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三章 罪人回头的特恩

忏悔录 by

  好天主,为什么一个令人绝望的灵魂,假如从迷途里回来,比一个没有多大危险,有得救希望的灵魂,更使人欢欣鼓舞呢? 可是,你,仁慈的父亲,你看到“一个回头改过的罪人,比看到九十九个义人,不也更快乐么?” 当我们想到那个牧童怎样背着亡羊回来,那个女人怎样把找到的银钱,纳入你府库而同她的邻居们相庆的时候,我们岂不也手舞足蹈么? 当我们看到在你厅前盛大的宴会,为了你死去的次子,已经复活;失掉的他,已经寻获,喜乐的汨,不断从眼里流下来。 我们和你的天神,为了爱德的祝圣,不也都能使你欣慰? 你是永远不变的,一切不是永远有的,或不是不变的,你永远地,且不变地认识它。
  为什么一样心爱的东西,在失而复得后,比永久保持着的,更可爱呢? 关于这点我们有许多显着的例子,可资证明。 譬如一个胜利的皇帝,假使他不动干戈,他怎能奏凯呢? 战争的危险越大,胜利的光荣也越大。 一个大风暴把一船的旅客,横加威胁,一如没顶之祸就在眼前,弄得个个面如土色。 假使忽然天朗气清,风平浪静,极度的恐惧之后,定会产生难言的 喜乐。 一个亲人生了病,脉息缓顿,已临最后关头,希望他痊愈的人们,谁不忧心如焚呢? 忽然病势好转,虽一时未能恢复健康,行走如前,可是养病的他,比健康的他,更使他们觉得愉快。 由此可知人们生理方面的快乐,不单自然的,无意的,就是人为的,有意的,也莫不如此。 假使没有饥渴之苦在前。 哪里会有食饮之乐在后? 酒鬼先吃咸酸的东西,使引起一种恶心的感觉,然后举杯痛饮,予以克制,而乐趣就发生了。 习俗女子订婚之后,并不立即于归;这是为了要对方渴望一时,使得他将来得到了那个礼物,多知珍惜。
  就是在可耻的,或正经的快乐,和朋友们高尚的交情中,如在死而复活,失而复得儿子的一幕里,苦愈深,乐愈大,苦乐是永远成正比例的。
  主,我的天主,这又是什么意义呢? 你是永远的,你自己就是你的快乐;站在你四周的东西,到你那里,也找到了快乐。 为什么在这宇宙一角,有进步、有退步、有和协、有冲突呢? 这是否出于你给予它的使命? 从高天到深渊,从世纪开头到世纪结尾,从天神到蛆虫,从第一动作到最后一动作,你一切美妙的事物,各有你为它指定的时间地点。 你总不会离开我们,可是我们要到你台前,却是件难事。
  主,你行动吧,请提醒、呼唤、薰炙、吸引、愉悦我们;使我一边爱你。 一边向你奔去。 许多人从盲目的深渊里,出来归向你。 这个深渊比维克托利努斯的还要深。 他们接近你,受到你的光明,也大放光明。 受到光明的人们,同时也获得做你儿子的能力。 在社会上没有什么声名的人们,他们的归正所引起的快乐,自然要比较小。 就是认识他们的人,也不例外。 一种快乐,享受的人越多,个别享受的,也更加丰盛;因为火能生火,情能引情,声名藉藉之流,引人走救灵之路;他们走在前,群众随在后。 在前的人们,所以看到有声誉的人的归正,这样乐也融融,是为了他们同时也想到因此将产生的别的美果。
  我绝对不要想,在你的宫殿里,富人在穷人前,贵人在贱人前。 你为压倒此世的傲物,你选择了在它眼里最不中用的东西;你为使有者化为乌有,你又选择了世俗视为卑鄙不堪,有等于无的东西。 这些话的传声器,就是那个自称众使徒中最小的一个。 使徒既打倒了桀骜的监督保罗,又使他接受基督的轻轭,做一个大王的小民。 为纪念这个大胜利,他把他原来的名字扫罗改为保罗。 闻人的归正,对魔鬼是个更彻底的败仗:因为魔鬼不但特殊地抓住他,还仗着他,抓住更多的人。 有声势的人们,受操纵得越是如意,为了他们的权威,落网的人数,越是会增加。 信徒们认为维氏本是魔鬼的不拔堡垒,运用他利箭一般的口舌,曾杀害了许多的灵魂。 忽然看到我们的君王,捆绑了凶首,又收服了他的工具,予以训练,使一变而为你的股肱,在新主人的指导下,做各种善举,怎样能不手舞足蹈呢?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好天主,为什么一个令人绝望的灵魂,假如从迷途里回来,比一个没有多大危险,有得救希望的灵魂,更使人欢欣鼓舞呢? 可是,你,仁慈的父亲,你看到“一个回头改过的罪人,比看到九十九个义人,不也更快乐么?” 当我们想到那个牧童怎样背着亡羊回来,那个女人怎样把找到的银钱,纳入你府库而同她的邻居们相庆的时候,我们岂不也手舞足蹈么? 当我们看到在你厅前盛大的宴会,为了你死去的次子,已经复活;失掉的他,已经寻获,喜乐的汨,不断从眼里流下来。 我们和你的天神,为了爱德的祝圣,不也都能使你欣慰? 你是永远不变的,一切不是永远有的,或不是不变的,你永远地,且不变地认识它。  为什么一样心爱的东西,在失而复得后,比永久保持着的,更可爱呢? 关于这点我们有许多显着的例子,可资证明。 譬如一个胜利的皇帝,假使他不动干戈,他怎能奏凯呢? 战争的危险越大,胜利的光荣也越大。 一个大风暴把一船的旅客,横加威胁,一如没顶之祸就在眼前,弄得个个面如土色。 假使忽然天朗气清,风平浪静,极度的恐惧之后,定会产生难言的 喜乐。 一个亲人生了病,脉息缓顿,已临最后关头,希望他痊愈的人们,谁不忧心如焚呢? 忽然病势好转,虽一时未能
恢复健康,行走如前,可是养病的他,比健康的他,更使他们觉得愉快。 由此可知人们生理方面的快乐,不单自然的,无意的,就是人为的,有意的,也莫不如此。 假使没有饥渴之苦在前。 哪里会有食饮之乐在后? 酒鬼先吃咸酸的东西,使引起一种恶心的感觉,然后举杯痛饮,予以克制,而乐趣就发生了。 习俗女子订婚之后,并不立即于归;这是为了要对方渴望一时,使得他将来得到了那个礼物,多知珍惜。  就是在可耻的,或正经的快乐,和朋友们高尚的交情中,如在死而复活,失而复得儿子的一幕里,苦愈深,乐愈大,苦乐是永远成正比例的。  主,我的天主,这又是什么意义呢? 你是永远的,你自己就是你的快乐;站在你四周的东西,到你那里,也找到了快乐。 为什么在这宇宙一角,有进步、有退步、有和协、有冲突呢? 这是否出于你给予它的使命? 从高天到深渊,从世纪开头到世纪结尾,从天神到蛆虫,从第一动作到最后一动作,你一切美妙的事物,各有你为它指定的时间地点。 你总不会离开我们,可是我们要到你台前,却是件难事。  主,你行动吧,请提醒、呼唤、薰炙、吸引、愉悦我们;使我一边爱你。 一边向你奔去。 许多人从盲目的深渊里,出来归向你。 这个深渊比
维克托利努斯的还要深。 他们接近你,受到你的光明,也大放光明。 受到光明的人们,同时也获得做你儿子的能力。 在社会上没有什么声名的人们,他们的归正所引起的快乐,自然要比较小。 就是认识他们的人,也不例外。 一种快乐,享受的人越多,个别享受的,也更加丰盛;因为火能生火,情能引情,声名藉藉之流,引人走救灵之路;他们走在前,群众随在后。 在前的人们,所以看到有声誉的人的归正,这样乐也融融,是为了他们同时也想到因此将产生的别的美果。  我绝对不要想,在你的宫殿里,富人在穷人前,贵人在贱人前。 你为压倒此世的傲物,你选择了在它眼里最不中用的东西;你为使有者化为乌有,你又选择了世俗视为卑鄙不堪,有等于无的东西。 这些话的传声器,就是那个自称众使徒中最小的一个。 使徒既打倒了桀骜的监督保罗,又使他接受基督的轻轭,做一个大王的小民。 为纪念这个大胜利,他把他原来的名字扫罗改为保罗。 闻人的归正,对魔鬼是个更彻底的败仗:因为魔鬼不但特殊地抓住他,还仗着他,抓住更多的人。 有声势的人们,受操纵得越是如意,为了他们的权威,落网的人数,越是会增加。 信徒们认为维氏本是魔鬼的不拔堡垒,运用他利箭一般的口舌,曾杀
害了许多的灵魂。 忽然看到我们的君王,捆绑了凶首,又收服了他的工具,予以训练,使一变而为你的股肱,在新主人的指导下,做各种善举,怎样能不手舞足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