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2 以斯帖记的时代信息

以斯帖记剪影 by 陈希曾

读经:以斯帖记第四章第十四节: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这样的时候么?

第二章第六节:从前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将犹大王耶哥尼雅和百姓从耶路撒冷掳去,末底改也在其内。

--------------

历史背景--神的恢复

圣经中说到神的恢复,一共有五卷书。这五卷书就是以斯拉记、尼希米记、哈该书、撒迦利亚书、和以斯帖记。现在我们要问,以斯帖记在这些恢复的书中,占什么地位呢?回答这些问题之前,我们必须简单的复习一下旧约中的以色例人的历史,然后再翻成新约的语言,看它对神的教会,产生什么属灵的教训。

--------------

神的同在和他的见证

我们知道圣城和圣殿是和以色列的历史分不开的,特别是了以色列的黄金时代--所罗门的时候,圣殿终告落城,圣城也建造整齐。原来神是以他的百姓作居所,住在他们中间,神作他们的神,他们作神的子民。当神同在的实际达到高峰的时候,神就用一座看得见的圣殿来象征。因着神的同在充满在他子民的中间,外面自然就产生了见证,四周列国的人,就在这一班神子民的身上看见了神的荣耀。当见证的光,也就是神的荣耀得到完全彰显的时候,神就用一座看得见荣美的圣城,来说明他的所以。圣殿是指神的同在,圣城代表神的见证。外面的荣耀的见证,是导之于里面神甘甜的同在。根据神的旨意,以色列人在地上的使命,就是在列国中为他作见证;见证神是独一的真神,并且宣告他无比的圣洁与至尊的荣耀。

我们知道神属地百姓的历史,很自然的说出了神属天子民的故事。神的教会也是和神的同在和他的见证是分不开的。教会在地上的使命,也是为神作见证,彰显神的荣耀。然而教会象月亮一样,本身是没有光的,但是因为他的脸朝向公义的太阳,瞻仰他的荣美,就自然反射了太阳的光辉。当世人在教会的身上,看见基督荣美的时候,教会就尽了他肩负见证的责任。当教会充满了主的同在外面就自然产生了荣耀的见证,而这荣耀不是她自己,乃是主的荣耀,就好象月光其实是日光一样。神的子民虽有天和地上的分别,他们所处的时代,虽有新约和旧约的分别,然而神对他子民的永远旨意只有一个,就是神将同在赏给他们,为着使人在他们身上,看见神的荣耀,因而产生了神的见证。我们读以色列历史的时候,我们看见神的见证,的确,在所罗门的时候达到高峰。但很可惜,好景不常,以色列人逐渐的失去了对神的贞洁,他们容让偶像来污染他们自己,神的荣耀和圣洁受到了空前的亏损。到了耶利米先知的时候,以色列人的属灵光景实在是降到了最低潮,神就宣告说,这些背道的民,染上了不治的绝症。耶利米亲眼看见了一个垂死的病人,在死亡线上挣扎,到了日期满足的时候,神终于把以色列人交在凶悍元比的巴比伦人的手中,使以色列国,像一棵大树一样,连根拔起,使他们不得住在他们所生长的家乡,而被掳到遥远的巴比伦。

--------------

神的隐退

因着神的同在在他的子民中遭受了严重的亏损,已经落到有名无实的地步,里面同在的实际,已经荡然无存,神就使外面看得见,象征这个同在的圣殿全然被拆毁,落得一块石头不留在一块石头上。根据以西结书的记载,神的荣耀,因着他百姓所作那些可憎的罪恶,就逐渐的从至圣所离开。经过圣殿门槛,神的荣耀逐渐上升。在圣殿上空盘旋许久以后,就从橄榄山升到天上去了。这样当神的子民被掳的时候,他的同在从地上收回,神的荣耀也离开了地上,回到天上去。所以形容这一段惨淡的时期,在恢复的书卷中圣灵就不再称呼神作"天地的主",像在创世记十四章十九节中所形容的,而称为"天上的神"。因为神的荣耀回到天上去了,现在地上看不见他的见证。以斯帖记故事发生的时候,就是在这样一个非常的时期中。现在我们就能清楚,为什么在以斯帖记中找不到神的名字!因为神的子民背叛的缘故,人在地上看不见神明显的同在,以斯帖记的开始,告诉我们亚哈随鲁作王,因为现在神的子民被掳,所以在地上的人就登上了宝座,似乎宣布神退位似的,而神也真的退到天上去了。现在亚哈随鲁的光芒,似乎是盖过了神的光芒!亚哈随鲁名字的响亮,似乎更胜于耶稣的名字。被掳的意思是说,神对他的子民明明的放手了,然而感谢神,他在暗中并没有放手,他仍旧是神,不过他是在天上作神,在以斯帖记的背后作神。

--------------

今天所处的时代

如果我们把这一幅图画放在新约的光下,我们就很容易把他应用在神的教会身上。五旬节可以说是教会的黄金时代,也是圣灵掌权的时代。圣灵的同在和能力是那样的显着。教会传福音,一次三千人得救,另一次五千人得救,神的道大大的兴旺。因着圣灵活泼有力的同在,在外面就产生了极其荣耀的见证,见证的光是如此的明亮。在罗马帝国威力所到的地方,产生了威力无比的冲激,震憾了无数罪人的良心。为着要抑止这良心的声音,他们终于喊说:"除掉他们,钉他们十字架。"他们受不住这些基督徒身上生命丰富的流露,他们不惜手染这些圣徒的血,于是就展开了长达三个世纪的**。然而神的见证并未摧毁在罗马帝国的权力之下。事实上恰好相反,罗马帝国征服了世界,神的教会征服了罗马帝国。经过了三百年长期的大**之后,人们发现在罗马帝国版图里的罗马公民,每两个人中,就有一个基督徒,这是何等荣耀的见证!但是很可惜,后来基督教受到了世界的欢迎,渐渐的就失去了她原来的贞洁,最后被掳到"巴比伦去",我们读教会历史的时候,教会经过了黑暗的时期,也就是教会被掳的时期。神的同在和能力,在教会中渐渐失落。教会在第一世纪的时候是金子银子都没有,到了这个时期,教会是进步了,金子银子都有了,然而奉主名瘸子起来行走的能力却没有了。神从地上收回了他的同在,神的荣耀回到天上去了。到了十九世纪,人文主义抬头,人要神退位,自己登上宝座。我们能说这不是像处在以斯帖记同样的时代吗?许多人的名字,似乎比主耶稣的名字更响亮!无神论猖獗,常常使人产生错觉,不仅神不在地上,甚至神也不在天上。而教会的失败是导致这一切混乱的原因,我们不能逃避责任,今天人如果在地上找不到神,看不见他的荣耀,这当然是我们的责任。因着我们不忠心、懒惰、自私的缘故,只顾我们自己生活,而叫神得不着满足。我们可以属灵,可以追求,也许作个属灵的伟人,人能看见神吗?神的同在在那里呢?感谢神!圣灵要藉着这一本书不提醒我们,给我们看见说,今天因着神的荣耀从他的儿女中间收回去的缘故,我们就看见一个光景,好象你碰不着神,你在这里聚会,你在那里聚会,你盼望能找到一个家,盼望找到神的同在,但是好象找不到。我们是处在就像以斯帖记所在的那个时候,所以以斯帖记为什么对我们是这样的紧要。仇敌恨恶这本书,叫我们不容易领会。今天有许许多多关于这本书的讲解,但是仇敌不要我们知道这本书的中心意思是什么!因为这本书右果真的解开了,也真的让我们在主面前遵行了、跟随了,那一个结果是要震动整个的阴府。

--------------

主要恢复他的见证

以色列人被掳到巴比伦以后,他们就从那里被分散到世界各地,但是感谢主,就在这种情形之下,主要恢复他自己的见证。他的心意永远是耶路撒冷。你不能因着神的儿女不忠心,圣殿所代表的同在,一块石头不留在一块石头上,从此以后,在地上就永远找不到见证了!这是不可能的。人会失败,神不会失败。所以神就告诉他的百姓说,要他等七十年,然后领他们回来。意思说这样的恢复工作不是人能作的,要等人到了他天然的尽头。因为根据摩西祈祷,七十是人天然年龄的年数,所以等到我们真的到了天然生命的尽头,我们觉得不行的时候,神开始呼召他的百姓回到耶路撒冷。

那个时候,虽然他们在巴比伦生根立基了,在那里过着安逸的生活,他们也能够敬拜神,会堂也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创立的,但有一班爱神的人,真正体贴神心意的人,他们心里不满足。虽然他们拥有田园,他们每次追想锡安就哭了。他们只好把琴挂在柳枝头,想念他们的家乡。他们虽然能够在会堂里敬拜,也读同样的一本圣经,但是他们里面不满足,因为神的心没有满足。他们可以在巴比伦继续过他们繁荣的生活,但是神的见证在那里呢?然而另一面,如果要回耶路撒冷,应当记得在那个时候不过是一个荒凉的地方,那个城就像一座空城一样。谁愿意回去,从废墟中把圣殿重建起来呢?只有那些爱神的人答应神的呼召。感谢神,他在不到五万人的一班少数人身上作工,使他们在万般困难中,在所罗巴伯的号召下,回到了耶路撒冷。他们代表回来的第一代。回来的人中间有许多老人,是见过原来的圣殿的。所以等到圣殿立好根基的时候,他们许多人都哭了,因为他们看不见从前的那种荣耀。老年人是很容易回意过去的,回想以往神是如何的恩待我们,那种祝福令人感觉在地犹如在天一样。但是现在回来,回不到以前的兴奋里。因为所罗巴伯重建的圣殿,委实无法与所罗门时代的圣殿相比较。那时建殿财力雄厚,而现在一无所有。这就是为什么先知撒迦利亚和哈该起来鼓励他们的原因。这一班忠心的人。盼望能恢复到以前那样的光景,但是神没有这样作。因为恢复,不是恢复我们以前的感觉,那是再也回不来了。其实神是代领他们学习断奶的功课,好为第二代铺下美好的道路。

-----------------------------

恢复与见证的第二代

他们经过不少艰难,二十年后终于把圣殿重建起来。然而神的见证要不断向前,长江后浪推前浪,过了在约八十年,神就兴起了见证的第二代,回到耶路撒冷。其中有以斯拉和尼希米。在教会历史中,我们也看到了同样的一幅图画。当神的教会被掳到"巴比伦",也就是被掳到混乱的光景的时候,神像躲迷藏一样,从地上躲到天上去了。然而他顾念他自己在地上见证,就兴起像马丁路得、喀尔文和卫斯理约翰等等的人。当这些人天然的生命,因着十字架的对付而被代到尽头的时候,神就把恢复的工作在他们的手中。这些人都不是为自己活,乃是为着主在地上恢复的见证而活,也是为着迎接弥赛亚的再来而活。当教会历史的巨向前推进的时候,我们不只看见了恢复的第一代,也看见了恢复的第二代。主还没有回来,见证是要一代一代地传递下去。有的人兴起像所罗巴伯一样,有的人兴起像以斯拉和尼希米一样。当我们在新约的光下,来看以色列的子民恢复的历史的时候,我们就能看见神今天在他的教会中,怎样作恢复的工作。因为神代领属地和属天的子民,是根据一个不变的原则;神在旧约以色列民中怎样作,他今天在教会中也照样作。当我们把以色列恢复历史的一点一滴,用新约的话翻译出来,然后应用在我们身上的时候,我们就得到非常荣耀的时代教训。让我们记得以斯帖记中的故事,发生的时候恰好是在这回来的两代之间,这是非常有意义的!现在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原来以斯帖记所记载的,关系到神是见证恢复的第二代。这样我们就能立刻领会,神为什么给我们以斯帖记,同时也确定了以斯帖记在恢复书卷中的地位。

-----------------------------

撒但不能容忍见证的第二代

当神作恢复工作的时候,神的仇敌是不甘心的。他一定要出来作打岔工作。当以斯拉还没有回来以前,他就要千方百计的来摧毁恢复的第二代。他就藉着末底改不跪拜哈曼这件事作借口,兴风作浪。圣经说,哈曼以为下手害末底改一人是小事,(三章六节)撒但是要作大事,他知道神的见证起来,就催促了他末日的来到。同时他深知道神将来成功的救赎计划,当弥赛亚来的时候,他在十字架上要给撒但最重的致命伤。他就先发制人,藉末底改的事发难。大约在以斯拉回来前十六年,哈曼就发动了那一次摧毁整个以色列人的事变。他这样作,心中有两个目标;往远处看,是指着基督来说的。以色列民族消失了,弥赛亚就没有诞生的可能。从近处看,他的箭头是指向以斯拉、尼希米这一班人。撒但似乎能容忍神的荣耀见证的第一代,但是他要千方百计拦阻见证的第二代诞生。因着这一个缘故,我们知道以斯帖记,在神的恢复工作中占有什么地位。现在我们就能明白,神为什么把这一卷美丽的书给我们。

-----------------------------

神的器皿以斯拉

如果哈曼那一次事变成功了,在历史上,有以色列第一代的人回到耶路撒冷,但没有第二代的故事了。以斯拉回来为什么关系是如此重要呢?今天我们手里有这一部旧约圣经,是谁收集在一起的呢?就是以斯拉。以斯拉可以说是以色列人中最大的文士,没有一个人能超过他。他是神暗中在巴比伦所豫备的器皿。圣经告诉我们,以斯拉对神的话实在是忠心,神就把最重的责任交托在他身上,就是把神的话收集在一起。我们看见如果以斯拉在主的面前没有受过对付,那是多么危险!他若把不该放的书放进去,把该放的没有放进去,那我们怎么办?所以我们看见,以斯拉确是神兴起的一个贵重的器皿,从他的身上不只恢复了神的话,而且在旧约里,我们得着了完整的神的话。因着这个缘故,仇敌不能容忍以斯拉回来。其实那个时候,神的仇敌成功他的诡计不是不可能的,因为波斯王当时的势力是全世界最大的,而所有的以色列人都分散在他的国度里,从古实到印度一共一百二十七省,如果有一个时候能毁灭这一班人,并且作得彻底,那必定是这个时候。因此我们看见仇敌是千方百计促使这事发生。除此之外,我们还能找到为什么以斯拉这批人是这样的重要。成为神仇敌的眼中钉?我们知道所罗巴伯代表的第一代回来的时候,经过二十年圣殿重建了。但这还不是神对他子民最终的目的。等到以斯拉回来的时候,圣经告诉我们,以斯拉作了两件要紧的事,第一,他恢复了神的话。因为那个时代神要拯救他们脱离外面的感觉。在所罗门的时代,人是容易充满感觉,特别是看见了圣殿的富丽和辉煌的时候,就像我们今天与成千成万的圣徒同聚一堂的时候,那种兴奋的感觉一样。当今天我们走在恢复道路上的时候,是不是往日那些荣耀的感觉会恢复起来呢?很希奇,如果我们读圣经,圣灵并没有作这件事,相反的,神却恢复了他的话,因为感觉是会像波浪一样起伏不定的,是靠不住的,然而神的话却安定在天,因此神就把他的话和他的丰富带进来,也把神话语的权威带进来,恢复了神的话语在他子民心中优越的地位。

-----------------------------

荣耀的教会迎接主的再来

第二,圣经还告诉我们以斯拉作了美化圣殿的工作。圣殿不只是要重建,更是需要美化的。如果翻译成约的话,教会不只要回到神旨意的中心,更是要成熟才对。教会慢慢美化的结果,就是教会成为一个荣耀的教会,也就是教会达到成熟的地步。为什么以斯拉要美化圣殿呢?有一个非常紧要的原因,就是当弥赛亚第一次来的时候,根据预言,圣经说弥赛亚要忽然进到圣殿里,所以在地上必须有一个器皿--圣殿是准备好了的,不光是重建的,而且是美化的。当弥赛亚一来,就可以进到圣殿里面去。我们读圣经都知道,弥赛亚如何第一次来,他也如何要第二次来。现在我们的主如何再来呢?用今天的话来讲,就是地上必须有一个器皿准备好,那就是神必须要得到荣耀的教会。怎样才能得到荣耀的教会呢?那是藉着第二代带进来的。不当是第一代,乃是第二代叫教会更成熟,最后的光景是让主,在地上能得着一个荣耀的教会,迎接他的再来。(以弗所书第五章27)所以,我们可以这样说,以斯拉回到耶路撒冷,不是为着他们自己,而是为了迎接引进主的第一次来,是为着神的旨意。同样的,今天主在地上要得着一个团体的器皿,目的是为着他的再来,新妇必须妆M整齐等候新郎回来。仇敌能容忍有见证的第一代,但不能容忍有见证的第二代,所以我们翻开教会历史许多时候神兴起了见证的第一代,但是很可惜我们似乎看不到见证的第二代。象前一个世纪,神在英国兴起了一个属灵的运动,有人说他甚至超过了马丁路德的改教运动,其中最有名的人有达秘和慕勒。达秘是最会读圣经的人,慕勒是最会祷告的人,神的确在他们中间作了非常荣耀的工作,他们的确将神的儿女带回神旨意的中心去。基督徒学者皮尔逊作见证说:他一生只看见两个像使徒时代那样的教会,其中的一个就是慕勒所在的教会。很可惜这样荣耀的光景只维持了二十年,达秘和慕勒竟然分手了。我们常会天真的想,如果有两个人在一起合一的话,就没有再比慕勒和达秘更好的了,一个是最懂得主的话,最认识圣经的,一个是最会祷告的,当然应该是最能合一的。如果这两个人不能合一,我们要问说,神儿女中间的合一有没有可能?我们能否就据此枉下结论说,我们的主临终为我们的代祷,要我们合而为一是枉然的。"合一"的的确确是神的心意。能不能因神儿女的失败。叫我们就因此废去神的旨意呢?如果我们以以斯帖记的光来看教会的历史,我们就能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那就是神的仇敌可以容忍神见证恢复的第一代,但不是见证之第二代。他可以让你经过二十年好时光,但因着我们的失败,第二代就不见了!不错,我们能看见某一个属灵运动的第二代,第三代,但这不是我们的意思,我们是问,有没有神见证的第二代?有某个运动的第二代,不一定有主见证的第二代,所以,以斯帖记的教训是非常严肃的。

-----------------------------

见证第二代的诞生系于末底改的高升

为什么第二代产生不出来呢?那是因为哈曼成功。什么时候第二代诞生,那是因为末底改坐在宝座上。所以这不是真理的问题。因为以斯帖记是一本实行的书,历世历代神要藉着他的儿女一直的实行,什么时候这本书里的教训让我们顺服了,你看到见证的第二代就自自然然被保全。如果主怜悯我们像所罗巴伯一样,回到神旨意的中心,我们要为此感谢主,但是让我们记得,今天仇敌不容忍这种光景下去,仇敌要拆散我们,摧毁我们,并且要吞灭我们。因此在我们身上有一个功课要学,如果我们没有好好的受对付,学功课,反而容让哈曼高升,那我们有一个结果,是叫见证的第二代没有产生的可能,这是以斯帖记给我们看见的。

-----------------------------

双份的原则

看到这里,我们不能不联想到以斯帖记里一个非常有趣的事实。那就是书中许多事情的记载常常是两次两次的。这个特点贯穿了整本以斯帖记。比方说亚哈随鲁王摆设了两次国宴,一次为各省贵胄,一次为书珊人民。之后王一共发了两道命令,向以斯帖伸出金杖两次。以斯帖请哈曼赴筵也是两次。你如果读下去会发觉犹太人起来争战是两天。后来他们守普珥节是十四、十五两天。末底改写信给犹太人也是两封。你看这些事情的发生都是两次两次的。如果我们把这有趣的特点,从以斯帖记所得的光下透视,我们不禁会问;这莫非是与见证的第二代有关么?我们也自然的连想到以利亚和以利沙的故事。以利亚代表先知的第一代,以利沙代表先知的第二代。以利沙在与以利亚分手以前,曾向他求双倍的圣灵。你看这又是双倍和两次的原则。以利沙为什么要这样要求呢?因为见证传递到第二代的时候是比前更黑暗,风云是比前更险恶,逼迫会逾过愈利害,要忠心维持主的见证是愈过愈艰难。第二代持守见证火把的人,的确需要双倍的圣灵,来忍受双份的苦难。以利沙靠着双倍的圣灵行了十六个神迹,比以利亚所行的八个神迹恰好是加一倍。在加倍恶劣的环境中,神藉以利沙显出圣灵加倍的能力,使他终于完成神的托付。这岂不是以斯帖记给我们的时代信息吗?要保全见证的第二代,我们实在需要让末底改所代表的圣灵坐在宝座上,让他加倍的管理我们,来对付肉体,就是哈曼所代表的诡计。因为哈曼是哈米大他的儿子,哈米大他就是加倍的意思,肉体一来都是双料的,都是来势汹汹的。有双倍的圣灵能够对付双料的肉体!这样主的见证就能代代传递下去,直等到他回来。这就是双倍的原则与见证第二代的关系。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读经:以斯帖记第四章第十四节: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这样的时候么?第二章第六节:从前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将犹大王耶哥尼雅和百姓从耶路撒冷掳去,末底改也在其内。--------------历史背景--神的恢复圣经中说到神的恢复,一共有五卷书。这五卷书就是以斯拉记、尼希米记、哈该书、撒迦利亚书、和以斯帖记。现在我们要问,以斯帖记在这些恢复的书中,占什么地位呢?回答这些问题之前,我们必须简单的复习一下旧约中的以色例人的历史,然后再翻成新约的语言,看它对神的教会,产生什么属灵的教训。--------------神的同在和他的见证我们知道圣城和圣殿是和以色列的历史分不开的,特别是了以色列的黄金时代--所罗门的时候,圣殿终告落城,圣城也建造整齐。原来神是以他的百姓作居所,住在他们中间,神作他们的神,他们作神的子民。当神同在的实际达到高峰的时候,神就用一座看得见的圣殿来象征。因着神的同在充满在他子民的中间,外面自然就产生了见证,四周列国的人,就在这一班神子民的身上看见了神的荣耀。当见证的光,也就是神的荣耀得到完全彰显的时候,神就用一座看得见荣美的圣城,来说明他的所以。圣殿是指神的同在,圣城代表神
的见证。外面的荣耀的见证,是导之于里面神甘甜的同在。根据神的旨意,以色列人在地上的使命,就是在列国中为他作见证;见证神是独一的真神,并且宣告他无比的圣洁与至尊的荣耀。我们知道神属地百姓的历史,很自然的说出了神属天子民的故事。神的教会也是和神的同在和他的见证是分不开的。教会在地上的使命,也是为神作见证,彰显神的荣耀。然而教会象月亮一样,本身是没有光的,但是因为他的脸朝向公义的太阳,瞻仰他的荣美,就自然反射了太阳的光辉。当世人在教会的身上,看见基督荣美的时候,教会就尽了他肩负见证的责任。当教会充满了主的同在外面就自然产生了荣耀的见证,而这荣耀不是她自己,乃是主的荣耀,就好象月光其实是日光一样。神的子民虽有天和地上的分别,他们所处的时代,虽有新约和旧约的分别,然而神对他子民的永远旨意只有一个,就是神将同在赏给他们,为着使人在他们身上,看见神的荣耀,因而产生了神的见证。我们读以色列历史的时候,我们看见神的见证,的确,在所罗门的时候达到高峰。但很可惜,好景不常,以色列人逐渐的失去了对神的贞洁,他们容让偶像来污染他们自己,神的荣耀和圣洁受到了空前的亏损。到了耶利米先知的时候,以色列人的属灵光景实在
是降到了最低潮,神就宣告说,这些背道的民,染上了不治的绝症。耶利米亲眼看见了一个垂死的病人,在死亡线上挣扎,到了日期满足的时候,神终于把以色列人交在凶悍元比的巴比伦人的手中,使以色列国,像一棵大树一样,连根拔起,使他们不得住在他们所生长的家乡,而被掳到遥远的巴比伦。--------------神的隐退因着神的同在在他的子民中遭受了严重的亏损,已经落到有名无实的地步,里面同在的实际,已经荡然无存,神就使外面看得见,象征这个同在的圣殿全然被拆毁,落得一块石头不留在一块石头上。根据以西结书的记载,神的荣耀,因着他百姓所作那些可憎的罪恶,就逐渐的从至圣所离开。经过圣殿门槛,神的荣耀逐渐上升。在圣殿上空盘旋许久以后,就从橄榄山升到天上去了。这样当神的子民被掳的时候,他的同在从地上收回,神的荣耀也离开了地上,回到天上去。所以形容这一段惨淡的时期,在恢复的书卷中圣灵就不再称呼神作天地的主,像在创世记十四章十九节中所形容的,而称为天上的神。因为神的荣耀回到天上去了,现在地上看不见他的见证。以斯帖记故事发生的时候,就是在这样一个非常的时期中。现在我们就能清楚,为什么在以斯帖记中找不到神的名字!因为神的子
民背叛的缘故,人在地上看不见神明显的同在,以斯帖记的开始,告诉我们亚哈随鲁作王,因为现在神的子民被掳,所以在地上的人就登上了宝座,似乎宣布神退位似的,而神也真的退到天上去了。现在亚哈随鲁的光芒,似乎是盖过了神的光芒!亚哈随鲁名字的响亮,似乎更胜于耶稣的名字。被掳的意思是说,神对他的子民明明的放手了,然而感谢神,他在暗中并没有放手,他仍旧是神,不过他是在天上作神,在以斯帖记的背后作神。--------------今天所处的时代如果我们把这一幅图画放在新约的光下,我们就很容易把他应用在神的教会身上。五旬节可以说是教会的黄金时代,也是圣灵掌权的时代。圣灵的同在和能力是那样的显着。教会传福音,一次三千人得救,另一次五千人得救,神的道大大的兴旺。因着圣灵活泼有力的同在,在外面就产生了极其荣耀的见证,见证的光是如此的明亮。在罗马帝国威力所到的地方,产生了威力无比的冲激,震憾了无数罪人的良心。为着要抑止这良心的声音,他们终于喊说:除掉他们,钉他们十字架。他们受不住这些基督徒身上生命丰富的流露,他们不惜手染这些圣徒的血,于是就展开了长达三个世纪的**。然而神的见证并未摧毁在罗马帝国的权力之下。事实上恰
好相反,罗马帝国征服了世界,神的教会征服了罗马帝国。经过了三百年长期的大**之后,人们发现在罗马帝国版图里的罗马公民,每两个人中,就有一个基督徒,这是何等荣耀的见证!但是很可惜,后来基督教受到了世界的欢迎,渐渐的就失去了她原来的贞洁,最后被掳到巴比伦去,我们读教会历史的时候,教会经过了黑暗的时期,也就是教会被掳的时期。神的同在和能力,在教会中渐渐失落。教会在第一世纪的时候是金子银子都没有,到了这个时期,教会是进步了,金子银子都有了,然而奉主名瘸子起来行走的能力却没有了。神从地上收回了他的同在,神的荣耀回到天上去了。到了十九世纪,人文主义抬头,人要神退位,自己登上宝座。我们能说这不是像处在以斯帖记同样的时代吗?许多人的名字,似乎比主耶稣的名字更响亮!无神论猖獗,常常使人产生错觉,不仅神不在地上,甚至神也不在天上。而教会的失败是导致这一切混乱的原因,我们不能逃避责任,今天人如果在地上找不到神,看不见他的荣耀,这当然是我们的责任。因着我们不忠心、懒惰、自私的缘故,只顾我们自己生活,而叫神得不着满足。我们可以属灵,可以追求,也许作个属灵的伟人,人能看见神吗?神的同在在那里呢?感谢神!圣灵要藉着
这一本书不提醒我们,给我们看见说,今天因着神的荣耀从他的儿女中间收回去的缘故,我们就看见一个光景,好象你碰不着神,你在这里聚会,你在那里聚会,你盼望能找到一个家,盼望找到神的同在,但是好象找不到。我们是处在就像以斯帖记所在的那个时候,所以以斯帖记为什么对我们是这样的紧要。仇敌恨恶这本书,叫我们不容易领会。今天有许许多多关于这本书的讲解,但是仇敌不要我们知道这本书的中心意思是什么!因为这本书右果真的解开了,也真的让我们在主面前遵行了、跟随了,那一个结果是要震动整个的阴府。--------------主要恢复他的见证以色列人被掳到巴比伦以后,他们就从那里被分散到世界各地,但是感谢主,就在这种情形之下,主要恢复他自己的见证。他的心意永远是耶路撒冷。你不能因着神的儿女不忠心,圣殿所代表的同在,一块石头不留在一块石头上,从此以后,在地上就永远找不到见证了!这是不可能的。人会失败,神不会失败。所以神就告诉他的百姓说,要他等七十年,然后领他们回来。意思说这样的恢复工作不是人能作的,要等人到了他天然的尽头。因为根据摩西祈祷,七十是人天然年龄的年数,所以等到我们真的到了天然生命的尽头,我们觉得不行的时候
,神开始呼召他的百姓回到耶路撒冷。那个时候,虽然他们在巴比伦生根立基了,在那里过着安逸的生活,他们也能够敬拜神,会堂也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创立的,但有一班爱神的人,真正体贴神心意的人,他们心里不满足。虽然他们拥有田园,他们每次追想锡安就哭了。他们只好把琴挂在柳枝头,想念他们的家乡。他们虽然能够在会堂里敬拜,也读同样的一本圣经,但是他们里面不满足,因为神的心没有满足。他们可以在巴比伦继续过他们繁荣的生活,但是神的见证在那里呢?然而另一面,如果要回耶路撒冷,应当记得在那个时候不过是一个荒凉的地方,那个城就像一座空城一样。谁愿意回去,从废墟中把圣殿重建起来呢?只有那些爱神的人答应神的呼召。感谢神,他在不到五万人的一班少数人身上作工,使他们在万般困难中,在所罗巴伯的号召下,回到了耶路撒冷。他们代表回来的第一代。回来的人中间有许多老人,是见过原来的圣殿的。所以等到圣殿立好根基的时候,他们许多人都哭了,因为他们看不见从前的那种荣耀。老年人是很容易回意过去的,回想以往神是如何的恩待我们,那种祝福令人感觉在地犹如在天一样。但是现在回来,回不到以前的兴奋里。因为所罗巴伯重建的圣殿,委实无法与所罗门时代的圣殿
相比较。那时建殿财力雄厚,而现在一无所有。这就是为什么先知撒迦利亚和哈该起来鼓励他们的原因。这一班忠心的人。盼望能恢复到以前那样的光景,但是神没有这样作。因为恢复,不是恢复我们以前的感觉,那是再也回不来了。其实神是代领他们学习断奶的功课,好为第二代铺下美好的道路。-----------------------------恢复与见证的第二代他们经过不少艰难,二十年后终于把圣殿重建起来。然而神的见证要不断向前,长江后浪推前浪,过了在约八十年,神就兴起了见证的第二代,回到耶路撒冷。其中有以斯拉和尼希米。在教会历史中,我们也看到了同样的一幅图画。当神的教会被掳到巴比伦,也就是被掳到混乱的光景的时候,神像躲迷藏一样,从地上躲到天上去了。然而他顾念他自己在地上见证,就兴起像马丁路得、喀尔文和卫斯理约翰等等的人。当这些人天然的生命,因着十字架的对付而被代到尽头的时候,神就把恢复的工作在他们的手中。这些人都不是为自己活,乃是为着主在地上恢复的见证而活,也是为着迎接弥赛亚的再来而活。当教会历史的巨向前推进的时候,我们不只看见了恢复的第一代,也看见了恢复的第二代。主还没有回来,见证是要一代一代地传递下去。
有的人兴起像所罗巴伯一样,有的人兴起像以斯拉和尼希米一样。当我们在新约的光下,来看以色列的子民恢复的历史的时候,我们就能看见神今天在他的教会中,怎样作恢复的工作。因为神代领属地和属天的子民,是根据一个不变的原则;神在旧约以色列民中怎样作,他今天在教会中也照样作。当我们把以色列恢复历史的一点一滴,用新约的话翻译出来,然后应用在我们身上的时候,我们就得到非常荣耀的时代教训。让我们记得以斯帖记中的故事,发生的时候恰好是在这回来的两代之间,这是非常有意义的!现在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原来以斯帖记所记载的,关系到神是见证恢复的第二代。这样我们就能立刻领会,神为什么给我们以斯帖记,同时也确定了以斯帖记在恢复书卷中的地位。-----------------------------撒但不能容忍见证的第二代当神作恢复工作的时候,神的仇敌是不甘心的。他一定要出来作打岔工作。当以斯拉还没有回来以前,他就要千方百计的来摧毁恢复的第二代。他就藉着末底改不跪拜哈曼这件事作借口,兴风作浪。圣经说,哈曼以为下手害末底改一人是小事,(三章六节)撒但是要作大事,他知道神的见证起来,就催促了他末日的来到。同时他深知道神将来
成功的救赎计划,当弥赛亚来的时候,他在十字架上要给撒但最重的致命伤。他就先发制人,藉末底改的事发难。大约在以斯拉回来前十六年,哈曼就发动了那一次摧毁整个以色列人的事变。他这样作,心中有两个目标;往远处看,是指着基督来说的。以色列民族消失了,弥赛亚就没有诞生的可能。从近处看,他的箭头是指向以斯拉、尼希米这一班人。撒但似乎能容忍神的荣耀见证的第一代,但是他要千方百计拦阻见证的第二代诞生。因着这一个缘故,我们知道以斯帖记,在神的恢复工作中占有什么地位。现在我们就能明白,神为什么把这一卷美丽的书给我们。-----------------------------神的器皿以斯拉如果哈曼那一次事变成功了,在历史上,有以色列第一代的人回到耶路撒冷,但没有第二代的故事了。以斯拉回来为什么关系是如此重要呢?今天我们手里有这一部旧约圣经,是谁收集在一起的呢?就是以斯拉。以斯拉可以说是以色列人中最大的文士,没有一个人能超过他。他是神暗中在巴比伦所豫备的器皿。圣经告诉我们,以斯拉对神的话实在是忠心,神就把最重的责任交托在他身上,就是把神的话收集在一起。我们看见如果以斯拉在主的面前没有受过对付,那是多么危险!他若
把不该放的书放进去,把该放的没有放进去,那我们怎么办?所以我们看见,以斯拉确是神兴起的一个贵重的器皿,从他的身上不只恢复了神的话,而且在旧约里,我们得着了完整的神的话。因着这个缘故,仇敌不能容忍以斯拉回来。其实那个时候,神的仇敌成功他的诡计不是不可能的,因为波斯王当时的势力是全世界最大的,而所有的以色列人都分散在他的国度里,从古实到印度一共一百二十七省,如果有一个时候能毁灭这一班人,并且作得彻底,那必定是这个时候。因此我们看见仇敌是千方百计促使这事发生。除此之外,我们还能找到为什么以斯拉这批人是这样的重要。成为神仇敌的眼中钉?我们知道所罗巴伯代表的第一代回来的时候,经过二十年圣殿重建了。但这还不是神对他子民最终的目的。等到以斯拉回来的时候,圣经告诉我们,以斯拉作了两件要紧的事,第一,他恢复了神的话。因为那个时代神要拯救他们脱离外面的感觉。在所罗门的时代,人是容易充满感觉,特别是看见了圣殿的富丽和辉煌的时候,就像我们今天与成千成万的圣徒同聚一堂的时候,那种兴奋的感觉一样。当今天我们走在恢复道路上的时候,是不是往日那些荣耀的感觉会恢复起来呢?很希奇,如果我们读圣经,圣灵并没有作这件事,相反
的,神却恢复了他的话,因为感觉是会像波浪一样起伏不定的,是靠不住的,然而神的话却安定在天,因此神就把他的话和他的丰富带进来,也把神话语的权威带进来,恢复了神的话语在他子民心中优越的地位。-----------------------------荣耀的教会迎接主的再来第二,圣经还告诉我们以斯拉作了美化圣殿的工作。圣殿不只是要重建,更是需要美化的。如果翻译成约的话,教会不只要回到神旨意的中心,更是要成熟才对。教会慢慢美化的结果,就是教会成为一个荣耀的教会,也就是教会达到成熟的地步。为什么以斯拉要美化圣殿呢?有一个非常紧要的原因,就是当弥赛亚第一次来的时候,根据预言,圣经说弥赛亚要忽然进到圣殿里,所以在地上必须有一个器皿--圣殿是准备好了的,不光是重建的,而且是美化的。当弥赛亚一来,就可以进到圣殿里面去。我们读圣经都知道,弥赛亚如何第一次来,他也如何要第二次来。现在我们的主如何再来呢?用今天的话来讲,就是地上必须有一个器皿准备好,那就是神必须要得到荣耀的教会。怎样才能得到荣耀的教会呢?那是藉着第二代带进来的。不当是第一代,乃是第二代叫教会更成熟,最后的光景是让主,在地上能得着一个荣耀的教会,
迎接他的再来。(以弗所书第五章27)所以,我们可以这样说,以斯拉回到耶路撒冷,不是为着他们自己,而是为了迎接引进主的第一次来,是为着神的旨意。同样的,今天主在地上要得着一个团体的器皿,目的是为着他的再来,新妇必须妆M整齐等候新郎回来。仇敌能容忍有见证的第一代,但不能容忍有见证的第二代,所以我们翻开教会历史许多时候神兴起了见证的第一代,但是很可惜我们似乎看不到见证的第二代。象前一个世纪,神在英国兴起了一个属灵的运动,有人说他甚至超过了马丁路德的改教运动,其中最有名的人有达秘和慕勒。达秘是最会读圣经的人,慕勒是最会祷告的人,神的确在他们中间作了非常荣耀的工作,他们的确将神的儿女带回神旨意的中心去。基督徒学者皮尔逊作见证说:他一生只看见两个像使徒时代那样的教会,其中的一个就是慕勒所在的教会。很可惜这样荣耀的光景只维持了二十年,达秘和慕勒竟然分手了。我们常会天真的想,如果有两个人在一起合一的话,就没有再比慕勒和达秘更好的了,一个是最懂得主的话,最认识圣经的,一个是最会祷告的,当然应该是最能合一的。如果这两个人不能合一,我们要问说,神儿女中间的合一有没有可能?我们能否就据此枉下结论说,我们的主临
终为我们的代祷,要我们合而为一是枉然的。合一的的确确是神的心意。能不能因神儿女的失败。叫我们就因此废去神的旨意呢?如果我们以以斯帖记的光来看教会的历史,我们就能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那就是神的仇敌可以容忍神见证恢复的第一代,但不是见证之第二代。他可以让你经过二十年好时光,但因着我们的失败,第二代就不见了!不错,我们能看见某一个属灵运动的第二代,第三代,但这不是我们的意思,我们是问,有没有神见证的第二代?有某个运动的第二代,不一定有主见证的第二代,所以,以斯帖记的教训是非常严肃的。-----------------------------见证第二代的诞生系于末底改的高升为什么第二代产生不出来呢?那是因为哈曼成功。什么时候第二代诞生,那是因为末底改坐在宝座上。所以这不是真理的问题。因为以斯帖记是一本实行的书,历世历代神要藉着他的儿女一直的实行,什么时候这本书里的教训让我们顺服了,你看到见证的第二代就自自然然被保全。如果主怜悯我们像所罗巴伯一样,回到神旨意的中心,我们要为此感谢主,但是让我们记得,今天仇敌不容忍这种光景下去,仇敌要拆散我们,摧毁我们,并且要吞灭我们。因此在我们身上有一个功课要学
,如果我们没有好好的受对付,学功课,反而容让哈曼高升,那我们有一个结果,是叫见证的第二代没有产生的可能,这是以斯帖记给我们看见的。-----------------------------双份的原则看到这里,我们不能不联想到以斯帖记里一个非常有趣的事实。那就是书中许多事情的记载常常是两次两次的。这个特点贯穿了整本以斯帖记。比方说亚哈随鲁王摆设了两次国宴,一次为各省贵胄,一次为书珊人民。之后王一共发了两道命令,向以斯帖伸出金杖两次。以斯帖请哈曼赴筵也是两次。你如果读下去会发觉犹太人起来争战是两天。后来他们守普珥节是十四、十五两天。末底改写信给犹太人也是两封。你看这些事情的发生都是两次两次的。如果我们把这有趣的特点,从以斯帖记所得的光下透视,我们不禁会问;这莫非是与见证的第二代有关么?我们也自然的连想到以利亚和以利沙的故事。以利亚代表先知的第一代,以利沙代表先知的第二代。以利沙在与以利亚分手以前,曾向他求双倍的圣灵。你看这又是双倍和两次的原则。以利沙为什么要这样要求呢?因为见证传递到第二代的时候是比前更黑暗,风云是比前更险恶,逼迫会逾过愈利害,要忠心维持主的见证是愈过愈艰难。第二代持守见证
火把的人,的确需要双倍的圣灵,来忍受双份的苦难。以利沙靠着双倍的圣灵行了十六个神迹,比以利亚所行的八个神迹恰好是加一倍。在加倍恶劣的环境中,神藉以利沙显出圣灵加倍的能力,使他终于完成神的托付。这岂不是以斯帖记给我们的时代信息吗?要保全见证的第二代,我们实在需要让末底改所代表的圣灵坐在宝座上,让他加倍的管理我们,来对付肉体,就是哈曼所代表的诡计。因为哈曼是哈米大他的儿子,哈米大他就是加倍的意思,肉体一来都是双料的,都是来势汹汹的。有双倍的圣灵能够对付双料的肉体!这样主的见证就能代代传递下去,直等到他回来。这就是双倍的原则与见证第二代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