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玛莎的乌鸦

好牧人看顾他的羊群 by 佚名

 
玛莎·兰德儿独自住在乡村的一栋小房子里。她丈夫约翰已去世五年了。如今她不能再工作了,过着贫穷艰难、孤苦伶仃的生活。她唯一的亲戚是她的侄儿布鲁斯,他和妻子贝蒂带着三个孩子住在几哩以外。布鲁斯有一份理想的职业,很富有,但从不管他的姑姑。
  玛莎虽然年老,但敬畏主的心没变,而且学会了在一切事上信靠主。所以她虽然穷,也孤单,但很知足。而布鲁斯,虽然又有钱,生活又舒服,却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快乐。他憎恨宗教,对他姑姑单纯信神大加嘲笑。他就是理解不了,她怎么能在神里找到这么多的喜乐。
  冬天快到了,玛莎所存的食物燃料很少。不久天气变得很冷,一场大雪使得她根本无法出门。
  每天她都只吃仅够维持生命的一点东西。但很快她就只剩最后一点食物了:最后半块土豆,和一点牛奶是她早餐所有的,然后她的柜子就空了。但她没有抱怨,神在以往总是供应了她所需用的,她相信祂会再一次地帮助她。
  那天晚上,玛莎饿了。“在上床以前要有一块面包吃该多好啊!”她想。她不知道在这样一个风雪交加的晚上,这个愿望怎么可能变为现实,但她刚读完的《圣经》章节给她带来了很大的安慰:“你们祷告,无论求什么,只要信,就必得着。”玛莎跪在床前,祷告求面包。她又读了一遍那些美妙的经文,然后重复着她的祈祷。
  就在那天晚上,布鲁斯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去买了些备用的食物杂货,因为有几个朋友第二天要来吃晚饭。贝蒂给他写了张购货单,其中包括六条面包。经过他姑姑家的时候,他起了一个念头:
  停车,去看看那个老女人是不是还活着。他钻出车,悄悄地走到门口,轻轻地将门开了一条缝儿,眯眼往里一看,正好碰上玛莎姑姑合上眼在作第三次祷告。他大气儿也没出,站在那儿听着她喃喃地说:“亲爱的主,我的食物已经吃完了,我很饿。祢在祢的话语里说过,我们祷告,无论求什么,只要信,就必得着。请赐给我一些面包。”布鲁斯听够了,悄悄地回到车里,抿着嘴笑了半天。这可是跟他姑姑开玩笑的大好时机!他经常跟朋友说:“当我想要什么时,我必须工作去赚来。玛莎姑姑却说她能靠祷告得着!”这回他听见这么一个祷告,他可以向她证明,她犯了怎样的错误!
  他从车里拿出一条面包,返回姑姑的小屋,蹑手蹑脚地溜进去,把面包放在桌上。回家的路上,他想象着玛莎姑姑明天会怎样告诉人们,神是怎样送了她一条面包,然后他就可以向她证明:
  面包是他给的。他要教训她,向神祷告是多么的愚蠢!
  玛莎结束了祷告,睁开眼睛:桌子上俨然放着一块面包!她又惊又喜地向那位信实的主谢了恩。
  第二天,快到吃晚饭的时间,玛莎又有另一场惊喜。有人驾着她侄子的车来到她的屋旁,一个男孩钻出车,走到她的门前,递给她一张十万火急的信,上面写着:“玛莎姑姑,我们请您来与我们共进晚餐,请马上来。”玛莎不知该怎么想这事,只是迅速换上了她最好的衣服,有些忐忑不安地随着男孩上了车。路程虽短,但她看着冰雪晶莹的世界,很快高兴起来。也不再去猜测为什么她那恨意十足的侄子会来请她。
  进屋后,有人马上将她迎入餐室。布鲁斯全家和几个朋友已经坐在桌旁。“啊,玛莎姑姑,”
  她侄子用嘲弄的口吻说,“我觉得今天应该请你来吃晚饭,免得你饿死!”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上来了,她低头谢饭。她能感觉到布鲁斯和他的伙伴们正讥笑她,她只管在心里感谢着神,一边自顾自地吃着。
  饭后,布鲁斯又向姑姑发话了:“至少今天你吃了一顿好饭。但昨天怎么样呢?”
  玛莎仰起头,用一种甜蜜的声音说:“主从未遗弃我,祂自己供应祂的孩子们。”
  “你总是这样说,”布鲁斯鼻子里哼哼着,“但祂是怎样供应的呢?如果能的话,给我一个例子好了。”
  “当然。昨晚我就像以利亚被乌鸦供养一样,得到神奇的供养。”布鲁斯已告诉朋友们他对姑姑耍的诡计,所以这会儿所有的人都大笑起来。布鲁斯瞄着朋友们,笑得最得意,轻蔑地对姑姑说:“给我们讲讲看。”
  玛莎姑姑勇敢地看着他们,讲述所发生的一切:“昨晚我家里已经什么吃的也没有了。我饿得要命,于是求主送我一些面包。我祷告了很久才站起来。我知道你们肯定会笑,但我的桌上确实有一条面包。我将它分成了三份,这样我可以吃三天。我每吃一口,都感谢主。”
  布鲁斯这下细高挑党支部更是笑个不停:“可我才是你应该感谢的那一位!是我将那条面包放在你桌上的!”他的所有朋友也随着他大笑起来。
  好不容易笑声才止息了。玛莎平静地望着她侄子,缓缓地说:“布鲁斯,以利亚可没有谢那只乌鸦。”
  屋里顿时静了下来。布鲁斯脸气得通红,咕咕哝哝地说:“你这个老伪君子,回去,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玛莎庄重地说:“如果你不请我的话,我是不会来你家的。布鲁斯,谢谢你给我的。其余的你必须向主交待。”说着,她静静地走了出去。就在她伸手去拿外套时,贝蒂走上来,说:“我来帮您穿外套。”还有几个客人也充满敬意地围了上来。他们为取笑这位敬畏神的老妇人而感到惭愧。
  见事情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布鲁斯吩咐用车将她送回。这样玛莎舒舒服服地回到家里。
  主大大地祝福了玛莎的见证。第二天早晨贝蒂来她家说:“我对您昨天在饭桌旁所说的印象很深。您能为我祷告吗?我是一个罪人,您所有的我不曾拥有。请教我该怎样祷告。”
  玛莎的心里充满对神的敬意和谢意。她祷告求神在她向贝蒂讲述圣灵怎样在饥渴的罪人心中作工和救恩之路时,给她指引。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玛莎·兰德儿独自住在乡村的一栋小房子里。她丈夫约翰已去世五年了。如今她不能再工作了,过着贫穷艰难、孤苦伶仃的生活。她唯一的亲戚是她的侄儿布鲁斯,他和妻子贝蒂带着三个孩子住在几哩以外。布鲁斯有一份理想的职业,很富有,但从不管他的姑姑。  玛莎虽然年老,但敬畏主的心没变,而且学会了在一切事上信靠主。所以她虽然穷,也孤单,但很知足。而布鲁斯,虽然又有钱,生活又舒服,却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快乐。他憎恨宗教,对他姑姑单纯信神大加嘲笑。他就是理解不了,她怎么能在神里找到这么多的喜乐。  冬天快到了,玛莎所存的食物燃料很少。不久天气变得很冷,一场大雪使得她根本无法出门。  每天她都只吃仅够维持生命的一点东西。但很快她就只剩最后一点食物了:最后半块土豆,和一点牛奶是她早餐所有的,然后她的柜子就空了。但她没有抱怨,神在以往总是供应了她所需用的,她相信祂会再一次地帮助她。  那天晚上,玛莎饿了。“在上床以前要有一块面包吃该多好啊!”她想。她不知道在这样一个风雪交加的晚上,这个愿望怎么可能变为现实,但她刚读完的《圣经》章节给她带来了很大的安慰:“你们祷告,无论求什么,只要信,就必得着。”玛莎跪在
床前,祷告求面包。她又读了一遍那些美妙的经文,然后重复着她的祈祷。  就在那天晚上,布鲁斯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去买了些备用的食物杂货,因为有几个朋友第二天要来吃晚饭。贝蒂给他写了张购货单,其中包括六条面包。经过他姑姑家的时候,他起了一个念头:  停车,去看看那个老女人是不是还活着。他钻出车,悄悄地走到门口,轻轻地将门开了一条缝儿,眯眼往里一看,正好碰上玛莎姑姑合上眼在作第三次祷告。他大气儿也没出,站在那儿听着她喃喃地说:“亲爱的主,我的食物已经吃完了,我很饿。祢在祢的话语里说过,我们祷告,无论求什么,只要信,就必得着。请赐给我一些面包。”布鲁斯听够了,悄悄地回到车里,抿着嘴笑了半天。这可是跟他姑姑开玩笑的大好时机!他经常跟朋友说:“当我想要什么时,我必须工作去赚来。玛莎姑姑却说她能靠祷告得着!”这回他听见这么一个祷告,他可以向她证明,她犯了怎样的错误!  他从车里拿出一条面包,返回姑姑的小屋,蹑手蹑脚地溜进去,把面包放在桌上。回家的路上,他想象着玛莎姑姑明天会怎样告诉人们,神是怎样送了她一条面包,然后他就可以向她证明:  面包是他给的。他要教训她,向神祷告是多么的愚蠢!  玛莎结束了祷告,
睁开眼睛:桌子上俨然放着一块面包!她又惊又喜地向那位信实的主谢了恩。  第二天,快到吃晚饭的时间,玛莎又有另一场惊喜。有人驾着她侄子的车来到她的屋旁,一个男孩钻出车,走到她的门前,递给她一张十万火急的信,上面写着:“玛莎姑姑,我们请您来与我们共进晚餐,请马上来。”玛莎不知该怎么想这事,只是迅速换上了她最好的衣服,有些忐忑不安地随着男孩上了车。路程虽短,但她看着冰雪晶莹的世界,很快高兴起来。也不再去猜测为什么她那恨意十足的侄子会来请她。  进屋后,有人马上将她迎入餐室。布鲁斯全家和几个朋友已经坐在桌旁。“啊,玛莎姑姑,”  她侄子用嘲弄的口吻说,“我觉得今天应该请你来吃晚饭,免得你饿死!”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上来了,她低头谢饭。她能感觉到布鲁斯和他的伙伴们正讥笑她,她只管在心里感谢着神,一边自顾自地吃着。  饭后,布鲁斯又向姑姑发话了:“至少今天你吃了一顿好饭。但昨天怎么样呢?”  玛莎仰起头,用一种甜蜜的声音说:“主从未遗弃我,祂自己供应祂的孩子们。”  “你总是这样说,”布鲁斯鼻子里哼哼着,“但祂是怎样供应的呢?如果能的话,给我一个例子好了。”  “当然。昨晚我就像以利亚被乌鸦供养一样,
得到神奇的供养。”布鲁斯已告诉朋友们他对姑姑耍的诡计,所以这会儿所有的人都大笑起来。布鲁斯瞄着朋友们,笑得最得意,轻蔑地对姑姑说:“给我们讲讲看。”  玛莎姑姑勇敢地看着他们,讲述所发生的一切:“昨晚我家里已经什么吃的也没有了。我饿得要命,于是求主送我一些面包。我祷告了很久才站起来。我知道你们肯定会笑,但我的桌上确实有一条面包。我将它分成了三份,这样我可以吃三天。我每吃一口,都感谢主。”  布鲁斯这下细高挑党支部更是笑个不停:“可我才是你应该感谢的那一位!是我将那条面包放在你桌上的!”他的所有朋友也随着他大笑起来。  好不容易笑声才止息了。玛莎平静地望着她侄子,缓缓地说:“布鲁斯,以利亚可没有谢那只乌鸦。”  屋里顿时静了下来。布鲁斯脸气得通红,咕咕哝哝地说:“你这个老伪君子,回去,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玛莎庄重地说:“如果你不请我的话,我是不会来你家的。布鲁斯,谢谢你给我的。其余的你必须向主交待。”说着,她静静地走了出去。就在她伸手去拿外套时,贝蒂走上来,说:“我来帮您穿外套。”还有几个客人也充满敬意地围了上来。他们为取笑这位敬畏神的老妇人而感到惭愧。  见事情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
转变,布鲁斯吩咐用车将她送回。这样玛莎舒舒服服地回到家里。  主大大地祝福了玛莎的见证。第二天早晨贝蒂来她家说:“我对您昨天在饭桌旁所说的印象很深。您能为我祷告吗?我是一个罪人,您所有的我不曾拥有。请教我该怎样祷告。”  玛莎的心里充满对神的敬意和谢意。她祷告求神在她向贝蒂讲述圣灵怎样在饥渴的罪人心中作工和救恩之路时,给她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