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父亲死了!

在班扬的马背后 by (英)阿格妮丝·博蒙

  父亲死了!
  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赶到哥哥家,站在他窗外呜呜地大声哭着。哥哥全家都在睡梦当中,这会儿全都被惊醒,吓坏了。哥哥太警惕了,居然没听出我的声音。他跳下床,把头伸出窗外,叫道:“你是谁?怎么回事?” “哥哥,”我答道,“爸爸死了!快点儿来!”他把头缩回窗户,我听见他说:“哦,老婆,是我那可怜的妹妹。她说父亲死了。”
  接着哥哥去喊了几个人,但他们全怕得连穿衣服都不利索。他们走出门时,好像都不认识我似的。最后,哥哥和另外两三个人一路小跑,在我之前赶到了我们家。父亲被从地上挪起来,放在床上。哥哥正在跟他说话,站在那儿对着他哭,而父亲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发出一两个字。我进去时,他们不准我靠近床,说父亲正当弥留之际。哦,多悲惨的夜晚!确实如我前面所说,如果不是上帝恩待我,我这会儿肯定已吓得魂飞魄散了。
  哥哥的一个家人出来告诉我说,父亲去了。我尽管非常伤心,但想到他已去了天堂,还是有了一些盼望。我坐那里哭着,想着傍晚父亲上床时还好好的,深夜这会儿却不在了,死亡造成了多大的改变哪! 我在心里说:“主啊,求你再给我一个确据,让我知道死亡临到我的时候我会去天堂。”我正思忖着,一些经文忽然进入我的脑海:“ 耶和华救赎的民必归回,歌唱来到锡安,永乐必归到他们的头上,他们必得着欢喜快乐,忧愁叹息尽都逃避。”这段话使我深切地感受到了圣徒们的喜乐,令我渴慕去天家。“他们都在歌唱,”我想,“而我却在伤心。但我仍有去天国的盼望,这是何等的怜悯!”
  哥哥过来之后不久,他叫了一些人去喊些邻居过来。其中有福瑞里先生和他儿子。一进屋,福瑞里先生就问父亲是不是已经去世了,有人告诉他说,他的确走了。“这并不出乎我的意料。”他这样回答。这话当时没人放在心上,后来我才明白其中之意。又有一些妇女过来了,见我赤着脚,穿着单衣坐在那里,都对我那夜所遭遇的事和我目前的心情表示同情。
  父亲是星期二晚上去世的。此刻我又想起上星期五晚上我在牲口棚中得到的经文:“亲爱的弟兄啊,有火一样的试验临到你们,不要以为奇怪。”“从星期五直到现在,我确实是在遭遇火一样的试验。” 我自言自语着,也不去想还会有什么更糟糕的事发生。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父亲死了!  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赶到哥哥家,站在他窗外呜呜地大声哭着。哥哥全家都在睡梦当中,这会儿全都被惊醒,吓坏了。哥哥太警惕了,居然没听出我的声音。他跳下床,把头伸出窗外,叫道:“你是谁?怎么回事?” “哥哥,”我答道,“爸爸死了!快点儿来!”他把头缩回窗户,我听见他说:“哦,老婆,是我那可怜的妹妹。她说父亲死了。”  接着哥哥去喊了几个人,但他们全怕得连穿衣服都不利索。他们走出门时,好像都不认识我似的。最后,哥哥和另外两三个人一路小跑,在我之前赶到了我们家。父亲被从地上挪起来,放在床上。哥哥正在跟他说话,站在那儿对着他哭,而父亲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发出一两个字。我进去时,他们不准我靠近床,说父亲正当弥留之际。哦,多悲惨的夜晚!确实如我前面所说,如果不是上帝恩待我,我这会儿肯定已吓得魂飞魄散了。  哥哥的一个家人出来告诉我说,父亲去了。我尽管非常伤心,但想到他已去了天堂,还是有了一些盼望。我坐那里哭着,想着傍晚父亲上床时还好好的,深夜这会儿却不在了,死亡造成了多大的改变哪! 我在心里说:“主啊,求你再给我一个确据,让我知道死亡临到我的时候我会去天堂。”我正思忖着,一些经文
忽然进入我的脑海:“ 耶和华救赎的民必归回,歌唱来到锡安,永乐必归到他们的头上,他们必得着欢喜快乐,忧愁叹息尽都逃避。”这段话使我深切地感受到了圣徒们的喜乐,令我渴慕去天家。“他们都在歌唱,”我想,“而我却在伤心。但我仍有去天国的盼望,这是何等的怜悯!”  哥哥过来之后不久,他叫了一些人去喊些邻居过来。其中有福瑞里先生和他儿子。一进屋,福瑞里先生就问父亲是不是已经去世了,有人告诉他说,他的确走了。“这并不出乎我的意料。”他这样回答。这话当时没人放在心上,后来我才明白其中之意。又有一些妇女过来了,见我赤着脚,穿着单衣坐在那里,都对我那夜所遭遇的事和我目前的心情表示同情。  父亲是星期二晚上去世的。此刻我又想起上星期五晚上我在牲口棚中得到的经文:“亲爱的弟兄啊,有火一样的试验临到你们,不要以为奇怪。”“从星期五直到现在,我确实是在遭遇火一样的试验。” 我自言自语着,也不去想还会有什么更糟糕的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