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一. 婚礼之后,爱情发生了什么变化?

爱之语 by 盖瑞.柴普曼

在水牛城和达拉斯之间的三万尺高空,他把杂志放进飞机座位后的口袋里,然后转向我,问:「你做什么工作的?」「我从事婚姻辅导工作,兼促进婚姻美满的研讨会。」我很平静地回答他。

「好久了,我一直想找个人问这个问题,」他说。「在你结婚之后,爱情发生了什么变化?」

我的睡意立消,于是问道:「你的意思是什么?」

「唉,」他说:「我结过三次婚。每一次,在我们结婚之前,一切都很美好。可是,不知为什么,婚礼之后,却全都走了样!我对她的爱,以及她对我的爱,都消失了。我是个相当聪明的人,经营了一份成功的事业;但我不了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结婚多久了?」我问。

「第一次的婚姻差不多持续了十年;第二次三年;最后一次将近六年。」

「你的爱,是在婚礼之后即刻消失,还是逐渐消失的呢?」我询问道。

「嗯,第二次的从一开始就不对劲。我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我真的以为我们彼此相爱,可是我们的蜜月竟成了一场灾难,从此再没有恢复元气。我们只约会交往了六个月,那是一场旋风式的恋爱,很刺激!可是结婚以后,竟然天天在打仗。

「我的第一次婚姻,在孩子出生前的三、四年,过得很好。孩子出生后,我觉得她好象把注意力全给了孩子,我变得无关紧要了。她人生的唯一目标,似乎就是要有个孩子;有了孩子以后,她就不再需要我了。」

「你告诉过她你的感觉吗?」

「噢,是的,我告诉她了。她说我神经病,说我不了解做一个全职妈**那种压力,还说我应该更体谅她、多帮她的忙。我实在累得很,可是那似乎毫不重要。之后,我们就愈来愈疏远了,夫妻间不再有爱情,只有死寂。最后两人都同意,我们的婚姻已经结束了。

「最后一次婚姻,我真的认为会不一样了。那时候,我已经离婚三年,一起约会了两年。我真以为我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我认为那可能是第一次,我真的懂得什么是爱一个人。我实在地觉得她爱我。

「婚礼之后,我不认为我变了。像在婚前一样,我继续向她表示我的爱。我告诉她,她有多美;告诉她,我有多爱她;告诉她,身为她的丈夫,我是多么引以为荣。可是,婚后几个月,她开始抱怨。先是芝麻小事,像是:我不把垃圾袋拿出去,或是不把衣服挂起来。后来她开始做人身攻击,告诉我她觉得不能信任我,指控我对她不忠实。她变成一个完全负面的人。在婚前,她从来不是这样的,她是我所见过最积极的人,那也是她吸引我的原因之一。那时她从不抱怨任何事;我做的每一件事,她都认为是好的。可是,结婚以后,似乎我做什么都不对了。老实说,我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终于,我不再爱她,而开始怨恨她;她显然也不爱我了。我们都同意,继续生活在一起没有任何益处,所以就分手了。

「那是一年以前的事。听以,我的问题是:婚礼之后,爱情发生了什么变化?我的经验平凡吗?那是我们国家有那么多离婚案例的原因吗?我不能相信,我竟然经历了三次。至于那些没有离婚的人,是因为他们学会了活在虚空之中,还是因为爱情确实活在他们的婚姻里呢?如果真是那样,该怎么做呢?」

这位坐在5A座上的朋友所问的问题.正是今天千万已婚者和离婚者的疑问。有的人问朋友,有人问心理辅导员和宗教人士,还有的人是问自己。有时候这些问题是以心理学研究的专门术语作解答,几乎令人无法理解:有时候它们则是以幽默和民间传统的方式来陈述。多数的笑话和隐喻皆包含了一些真理,可是,它们的作用仅像是提供癌症病人一颗止痛药丸罢了。

在婚姻中有浪漫爱情的渴望,深深地植根于我们的心理。差不多每一本风行的杂志,每期至少有一篇文章会谈到如何使爱情活在婚姻中。这方面的书籍也多得很,电视和广播节目更是时常谈论它。让爱清活在我们的婚姻中是件很严肃的事。

有这么多的书籍、杂志、以及垂手可得的实际帮助,为什么仅有很少对的夫妇得到了在婚礼之后使爱情存活的秘诀呢?而且,为什么夫妇在参加了沟通讲座,听到了增进沟通的很多好主意之后,一回到家却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应用示范说明的沟通型态?为什么我们在看了杂志上的文章:「向你配偶表示爱的101种方式」之后,选了两三种自以为特别好的,试过后发现另一半甚至没有注意到我们下的功夫?!而后我们放弃了其它九十八种方式,回到例行的生活当中。

如果我们要有效地传达彼此的爱;我们必须愿意学习我们配偶的主要的爱之语。

提供这些问题一个答案,是本书的目标,并非因先前的书或文章没有益处:问题在于我们忽略了一个基本真理:人们说着不同的爱的语言。

在语言学的领域里,有主要的语言群:日语、华语、西班牙语、英语、葡萄牙语、希腊语、德语、法语等等。大多数的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学习了父母和兄弟姊妹的语言,而那种语言便成为我们的主要语言,也可说是母语。以后,我们也许会学习另外的语言,可是那通常要下特别的功夫的,那些语言才可能成为我们的第二语言。我们说得最好、了解最深的是我们的母语,当说这种语言时,我们常觉得最舒服。但若我们越常使用第二语言,说它的时候也会觉得越舒服。如果,我们只说自己的主要语言,而遇到别人也只说他们的主要语言(不同于我们的),那么双方间的沟通就非常有限了。我们必须要靠着比手划脚、哼哼哈哈、画图、甚至表演,来表达彼此的意思;这还算能沟通,却非常笨拙。语言的不同是人类文化的一部分。如果,我们要超越文化的界线,做有效的沟通,那么我们就必须学习,那些沟通对象的语言。

在爱的领域里,情况也相似。你所表达爱的语言,比较于你配偶的语言,也许就像华语和英语那么不同。不论你多么努力地试着以英语来表达,如果你的配偶只懂得华语,那么你们永远不会了解如何去爱对方。当我飞机上的朋友说:「我告诉她,她多美;我告诉她,我爱她;我告诉她,做她的丈夫,我多引以为荣。」这些他对第三任妻子所说的是「肯定的言词」。他说的是爱,他也很诚恳,可是她不懂他的语言。也许,她是在他的行为中寻找爱,但是没有找到。光诚恳是不够的;如果,我们要有效地沟通爱,我们必须愿意学习配偶的主要爱的语言。

在从事了二十年的婚姻辅导工作后,我的结论是――基本上有五种爱的语言:人们藉由五种方式来表达爱,来了解爱。在语言学的领域里,一种语言有无数的方言或变化。同样在五种基本的爱的语言里,也有很多方言。那包括了杂志里的文章:「让你的配偶知道你爱她的十种方法」,「使男人恋爱的二十个秘诀」,或者「表示婚姻之爱的三百六十五句话」。然而并没有十种,二十种,或者三百六十五种基本的爱的语言。以我的看法,只有五种。不过,可能有无数的方言。在每一种爱的语言里,都可以靠我们的想象力,表达无数种爱的方式;但重点是:要说你配偶能领会之爱的语言。

我们很早就知道,在儿童发展的初期,每一个孩子都发展了独特的情绪模式。例如:有的孩子发展了卑下的自尊心模式,而另些孩子则具健康的自尊心模式;有的孩子发展了缺乏安全感的情绪模式,而某些孩子则有安全感:有的孩子在成长中觉得有人爱他,有人需要他,有人欣赏他;而有些孩子,却觉得自己没有人爱、没有人要,也没有人欣赏。

那些觉得受到父母和友伴关爱的孩子,会根据他们独特的心理构造,和父母及其它重要人物爱他们的方式,发展出一种主要爱的语言。当他们会说、能了解一种主要的爱的语言之后,也许将会学习第二种爱的语言,可是他们永远会觉得,使用主要爱的语言是最舒服的。那些没有感受到父母和友伴关爱的孩子,也会发展出某种主要爱的语言。不过,他们的语言会是扭曲变形的,像是学习了粗劣的文法、贫瘠的语汇。用粗劣的文法,并不表示他们不能成为好的沟通者,可是,那表示他们要比起那些有好榜样的孩子们,更需努力地在文法里下功夫。同样地,那些在成长中,于爱的感受上发育不全的孩子们,也能感觉到被爱,并且表达爱;不过,他们需要比那些在健康、充满爱的气氛中长大的孩子们,更努力下功夫。

丈夫和妻子有相同的主要爱的语言,是很少见的。我们有着说自己主要爱的语言之倾向,当配偶不了解我们所表达的,就使我们变得困惑、迷糊了。我们在表达爱,但这信息没能传送出去,因为我们所说的,在他们听来却是外国话。这其中存在一个基本的问题,而本书的目的,就是提供一个解决之道。这就是我为什么敢再写一本书来谈论爱的原因。一旦,我们发现了五种基本的爱的语言,而且了解自己及配偶主要的爱的语言,我们就会知道该如何去应用书籍和文章中的一些主意。

一旦,你辨识且学会说你配偶主要的爱的语言,我相信你也等于发现长久的、充满爱的婚姻秘诀。

在婚礼之后,爱不一定会消失:但若要使之存活,我们中多半的人,都须竭力学习第二种爱的语言。如果,配偶不了解我们的母语,我们就不能依赖它;如果,我们要他或她感觉到我们所传达的爱,我们就须以他或她的爱的语言来表达。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在水牛城和达拉斯之间的三万尺高空,他把杂志放进飞机座位后的口袋里,然后转向我,问:「你做什么工作的?」「我从事婚姻辅导工作,兼促进婚姻美满的研讨会。」我很平静地回答他。「好久了,我一直想找个人问这个问题,」他说。「在你结婚之后,爱情发生了什么变化?」我的睡意立消,于是问道:「你的意思是什么?」「唉,」他说:「我结过三次婚。每一次,在我们结婚之前,一切都很美好。可是,不知为什么,婚礼之后,却全都走了样!我对她的爱,以及她对我的爱,都消失了。我是个相当聪明的人,经营了一份成功的事业;但我不了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结婚多久了?」我问。「第一次的婚姻差不多持续了十年;第二次三年;最后一次将近六年。」「你的爱,是在婚礼之后即刻消失,还是逐渐消失的呢?」我询问道。「嗯,第二次的从一开始就不对劲。我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我真的以为我们彼此相爱,可是我们的蜜月竟成了一场灾难,从此再没有恢复元气。我们只约会交往了六个月,那是一场旋风式的恋爱,很刺激!可是结婚以后,竟然天天在打仗。「我的第一次婚姻,在孩子出生前的三、四年,过得很好。孩子出生后,我觉得她好象把注意力全给了孩子,我变得无关紧要了。她人生
的唯一目标,似乎就是要有个孩子;有了孩子以后,她就不再需要我了。」「你告诉过她你的感觉吗?」「噢,是的,我告诉她了。她说我神经病,说我不了解做一个全职妈**那种压力,还说我应该更体谅她、多帮她的忙。我实在累得很,可是那似乎毫不重要。之后,我们就愈来愈疏远了,夫妻间不再有爱情,只有死寂。最后两人都同意,我们的婚姻已经结束了。「最后一次婚姻,我真的认为会不一样了。那时候,我已经离婚三年,一起约会了两年。我真以为我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我认为那可能是第一次,我真的懂得什么是爱一个人。我实在地觉得她爱我。「婚礼之后,我不认为我变了。像在婚前一样,我继续向她表示我的爱。我告诉她,她有多美;告诉她,我有多爱她;告诉她,身为她的丈夫,我是多么引以为荣。可是,婚后几个月,她开始抱怨。先是芝麻小事,像是:我不把垃圾袋拿出去,或是不把衣服挂起来。后来她开始做人身攻击,告诉我她觉得不能信任我,指控我对她不忠实。她变成一个完全负面的人。在婚前,她从来不是这样的,她是我所见过最积极的人,那也是她吸引我的原因之一。那时她从不抱怨任何事;我做的每一件事,她都认为是好的。可是,结婚以后,似乎我做什么都不对了。老实
说,我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终于,我不再爱她,而开始怨恨她;她显然也不爱我了。我们都同意,继续生活在一起没有任何益处,所以就分手了。「那是一年以前的事。听以,我的问题是:婚礼之后,爱情发生了什么变化?我的经验平凡吗?那是我们国家有那么多离婚案例的原因吗?我不能相信,我竟然经历了三次。至于那些没有离婚的人,是因为他们学会了活在虚空之中,还是因为爱情确实活在他们的婚姻里呢?如果真是那样,该怎么做呢?」这位坐在5A座上的朋友所问的问题.正是今天千万已婚者和离婚者的疑问。有的人问朋友,有人问心理辅导员和宗教人士,还有的人是问自己。有时候这些问题是以心理学研究的专门术语作解答,几乎令人无法理解:有时候它们则是以幽默和民间传统的方式来陈述。多数的笑话和隐喻皆包含了一些真理,可是,它们的作用仅像是提供癌症病人一颗止痛药丸罢了。在婚姻中有浪漫爱情的渴望,深深地植根于我们的心理。差不多每一本风行的杂志,每期至少有一篇文章会谈到如何使爱情活在婚姻中。这方面的书籍也多得很,电视和广播节目更是时常谈论它。让爱清活在我们的婚姻中是件很严肃的事。有这么多的书籍、杂志、以及垂手可得的实际帮助,为什么仅有很少对的夫妇得
到了在婚礼之后使爱情存活的秘诀呢?而且,为什么夫妇在参加了沟通讲座,听到了增进沟通的很多好主意之后,一回到家却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应用示范说明的沟通型态?为什么我们在看了杂志上的文章:「向你配偶表示爱的101种方式」之后,选了两三种自以为特别好的,试过后发现另一半甚至没有注意到我们下的功夫?!而后我们放弃了其它九十八种方式,回到例行的生活当中。如果我们要有效地传达彼此的爱;我们必须愿意学习我们配偶的主要的爱之语。提供这些问题一个答案,是本书的目标,并非因先前的书或文章没有益处:问题在于我们忽略了一个基本真理:人们说着不同的爱的语言。在语言学的领域里,有主要的语言群:日语、华语、西班牙语、英语、葡萄牙语、希腊语、德语、法语等等。大多数的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学习了父母和兄弟姊妹的语言,而那种语言便成为我们的主要语言,也可说是母语。以后,我们也许会学习另外的语言,可是那通常要下特别的功夫的,那些语言才可能成为我们的第二语言。我们说得最好、了解最深的是我们的母语,当说这种语言时,我们常觉得最舒服。但若我们越常使用第二语言,说它的时候也会觉得越舒服。如果,我们只说自己的主要语言,而遇到别人也只说他们的
主要语言(不同于我们的),那么双方间的沟通就非常有限了。我们必须要靠着比手划脚、哼哼哈哈、画图、甚至表演,来表达彼此的意思;这还算能沟通,却非常笨拙。语言的不同是人类文化的一部分。如果,我们要超越文化的界线,做有效的沟通,那么我们就必须学习,那些沟通对象的语言。在爱的领域里,情况也相似。你所表达爱的语言,比较于你配偶的语言,也许就像华语和英语那么不同。不论你多么努力地试着以英语来表达,如果你的配偶只懂得华语,那么你们永远不会了解如何去爱对方。当我飞机上的朋友说:「我告诉她,她多美;我告诉她,我爱她;我告诉她,做她的丈夫,我多引以为荣。」这些他对第三任妻子所说的是「肯定的言词」。他说的是爱,他也很诚恳,可是她不懂他的语言。也许,她是在他的行为中寻找爱,但是没有找到。光诚恳是不够的;如果,我们要有效地沟通爱,我们必须愿意学习配偶的主要爱的语言。在从事了二十年的婚姻辅导工作后,我的结论是――基本上有五种爱的语言:人们藉由五种方式来表达爱,来了解爱。在语言学的领域里,一种语言有无数的方言或变化。同样在五种基本的爱的语言里,也有很多方言。那包括了杂志里的文章:「让你的配偶知道你爱她的十种方法」,
「使男人恋爱的二十个秘诀」,或者「表示婚姻之爱的三百六十五句话」。然而并没有十种,二十种,或者三百六十五种基本的爱的语言。以我的看法,只有五种。不过,可能有无数的方言。在每一种爱的语言里,都可以靠我们的想象力,表达无数种爱的方式;但重点是:要说你配偶能领会之爱的语言。我们很早就知道,在儿童发展的初期,每一个孩子都发展了独特的情绪模式。例如:有的孩子发展了卑下的自尊心模式,而另些孩子则具健康的自尊心模式;有的孩子发展了缺乏安全感的情绪模式,而某些孩子则有安全感:有的孩子在成长中觉得有人爱他,有人需要他,有人欣赏他;而有些孩子,却觉得自己没有人爱、没有人要,也没有人欣赏。那些觉得受到父母和友伴关爱的孩子,会根据他们独特的心理构造,和父母及其它重要人物爱他们的方式,发展出一种主要爱的语言。当他们会说、能了解一种主要的爱的语言之后,也许将会学习第二种爱的语言,可是他们永远会觉得,使用主要爱的语言是最舒服的。那些没有感受到父母和友伴关爱的孩子,也会发展出某种主要爱的语言。不过,他们的语言会是扭曲变形的,像是学习了粗劣的文法、贫瘠的语汇。用粗劣的文法,并不表示他们不能成为好的沟通者,可是,那表示他
们要比起那些有好榜样的孩子们,更需努力地在文法里下功夫。同样地,那些在成长中,于爱的感受上发育不全的孩子们,也能感觉到被爱,并且表达爱;不过,他们需要比那些在健康、充满爱的气氛中长大的孩子们,更努力下功夫。丈夫和妻子有相同的主要爱的语言,是很少见的。我们有着说自己主要爱的语言之倾向,当配偶不了解我们所表达的,就使我们变得困惑、迷糊了。我们在表达爱,但这信息没能传送出去,因为我们所说的,在他们听来却是外国话。这其中存在一个基本的问题,而本书的目的,就是提供一个解决之道。这就是我为什么敢再写一本书来谈论爱的原因。一旦,我们发现了五种基本的爱的语言,而且了解自己及配偶主要的爱的语言,我们就会知道该如何去应用书籍和文章中的一些主意。一旦,你辨识且学会说你配偶主要的爱的语言,我相信你也等于发现长久的、充满爱的婚姻秘诀。在婚礼之后,爱不一定会消失:但若要使之存活,我们中多半的人,都须竭力学习第二种爱的语言。如果,配偶不了解我们的母语,我们就不能依赖它;如果,我们要他或她感觉到我们所传达的爱,我们就须以他或她的爱的语言来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