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一章 战争与逃亡

少年查尔斯 by 查尔斯·琼斯

  第一章 战争与逃亡
  印第安草棚,英格兰木屋,
  到处都有上苍的眷顾;
  但那野蛮的人啊,不认识真神,
  反倒去拜那石头和木头。
  在北美洲,有很多的印第安人在那里居住。但是在这些印第安部落之间,经常会爆发激烈的战争冲突。我们要讲的故事就是发生在这样的背景之下……
  一个夏天的清晨,来自两个不同部落的印第安人在河岸上展开了一场殊死的搏斗。这场战争使其中的一个部落伤亡惨重,溃不成军。就在那些绝望的、面临着死亡的俘虏当中,有一位酋长的妻子,还有他们不满七岁的儿子。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是横尸遍野的战场,这位妇人倒在地上,为自己悲惨的命运哀叹。她转过头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孩子,两行热泪扑簌簌地夺眶而出:对于这个孩子,她曾经寄予了多高的期望啊,她希望他将来能成为全族人的骄傲。但是现在一切都完了!她和自己的亡夫曾经是那样的彼此相爱,而现在,他倒在了血泊之中,再也回不到她的身边了!她当时唯一想做的,就是让敌人把她的性命也取了去。然而,看着这个孩子,她又希望能活下去——为孩子好好地活下去!
  这位酋长的妻子四处环视了一下,伺机逃走。但她失望了:她和另外几个侥幸活下来的人俨然是敌人监视的中心。她看着敌人将俘虏一个个的残杀,又将孩子们一个个的带走,想到自己也许就是下一个牺牲品,也许她再也无法见到自己的孩子。不过,她发现并没有人杀气腾腾地朝她走过来。话说起来,这位酋长妻子皮肤黑是黑了点儿,但举止却十分优雅,而且她还有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可以说,她是一个美人。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敌人放过了她。
  最后,她发现没有人再朝她坐的地方看过来了,因为他们都在远处忙着查看、收拾散落遍地的战利品呢。她抓住了这个机会,将一个手指放在了孩子的嘴唇上,示意他不要出声。之后,她示意孩子小心地跟在她身后。她轻轻地在地上爬着;那男孩也学着妈妈的样子在地上小心翼翼地爬着。几分钟之后,他们钻进了灌木丛。她站起来,抱起孩子,对他说:“堪诺奇,我们要赶快逃跑!”其实无论是她还是她的孩子,都不太习惯这么干。但他们还是加快了步伐,飞跑了起来。他们跑啊跑啊,离敌人已经有相当远的一段距离了。他们本想再跑一程,但是母子二人实在太累啦!至于敌人是否随后追捕他们,我们不清楚,但从那以后,这位酋长的妻子再也没有见过那些仇敌。
  这位酋长的妻子名叫塞莎,这场劫难已经使她身心俱疲,所以一到晚上,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同样,她的孩子不一会儿也甜甜地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上,清晨的阳光温柔地洒在他们脸上的时候,母子二人才醒来。塞莎其实比孩子早醒了一会儿。刚一醒来的时候,她警觉地环顾了一下四周,一时间既惊恐又茫然;一夜的睡梦似乎已经使她暂时忘记了昨天那场令她痛不欲生的惨剧。但是很快,她就记起了昨天发生的一切,陷入了悲恸的回忆之中。不自觉地,她转过头来,凝视着还在熟睡中的孩子;大颗大颗的泪珠又打湿了她的脸庞。看起来什么东西都不能给她带来安慰了。昨天发生的那场突如其来的灾难,由于震惊与逃亡,她根本没有更多的时间来回想;但是经过了一个晚上,现在,昨天发生的一切又一幕幕清晰地展现在她的脑海里,这种感觉比昨天经历的当时还要令人寸断肝肠!她哭啊哭,越哭越厉害;遇到了这么大的不幸,有谁能来帮助她、安慰她呢?她不认识上帝,又如何知道向上帝祷告呢?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第一章 战争与逃亡  印第安草棚,英格兰木屋,  到处都有上苍的眷顾;  但那野蛮的人啊,不认识真神,  反倒去拜那石头和木头。  在北美洲,有很多的印第安人在那里居住。但是在这些印第安部落之间,经常会爆发激烈的战争冲突。我们要讲的故事就是发生在这样的背景之下……  一个夏天的清晨,来自两个不同部落的印第安人在河岸上展开了一场殊死的搏斗。这场战争使其中的一个部落伤亡惨重,溃不成军。就在那些绝望的、面临着死亡的俘虏当中,有一位酋长的妻子,还有他们不满七岁的儿子。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是横尸遍野的战场,这位妇人倒在地上,为自己悲惨的命运哀叹。她转过头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孩子,两行热泪扑簌簌地夺眶而出:对于这个孩子,她曾经寄予了多高的期望啊,她希望他将来能成为全族人的骄傲。但是现在一切都完了!她和自己的亡夫曾经是那样的彼此相爱,而现在,他倒在了血泊之中,再也回不到她的身边了!她当时唯一想做的,就是让敌人把她的性命也取了去。然而,看着这个孩子,她又希望能活下去——为孩子好好地活下去!  这位酋长的妻子四处环视了一下,伺机逃走。但她失望了:她和另外几个侥幸活下来的人俨然是敌人监视的中心。她看着敌人
将俘虏一个个的残杀,又将孩子们一个个的带走,想到自己也许就是下一个牺牲品,也许她再也无法见到自己的孩子。不过,她发现并没有人杀气腾腾地朝她走过来。话说起来,这位酋长妻子皮肤黑是黑了点儿,但举止却十分优雅,而且她还有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可以说,她是一个美人。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敌人放过了她。  最后,她发现没有人再朝她坐的地方看过来了,因为他们都在远处忙着查看、收拾散落遍地的战利品呢。她抓住了这个机会,将一个手指放在了孩子的嘴唇上,示意他不要出声。之后,她示意孩子小心地跟在她身后。她轻轻地在地上爬着;那男孩也学着妈妈的样子在地上小心翼翼地爬着。几分钟之后,他们钻进了灌木丛。她站起来,抱起孩子,对他说:“堪诺奇,我们要赶快逃跑!”其实无论是她还是她的孩子,都不太习惯这么干。但他们还是加快了步伐,飞跑了起来。他们跑啊跑啊,离敌人已经有相当远的一段距离了。他们本想再跑一程,但是母子二人实在太累啦!至于敌人是否随后追捕他们,我们不清楚,但从那以后,这位酋长的妻子再也没有见过那些仇敌。  这位酋长的妻子名叫塞莎,这场劫难已经使她身心俱疲,所以一到晚上,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同样,她的孩子不一会儿也
甜甜地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上,清晨的阳光温柔地洒在他们脸上的时候,母子二人才醒来。塞莎其实比孩子早醒了一会儿。刚一醒来的时候,她警觉地环顾了一下四周,一时间既惊恐又茫然;一夜的睡梦似乎已经使她暂时忘记了昨天那场令她痛不欲生的惨剧。但是很快,她就记起了昨天发生的一切,陷入了悲恸的回忆之中。不自觉地,她转过头来,凝视着还在熟睡中的孩子;大颗大颗的泪珠又打湿了她的脸庞。看起来什么东西都不能给她带来安慰了。昨天发生的那场突如其来的灾难,由于震惊与逃亡,她根本没有更多的时间来回想;但是经过了一个晚上,现在,昨天发生的一切又一幕幕清晰地展现在她的脑海里,这种感觉比昨天经历的当时还要令人寸断肝肠!她哭啊哭,越哭越厉害;遇到了这么大的不幸,有谁能来帮助她、安慰她呢?她不认识上帝,又如何知道向上帝祷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