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十七章 生长繁殖

忏悔录 by

可是,这又是个闷葫芦呢? 主,你降临人类。 “使它们生长、繁殖,满布于地上。” 在这里,你可没有一种暗示给于我们么? 你为什么不降福光。 你所称的白日? 为什么不降福穹苍、光源、星辰、地海? 我的天主,照你的肖像造我们的天主,我敢说:这是你赐于人的特恩,为此你也不降福游鱼水怪,使它们生长、繁殖,满布于海中。 你也不降福飞鸟,使它们繁殖于地上。 假使你也降福地上的草木走兽,我敢说:这是专为借生育以传代的物类。 你虽没有给植物,也没有给长虫说:“生长繁殖吧!” 可是它们生育传代,一如鱼鸟人类。
  呀! 真理,我的光,我还说什么? 那么,那句话就没有意义了。 不,慈悲之父,这是不可能的,你的忠仆一定不会这样说的。 我虽不懂这句话的意义了。 比我聪明的人士,运用你赐给他们锐敏的理智,一定会识破那个迷津的。
  主,请你允许我在你面前承认:我不能相信,我会这样说废话的。 这段《圣经》给我的思想,我一定不愿意让它们沉眠着。 这些思想是真的,我也不见有什么可以阻挡我作下面的注解。 我知道:一个观念,可以根据不同的观点,用许多方法去传达出来。 我也知道:我们的理智可以在许多的观点下,接受一个已经指定的观念。 就以爱天主爱人的两个观念而论,我不知可在几多的语言,几多的符号下把它们表现出来。
  水中的动物,就在这个意义下,生长繁殖起来。
  读者诸君,还请你们注意。 “最初,天主造了天地,”这一句简单的话,除掉各种错误的见解,已引起不知我多少同样合理的注解。
  单照“你们生长繁殖吧”的本义讲,这句话可以贴在一切从种子产生的东西上。 假使照假借的意义讲——我想这是《圣经》的真谛,因为天主只降福了人类和水生的动物——我们觉得还有许多无形的和有形的东西(天与地),许多义人和罪人(光与黑暗),许多《圣经》作家(水与水间的穹苍),许多不忠信的社会人士(总水之汇的海),许多慈善事业(生子的草和生果的树),许多有益于人的神恩(天上的星辰),许多已经驯服的偏情(灵魂的各种动作)。
  在这非常复杂的情况中,我们看见繁多、兴隆、增长。 增长和繁多就在一样东西可受千样的描写,或一句话可有千种的注解。 这种现象只在有形的物象,与无形的观念中可以找到。
  有形的物象仿佛水的生育,为了败坏血肉的原因是不可少的;无形的观念仿佛人的生育,为了这是从丰富的理智里产生来的。
  主,照我们的见解,你就为了这个理由,你给水和人说:“你们生长繁殖吧!” 在这个祝福里,我相信你给我们一种能力,使我们用千种方法,去发表一种观念;用千种注解去说明一句神秘的话。 海水充满之后,当用各种注解去予以震动;地住满了人类之后,它的枯涸,发现于它渴求真理之中,可是理智总是主人翁。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可是,这又是个闷葫芦呢? 主,你降临人类。 “使它们生长、繁殖,满布于地上。” 在这里,你可没有一种暗示给于我们么? 你为什么不降福光。 你所称的白日? 为什么不降福穹苍、光源、星辰、地海? 我的天主,照你的肖像造我们的天主,我敢说:这是你赐于人的特恩,为此你也不降福游鱼水怪,使它们生长、繁殖,满布于海中。 你也不降福飞鸟,使它们繁殖于地上。 假使你也降福地上的草木走兽,我敢说:这是专为借生育以传代的物类。 你虽没有给植物,也没有给长虫说:“生长繁殖吧!” 可是它们生育传代,一如鱼鸟人类。  呀! 真理,我的光,我还说什么? 那么,那句话就没有意义了。 不,慈悲之父,这是不可能的,你的忠仆一定不会这样说的。 我虽不懂这句话的意义了。 比我聪明的人士,运用你赐给他们锐敏的理智,一定会识破那个迷津的。  主,请你允许我在你面前承认:我不能相信,我会这样说废话的。 这段《圣经》给我的思想,我一定不愿意让它们沉眠着。 这些思想是真的,我也不见有什么可以阻挡我作下面的注解。 我知道:一个观念,可以根据不同的观点,用许多方法去传达出来。 我也知道:我们的理智可以在许多的观点下,接受一个已经指定的观
念。 就以爱天主爱人的两个观念而论,我不知可在几多的语言,几多的符号下把它们表现出来。  水中的动物,就在这个意义下,生长繁殖起来。  读者诸君,还请你们注意。 “最初,天主造了天地,”这一句简单的话,除掉各种错误的见解,已引起不知我多少同样合理的注解。  单照“你们生长繁殖吧”的本义讲,这句话可以贴在一切从种子产生的东西上。 假使照假借的意义讲——我想这是《圣经》的真谛,因为天主只降福了人类和水生的动物——我们觉得还有许多无形的和有形的东西(天与地),许多义人和罪人(光与黑暗),许多《圣经》作家(水与水间的穹苍),许多不忠信的社会人士(总水之汇的海),许多慈善事业(生子的草和生果的树),许多有益于人的神恩(天上的星辰),许多已经驯服的偏情(灵魂的各种动作)。  在这非常复杂的情况中,我们看见繁多、兴隆、增长。 增长和繁多就在一样东西可受千样的描写,或一句话可有千种的注解。 这种现象只在有形的物象,与无形的观念中可以找到。  有形的物象仿佛水的生育,为了败坏血肉的原因是不可少的;无形的观念仿佛人的生育,为了这是从丰富的理智里产生来的。  主,照我们的见解,你就为了这个理由,你给水和人说
:“你们生长繁殖吧!” 在这个祝福里,我相信你给我们一种能力,使我们用千种方法,去发表一种观念;用千种注解去说明一句神秘的话。 海水充满之后,当用各种注解去予以震动;地住满了人类之后,它的枯涸,发现于它渴求真理之中,可是理智总是主人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