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同居故事之一(下)

说好不同居 by 大卫.加德吉尔

伤心的故事――贾斯汀和波姬

贾斯汀这样回忆道:"一切都是从面颊上的一个吻开始的,而一切又都止于面颊上的一个吻。"

你们还记得贾斯汀和波姬吗?

他们就是在华盛顿特区相识的那对年轻人,在华盛顿的几年时间里,他们的关系也由普通朋友变成了恋人,之后他们决定搬到贾斯汀位于加利福尼亚的故乡,并且开始在那里攀登从政的阶梯。

当回到加利福尼亚之后,他们觉得搬到一起住就合情合理了。虽然他们在华盛顿特区的时候是分开居住,但是在南加州,房租并不便宜。另外,他们也深爱着对方,有些时候,他们感觉彼此之间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他们是真正心灵上的伴侣。虽然他们还没有正式订婚,但是他们和他们的家人都认为结婚已经是迟早的事情了。

贾斯汀和我一起坐在他和波姬在过去的14个月里一直居住着的公寓的客厅里,当时正是4月份,一切都不是特别好。贾斯汀又说起了那个故事:

是的,这一切都是要发生的。我本来打算要和她结婚,我们的家人在开始非正式地为结婚做准备。婚礼计划将在俄亥俄州举行,我的那些住在加利福尼亚州的亲戚们已经开始考虑当他们到达俄亥俄州的时候究竟能帮着干点什么。我告诉波姬的母亲,如果我们要在俄亥俄州举行婚礼的话,我希望能够在一艘沿俄亥俄河顺流而下的马克・吐温游艇上举行我们的婚宴。

当我们到了加利福尼亚州之后,我马上开始为竞选市议会做准备,虽然只是一个小城镇的政治世界,但我透过这个小的窗口看到了真正的政治,这让我非常震惊。政治本身并不光彩炫目,参与者也并不正直坦诚。

在那段时间,我和波姬之间的关系开始改变。我觉得没有从我的心灵伴侣那里得到自己所期望的支持和帮助。哎,每一个人还像平常一样谈论着我们之间的事情,就好像我们之间的关系还在不断地加深。但是事实上,情形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在竞选之后(这一次我没有获胜!),我花了5到6天的时间到华盛顿特区以及纽约市旅行了一次,为的就是要离开一段时间,拜访一下朋友。当我回来的时候,波姬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只是一句很随意的:"嘿,怎么样?"我回答道:"挺好。"这就是所有,没有拥抱,没有亲吻,没有"亲爱的,我想死你了!你感觉怎么样?你的旅行怎么样?"这类的话。

对我来说,我认为这是第一次我清楚地意识到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我们之间已经一点儿热情都没有了。通常,不管是要去上班还是因为别的事情需要离开,我们都会亲吻彼此的面颊,因为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但是,有一次我是如此的愤怒,以至于我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我竟然连和她吻别都没有。我想我是在试着做出一项声明,第二天我还是这么做的。这就是所发生的事情,我们就这样停止了亲吻,一切都结束了。

就在我们之间的关系开始恶化的时候,波姬认为如果我们结婚的话,情况可能会有所改观,但是我的想法却恰恰相反。结婚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这就是为什么我想赶快摆脱现在的困境,婚姻是不可能带来任何改善的。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贾斯汀和波姬等待着他们可以搬出去的那一天,以便可以彼此分开。现在,惟一还让他们在一起的事情就是他们共同签定的房屋租赁合同。贾斯汀继续着那个伤心的故事:

我比波姬要更早地认识到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或者说我比她要提前承认这一结局。我真的是承受不了这一切了,但是我却不知道如何逃离这一切。所以,当我周围的人还在谈论着结婚的事情的时候,我对自己说:"天啊,公寓的合同要到6月份才到期!我真是作茧自缚,这一次我真是把事情搞砸了。"现在是4月份了,而我们被6月份才到期的合同搞得进退两难。波姬找到了几份工作,但是她的工资还不够负担我们一半的支出。于是我就问她:"我为什么要付钱让你住在这儿?你所做的一切只是在朝我大喊大叫,我甚至没有和你谈恋爱。我们分手了,你恨我,你朝我大喊大叫,而现在你又指望我来付一个月1200美元的房租。"

我们已经不再相爱了,我们也停止了约会,所以当公寓合同到期之后,她希望能够忘掉过去的生活,就好像一切从来也没有存在过一样。

那个时候,我们甚至不可能在同一个屋子里安静地呆上5秒钟,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完全恶化到了更像是仇恨――完完全全的仇恨。

在这个时候,波姬来了,她加入了我们的谈话。他们都受到了巨大的伤害,这是显而易见的。他们现在所关心的就是,越快能够开始他们各自的新生活就越好。但是他们希望我能够听听他们的故事,希望有人能够分享他们的故事,期望着其他人不会重蹈他们的覆辙,所以我问了他们很多问题。

问题和答案

1.你们最终是如何分手的?

波姬说道:“虽然过程缓慢,但是我们却很确定:我们之间,爱已经消亡,热情已经冷却。尽管如此,我们之间关系的那种定式还是保留了下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因为我们住在了一起,我们也因为彼此而进退两难。所以,真正意义上的分手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大约花了我们4个月的时间。

贾斯汀补充说:“在开始的时候,波姬仍然在想着我们会结婚,但是在我的心里,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我甚至在祷告:祈求分手那一天的到来,祈求公寓合同到期那一天的到来,祈求着她离开那一天的到来。期待着6月结束的时候,我可以完全拥有自己的生活。

2.你们都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

“简直是太痛苦了,”贾斯汀说道,“所有的一切都是极为痛苦的,我觉得她不再爱我了,甚至觉得她从来也没有爱过我。一开始我觉得自己找到了终生的心灵伴侣,但是我错了,我感到痛苦极了,我想她也是,她经常哭泣。”

波姬补充说:“即便是现在谈起这件事情都令人很难过,我一开始觉得我们将会结婚,如果从来也没有这么想的话,我是决不会和贾斯汀搬到一起住的,但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3.你们是不是还很庆幸拥有同居的经历?

“不,”贾斯汀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一点儿也不,我永远也不会再这么做了。人们总是说‘永远不要说[永远不],但是我觉得考虑到现在我们所面临的痛苦局面,以及这样的情况可能再次出现的事实,我是再也不会这样做了。我宁可在经济上做一些牺牲,让我们能拥有各自的公寓,那样的话,我们住在一起的第一天将会是在我们结婚之后!但是绝对不会再出现在结婚前住在一起的情况。下一个和我住在一起的女性一定要是我的妻子。

思考了一会儿,波姬回答:“我真的不知道我是否还会和别人住在一起。现在的伤害是如此之深,我甚至不愿意考虑这些事情。但是我明确地知道我再也不愿意经历这样的痛苦了。”

4.你们说“永远也不”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贾斯汀之前做了这样的评论,所以这一次是他给出的回答――

一个原因就是在分手之后你看到你们还是必须要住在一起。也许有些人有钱,可以简单地搬走就可以,但是日常生活中普通人在签了合同之后,都还是要遵守合同的。两个人分手并不是你可以计划的事情,它可能随时发生,有些时候,它可能在合同到期之前3个月或者4个月时发生,如果这种情况出现,那么你所面临的就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情形。

和前任男朋友或女朋友住在一起并且发现虽然一切已经是一个可怕的错误,但是公寓的合同还没有到期――我相信我们不是惟一的这种人,这也正是我们称他们是“前任男朋友或前任女友”的原因,所以,那种情况对男人来说应该是最可怕的一种。当然,我相信还有更多更可怕、更糟糕的情况存在,但是这种情况还是非常值得一提。因此,这应该是首要的原因,但是你只有在这一切都发生之后才意识到这一点。

第二个原因与爱有关。如果你全心地去爱一个人,那么你的爱应该让你首先和他(她)结婚,然后再和他(她)住在一起。如果你不确定对方是不是正确的人选,不要轻易地尝试婚姻,因为这正是同居的含义,这会给你们带来很多痛苦和伤害。

如果你觉得找到了正确的人选,但是你还没有为婚礼做好准备,那么请不要因为经济上的原因搬到一起住。也许这正是我们所遇到的情况,但是由于我们已经开始同居,我想当然地认为她就是我所寻找的人,我真的认为我们是心灵上的伴侣,而且我也真的认为我们有一天会结婚,但是很明显,我错了。即便我们没有住在一起,我还是认为我们的关系维持不到结婚那一天,但是那样的话,我们就为彼此省去了许多痛苦。

5.如果你有机会站在演讲台上给单身的朋友一些关于同居的建议,你会说些什么?

贾斯汀给出了下面建议――

我想我可能不会从道德的角度来谈这个问题。现在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道德标准。我们有《圣经》,但是每一个人又都有他们自己的“圣经”,他们都是根据自己对正确和错误的理解而生活,不管是杀人还是偷糖果,不管他们各自的道德水准在哪儿。这就是为什么有人认为同居没什么错误,而那些有着传统观念的人永远也不会允许这样。所以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道德水准,从一开始,我就不会把这件事情当作是一个伦理道德的争论。

从世俗的角度来看,我们应该考虑一下,如果分手,那后果该是多么的严重。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因为当你在想:我们将会结婚,或者,我觉得她就是我寻找的心灵伴侣!或者是,嘿,如果结局不好,我们没有结婚,那么分手并不是那么糟糕。但是,请你三思而后行。你们是要在一起签合同的,还不是那么糟糕吗?所有人都在一起为你的生活计划,你是不是还认为如果你分手的话不是那么糟糕?我要说的是,撇开道德观以及价值观不谈,仔细想一想:如果你分手的话,结果远比你想象中的的糟糕。

在这之后,我想说的是:除非你已经结了婚,否则不要选择住在一起。我觉得不管你想不想和那人结婚,你都可以通过同居之外的方法来更一步地了解他(她),你不需要通过住在一起来尝试婚姻,我希望能够打破这种错误的观念。因为再一次撇开道德不说,单从世俗的角度来看,你不需要和你的情侣住在一起就可以拥有足够在一起的时间。你可以去他(她)的公寓,他(她)也可以来你的家。这就好像是住在一起一样,但是当他(她)让你很生气的时候,你可以让他(她)离开。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回你自己的家去!

我想告诉那些正在考虑搬到一起住的人,你们可以有很多方式花时间在一起来决定彼此之间是否合适,并不一定非要住在一起。事实上,你们恰恰不应该住在一起。同居会增加彼此关系中复杂性,以至可能导致感情上的灾难。考虑到可能的痛苦,这都是不值得的。

并不是后来永远快乐

开始的时候一切都仿佛是大屏幕的浪漫喜剧:来自国内两个完全不同的地区的两个人相识、相知、相爱,他们是心灵伴侣,开始为共同生活而计划。

但是在我结束了和贾斯汀、波姬的谈话驱车回家的路上,我意识到一件显而易见的事,那就是:他们故事的结尾远远不想想象中的那样“后来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相反,其结尾是悲剧性的,令人伤心的,而且充满了痛苦。两个年轻人的内心中留下了永久的创伤,这些创伤将伴随他们走过以后的岁月。

现在可以说是一个很好的停下来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到现在为止你都读到了什么。如果你选择在结婚之前住在一起,那么将来你们很难有一个幸福、成功、不会离婚的婚姻。

如果同居不是为婚姻做准备的一个好的方法,那么我们的问题依然存在,那就是:如果两个人认为彼此相爱,那么他们如何决定是否应该结婚?他们是不是应该简单地做出决定,然后期待未来很完美?或者有什么别的方法可以为婚姻做准备,并且可以避免在将来离婚?

这本书后面的部分将会帮助你回答这个问题。其中包括一些具体措施供情侣们在做出重要的承诺之前使用。虽然没有什么方法可以保证你们将来一定不会离婚,但是确实有许多方法可以提高你们将来得到一个恒久、如意的婚姻的可能性。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伤心的故事――贾斯汀和波姬贾斯汀这样回忆道:"一切都是从面颊上的一个吻开始的,而一切又都止于面颊上的一个吻。"你们还记得贾斯汀和波姬吗?他们就是在华盛顿特区相识的那对年轻人,在华盛顿的几年时间里,他们的关系也由普通朋友变成了恋人,之后他们决定搬到贾斯汀位于加利福尼亚的故乡,并且开始在那里攀登从政的阶梯。当回到加利福尼亚之后,他们觉得搬到一起住就合情合理了。虽然他们在华盛顿特区的时候是分开居住,但是在南加州,房租并不便宜。另外,他们也深爱着对方,有些时候,他们感觉彼此之间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他们是真正心灵上的伴侣。虽然他们还没有正式订婚,但是他们和他们的家人都认为结婚已经是迟早的事情了。贾斯汀和我一起坐在他和波姬在过去的14个月里一直居住着的公寓的客厅里,当时正是4月份,一切都不是特别好。贾斯汀又说起了那个故事:是的,这一切都是要发生的。我本来打算要和她结婚,我们的家人在开始非正式地为结婚做准备。婚礼计划将在俄亥俄州举行,我的那些住在加利福尼亚州的亲戚们已经开始考虑当他们到达俄亥俄州的时候究竟能帮着干点什么。我告诉波姬的母亲,如果我们要在俄亥俄州举行婚礼的话,我希望能
够在一艘沿俄亥俄河顺流而下的马克・吐温游艇上举行我们的婚宴。当我们到了加利福尼亚州之后,我马上开始为竞选市议会做准备,虽然只是一个小城镇的政治世界,但我透过这个小的窗口看到了真正的政治,这让我非常震惊。政治本身并不光彩炫目,参与者也并不正直坦诚。在那段时间,我和波姬之间的关系开始改变。我觉得没有从我的心灵伴侣那里得到自己所期望的支持和帮助。哎,每一个人还像平常一样谈论着我们之间的事情,就好像我们之间的关系还在不断地加深。但是事实上,情形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在竞选之后(这一次我没有获胜!),我花了5到6天的时间到华盛顿特区以及纽约市旅行了一次,为的就是要离开一段时间,拜访一下朋友。当我回来的时候,波姬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只是一句很随意的:"嘿,怎么样?"我回答道:"挺好。"这就是所有,没有拥抱,没有亲吻,没有"亲爱的,我想死你了!你感觉怎么样?你的旅行怎么样?"这类的话。对我来说,我认为这是第一次我清楚地意识到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我们之间已经一点儿热情都没有了。通常,不管是要去上班还是因为别的事情需要离开,我们都会亲吻彼此的面颊,因为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但是,有一次我是如此的愤怒,以至于我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我竟然连和她吻别都没有。我想我是在试着做出一项声明,第二天我还是这么做的。这就是所发生的事情,我们就这样停止了亲吻,一切都结束了。就在我们之间的关系开始恶化的时候,波姬认为如果我们结婚的话,情况可能会有所改观,但是我的想法却恰恰相反。结婚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这就是为什么我想赶快摆脱现在的困境,婚姻是不可能带来任何改善的。现在,一切都结束了。贾斯汀和波姬等待着他们可以搬出去的那一天,以便可以彼此分开。现在,惟一还让他们在一起的事情就是他们共同签定的房屋租赁合同。贾斯汀继续着那个伤心的故事:我比波姬要更早地认识到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或者说我比她要提前承认这一结局。我真的是承受不了这一切了,但是我却不知道如何逃离这一切。所以,当我周围的人还在谈论着结婚的事情的时候,我对自己说:"天啊,公寓的合同要到6月份才到期!我真是作茧自缚,这一次我真是把事情搞砸了。"现在是4月份了,而我们被6月份才到期的合同搞得进退两难。波姬找到了几份工作,但是她的工资还不够负担我们一半的支出。于是我就问她:"
我为什么要付钱让你住在这儿?你所做的一切只是在朝我大喊大叫,我甚至没有和你谈恋爱。我们分手了,你恨我,你朝我大喊大叫,而现在你又指望我来付一个月1200美元的房租。"我们已经不再相爱了,我们也停止了约会,所以当公寓合同到期之后,她希望能够忘掉过去的生活,就好像一切从来也没有存在过一样。那个时候,我们甚至不可能在同一个屋子里安静地呆上5秒钟,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完全恶化到了更像是仇恨――完完全全的仇恨。在这个时候,波姬来了,她加入了我们的谈话。他们都受到了巨大的伤害,这是显而易见的。他们现在所关心的就是,越快能够开始他们各自的新生活就越好。但是他们希望我能够听听他们的故事,希望有人能够分享他们的故事,期望着其他人不会重蹈他们的覆辙,所以我问了他们很多问题。问题和答案1.你们最终是如何分手的?波姬说道:“虽然过程缓慢,但是我们却很确定:我们之间,爱已经消亡,热情已经冷却。尽管如此,我们之间关系的那种定式还是保留了下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因为我们住在了一起,我们也因为彼此而进退两难。所以,真正意义上的分手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大约花了我们4个月的时间。贾斯汀补充说:“在开始的时候,波姬
仍然在想着我们会结婚,但是在我的心里,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我甚至在祷告:祈求分手那一天的到来,祈求公寓合同到期那一天的到来,祈求着她离开那一天的到来。期待着6月结束的时候,我可以完全拥有自己的生活。2.你们都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简直是太痛苦了,”贾斯汀说道,“所有的一切都是极为痛苦的,我觉得她不再爱我了,甚至觉得她从来也没有爱过我。一开始我觉得自己找到了终生的心灵伴侣,但是我错了,我感到痛苦极了,我想她也是,她经常哭泣。”波姬补充说:“即便是现在谈起这件事情都令人很难过,我一开始觉得我们将会结婚,如果从来也没有这么想的话,我是决不会和贾斯汀搬到一起住的,但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3.你们是不是还很庆幸拥有同居的经历?“不,”贾斯汀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一点儿也不,我永远也不会再这么做了。人们总是说‘永远不要说[永远不],但是我觉得考虑到现在我们所面临的痛苦局面,以及这样的情况可能再次出现的事实,我是再也不会这样做了。我宁可在经济上做一些牺牲,让我们能拥有各自的公寓,那样的话,我们住在一起的第一天将会是在我们结婚之后!但是绝对不会再出现在结婚前住在一起的情况。下一个和我住在一起的女性一定要
是我的妻子。思考了一会儿,波姬回答:“我真的不知道我是否还会和别人住在一起。现在的伤害是如此之深,我甚至不愿意考虑这些事情。但是我明确地知道我再也不愿意经历这样的痛苦了。”4.你们说“永远也不”的主要原因是什么?贾斯汀之前做了这样的评论,所以这一次是他给出的回答――一个原因就是在分手之后你看到你们还是必须要住在一起。也许有些人有钱,可以简单地搬走就可以,但是日常生活中普通人在签了合同之后,都还是要遵守合同的。两个人分手并不是你可以计划的事情,它可能随时发生,有些时候,它可能在合同到期之前3个月或者4个月时发生,如果这种情况出现,那么你所面临的就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情形。和前任男朋友或女朋友住在一起并且发现虽然一切已经是一个可怕的错误,但是公寓的合同还没有到期――我相信我们不是惟一的这种人,这也正是我们称他们是“前任男朋友或前任女友”的原因,所以,那种情况对男人来说应该是最可怕的一种。当然,我相信还有更多更可怕、更糟糕的情况存在,但是这种情况还是非常值得一提。因此,这应该是首要的原因,但是你只有在这一切都发生之后才意识到这一点。第二个原因与爱有关。如果你全心地去爱一个人,那么你的爱应该让你首
先和他(她)结婚,然后再和他(她)住在一起。如果你不确定对方是不是正确的人选,不要轻易地尝试婚姻,因为这正是同居的含义,这会给你们带来很多痛苦和伤害。如果你觉得找到了正确的人选,但是你还没有为婚礼做好准备,那么请不要因为经济上的原因搬到一起住。也许这正是我们所遇到的情况,但是由于我们已经开始同居,我想当然地认为她就是我所寻找的人,我真的认为我们是心灵上的伴侣,而且我也真的认为我们有一天会结婚,但是很明显,我错了。即便我们没有住在一起,我还是认为我们的关系维持不到结婚那一天,但是那样的话,我们就为彼此省去了许多痛苦。5.如果你有机会站在演讲台上给单身的朋友一些关于同居的建议,你会说些什么?贾斯汀给出了下面建议――我想我可能不会从道德的角度来谈这个问题。现在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道德标准。我们有《圣经》,但是每一个人又都有他们自己的“圣经”,他们都是根据自己对正确和错误的理解而生活,不管是杀人还是偷糖果,不管他们各自的道德水准在哪儿。这就是为什么有人认为同居没什么错误,而那些有着传统观念的人永远也不会允许这样。所以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道德水准,从一开始,我就不会把这件事情当作是一个伦理道德的
争论。从世俗的角度来看,我们应该考虑一下,如果分手,那后果该是多么的严重。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因为当你在想:我们将会结婚,或者,我觉得她就是我寻找的心灵伴侣!或者是,嘿,如果结局不好,我们没有结婚,那么分手并不是那么糟糕。但是,请你三思而后行。你们是要在一起签合同的,还不是那么糟糕吗?所有人都在一起为你的生活计划,你是不是还认为如果你分手的话不是那么糟糕?我要说的是,撇开道德观以及价值观不谈,仔细想一想:如果你分手的话,结果远比你想象中的的糟糕。在这之后,我想说的是:除非你已经结了婚,否则不要选择住在一起。我觉得不管你想不想和那人结婚,你都可以通过同居之外的方法来更一步地了解他(她),你不需要通过住在一起来尝试婚姻,我希望能够打破这种错误的观念。因为再一次撇开道德不说,单从世俗的角度来看,你不需要和你的情侣住在一起就可以拥有足够在一起的时间。你可以去他(她)的公寓,他(她)也可以来你的家。这就好像是住在一起一样,但是当他(她)让你很生气的时候,你可以让他(她)离开。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回你自己的家去!我想告诉那些正在考虑搬到一起住的人,你们可以有很多方式花时间在一起来决定彼此之间是否合适,
并不一定非要住在一起。事实上,你们恰恰不应该住在一起。同居会增加彼此关系中复杂性,以至可能导致感情上的灾难。考虑到可能的痛苦,这都是不值得的。并不是后来永远快乐开始的时候一切都仿佛是大屏幕的浪漫喜剧:来自国内两个完全不同的地区的两个人相识、相知、相爱,他们是心灵伴侣,开始为共同生活而计划。但是在我结束了和贾斯汀、波姬的谈话驱车回家的路上,我意识到一件显而易见的事,那就是:他们故事的结尾远远不想想象中的那样“后来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相反,其结尾是悲剧性的,令人伤心的,而且充满了痛苦。两个年轻人的内心中留下了永久的创伤,这些创伤将伴随他们走过以后的岁月。现在可以说是一个很好的停下来思考的时间,想一想到现在为止你都读到了什么。如果你选择在结婚之前住在一起,那么将来你们很难有一个幸福、成功、不会离婚的婚姻。如果同居不是为婚姻做准备的一个好的方法,那么我们的问题依然存在,那就是:如果两个人认为彼此相爱,那么他们如何决定是否应该结婚?他们是不是应该简单地做出决定,然后期待未来很完美?或者有什么别的方法可以为婚姻做准备,并且可以避免在将来离婚?这本书后面的部分将会帮助你回答这个问题。其中包括一些具体
措施供情侣们在做出重要的承诺之前使用。虽然没有什么方法可以保证你们将来一定不会离婚,但是确实有许多方法可以提高你们将来得到一个恒久、如意的婚姻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