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九封 论事奉的标竿

怀恩夫人的九个讲论 by 怀恩夫人

这些日子我们常通信,现在我即将要远行,恐怕暂时不方便和你联系了。在临行之前,觉得应该写信给你,把我心里面最想说的话告诉你。从你走上事奉主的路至今,已经遭遇了不少困难,我知道以后的困难和挑战会更多。一个事奉主的人所遇到最大的困难还不是外在的,而是内在的,最大的困难是不知道事奉的方向。人不知道方向,还是可以很忙碌,到处去讲道、传福音、看望,但他必定常被事情牵着走,不晓得自己所做的一切在永恒中的价值。这种人的事奉若是有果效还好,若是没有果效,难免疲倦灰心。我想和你交通关于‘事奉的标竿’这件事。
  当我信主之后,很热心事奉主,被主的爱激励,一有机会就忙碌做工,或传福音,或看望信徒,或讲道,或做些事务性的工作。当时的心很单纯,就是愿意为主多做一点事情以报答主恩。但事奉了一段时间以后,我感到能力不够了。我看见弟兄软弱,自己却无法把他扶起来;整天忙碌,教会并没有显着的复兴,我开始怀疑自己东跑西跑的价值––––做了不少事,人真从我这里得帮助了吗?我事奉主,主真的从我得到事奉了吗?我需要属灵的能力。
  我于是思想怎样得着属灵的能力。我领悟到事奉是生命的流露,生命如果幼稚,事奉就无法深入;而生命是借着生活来表现的,所以生命若要成熟,必须要有一个圣洁的生活。此后我的注意力从工作转移到自己的思想、言语和行为上。我说了一句谎话、论断的话或戏笑的话,心里都要难过好半天;做错了一件小事,都要郑重地向神认罪并向人道歉。当时也许矫枉过正了,人看我象圣人一样,敬而远之,不敢亲近,我也常常对自己不满,所以心里没有喜乐。
  后来,我行为虽然改进了不少,生命上也经历了一些,但每一仗都打得很辛苦,一点不象圣经上所说的‘得胜有余’。这时我特别羡慕一位脸上常带笑容的弟兄,觉得基督徒就应该象他那样。我常与他交通后,发现他是一个常亲近主,常赞美主的人,每天用很多时间祷告,而祷告的内容中祈求只占了小部分,大部分时间都在瞻仰主,享受主的爱,并没有太多自责、懊恼的成份。我又有了新的看见,明白属灵的能力不是出于自己,是从主来的,一个人若是常常与主交通,就象枝子常在葡萄树上,它不必自己去努力,就能够结出果子来。我一直注意自己的行为,却不注意能力的源头,如何能过圣洁的生活呢?
  此后,我就更加注重与主的相交。我没有做很多看得见的事工,因为我相信神的仆人最要紧的事奉就是侍立在神的面前,听的声音,象马利亚一样;忙忙碌碌象马大,反而更不能满足主的心,还不如多亲近主,确定主要我做的再去做,免得做了半天还不合主的心意。
  我多与主相交的时候,也不象从前那样注意自己的行为了;我想,既然要多瞻仰主,就不要多看自己了。反正自己本来就不好,自己如果做出什么好事,那是主的恩典;如果做出什么坏事,那是自然的,不足为奇。当时我最喜欢林后3:18:“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象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我认为如何象耶稣呢?就是要多朝见主的面,仰望主的荣光,这就够了。
  后来,肢体们大概看见我不如以前那样多做主的工了,就来找我交通。一位弟兄听了我的交通后,勉励我说:“定睛在基督身上是好的,但是要注意的是:一、我们注意的到底是基督自己,还是我们与主相交的甜蜜感觉?还是注意我们自己在灵交方面经历了多少?二、我们是否只注意头,而没有注意基督的身体?”。这句话提醒了我,我发现我确实太封闭自己了,常常亲近主,享受主,却没有学习体会主的那盼望神的国度早日实现,为这世代的罪恶忧伤,为教会的软弱心里焦急的心,而我只是陶醉在主的同在里。
  怀恩,我完全无意叫你不要热心福音工作,无意叫你不注意自己的行为,无意叫你不要多与主交通。我为什么要把这些经历告诉你呢?是希望和你分享主怎样一步一步带领我更认识事奉的标竿。今天,许多人在事奉主,各人的方式和着重点各有不同。如果问这些人做这一切的目标是什么,可能会得到许多不同的答案。也许着重传福音的人会说:“希望全世界人民都信主”;也许着重行为的人会说:“希望神的儿女在世人面前都有好的见证”;而着重灵交的人会说:“希望教会与基督完全地联结”;着重神话语的人会说:“希望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着重神迹奇事的人会说:“希望神的权能完全彰显,撒但的势力完全消失”。这些答案哪一个对呢?都对;但如果问主这个问题,主会怎么回答?以上的答案是不是最终的目标呢?或者主会给另外一个答案,是这些目标背后的目标?这问题虽然深,却很重要。
  有一段时期,我常思想,神对教会的期望很多,但最终的期望是什么?如果全世界的人都信主,神的旨意是不是就完成了呢?我想不是的,因为信徒中还有太多不完全之处。如果神的教会都完全明白了神的话语,神的旨意完成了吗?明白神的话与遵行神的话还有一段距离。教会中常有神迹奇事,虽然能彰显神的权能,但彰显权能还不是目的,人接受真道才是目的;而若大家都有好行为如约伯,很多人也可能只是风闻主而没有亲身经历主;信徒在灵里都与主深交,也未必能准确地理解神的道。事实上,神对人最后的期望应该包括上述的每个部分。这样,神的仆人们是否了解神最终的心意?还是只注意眼前的目标,就带着群羊往前去?
  有很长的时间,当我读到启示录最后两章,看见新耶路撒冷的景况,我总是想那是我最后要居住的地方。在那里有黄金街、碧玉城、珍珠门,要什么有什么。后来听到对这段圣经的不同的解释,我才再仔细查考它。
  我注意到启21:9中天使说:“我要将新妇,就是羔羊的妻指给你看”,10节就说出天使所指的,那是圣城耶路撒冷;换句话说,羔羊的妻就是新耶路撒冷。启21:2又说“新耶路撒冷……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这也说明新耶路撒冷就是新妇。新耶路撒冷不是一群人将来住的地方,而是一群人本身。他们是基督的新妇,是与基督一同作王的人。
  这段圣经为什么提到黄金、碧玉、珍珠呢?不是给我们享用的(从前真的有人用这些来传福音,声称信的人将来在天堂享受不尽;其实圣经劝人不要贪财,还要用财物吸引人信主吗?),而是说明这群人的圣洁、荣耀和宝贵。这群人在地上曾受神的雕塑,以致能活出基督的样式,终于成为统治宇宙的中枢,自然是满有圣洁荣耀的。看见这一点,我渐渐明白,原来神从创造到救赎所做的一切工作,最后的目的就是要得着这一群人。神愿意每一个人都在其中有分,实际上却有许多人没有分;尽管如此,神的计划终究要实现,这一群人终究要出现。现在我们所做的一切工,就是为了叫我们自己以及别人有分于新耶路撒冷这团体。
  说得具体一些,神的计划是要使宇宙成为神的国度,而按着神形象造的人则成为与基督共管宇宙的百官。国度所需要的土地和人民,在神来看都不难预备;唯独国度的官员不能“说有就有,命立就立”,必须经过操练,直到能够认识并配合神的心意,内在外在都象基督方可。现在我们做的一切工,首先是劝人加入受操练的行列,然后帮助那些受操练的人学习,我们自己也借着这些事工来学习,直到自己和别人都象基督。
  因此,信耶稣不是最终目标,被圣灵充满不是最终目标,明白神的话不是最终目标,得着属灵恩赐与能力不是最终目标,有好行为不是最终目标,象基督才是我们个人的最终目标;而个人的目标达到了,我们的使命还没有完成,我们还要叫大家都象基督。换句话说,个人属灵还不是我们事奉的标竿;标竿在于教会整体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以实现神的国度。
  怀恩,我说了那么多是为了什么呢?是希望你我以及所有事奉神的人都把眼光放在神整个的国度上。一个事奉多年的人,很容易自满自足,认为“所谓事奉就是那么回事儿”,讲讲道,看望看望,传传福音,带领人信主,解决信徒的问题,就没事了,自己的经验足以胜任。其实在任何时候,事奉都不是例行公事,而是按神的计划一步一步地趋近完成。可能还有人认为“别人的事奉不如我”,我带信主的人比他带的多,我带领的人都是清楚重生,而且热心爱主的,其他的人都不行。其实,神的计划是要等到所有的肢体都长成之后才算完成,若一部分肢体长成了,它不应该嘲笑那些未长成的肢体,好象不在一个身子上一般;反而它应该把所有的肢体看作是自己,把它们的软弱看作是自己的软弱。
  一个着眼于神整个国度的人,是完全舍己的人。他不为自己的知识、恩赐、灵命、经历和事奉的果效而沾沾自喜,因为他注意教会整体对神的认识,注意肢体功用的发挥、整体属灵的光景、经历和见证;他也无暇为自己的软弱、缺乏和难处而灰心懊恼,因为他心中常思想的是教会整体的软弱,缺乏和难处,常为此而难过。他并非对自己的一切没有感觉,但是如果对自己有什么感觉,那是因为‘自己是教会的一部分’。
  着眼于神国度的人是有盼望的人。他因着信,已经望见神的国降临。他知道神的旨意必然成就,所以眼前荒凉软弱的光景不会影响他。神的计划一直都是神在执行的,而谁能抵挡神呢?虽然人不都信福音,但失败的是那些不信的人,福音没有失败;福音对信的人有拯救的大能,对不肯信的人照样有审判的大能,福音的能力没有减少。虽然教会软弱,但教会的头没有失败;犹太人跟不上,神就多向外邦人施恩典,神的计划仍旧在往前。不但如此,从历史可以看见,神的计划已经接近完成,神的国度即将降临,这使他更加欢喜地迎接。怀恩,神国的降临是神的工人的共同盼望,但一个人若把眼光放在地上,放在四周围的人身上,常常会失去这个盼望。不错,我们经历过太多的失败,太多的挫折,看见太多荒凉的光景,以致我们有时心里叹息,不知道神的国要多久之后才会降临。多年来,我为教会的光景一直难过,常常没有喜乐;当我思想主的话,我渐渐看见得胜者在神计划中的地位,心里甚得安慰。
  以色列人在旷野的时候,属灵光景也不好,但因为有摩西、迦勒、约书亚等得胜者,百姓才不致被灭绝,反而进入迦南地;进去之后,百姓也离弃神,又因为有众士师的得胜而得以保存,而且进入国度时期。就是在王国历史中,百姓比他们的祖宗更加悖逆,以致神不得不使他们亡国被掳,毕竟还有以西结、但以理、所罗巴伯等的得胜者,因着他们的祷告和见证,使剩余的民得以归回,最后带来了主的降生。初代的耶路撒冷教会渐渐产生问题,神兴起了安提阿教会;犹太人拒绝主,神兴起外邦人;到了启示录,主又向后来的教会呼召得胜者。虽然许多神的百姓都失败了,但只要还有得胜者在,神的计划就可以继续下去。
  我们看教会的历史,确实能看出这一点。中古时期是最黑暗的时代,教会有名无实,信徒拜偶像,神职人员淫乱腐化,当时谁能想象十八、十九世纪复兴的光景呢?为什么后来会有极大的复兴?一方面是神的作为,一方面也是由于教会中一直有默默无闻的得胜者,他们坚持走主的道路,也把主的真理保存下来。到了二十世纪的末期,那些维系神的计划,使它能继续进展的,仍旧是我们这一代的得胜者。过去的得胜者奠定了教会的根基,也继续往上建造,现在我们周围教会的光景或者不好,但历代的得胜者所做的见证累积起来,确实已经使得新耶路撒冷建造的工趋近完成。只等待这最末一代的得胜者的最后冲刺……。
  怀恩,让我们冲刺吧!我们在事奉上一定会遇到困难挫折,但这一切是建造新耶路撒冷的必要过程。也许要到神的旨意完全实现后,我们才能明白我们为什么会受人这个误会,明白那个逼迫对神的计划有怎样的价值。那时,我们会珍惜我们在世上为主所受的伤痕,发现那是主对精金进行的熬炼,对钻石进行的琢磨。那时,我们会从心里同意林前15:58 的话: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在搁笔之前,我的情绪是激动的。主迫切想要回来,主的教会却还没有预备好。近年来真的看见主在加速的工作:借着先进的传播媒体与交通工具,传福音的工作可以比以前快得多,广得多;借着环境的塑造,也使许多人的心预备好接受福音,从知识、文化、传统宗教而来的障碍比以前小得多了。主已经作了的一分,主的仆人何时才做好自己的一分呢?
  怀恩,我至今不能忘记在塔尔寺那里所看到的景象––––那些善良纯朴的牧民,用掉半生的积蓄,三步一磕头,拖着长了厚茧的膝盖和脚板,千里迢迢来到他们眼中的圣地,为的是希望来生有好日子过。看着他们,我眼中热泪满眶。我们手中握有永生之道,到现在已接近两千年了,那些人却从来没有听到过。这白白的恩典何等宝贵,不必花钱买香油祭品,不必花力量长途跋涉,只要一接受,就可以得到永生,至今许多人却仍然把仅有的金钱、时间、力气花在对来生的寄望上,只因为这是他们所听说过的唯一办法。
  曾经读过一本记述青藏公路修筑历史的书,看见那些无名的筑路英雄可歌可泣的事迹,在深受感动之余,心里也不由得深深地感慨。中国人费了那么多金钱,克服了那么多困难,牺牲了那么多宝贵的性命,在有“生命禁区”之称的世界屋脊上铺了一条沥青面的公路,这除了显示出中国人的伟大外,难道没有神的美意在吗?公路修好了卅多年,成千上万的物资天天经由这里运到需要的人手中,而有多少属灵的资源曾被承载于其上?有几位福音使者曾经履行在斯途?过去,成千上万的知识青年响应政府的号召上山下乡,在边陲树立了多少的建设;到了二十世纪的九十年代,青年基督徒到哪里去了?是否跟着潮流,从农村涌到小镇,从小镇涌到大城,从大城涌到国外?神真的带领每个信徒都到繁华进步的地方了吗?为什么在那些被人遗忘的地方见不到基督徒的影子?
  至今,古老的青藏高原上,写满经文的祈祷幡仍在各村中简陋的房舍前随风飘荡,一张张黝黑皱折迷茫的脸上,仍是那颤动着念经咒的嘴唇。福音未得之地仍随处可见,尊贵的神的儿女们却聚在自己的小天地里,为一两件枝节小事而吵闹不休……。
  我想到了那曾为我们钉在十字架上的主,他是那样荣美,那样尊贵。他是我们人生的意义,我们曾被他的爱所感动,曾把自己没有保留地献给他,而今,在他为他旨意的完成忧伤焦急的时刻,我们这些事奉他的人却……,我们如何对得起主?
  怀恩,你既然走上了这条路,你要争气呀!既然是主的工人,就要有主工人的样子。在我远行之前,我流着泪,默默为你这末后世代神的工人祝福,盼望在主再来前的短暂时期,我们能忠于主的托付,直到在主前永远欢乐相聚。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这些日子我们常通信,现在我即将要远行,恐怕暂时不方便和你联系了。在临行之前,觉得应该写信给你,把我心里面最想说的话告诉你。从你走上事奉主的路至今,已经遭遇了不少困难,我知道以后的困难和挑战会更多。一个事奉主的人所遇到最大的困难还不是外在的,而是内在的,最大的困难是不知道事奉的方向。人不知道方向,还是可以很忙碌,到处去讲道、传福音、看望,但他必定常被事情牵着走,不晓得自己所做的一切在永恒中的价值。这种人的事奉若是有果效还好,若是没有果效,难免疲倦灰心。我想和你交通关于‘事奉的标竿’这件事。  当我信主之后,很热心事奉主,被主的爱激励,一有机会就忙碌做工,或传福音,或看望信徒,或讲道,或做些事务性的工作。当时的心很单纯,就是愿意为主多做一点事情以报答主恩。但事奉了一段时间以后,我感到能力不够了。我看见弟兄软弱,自己却无法把他扶起来;整天忙碌,教会并没有显着的复兴,我开始怀疑自己东跑西跑的价值––––做了不少事,人真从我这里得帮助了吗?我事奉主,主真的从我得到事奉了吗?我需要属灵的能力。  我于是思想怎样得着属灵的能力。我领悟到事奉是生命的流露,生命如果幼稚,事奉就无法深入;而生命是借着生活
来表现的,所以生命若要成熟,必须要有一个圣洁的生活。此后我的注意力从工作转移到自己的思想、言语和行为上。我说了一句谎话、论断的话或戏笑的话,心里都要难过好半天;做错了一件小事,都要郑重地向神认罪并向人道歉。当时也许矫枉过正了,人看我象圣人一样,敬而远之,不敢亲近,我也常常对自己不满,所以心里没有喜乐。  后来,我行为虽然改进了不少,生命上也经历了一些,但每一仗都打得很辛苦,一点不象圣经上所说的‘得胜有余’。这时我特别羡慕一位脸上常带笑容的弟兄,觉得基督徒就应该象他那样。我常与他交通后,发现他是一个常亲近主,常赞美主的人,每天用很多时间祷告,而祷告的内容中祈求只占了小部分,大部分时间都在瞻仰主,享受主的爱,并没有太多自责、懊恼的成份。我又有了新的看见,明白属灵的能力不是出于自己,是从主来的,一个人若是常常与主交通,就象枝子常在葡萄树上,它不必自己去努力,就能够结出果子来。我一直注意自己的行为,却不注意能力的源头,如何能过圣洁的生活呢?  此后,我就更加注重与主的相交。我没有做很多看得见的事工,因为我相信神的仆人最要紧的事奉就是侍立在神的面前,听的声音,象马利亚一样;忙忙碌碌象马大,反而
更不能满足主的心,还不如多亲近主,确定主要我做的再去做,免得做了半天还不合主的心意。  我多与主相交的时候,也不象从前那样注意自己的行为了;我想,既然要多瞻仰主,就不要多看自己了。反正自己本来就不好,自己如果做出什么好事,那是主的恩典;如果做出什么坏事,那是自然的,不足为奇。当时我最喜欢林后3:18:“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象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我认为如何象耶稣呢?就是要多朝见主的面,仰望主的荣光,这就够了。  后来,肢体们大概看见我不如以前那样多做主的工了,就来找我交通。一位弟兄听了我的交通后,勉励我说:“定睛在基督身上是好的,但是要注意的是:一、我们注意的到底是基督自己,还是我们与主相交的甜蜜感觉?还是注意我们自己在灵交方面经历了多少?二、我们是否只注意头,而没有注意基督的身体?”。这句话提醒了我,我发现我确实太封闭自己了,常常亲近主,享受主,却没有学习体会主的那盼望神的国度早日实现,为这世代的罪恶忧伤,为教会的软弱心里焦急的心,而我只是陶醉在主的同在里。  怀恩,我完全无意叫你不要热心福音工作,无意叫你不注意自己的行为,
无意叫你不要多与主交通。我为什么要把这些经历告诉你呢?是希望和你分享主怎样一步一步带领我更认识事奉的标竿。今天,许多人在事奉主,各人的方式和着重点各有不同。如果问这些人做这一切的目标是什么,可能会得到许多不同的答案。也许着重传福音的人会说:“希望全世界人民都信主”;也许着重行为的人会说:“希望神的儿女在世人面前都有好的见证”;而着重灵交的人会说:“希望教会与基督完全地联结”;着重神话语的人会说:“希望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着重神迹奇事的人会说:“希望神的权能完全彰显,撒但的势力完全消失”。这些答案哪一个对呢?都对;但如果问主这个问题,主会怎么回答?以上的答案是不是最终的目标呢?或者主会给另外一个答案,是这些目标背后的目标?这问题虽然深,却很重要。  有一段时期,我常思想,神对教会的期望很多,但最终的期望是什么?如果全世界的人都信主,神的旨意是不是就完成了呢?我想不是的,因为信徒中还有太多不完全之处。如果神的教会都完全明白了神的话语,神的旨意完成了吗?明白神的话与遵行神的话还有一段距离。教会中常有神迹奇事,虽然能彰显神的权能,但彰显权能还不是目的,人接受真道才是目的;而若大家都有好行为
如约伯,很多人也可能只是风闻主而没有亲身经历主;信徒在灵里都与主深交,也未必能准确地理解神的道。事实上,神对人最后的期望应该包括上述的每个部分。这样,神的仆人们是否了解神最终的心意?还是只注意眼前的目标,就带着群羊往前去?  有很长的时间,当我读到启示录最后两章,看见新耶路撒冷的景况,我总是想那是我最后要居住的地方。在那里有黄金街、碧玉城、珍珠门,要什么有什么。后来听到对这段圣经的不同的解释,我才再仔细查考它。  我注意到启21:9中天使说:“我要将新妇,就是羔羊的妻指给你看”,10节就说出天使所指的,那是圣城耶路撒冷;换句话说,羔羊的妻就是新耶路撒冷。启21:2又说“新耶路撒冷……就如新妇妆饰整齐,等候丈夫”,这也说明新耶路撒冷就是新妇。新耶路撒冷不是一群人将来住的地方,而是一群人本身。他们是基督的新妇,是与基督一同作王的人。  这段圣经为什么提到黄金、碧玉、珍珠呢?不是给我们享用的(从前真的有人用这些来传福音,声称信的人将来在天堂享受不尽;其实圣经劝人不要贪财,还要用财物吸引人信主吗?),而是说明这群人的圣洁、荣耀和宝贵。这群人在地上曾受神的雕塑,以致能活出基督的样式,终于成为统治
宇宙的中枢,自然是满有圣洁荣耀的。看见这一点,我渐渐明白,原来神从创造到救赎所做的一切工作,最后的目的就是要得着这一群人。神愿意每一个人都在其中有分,实际上却有许多人没有分;尽管如此,神的计划终究要实现,这一群人终究要出现。现在我们所做的一切工,就是为了叫我们自己以及别人有分于新耶路撒冷这团体。  说得具体一些,神的计划是要使宇宙成为神的国度,而按着神形象造的人则成为与基督共管宇宙的百官。国度所需要的土地和人民,在神来看都不难预备;唯独国度的官员不能“说有就有,命立就立”,必须经过操练,直到能够认识并配合神的心意,内在外在都象基督方可。现在我们做的一切工,首先是劝人加入受操练的行列,然后帮助那些受操练的人学习,我们自己也借着这些事工来学习,直到自己和别人都象基督。  因此,信耶稣不是最终目标,被圣灵充满不是最终目标,明白神的话不是最终目标,得着属灵恩赐与能力不是最终目标,有好行为不是最终目标,象基督才是我们个人的最终目标;而个人的目标达到了,我们的使命还没有完成,我们还要叫大家都象基督。换句话说,个人属灵还不是我们事奉的标竿;标竿在于教会整体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以实现神的国度。  怀恩
,我说了那么多是为了什么呢?是希望你我以及所有事奉神的人都把眼光放在神整个的国度上。一个事奉多年的人,很容易自满自足,认为“所谓事奉就是那么回事儿”,讲讲道,看望看望,传传福音,带领人信主,解决信徒的问题,就没事了,自己的经验足以胜任。其实在任何时候,事奉都不是例行公事,而是按神的计划一步一步地趋近完成。可能还有人认为“别人的事奉不如我”,我带信主的人比他带的多,我带领的人都是清楚重生,而且热心爱主的,其他的人都不行。其实,神的计划是要等到所有的肢体都长成之后才算完成,若一部分肢体长成了,它不应该嘲笑那些未长成的肢体,好象不在一个身子上一般;反而它应该把所有的肢体看作是自己,把它们的软弱看作是自己的软弱。  一个着眼于神整个国度的人,是完全舍己的人。他不为自己的知识、恩赐、灵命、经历和事奉的果效而沾沾自喜,因为他注意教会整体对神的认识,注意肢体功用的发挥、整体属灵的光景、经历和见证;他也无暇为自己的软弱、缺乏和难处而灰心懊恼,因为他心中常思想的是教会整体的软弱,缺乏和难处,常为此而难过。他并非对自己的一切没有感觉,但是如果对自己有什么感觉,那是因为‘自己是教会的一部分’。  着眼于神国
度的人是有盼望的人。他因着信,已经望见神的国降临。他知道神的旨意必然成就,所以眼前荒凉软弱的光景不会影响他。神的计划一直都是神在执行的,而谁能抵挡神呢?虽然人不都信福音,但失败的是那些不信的人,福音没有失败;福音对信的人有拯救的大能,对不肯信的人照样有审判的大能,福音的能力没有减少。虽然教会软弱,但教会的头没有失败;犹太人跟不上,神就多向外邦人施恩典,神的计划仍旧在往前。不但如此,从历史可以看见,神的计划已经接近完成,神的国度即将降临,这使他更加欢喜地迎接。怀恩,神国的降临是神的工人的共同盼望,但一个人若把眼光放在地上,放在四周围的人身上,常常会失去这个盼望。不错,我们经历过太多的失败,太多的挫折,看见太多荒凉的光景,以致我们有时心里叹息,不知道神的国要多久之后才会降临。多年来,我为教会的光景一直难过,常常没有喜乐;当我思想主的话,我渐渐看见得胜者在神计划中的地位,心里甚得安慰。  以色列人在旷野的时候,属灵光景也不好,但因为有摩西、迦勒、约书亚等得胜者,百姓才不致被灭绝,反而进入迦南地;进去之后,百姓也离弃神,又因为有众士师的得胜而得以保存,而且进入国度时期。就是在王国历史中,百姓比
他们的祖宗更加悖逆,以致神不得不使他们亡国被掳,毕竟还有以西结、但以理、所罗巴伯等的得胜者,因着他们的祷告和见证,使剩余的民得以归回,最后带来了主的降生。初代的耶路撒冷教会渐渐产生问题,神兴起了安提阿教会;犹太人拒绝主,神兴起外邦人;到了启示录,主又向后来的教会呼召得胜者。虽然许多神的百姓都失败了,但只要还有得胜者在,神的计划就可以继续下去。  我们看教会的历史,确实能看出这一点。中古时期是最黑暗的时代,教会有名无实,信徒拜偶像,神职人员淫乱腐化,当时谁能想象十八、十九世纪复兴的光景呢?为什么后来会有极大的复兴?一方面是神的作为,一方面也是由于教会中一直有默默无闻的得胜者,他们坚持走主的道路,也把主的真理保存下来。到了二十世纪的末期,那些维系神的计划,使它能继续进展的,仍旧是我们这一代的得胜者。过去的得胜者奠定了教会的根基,也继续往上建造,现在我们周围教会的光景或者不好,但历代的得胜者所做的见证累积起来,确实已经使得新耶路撒冷建造的工趋近完成。只等待这最末一代的得胜者的最后冲刺……。  怀恩,让我们冲刺吧!我们在事奉上一定会遇到困难挫折,但这一切是建造新耶路撒冷的必要过程。也许要到神的
旨意完全实现后,我们才能明白我们为什么会受人这个误会,明白那个逼迫对神的计划有怎样的价值。那时,我们会珍惜我们在世上为主所受的伤痕,发现那是主对精金进行的熬炼,对钻石进行的琢磨。那时,我们会从心里同意林前15:58 的话: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在搁笔之前,我的情绪是激动的。主迫切想要回来,主的教会却还没有预备好。近年来真的看见主在加速的工作:借着先进的传播媒体与交通工具,传福音的工作可以比以前快得多,广得多;借着环境的塑造,也使许多人的心预备好接受福音,从知识、文化、传统宗教而来的障碍比以前小得多了。主已经作了的一分,主的仆人何时才做好自己的一分呢?  怀恩,我至今不能忘记在塔尔寺那里所看到的景象––––那些善良纯朴的牧民,用掉半生的积蓄,三步一磕头,拖着长了厚茧的膝盖和脚板,千里迢迢来到他们眼中的圣地,为的是希望来生有好日子过。看着他们,我眼中热泪满眶。我们手中握有永生之道,到现在已接近两千年了,那些人却从来没有听到过。这白白的恩典何等宝贵,不必花钱买香油祭品,不必花力量长途跋涉,只要一接受,就可以得到永生,至今许多人却仍然把仅有的金钱、时间、力气花在对来生的寄望上,只
因为这是他们所听说过的唯一办法。  曾经读过一本记述青藏公路修筑历史的书,看见那些无名的筑路英雄可歌可泣的事迹,在深受感动之余,心里也不由得深深地感慨。中国人费了那么多金钱,克服了那么多困难,牺牲了那么多宝贵的性命,在有“生命禁区”之称的世界屋脊上铺了一条沥青面的公路,这除了显示出中国人的伟大外,难道没有神的美意在吗?公路修好了卅多年,成千上万的物资天天经由这里运到需要的人手中,而有多少属灵的资源曾被承载于其上?有几位福音使者曾经履行在斯途?过去,成千上万的知识青年响应政府的号召上山下乡,在边陲树立了多少的建设;到了二十世纪的九十年代,青年基督徒到哪里去了?是否跟着潮流,从农村涌到小镇,从小镇涌到大城,从大城涌到国外?神真的带领每个信徒都到繁华进步的地方了吗?为什么在那些被人遗忘的地方见不到基督徒的影子?  至今,古老的青藏高原上,写满经文的祈祷幡仍在各村中简陋的房舍前随风飘荡,一张张黝黑皱折迷茫的脸上,仍是那颤动着念经咒的嘴唇。福音未得之地仍随处可见,尊贵的神的儿女们却聚在自己的小天地里,为一两件枝节小事而吵闹不休……。  我想到了那曾为我们钉在十字架上的主,他是那样荣美,那样尊贵。
他是我们人生的意义,我们曾被他的爱所感动,曾把自己没有保留地献给他,而今,在他为他旨意的完成忧伤焦急的时刻,我们这些事奉他的人却……,我们如何对得起主?  怀恩,你既然走上了这条路,你要争气呀!既然是主的工人,就要有主工人的样子。在我远行之前,我流着泪,默默为你这末后世代神的工人祝福,盼望在主再来前的短暂时期,我们能忠于主的托付,直到在主前永远欢乐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