的编辑群所打回永无止境的修改。不过,一部大作品绝大部分都具有长跑的节奏,漫无止息,又时常相左右的只是孤寂。当接近尾声,终点在望,编辑群终于满意后,接下来的是肠枯思竭,你希望好好跑完赛程,你在内心深入地挖掘,寻找好几个月前的张力,不过似乎弹尽援绝,已经到了喻意模糊、举例重复、思想迟钝的程度,你需要临门一踢,需要节动,需要灵感。容我告诉你我的弾药库在哪里吧。
  过去这些年来,在每年至少出版一本书的情况下,我发展出了一个模式。每当完成一本书,我就庆祝一场,我不爱喝香槟,也早已不抽雪茄。不过我找到一个更甜美的方式,包括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神面前有段安静的时间。一旦寄出了定稿,我就去找个隐密的地方停止工作,我不说太多,而且至少在这段时间神也不会对我说太多,目的不是说而是细细咀嚼、享受,沉浸在达成任务后的甘甜满足中。有比选手感到胸膛冲破终点线的欣喜更棒的感觉吗?完成时,在终点将会受到何等热烈的款待,因此,有几刻钟我会和神共同享受这美妙的滋味。我们把旗杆插在阿尔卑斯的顶峰,一起俯看山下的景观。之后我会享受一顿佳肴,通常在冲刺最后一程时,我无心吃喝,因此现在我已饥肠辘辘了。有一回,我在河畔享用墨西哥餐。有一次请餐厅把菜肴送到家里,同时观赏篮球比赛。去年我在路旁的小吃店享用鲶鱼;有时候戴娜琳会陪我一块享用,有时候独自一人品尝,食物不一,同伴也可能不同。不过有条规则是固定,在这顿饭中我只容许自己有个思想——已经完工了,不准规划下一个计划,也不可以考虑明天的工作,我让自己暂时进入虚拟的世界,假装自己人生的功课均已大功告成。在进餐的时候,在细细品味中,我了解到耶稣力量的来源。他举目眺望,超越地平线,看到宴席,他注目于那场终点的宴席,这个远景让他跑完全程,并且稳健如一,画下完美的句点,这样的宴席也在天堂等待我们。在这个讲究健身与速读的时代,我们定晴的是天堂的圣宴。在世人似乎永无止境的追逐里,我们仍有安息,众圣徒围绕着我们,耶稣亲自环抱我们,上帝的工作必定会完成,我们将收取那最后的庄稼,继而坐下听到基督这样的祝福,“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在那一刻,这趟奔跑再怎样辛苦也都值得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希伯来书》12章1节说:“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  在我的书架上有着一本关于健身的书,封面是一个特写:一个家伙向后仰,展露出平坦的腹部。看看自己腹部肌肉一峰又一峰,似乎比大风天的湖面的涟漪还要多,看看封面,是何等美好的前景。我买下这本书,研读例行基本动作,勤做仰卧起坐,不过,只持续了一周。  离这本书不远,有一系列关于速读的录音带。买这些录音带是戴娜琳的主意,不过我一看广告,和她一样怦然心动。这套课程保证提升我的领悟力,就像健身的书保证帮我练出钢铁般的体魄。书被白纸黑字的夸下海口,只要学好这六周的课程,阅读的速度、记忆的内容都会倍增,你的任务——只要聆听这套录音带。  不过我打算过阵子再说吧。书房还有一罐多种矿物质,32盎司毫无杂质的健康。每天只需吞食一粒,就可以补充身体所需要的各种养分——钙、镁、钠等66种不可或缺的营养素,里面也包括一些铁,这非常好。既然我错过了锻炼钢铁体魄与意志的机会,能够吃一些维生素吸收一些铁也是好的。销售这罐矿物质的热心店员鼓起三寸不烂之舌让我相信,比起健康,30元美金并不算贵。我也同意,不过倒是常常忘了服用。  不过,可别误会,我的人生并非
事事都半途而废,但我承认,有些事情是开工了,却没有完成。很可能这并不罕见。你家里有半成品吗?可能是台跑步机,现在主要功能已经沦为毛巾架;或是一包买回家的一直没有打开的陶艺DIY。有没有搭了一半的野餐圆桌?或是挖了一半的游泳池?或者是只种了一半的花圃?目前尚且不谈均衡的饮食或是减肥计划,好吗?你知我知,开始是一回事,完成则又完全是另一回事。你可能会以为我要说服你完成每件事的重要性,等着要听训、受教。若是这样,那你就放松一下吧。若不能做完,就不要开始。这不是我要谈的。我要说的也不是说通往地狱之门是怎样的一条路。说实在的,我不认为每件事都得有始有终。要交作业的学生听了一定会竖起耳朵来。有些要求最好暂时搁置,有些计划最好明智地放弃,不过,我不会把家庭作业列在其中哦。  有时,我们会一心为了完工而忽略了效率,企划案摆在桌上,并不意味着就不能被归档处理。我的目的不是说服你完成每一件事,但我期望能够鼓励你完成正确的事。有些战场不是必要的,例如结实的腹肌或是提升速读的能力;有些战场是不可或缺的,就如信仰的赛跑。请思考《希伯来书》作者的劝诫:“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希伯来书》12:1)
  如果新约时代就有高尔夫球运动的话,我相信作者会用夹击或是斜坡球来比喻。不过当时还没有这些玩意儿,因此就用赛跑来比喻。赛跑的字根与希腊语的字根是相同的,基督徒的赛跑不是慢跑,而是一场严苛、费劲、有时令人痛苦的路程,好好完成,必须花上极大的努力。很可能你会发现许多人并非如此。你一定看过许多在跑道旁边的人吧?他们之前也曾跑步,有一阵子他们跟得上整个赛程,不过之后疲惫来袭,他们没有料到这段路程这么艰巨,可能因为路上的障碍物或是其他选手而灰心,无论如何,他们停下脚步不跑了。他们可能还是基督徒,可能还来教会,可能还奉献金钱参加聚会,不过他们的心已经不在这场竞赛,还没有到终点就提早退休。除非情况改观,否则他们最好的成果只是——最初的努力,他们将会呜咽地抵达终点。  反之,耶稣最高的成就是他最后的工作,他最精彩的一步是他最后的一步。我们的主是忍耐到底的最佳典范。  《希伯来书》的作者继续写道:耶稣忍受罪人这样顶撞。《圣经》说“耶稣忍受”,意味着耶稣原可放弃的。选手除了继续向前跑,大可弃权坐下旁观,回家休息。他可以退出比赛,不过他却没有如此,他忍受罪人这样顶撞。你曾否思索过别人是怎么顶撞耶稣的?你能
否想像耶稣其实是可以放弃的吗?他受试探的时候,你我都知道受试探的滋味,一刻钟,一小时,甚至一天,至于受试探四十天的滋味如何,你知道吗?但这正是耶稣所面对的。“圣灵将耶稣领到旷野,四十天受魔鬼的试探。”我们可能会认为旷野的试探,是四十天内发生的独立的三件事件,其实不然,耶稣一直受到撒旦的试探。“四十天受魔鬼的试探”,撒旦如影随行地在耶稣旁边赖着不走,不断地对耶稣耳语,三步五时就散播怀疑的种子,耶稣是否受到撒旦的影响?看来确是如此。路加没有说撒旦想要试探耶稣,经文也没有写“魔鬼企图要试探耶稣”,经文明明白白地写着魔鬼试探耶稣。耶稣遭受试探,受到考验,他动摇了吗?想改变立场、想要回家、想要以世界的国度为满足?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耶稣受到试探,内心展开激烈的交战,压力如排山倒海般袭来。既然遭受试探,耶稣可以选择退出比赛的,不过他没有这样,仍然继续向前奔跑,试探没有让他停下脚步,控诉也没有让他里足不前。  你能想象在赛场上边跑边听到观众批评的声浪吗?几年前,我参加了一项5000公尺的赛跑。那不是什么大赛,只是社区办的慈善募款慢跑。我不是个跑步老手,一开始冲刺得太快,才跑到不到1000公尺就上气不
接下气了。然而,围观的群众适时地为我打气,有人满怀同情地为我大喊“加油”,有位好心的妈妈递给我一杯水,还有人用水管帮我们喷水。这些人素昧平生,不过这不重要,我需要鼓励的声音。他们给了我这声音,因着他们的支持与肯定,我继续跑下去。  如果在举步维艰的时候,听到的是咒骂而不是鼓励,更糟的是如果咒骂不是来自于陌生人,而是从自己家人、邻舍口中发出来的,你会如何呢?在赛程中,如果听到有人用下面这些话向你叫嚣,你会做何感想?  “嗨!大骗子,你不会做点正经事儿啊!”  “这个外地人来了,这家伙,何不滚回自己的家乡去!”  “怎么搞的,他们怎么会让魔鬼之子参赛?!”  这就是耶稣遭受的谩骂,自己的家人说他是精神错乱,邻居对他更是无礼。耶稣回到家乡时,他们还想把他推下山崖。不过耶稣没有半途而废,试探无法阻挡他,控诉无法击败他,众人的辱骂也没有让他心灰意冷。  我邀请你仔细思索,耶稣在这场赛程中所遇到的超高难度考验。  《希伯来书》12章2节道出了这句耐人寻味的话:“耶稣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  羞辱是种不名誉、困窘、丢脸的感觉。原谅我搅动你的记忆库,你有过羞辱的感受吗?你能想象一旦难堪的事
件变得众所周知,会多恐怖吗?如果这个事件被录下来,在家人好友面前播放,你会觉得怎样?这正是耶稣的感受。你会问:“为什么呢?他从来没有做过任何让神蒙羞的事啊。”是我们做了,因为在十字架上神使耶稣替我们成为罪。耶稣担当了各样的羞辱:他在自己家人面前受到羞辱,在母亲和朋友面前赤身露体,在众人面前受到屈辱。 被迫背负沉重的十字架,甚至使他不支倒地。在教会前受辱,当时的祭司长老嘲笑他,辱骂他。在耶路撒冷全城百姓前受辱,被定罪,像囚犯般的被判死刑。很可能一些父母会指着耶稣告诫儿女:“坏人的下场就是这样。”不过,和在众人面前的羞辱比起来,叫耶稣更为难过的屈辱是在父神面前的羞辱。我们个人的羞辱已经不堪负荷了,你能想象担当全人类的羞辱会是怎样的情景吗?  虽然耶稣从未行骗,却被定罪为欺诈的;虽然他从未偷窃,却被定罪为贼;虽然他从未说谎,却被定罪为骗子;虽然他从未萌生淫念,却被定罪为淫乱的;虽然他向来信心坚定,却背负了不忠的臭名。  这些罪名激起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怎么会呢?他如何承受这样的羞辱?是什么让耶稣有此能耐承受世人所有的罪?我们想要知道答案,不是吗?我们像耶稣一样,也会受到试探;像耶稣那样,
被人指控;像耶稣那样,遭受羞辱。不过,不同于耶稣的是,我们会半途而废,放手不管,坐下休息。怎样才能够像耶稣那样坚韧?就是注目于耶稣所注目的,就是注目于神摆在前面的喜乐。  《希伯来书》12章2节:“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这节经文可能是描述天堂荣耀最重要的见证之一。里面没有提到黄金街或是天使的双翼,也没有提到音乐或是宴席,甚至连“天堂”两个字也不在这节经文里。虽然如此,这节经文仍是具有能力的。请记得耶稣对天堂并不陌生,他是世上唯一曾在天家住过的人。身为基督徒,你我离世后会到天家,不过耶稣恰恰相反,他降世以先就知道天家的模样,他知道当他回到天家时等着他的是什么。知道天家,就是摆在前头的应许,使他得以忍受世上的羞辱。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在他人生的最后一程,耶稣注目在神摆在前面的喜乐,他定睛于天家的赏赐,因为全神贯注于奖赏,他跑完全程,而且跑得美好而稳健。我也希望能够这样全力以赴。相形之下,我的考验显得微不足道。不过我也希望尽力跑完这段赛程。  今天我们分享的这一章已经是本书的倒数第二章,一年多来,我致力于此书,构思大纲,润饰段落,推敲更贴切的动词,挖掘更为有力的
结论。此刻终点就在眼前,写书就像长途的赛跑,起初热衷其间,充满爆发力,然后精力渐渐衰减,慎重考虑着想要放弃。不过写到某一章时,似乎又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偶尔某个点子会让你拍案叫绝,通常写一章都叫你疲惫万分,尚且不提那些铁面无私的编辑群所打回永无止境的修改。不过,一部大作品绝大部分都具有长跑的节奏,漫无止息,又时常相左右的只是孤寂。当接近尾声,终点在望,编辑群终于满意后,接下来的是肠枯思竭,你希望好好跑完赛程,你在内心深入地挖掘,寻找好几个月前的张力,不过似乎弹尽援绝,已经到了喻意模糊、举例重复、思想迟钝的程度,你需要临门一踢,需要节动,需要灵感。容我告诉你我的弾药库在哪里吧。  过去这些年来,在每年至少出版一本书的情况下,我发展出了一个模式。每当完成一本书,我就庆祝一场,我不爱喝香槟,也早已不抽雪茄。不过我找到一个更甜美的方式,包括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神面前有段安静的时间。一旦寄出了定稿,我就去找个隐密的地方停止工作,我不说太多,而且至少在这段时间神也不会对我说太多,目的不是说而是细细咀嚼、享受,沉浸在达成任务后的甘甜满足中。有比选手感到胸膛冲破终点线的欣喜更棒的感觉吗?完成时,在终
点将会受到何等热烈的款待,因此,有几刻钟我会和神共同享受这美妙的滋味。我们把旗杆插在阿尔卑斯的顶峰,一起俯看山下的景观。之后我会享受一顿佳肴,通常在冲刺最后一程时,我无心吃喝,因此现在我已饥肠辘辘了。有一回,我在河畔享用墨西哥餐。有一次请餐厅把菜肴送到家里,同时观赏篮球比赛。去年我在路旁的小吃店享用鲶鱼;有时候戴娜琳会陪我一块享用,有时候独自一人品尝,食物不一,同伴也可能不同。不过有条规则是固定,在这顿饭中我只容许自己有个思想——已经完工了,不准规划下一个计划,也不可以考虑明天的工作,我让自己暂时进入虚拟的世界,假装自己人生的功课均已大功告成。在进餐的时候,在细细品味中,我了解到耶稣力量的来源。他举目眺望,超越地平线,看到宴席,他注目于那场终点的宴席,这个远景让他跑完全程,并且稳健如一,画下完美的句点,这样的宴席也在天堂等待我们。在这个讲究健身与速读的时代,我们定晴的是天堂的圣宴。在世人似乎永无止境的追逐里,我们仍有安息,众圣徒围绕着我们,耶稣亲自环抱我们,上帝的工作必定会完成,我们将收取那最后的庄稼,继而坐下听到基督这样的祝福,“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在那一刻,这趟奔跑再怎样
辛苦也都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