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九. 发现你的主要爱语

爱之语 by 盖瑞.柴普曼

如果你要保持你配偶情感的爱箱充满,那么发现对方主要爱的语言是必要的。可是,首先让我们确定,你知道自己爱的语言,也细听过这五种情感上的爱语:

肯定的言词

精心的时刻

接受礼物

服务的行动

身体的接触

有些人即刻就知道自己及配偶主要爱的语言,但对另外一些人来说,不是那么容易。有些人像是来自俄亥俄州巴玛高地的巴勃,在听了五种爱的语言之后,他对我说:「我不知道。似乎其中有两种对我都同样重要。」

「哪两种?」我问。

「『身体的接触』和『肯定的言词』。」巴勃回答。

「关于『身体的接触』,你的意思是什么?」

「哦,主要是在性的方面。」巴勃说。

我进一步地探测,问他:「当你们没有行房的时候,你喜欢妻子用手指梳理你的头发、抚摸你的背、握你的手、或者亲吻你、拥抱你吗?」

「那些都满好的,」巴勃说。「我不会拒绝它们,可是最重要的是行房。因在那时候,我知道她是真的爱我。」

我暂时放下身体的接触这个主题,而转向于肯定的言词。我问:「当你说『肯定的言词』重要,你觉得什么样的句子最受用?」

「差不多任何句子都行,只要是正面的。」巴勃回答。「当她告诉我,我多么好看、我多么聪明、我工作得多么努力;当她对我在家里做的事,表示赞赏;当她夸赞我花时间陪孩子;当她告诉我,她爱我――所有这些都对我很重要。」

「当你成长的时候,有没有从你的父母那里接受过这样的称赞?」

「不常,」巴勃说。「我从父母那儿得到的,多半是批评和苛求。我想那是为什么我那么欣赏凯柔,因为她给我肯定的言词的满足。」

「让我问你,如果凯柔满足你性的需求,也就是说,每当你想要的时候,你部可以与她有性生活;可是她却常对你说负面的话、批评你,有时候在别人面前奚落你,你想你会觉得她爱你吗?」

「我不会,」他回答。「我想我会觉得她出卖了我,而且使我深受伤害。我想我会很沮丧。」

「巴勃,」我说,「我想我们刚发现了.你主要爱的语言是『肯定的言词』。行房对你,以及你觉得和凯柔亲近,是非常的重要;可是她肯定的言词,在情感方面对你更重要。事实上,如果她总是以言语批评你,或者在别人面前奚落你,总有一天,你不会想再和她行房,因为对你来说,她将是深痛的来源。」

巴勃犯了很多男人常犯的错误:假定「身体的接触」是他们主要爱的语言,因为他们那么热切地渴望行房。对男性来说,**是有生理基础的。**是由**和**在阴囊中的积存所刺激,当阴囊满了,在生理上有一种推动力,要去舒解它。因此,男性的**有生理的根源。

在婚姻中,多半与性有关的问题,跟技巧的关系不大;可是却跟满足情绪的需要,大有关系。

对女性来说,**是植根于她的情感中而不是在生理方面,没有生理因素,可以促进且推动她有性关系。她的欲望是有情绪的基础,如果她觉得丈夫爱她、仰慕她、欣赏她,她就会有欲望想在生理上亲近他。可是少了情感上的亲密,她可能只会有很少的生理欲望。

因为男性在生理上,被规律地推动着做陆的舒解;可能他就自然地认定,那是他主要的爱的语言。可是,如果在别的时候、他不喜欢与性无关的身体触摸,这可能就完全不是他爱的谙言。**跟他感觉被爱的那种情感上的需要,是相当不同的。那不是说行房对他不重要,那是极端地重要――可是单是性关系,无法满足他要感觉被爱的需求,除非他的妻子说了他主要的爱的语言。

事实上,当妻子说了他主要的爱语时,他的爱箱就满了;然后是他说她主要爱的语言,于是她的爱箱也满了;接着,他们关系里性的那部分就自然而然地改善了。在婚姻中,多半性方面的问题跟技巧的关系不大,可是却跟满足情感的需要,大有关系。

在更多的交谈和回想之后,巴勃说:「我想你是对的。『肯定的言词』绝对是我主要的爱的语言。当她在言语上冷落我、批评我的时候,我会有在性方面回避她的倾向,而且会去幻想别的女人。可是当她告诉我,她多欣赏我、仰慕我,我本能的**就转向了她。」巴勃在我们短短的交谈中,有了重要的发现。

你的主要爱语是什么?什么最能使你感觉到你的配偶爱你?你最渴望的是什么?如果那些问题的答案没有立刻跃进你的脑海,去察看爱的语言的负面使用也许可以帮助你:你的配偶做的哪些事、说的哪些话,或者哪些没有做、没有说的,伤害你最深?例如:如果你最深的痛苦是你配偶对你的批评、判断之言,那么你爱的语言可能是「肯定的言词」。如果你的配偶以负面方式,使用你主要的爱的语言,那会伤害你胜过伤害别人。因为,他不仅疏忽了说你主要的爱的语言,他实际上用的那种语言,就像一把刀刺了你的心。

我记得安大略省(在加拿大境内)肯其尼的玛丽,她说:「柴普曼博士,伤害我最深的是,荣安在家里从不帮我的忙。当我做所有的家事时,他却在一旁看电视。我不能了解,如果他真的爱我,他怎么会那样?」玛丽最深的伤痛(主要是荣安没有帮她做家里的事)也是她的主要爱的语言――「服务的行动」之线索。如果使你苦恼的,是你的配偶很少送你礼物,那么你的主要爱的语言,也许是「接受礼物」。如果你最伤心的,是你的配偶很少给你精心的时刻,那么,这就是你的主要爱语。

发现个人主要爱语的另一个方式,是回顾你的婚姻,然后问:「我最常请求配偶的是什么?」无论你最常请求的是什么,那可能跟你主要的爱语有关。那些请求可能被你的配偶当做唠叨,但事实上,它们却是你为了从配偶那里获得情感上的爱所做的努力。

住在印第安纳州梅瑞维的以利沙白,用了这个方式发现了她的主要爱的语言。在一个研讨会结束的时候,她对我说:「每当我回顾过去十年的婚姻,而且问自己最常请求彼得的是什么,我的爱的语言就显而易见。我最常请求的是『精心的时刻』。」一次又一次地,我问他:我们是否可以去野餐、出外度周末,或把电视机关上一小时、一起谈话、一起散步,等等。我觉得被忽视了,而且不被他所爱,因为他很少答应我的请求。在我的生日或特别的日子,他送我好的礼物,却不明白我为什么不觉得兴奋。」

「在你的研讨会里,」她继续,「我们两个人都看到了亮光。下课时间,我先生向我道歉,因为这些年来他是那么愚蠢,抗拒我的请求。他应允我,在未来情形会不一样,我相信它们将会不一样。」

还有另一个发现你主要爱语的方法,是查验你用什么方式向你的配偶表示爱。你为她所做的可能也是你希望她能为你做的。如果,你经常为你的配偶提供「服务的行动」,也许(虽然不总是)那就是你的爱的语言。如果,「肯定的言词」可让你感受到爱,很可能你会用它们向你的配偶诉说爱。因此,藉由此问题:「我如何有意识地向我的配偶表示爱?」你可能会发现你自己的语言。

可是请记得,那个方式只是寻找你爱的语言之可能线索,而不是绝对的指示器。例如:一个丈夫从他的父亲那儿学会了借着送好礼物给妻子来表示爱,但是「接受礼物」不是他的主要爱的语言,他只是在做他父亲所教导他做的。

花些时间,写下你所认为自己的主要爱的语言,然后再依据重要性来定次序,列出其他的四种。

而我建议了三种方式,来发现你自己的主要爱语:

一、你的配偶做什么事或者不做什么事,伤害你最深?跟这件事相反的,可能就是你爱的语言。

二、你最常请求你配偶的是什么?你最常请求的事,可能是最能使你感觉到爱的事。

三、你通常以什么方式向你的配偶表示爱?你表示爱的方法,也许显示它会使你感觉到爱。

用以上三种方式,也许可以使你决定你的主要爱的语言。如果,两种语言似乎对你都同样地重要,就是说两者都很突出,那么也许你是说双语之人。如果真是这样,对你的配偶来说就比较容易了。现在,他或她有两种选择,任何一种都能极力地向你传达爱。

有两种人可能较难于发现自己主要爱的语言。第一种,是那些情绪爱箱已经满了很久的人。她的配偶以很多方式向她表示爱,所以她无法确定其中的那一种,最能使她感觉到爱;只知道自己是有人爱的。第二种,是那些爱箱已经空了很久的人,他已不记得什么能使他感觉到爱了。若有其中任何一种情形,你可以回到谈恋爱时的经验,问自己:「在那些日子里,我喜欢我的配偶哪些方面?他做的什么事或者说的什么话,才使我想跟他在一起?」如果你能回想起那些记忆,它们会给你一些有关你的主要爱的语言之概念。另外一种方式,是问你自己:「我理想的配偶是什么样的?如果我能有完美的配偶,她会像什么样?」你配偶的完美画像,应该会给你一些关于自己主要爱语的概念。

说了那么多,我建议你们花些时间,写下你所认为自己的主要爱的语言,然后按照其重要性的先后次序列出四种;接着也写下你认为你配偶的主要爱的语言,如果你愿意也可按重要性之次序列出四种。跟你的配偶坐下来,讨论你所猜想对方的主要爱语,然后告知彼此,你认为自己的主要爱语是什么。

分享过后,我建议你们玩以下的游戏,每星期三次,连续二个星期。这个游戏叫「检查箱子」,它是这样玩的――

当你们回到家,其中一人问另一人:

「在从0到10的量表上,今天晚上,你的爱箱怎么样?0代表空虚,10代表『我满了爱,再也装不下了。』你用10、9、8、7、6、5、4、3、2、1,或者0,测量一下你的爱箱,看看它有多满?」

然后你的配偶会说:「我能做什么帮助你充满它?」

接着,你给配偶一个建议;你喜欢他(她)在那天晚上做的或说的,他会尽力答应你的请求。结束你的部分,轮到你以反方向重复那个过程。这样一来,你们两个人都有机会测量你们的爱箱,而且提供充满它的建议。

连续玩了三星期后,你就会欲罢不能;在你的婚姻中,这是刺激爱的表现的有趣方式。

一个丈夫对我说:「我不喜欢那个爱箱游戏。我跟妻子玩过那个游戏。我回到家,对她说:『在0到10的量表上,今天晚上,你的爱箱怎么样?』她说:『差不多是7。』我问:『我能做什么帮助你充满它?』她说『今天晚上,你所能为我做的最好的事,是洗衣服。』我回答:『爱和洗衣服有什么关连?我不懂。』」

我说:「那就是问题所在。也许你还不了解你妻子的爱的语言。你主要爱的语言是什么?」

他毫不迟疑地说:「身体的接触,尤其是婚姻生活中性的部分。」

「请仔细的听我说,」我说:「当你的妻子以身体接触对你表示爱的时候,你所感觉到的爱,和你为她洗衣服时,她所感觉到的爱是相同的。」

「把衣服拿来!」他喊着说。「如果能使地觉得那么好,我会每天晚上洗衣服。」

另外,如果你还没有发现你的主要爱语,就保留检查箱子游戏的记录。当你的配偶说:「我能做什么帮助你充满它?」你的建议可能群集围绕在你主要的爱的语言四周。你的请求也许包括了五种爱的语言,可是你会有较多的请求,集中在你主要的爱的语言上。

也许,你们某些人心里正诉说着,那与伊利诺州锡安城的雷蒙并海伦相同的话:「柴普曼博士,这一切听起来部很好、很奇妙;可是,如果你配偶的主要爱语,对你而言却是不自然的事,又怎么办呢?」

我将在第十章中讨论这个答案。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如果你要保持你配偶情感的爱箱充满,那么发现对方主要爱的语言是必要的。可是,首先让我们确定,你知道自己爱的语言,也细听过这五种情感上的爱语:肯定的言词精心的时刻接受礼物服务的行动身体的接触有些人即刻就知道自己及配偶主要爱的语言,但对另外一些人来说,不是那么容易。有些人像是来自俄亥俄州巴玛高地的巴勃,在听了五种爱的语言之后,他对我说:「我不知道。似乎其中有两种对我都同样重要。」「哪两种?」我问。「『身体的接触』和『肯定的言词』。」巴勃回答。「关于『身体的接触』,你的意思是什么?」「哦,主要是在性的方面。」巴勃说。我进一步地探测,问他:「当你们没有行房的时候,你喜欢妻子用手指梳理你的头发、抚摸你的背、握你的手、或者亲吻你、拥抱你吗?」「那些都满好的,」巴勃说。「我不会拒绝它们,可是最重要的是行房。因在那时候,我知道她是真的爱我。」我暂时放下身体的接触这个主题,而转向于肯定的言词。我问:「当你说『肯定的言词』重要,你觉得什么样的句子最受用?」「差不多任何句子都行,只要是正面的。」巴勃回答。「当她告诉我,我多么好看、我多么聪明、我工作得多么努力;当她对我在家里做的事,表示赞赏;当她夸赞我花时间陪
孩子;当她告诉我,她爱我――所有这些都对我很重要。」「当你成长的时候,有没有从你的父母那里接受过这样的称赞?」「不常,」巴勃说。「我从父母那儿得到的,多半是批评和苛求。我想那是为什么我那么欣赏凯柔,因为她给我肯定的言词的满足。」「让我问你,如果凯柔满足你性的需求,也就是说,每当你想要的时候,你部可以与她有性生活;可是她却常对你说负面的话、批评你,有时候在别人面前奚落你,你想你会觉得她爱你吗?」「我不会,」他回答。「我想我会觉得她出卖了我,而且使我深受伤害。我想我会很沮丧。」「巴勃,」我说,「我想我们刚发现了.你主要爱的语言是『肯定的言词』。行房对你,以及你觉得和凯柔亲近,是非常的重要;可是她肯定的言词,在情感方面对你更重要。事实上,如果她总是以言语批评你,或者在别人面前奚落你,总有一天,你不会想再和她行房,因为对你来说,她将是深痛的来源。」巴勃犯了很多男人常犯的错误:假定「身体的接触」是他们主要爱的语言,因为他们那么热切地渴望行房。对男性来说,**是有生理基础的。**是由**和**在阴囊中的积存所刺激,当阴囊满了,在生理上有一种推动力,要去舒解它。因此,男性的**有生理的根源。在婚姻中
,多半与性有关的问题,跟技巧的关系不大;可是却跟满足情绪的需要,大有关系。对女性来说,**是植根于她的情感中而不是在生理方面,没有生理因素,可以促进且推动她有性关系。她的欲望是有情绪的基础,如果她觉得丈夫爱她、仰慕她、欣赏她,她就会有欲望想在生理上亲近他。可是少了情感上的亲密,她可能只会有很少的生理欲望。因为男性在生理上,被规律地推动着做陆的舒解;可能他就自然地认定,那是他主要的爱的语言。可是,如果在别的时候、他不喜欢与性无关的身体触摸,这可能就完全不是他爱的谙言。**跟他感觉被爱的那种情感上的需要,是相当不同的。那不是说行房对他不重要,那是极端地重要――可是单是性关系,无法满足他要感觉被爱的需求,除非他的妻子说了他主要的爱的语言。事实上,当妻子说了他主要的爱语时,他的爱箱就满了;然后是他说她主要爱的语言,于是她的爱箱也满了;接着,他们关系里性的那部分就自然而然地改善了。在婚姻中,多半性方面的问题跟技巧的关系不大,可是却跟满足情感的需要,大有关系。在更多的交谈和回想之后,巴勃说:「我想你是对的。『肯定的言词』绝对是我主要的爱的语言。当她在言语上冷落我、批评我的时候,我会有在性方面回避她
的倾向,而且会去幻想别的女人。可是当她告诉我,她多欣赏我、仰慕我,我本能的**就转向了她。」巴勃在我们短短的交谈中,有了重要的发现。你的主要爱语是什么?什么最能使你感觉到你的配偶爱你?你最渴望的是什么?如果那些问题的答案没有立刻跃进你的脑海,去察看爱的语言的负面使用也许可以帮助你:你的配偶做的哪些事、说的哪些话,或者哪些没有做、没有说的,伤害你最深?例如:如果你最深的痛苦是你配偶对你的批评、判断之言,那么你爱的语言可能是「肯定的言词」。如果你的配偶以负面方式,使用你主要的爱的语言,那会伤害你胜过伤害别人。因为,他不仅疏忽了说你主要的爱的语言,他实际上用的那种语言,就像一把刀刺了你的心。我记得安大略省(在加拿大境内)肯其尼的玛丽,她说:「柴普曼博士,伤害我最深的是,荣安在家里从不帮我的忙。当我做所有的家事时,他却在一旁看电视。我不能了解,如果他真的爱我,他怎么会那样?」玛丽最深的伤痛(主要是荣安没有帮她做家里的事)也是她的主要爱的语言――「服务的行动」之线索。如果使你苦恼的,是你的配偶很少送你礼物,那么你的主要爱的语言,也许是「接受礼物」。如果你最伤心的,是你的配偶很少给你精心的时刻,那
么,这就是你的主要爱语。发现个人主要爱语的另一个方式,是回顾你的婚姻,然后问:「我最常请求配偶的是什么?」无论你最常请求的是什么,那可能跟你主要的爱语有关。那些请求可能被你的配偶当做唠叨,但事实上,它们却是你为了从配偶那里获得情感上的爱所做的努力。住在印第安纳州梅瑞维的以利沙白,用了这个方式发现了她的主要爱的语言。在一个研讨会结束的时候,她对我说:「每当我回顾过去十年的婚姻,而且问自己最常请求彼得的是什么,我的爱的语言就显而易见。我最常请求的是『精心的时刻』。」一次又一次地,我问他:我们是否可以去野餐、出外度周末,或把电视机关上一小时、一起谈话、一起散步,等等。我觉得被忽视了,而且不被他所爱,因为他很少答应我的请求。在我的生日或特别的日子,他送我好的礼物,却不明白我为什么不觉得兴奋。」「在你的研讨会里,」她继续,「我们两个人都看到了亮光。下课时间,我先生向我道歉,因为这些年来他是那么愚蠢,抗拒我的请求。他应允我,在未来情形会不一样,我相信它们将会不一样。」还有另一个发现你主要爱语的方法,是查验你用什么方式向你的配偶表示爱。你为她所做的可能也是你希望她能为你做的。如果,你经常为你的配偶提
供「服务的行动」,也许(虽然不总是)那就是你的爱的语言。如果,「肯定的言词」可让你感受到爱,很可能你会用它们向你的配偶诉说爱。因此,藉由此问题:「我如何有意识地向我的配偶表示爱?」你可能会发现你自己的语言。可是请记得,那个方式只是寻找你爱的语言之可能线索,而不是绝对的指示器。例如:一个丈夫从他的父亲那儿学会了借着送好礼物给妻子来表示爱,但是「接受礼物」不是他的主要爱的语言,他只是在做他父亲所教导他做的。花些时间,写下你所认为自己的主要爱的语言,然后再依据重要性来定次序,列出其他的四种。而我建议了三种方式,来发现你自己的主要爱语:一、你的配偶做什么事或者不做什么事,伤害你最深?跟这件事相反的,可能就是你爱的语言。二、你最常请求你配偶的是什么?你最常请求的事,可能是最能使你感觉到爱的事。三、你通常以什么方式向你的配偶表示爱?你表示爱的方法,也许显示它会使你感觉到爱。用以上三种方式,也许可以使你决定你的主要爱的语言。如果,两种语言似乎对你都同样地重要,就是说两者都很突出,那么也许你是说双语之人。如果真是这样,对你的配偶来说就比较容易了。现在,他或她有两种选择,任何一种都能极力地向你传达爱。有
两种人可能较难于发现自己主要爱的语言。第一种,是那些情绪爱箱已经满了很久的人。她的配偶以很多方式向她表示爱,所以她无法确定其中的那一种,最能使她感觉到爱;只知道自己是有人爱的。第二种,是那些爱箱已经空了很久的人,他已不记得什么能使他感觉到爱了。若有其中任何一种情形,你可以回到谈恋爱时的经验,问自己:「在那些日子里,我喜欢我的配偶哪些方面?他做的什么事或者说的什么话,才使我想跟他在一起?」如果你能回想起那些记忆,它们会给你一些有关你的主要爱的语言之概念。另外一种方式,是问你自己:「我理想的配偶是什么样的?如果我能有完美的配偶,她会像什么样?」你配偶的完美画像,应该会给你一些关于自己主要爱语的概念。说了那么多,我建议你们花些时间,写下你所认为自己的主要爱的语言,然后按照其重要性的先后次序列出四种;接着也写下你认为你配偶的主要爱的语言,如果你愿意也可按重要性之次序列出四种。跟你的配偶坐下来,讨论你所猜想对方的主要爱语,然后告知彼此,你认为自己的主要爱语是什么。分享过后,我建议你们玩以下的游戏,每星期三次,连续二个星期。这个游戏叫「检查箱子」,它是这样玩的――当你们回到家,其中一人问另一人:「
在从0到10的量表上,今天晚上,你的爱箱怎么样?0代表空虚,10代表『我满了爱,再也装不下了。』你用10、9、8、7、6、5、4、3、2、1,或者0,测量一下你的爱箱,看看它有多满?」然后你的配偶会说:「我能做什么帮助你充满它?」接着,你给配偶一个建议;你喜欢他(她)在那天晚上做的或说的,他会尽力答应你的请求。结束你的部分,轮到你以反方向重复那个过程。这样一来,你们两个人都有机会测量你们的爱箱,而且提供充满它的建议。连续玩了三星期后,你就会欲罢不能;在你的婚姻中,这是刺激爱的表现的有趣方式。一个丈夫对我说:「我不喜欢那个爱箱游戏。我跟妻子玩过那个游戏。我回到家,对她说:『在0到10的量表上,今天晚上,你的爱箱怎么样?』她说:『差不多是7。』我问:『我能做什么帮助你充满它?』她说『今天晚上,你所能为我做的最好的事,是洗衣服。』我回答:『爱和洗衣服有什么关连?我不懂。』」我说:「那就是问题所在。也许你还不了解你妻子的爱的语言。你主要爱的语言是什么?」他毫不迟疑地说:「身体的接触,尤其是婚姻生活中性的部分。」「请仔细的听我说,」我说:「当你的妻子以身体接触对你表示爱的时候,你所感觉到的爱,和
你为她洗衣服时,她所感觉到的爱是相同的。」「把衣服拿来!」他喊着说。「如果能使地觉得那么好,我会每天晚上洗衣服。」另外,如果你还没有发现你的主要爱语,就保留检查箱子游戏的记录。当你的配偶说:「我能做什么帮助你充满它?」你的建议可能群集围绕在你主要的爱的语言四周。你的请求也许包括了五种爱的语言,可是你会有较多的请求,集中在你主要的爱的语言上。也许,你们某些人心里正诉说着,那与伊利诺州锡安城的雷蒙并海伦相同的话:「柴普曼博士,这一切听起来部很好、很奇妙;可是,如果你配偶的主要爱语,对你而言却是不自然的事,又怎么办呢?」我将在第十章中讨论这个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