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八章 诚实的心

拥抱耶稣的心 by 路卡杜

  《以弗所书》4章25节说:“所以你们要弃绝谎言,各人与邻舍说实话。”
  有位女士站在法官与陪审团前,一手按在《圣经》上,另一只手向上举起宣誓。接下去的几分钟,靠着神的帮助,她会实话实说,毫无隐瞒地只说实话。她是证人,她的任务不是渲染事实,或稀释事实,而是说出事实。让法务人士以予解释,让陪审团去做决议,让法官应用法规。证人的作用就是实话实说,过与不及都会误导判决。可是她若是本本分分地实话实说,公义就有机会得以伸张。
  基督徒也是作见证的,我们也宣誓就像法庭上的证人一般,我们也蒙召要说实话,虽然膝下可能空无一人,也看不见身旁有法官,不过《圣经》在场,身旁的世人是陪审团,我们是主要的证人,耶稣亲自传唤我们给他作见证。正如《使徒行传》1章8节所说:“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我们是作见证的,就像法庭的证人,我们被召来作证,说出我们所见所闻,并且要实话实说,我们的职责不是粉饰真理,或是膨胀真理,而是说出真理,就是这么回事。不过在法庭作证与为基督作见证还是有个差异:到法庭作证的最后终必还得走下证人席,不过为基督作见证却绝对无法下台,因为基督的宣告不断受到人们的审查,因此,法庭一直无法休庭,我们也一直保持在宣誓的状况下。
  对基督徒而言,欺骗绝不可行,因为耶稣绝对不会考虑这个可能。在对基督的评论中,最令人讶异的一句总结是《以赛亚书》53章9节:“他未行强暴,牢靠,可信。”耶稣诚实、牢靠、可信,他的言语字字正确,句句真实,考试不作弊,账簿不做假,耶稣从来没有夸大其词、蒙蔽真理或是逃避真理,他单纯地道出真理,口中毫无诡诈。如果神用他的方式来看我们,上述的美德我们一样也没有,但他期盼我们像耶稣一样。如果你还记得的话,他的旨意是塑造我们成为他儿子的模样。他设法达到的是除去我们的诡诈,而不是降低或减少我们的诡诈。对于说谎的人,神率直地表示:“行诡诈的,必不得住在我家里。”我们的主有严格的荣誉制度,从《创世记》到《启示录》主题始终如一——神爱真理,恨恶虚谎。保罗在《哥林多前书》6章9-10节列出了哪些人不能承受主的国,他所描述的这群人包括各种的不体面。如,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卖淫的、醉酒的、偷窃的,还有就是骗人的。这样的严厉可能会令你感到讶异。你是说,撒个小谎或是谄媚一下,和奸淫或是恐吓的行为会激起天父同等的愤怒?显然是这样的。在神看来,逃漏所得税和拜偶像是没有两样。
  《箴言》12章22节说:“说谎言的嘴为耶和华所憎恶,行事诚实的为他所喜悦,”《箴言》6章16-17节说;“耶和华所憎恶的,就是……撒谎的舌……”。《诗篇》5篇6节说:“说谎言的,你必灭绝;好流人血弄诡诈的,都为耶和华所憎恶”。为什么?神的立场为什么这么坚定,态度为什么这么强硬?原因是诡诈和神的性格绝对南辕北辙。根据《希伯来书》6章18 节“神绝不能说谎”,不是神不愿说谎,或是他选择不说谎,而是他不能说谎。要神说谎,就像要狗儿翱翔,鸟儿吠叫,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提多书》与《希伯来书》的信息前后呼应,《提多书》1章2节说:“……那无谎言的神……”。神向来说一不二,立了约,他必定持守,说话算话,他宣告真理,我们就能信得过,他说的都是真实的。
  《提摩太后书》2章13节说:“我们纵然失信,他仍是可信的,因为他不能背乎自己。”相反地,撒旦却是不守真理的,套句耶稣的话,“撒旦是说谎之人的父”。若你还记得的话,诡诈是撒旦使出的第一招。在伊甸园,撒旦没有劝阻夏娃,没有诱惑夏娃,没有偷袭夏娃,只是骗了夏娃。《创世纪》3章1-4节说:“神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树上所有果子吗?……你们不一定死。”超级大骗子!不过夏娃上了蛇的当,摘下了果子,并且没隔多久,亚当也吃了果子,伊甸园的真实坦诚似乎已成过眼云烟。
  现今仍是如此。韦伯斯特的观察一针见血:没有比实话实说更雷霆万钧的,却也没有比实话实说更奇怪的现象。
  根据今日心理学的调查,撒旦仍在布网,也仍有人不断地落入网罗。欺骗配偶的比虚报收入或是浮报支出的要多。超过半数的受访者表示,如果被查税,可能就得补税;有三分之一的人承认去年曾经骗过一位好友,其中有96%的人表示感到罪疚;几乎有五成的受访者表示,如果在停车场擦刮到另一辆车,他们会扬长而去,不会留张字条告知车主,即使其中有89%的人同意这是不合道德的。或许问题不该是为什么神要求这样的诚实,而是为什么我们容忍这样的不诚实。耶利米宣告人心比万物都诡诈时,身具先知的气魄,我们如何解释自己的不诚实,我们舌头弯曲、言词闪烁的理由是什么?不需要做调查,我们也心知肚明,那就是我们不爱听真话。
  有位太太去欧洲的城市旅游了一段时间,到了归途的第一站,在要登机前,她打电话回家问道:“小猫还好吗?”
  “死了。”
  “老公,拜托,别这么诚实好吗?你怎么不婉转一点,慢慢透露噩耗,这样的晴天霹雳让我的心情糟糕透了。”
  “那要怎么说呢?”
  “你可以告诉我,小猫在屋顶上。我从巴黎打电话回家时,你可以告诉我,它的行动有点呆滞;我从伦敦打电话回家时时,你可以说它病了;我从纽约打电话回家时,你可以告诉我,它在兽医那;最后,我到家时,你再告诉我它死了。”
  做丈夫的从来没听过这样的论调,不过他很乐意学习。“好吧,下次我会注意。”
  “对了,”这位太太又问道:“妈妈好吗?”
  片刻的沉寂之后,做丈夫的回答道:“哦,她在屋顶。”
  哎,追根究底地说,我们不要听实话,我们的座右铭是:你会知道事实的真相,而真相会使你局促不安。打从三岁开始,我们这种倾向就表露无疑。妈妈走到我们房间里来问:“你们有没有打弟弟?”那时我们已经晓得说实话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因此我们学会用“嗯”,“哦”,“不是真的要骗妈妈啦”。我们学会掩饰真相:“我有没有打小弟,这要看你怎么定义‘打’这个字了,我的意思是我当然有碰到他,不过,陪审团会认为这是打人吗?你也知道嘛,事情总是相对的。”“我有没有打小弟?有,爸,我打了小弟,不过,错不在我,如果我遗传来的基因是不带侵略性的,如果你没有让我看电视,这就绝对不会发生,所以,你可以说我打了弟弟,不过,这不是我的错,我是受害者,先天的遗传加上后天的教养。”
  我们早年学会的真理并不好笑,我们不喜欢真理,我们不仅不喜欢真理,也不信任真理。如果我们百分之百地诚实,讨论诚实的时候大人建议我们这么做,我们必须承认诚实似乎没有办法达成我们需要的完成的任务。我们希望得到老板的喜爱,因此我们阿谀奉承,我们将之美名为“灌迷汤”,神说,这是谎言;我们希望得到别人的钦佩,所以我们夸大其辞,我们将之美名为“加油添醋”,神说,这是谎言;我们希望得到别人的尊重,因此打肿脸充胖子,住在超过自己经济负担的房子,购买超出预算的东西,且将之美名为“新世纪理财策略”,神说,这是谎言。
  《使徒行传》第5章中亚拿尼亚和撒非喇的行为表现出我们人类多么的不信任真理。他们卖了一块地,把一半的钱捐给教会,却欺骗彼得和众使徒,宣称这就是他们卖地的钱。他们的罪并不在于为自己留下私房钱,而是没有说出真相。欺哄导致他们丧命。路加写道:“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惧怕。”不止一次,我听到有人用略带紧张的语气故作轻松地笑道:“好在神现在不会击杀说谎的人。”我不尽赞同。对我而言,虚谎的工价仍是死亡,可能不是身体的死,但却是婚姻、良心、生涯与信仰的死因。对婚姻而言,虚假就像家庭大树干里的白蚁一样;对良心而言,第二次说谎的悲剧在于比它第一次要容易;对生涯而言,如果有人说谎话不会带来毁灭,只需要问问学生或员工,谁会因为作弊而被开除,或是因为挪用公款而被解雇;对信仰而言,信心的语言与虚假的语言是两套截然不同的词汇,那些惯于虚谎的人很难说出忏悔与悔改的字眼。其他还有亲密、信任、平安、牢靠与自尊也会因着虚谎而消融。不过,其中最悲哀的损失可能莫过于我们的见证,法庭不会聆听作伪证者的见证,世界也是这样。同事若是没有办法相信我们提列的支出明细,你认为他们会相信我们所传讲的基督吗?更重要的是,我们认为神会用说话不诚实的人来为他作见证吗?每所高中的橄榄球队都有一名队员,专门负责把教练的指示带给列队等候讯号的选手,如果这个球员没有说实话呢?如果教练叫他们传球,球员却传话成进攻,结果会如何?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教练不会再叫他传话了。《马太福音》25章21节神说,如果我们在小事上忠心,他就能把更多的事派给我们。他能在小事上信任你吗?
  有这样一个寓言故事:在很久以前的一个王朝,有个连五线谱都看不懂的家伙混进了皇家乐团,每次乐团练习或表演,他就拿根笛子放在嘴边装样子,默不吭声,他的薪水很不错,过得也挺舒服的。有一天,皇帝下令每一位乐师都要独奏一段。吹笛子的乐师很紧张。时间紧迫,也来不及学习这个乐器,他就装病,不过御医可没有被他骗到。到了要独奏的那天,这个江湖骗子服毒自杀了。他畏罪自杀的典故翻成英文就是:他拒绝面对音乐。医治虚谎的药方很简单——面对音乐,说出真相。
  有些人活在虚谎中,有些人行走在幽暗里。亚拿尼亚和撒非喇的谎言导致死亡,我们的谎言也不例外。有些人断送了自己的婚姻、部分的良心,甚至部分的信仰,都是因为我们不愿意说出实话。你是否也有身陷两难之中过?是否感到迷惘?不知道应否实话实说?在这样的时刻,该问的问题是:神会祝福我的虚谎吗?像他这样憎恶虚谎的,会祝福以虚谎为根基的策略吗?那位喜爱真理的主会祝福骗人的勾当吗?神会尊荣左右他人者的生涯吗?神会帮助骗子吗?神会祝福我的不诚实吗?我也不这么认为。检视你的内心,问问自己下列这些不宜回答的问题:
  对于配偶、子女,我是否全然诚实?
  坦诚是否是我人际关系的特色?
  我的工作环境或是学校环境呢?
  做生意是否正直?
  是否是个让人信赖的学生?
  是否是诚实的纳税人、可靠的员工?
  是否实话实说,始终如一?
  如果不是,从今天开始吧,不要等到明天,今天一个小谎的涟漪,明天会变成波浪,明年会酿成水灾。从今天开始,就像耶稣一样,实话,全然的实话,只说实话!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以弗所书》4章25节说:“所以你们要弃绝谎言,各人与邻舍说实话。”  有位女士站在法官与陪审团前,一手按在《圣经》上,另一只手向上举起宣誓。接下去的几分钟,靠着神的帮助,她会实话实说,毫无隐瞒地只说实话。她是证人,她的任务不是渲染事实,或稀释事实,而是说出事实。让法务人士以予解释,让陪审团去做决议,让法官应用法规。证人的作用就是实话实说,过与不及都会误导判决。可是她若是本本分分地实话实说,公义就有机会得以伸张。  基督徒也是作见证的,我们也宣誓就像法庭上的证人一般,我们也蒙召要说实话,虽然膝下可能空无一人,也看不见身旁有法官,不过《圣经》在场,身旁的世人是陪审团,我们是主要的证人,耶稣亲自传唤我们给他作见证。正如《使徒行传》1章8节所说:“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我们是作见证的,就像法庭的证人,我们被召来作证,说出我们所见所闻,并且要实话实说,我们的职责不是粉饰真理,或是膨胀真理,而是说出真理,就是这么回事。不过在法庭作证与为基督作见证还是有个差异:到法庭作证的最后终必还得走下证人席,不过为基督作见证却绝对无法下台,因为基督的宣告不断受到人们的审
查,因此,法庭一直无法休庭,我们也一直保持在宣誓的状况下。  对基督徒而言,欺骗绝不可行,因为耶稣绝对不会考虑这个可能。在对基督的评论中,最令人讶异的一句总结是《以赛亚书》53章9节:“他未行强暴,牢靠,可信。”耶稣诚实、牢靠、可信,他的言语字字正确,句句真实,考试不作弊,账簿不做假,耶稣从来没有夸大其词、蒙蔽真理或是逃避真理,他单纯地道出真理,口中毫无诡诈。如果神用他的方式来看我们,上述的美德我们一样也没有,但他期盼我们像耶稣一样。如果你还记得的话,他的旨意是塑造我们成为他儿子的模样。他设法达到的是除去我们的诡诈,而不是降低或减少我们的诡诈。对于说谎的人,神率直地表示:“行诡诈的,必不得住在我家里。”我们的主有严格的荣誉制度,从《创世记》到《启示录》主题始终如一——神爱真理,恨恶虚谎。保罗在《哥林多前书》6章9-10节列出了哪些人不能承受主的国,他所描述的这群人包括各种的不体面。如,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卖淫的、醉酒的、偷窃的,还有就是骗人的。这样的严厉可能会令你感到讶异。你是说,撒个小谎或是谄媚一下,和奸淫或是恐吓的行为会激起天父同等的愤怒?显然是这样的。在神看来,逃漏所得税和
拜偶像是没有两样。  《箴言》12章22节说:“说谎言的嘴为耶和华所憎恶,行事诚实的为他所喜悦,”《箴言》6章16-17节说;“耶和华所憎恶的,就是……撒谎的舌……”。《诗篇》5篇6节说:“说谎言的,你必灭绝;好流人血弄诡诈的,都为耶和华所憎恶”。为什么?神的立场为什么这么坚定,态度为什么这么强硬?原因是诡诈和神的性格绝对南辕北辙。根据《希伯来书》6章18 节“神绝不能说谎”,不是神不愿说谎,或是他选择不说谎,而是他不能说谎。要神说谎,就像要狗儿翱翔,鸟儿吠叫,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提多书》与《希伯来书》的信息前后呼应,《提多书》1章2节说:“……那无谎言的神……”。神向来说一不二,立了约,他必定持守,说话算话,他宣告真理,我们就能信得过,他说的都是真实的。  《提摩太后书》2章13节说:“我们纵然失信,他仍是可信的,因为他不能背乎自己。”相反地,撒旦却是不守真理的,套句耶稣的话,“撒旦是说谎之人的父”。若你还记得的话,诡诈是撒旦使出的第一招。在伊甸园,撒旦没有劝阻夏娃,没有诱惑夏娃,没有偷袭夏娃,只是骗了夏娃。《创世纪》3章1-4节说:“神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树上所有果子吗?……
你们不一定死。”超级大骗子!不过夏娃上了蛇的当,摘下了果子,并且没隔多久,亚当也吃了果子,伊甸园的真实坦诚似乎已成过眼云烟。  现今仍是如此。韦伯斯特的观察一针见血:没有比实话实说更雷霆万钧的,却也没有比实话实说更奇怪的现象。  根据今日心理学的调查,撒旦仍在布网,也仍有人不断地落入网罗。欺骗配偶的比虚报收入或是浮报支出的要多。超过半数的受访者表示,如果被查税,可能就得补税;有三分之一的人承认去年曾经骗过一位好友,其中有96%的人表示感到罪疚;几乎有五成的受访者表示,如果在停车场擦刮到另一辆车,他们会扬长而去,不会留张字条告知车主,即使其中有89%的人同意这是不合道德的。或许问题不该是为什么神要求这样的诚实,而是为什么我们容忍这样的不诚实。耶利米宣告人心比万物都诡诈时,身具先知的气魄,我们如何解释自己的不诚实,我们舌头弯曲、言词闪烁的理由是什么?不需要做调查,我们也心知肚明,那就是我们不爱听真话。  有位太太去欧洲的城市旅游了一段时间,到了归途的第一站,在要登机前,她打电话回家问道:“小猫还好吗?”  “死了。”  “老公,拜托,别这么诚实好吗?你怎么不婉转一点,慢慢透露噩耗,这样的晴
天霹雳让我的心情糟糕透了。”  “那要怎么说呢?”  “你可以告诉我,小猫在屋顶上。我从巴黎打电话回家时,你可以告诉我,它的行动有点呆滞;我从伦敦打电话回家时时,你可以说它病了;我从纽约打电话回家时,你可以告诉我,它在兽医那;最后,我到家时,你再告诉我它死了。”  做丈夫的从来没听过这样的论调,不过他很乐意学习。“好吧,下次我会注意。”  “对了,”这位太太又问道:“妈妈好吗?”  片刻的沉寂之后,做丈夫的回答道:“哦,她在屋顶。”  哎,追根究底地说,我们不要听实话,我们的座右铭是:你会知道事实的真相,而真相会使你局促不安。打从三岁开始,我们这种倾向就表露无疑。妈妈走到我们房间里来问:“你们有没有打弟弟?”那时我们已经晓得说实话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因此我们学会用“嗯”,“哦”,“不是真的要骗妈妈啦”。我们学会掩饰真相:“我有没有打小弟,这要看你怎么定义‘打’这个字了,我的意思是我当然有碰到他,不过,陪审团会认为这是打人吗?你也知道嘛,事情总是相对的。”“我有没有打小弟?有,爸,我打了小弟,不过,错不在我,如果我遗传来的基因是不带侵略性的,如果你没有让我看电视,这就绝对不会发生,所以,你
可以说我打了弟弟,不过,这不是我的错,我是受害者,先天的遗传加上后天的教养。”  我们早年学会的真理并不好笑,我们不喜欢真理,我们不仅不喜欢真理,也不信任真理。如果我们百分之百地诚实,讨论诚实的时候大人建议我们这么做,我们必须承认诚实似乎没有办法达成我们需要的完成的任务。我们希望得到老板的喜爱,因此我们阿谀奉承,我们将之美名为“灌迷汤”,神说,这是谎言;我们希望得到别人的钦佩,所以我们夸大其辞,我们将之美名为“加油添醋”,神说,这是谎言;我们希望得到别人的尊重,因此打肿脸充胖子,住在超过自己经济负担的房子,购买超出预算的东西,且将之美名为“新世纪理财策略”,神说,这是谎言。  《使徒行传》第5章中亚拿尼亚和撒非喇的行为表现出我们人类多么的不信任真理。他们卖了一块地,把一半的钱捐给教会,却欺骗彼得和众使徒,宣称这就是他们卖地的钱。他们的罪并不在于为自己留下私房钱,而是没有说出真相。欺哄导致他们丧命。路加写道:“全教会和听见这事的人都惧怕。”不止一次,我听到有人用略带紧张的语气故作轻松地笑道:“好在神现在不会击杀说谎的人。”我不尽赞同。对我而言,虚谎的工价仍是死亡,可能不是身体的死,但却是
婚姻、良心、生涯与信仰的死因。对婚姻而言,虚假就像家庭大树干里的白蚁一样;对良心而言,第二次说谎的悲剧在于比它第一次要容易;对生涯而言,如果有人说谎话不会带来毁灭,只需要问问学生或员工,谁会因为作弊而被开除,或是因为挪用公款而被解雇;对信仰而言,信心的语言与虚假的语言是两套截然不同的词汇,那些惯于虚谎的人很难说出忏悔与悔改的字眼。其他还有亲密、信任、平安、牢靠与自尊也会因着虚谎而消融。不过,其中最悲哀的损失可能莫过于我们的见证,法庭不会聆听作伪证者的见证,世界也是这样。同事若是没有办法相信我们提列的支出明细,你认为他们会相信我们所传讲的基督吗?更重要的是,我们认为神会用说话不诚实的人来为他作见证吗?每所高中的橄榄球队都有一名队员,专门负责把教练的指示带给列队等候讯号的选手,如果这个球员没有说实话呢?如果教练叫他们传球,球员却传话成进攻,结果会如何?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教练不会再叫他传话了。《马太福音》25章21节神说,如果我们在小事上忠心,他就能把更多的事派给我们。他能在小事上信任你吗?  有这样一个寓言故事:在很久以前的一个王朝,有个连五线谱都看不懂的家伙混进了皇家乐团,每次乐团练
习或表演,他就拿根笛子放在嘴边装样子,默不吭声,他的薪水很不错,过得也挺舒服的。有一天,皇帝下令每一位乐师都要独奏一段。吹笛子的乐师很紧张。时间紧迫,也来不及学习这个乐器,他就装病,不过御医可没有被他骗到。到了要独奏的那天,这个江湖骗子服毒自杀了。他畏罪自杀的典故翻成英文就是:他拒绝面对音乐。医治虚谎的药方很简单——面对音乐,说出真相。  有些人活在虚谎中,有些人行走在幽暗里。亚拿尼亚和撒非喇的谎言导致死亡,我们的谎言也不例外。有些人断送了自己的婚姻、部分的良心,甚至部分的信仰,都是因为我们不愿意说出实话。你是否也有身陷两难之中过?是否感到迷惘?不知道应否实话实说?在这样的时刻,该问的问题是:神会祝福我的虚谎吗?像他这样憎恶虚谎的,会祝福以虚谎为根基的策略吗?那位喜爱真理的主会祝福骗人的勾当吗?神会尊荣左右他人者的生涯吗?神会帮助骗子吗?神会祝福我的不诚实吗?我也不这么认为。检视你的内心,问问自己下列这些不宜回答的问题:  对于配偶、子女,我是否全然诚实?  坦诚是否是我人际关系的特色?  我的工作环境或是学校环境呢?  做生意是否正直?  是否是个让人信赖的学生?  是否是诚实的纳税
人、可靠的员工?  是否实话实说,始终如一?  如果不是,从今天开始吧,不要等到明天,今天一个小谎的涟漪,明天会变成波浪,明年会酿成水灾。从今天开始,就像耶稣一样,实话,全然的实话,只说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