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六章 遭遇逼迫

少年查尔斯 by 查尔斯·琼斯

  第六章 遭遇逼迫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圣经》马太福音五章十节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堪诺奇经常听到其他人说一些亵渎的话,他的心里非常痛苦,但是他没有胆量去指责任何人;可是他经常觉得自己有责任去告诫那些人不要妄称上帝的名。最后,他终于下决心要去跟他们说明这一切。有一天,又有人在说那些污秽的话语,堪诺奇就说,“请你不要这样讲话;上帝是我的至宝,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应该敬畏他的名。”他说这话的时候非常地柔和,并且充满了良善:但是那些嘲弄他的人总是不放过他,从那天起,他们就开始了对堪诺奇的逼迫,但堪诺奇一直都在默默地、耐心地承受着这一切;但是他现在确实明白了一点,当他被骂的时候,最主要的是不去回骂别人。因此每一次当他被嘲笑和戏弄的时候,他都会为他们祷告,口中不断地向他的救主发出这样的请求:“天父啊,请你原谅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
  有时候,那位曾在杉树林边听堪诺奇祷告的仆人会为堪诺奇说几句好话;但是当那些人也这样嘲笑他,并且问他是不是也想成为一个圣徒的时候,他很快就被吓住,再也不敢说话了。但是,他对待堪诺奇一直都是很好的。虽然其他人对堪诺奇的恨恶越来越深,他对堪诺奇却越来越好了。那些仆人说不出堪诺奇任何的不是,但是堪诺奇的行为和言语总是能显出他们的罪来;就像古时候文士和法利赛人*痛恨救主一样,这些不敬上帝的仆人也很讨厌堪诺奇,因为他们自己内心黑暗,所以根本无法忍受光明。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世人都爱与他们相像的人。主人看到仆人之间有点儿不对头,并为此感到难过。他虽然一点儿也不了解宗教信仰,但他愿意看到他们之间能保持和气。他出面干预了。由于堪诺奇似乎处于劣势,他站到他这一边为他说话。这使得众人都向他埋怨,也使堪诺奇成为众矢之的。不满的一方最后宣布,要么堪诺奇走人,要么他们全不干了。他的主人由于思虑太多,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很难按公道行事。他跟堪诺奇说,由于所有其他仆人决意要他走,他必须离开。尽管如此,他还是用好言安慰可怜的小伙子,并给了他一些钱。几天以后,我们的印第安少年被辞退了。那个曾多次对他友善的人前来与他送别。
  在离开之前,堪诺奇当着他主人的面,求上帝祝福他的主人和他的家庭。他还表示,他是和平友好地离开大家的,并希望他们以同样的心情跟他告别。为了表达他的良好祝愿,他与每个人一一握手。其他仆人见他此举,都感到吃惊和羞愧;其中几个人见堪诺奇背着自己的小包袱走出去,甚至还感到难过。但他们过于强烈的自尊心使他们没有表达出心中的真情实感。挥手之间,在这世上,或许他们与堪诺奇无缘再会了。
  这个十七岁少年人起身远行,心怀惆怅。走出一段距离之后,他停下脚步,回头再看故地最后一眼。看到熟悉的一切,他的眼泪禁不住在眼眶里打转。他喊道:“哎!可怜的堪诺奇!几年前你失去了母亲,如今你又失去了所有的朋友!”他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使他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稍微平静后,他自言自语道:“不,堪诺奇,你没有失去所有的朋友,你还有最好的朋友——耶稣,亲爱的救主。他一直在你身旁。哦,还有,你还有《圣经》。”正说着,他把《圣经》从口袋里掏出来亲了亲;又把它紧贴在胸前,接着说:“这对我比全世界都好。哦,愿上帝祝福我的玛萨、约瑟,还有其他所有仆人。他们对我好的时候比不好的时候多。”
  前途茫茫,堪诺奇继续向前走,他毫不怀疑上帝会看顾他。他朝着通往城里的路上走了很远,决心到那里找一点儿事做。夜幕开始笼罩,他想找个能过夜的地方。在大概半英里开外的地方,他看到几棵树,便朝那里走去,打算夜晚就在那里歇息。到了跟前,他打开《圣经》,读雅各离开父家往巴旦亚兰去的艰辛旅程,以及他以地为床,以石为枕的记载。
  对堪诺奇来说,露天睡觉并不算大问题,因为他以前经常这样做,在孩童时期更是如此。 “上帝既然看顾雅各,” 孤独的少年人说道,“那他也会看顾俺。俺就躺在这儿吧。”他从小包袱里拿出一些干粮吃了,然后跪下来,感谢上帝一切的怜悯,并求上帝赦免他一切的罪。之后,他就把自己交托给上帝来看顾。于是他就地躺下来,不一会儿就进入了甜蜜的梦乡。直到头上的小鸟在枝头高唱,宣告太阳又开始了每天对上帝的赞美,他才发现自己这一觉睡得真香啊!
  起身时,他为上帝保守了他而感谢上帝;并求上帝这一天都与他同在,带领他,引导他,让他在将要去的城里找到基督徒。他此刻径直往前走着,一边走一边怀着感恩的心,吃着身上带的干粮,他确信自己能成功地找到工作。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第六章 遭遇逼迫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圣经》马太福音五章十节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堪诺奇经常听到其他人说一些亵渎的话,他的心里非常痛苦,但是他没有胆量去指责任何人;可是他经常觉得自己有责任去告诫那些人不要妄称上帝的名。最后,他终于下决心要去跟他们说明这一切。有一天,又有人在说那些污秽的话语,堪诺奇就说,“请你不要这样讲话;上帝是我的至宝,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应该敬畏他的名。”他说这话的时候非常地柔和,并且充满了良善:但是那些嘲弄他的人总是不放过他,从那天起,他们就开始了对堪诺奇的逼迫,但堪诺奇一直都在默默地、耐心地承受着这一切;但是他现在确实明白了一点,当他被骂的时候,最主要的是不去回骂别人。因此每一次当他被嘲笑和戏弄的时候,他都会为他们祷告,口中不断地向他的救主发出这样的请求:“天父啊,请你原谅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  有时候,那位曾在杉树林边听堪诺奇祷告的仆人会为堪诺奇说几句好话;但是当那些人也这样嘲笑他,并且问他是不是也想成为一个圣徒的时候,他很快就被吓住,再也不敢说话了。但是,他对待堪诺奇一直都是很好的。虽然其他人对堪诺奇的恨恶越
来越深,他对堪诺奇却越来越好了。那些仆人说不出堪诺奇任何的不是,但是堪诺奇的行为和言语总是能显出他们的罪来;就像古时候文士和法利赛人*痛恨救主一样,这些不敬上帝的仆人也很讨厌堪诺奇,因为他们自己内心黑暗,所以根本无法忍受光明。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世人都爱与他们相像的人。主人看到仆人之间有点儿不对头,并为此感到难过。他虽然一点儿也不了解宗教信仰,但他愿意看到他们之间能保持和气。他出面干预了。由于堪诺奇似乎处于劣势,他站到他这一边为他说话。这使得众人都向他埋怨,也使堪诺奇成为众矢之的。不满的一方最后宣布,要么堪诺奇走人,要么他们全不干了。他的主人由于思虑太多,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很难按公道行事。他跟堪诺奇说,由于所有其他仆人决意要他走,他必须离开。尽管如此,他还是用好言安慰可怜的小伙子,并给了他一些钱。几天以后,我们的印第安少年被辞退了。那个曾多次对他友善的人前来与他送别。  在离开之前,堪诺奇当着他主人的面,求上帝祝福他的主人和他的家庭。他还表示,他是和平友好地离开大家的,并希望他们以同样的心情跟他告别。为了表达他的良好祝愿,他与每个人一一握手。其他仆人见他此举,都感到吃惊和羞愧;其中几
个人见堪诺奇背着自己的小包袱走出去,甚至还感到难过。但他们过于强烈的自尊心使他们没有表达出心中的真情实感。挥手之间,在这世上,或许他们与堪诺奇无缘再会了。  这个十七岁少年人起身远行,心怀惆怅。走出一段距离之后,他停下脚步,回头再看故地最后一眼。看到熟悉的一切,他的眼泪禁不住在眼眶里打转。他喊道:“哎!可怜的堪诺奇!几年前你失去了母亲,如今你又失去了所有的朋友!”他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使他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稍微平静后,他自言自语道:“不,堪诺奇,你没有失去所有的朋友,你还有最好的朋友——耶稣,亲爱的救主。他一直在你身旁。哦,还有,你还有《圣经》。”正说着,他把《圣经》从口袋里掏出来亲了亲;又把它紧贴在胸前,接着说:“这对我比全世界都好。哦,愿上帝祝福我的玛萨、约瑟,还有其他所有仆人。他们对我好的时候比不好的时候多。”  前途茫茫,堪诺奇继续向前走,他毫不怀疑上帝会看顾他。他朝着通往城里的路上走了很远,决心到那里找一点儿事做。夜幕开始笼罩,他想找个能过夜的地方。在大概半英里开外的地方,他看到几棵树,便朝那里走去,打算夜晚就在那里歇息。到了跟前,他打开《圣经》,读雅各离开父家往巴旦亚兰
去的艰辛旅程,以及他以地为床,以石为枕的记载。  对堪诺奇来说,露天睡觉并不算大问题,因为他以前经常这样做,在孩童时期更是如此。 “上帝既然看顾雅各,” 孤独的少年人说道,“那他也会看顾俺。俺就躺在这儿吧。”他从小包袱里拿出一些干粮吃了,然后跪下来,感谢上帝一切的怜悯,并求上帝赦免他一切的罪。之后,他就把自己交托给上帝来看顾。于是他就地躺下来,不一会儿就进入了甜蜜的梦乡。直到头上的小鸟在枝头高唱,宣告太阳又开始了每天对上帝的赞美,他才发现自己这一觉睡得真香啊!  起身时,他为上帝保守了他而感谢上帝;并求上帝这一天都与他同在,带领他,引导他,让他在将要去的城里找到基督徒。他此刻径直往前走着,一边走一边怀着感恩的心,吃着身上带的干粮,他确信自己能成功地找到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