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3章 社会为婚前性行为付出的高昂代价

为什么真爱需要等待 by 麦道卫

你是不是有时候希望自己能进入一个时间机器,直接跨入未来,看看你的生命是什么样的?当然,除非在技术上产生一种巨大的、不可预见的突破,否则取得这样的成就是不可能的。但是我想要你使用你的想像力,和我一起进入10年以后,看看在蒂娜生活中都发生了什么,就是那个在前一章里和男朋友韦德发生性行为后怀孕的女孩。我想让你看到那次冬天考完试后,蒂娜和韦德在小木屋里发生浪漫性欢愉的那几个小时给她以后的生活带来的影响。以下的场面是虚构的,但却是以跟踪记录许多青少年非婚怀孕的实际调查为基础的。

我们再次见到蒂娜的时候,她已经27岁了,单身。在父母的帮助下,她在非婚怀孕期的头3个月中做了两个非常重要的决定。第一,她决定不堕胎。作为一名基督徒,她对婚外性行为和怀孕感觉糟透了。她不想由于堕胎,再在自己的错误中加上一条谋杀。

她的第二个决定是和韦德分手。他曾经暗暗地给她施加压力,要她堕胎,当蒂娜坚决拒绝时,他生气了。"如果你真正爱我的话,你会按照我说的去做的。"他恐吓道,"我们可以以后再生孩子,但我现在不想有那样的责任。"蒂娜开始用全新的眼光来看韦德,她不喜欢她所看到的。所以她把他送的贵重的戒指还给他,他们再也没有说过话。从那以后,蒂娜只约会过几次。

和蒂娜在一起的10岁的小女孩是她的女儿,克里斯蒂。她们住在租来的复式结构的公寓里,离蒂娜父母的家只有8英里远。在克里斯蒂出生的头3年里,蒂娜和她的孩子住在父母家里。当蒂娜最终搬出来自己住以后,她用自己做接待员的微薄薪水,以及收入中下等的父母省下的钱来养活自己的女儿。在过去的7年中,她曾两次失业,不得不靠食物券和极少的失业救济金维持生活。蒂娜觉得领救济金很不好意思,她渴望有一天自己能挣到足够的钱来养女儿,甚至买个房子。但是那一天仍然遥不可及。

蒂娜,一个聪明、勤奋的学生,在克里斯蒂出生以后努力要完成高中学业。但是照顾小女儿占用了太多精力,她不得不放下自己的学业。她发誓有一天要完成高中学业,甚至进入大学。此刻,蒂娜的孩子和工作占据了她所有的时间。租房和生活费让她花干了收入的每一分钱。如果不是她父母偶尔给她一些现金资助她,她的情况会更糟糕。

蒂娜的父母邀请她回家,和他们住一起。蒂娜一直在拒绝,因为她很喜欢自己的独立。但是她的拒绝逐渐在减弱。和父母住在一起会大大地减少她的生活费用,让她能够开始存点钱。克里斯蒂也可以更多地得到外公、外婆的爱和照料,特别是在暑假以及学校放假而蒂娜又得工作的时候。蒂娜会在周末的时候再和父母谈一下这件事。她可以在月底搬回家住。

尽管她的情况很艰难,但是蒂娜意识到她还是有很多东西需要感谢的。她认识其他一些涉足婚前性行为、现在要比她糟得多的人。首先,让蒂娜庆幸的是她没有得性病。韦德是她的第一个,也是惟一一个性伴侣,当时他们都是第一次,根本就没有性病。蒂娜中学的一个朋友已经进出医院多次了,得了一种与性病有关的**颈癌。

还有,蒂娜非常爱克里斯蒂,她对于生下她并抚养她的决定毫不后悔。即使这样,她也很高兴自己没有持续活跃的性生活,再次怀孕。她想像不到按照她的经济状况抚养2~3个孩子的压力。

蒂娜的情况在无数个像她一样的少女中太普遍了。涉足婚前性行为的青少年在生命中付出的代价,要远远超过性病和未婚怀孕带来的后果。它的涟漪效应通过当事者触及家庭和社区。让我们近距离看一下青少年婚前性行为给社会带来的额外负担。

★未婚妈**高昂代价

如果我们说少女非婚生育可以让她的生活彻底改变,这还是保守的说法。默里(CharlesMurray)在《华尔街杂志》(WallStreetJournal)上写道:"私生子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社会问题,要比犯罪、毒品、贫穷、文盲、福利以及无家可归更棘手,因为它是这一切的根源。"

继续教育的挑战

单亲少年妈妈中,70%的人永远不能完成高中或上大学。婚外生子是少女辍学的普遍原因。想想看,在十六七岁辍学会给她以后的职业和薪水带来多么大的影响!而且,一个求婚者在结婚后得到一个妻子的同时,还得去照顾一个孩子,因而她结婚的希望也就变小了。经济压力

单亲少年妈妈最后接受救济的可能性很大。根据性健康医疗协会(MISH)的研究表明,在所有的未婚少年妈妈中,77%的人在生下孩子的5年内会申请并接受福利。对于更年轻的女孩来说,这种可能性就更大了。17岁和17岁以下的非婚妈妈有80%多非常贫穷,依靠福利为生。

在刚刚做母亲的头13年中,少女妈妈每年平均挣5:600美元,在贫困线的一半稍微靠下一点。梅纳德(RebeccaMaynard)在她的报告《孩子生孩子》(KidsHavingKids)中说:"每年50万少女生育,大约3/4为头胎。其中175:000位少年妈妈挣扎在贫困中,依靠福利度日。"一个报告表明:在少年时就做妈**人中,28%的妇女在二十多岁和十几岁的时候非常贫困;而过了青少年期才生育的妇女中,只有7%的妇女在同样的年龄段中非常贫困。经济窘迫只是故事的一半。想想看,她们挣扎在贫困线上,努力保持收支平衡时的精神上和情感上的代价。

再次怀孕的可能

非婚少女妈妈还有可能再次怀孕。根据国家预防少女怀孕运动的题为《童年中发生了什么?》的研究表明,在头胎出生两年后,少年妈妈再次生育的可能性有25%。从前性闹剧的前提条件可能仍然存在或是再一次出现。

成人支持的必要

正如蒂娜的故事所告诉我们的那样,非婚少年妈妈最好和父母、祖父母以及其他成年人住在一起,而不是建立自己的家庭。研究显示,不到5%的少年妈妈独立生活。在没有预备好的时候就被迫进入成年人的角色,这些女孩需要成熟的成年人给予他们经济上和情感上的支持,帮助她们度过几个月或是几年困难时期。青少年婚前性行为带给像蒂娜父母那样的成人的代价是经济上和感情上的担子,他们需要照顾自己的成年人孩子和外孙子。

感情上和心灵上的代价

除了这些可见的负担外,乱交还带来精神上和感情上的代价。每次年轻人涉足性行为,他的心思或感情都会受到影响。人的头脑对性经历有"重播"功能,这常常使人把目前的性伴侣和从前的相比较。即使进入一个真正的、彼此承诺的婚姻关系中,也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过去的性关系带来的阴影,并不容易消失。它会对以后婚姻中的性亲密带来毁坏。

我们不可能在为自己的利益利用或虐待另一个人之后,而不感受到某种程度的罪恶感。这种感情负担只会让一个乱交的年轻人的生命变得更艰难,特别是对于在怀孕的艰难中的少女们。

乱交也付出属灵上的代价。像蒂娜那样的基督徒女孩涉足婚前性行为――即使一次――也已经违背了上帝的原则和命令。这对耶稣基督的门徒来说,是多么具有毁灭性的一件事。痴迷于那个状态中的年轻人不能有效地做见证,也不能经历神的祝福。涉足婚前或婚外性行为的基督徒付出高昂代价,失去了为神的国多结果子的祝福。

有的人把乱交称做"随意的性"或是"自由的性",听起来既无辜也无伤大雅。乱交压榨着青少年的全部――身体、头脑、情感和灵性。一个孩子根本没有可能开始自己的成人生涯。我们必须尽到我们的责任,帮助像蒂娜那样的女孩,保护她们脱离婚前性行为的巨大代价。

★带给孩子的高昂代价

在我们告别蒂娜的未来之前,让我们再近距离看一下克里斯蒂,蒂娜和韦德的婚外小女儿。她作为父母婚外性行为的见证,成长时又会受到怎样的冲击?她会为父母的乱交付出怎样的代价?

首先,她不了解她的父亲。蒂娜向克里斯蒂解释了她家庭背景的基本情况:妈妈和爸爸曾经彼此相爱,但却不够深,没有走入婚姻。蒂娜告诉她关于韦德的一些事情,他和她一样有暗黄色的头发和绿色的眼睛。但是韦德在克里斯蒂出生前从蒂娜的生活中消失,而且再也没有主动问起过他的孩子。克里斯蒂有时候谈到她的愿望,希望有一天能见到爸爸。每次母亲一对她生气,克里斯蒂就威胁说要离开她,和爸爸一起生活――只要她找到爸爸的话。蒂娜知道,这不过是一种空洞的威胁,但给她造成的伤害仍然很大。

克里斯蒂在学校里很挣扎,分数在平均分以下,而且常常不听话。克里斯蒂也和那些给她起外号的学生打架。学校辅导员说,克里斯蒂的情况在单亲家庭孩子中是很普遍的,家长的注意力和精力在做父母和全职工作中被分割。辅导员也好奇地寻问蒂娜和克里斯蒂之间的关系。蒂娜终于意识到,他在试图了解她是否曾在身体上虐待她的女儿。蒂娜非常愤怒地表示,她永远也不会那样做。

蒂娜很担心克里斯蒂的择友问题。10岁的小家伙在学校喜欢和爱闯祸的孩子在一起,回家喜欢和邻居中不太好的孩子一起玩。蒂娜试图去控制女儿的人际交往,但结果却变成了她们之间的比赛,看谁喊的声音更高。最后蒂娜让步了,她以为在自己回家之前,克里斯蒂的朋友帮助她填满时间。但蒂娜却不知道,克里斯蒂最好的朋友,也生于单亲家庭,已经在教她诸如性、毒品和其他的秘密了。

你看到在地平线上升起的阴云笼罩在克里斯蒂和她母亲之上了吗?你的心是不是也被这个在单亲家庭带来的问题中挣扎的小女孩牵住了?这很令人伤心。蒂娜和韦德非婚生子,这并不是克里斯蒂的错。但她也在承担父母婚前性行为的代价。

围绕未婚少年父母的孩子们有许多复杂的问题,克里斯蒂只是其中的一个例子。在这个领域中的许多研究给我们更完整的图片,让我们了解这些无辜的孩子们面对的潜在的不利因素。以下是4个最重要的方面:

性病的可怕危机

我从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读到的好多报告都让我感到心碎。当我阅读的时候,其中的一个故事让我眼中充满泪水。报告说,由于性病,越来越多的妇女不得不通过剖腹产生孩子。如果她们的孩子从**出生,他们生下来就会失明。这是一场怎样的悲剧!

由于许多婚外怀孕的少年可能在其他领域中并不注意,他们无辜的孩子在生下来就有可能携带性病。还有证据表明,某些性病与婴儿早产有特别大的联系,与新生儿患病和死亡也有关。许多早产由细菌**炎(BV)导致,这种情况蔓延得很快,占总人口的至少10%,在某些特定人群中占30%或更多。BV测试呈阳性但又未加治疗的人中18%会生早产儿,而且其中只有9%诊断出被感染,能得到医治。

还有一些未婚少年妈**孩子生下来就有毒瘾,或是受致命的酒精综合症的折磨。这些孩子在出生前就饱受磨难。她们为自己父母毫无管束的生活和随便的性行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虐待和被忽略

怀孕的少年妈妈对自己的照顾不像更成熟的妈妈那样。她们的孩子生下来有可能重量偏低、智障、死亡或是在身体、情感上有其他残障。还有,少年妈**孩子在被虐待或被忽略上,比20岁以上妈**孩子面对的危险多两倍。这些孩子在身体上受虐待或染上毒瘾的机率,比年龄更大一点妇女生的孩子更大。

还有,根据报道,少年妈**孩子与成熟妈**孩子相比,他们离家出走的比率要高2~3倍。这样的孩子最后即使被收养照料,他们也会使纳税人的负担每年高达9亿美元。

经济、情感和心理问题

少年妈**孩子大部分成长于单亲家庭中,大部分在身体上、情感上缺乏父亲的关爱。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调查,在底特律有55%的孩子生活在单亲家庭中,华盛顿有53%,亚特兰大约有49%。90%的单亲家庭是没有父亲的家庭。在没有父亲的情况下,小家庭在经济上就有很大的挣扎。

高尔斯顿(WilliamGalston)在一篇题为《20世纪90年代渐进的家庭政策》的论文中写道:"缺少父(母)带来的经济上的问题,也经常伴随着心理上的问题,其中包括高于平均水平的少年自杀,较低的智力与教育表现,高于平均水平的心理疾病。"在这种状况下长大的孩子被老师看做是"优等生"的可能性低2~3倍,留级的可能性高50%。少年妈**儿子在27岁的时候,平均在校时间仅为11.3年。在青少年时,他们进监狱的可能性比母亲推迟到20岁以后再生育的孩子高2.7倍。

少年怀孕循环

很有可能,克里斯蒂会在不经意之间跟随母亲的榜样,在青少年时怀孕,开始自己抚育孩子,面对在身体上、情感上和经济上的艰难,这个循环延续了下来。研究表明,少年妈妈会生出少年妈妈。座落在纽约的罗宾汉慈善基地发现,少年妈**女儿们与那些20岁或更大年纪才生育的妈**女儿们相比,成为少年妈**可能性高出83%。即使她们在青少年时没有生育,少年妈**女儿们在某个阶段非婚生子的可能性也高出50%。

非婚少年妈**孩子们一生下来就面对两种不利条件。他们面对一场艰难的战争,要去克服许多积累起来要和他们对抗的不利因素。代价太大了。这些小天使们不应该面对这么艰难而又不公平的开始。因此,为了他们,我们也要督促我们的年轻人等候。

流产:最终的代价

幸亏蒂娜的坚定,面对韦德要她堕胎终止怀孕的压力,蒂娜没有退让。不幸的是,数万名未婚怀孕的年轻女孩没有和蒂娜站在同一个立场上。在我们的社会里,无数未出生的婴儿为他们父母不负责任的性行为付出了最终的代价:堕胎死亡。我不知道你的感觉怎样,但这一点让我心痛。当上帝看到他的无辜的生命,出生的,未出生的,为他们父母的错误付出了代价,这也让上帝的心碎了。当我们不理睬上帝慈爱的保护生命的戒律,总是会有人为此付出代价。

全美国的堕胎数目以及15~19岁有婚前性行为的女孩的堕胎比率,除了很少的几个例外,整体是在呈上升趋势。美国的青少年堕胎可能性比英国高两倍,英国在所有的工业国家中的堕胎率位居第二。美国青少年堕胎的可能性比日本高13倍。

你可以从下面的表格中看出,在1972-1990年之间,堕胎数字整体呈上升趋势。虽然近斯堕胎数目有所下降,但想想看这令人震惊的现实,每年有一百多万未出生婴儿的生命通过堕胎被终止。在这些数字中有无数个克里斯蒂,她们从来都没有得到过生存的机会。

那么多毫无抵抗能力的孩子要用生命为父母的错误付出代价,这是不公正的。代价太大了。我们必须要帮助我们的年轻人计算损失,对婚前性行为说"不"。

★社会的高昂代价

当我们的年轻人由于随便的性行为得了性病,需要治疗,需要公众支持时,是谁来付钱?

当未婚少女在公共健康服务中心生产,谁来付帐单?当少年妈妈需要领取福利时,谁给她们提供每周的收入?当被遗弃、被忽略或被虐待的少年妈**孩子们必须被一个镇、一个州或是联邦机构照料时,钱从哪儿来?

所有这些问题的答案都一样:每一个纳税人。美国纳税人在为青少年性行为的结果支付庞大的开支。当社会必须介入来提供有关性病、青少年怀孕和堕胎、少年妈**福利和照顾她们孩子的费用时,山姆大叔的手就伸入了纳税人的口袋。当然,这种代价不能与由堕胎而导致的小生命的死亡相比。尽管如此,青少年婚前性行为产生的财政后果,对社会来说也是个庞大的开支。下页表格说明了在过去的30年中,美国用在社会问题上的政府总开支的增长情况。这些数据显示了所有的社会服务,包括与青少年有关的性病和怀孕的相关费用。

性病的代价

每年,处理青少年性病的费用大大地冲击我们的税收,以及我们的整体健康护理费用。大多数性病每年的健康护理费用都很庞大:

◆梅毒(10:600万美元)

◆乙肝(15:600万美元)

◆**器泡疹(17:800万美元)

◆淋病(10亿美元)

◆衣原体(20亿美元)

◆HPV(38亿美元)

在美国,每年大约有100亿美元被用在治疗主要性病(HIV/艾滋病除外)及其他可防治的综合症。如果HIV感染也包括在内的话,这个数字会上升到170亿美元。这还没有包括间接损失,如失去工作等。想想看,如果我们能够说服年轻人和其他人遵守上帝关于性纯洁的教导,每年就可以节省数十亿美元。当然,我并不是在反纳税,因为它使国家有效地运作;但是当我们付钱是为了修正一个本可以预防的错误时,社会所付出的代价就太大了。

"私人行为"的代价

许多人这样认为,性是两个个体之间的私人行为。关着的门后面发生的一切都与其他人无关。没有人有权利告诉别人他们应该怎样生活。例如,我们被告知,政府没有权力去制定或推行影响私人性行为的法律,学校也不应该被许可去教导一些引导性行为的原则。

甚至许多基督徒会这样说,"我想那是对的。别人想在私人时间里干什么是他们的事,不是我的。毕竟,他们会尝到苦果,不是我。"

错!

如果性行为只是关着的门后的私人行为,为什么政府每年为堕胎付出大量金钱?

如果性行为只是关着的门后的私人行为,为什么一位前外科主任呼吁,使用公众基金在我们的学校中从3年级开始性教育?

如果性行为只是关着的门后的私人行为,为什么美国政府把那么多金钱用于艾滋病研究?为什么美国疾病控制和防治中心花那么多时间,花那么多纳税人的钱,用在性病上?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许多给公众基金施加压力的团体,要求把更多的基金用于堕胎和公众对性病感染者的救护,却同时捍卫他们绝对的权利:在关着的门后面,人有无限的性自由。他们的立场在哲学上处于完全的矛盾状态。

花费公众基金的性行为并不是私人行为。当那些在关着的门后面随便发生性行为的人站出来,要求政府花数十亿美元用于艾滋病研究时,它就已经不再是私人行为了。当在关着的门后的少女怀孕,把这些孩子的费用转嫁给纳税人的时候,它就不是私人行为了。

更糟糕的是,当一方或双方都染上性病,在以后的"私人行为"中又传染给别人,性就根本不再是私人的了。好多情况下,这些性伴侣并不清楚自己携带或者感染了潜在的难以治愈的疾病。即使性伴侣对性病诚实地回答――"我?不,我没感染。"――也不再是安全的担保了。在潜伏期中,性病也可以传染给别人。

既然属于私人行为的性行为已经变得如此不堪,做父母的就面对一项严肃的任务。做父母的必须向孩子解释,否则年轻人在结婚当晚(或以后)心中不会有平安的,除非他们知道自己配偶的所有详细的性历史。对我的3个女儿和儿子讲这件事并不容易,但我得告诉他们。

想想看,在婚姻中如果丈夫有婚外性行为,那意味着什么。如果他悔改回到妻子身边呢?她可能会由于一些合理的恐惧变得性冷淡,她会想,"如果我现在和我的丈夫发生性行为,就好像我和那个和他发生过性行为的女人有性行为一样,还得加上在过去的几年中和她有过性行为的人。"当我们违背了上帝慈爱的命令时,带给我们的代价会是巨大的。

最近,一个商人找过我谈他和几个女人之间的性行为。他的妻子为了报复他,和他们的邻居发生了性行为。那个邻居把疱疹传染给她,然后她又把疾病传染给她丈夫。他被毁掉了,他也痛苦地意识到,他在为自己的罪付出高昂的代价。

上帝早就讲过,不合法的性行为蕴藏着大量可怕的身体上、社会上、政治上、经济上、情感上以及道德上的含义。如果你研究过历史的话,你会发现并不单单是像清**那样的主要宗教群体发起限制,规定一个特定文化中的性行为。常常是有足够常识的世俗的政府也意识到,随便的性行为并不是无辜的私人行为,而是一种带来令人震惊的公众后果和代价的社会行为。

我们的年轻人避免性病和婚外怀孕的惟一确定的方法是:一个坚持一夫一妻制的男人和一个坚持一夫一妻制的女人,共同进入一夫一妻制的婚姻中。这是消除随便的性行为带给当事人、他们的孩子以及总体社会高昂代价的惟一肯定的途径。只有在婚姻的承诺中――"无论是好是坏,是富足是贫穷,疾病或健康,我们都在一起,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只有这样,两个个体的彼此亲近和性行为才能被看做是私人行为。

在佛罗里达州的奥兰多和一群年轻人聚完会后,有一个高大强壮又英俊的年轻人走到我跟前(我把他叫做杰夫)。杰夫告诉我,他一生都在努力,为要得到父亲的爱,说到这的时候,泪水从他的眼角流出。"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能让我父亲搂着我,拥抱我,告诉我-我爱你。他从来没有这样做过。所以6个月前,我终于参加了海军。"

"我在军队里那么寂寞,"杰夫继续说,"所以当我遇到那个女孩以后,我和她上了床。我是个基督徒。那也是我一生中惟一一次做那样的事。她使我染上了疱疹。"

然后杰夫的眼泪开始往下流淌。"约瑟,"他说,"还会有人爱我吗?"

我的心为这个年轻人碎了。杰夫为他在道德上的失败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在以后的一生中都需要去面对他的疾病。他可能得一生过独身的生活,因为担心疾病传染给未来的妻子。他会错过做父亲和祖父的快乐。他片刻的软弱可能还会导致情感上和人际关系上的伤痛。

如果杰夫是你的孩子,或是你的教会、青年小组或教室中的一位年轻人,会怎么样?你会做什么来防止他为婚前性行为付出昂贵的代价?可能对于杰夫来说已经太晚了,虽然上帝已经饶恕了他,仍然会使用他。但是对于你们周围的年轻人来说仍然不晚。你可以帮助他们等候,好挽救他们远离乱交的高昂代价。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你是不是有时候希望自己能进入一个时间机器,直接跨入未来,看看你的生命是什么样的?当然,除非在技术上产生一种巨大的、不可预见的突破,否则取得这样的成就是不可能的。但是我想要你使用你的想像力,和我一起进入10年以后,看看在蒂娜生活中都发生了什么,就是那个在前一章里和男朋友韦德发生性行为后怀孕的女孩。我想让你看到那次冬天考完试后,蒂娜和韦德在小木屋里发生浪漫性欢愉的那几个小时给她以后的生活带来的影响。以下的场面是虚构的,但却是以跟踪记录许多青少年非婚怀孕的实际调查为基础的。我们再次见到蒂娜的时候,她已经27岁了,单身。在父母的帮助下,她在非婚怀孕期的头3个月中做了两个非常重要的决定。第一,她决定不堕胎。作为一名基督徒,她对婚外性行为和怀孕感觉糟透了。她不想由于堕胎,再在自己的错误中加上一条谋杀。她的第二个决定是和韦德分手。他曾经暗暗地给她施加压力,要她堕胎,当蒂娜坚决拒绝时,他生气了。"如果你真正爱我的话,你会按照我说的去做的。"他恐吓道,"我们可以以后再生孩子,但我现在不想有那样的责任。"蒂娜开始用全新的眼光来看韦德,她不喜欢她所看到的。所以她把他送
的贵重的戒指还给他,他们再也没有说过话。从那以后,蒂娜只约会过几次。和蒂娜在一起的10岁的小女孩是她的女儿,克里斯蒂。她们住在租来的复式结构的公寓里,离蒂娜父母的家只有8英里远。在克里斯蒂出生的头3年里,蒂娜和她的孩子住在父母家里。当蒂娜最终搬出来自己住以后,她用自己做接待员的微薄薪水,以及收入中下等的父母省下的钱来养活自己的女儿。在过去的7年中,她曾两次失业,不得不靠食物券和极少的失业救济金维持生活。蒂娜觉得领救济金很不好意思,她渴望有一天自己能挣到足够的钱来养女儿,甚至买个房子。但是那一天仍然遥不可及。蒂娜,一个聪明、勤奋的学生,在克里斯蒂出生以后努力要完成高中学业。但是照顾小女儿占用了太多精力,她不得不放下自己的学业。她发誓有一天要完成高中学业,甚至进入大学。此刻,蒂娜的孩子和工作占据了她所有的时间。租房和生活费让她花干了收入的每一分钱。如果不是她父母偶尔给她一些现金资助她,她的情况会更糟糕。蒂娜的父母邀请她回家,和他们住一起。蒂娜一直在拒绝,因为她很喜欢自己的独立。但是她的拒绝逐渐在减弱。和父母住在一起会大大地减少她的生活费用,让她能够开始存点钱。克里斯蒂也可以更多地得到外公、
外婆的爱和照料,特别是在暑假以及学校放假而蒂娜又得工作的时候。蒂娜会在周末的时候再和父母谈一下这件事。她可以在月底搬回家住。尽管她的情况很艰难,但是蒂娜意识到她还是有很多东西需要感谢的。她认识其他一些涉足婚前性行为、现在要比她糟得多的人。首先,让蒂娜庆幸的是她没有得性病。韦德是她的第一个,也是惟一一个性伴侣,当时他们都是第一次,根本就没有性病。蒂娜中学的一个朋友已经进出医院多次了,得了一种与性病有关的**颈癌。还有,蒂娜非常爱克里斯蒂,她对于生下她并抚养她的决定毫不后悔。即使这样,她也很高兴自己没有持续活跃的性生活,再次怀孕。她想像不到按照她的经济状况抚养2~3个孩子的压力。蒂娜的情况在无数个像她一样的少女中太普遍了。涉足婚前性行为的青少年在生命中付出的代价,要远远超过性病和未婚怀孕带来的后果。它的涟漪效应通过当事者触及家庭和社区。让我们近距离看一下青少年婚前性行为给社会带来的额外负担。★未婚妈**高昂代价如果我们说少女非婚生育可以让她的生活彻底改变,这还是保守的说法。默里(CharlesMurray)在《华尔街杂志》(WallStreetJournal)上写道:"私生子是我
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社会问题,要比犯罪、毒品、贫穷、文盲、福利以及无家可归更棘手,因为它是这一切的根源。"继续教育的挑战单亲少年妈妈中,70%的人永远不能完成高中或上大学。婚外生子是少女辍学的普遍原因。想想看,在十六七岁辍学会给她以后的职业和薪水带来多么大的影响!而且,一个求婚者在结婚后得到一个妻子的同时,还得去照顾一个孩子,因而她结婚的希望也就变小了。经济压力单亲少年妈妈最后接受救济的可能性很大。根据性健康医疗协会(MISH)的研究表明,在所有的未婚少年妈妈中,77%的人在生下孩子的5年内会申请并接受福利。对于更年轻的女孩来说,这种可能性就更大了。17岁和17岁以下的非婚妈妈有80%多非常贫穷,依靠福利为生。在刚刚做母亲的头13年中,少女妈妈每年平均挣5:600美元,在贫困线的一半稍微靠下一点。梅纳德(RebeccaMaynard)在她的报告《孩子生孩子》(KidsHavingKids)中说:"每年50万少女生育,大约34为头胎。其中175:000位少年妈妈挣扎在贫困中,依靠福利度日。"一个报告表明:在少年时就做妈**人中,28%的妇女在二十多岁和十几岁的
时候非常贫困;而过了青少年期才生育的妇女中,只有7%的妇女在同样的年龄段中非常贫困。经济窘迫只是故事的一半。想想看,她们挣扎在贫困线上,努力保持收支平衡时的精神上和情感上的代价。再次怀孕的可能非婚少女妈妈还有可能再次怀孕。根据国家预防少女怀孕运动的题为《童年中发生了什么?》的研究表明,在头胎出生两年后,少年妈妈再次生育的可能性有25%。从前性闹剧的前提条件可能仍然存在或是再一次出现。成人支持的必要正如蒂娜的故事所告诉我们的那样,非婚少年妈妈最好和父母、祖父母以及其他成年人住在一起,而不是建立自己的家庭。研究显示,不到5%的少年妈妈独立生活。在没有预备好的时候就被迫进入成年人的角色,这些女孩需要成熟的成年人给予他们经济上和情感上的支持,帮助她们度过几个月或是几年困难时期。青少年婚前性行为带给像蒂娜父母那样的成人的代价是经济上和感情上的担子,他们需要照顾自己的成年人孩子和外孙子。感情上和心灵上的代价除了这些可见的负担外,乱交还带来精神上和感情上的代价。每次年轻人涉足性行为,他的心思或感情都会受到影响。人的头脑对性经历有"重播"功能,这常常使人把目前的性伴侣和从前的相比较
。即使进入一个真正的、彼此承诺的婚姻关系中,也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过去的性关系带来的阴影,并不容易消失。它会对以后婚姻中的性亲密带来毁坏。我们不可能在为自己的利益利用或虐待另一个人之后,而不感受到某种程度的罪恶感。这种感情负担只会让一个乱交的年轻人的生命变得更艰难,特别是对于在怀孕的艰难中的少女们。乱交也付出属灵上的代价。像蒂娜那样的基督徒女孩涉足婚前性行为――即使一次――也已经违背了上帝的原则和命令。这对耶稣基督的门徒来说,是多么具有毁灭性的一件事。痴迷于那个状态中的年轻人不能有效地做见证,也不能经历神的祝福。涉足婚前或婚外性行为的基督徒付出高昂代价,失去了为神的国多结果子的祝福。有的人把乱交称做"随意的性"或是"自由的性",听起来既无辜也无伤大雅。乱交压榨着青少年的全部――身体、头脑、情感和灵性。一个孩子根本没有可能开始自己的成人生涯。我们必须尽到我们的责任,帮助像蒂娜那样的女孩,保护她们脱离婚前性行为的巨大代价。★带给孩子的高昂代价在我们告别蒂娜的未来之前,让我们再近距离看一下克里斯蒂,蒂娜和韦德的婚外小女儿。她作为父母婚外性行为的见证,成长
时又会受到怎样的冲击?她会为父母的乱交付出怎样的代价?首先,她不了解她的父亲。蒂娜向克里斯蒂解释了她家庭背景的基本情况:妈妈和爸爸曾经彼此相爱,但却不够深,没有走入婚姻。蒂娜告诉她关于韦德的一些事情,他和她一样有暗黄色的头发和绿色的眼睛。但是韦德在克里斯蒂出生前从蒂娜的生活中消失,而且再也没有主动问起过他的孩子。克里斯蒂有时候谈到她的愿望,希望有一天能见到爸爸。每次母亲一对她生气,克里斯蒂就威胁说要离开她,和爸爸一起生活――只要她找到爸爸的话。蒂娜知道,这不过是一种空洞的威胁,但给她造成的伤害仍然很大。克里斯蒂在学校里很挣扎,分数在平均分以下,而且常常不听话。克里斯蒂也和那些给她起外号的学生打架。学校辅导员说,克里斯蒂的情况在单亲家庭孩子中是很普遍的,家长的注意力和精力在做父母和全职工作中被分割。辅导员也好奇地寻问蒂娜和克里斯蒂之间的关系。蒂娜终于意识到,他在试图了解她是否曾在身体上虐待她的女儿。蒂娜非常愤怒地表示,她永远也不会那样做。蒂娜很担心克里斯蒂的择友问题。10岁的小家伙在学校喜欢和爱闯祸的孩子在一起,回家喜欢和邻居中不太好的孩子一起玩。蒂娜试图去控制女儿的人际交往,但结果却变
成了她们之间的比赛,看谁喊的声音更高。最后蒂娜让步了,她以为在自己回家之前,克里斯蒂的朋友帮助她填满时间。但蒂娜却不知道,克里斯蒂最好的朋友,也生于单亲家庭,已经在教她诸如性、毒品和其他的秘密了。你看到在地平线上升起的阴云笼罩在克里斯蒂和她母亲之上了吗?你的心是不是也被这个在单亲家庭带来的问题中挣扎的小女孩牵住了?这很令人伤心。蒂娜和韦德非婚生子,这并不是克里斯蒂的错。但她也在承担父母婚前性行为的代价。围绕未婚少年父母的孩子们有许多复杂的问题,克里斯蒂只是其中的一个例子。在这个领域中的许多研究给我们更完整的图片,让我们了解这些无辜的孩子们面对的潜在的不利因素。以下是4个最重要的方面:性病的可怕危机我从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读到的好多报告都让我感到心碎。当我阅读的时候,其中的一个故事让我眼中充满泪水。报告说,由于性病,越来越多的妇女不得不通过剖腹产生孩子。如果她们的孩子从**出生,他们生下来就会失明。这是一场怎样的悲剧!由于许多婚外怀孕的少年可能在其他领域中并不注意,他们无辜的孩子在生下来就有可能携带性病。还有证据表明,某些性病与婴儿早产有特别大的联系,与新生儿患病和死亡也有关。许多早产
由细菌**炎(BV)导致,这种情况蔓延得很快,占总人口的至少10%,在某些特定人群中占30%或更多。BV测试呈阳性但又未加治疗的人中18%会生早产儿,而且其中只有9%诊断出被感染,能得到医治。还有一些未婚少年妈**孩子生下来就有毒瘾,或是受致命的酒精综合症的折磨。这些孩子在出生前就饱受磨难。她们为自己父母毫无管束的生活和随便的性行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虐待和被忽略怀孕的少年妈妈对自己的照顾不像更成熟的妈妈那样。她们的孩子生下来有可能重量偏低、智障、死亡或是在身体、情感上有其他残障。还有,少年妈**孩子在被虐待或被忽略上,比20岁以上妈**孩子面对的危险多两倍。这些孩子在身体上受虐待或染上毒瘾的机率,比年龄更大一点妇女生的孩子更大。还有,根据报道,少年妈**孩子与成熟妈**孩子相比,他们离家出走的比率要高2~3倍。这样的孩子最后即使被收养照料,他们也会使纳税人的负担每年高达9亿美元。经济、情感和心理问题少年妈**孩子大部分成长于单亲家庭中,大部分在身体上、情感上缺乏父亲的关爱。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调查,在底特律有55%的孩子生活在单亲家庭中,华盛顿有53%,亚特兰大约有49%。90%的单亲家
庭是没有父亲的家庭。在没有父亲的情况下,小家庭在经济上就有很大的挣扎。高尔斯顿(WilliamGalston)在一篇题为《20世纪90年代渐进的家庭政策》的论文中写道:"缺少父(母)带来的经济上的问题,也经常伴随着心理上的问题,其中包括高于平均水平的少年自杀,较低的智力与教育表现,高于平均水平的心理疾病。"在这种状况下长大的孩子被老师看做是"优等生"的可能性低2~3倍,留级的可能性高50%。少年妈**儿子在27岁的时候,平均在校时间仅为11.3年。在青少年时,他们进监狱的可能性比母亲推迟到20岁以后再生育的孩子高2.7倍。少年怀孕循环很有可能,克里斯蒂会在不经意之间跟随母亲的榜样,在青少年时怀孕,开始自己抚育孩子,面对在身体上、情感上和经济上的艰难,这个循环延续了下来。研究表明,少年妈妈会生出少年妈妈。座落在纽约的罗宾汉慈善基地发现,少年妈**女儿们与那些20岁或更大年纪才生育的妈**女儿们相比,成为少年妈**可能性高出83%。即使她们在青少年时没有生育,少年妈**女儿们在某个阶段非婚生子的可能性也高出50%。非婚少年妈**孩子们一生下来就面对两
种不利条件。他们面对一场艰难的战争,要去克服许多积累起来要和他们对抗的不利因素。代价太大了。这些小天使们不应该面对这么艰难而又不公平的开始。因此,为了他们,我们也要督促我们的年轻人等候。流产:最终的代价幸亏蒂娜的坚定,面对韦德要她堕胎终止怀孕的压力,蒂娜没有退让。不幸的是,数万名未婚怀孕的年轻女孩没有和蒂娜站在同一个立场上。在我们的社会里,无数未出生的婴儿为他们父母不负责任的性行为付出了最终的代价:堕胎死亡。我不知道你的感觉怎样,但这一点让我心痛。当上帝看到他的无辜的生命,出生的,未出生的,为他们父母的错误付出了代价,这也让上帝的心碎了。当我们不理睬上帝慈爱的保护生命的戒律,总是会有人为此付出代价。全美国的堕胎数目以及15~19岁有婚前性行为的女孩的堕胎比率,除了很少的几个例外,整体是在呈上升趋势。美国的青少年堕胎可能性比英国高两倍,英国在所有的工业国家中的堕胎率位居第二。美国青少年堕胎的可能性比日本高13倍。你可以从下面的表格中看出,在1972-1990年之间,堕胎数字整体呈上升趋势。虽然近斯堕胎数目有所下降,但想想看这令人震惊的现实,每年有一百多万未出生婴儿的生命通过堕胎被终止。在
这些数字中有无数个克里斯蒂,她们从来都没有得到过生存的机会。那么多毫无抵抗能力的孩子要用生命为父母的错误付出代价,这是不公正的。代价太大了。我们必须要帮助我们的年轻人计算损失,对婚前性行为说"不"。★社会的高昂代价当我们的年轻人由于随便的性行为得了性病,需要治疗,需要公众支持时,是谁来付钱?当未婚少女在公共健康服务中心生产,谁来付帐单?当少年妈妈需要领取福利时,谁给她们提供每周的收入?当被遗弃、被忽略或被虐待的少年妈**孩子们必须被一个镇、一个州或是联邦机构照料时,钱从哪儿来?所有这些问题的答案都一样:每一个纳税人。美国纳税人在为青少年性行为的结果支付庞大的开支。当社会必须介入来提供有关性病、青少年怀孕和堕胎、少年妈**福利和照顾她们孩子的费用时,山姆大叔的手就伸入了纳税人的口袋。当然,这种代价不能与由堕胎而导致的小生命的死亡相比。尽管如此,青少年婚前性行为产生的财政后果,对社会来说也是个庞大的开支。下页表格说明了在过去的30年中,美国用在社会问题上的政府总开支的增长情况。这些数据显示了所有的社会服务,包括与青少年有关的性病和怀孕的相关费用。性病的代价每年,处理青少
年性病的费用大大地冲击我们的税收,以及我们的整体健康护理费用。大多数性病每年的健康护理费用都很庞大:◆梅毒(10:600万美元)◆乙肝(15:600万美元)◆**器泡疹(17:800万美元)◆淋病(10亿美元)◆衣原体(20亿美元)◆HPV(38亿美元)在美国,每年大约有100亿美元被用在治疗主要性病(HIV艾滋病除外)及其他可防治的综合症。如果HIV感染也包括在内的话,这个数字会上升到170亿美元。这还没有包括间接损失,如失去工作等。想想看,如果我们能够说服年轻人和其他人遵守上帝关于性纯洁的教导,每年就可以节省数十亿美元。当然,我并不是在反纳税,因为它使国家有效地运作;但是当我们付钱是为了修正一个本可以预防的错误时,社会所付出的代价就太大了。"私人行为"的代价许多人这样认为,性是两个个体之间的私人行为。关着的门后面发生的一切都与其他人无关。没有人有权利告诉别人他们应该怎样生活。例如,我们被告知,政府没有权力去制定或推行影响私人性行为的法律,学校也不应该被许可去教导一些引导性行为的原则。甚至许多基督徒会这样说,"我想那是对的。别人想在私人时间里干什么是他们
的事,不是我的。毕竟,他们会尝到苦果,不是我。"错!如果性行为只是关着的门后的私人行为,为什么政府每年为堕胎付出大量金钱?如果性行为只是关着的门后的私人行为,为什么一位前外科主任呼吁,使用公众基金在我们的学校中从3年级开始性教育?如果性行为只是关着的门后的私人行为,为什么美国政府把那么多金钱用于艾滋病研究?为什么美国疾病控制和防治中心花那么多时间,花那么多纳税人的钱,用在性病上?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许多给公众基金施加压力的团体,要求把更多的基金用于堕胎和公众对性病感染者的救护,却同时捍卫他们绝对的权利:在关着的门后面,人有无限的性自由。他们的立场在哲学上处于完全的矛盾状态。花费公众基金的性行为并不是私人行为。当那些在关着的门后面随便发生性行为的人站出来,要求政府花数十亿美元用于艾滋病研究时,它就已经不再是私人行为了。当在关着的门后的少女怀孕,把这些孩子的费用转嫁给纳税人的时候,它就不是私人行为了。更糟糕的是,当一方或双方都染上性病,在以后的"私人行为"中又传染给别人,性就根本不再是私人的了。好多情况下,这些性伴侣并不清楚自己携带或者感染了潜在的难以治愈的疾病
。即使性伴侣对性病诚实地回答――"我?不,我没感染。"――也不再是安全的担保了。在潜伏期中,性病也可以传染给别人。既然属于私人行为的性行为已经变得如此不堪,做父母的就面对一项严肃的任务。做父母的必须向孩子解释,否则年轻人在结婚当晚(或以后)心中不会有平安的,除非他们知道自己配偶的所有详细的性历史。对我的3个女儿和儿子讲这件事并不容易,但我得告诉他们。想想看,在婚姻中如果丈夫有婚外性行为,那意味着什么。如果他悔改回到妻子身边呢?她可能会由于一些合理的恐惧变得性冷淡,她会想,"如果我现在和我的丈夫发生性行为,就好像我和那个和他发生过性行为的女人有性行为一样,还得加上在过去的几年中和她有过性行为的人。"当我们违背了上帝慈爱的命令时,带给我们的代价会是巨大的。最近,一个商人找过我谈他和几个女人之间的性行为。他的妻子为了报复他,和他们的邻居发生了性行为。那个邻居把疱疹传染给她,然后她又把疾病传染给她丈夫。他被毁掉了,他也痛苦地意识到,他在为自己的罪付出高昂的代价。上帝早就讲过,不合法的性行为蕴藏着大量可怕的身体上、社会上、政治上、经济上、情感上以及道德上的
含义。如果你研究过历史的话,你会发现并不单单是像清**那样的主要宗教群体发起限制,规定一个特定文化中的性行为。常常是有足够常识的世俗的政府也意识到,随便的性行为并不是无辜的私人行为,而是一种带来令人震惊的公众后果和代价的社会行为。我们的年轻人避免性病和婚外怀孕的惟一确定的方法是:一个坚持一夫一妻制的男人和一个坚持一夫一妻制的女人,共同进入一夫一妻制的婚姻中。这是消除随便的性行为带给当事人、他们的孩子以及总体社会高昂代价的惟一肯定的途径。只有在婚姻的承诺中――"无论是好是坏,是富足是贫穷,疾病或健康,我们都在一起,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只有这样,两个个体的彼此亲近和性行为才能被看做是私人行为。在佛罗里达州的奥兰多和一群年轻人聚完会后,有一个高大强壮又英俊的年轻人走到我跟前(我把他叫做杰夫)。杰夫告诉我,他一生都在努力,为要得到父亲的爱,说到这的时候,泪水从他的眼角流出。"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能让我父亲搂着我,拥抱我,告诉我-我爱你。他从来没有这样做过。所以6个月前,我终于参加了海军。""我在军队里那么寂寞,"杰夫继续说,&q
uot;所以当我遇到那个女孩以后,我和她上了床。我是个基督徒。那也是我一生中惟一一次做那样的事。她使我染上了疱疹。"然后杰夫的眼泪开始往下流淌。"约瑟,"他说,"还会有人爱我吗?"我的心为这个年轻人碎了。杰夫为他在道德上的失败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在以后的一生中都需要去面对他的疾病。他可能得一生过独身的生活,因为担心疾病传染给未来的妻子。他会错过做父亲和祖父的快乐。他片刻的软弱可能还会导致情感上和人际关系上的伤痛。如果杰夫是你的孩子,或是你的教会、青年小组或教室中的一位年轻人,会怎么样?你会做什么来防止他为婚前性行为付出昂贵的代价?可能对于杰夫来说已经太晚了,虽然上帝已经饶恕了他,仍然会使用他。但是对于你们周围的年轻人来说仍然不晚。你可以帮助他们等候,好挽救他们远离乱交的高昂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