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十三章 恩慈被考验

在班扬的马背后 by (英)阿格妮丝·博蒙

  第十三章 恩慈被考验
  当我们被带进信仰时,只不过还是个小婴孩。我们是软弱无知的,需要经过若干年的忍耐考验,才能有长大成人的身量。最初那柔弱虔诚的种子,不应该被粗暴严厉地对待。我们应当鼓励软弱的人向往做得更好,用温柔的耐心去引领那些爱犯错误的孩子。软弱而容易被诱惑的人会碰到很多痛苦的试炼;我们应当鼓励他们。
  乔正是这样对待比尔·哈特威尔的。比尔心中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一个新造的人,为此他每天祷告并努力着;但是,对于习惯干坏事的人来说,改邪归正是很难的。好像要美洲豹擦去身上斑点一样困难。他曾是坏习惯的受害者,很难完全胜过他的坏习性。他常用极大的努力克制内心的愤怒、报复的心理,或亵渎和粗俗的话语;有时,当他极为努力行善时,旧生命中的罪恶就会显露出来。每天为自己的缺点后悔而流下的痛苦之泪,他还必须对付的大量试探。天父的温柔怜悯远远胜过任何地上的父母亲,因为他知道比尔的脆弱,他顾念他只不过是尘土所造。乔仔细考虑所有这一切之后,终于下定决心,只要比尔还有改变的希望,就不能把他放弃。
  而其他人可没有这么多的恩慈。有很多人根本不在乎比尔从灭亡中被拯救出来,他们以严厉而极令人泄气的批评对待比尔。即使比尔有微不足道的错误,都会被人察觉出来,被肆意扭曲和夸大。他们认为比尔还是和过去一样,没有好转。他好的外表不过是伪装出来的,是为了切合时机,回到祖母身边和重返学校。他们毫不迟疑地把这一切都告诉了乔,还嘲笑乔受了比尔·哈特威尔的愚弄,成了他达成自己欺诈目的而使用的工具。
  那些人不明白乔为什么这样忍耐。他们认为,他索性就该放弃这个家伙。他们对比尔为克制劣行所付出的代价毫无所知,也不晓得他每次被诱惑所胜时心中的深深苦楚。
  艾尔斯先生也在疑惑乔的做法是否合适,有时甚至对他的热心产生质疑。比尔确实在外表上好了些,但他仍没有看到他所希望的那种彻底转变,因此他怕这种表现只不过是比尔的一种伪装和策略,而且他在学校中的影响还是像以前一样坏。即便如此,乔还是没有减少对比尔的爱,这只是证实了乔所流露出的恩慈是如此的宝贵而真实。
  “你怎么看比尔?”一天,艾尔斯先生问乔,“你认为他在努力想做好么?”
  “我相信是的,我知道,他在很努力地尝试。”
  “我已经仔细观察了他,我们必须承认,他的行为和以前并没有多少区别。”
  “改变是确定而真实的,但也许非常缓慢。比尔的功课很吃力,他前进的步伐在旁人看来几乎无法察觉,但我已经很满意地察验到了。我知道他正在努力与坏习惯抗衡,他对自己的失败很难过;我决定为他祷告,并尽最大的努力去帮助他。我认为没有任何理由放弃他。”
  “继续吧,乔,”艾尔斯先生满意地笑道,“上帝会帮助你的。你是正确的。我真希望能有更多人像你一样。我想,你明白福音的真谛,并且这福音已经很好地装备在你的使命里。上帝会祝福你的。”
  当艾尔斯先生说到这些时,乔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
  乔说道:“但是,我确实认为比尔需要我们的同情。他是一个可怜迷茫的浪子,正在努力返回天父的怀抱。他走得跌跌撞撞,进展也很慢,但是他一直没有停止与巨浪般的诱惑抗争。谁会不向他伸出仁爱帮助的手呢?我跟你说,有很多的人在倡导慈爱,把丰盛的慈爱给了根本就不需要的人;但是,当他们碰到那些可怜沮丧、被抛弃的不幸者,而不幸者只需要一句友善的话语,或者一个充满爱的眼神时,他们却什么都不做,我认识的主耶稣可不是这样的。”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第十三章 恩慈被考验  当我们被带进信仰时,只不过还是个小婴孩。我们是软弱无知的,需要经过若干年的忍耐考验,才能有长大成人的身量。最初那柔弱虔诚的种子,不应该被粗暴严厉地对待。我们应当鼓励软弱的人向往做得更好,用温柔的耐心去引领那些爱犯错误的孩子。软弱而容易被诱惑的人会碰到很多痛苦的试炼;我们应当鼓励他们。  乔正是这样对待比尔·哈特威尔的。比尔心中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一个新造的人,为此他每天祷告并努力着;但是,对于习惯干坏事的人来说,改邪归正是很难的。好像要美洲豹擦去身上斑点一样困难。他曾是坏习惯的受害者,很难完全胜过他的坏习性。他常用极大的努力克制内心的愤怒、报复的心理,或亵渎和粗俗的话语;有时,当他极为努力行善时,旧生命中的罪恶就会显露出来。每天为自己的缺点后悔而流下的痛苦之泪,他还必须对付的大量试探。天父的温柔怜悯远远胜过任何地上的父母亲,因为他知道比尔的脆弱,他顾念他只不过是尘土所造。乔仔细考虑所有这一切之后,终于下定决心,只要比尔还有改变的希望,就不能把他放弃。  而其他人可没有这么多的恩慈。有很多人根本不在乎比尔从灭亡中被拯救出来,他们以严厉而极令人泄气的批评对待比尔。
即使比尔有微不足道的错误,都会被人察觉出来,被肆意扭曲和夸大。他们认为比尔还是和过去一样,没有好转。他好的外表不过是伪装出来的,是为了切合时机,回到祖母身边和重返学校。他们毫不迟疑地把这一切都告诉了乔,还嘲笑乔受了比尔·哈特威尔的愚弄,成了他达成自己欺诈目的而使用的工具。  那些人不明白乔为什么这样忍耐。他们认为,他索性就该放弃这个家伙。他们对比尔为克制劣行所付出的代价毫无所知,也不晓得他每次被诱惑所胜时心中的深深苦楚。  艾尔斯先生也在疑惑乔的做法是否合适,有时甚至对他的热心产生质疑。比尔确实在外表上好了些,但他仍没有看到他所希望的那种彻底转变,因此他怕这种表现只不过是比尔的一种伪装和策略,而且他在学校中的影响还是像以前一样坏。即便如此,乔还是没有减少对比尔的爱,这只是证实了乔所流露出的恩慈是如此的宝贵而真实。  “你怎么看比尔?”一天,艾尔斯先生问乔,“你认为他在努力想做好么?”  “我相信是的,我知道,他在很努力地尝试。”  “我已经仔细观察了他,我们必须承认,他的行为和以前并没有多少区别。”  “改变是确定而真实的,但也许非常缓慢。比尔的功课很吃力,他前进的步伐在旁人看来几乎无
法察觉,但我已经很满意地察验到了。我知道他正在努力与坏习惯抗衡,他对自己的失败很难过;我决定为他祷告,并尽最大的努力去帮助他。我认为没有任何理由放弃他。”  “继续吧,乔,”艾尔斯先生满意地笑道,“上帝会帮助你的。你是正确的。我真希望能有更多人像你一样。我想,你明白福音的真谛,并且这福音已经很好地装备在你的使命里。上帝会祝福你的。”  当艾尔斯先生说到这些时,乔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  乔说道:“但是,我确实认为比尔需要我们的同情。他是一个可怜迷茫的浪子,正在努力返回天父的怀抱。他走得跌跌撞撞,进展也很慢,但是他一直没有停止与巨浪般的诱惑抗争。谁会不向他伸出仁爱帮助的手呢?我跟你说,有很多的人在倡导慈爱,把丰盛的慈爱给了根本就不需要的人;但是,当他们碰到那些可怜沮丧、被抛弃的不幸者,而不幸者只需要一句友善的话语,或者一个充满爱的眼神时,他们却什么都不做,我认识的主耶稣可不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