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二十四章

喻道故事集 by 未知

表的比喻

克鲁克太太写道:「我十一岁时,有一天哭着回家,因为在教会的节目里,老师派我扮演一个小角色,而我的同学却扮演大角色。母亲冷静地把她的表放在我的手心里,她问我:『你看到什么?』我答道:『金表壳、表面和指针。』母亲把表背打开后问我同样的问题,我看到许多小齿轮和螺丝。母亲说:『这个表假使缺少这许多零件的任何一件,便不能走了。即连那些你几乎看不到的零件,也是一样重要。』母亲的小教训,使我毕生过着更愉快的生活,因为我知道即使去做不可能被人赞赏的『小事』,也是很重要的。」事无分钜细,凡属神要你做的,你应当尽力去把它做好。

你常开会吗?

曾有一间大工厂的老板,要和厂内的经理谈一件急事,但经理的秘书却阻挡他:「经理每天在这个时候开会,不要别人去打扰他!」老板一听,显得有点不耐烦:「你告诉他我有事找他!」秘书坚持说:「老板,经理交待过,当他在开会时,任何人都不许打扰他。」老板听后大为光火,把秘书推到一边,就冲进经理的办公室,但瞄了一眼,他很快地就退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把门关上,说:「对不起,这就是他每天参加的『会议』吗?」「是的,他每天花一刻钟的时间参加这项『会议』。」那位老板看到经理跪在摊开的圣经之前的那一幕,心里深受感动。你今天曾与神开过会了吗?你曾花费时间在祷告中祈求主指引你吗?

眼见不足为凭

俗语说:「眼见为凭。」听起来好象很有道理,事实上这真是一个危险的说法,因为世上的事是不能用外表来判断的。我们的眼睛所见的并不能做为定准。即使我们的两只眼睛视力都是一.五,被医生认为是最好的视力,但我们还是不敢相信我们的眼睛,因为眼睛的幻觉是无可避免的。你站在铁道上看,远方的铁轨好象是合拢在一起,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把一只木条放进水里,木条好象被屈折成一个角度,但事实上木条还是直的。你不能相信你眼睛所见的各种现象。曾在沙漠中旅行的人最了解这一点,他们绝不轻易相信他们眼睛所见到的,因为沙漠中常有「海市蜃楼」出现──当然那只是一种幻觉而已。属灵的事情更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林后五7)。

浑然忘我

在佛德烈堡一场血腥的战斗中,数以百计受了伤的联军士兵躺在战场上。整夜的炮轰和第二天整天双方军队所发的炮弹在战场上空掠过,没有一个人敢冒险去救护那些受伤者。同时在这段时间,战场上传来了阵阵的痛楚呻吟声,和乞求要水喝的呼喊声,但除了炮弹掠过的呼啸声外,没有一点响应。终于有一个勇敢的南方士兵,在堡垒的后面感到他再也不能忍受这些凄惨的哀声了,他燃起了的同情心超过了他爱惜他的性命。

这勇敢的士兵跑去向他的司令官说:「将军,我不能再站在这里了,在战场那边那些可怜的伤者,整天整夜的哀求水喝,我真忍受不了,请准许我带点水给他们喝吧。」

司令官叫他弄清楚这种危险的举动,只要他一出现在战场上,就会立刻丧命。但由于他热切的请求,终于司令官允准了他对人类崇高的献身行为,不好拒绝他的请求,并提供给他需要携带的水。这勇敢的士兵跨出堡垒的墙,进行他那基督般的使命。交战双方的士兵都用惊讶的目光注视着他,他匍匐地爬近受伤的士兵,轻轻的用手扶起他的头,拿起杯子将凉水滋润他焦干的嘴唇。联军的士兵立刻就明白这个沉着的士兵向他们受伤的伙伴所作的是什么,一发子弹也没有射向他。他继续着他的工作约有一个半小时,拿水给干渴的伤者喝,歪躺着的扶帮他躺得舒服点,受伤的四肢把它们放妥当,帮他们把头枕在背囊上,将毯子和军大衣给他们盖好,像母亲对待自己的孩子那样体贴;他一直这样的作下去,待到这天使般的职责完成为止,杀伤人的炮一声也没有响,都沉寂下来了。

这个沉着的士兵,为了向他敌人作出一些同情的举动,而全然忘记了他自己的安危。这种崇高的自我牺牲只须作五分钟,就比那些自私自利只顾自己的人活一辈子的价值还高。这就是像基督的人生。

你是否也贪爱红豆汤?

以扫因为贪爱红豆汤,卖掉了他属灵的特权。今日是否有些信徒,因为贪爱一些红豆汤,就轻看了自己宝贵的名分?听说一位老年传道人的事,使我心碎了。他以前曾被主重用过,但他在家庭里坠入了很深的罪中。有人去为他的罪责备他,他们一同坐在桌子前喝茶,他的茶太苦,他需要一些白糖;但是,那时正是谈到他生命中的一个大问题,关于他是否可以继续工作的事,他仍然有心顾及他的茶甜不甜,他说:「我的茶太苦,再给我些糖。」他只顾吃喝,轻看了他的位分。

为神洗碗

一位七十多岁的老翁在他迟暮之年,到旧金山海湾边的生命救助中心从事洗碗的工作。他临终时,遗赠十五万元给救助中心,一个贫困无依者的避难所。又捐十二万八千元给宾州的弥赛亚学院。

圣诞节前夕,这项不寻常的遗赠发表出来了。那时宾州的弥赛亚学院接到一张十一万元的支票,而且附带说明另外的一万八千元将随之而至。该学院的院长知道捐助人的身份,但为尊重他的遗言,隐藏他的姓名。

贺斯特利校长说,捐助者工作多年省吃俭用,将所赚的每分钱投资在股票市场。这笔钱将用来扩建位于格兰闪校园新艾森豪学生中心的厨房,以记念一位老人,将许多时间花在救助中心洗碗碟。

毒液与清水

有些毒药,外表看起来与清澈的泉水一样。如果把一杯这种毒液与一杯清水并排在一起,没人能分辨得出来,因为他们看起来都是一模一样。然而,毒液带着死亡,清水却带来生命。你必须找到方法,不是借着试饮,来辨别这两杯液体不同的本质。

照样,在生活中我们会遇到许多致命的事物,外表看起来却很美善。因此,我们对于某些娱乐、享受或行动,必须作适当的选择,而且不可单凭外表来作这样的选择与决定。

管家

根据一九八九年一月十五日,「列辛顿前锋领袖报」(LexingtonHearald-Leader)的一篇报导,住在佛罗里达州西棕榈树海滩,一栋房子里的那户人家,允许了制作电视连续剧「史特莱克」(S.L.Stryker)的摄影队,在房子的前院草坪录制片中的一幕场景。其中的情节会出现一些车子疯狂的撞毁于屋前。当整个前院如此遭损毁时,有人暗中告诉屋主。他特地从纽约打电话回来,要知道他的房子发生什么事。原来住在这房子里的那户人家只不过是个房客,根本没有权利容许人来拍电影,破坏这产业。

我们在这世上过日子,也常常犯了同样的错误,以为我们的生命是属于自己的。需知有一天,神会召我们到k面前交帐,我们必须为如何使用神托付给我们的这一生,向神负责。因此,必须儆醒小心过我们在世上的日子。

稳固之地

当我刚开始用两条绳索由陡峭的绝壁下降时,还不敢完全信赖这绳索,直到我耗尽了力气,知道自己无法作任何事,我才学会完全信靠。人们教**紧在绳索上,让绳索把我垂下去,可是我信不过。我觉得相信自己的力量会比相信绳索更少危险,所以我尽力靠自己要下到安全之处,却发现力不从心。最后到我精疲力尽了,终于发现这绳索真的能承载我的重量。

许多人就像我这样,要一直到自己属灵及情感力量与资源的尽头时,才学会必须紧紧倚靠耶稣,相信k的应许并安息于其中。当我们如此行,k就要赐下k的平安,使我们的脚站在稳固之地,又叫我们面对属灵的争战得以站立得稳。

寄托我灵魂的书

大文学家西顿约翰是当时的大人物,临终时,对友人道:「我一生读了很多的文学书,可是到现在,除了圣经以外,我找不着一段可以寄托我的灵魂的。」

大诗人之伴侣

英国大诗人高林先生,晚年出去旅行时,只带着一本新约圣经。有一位朋友,打算知道这么一位大文豪出外旅行,要带些什么东西。就问诗人,诗人答道:「只带一本书,这是世界上最好的书。」说着,把那本圣经,由衣袋内取出来,给他的朋友看道:「就是这本书。」

痛苦之响号

有一新设立的大医院,开幕时任人参观。有人招待,随时解说院中的各种设备。病人之叫铃,普通医院往往多不注意。该院新设的叫铃,病人一按机关,四处就有灯光──一接到看护那里,一接到主管以及其它的二处。如病人之响号无人答应时,则主管立即质问,藉可免除病人多少痛苦。

人的聪明,尚且如此完备,何况在天上的父,为k儿女们所预备在痛苦时之响号,岂不更得听闻么?极软弱无力的手,一摸祷告的机关,不论世界或地狱,皆不能阻挡这响号,或隔断k的回答。

比电报更快

神回答人的祷告,是极快的。从前当石特蓝岛装置电线时,有一人对一幼童说道:「那真是奇事呀!等着线装好了,此地发信到几千里外的阿伯定城。在二十分钟之内,就可得回信。」幼童道:「那有什么奇怪?」那人惊讶的问道:「你知道还有比这更奇怪的事么?」幼童道:「我听人说,还没发信,就可得回信。」「你这是什么意思?那能有这事?」「我念我的圣经,上面写着说:『他们尚未求告,我就应允;正说话的时候,我就垂听』(赛六十五24)。」

比无线电报更准确

新闻报上有一段故事:「一船长中途忽染重病,全船的生命都关系他一个人。而药箱内之药,不能应付他的病症。当时只有一个希望,就是请一位医生来。但在茫茫大海中,那里去找?于是就发无线电报,东西南北各方去请一位大夫。想不到在几百里远的一只船收到电报,来了回电,医生找着啦!药方也开出来,船长的性命因而得救。」新闻报导将这事件比喻为祷告。

然而,此事和祷告之间,仍有一大分别。就是前者发电报,并无一定的方向,茫茫大海中,虽盼望有一人能收到,但无确实把握。可是祷告的人,知道他的祈求,一定能达到他天父的耳中。

肩章和膝茧

当高登作下级军官时,有一个军中同事对他夸耀,说他自己如何晋升得快,因为他不像他那样虔诚。他对高登说:「你看我有上校肩章,你有什么?」高登答道:「我有膝茧。」人人都知道他是一位祷告的军官。他常常跪下祷告,以致膝上生了老茧。后来他作了大将军。

*轻松幽默*

祈祷偷懒

老何入教不久,神父给他两张祈祷文,一张是早晨起来时念的,另一张是晚上睡觉前念的,神父叫他每天早晚各念祈祷文一次,老何听命。有一天,老何在外奔走工作,回家时已十一时多了,他非常疲倦,上床便想睡觉,但他想起神父的话,睡前要念祈祷文一遍。但他实在累到眼睛也睁不开了,于是指着墙上的晚祷文说:「上帝啊,我实在累死了,祈祷文在墙上,你自己看罢。」

吝于奉献

苏格兰人素以吝啬著名于世,复活节主日,牧师在讲台大事宣传每人要捐一镑来感恩。有三位吝啬信徒听了,面如土色,其中以阿积最怕捐钱,马上晕倒在地。他的两位好友阿尊、阿宾马上俯首把他抬起,抬出礼拜堂门口,然后扶着他蹒跚回家过复活节。返家后,阿积笑着对他的两位好友说:「你们两位今天救了我一命,使我不至损失一镑。」阿尊和阿积也笑着回答说:「其实,你也救了我们一命,使我们免捐一镑也。」

比约拿更久

做完礼拜出来,一个妇人对讲道的人说:「你为什么老是提到约拿,他有什么了不起,一共只在鲸鱼肚里待过三天,但我丈夫在鳄鱼肚里就比他待得久!」「真的吗?」牧师睁大了眼睛追问:「你说有多久?」「呃!」妇人皱皱眉头计算一下:「到现在已足六个年头了。」

只看不听

若干年前,我应邀主持一个专为妇女而设的礼拜。那时我初出茅庐,但也尽我所能地完成了任务。

后来我回到座位,清楚地听到有个沙哑的声音说:「她说的话我一句也没有听到,你呢?不过我确实喜欢她的衣服!」

好证明

试题:「试举热涨冷缩一例!」

学生:「暑假八周,寒假四周。」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表的比喻克鲁克太太写道:「我十一岁时,有一天哭着回家,因为在教会的节目里,老师派我扮演一个小角色,而我的同学却扮演大角色。母亲冷静地把她的表放在我的手心里,她问我:『你看到什么?』我答道:『金表壳、表面和指针。』母亲把表背打开后问我同样的问题,我看到许多小齿轮和螺丝。母亲说:『这个表假使缺少这许多零件的任何一件,便不能走了。即连那些你几乎看不到的零件,也是一样重要。』母亲的小教训,使我毕生过着更愉快的生活,因为我知道即使去做不可能被人赞赏的『小事』,也是很重要的。」事无分钜细,凡属神要你做的,你应当尽力去把它做好。你常开会吗?曾有一间大工厂的老板,要和厂内的经理谈一件急事,但经理的秘书却阻挡他:「经理每天在这个时候开会,不要别人去打扰他!」老板一听,显得有点不耐烦:「你告诉他我有事找他!」秘书坚持说:「老板,经理交待过,当他在开会时,任何人都不许打扰他。」老板听后大为光火,把秘书推到一边,就冲进经理的办公室,但瞄了一眼,他很快地就退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把门关上,说:「对不起,这就是他每天参加的『会议』吗?」「是的,他每天花一刻钟的时间参加这项『会议』。」那位老板看到经理跪在摊开的圣经之
前的那一幕,心里深受感动。你今天曾与神开过会了吗?你曾花费时间在祷告中祈求主指引你吗?眼见不足为凭俗语说:「眼见为凭。」听起来好象很有道理,事实上这真是一个危险的说法,因为世上的事是不能用外表来判断的。我们的眼睛所见的并不能做为定准。即使我们的两只眼睛视力都是一.五,被医生认为是最好的视力,但我们还是不敢相信我们的眼睛,因为眼睛的幻觉是无可避免的。你站在铁道上看,远方的铁轨好象是合拢在一起,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把一只木条放进水里,木条好象被屈折成一个角度,但事实上木条还是直的。你不能相信你眼睛所见的各种现象。曾在沙漠中旅行的人最了解这一点,他们绝不轻易相信他们眼睛所见到的,因为沙漠中常有「海市蜃楼」出现──当然那只是一种幻觉而已。属灵的事情更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林后五7)。浑然忘我在佛德烈堡一场血腥的战斗中,数以百计受了伤的联军士兵躺在战场上。整夜的炮轰和第二天整天双方军队所发的炮弹在战场上空掠过,没有一个人敢冒险去救护那些受伤者。同时在这段时间,战场上传来了阵阵的痛楚呻吟声,和乞求要水喝的呼喊声,但除了炮弹掠过的呼啸声外,没有一点响应。终于有一个勇敢的南方士兵,在堡垒的后面感
到他再也不能忍受这些凄惨的哀声了,他燃起了的同情心超过了他爱惜他的性命。这勇敢的士兵跑去向他的司令官说:「将军,我不能再站在这里了,在战场那边那些可怜的伤者,整天整夜的哀求水喝,我真忍受不了,请准许我带点水给他们喝吧。」司令官叫他弄清楚这种危险的举动,只要他一出现在战场上,就会立刻丧命。但由于他热切的请求,终于司令官允准了他对人类崇高的献身行为,不好拒绝他的请求,并提供给他需要携带的水。这勇敢的士兵跨出堡垒的墙,进行他那基督般的使命。交战双方的士兵都用惊讶的目光注视着他,他匍匐地爬近受伤的士兵,轻轻的用手扶起他的头,拿起杯子将凉水滋润他焦干的嘴唇。联军的士兵立刻就明白这个沉着的士兵向他们受伤的伙伴所作的是什么,一发子弹也没有射向他。他继续着他的工作约有一个半小时,拿水给干渴的伤者喝,歪躺着的扶帮他躺得舒服点,受伤的四肢把它们放妥当,帮他们把头枕在背囊上,将毯子和军大衣给他们盖好,像母亲对待自己的孩子那样体贴;他一直这样的作下去,待到这天使般的职责完成为止,杀伤人的炮一声也没有响,都沉寂下来了。这个沉着的士兵,为了向他敌人作出一些同情的举动,而全然忘记了他自己的安危。这种崇高的自我牺牲只
须作五分钟,就比那些自私自利只顾自己的人活一辈子的价值还高。这就是像基督的人生。你是否也贪爱红豆汤?以扫因为贪爱红豆汤,卖掉了他属灵的特权。今日是否有些信徒,因为贪爱一些红豆汤,就轻看了自己宝贵的名分?听说一位老年传道人的事,使我心碎了。他以前曾被主重用过,但他在家庭里坠入了很深的罪中。有人去为他的罪责备他,他们一同坐在桌子前喝茶,他的茶太苦,他需要一些白糖;但是,那时正是谈到他生命中的一个大问题,关于他是否可以继续工作的事,他仍然有心顾及他的茶甜不甜,他说:「我的茶太苦,再给我些糖。」他只顾吃喝,轻看了他的位分。为神洗碗一位七十多岁的老翁在他迟暮之年,到旧金山海湾边的生命救助中心从事洗碗的工作。他临终时,遗赠十五万元给救助中心,一个贫困无依者的避难所。又捐十二万八千元给宾州的弥赛亚学院。圣诞节前夕,这项不寻常的遗赠发表出来了。那时宾州的弥赛亚学院接到一张十一万元的支票,而且附带说明另外的一万八千元将随之而至。该学院的院长知道捐助人的身份,但为尊重他的遗言,隐藏他的姓名。贺斯特利校长说,捐助者工作多年省吃俭用,将所赚的每分钱投资在股票市场。这笔钱将用来扩建位于格兰闪校园新艾森豪学生中心
的厨房,以记念一位老人,将许多时间花在救助中心洗碗碟。毒液与清水有些毒药,外表看起来与清澈的泉水一样。如果把一杯这种毒液与一杯清水并排在一起,没人能分辨得出来,因为他们看起来都是一模一样。然而,毒液带着死亡,清水却带来生命。你必须找到方法,不是借着试饮,来辨别这两杯液体不同的本质。照样,在生活中我们会遇到许多致命的事物,外表看起来却很美善。因此,我们对于某些娱乐、享受或行动,必须作适当的选择,而且不可单凭外表来作这样的选择与决定。管家根据一九八九年一月十五日,「列辛顿前锋领袖报」(LexingtonHearald-Leader)的一篇报导,住在佛罗里达州西棕榈树海滩,一栋房子里的那户人家,允许了制作电视连续剧「史特莱克」(S.L.Stryker)的摄影队,在房子的前院草坪录制片中的一幕场景。其中的情节会出现一些车子疯狂的撞毁于屋前。当整个前院如此遭损毁时,有人暗中告诉屋主。他特地从纽约打电话回来,要知道他的房子发生什么事。原来住在这房子里的那户人家只不过是个房客,根本没有权利容许人来拍电影,破坏这产业。我们在这世上过日子,也常常犯了同样的错误,以为我们的生命是属于自己的。需知有一天,神
会召我们到k面前交帐,我们必须为如何使用神托付给我们的这一生,向神负责。因此,必须儆醒小心过我们在世上的日子。稳固之地当我刚开始用两条绳索由陡峭的绝壁下降时,还不敢完全信赖这绳索,直到我耗尽了力气,知道自己无法作任何事,我才学会完全信靠。人们教**紧在绳索上,让绳索把我垂下去,可是我信不过。我觉得相信自己的力量会比相信绳索更少危险,所以我尽力靠自己要下到安全之处,却发现力不从心。最后到我精疲力尽了,终于发现这绳索真的能承载我的重量。许多人就像我这样,要一直到自己属灵及情感力量与资源的尽头时,才学会必须紧紧倚靠耶稣,相信k的应许并安息于其中。当我们如此行,k就要赐下k的平安,使我们的脚站在稳固之地,又叫我们面对属灵的争战得以站立得稳。寄托我灵魂的书大文学家西顿约翰是当时的大人物,临终时,对友人道:「我一生读了很多的文学书,可是到现在,除了圣经以外,我找不着一段可以寄托我的灵魂的。」大诗人之伴侣英国大诗人高林先生,晚年出去旅行时,只带着一本新约圣经。有一位朋友,打算知道这么一位大文豪出外旅行,要带些什么东西。就问诗人,诗人答道:「只带一本书,这是世界上最好的书。」说着,把那本圣经,由衣袋内
取出来,给他的朋友看道:「就是这本书。」痛苦之响号有一新设立的大医院,开幕时任人参观。有人招待,随时解说院中的各种设备。病人之叫铃,普通医院往往多不注意。该院新设的叫铃,病人一按机关,四处就有灯光──一接到看护那里,一接到主管以及其它的二处。如病人之响号无人答应时,则主管立即质问,藉可免除病人多少痛苦。人的聪明,尚且如此完备,何况在天上的父,为k儿女们所预备在痛苦时之响号,岂不更得听闻么?极软弱无力的手,一摸祷告的机关,不论世界或地狱,皆不能阻挡这响号,或隔断k的回答。比电报更快神回答人的祷告,是极快的。从前当石特蓝岛装置电线时,有一人对一幼童说道:「那真是奇事呀!等着线装好了,此地发信到几千里外的阿伯定城。在二十分钟之内,就可得回信。」幼童道:「那有什么奇怪?」那人惊讶的问道:「你知道还有比这更奇怪的事么?」幼童道:「我听人说,还没发信,就可得回信。」「你这是什么意思?那能有这事?」「我念我的圣经,上面写着说:『他们尚未求告,我就应允;正说话的时候,我就垂听』(赛六十五24)。」比无线电报更准确新闻报上有一段故事:「一船长中途忽染重病,全船的生命都关系他一个人。而药箱内之药,不能应付
他的病症。当时只有一个希望,就是请一位医生来。但在茫茫大海中,那里去找?于是就发无线电报,东西南北各方去请一位大夫。想不到在几百里远的一只船收到电报,来了回电,医生找着啦!药方也开出来,船长的性命因而得救。」新闻报导将这事件比喻为祷告。然而,此事和祷告之间,仍有一大分别。就是前者发电报,并无一定的方向,茫茫大海中,虽盼望有一人能收到,但无确实把握。可是祷告的人,知道他的祈求,一定能达到他天父的耳中。肩章和膝茧当高登作下级军官时,有一个军中同事对他夸耀,说他自己如何晋升得快,因为他不像他那样虔诚。他对高登说:「你看我有上校肩章,你有什么?」高登答道:「我有膝茧。」人人都知道他是一位祷告的军官。他常常跪下祷告,以致膝上生了老茧。后来他作了大将军。*轻松幽默*祈祷偷懒老何入教不久,神父给他两张祈祷文,一张是早晨起来时念的,另一张是晚上睡觉前念的,神父叫他每天早晚各念祈祷文一次,老何听命。有一天,老何在外奔走工作,回家时已十一时多了,他非常疲倦,上床便想睡觉,但他想起神父的话,睡前要念祈祷文一遍。但他实在累到眼睛也睁不开了,于是指着墙上的晚祷文说:「上帝啊,我实在累死了,祈祷文在墙上,你自己看
罢。」吝于奉献苏格兰人素以吝啬著名于世,复活节主日,牧师在讲台大事宣传每人要捐一镑来感恩。有三位吝啬信徒听了,面如土色,其中以阿积最怕捐钱,马上晕倒在地。他的两位好友阿尊、阿宾马上俯首把他抬起,抬出礼拜堂门口,然后扶着他蹒跚回家过复活节。返家后,阿积笑着对他的两位好友说:「你们两位今天救了我一命,使我不至损失一镑。」阿尊和阿积也笑着回答说:「其实,你也救了我们一命,使我们免捐一镑也。」比约拿更久做完礼拜出来,一个妇人对讲道的人说:「你为什么老是提到约拿,他有什么了不起,一共只在鲸鱼肚里待过三天,但我丈夫在鳄鱼肚里就比他待得久!」「真的吗?」牧师睁大了眼睛追问:「你说有多久?」「呃!」妇人皱皱眉头计算一下:「到现在已足六个年头了。」只看不听若干年前,我应邀主持一个专为妇女而设的礼拜。那时我初出茅庐,但也尽我所能地完成了任务。后来我回到座位,清楚地听到有个沙哑的声音说:「她说的话我一句也没有听到,你呢?不过我确实喜欢她的衣服!」好证明试题:「试举热涨冷缩一例!」学生:「暑假八周,寒假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