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十九、受苦与认识(约伯记)

圣经真理与信息 by 佚名

旧约有律法书、历史书、诗歌书,和先知书,从约伯记到雅歌书共五卷为诗歌书,也有人称为智慧书,虽然多写于大卫和所罗门时代,但本书约伯记却写得很早,因为约伯记内未提到出埃及时神所行的神迹。约伯的高寿和所有的大批牛羊、牧畜、仆婢多是列祖时代的情况,根据约伯的朋友以利法是以扫的后裔(创三十六10、11),比勒达是书亚的后裔(创二十五2),推想约伯也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但不是以色列人,生在摩西以前。约伯在旧约、新约都曾提及(结十四14-20;雅五11),可知确有其人。本书讨论到神为什么叫人受苦,特别是义人多有苦难(诗三十四19),经过反复辩论,最后神显现,使问题得到解答。

Ⅰ、遭遇

约伯的名字,即“苦难”、“遭灾”之意,他的确经历了极大的苦难和灾祸,在一日之间就完全丧失了牛驴、羊群、骆驼、子女(伯一13-19),按人的常情和看法,很难理解,似乎他不该有此遭遇,因为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他虽是东方人的首富,却过着敬虔的生活,连对儿女也教导他们敬畏神,可是却遭到意想不到、非常奇怪的苦难(彼前四12)。这故事有属灵的背景,并非偶然,原来从天上可以找到这事情发生的原委。地是在天的权下,人是在神的手中,而且另有一个与神为敌,专败坏人的撒但。它本来是天使,所以也能来到神儿子们的会中。它曾因美丽、完全、高贵而骄傲、犯罪、坠落(结二十八12-15;赛十四12-14)。它也常在地上走来走去寻找可吞吃的人(伯一7;彼前五8)。它在神面前是一个不停的控告者(启十二10;亚三1)。这一次它对约伯的控告和攻击,是神引起和许可的,但界限和范围仍由神来管理。人是神与撒但争夺的要点,但神的权柄高于一切,神不许可,一个麻雀也不能掉在地上、一根头发也不能脱落(太十29、30;路二十一18)。那么神为什么许可撒但来攻击,苦害约伯呢?这就是本书所要讨论的问题。

像在伊甸园撒但引诱人的始祖一样,它总是离间神与人的关系。它在神面前诬告说,约伯敬畏神并不是无故的,乃是有条件,有自利目的的,为着祝福而敬畏神,否则必弃掉神。有的人确是如此,在遭到苦难之后,就要怀疑神的慈爱,不信神的公义,不服神的旨意,所以神接受撒但的挑战,许可它对约伯的试探,乃是为了彰显神的荣耀。为了证实对约伯的称赞,使约伯经历试炼以后,成为精金(伯二十三10),更配蒙神的祝福,使撒但受羞辱,闭口无言,让神的旨意得以显明,叫一切敬畏神的人得到鼓励,并为后世的人作出榜样(雅三10、11),同时也解答了神为什么叫义人受苦的难题。

在遭到示巴人、迦勒底人、掳去牲畜,天火烧去财产,狂风击死儿女之后,约伯仍俯伏敬拜,称颂那既赏赐也能收取的神(伯一20、22)。撒但并不甘心失败,还要进一步的控告和攻击,使他全身长毒疮,若非神的限定和保护,就要致约伯于死地。这次他的妻子摇动了,劝他弃掉神而死。约伯接受从神来的灾祸,如同蒙福一样,并不以口犯罪。当三个朋友来安慰他时,他内心的痛苦和不满就发出来了。别人都很好,为什么偏叫自己受苦呢?自己并不比别人差,人尚有怜悯的心,神为什么近乎残忍,即遭遇如此奇耻大辱,不平的事,人生又有何意义。所以他沉静了七天七夜之后,终于开口咒诅自己的生日了,宁死比活着还好。虽然他没有咒诅神,以神为愚妄,但为什么叫他生到世上呢?又为什么叫他遭遇如此痛苦呢?那也就是对神发怨言,发泄不满之情了(伯三1-26)。

Ⅱ、辩论

三个朋友本来是想安慰他、劝勉他,但因约伯的发言,思考约伯的遭遇,而要加以教训责备了,因此引起反复的辩论,各自申述己见。对神为什么叫人受苦加以推论、检讨和断定,他们都很有根据,自以为是,但却不能说服对方,使真理得胜,便使神旨显明,使问题澄清。

以利法年最长,是个经验主义者,根据他所得的神秘启发和长久的阅历(伯四12,五13,十五10),他认为世事有因果报应,神是高超公义的,接受神的惩治和管教是应当的和有益的(伯四17,五17-21)。但听到约伯的发言之后,他对约伯加以严厉的指责,认为约伯背离敬畏主心,有意与神对抗(伯十五4、5、12、15、25)。第三次发言,他更为激怒,直言约伯犯了大罪,应受严重的报应,不过他最后仍然劝约伯悔悟,归向神,仍可蒙恩(伯二十二5、15、23)。

比勒达是个传统主义者,根据祖先的遗传和正统的见解,他也认为神是公义的,人遭受苦难,一定有罪(伯八3、4、8、9、20)。他第二次发言仍然重复他的观点,恶人必致败坏、灭亡(伯十八5、21)。第三次发言很短,只提神有权威,人渺小不洁(伯二十五1-6)。

琐法可以说是个主观主义者,根据自己的判断,对约伯加以训斥压服(伯十一1-8、20)。再次发言认为约伯简直是个恶人,几乎在忿怒之中,近乎咒诅(伯二十2、7、14、16、20、24、26、28、29),所以他气得没有第三次发言。

约伯在答辩之中,陈述他自己的苦情,和遭到无情的打击,他不承认自己有罪,且自以为有义(伯六24、30,九15、20,十二4,十三18)。他对朋友们的责备极为反感(伯六25,十三3,二十六2-4),对他们劝勉也不能接受(伯十六2,十九23,二十六3、4,二十七5),甚至对神也发出怨言,认为神不公平,特别苦待他(伯六4,九14,十九21),所以感到灰心,甚至厌烦性命(伯六14,七20,十1,十二12)。然而他在痛苦失望之中,却仍有神所赐的信心和盼望(伯十三15),可译为“他虽然杀我,我仍要信靠他。”他相信“现今在天有我的见证,在上有我的中保。”(伯十六18;约壹二1)"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伯十九15;启一18;亚十四4)。他也相信自己离世要与神同在,面见神(伯十九26、27;腓一23)。

约伯的朋友们所说的虽然是真言、常理,但对约伯的应用不对,那些赏善罚恶,因果报应放在约伯身上也不合适。他们只知道遗传、教条、字句,却不明白神的存心和用意;他们只知道按律法式的审判和定罪,却不晓得神有恩典、怜悯和更高的目的和旨意。以利户的发言却如有灵感的先知,比刻板的律法灵活和高明(伯三十二8、18,三十三4)。他承认神是公义的,苦难常由罪而来,约伯并非无罪(伯三十二2、三十四7、8、31、37),但他也承认神是有慈爱的,苦难为使人得益(伯三十三15、16,三十六7-16),甚至知道救赎的必要和意义(伯三十三24-28)。律法和先知虽对人有教训和启发,但不如神自己向人显现、说明,才能真正解决人的问题,改变人的生命,成就神的旨意。神好像没有直接答复人的问题,却问了约伯许多问题,关于创造自然界和动物等,当时许多事人无法知道,现代科学只知道些微(伯三十八1-三十九29),越法证明神的伟大、智慧和能力,人无法测度、比较。神特别提到河马和鳄鱼,将它们和骄傲的人并论,但神能将它们制服,将它降卑(伯四十1-四十一34)。人与动物均为神所造,卑贱如尘土,对神不当有所要求,不应与神平等辩论,只能服在神大能手下(彼前五6)。人不能完全明白神的旨意,如果说约伯没有犯别的罪,至少是骄傲、自是、自义、自夸。他受苦使他看见自己不过是一个渺小的受造之物,不能向造物主强嘴(罗九20;赛四十五9、10)。神要阻挡骄傲人,施恩给谦卑的人(箴三34)。

Ⅲ、结果

在经过苦难、试炼,并神向他显现说话之后,约伯不再逞强辩,而是谦卑俯伏下来,承认自己是无知的、卑贱的。从前只是风闻有神,现在亲眼看见神,因而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伯四十二1-6)。天地万物最后都要被烧成灰,我们本是尘土,终归于尘土和灰,这是对自己应有的认识。其间只有人的软弱、愚昧和败坏。如果有任何希望和前途,那只是因为认识神,和他发生正当的关系。当约伯与朋友和好,为人代求时,神使他从苦境转回,得加倍的赏赐和福分,显明神是满心怜悯,大有慈悲(雅五11)。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旧约有律法书、历史书、诗歌书,和先知书,从约伯记到雅歌书共五卷为诗歌书,也有人称为智慧书,虽然多写于大卫和所罗门时代,但本书约伯记却写得很早,因为约伯记内未提到出埃及时神所行的神迹。约伯的高寿和所有的大批牛羊、牧畜、仆婢多是列祖时代的情况,根据约伯的朋友以利法是以扫的后裔(创三十六10、11),比勒达是书亚的后裔(创二十五2),推想约伯也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但不是以色列人,生在摩西以前。约伯在旧约、新约都曾提及(结十四14-20;雅五11),可知确有其人。本书讨论到神为什么叫人受苦,特别是义人多有苦难(诗三十四19),经过反复辩论,最后神显现,使问题得到解答。Ⅰ、遭遇约伯的名字,即“苦难”、“遭灾”之意,他的确经历了极大的苦难和灾祸,在一日之间就完全丧失了牛驴、羊群、骆驼、子女(伯一13-19),按人的常情和看法,很难理解,似乎他不该有此遭遇,因为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他虽是东方人的首富,却过着敬虔的生活,连对儿女也教导他们敬畏神,可是却遭到意想不到、非常奇怪的苦难(彼前四12)。这故事有属灵的背景,并非偶然,原来从天上可以找到这事情发生的原委。地是在天的权下,人是在神的手中,而
且另有一个与神为敌,专败坏人的撒但。它本来是天使,所以也能来到神儿子们的会中。它曾因美丽、完全、高贵而骄傲、犯罪、坠落(结二十八12-15;赛十四12-14)。它也常在地上走来走去寻找可吞吃的人(伯一7;彼前五8)。它在神面前是一个不停的控告者(启十二10;亚三1)。这一次它对约伯的控告和攻击,是神引起和许可的,但界限和范围仍由神来管理。人是神与撒但争夺的要点,但神的权柄高于一切,神不许可,一个麻雀也不能掉在地上、一根头发也不能脱落(太十29、30;路二十一18)。那么神为什么许可撒但来攻击,苦害约伯呢?这就是本书所要讨论的问题。像在伊甸园撒但引诱人的始祖一样,它总是离间神与人的关系。它在神面前诬告说,约伯敬畏神并不是无故的,乃是有条件,有自利目的的,为着祝福而敬畏神,否则必弃掉神。有的人确是如此,在遭到苦难之后,就要怀疑神的慈爱,不信神的公义,不服神的旨意,所以神接受撒但的挑战,许可它对约伯的试探,乃是为了彰显神的荣耀。为了证实对约伯的称赞,使约伯经历试炼以后,成为精金(伯二十三10),更配蒙神的祝福,使撒但受羞辱,闭口无言,让神的旨意得以显明,叫一切敬畏神的人得到鼓励,并为后世的人
作出榜样(雅三10、11),同时也解答了神为什么叫义人受苦的难题。在遭到示巴人、迦勒底人、掳去牲畜,天火烧去财产,狂风击死儿女之后,约伯仍俯伏敬拜,称颂那既赏赐也能收取的神(伯一20、22)。撒但并不甘心失败,还要进一步的控告和攻击,使他全身长毒疮,若非神的限定和保护,就要致约伯于死地。这次他的妻子摇动了,劝他弃掉神而死。约伯接受从神来的灾祸,如同蒙福一样,并不以口犯罪。当三个朋友来安慰他时,他内心的痛苦和不满就发出来了。别人都很好,为什么偏叫自己受苦呢?自己并不比别人差,人尚有怜悯的心,神为什么近乎残忍,即遭遇如此奇耻大辱,不平的事,人生又有何意义。所以他沉静了七天七夜之后,终于开口咒诅自己的生日了,宁死比活着还好。虽然他没有咒诅神,以神为愚妄,但为什么叫他生到世上呢?又为什么叫他遭遇如此痛苦呢?那也就是对神发怨言,发泄不满之情了(伯三1-26)。Ⅱ、辩论三个朋友本来是想安慰他、劝勉他,但因约伯的发言,思考约伯的遭遇,而要加以教训责备了,因此引起反复的辩论,各自申述己见。对神为什么叫人受苦加以推论、检讨和断定,他们都很有根据,自以为是,但却不能说服对方,使真理得胜,便使神旨显明,使问
题澄清。以利法年最长,是个经验主义者,根据他所得的神秘启发和长久的阅历(伯四12,五13,十五10),他认为世事有因果报应,神是高超公义的,接受神的惩治和管教是应当的和有益的(伯四17,五17-21)。但听到约伯的发言之后,他对约伯加以严厉的指责,认为约伯背离敬畏主心,有意与神对抗(伯十五4、5、12、15、25)。第三次发言,他更为激怒,直言约伯犯了大罪,应受严重的报应,不过他最后仍然劝约伯悔悟,归向神,仍可蒙恩(伯二十二5、15、23)。比勒达是个传统主义者,根据祖先的遗传和正统的见解,他也认为神是公义的,人遭受苦难,一定有罪(伯八3、4、8、9、20)。他第二次发言仍然重复他的观点,恶人必致败坏、灭亡(伯十八5、21)。第三次发言很短,只提神有权威,人渺小不洁(伯二十五1-6)。琐法可以说是个主观主义者,根据自己的判断,对约伯加以训斥压服(伯十一1-8、20)。再次发言认为约伯简直是个恶人,几乎在忿怒之中,近乎咒诅(伯二十2、7、14、16、20、24、26、28、29),所以他气得没有第三次发言。约伯在答辩之中,陈述他自己的苦情,和遭到无情的打击,他不承认自己有罪,且自以为有义
(伯六24、30,九15、20,十二4,十三18)。他对朋友们的责备极为反感(伯六25,十三3,二十六2-4),对他们劝勉也不能接受(伯十六2,十九23,二十六3、4,二十七5),甚至对神也发出怨言,认为神不公平,特别苦待他(伯六4,九14,十九21),所以感到灰心,甚至厌烦性命(伯六14,七20,十1,十二12)。然而他在痛苦失望之中,却仍有神所赐的信心和盼望(伯十三15),可译为“他虽然杀我,我仍要信靠他。”他相信“现今在天有我的见证,在上有我的中保。”(伯十六18;约壹二1)"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伯十九15;启一18;亚十四4)。他也相信自己离世要与神同在,面见神(伯十九26、27;腓一23)。约伯的朋友们所说的虽然是真言、常理,但对约伯的应用不对,那些赏善罚恶,因果报应放在约伯身上也不合适。他们只知道遗传、教条、字句,却不明白神的存心和用意;他们只知道按律法式的审判和定罪,却不晓得神有恩典、怜悯和更高的目的和旨意。以利户的发言却如有灵感的先知,比刻板的律法灵活和高明(伯三十二8、18,三十三4)。他承认神是公义的,苦难常由罪而来,约伯并非无罪(
伯三十二2、三十四7、8、31、37),但他也承认神是有慈爱的,苦难为使人得益(伯三十三15、16,三十六7-16),甚至知道救赎的必要和意义(伯三十三24-28)。律法和先知虽对人有教训和启发,但不如神自己向人显现、说明,才能真正解决人的问题,改变人的生命,成就神的旨意。神好像没有直接答复人的问题,却问了约伯许多问题,关于创造自然界和动物等,当时许多事人无法知道,现代科学只知道些微(伯三十八1-三十九29),越法证明神的伟大、智慧和能力,人无法测度、比较。神特别提到河马和鳄鱼,将它们和骄傲的人并论,但神能将它们制服,将它降卑(伯四十1-四十一34)。人与动物均为神所造,卑贱如尘土,对神不当有所要求,不应与神平等辩论,只能服在神大能手下(彼前五6)。人不能完全明白神的旨意,如果说约伯没有犯别的罪,至少是骄傲、自是、自义、自夸。他受苦使他看见自己不过是一个渺小的受造之物,不能向造物主强嘴(罗九20;赛四十五9、10)。神要阻挡骄傲人,施恩给谦卑的人(箴三34)。Ⅲ、结果在经过苦难、试炼,并神向他显现说话之后,约伯不再逞强辩,而是谦卑俯伏下来,承认自己是无知的、卑贱的。从前只是风闻有神,现
在亲眼看见神,因而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伯四十二1-6)。天地万物最后都要被烧成灰,我们本是尘土,终归于尘土和灰,这是对自己应有的认识。其间只有人的软弱、愚昧和败坏。如果有任何希望和前途,那只是因为认识神,和他发生正当的关系。当约伯与朋友和好,为人代求时,神使他从苦境转回,得加倍的赏赐和福分,显明神是满心怜悯,大有慈悲(雅五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