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六章 渴望敬拜的心

拥抱耶稣的心 by 路卡杜

  《哥林多后书》3章18节:“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想过,搭乘飞机的人和做礼拜的人有许多共同之处:都是置身于一趟旅程,大多数的人都行为规矩,衣着整洁。有的人在打瞌睡,有的人凝视窗外,绝大多数的人都对这趟可预期的旅程颇感满意。
  对许多人而言,好的飞行旅程和好的崇拜特质是一样的。好,我们喜欢这么说,这趟飞行旅程很好,或这次的崇拜很好,我们从入口进来,又从同一个机门或大门出去,并且乐意下一次再来。然而有少数人并不以“好”为满足,他们渴望的还要再多一点。
  与我擦肩而过的小男孩就是这样,他还没有走过来的时候,我就听到他的声音了。当时我已在飞机上坐下,听到他在问:“他们真的会让我看到开飞机的叔叔吗?”不知道是凑巧,还是这个孩子机灵过人,因为他边踏入机舱,边提出这个问题。
  驾驶舱里的飞行员听到了他的问题,探出头来:“有人要找我吗?”飞行员问道。男孩迅速地举起手来,就像他在课堂上回答老师的问题一样:“我!我!”
  “好,请进!”得到了妈妈的同意后,这孩子走进了驾驶舱,看到各式各样的控制拉杆和仪器,琳琅满目,叫他大天开眼界。
  “哇!”他兴奋地大叫:“真高兴可以到这架飞机上来!”
  其他乘客没有表现这样的惊喜,那是不难想像的,我也注意到了。男孩深感兴趣的表现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因此我观察了其他乘客的脸庞,但却找不到那种像他一样的热衷。
  我看到的大多是种安然知足的表情,旅客安于搭上飞机,安于越来越近的目的地,安于离开机场,安于坐下、发呆,偶尔聊聊天。不过还是有些例外。五个头戴草帽、手提海滩袋的中年妇女可没有乖乖坐着,她们精力旺盛、兴高采烈,上了飞机,在走道上就一直嘻嘻哈哈地聊着天。我猜想,她们大概是可以暂时放下厨房家务和幼儿的家庭主妇吧。对面身着深蓝西装的男士,表情焦燥,好像心事重重,他打开笔记型电脑,一直盯着银幕,直到下飞机前才匆匆收好。不过,大多数乘客的心情都比他快乐些,又比那群女士安详些。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安然的,安于这趟可以预测的飞行旅程——旅途平安,满足于这趟好的飞行旅程。因为这是我们要的,所以得到的也就是这样。
  在另一方面,这个男孩子他要的不仅如此,他想去看看机长。如果让他来描述这趟飞行旅程,他不会只用“好”这个字,他很可能会把机长送他的塑胶机翼组装好,得意地说:“我看到在前面开飞机的叔叔了。”
  你知道为什么我会说搭飞机的人和做礼拜的人有许多共同之处了吧。如果是走入圣堂,观察会众的表情,少数人会兴高采烈,会有几个心情不好的,不过绝大多数都是安然自得,安于在此,安于坐下,向前直视,礼拜完毕,再行离去。安于享受一场没有惊喜或骚动的聚集,安于一场好的聚会,“寻找的,就必寻见”,耶稣就这么应许过。倘若我们寻找的只是一场好的聚会,通常我们寻见的就是一场好聚会。然而有少数人寻找的不仅于此,少数人带着像那位男孩般的热忱前来,这些人在离开的时候惊喜而雀跃,因为来到机长本人面前,目睹了他的风采。
  同样的事发生在耶稣身上。耶稣前去敬拜的那一天,面容有了改变。你是说耶稣去敬拜吗?可能有人会问。没错,《圣经》记载了,有一天,耶稣空出了时间,与门徒站在神的面前。让我们来读一读这段耶稣前去敬拜的故事吧。
  “过了六天,耶稣带着彼得、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约翰,暗暗地上了高山;就在他们面前变了形像,脸面明亮如日头,衣裳洁白如光。忽然,有摩西、以利亚向他们显现,同耶稣说话。彼得对耶稣说:‘主啊,我们在这里真好!你若愿意,我就在这里搭三座棚,一座为你,一座为摩西,一座为以利亚。’说话之间,忽然有一朵光明的云彩遮盖他们。且有声音从云彩里出来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他。’”(太17:1-5)
  马太的记载有两个前提,是耶稣自己决定要到神的面前的,他选了几位门徒一起上山。这项单纯的事实说明了这不是一个突然想到才会做的举动,他不是某天早上醒来,看了日历,再看了表,才突然想到,哎呀,今天是该上山的日子。不,还有些准备工作要做。先搁下对众人的牧养,好让他的心先得着喂养。因他所选的敬拜地点稍稍远些,他需要选对路,并且一直走在正确的路上。到了山上之后,他的心已经备妥,耶稣敬拜神是有备而来的。容我问问:你也是这样吗?你选择哪条路好上山去?这个问题听起来可能有些突兀,不过我有个预感,我们很多人只是起床梳洗,就去教会出现一下,很可悲的,我们不把面见神当一回事。
  如果要去觐见的是总统的话,我们会这么随便吗?如果你受邀星期日要到白宫去吃早餐,你会怎么度过星期六晚上?难道不会先做准备,难道不会先整理一下思绪吗?想想该怎么提出问题,或是表达诉求。当然,你会这么做。那么,要去朝见这位圣洁的神时,我们岂不更应如此?
  容我鼓励你,准备好,再来敬拜神,敬拜前先祷告,到教会时才能好好的敬拜。敬拜之前要有充足的睡眠,才不会睡眼惺忪地走进教会。敬拜前先读神的话语,敬拜时心田才会柔软。带着饥渴的心,带着愿意的灵,期望神对你说话。甚至在走进教会大门时,一边问道:“今天,可以看到机长吗?”
  如此一来,你会发现敬拜的目的,改变敬拜者的面容。基督在山上时就发生了这样的情形,耶稣的容貌改变了——脸色明亮如日头!面容与敬拜的关联不仅只是巧合。脸部是人体中最敞开、遮掩最少的部分,也是人体中最醒目的地方。我们在毕业的纪念册上,放满的不是毕业生的脚丫照片,而是一张张的大头照。神希望透过我们的脸,这个曝光率最高、让人最有印象的部位,来反映出他的美善。
  保罗写道:“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林后3:18)
  神邀请我们看他的脸,好让他改变我们的脸。他使用我们敞开的面容,显出他的荣光。这种转换并不容易,困难度更胜于美国拉什莫尔山的四巨头石雕。不过,这对我们的主毫不困难,他乐于改变他儿女的面容,因着他的妙手,除却所有忧虑的皱褶、羞愧于怀疑的阴影,化为一幅幅恩典与信靠的画作。他能平息咬牙切齿的愤恨,抚平蹙额的皱痕,他的触摸挪除了疲惫的眼袋,化绝望的眼泪为宽慰的泪水。
  怎么能做到呢?透过敬拜。我们以为的,或许是更困难、要求更高些的,例如禁食四十天,或是背诵《利未记》。并非如此,神的计划简单多了——透过敬拜,他改变我们的面容。
  究竟什么是敬拜?我喜欢大卫王为敬拜所下的定义:“你们和我当称耶和华为大,一同高举他的名!”(诗34:3)
  敬拜是尊神为大的举动,扩大我们对他的异象,步入战场,看他高坐在那儿,看他如何行事。当然,他的伟大始终如一。不过,我们对他的认识了解却会不同,与他越亲近,似乎就越能认识他的伟大。这难道不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吗?——对神大大地认识。我们难道不是有一堆大难题、大愁烦、大疑问?当然,我们确是如此,因此我们需要对神有大大地认识。
  敬拜神正可以使我们大大地认识神。高唱“圣哉、圣哉、圣哉”的时候,如何能够停滞原地,没有扩展对神的认识?或者看看诗歌《我灵得安宁》的这几句歌词:噢,这是何等荣耀的意念,喜乐无比。我的罪孽,不是局部而是全部已被钉在十字架,罪担全无。赞美救主,赞美救主,我灵歌颂!
  我们怎能口唱心和,而又不让自己容光焕发呢?活泼明亮的面容是种标记,是站在神面前的人拥有的标记。摩西在与神对话后,必需用帕子蒙上脸;司提反看到神的荣耀后,满面容光,好像天使的面貌。神的专长之一,是改变世人的面容。
  容我再清楚地指出,这种改变是他的事,不是我们的责任。我们的目标不是要让自己的面容发光,甚至耶稣也不是自己改变的。马太说,耶稣就在他们面前变了形像;摩西甚至不知道自己的面容发光。我们的目标不是要想像某种虚伪、僵硬的表情,而是单纯地侍立在神的面前,预备好自己的心,让神动工。神确实动工,他会擦干我们的眼泪,抹去我们的汗珠,松弛我们深蹙的眉头,触摸我们的面颊。当我们敬拜他,他会改变我们的面容。不止这样,神不仅改变敬拜者的面容,他也改变那些看到我们在敬拜的人。还记得刚才我们讲的飞机行程的故事吗?还记得那个看到开飞机叔叔的小男孩吗?他的热情影响了我,使我也想去看看机长。当我们带着敬拜的心前去敬拜,也会发生同样的爆发力。
  保罗明明白白地告诉哥林多教会,如果有不信主的人进来,就被众人劝醒,他心里的隐情显露出来,就必脸伏地,敬拜神,说:“神真是在你们中间了。”(林前14:24-25)大卫也援用了诚心敬拜的布道大能:“他使我口唱新歌,就是赞美我们神的话。许多人必看见而惧怕,并要倚靠耶和华。”(诗40:3)
  你诚心的敬拜,就是一种宣教,吸引他人来认识神。若有还没有信主的人,听到你殷切的声音,或者看到你真挚的表情,可能会因此得着改变。彼得就是这样信主的。当彼得看到耶稣的敬拜,他说:“主啊,我们在这里真好!你若愿意,我就在这里搭三座棚,一座为你,一座为摩西,一座为以利亚。”(太17:4)
  马可说:“彼得甚是惧怕。”(可9:6)路加说:“彼得却不知道自己所说的是什么。”(路9:33)不过,无论如何,至少彼得说了,他希望为神尽点心力,虽然他不了解,神要的是心灵而不是帐篷,不过至少他是受了感动,想要做点什么。为什么呢?因为他目睹了基督的容貌被改变了。
  同样的事在今日的教会依然发生。当世人看到我们诚心诚意地赞美神,当他们听到我们颂赞的声音,他们会觉得稀奇,希望也能见见那位机长。我们敬拜的火花很可能就会点燃枯干的心灵。
  我在巴西有过类似的经验。我住的地方距离世界上最大的足球场不过几条街而已。每个礼拜至少一次,那个足球场都被足迷挤得水泄不通,并且不时传出他们的尖叫声。原本我很少看足球比赛的,不过热忱是会传染的,我会想看看他们怎么会这样兴奋。在搬离这座城市的时候,我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个在观众席上和大家一起呐喊的足球迷了。
  慕道友可能无法了解敬拜的每个环节,他们可能并不了解诗歌的内容,或者圣餐的意义。不过他们看到,听到,他们能够感受到那份喜乐。当他们看到你的面容有了改变,可能也会想要看看神的面容。
  顺便提一下,反过来说,是否也是这样呢?当慕道友看到你一幅无聊的表情,他会作何感想?别人在敬拜,你却绷着张臭脸;别人在神的面前,你却在自己的象牙塔内;别人在寻求神的面,你却频频望着手表的表面。
  既然越来越个人化了,容我再劝几句,为人父母的,子女从你的敬拜中学到的是什么呢?是否看到你对敬拜的热切,丝毫不亚于看篮球比赛的热忱?是否看到你审慎地预做准备,就像规划度假一样?是否看到你带着饥渴的心,前来寻求父神的面?或是看到你随随便便地毫不在意自己有没有得着改变?他们在看,真的,他们在看,到教会敬拜时,你是否带着一颗饥渴的心,救主也带着饥渴的心。
  容我激励你,就像耶稣一样,预备心灵来敬拜神。透过敬拜,让神改变你的容貌,流露出敬拜的大能。更重要的是,寻求那位机长的面容,就像那个男孩一样,因为他去找机长,离开时他的欣喜溢于言表,还带着一组塑料玩具机翼。只要你肯,也能有这样的经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哥林多后书》3章18节:“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想过,搭乘飞机的人和做礼拜的人有许多共同之处:都是置身于一趟旅程,大多数的人都行为规矩,衣着整洁。有的人在打瞌睡,有的人凝视窗外,绝大多数的人都对这趟可预期的旅程颇感满意。  对许多人而言,好的飞行旅程和好的崇拜特质是一样的。好,我们喜欢这么说,这趟飞行旅程很好,或这次的崇拜很好,我们从入口进来,又从同一个机门或大门出去,并且乐意下一次再来。然而有少数人并不以“好”为满足,他们渴望的还要再多一点。  与我擦肩而过的小男孩就是这样,他还没有走过来的时候,我就听到他的声音了。当时我已在飞机上坐下,听到他在问:“他们真的会让我看到开飞机的叔叔吗?”不知道是凑巧,还是这个孩子机灵过人,因为他边踏入机舱,边提出这个问题。  驾驶舱里的飞行员听到了他的问题,探出头来:“有人要找我吗?”飞行员问道。男孩迅速地举起手来,就像他在课堂上回答老师的问题一样:“我!我!”  “好,请进!”得到了妈妈的同意后,这孩子走进了驾驶舱,看到各式各样的控制拉杆
和仪器,琳琅满目,叫他大天开眼界。  “哇!”他兴奋地大叫:“真高兴可以到这架飞机上来!”  其他乘客没有表现这样的惊喜,那是不难想像的,我也注意到了。男孩深感兴趣的表现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因此我观察了其他乘客的脸庞,但却找不到那种像他一样的热衷。  我看到的大多是种安然知足的表情,旅客安于搭上飞机,安于越来越近的目的地,安于离开机场,安于坐下、发呆,偶尔聊聊天。不过还是有些例外。五个头戴草帽、手提海滩袋的中年妇女可没有乖乖坐着,她们精力旺盛、兴高采烈,上了飞机,在走道上就一直嘻嘻哈哈地聊着天。我猜想,她们大概是可以暂时放下厨房家务和幼儿的家庭主妇吧。对面身着深蓝西装的男士,表情焦燥,好像心事重重,他打开笔记型电脑,一直盯着银幕,直到下飞机前才匆匆收好。不过,大多数乘客的心情都比他快乐些,又比那群女士安详些。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安然的,安于这趟可以预测的飞行旅程——旅途平安,满足于这趟好的飞行旅程。因为这是我们要的,所以得到的也就是这样。  在另一方面,这个男孩子他要的不仅如此,他想去看看机长。如果让他来描述这趟飞行旅程,他不会只用“好”这个字,他很可能会把机长送他的塑胶机翼组装好,得意地说
:“我看到在前面开飞机的叔叔了。”  你知道为什么我会说搭飞机的人和做礼拜的人有许多共同之处了吧。如果是走入圣堂,观察会众的表情,少数人会兴高采烈,会有几个心情不好的,不过绝大多数都是安然自得,安于在此,安于坐下,向前直视,礼拜完毕,再行离去。安于享受一场没有惊喜或骚动的聚集,安于一场好的聚会,“寻找的,就必寻见”,耶稣就这么应许过。倘若我们寻找的只是一场好的聚会,通常我们寻见的就是一场好聚会。然而有少数人寻找的不仅于此,少数人带着像那位男孩般的热忱前来,这些人在离开的时候惊喜而雀跃,因为来到机长本人面前,目睹了他的风采。  同样的事发生在耶稣身上。耶稣前去敬拜的那一天,面容有了改变。你是说耶稣去敬拜吗?可能有人会问。没错,《圣经》记载了,有一天,耶稣空出了时间,与门徒站在神的面前。让我们来读一读这段耶稣前去敬拜的故事吧。  “过了六天,耶稣带着彼得、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约翰,暗暗地上了高山;就在他们面前变了形像,脸面明亮如日头,衣裳洁白如光。忽然,有摩西、以利亚向他们显现,同耶稣说话。彼得对耶稣说:‘主啊,我们在这里真好!你若愿意,我就在这里搭三座棚,一座为你,一座为摩西,一座为以利亚
。’说话之间,忽然有一朵光明的云彩遮盖他们。且有声音从云彩里出来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你们要听他。’”(太17:1-5)  马太的记载有两个前提,是耶稣自己决定要到神的面前的,他选了几位门徒一起上山。这项单纯的事实说明了这不是一个突然想到才会做的举动,他不是某天早上醒来,看了日历,再看了表,才突然想到,哎呀,今天是该上山的日子。不,还有些准备工作要做。先搁下对众人的牧养,好让他的心先得着喂养。因他所选的敬拜地点稍稍远些,他需要选对路,并且一直走在正确的路上。到了山上之后,他的心已经备妥,耶稣敬拜神是有备而来的。容我问问:你也是这样吗?你选择哪条路好上山去?这个问题听起来可能有些突兀,不过我有个预感,我们很多人只是起床梳洗,就去教会出现一下,很可悲的,我们不把面见神当一回事。  如果要去觐见的是总统的话,我们会这么随便吗?如果你受邀星期日要到白宫去吃早餐,你会怎么度过星期六晚上?难道不会先做准备,难道不会先整理一下思绪吗?想想该怎么提出问题,或是表达诉求。当然,你会这么做。那么,要去朝见这位圣洁的神时,我们岂不更应如此?  容我鼓励你,准备好,再来敬拜神,敬拜前先祷告,到教会时
才能好好的敬拜。敬拜之前要有充足的睡眠,才不会睡眼惺忪地走进教会。敬拜前先读神的话语,敬拜时心田才会柔软。带着饥渴的心,带着愿意的灵,期望神对你说话。甚至在走进教会大门时,一边问道:“今天,可以看到机长吗?”  如此一来,你会发现敬拜的目的,改变敬拜者的面容。基督在山上时就发生了这样的情形,耶稣的容貌改变了——脸色明亮如日头!面容与敬拜的关联不仅只是巧合。脸部是人体中最敞开、遮掩最少的部分,也是人体中最醒目的地方。我们在毕业的纪念册上,放满的不是毕业生的脚丫照片,而是一张张的大头照。神希望透过我们的脸,这个曝光率最高、让人最有印象的部位,来反映出他的美善。  保罗写道:“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林后3:18)  神邀请我们看他的脸,好让他改变我们的脸。他使用我们敞开的面容,显出他的荣光。这种转换并不容易,困难度更胜于美国拉什莫尔山的四巨头石雕。不过,这对我们的主毫不困难,他乐于改变他儿女的面容,因着他的妙手,除却所有忧虑的皱褶、羞愧于怀疑的阴影,化为一幅幅恩典与信靠的画作。他能平息咬牙切齿的愤恨,抚平蹙额
的皱痕,他的触摸挪除了疲惫的眼袋,化绝望的眼泪为宽慰的泪水。  怎么能做到呢?透过敬拜。我们以为的,或许是更困难、要求更高些的,例如禁食四十天,或是背诵《利未记》。并非如此,神的计划简单多了——透过敬拜,他改变我们的面容。  究竟什么是敬拜?我喜欢大卫王为敬拜所下的定义:“你们和我当称耶和华为大,一同高举他的名!”(诗34:3)  敬拜是尊神为大的举动,扩大我们对他的异象,步入战场,看他高坐在那儿,看他如何行事。当然,他的伟大始终如一。不过,我们对他的认识了解却会不同,与他越亲近,似乎就越能认识他的伟大。这难道不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吗?——对神大大地认识。我们难道不是有一堆大难题、大愁烦、大疑问?当然,我们确是如此,因此我们需要对神有大大地认识。  敬拜神正可以使我们大大地认识神。高唱“圣哉、圣哉、圣哉”的时候,如何能够停滞原地,没有扩展对神的认识?或者看看诗歌《我灵得安宁》的这几句歌词:噢,这是何等荣耀的意念,喜乐无比。我的罪孽,不是局部而是全部已被钉在十字架,罪担全无。赞美救主,赞美救主,我灵歌颂!  我们怎能口唱心和,而又不让自己容光焕发呢?活泼明亮的面容是种标记,是站在神面前的人拥
有的标记。摩西在与神对话后,必需用帕子蒙上脸;司提反看到神的荣耀后,满面容光,好像天使的面貌。神的专长之一,是改变世人的面容。  容我再清楚地指出,这种改变是他的事,不是我们的责任。我们的目标不是要让自己的面容发光,甚至耶稣也不是自己改变的。马太说,耶稣就在他们面前变了形像;摩西甚至不知道自己的面容发光。我们的目标不是要想像某种虚伪、僵硬的表情,而是单纯地侍立在神的面前,预备好自己的心,让神动工。神确实动工,他会擦干我们的眼泪,抹去我们的汗珠,松弛我们深蹙的眉头,触摸我们的面颊。当我们敬拜他,他会改变我们的面容。不止这样,神不仅改变敬拜者的面容,他也改变那些看到我们在敬拜的人。还记得刚才我们讲的飞机行程的故事吗?还记得那个看到开飞机叔叔的小男孩吗?他的热情影响了我,使我也想去看看机长。当我们带着敬拜的心前去敬拜,也会发生同样的爆发力。  保罗明明白白地告诉哥林多教会,如果有不信主的人进来,就被众人劝醒,他心里的隐情显露出来,就必脸伏地,敬拜神,说:“神真是在你们中间了。”(林前14:24-25)大卫也援用了诚心敬拜的布道大能:“他使我口唱新歌,就是赞美我们神的话。许多人必看见而惧怕,并
要倚靠耶和华。”(诗40:3)  你诚心的敬拜,就是一种宣教,吸引他人来认识神。若有还没有信主的人,听到你殷切的声音,或者看到你真挚的表情,可能会因此得着改变。彼得就是这样信主的。当彼得看到耶稣的敬拜,他说:“主啊,我们在这里真好!你若愿意,我就在这里搭三座棚,一座为你,一座为摩西,一座为以利亚。”(太17:4)  马可说:“彼得甚是惧怕。”(可9:6)路加说:“彼得却不知道自己所说的是什么。”(路9:33)不过,无论如何,至少彼得说了,他希望为神尽点心力,虽然他不了解,神要的是心灵而不是帐篷,不过至少他是受了感动,想要做点什么。为什么呢?因为他目睹了基督的容貌被改变了。  同样的事在今日的教会依然发生。当世人看到我们诚心诚意地赞美神,当他们听到我们颂赞的声音,他们会觉得稀奇,希望也能见见那位机长。我们敬拜的火花很可能就会点燃枯干的心灵。  我在巴西有过类似的经验。我住的地方距离世界上最大的足球场不过几条街而已。每个礼拜至少一次,那个足球场都被足迷挤得水泄不通,并且不时传出他们的尖叫声。原本我很少看足球比赛的,不过热忱是会传染的,我会想看看他们怎么会这样兴奋。在搬离这座城市的时候,我俨
然已经变成了一个在观众席上和大家一起呐喊的足球迷了。  慕道友可能无法了解敬拜的每个环节,他们可能并不了解诗歌的内容,或者圣餐的意义。不过他们看到,听到,他们能够感受到那份喜乐。当他们看到你的面容有了改变,可能也会想要看看神的面容。  顺便提一下,反过来说,是否也是这样呢?当慕道友看到你一幅无聊的表情,他会作何感想?别人在敬拜,你却绷着张臭脸;别人在神的面前,你却在自己的象牙塔内;别人在寻求神的面,你却频频望着手表的表面。  既然越来越个人化了,容我再劝几句,为人父母的,子女从你的敬拜中学到的是什么呢?是否看到你对敬拜的热切,丝毫不亚于看篮球比赛的热忱?是否看到你审慎地预做准备,就像规划度假一样?是否看到你带着饥渴的心,前来寻求父神的面?或是看到你随随便便地毫不在意自己有没有得着改变?他们在看,真的,他们在看,到教会敬拜时,你是否带着一颗饥渴的心,救主也带着饥渴的心。  容我激励你,就像耶稣一样,预备心灵来敬拜神。透过敬拜,让神改变你的容貌,流露出敬拜的大能。更重要的是,寻求那位机长的面容,就像那个男孩一样,因为他去找机长,离开时他的欣喜溢于言表,还带着一组塑料玩具机翼。只要你肯,也能
有这样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