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四章 平安何处寻

少年查尔斯 by 查尔斯·琼斯

  第四章 平安何处寻
  人若从来不认识上主,
  他们岂能真的快乐么?
  这些属世的财宝,
  岂能真正带来心灵的平安么?
  在回家的路上,堪诺奇一直不停地向约瑟询问着他们先前谈论的一些问题;但是约瑟对此毫无兴趣,因此他总是尽力地回避,总是把话题扯到别的地方去。
  晚上休息的时候,堪诺奇久久不能入睡。他的脑海里还总是浮现出地狱那个可怕的无底深渊。当他开始回顾以前的生活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很败坏,非常败坏;于是他越发不敢睡觉了,因为他害怕自己一睡不醒,会被扔到地狱去。整个晚上,堪诺奇一直都被这种思虑困扰着。
  很快,大伙儿都发现堪诺奇有了什么不同寻常的心事。他再也没有了以前惯有的快乐,当他试图表现得和以前一样快乐的时候,每个人都看得出,那是装出来的。他的主人发现了他的这个变化,非常关心他,就问他是不是还好?
  “是的,我很好;先生,我很好,谢谢你。”堪诺奇回答道。
  “但是孩子,你看起来不开心啊。”
  “对,先生,我是不如以前开心了。”
  “为什么呢,堪诺奇?”
  “我一直在思考上帝和地狱的事。”
  “你怎么想起这些事来了呢?”
  于是堪诺奇就给他的主人讲述了他在镇子上遇到的事情,和他在教堂里听到的一切。
  “就是这些让你这么不舒服吗?”他的主人问他。
  “是啊,它让我非常难受。”
  “如果是这个,你就再也用不着这么不开心了。”
  “先生,我不想下地狱。”
  “你用不着害怕那个地方。”
  “是啊,但是教堂的那位先生说我是个罪人,他说所有的罪人都要下地狱。”
  “堪诺奇,你不是罪人;只有小偷、杀人犯,这样的人才是罪人呢。你是一个好仆人,好好做你的工作吧。我真希望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像你这么好。孩子,干活去吧,做只快乐的百灵鸟!”
  “谢谢你,先生,我会尽力让自己快乐起来的。”
  堪诺奇又开始了他每天的工作。其他的仆人决定取笑取笑他,以使他摆脱这个信仰。他只要一回来,他们就问他是否已经忘了那个可怕的怪念头。堪诺奇就回答说,他应该尽力不再去想这些了,他希望自己能和以前一样快乐。
  从这个时期开始,堪诺奇有意地去压制内心的信仰,尽力地去忘记所有曾经让他恐惧的话题。的确,在每个人眼中,他又渐渐变得和以前一样地快乐了。
  但是当上帝动工的时候,他是不会允许人们去压制负罪感的。上帝的这份怜悯正在临到堪诺奇的头上。在罪恶的生活中又沉缅了一段时间以后,堪诺奇把良知完全抛到了脑后。但是,“地狱”和“审判”这两个词总是会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使他的心里充满了恐惧;一想到死,他感觉越来越可怕。他经常自言自语说:“我知道我一定会死,我知道我是一个罪人。他们告诉我,我也相信,因为我知道我死了会很痛苦的。”
  在他的同伴面前,堪诺奇表现得还算开心。然而,他不敢做任何败坏的事情。在他的内心里,一方面他在为过去的事情难过,另一方面,他又对未来充满了恐惧。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总是念叨这些话:“唉!可怜的堪诺奇啊!我该怎么办啊?主人说我不是一个罪人,但是我感觉我就是一个罪人!我为什么会不开心呢?因为我有心事,我的内心不能平安,它说我会很悲惨的,它说我死后会非常悲惨的。”
  很多时候,只要他饱受折磨的心一想到这些,他就会趴在地上大哭不止,眼泪里饱含着极大的痛苦,使他几乎要丧胆绝望了。这个可怜的年轻人是多么需要帮助啊——他听到了让他难过的事情,却没有人能来安慰他。他不敢向周围的人寻求慰藉,因为每次他一向他们提起死亡和审判的时候,他们总是奚落他。为了取悦他们,堪诺奇尝试着去压制内心的信仰;但这种退让只是暂时的,现在,他的内心又重新燃起了熊熊的烈火。他已经好久夜不成寐了;他已经不习惯这寂静的黑夜了,只有在他非常疲惫的时候,他才能够昏昏地睡去。
  一天夜里,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他第一次回忆起,那天教堂里的牧师教导听众去寻求怜悯。堪诺奇还记得那位牧师还向上帝说话来着,虽然谁都看不见上帝在哪里;一想到这里,他的内心受到了很大的鼓舞,于是,那天晚上,他就恳切地向上帝恳求。“上帝啊,求你怜悯我!我看不见你,但你看得见我,你也听得见我的声音;上帝啊,求你怜悯我!”等他说完这些话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他感到非常地安慰。那一整天,只要他一个人的时候,他就会祷告:“上帝啊,求你怜悯我!”
  他像这样祷告了好几个月,他总是能感觉到,每一次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心都是安静的,而且受到了很大的安慰。他的同伴们看到了他身上的变化,因为他对于错的事情总是避而远之;但是,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使他有了如此的变化,因此他们再也不嘲笑他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第四章 平安何处寻  人若从来不认识上主,  他们岂能真的快乐么?  这些属世的财宝,  岂能真正带来心灵的平安么?  在回家的路上,堪诺奇一直不停地向约瑟询问着他们先前谈论的一些问题;但是约瑟对此毫无兴趣,因此他总是尽力地回避,总是把话题扯到别的地方去。  晚上休息的时候,堪诺奇久久不能入睡。他的脑海里还总是浮现出地狱那个可怕的无底深渊。当他开始回顾以前的生活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很败坏,非常败坏;于是他越发不敢睡觉了,因为他害怕自己一睡不醒,会被扔到地狱去。整个晚上,堪诺奇一直都被这种思虑困扰着。  很快,大伙儿都发现堪诺奇有了什么不同寻常的心事。他再也没有了以前惯有的快乐,当他试图表现得和以前一样快乐的时候,每个人都看得出,那是装出来的。他的主人发现了他的这个变化,非常关心他,就问他是不是还好?  “是的,我很好;先生,我很好,谢谢你。”堪诺奇回答道。  “但是孩子,你看起来不开心啊。”  “对,先生,我是不如以前开心了。”  “为什么呢,堪诺奇?”  “我一直在思考上帝和地狱的事。”  “你怎么想起这些事来了呢?”  于是堪诺奇就给他的主人讲述了他在镇子上遇到的事情,和他在教堂
里听到的一切。  “就是这些让你这么不舒服吗?”他的主人问他。  “是啊,它让我非常难受。”  “如果是这个,你就再也用不着这么不开心了。”  “先生,我不想下地狱。”  “你用不着害怕那个地方。”  “是啊,但是教堂的那位先生说我是个罪人,他说所有的罪人都要下地狱。”  “堪诺奇,你不是罪人;只有小偷、杀人犯,这样的人才是罪人呢。你是一个好仆人,好好做你的工作吧。我真希望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像你这么好。孩子,干活去吧,做只快乐的百灵鸟!”  “谢谢你,先生,我会尽力让自己快乐起来的。”  堪诺奇又开始了他每天的工作。其他的仆人决定取笑取笑他,以使他摆脱这个信仰。他只要一回来,他们就问他是否已经忘了那个可怕的怪念头。堪诺奇就回答说,他应该尽力不再去想这些了,他希望自己能和以前一样快乐。  从这个时期开始,堪诺奇有意地去压制内心的信仰,尽力地去忘记所有曾经让他恐惧的话题。的确,在每个人眼中,他又渐渐变得和以前一样地快乐了。  但是当上帝动工的时候,他是不会允许人们去压制负罪感的。上帝的这份怜悯正在临到堪诺奇的头上。在罪恶的生活中又沉缅了一段时间以后,堪诺奇把良知完全抛到了脑后。但是,“地狱”
和“审判”这两个词总是会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使他的心里充满了恐惧;一想到死,他感觉越来越可怕。他经常自言自语说:“我知道我一定会死,我知道我是一个罪人。他们告诉我,我也相信,因为我知道我死了会很痛苦的。”  在他的同伴面前,堪诺奇表现得还算开心。然而,他不敢做任何败坏的事情。在他的内心里,一方面他在为过去的事情难过,另一方面,他又对未来充满了恐惧。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总是念叨这些话:“唉!可怜的堪诺奇啊!我该怎么办啊?主人说我不是一个罪人,但是我感觉我就是一个罪人!我为什么会不开心呢?因为我有心事,我的内心不能平安,它说我会很悲惨的,它说我死后会非常悲惨的。”  很多时候,只要他饱受折磨的心一想到这些,他就会趴在地上大哭不止,眼泪里饱含着极大的痛苦,使他几乎要丧胆绝望了。这个可怜的年轻人是多么需要帮助啊——他听到了让他难过的事情,却没有人能来安慰他。他不敢向周围的人寻求慰藉,因为每次他一向他们提起死亡和审判的时候,他们总是奚落他。为了取悦他们,堪诺奇尝试着去压制内心的信仰;但这种退让只是暂时的,现在,他的内心又重新燃起了熊熊的烈火。他已经好久夜不成寐了;他已经不习惯这寂静的黑夜了,只有在
他非常疲惫的时候,他才能够昏昏地睡去。  一天夜里,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他第一次回忆起,那天教堂里的牧师教导听众去寻求怜悯。堪诺奇还记得那位牧师还向上帝说话来着,虽然谁都看不见上帝在哪里;一想到这里,他的内心受到了很大的鼓舞,于是,那天晚上,他就恳切地向上帝恳求。“上帝啊,求你怜悯我!我看不见你,但你看得见我,你也听得见我的声音;上帝啊,求你怜悯我!”等他说完这些话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他感到非常地安慰。那一整天,只要他一个人的时候,他就会祷告:“上帝啊,求你怜悯我!”  他像这样祷告了好几个月,他总是能感觉到,每一次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心都是安静的,而且受到了很大的安慰。他的同伴们看到了他身上的变化,因为他对于错的事情总是避而远之;但是,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使他有了如此的变化,因此他们再也不嘲笑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