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六章 和好

在班扬的马背后 by (英)阿格妮丝·博蒙

  第六章 和好
  夜已深了,乔的房间里还亮着灯,比平时晚得多了。他努力想把注意力集中在书本上,但是无论如何,总有什么东西使他走神。
  他对做错事的人有一种深深的怜悯。如果他非常同情某人,就渴望去帮助对方,因为他知道那是一个失丧的灵魂。被冲动控制的人很软弱,他们是无助的,因为被邪恶势力捆绑而毫无自由,甚至被这个罪恶的世界所抛弃。面对弗雷迪这个小小的迷失者,乔很有热情和兴趣。当想到他一次又一次地背叛了自己的友善和慈爱的上帝时,乔的心非常痛——弗雷迪前面的道路上不可避免地会遇到痛苦。当乔想到这个孩子还是如此的幼稚,在他身边没有母亲,也没有父亲去引导他走真理的道路时,他的心就更加火热了。他停止了胡思乱想,开始为这个孩子迫切祷告。
  乔是个勤奋的学生,总是很早起床。第二天一早,他比以前起得更早,由于昨天晚上对弗雷迪的事情想得太多,他耽误了功课。天色刚刚破晓,他就爬了起来。冲完凉水澡,他全力以赴地投入到晨读中,打算在别人起来之前,先看半个小时的书。
  手里拿着课本,乔面对着房门坐了下来。这扇门,有着悠久而曲折的历史,上面存留着一个贵重的门锁,锁上有个大锁眼。当乔不经意瞥向门锁的方向时,突然发现有一只眼睛从门外望过来,正盯着他。起初他以为是某个孩子在跟他开玩笑。但是不论什么时候看过去,他总是能遇到那目光,他真希望自己看到的什么东西飞闪而过。
  过了一会儿,他放下书,走向门口,想弄明白。当他打开门时,弗雷迪正站在那里,无声地哭泣着。
  “噢,弗雷迪,”他非常温柔地说道,“是你吗?进来坐吧。”
  弗雷迪什么都没说,紧跟着这位被他伤害过的朋友进了屋。当乔坐下时,弗雷迪感到自己像孩子般信赖着乔。他用手搂着乔的脖子,把头靠在乔的肩膀上,开始痛哭起来。他试着开口说话,但却说不出来。乔的心胸很宽,他拥抱着这个小小的悔过者,用自己的脸抚摸着对方的脸。弗雷迪此时不需要用言语来表达他心中的想法;他的眼泪,紧张的眼神,肿胀的脸颊,深深的悔意,都像直接在对乔的心说话——他希望得到昔日好朋友的宽恕。没有任何言语,只要紧紧环绕着彼此的双臂,湿润的脸颊享受着温柔的依靠,这已经足够了。然而弗雷迪很认真,他想亲口承认他的过错。
  “噢——我的确偷了钱,”当他终于能控制他的声音时,他哭了,“我——确实从你的盒子里——偷了那些钱。你能——你能原谅我吗?我会把钱凑齐还给你的。”
  “当然,我当然原谅你了,”乔更紧地拥抱着弗雷迪说道,“我完全原谅你了,不要怀疑,但是你也要求上帝赦免你。”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小家伙大喊道,“噢,要是我不这样缺德就好 了。”
  “弗雷迪,我很同情你,”乔继续说道,“想想你曾经那么不好,但是上帝是慈爱的,只要你认自己的罪,他就会赦免你。至于我,我已经完全原谅你了,不要再为这事烦恼了。”
  “但你还能像以前那样爱我吗?”
  “当然,弗雷迪,我相信你已经真正悔改了,我会像以前一样爱你的。”
  “你觉得上帝会原谅我吗?”他问道。
  “‘寻找,就必寻见;祈求,他就在你身边。’” 乔回答道,“《圣经》上说:‘恶人当离弃自己的道路;不义的人当除掉自己的意念。归向耶和华,耶和华就必怜恤他;当归向我们的上帝, 因为上帝必广行赦免。’”
  “但是我的罪孽太深重了。”
  “只要我们真心悔改,不论我们的罪有多大,上帝都愿意饶恕我们。即使在我们看来不可能,但是他也会赦免我们,他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
  乔带领着弗雷迪一起跪了下来,乔提议为弗雷迪恳切祷告,祈求主耶稣的怜悯临到他。于是弗雷迪断断续续地,用孩子般的语句真诚地跟在乔的话语后面恳求道:
  “噢,主啊,我曾那样的罪恶,不配有您再一次的祝福。我应该下地狱,那里虫是不死的,火是不灭的。但是主啊,您是那么慈爱,赦免了我的罪,尤其是这样的大罪,让我重新成为洁净的好孩子。奉亲爱的主耶稣基督的名。阿门。”
  `这个祷告很简短,但却是从弗雷迪心中发出的,毫无疑问,上帝回答了他的祷告。随着赦罪之恩而来的是,弗雷迪的心中开始有了宝贵的平安。
  不久,他还清了那笔钱。从此,乔对他更有信心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第六章 和好  夜已深了,乔的房间里还亮着灯,比平时晚得多了。他努力想把注意力集中在书本上,但是无论如何,总有什么东西使他走神。  他对做错事的人有一种深深的怜悯。如果他非常同情某人,就渴望去帮助对方,因为他知道那是一个失丧的灵魂。被冲动控制的人很软弱,他们是无助的,因为被邪恶势力捆绑而毫无自由,甚至被这个罪恶的世界所抛弃。面对弗雷迪这个小小的迷失者,乔很有热情和兴趣。当想到他一次又一次地背叛了自己的友善和慈爱的上帝时,乔的心非常痛——弗雷迪前面的道路上不可避免地会遇到痛苦。当乔想到这个孩子还是如此的幼稚,在他身边没有母亲,也没有父亲去引导他走真理的道路时,他的心就更加火热了。他停止了胡思乱想,开始为这个孩子迫切祷告。  乔是个勤奋的学生,总是很早起床。第二天一早,他比以前起得更早,由于昨天晚上对弗雷迪的事情想得太多,他耽误了功课。天色刚刚破晓,他就爬了起来。冲完凉水澡,他全力以赴地投入到晨读中,打算在别人起来之前,先看半个小时的书。  手里拿着课本,乔面对着房门坐了下来。这扇门,有着悠久而曲折的历史,上面存留着一个贵重的门锁,锁上有个大锁眼。当乔不经意瞥向门锁的方向时,突然发现有
一只眼睛从门外望过来,正盯着他。起初他以为是某个孩子在跟他开玩笑。但是不论什么时候看过去,他总是能遇到那目光,他真希望自己看到的什么东西飞闪而过。  过了一会儿,他放下书,走向门口,想弄明白。当他打开门时,弗雷迪正站在那里,无声地哭泣着。  “噢,弗雷迪,”他非常温柔地说道,“是你吗?进来坐吧。”  弗雷迪什么都没说,紧跟着这位被他伤害过的朋友进了屋。当乔坐下时,弗雷迪感到自己像孩子般信赖着乔。他用手搂着乔的脖子,把头靠在乔的肩膀上,开始痛哭起来。他试着开口说话,但却说不出来。乔的心胸很宽,他拥抱着这个小小的悔过者,用自己的脸抚摸着对方的脸。弗雷迪此时不需要用言语来表达他心中的想法;他的眼泪,紧张的眼神,肿胀的脸颊,深深的悔意,都像直接在对乔的心说话——他希望得到昔日好朋友的宽恕。没有任何言语,只要紧紧环绕着彼此的双臂,湿润的脸颊享受着温柔的依靠,这已经足够了。然而弗雷迪很认真,他想亲口承认他的过错。  “噢——我的确偷了钱,”当他终于能控制他的声音时,他哭了,“我——确实从你的盒子里——偷了那些钱。你能——你能原谅我吗?我会把钱凑齐还给你的。”  “当然,我当然原谅你了,”乔更紧地拥
抱着弗雷迪说道,“我完全原谅你了,不要怀疑,但是你也要求上帝赦免你。”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小家伙大喊道,“噢,要是我不这样缺德就好 了。”  “弗雷迪,我很同情你,”乔继续说道,“想想你曾经那么不好,但是上帝是慈爱的,只要你认自己的罪,他就会赦免你。至于我,我已经完全原谅你了,不要再为这事烦恼了。”  “但你还能像以前那样爱我吗?”  “当然,弗雷迪,我相信你已经真正悔改了,我会像以前一样爱你的。”  “你觉得上帝会原谅我吗?”他问道。  “‘寻找,就必寻见;祈求,他就在你身边。’” 乔回答道,“《圣经》上说:‘恶人当离弃自己的道路;不义的人当除掉自己的意念。归向耶和华,耶和华就必怜恤他;当归向我们的上帝, 因为上帝必广行赦免。’”  “但是我的罪孽太深重了。”  “只要我们真心悔改,不论我们的罪有多大,上帝都愿意饶恕我们。即使在我们看来不可能,但是他也会赦免我们,他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  乔带领着弗雷迪一起跪了下来,乔提议为弗雷迪恳切祷告,祈求主耶稣的怜悯临
到他。于是弗雷迪断断续续地,用孩子般的语句真诚地跟在乔的话语后面恳求道:  “噢,主啊,我曾那样的罪恶,不配有您再一次的祝福。我应该下地狱,那里虫是不死的,火是不灭的。但是主啊,您是那么慈爱,赦免了我的罪,尤其是这样的大罪,让我重新成为洁净的好孩子。奉亲爱的主耶稣基督的名。阿门。”  `这个祷告很简短,但却是从弗雷迪心中发出的,毫无疑问,上帝回答了他的祷告。随着赦罪之恩而来的是,弗雷迪的心中开始有了宝贵的平安。  不久,他还清了那笔钱。从此,乔对他更有信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