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七章 要喜乐

从监狱到赞美 by 莫林.凯勒斯

一九六七年我从越南回到美国的基地,这是二十三年前我被带上手铐的地方。现在却以军牧的身份回来,心中百感交集,真是难以形容!

我被任命为旅军牧,负责辅导二十一连的预备军官和二十一连的士官,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带领未来的军事领袖归向基督!

那是令人兴奋的挑战,我深知自己的缺点与软弱,虽然比从前更多经验神同在的能力,但仍然是一个迟钝的器皿。

我也经验到沮丧的时刻,并知道这不是神给我们的。在约翰福言第十七章中,耶稣为我们向天父这样祷告:"……叫他们心里充满我的喜乐。"这也是我所渴慕的。主耶稣为我祷告,就是要我持续不断地有他的喜乐,而不是事情顺利的时候才喜乐。到底是什么拦阻我,使我没有这样的经验呢?于是我查考圣经寻求解答。

马太福音25章21节说:"……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

由此知道,我必须"进去"才能享受到,主的喜乐是不会自动来到的。但,主啊!我当怎样进去呢?

路加福音6章23节,耶稣告诉我们要欢喜跳跃,甚至也告诉我们欢喜跳跃的时间:你们饥饿的时候、别人憎恶你的时候、人们拒绝你、辱骂你的时候、他们弃掉你的名以为恶的时候……当那**们要"欢喜跳跃"。这节对我而言,好象发现新大陆一样。

"主啊!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中,你要我怎样欢喜跳跃呢?"这实在不合常理,但我越是多读圣经,发现越多这样的原则:

哥林多后书12章9-10节说:"……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

到目前为止,我个人并不以软弱为喜乐,不喜欢人敌视我,也不喜欢遭遇不如意的事或灾祸。

圣经上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我:"要常常喜乐!凡事谢恩。"而且大卫也不断地提到患难中的喜乐,诗篇30章11节如此说道:"你已将我的哀哭变为跳舞,将我的麻衣脱去,给我被上喜乐。"

我愿意尝试,但当如何行?

有一天晚上,我在小组祷告当中,一直笑了十五分钟。当我笑的时候,我觉得神似乎在说:"耶稣为你的罪死,你高兴吗?"

"父啊!是的,我很高兴!"

"透过他的死,赐给你永生,你为此而觉得高兴吗?"

"父啊!是的。"

"你需要努力尝试,才能为此事而高兴吗?"

"不!很自然地,我就被喜乐所充满。"

我知道神要我明白,耶稣为我们死,是值得高兴的事。我为此拍掌、歌唱与欢笑;世上没有比此事更重要、更使我喜乐的。

我继续笑,突然间,我里面的一切沉寂下来,神似乎要教导我一些未曾知道的真理。

神说:"你真的欢喜他们将我独生子的双手钉在十字架上?你真的欢喜他们将他的双脚钉在十字架上?你真的欢喜他们拿枪扎他的肋旁,有血和水流到地上?他们这样对待我的儿子,你真的欢喜吗?"

我真不知道怎样回答?

但最后我回答道:"父啊!我不明白,但我实在为此而高兴。"我很想知道自己是否答错了?然后我很宽心地听到神说:"我儿啊!我要你欢喜快乐!我要你欢喜快乐!"

我情不自禁地欢喜快乐,内在的喜乐一直涌流出来。然后一切又静止下来,神又要我学习一些事。

"我儿啊!现在要侧耳倾听!任何苦难临到你,都不会比得上他们对待我独生子那样,在你以后的日子当中,我要你象现在一样欢喜快乐!"

"父啊!我明白了,在我的余生中,我将要充满感恩的心,我要赞美你,我要喜乐,我要歌唱,我要大笑,在我一生中,你允许的任何事临到我,我都会被喜乐充满!"

那时承诺是相当容易的,因为我在祷告中与神有美好的交通,喜乐象活水泉源源流出来。

第二天早晨,我坐在床边,听到有声音说:"你在作什么?"

"我坐在这儿,希望不必起床!"

"我以为我们昨晚的约已经走好了。"

"主啊!我不知道你所指的就是这件事情呀?"

"记得我曾说:‘凡事’吧?"

我回答道:"主啊!我必须向你坦白,这二十年来我每天早晨都坐在床边,希望自己不必起床,我常想,如果能多躺五分钟那该多好!"

圣灵说:"你应该在起床的时间感谢主!"

"主啊!这真是超乎我的理解。"

主总是很有耐心,温和地对我说:"你愿意接受调整吗?"

"主啊!我愿意。"

那天晚上上床前我祷告:"主啊!求你一定要成就,我觉得不容易办到的事情,我愿意照你叫醒我的任何时间起床,但我真不知如何在起床时间谢恩?"

"你愿意吗?"

"主啊!我真的愿意!"

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第一个震撼我的,是我的右大脚趾,我听到:

"看看它是否能动?"

"可以。"

"愿不愿意为脚趾能动而谢恩?"

"愿意。"

"现在试试你的足踝――你感谢我吗?"

"是的。"

"试试你的膝盖,感谢我吗?"

"是的。"

"现在看看你是否能坐起来?"

"是的,主,但坦白跟你讲,我希望可以再躺下睡觉。"

主仍很有耐心地对我说:"现在试试能否站起来?是否能走到浴室?看看镜子,你是否愿意为眼睛能看见而感谢我?"

"是的,主。"

"现在试试讲话?"

"哈利路亚!"

"你为自己能说能听而高兴吗?"

"是的,主。"

然后一切静止了,我知道在安静中,主又要教我学习一些事情。

"我儿啊!因为我爱你,所以我要教导作凡事谢恩,你可以为刚才的一切感谢我,不然我会让你回到床上,却不能动、看、听,直到你愿意学习为主。"

我高兴得跳起来对主说:"主啊!我明白了,我要感谢,我要常常谢恩!"

以后的每天早晨,我第一个想法就是:"主啊!我感谢你。再也不必为起床而难过了。"

保罗说:"为此,我喜欢夸自己的软弱。"早晨起床这桩事,一直是我的软弱,神要我接纳它,然后将它从痛苦可为欢喜。当我愿意这样去行,基督的能力就复庇我,他的喜乐也临到我。

我迫不及待地想分享此发现,但圣灵说不可以。因为仍须学习毫无怀疑地凡事谢恩。

我们说相信神,是真正相信他掌管我们生活上的点点滴滴,还是认为他只是掌管处理较重要的事而已?耶稣说神连我们的头发有几根都算过了,为什么我们不能相信他比我们更关心我们生活上的琐事?我们连自己头发有多少都不知道!神掌管万物,他已使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8:28)。

我开始更相信神,但撒但能够逾越过神的旨意来攻击我们吗?

神允许撒但进入犹大的心出卖他的独生子;允许撒但使彼得软弱否认主;也允许撒但进入犹太人的心策划钉死耶稣基督;神在任何时间都可以拦阻这些事发生,也可差遣一万个天使破坏撒但的计划。但神不这样行,知道当所有的罪与苦难通过耶稣时,就要化为全然的喜乐、赞美与得胜。除非神允许,撒但不能在我们身上作任何事。

请记得神允许撒但试探约伯,因为,神知道约伯所经历的那些事情中,蕴含着巨大的能力,必会生出全然的喜乐!

我将帖撒罗尼迦前书5章16至18节记下来并且重复地提醒自己:"要常常喜乐,不住的祷告,凡事谢恩,因为这是神在基督里向你所定的旨意。"

有一天我开车在交通灯变黄时,过了十字路口。我为不必等红灯而露出感谢并得意的微笑,突然主对我说:"保持现状。"我立刻将笑容凝固在脸上。

"什么事让你那样欢喜快乐?"

"主啊!我在红灯亮之前顺利地过了十字路口,真要谢谢你!"

"假若是红灯亮,你必须停车,你将会如何?"

"主啊!我可能会抱怨,希望先让我过去红灯才亮。"

"你难道不知我掌管宇宙与时间?也掌管交通灯?下次红灯亮时,你仍然必须感谢,你知道是我使它变红的。"

下次红灯亮时,我就停车问神,在这等候的时间中,我要做什么?

"有没有看到那位过马路的人,他很需要你的代祷,你就坐在车上,为他祷告。"

我们若认识这些真理,神就必会赐福我们,基督更活的能力必在我们里面。我们学会在凡事上喜乐,神迹、能力与得胜必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有一天早上找准备开车上班的时候,车子无法发动,在军中迟到是没什么理由可以解释的。我就祷告:"主啊!我在这里,你必定要我学些什么,为此我要感谢你让我的车子不能发动。"

不久有个人过来,帮助我将车子发动了。

第二天早上同样的事又发生了,"主啊!感谢你,我知道你有很好的理由要我坐在这里,所以我要喜乐地赞美称。"结果车子又发动了。

那天傍晚,我将车子开到基地的修车厂,告诉修车经理有关找车子的情形。他说:"牧师,对不起,负责修你这汽车的人因心脏病住院了,你必须到老百姓的修车厂去。"

他露出无可奈何的样子又说到:"老百姓的修车厂知道我们的技师生病,所以凡是我们这边送去修的车子,都大大地敲竹杠!"

我开车到民间的修车厂时,有一个声音悄悄地说:"那些老百姓占我们军人的便宜,真是太可恶了!"我立刻吩咐那思想回到它的发源地,我则继续称颂神,相信神要将此事成为我的益处,我说:"主啊!我知道你也掌管这事。"

我将车开进修车厂,经理手里拿着笔记簿,转着骨碌碌的眼睛说道:"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吗?"

我将车子的毛病告诉他,他一一写在簿上说:"我们这里无法修这部分,必须送到别家修理。而且毛病可能不只是这部分,或许有许多部分都需要修,我们会找出毛病所在。"

"这要修多久?"

他笑着说:"很难讲!"

"要多少钱?"我想,这下子真是要花大钱了。

"这也很难讲。"

基地的修车经理说得果然不错,他们要尽一切可能大敲我一顿。但我仍然说:"主啊!感谢你,你作这一切都有好理由。"

我同意明天早上将车子开来给他们检查。然后费了一番功夫发动车子,正要推挡前进,那位经理突然抓住我的手说:"等一下,我也许知道车的毛病在哪里,现在请你先把引擎关掉!"他立刻打开车盖,用螺丝起子试试引擎各部分,几分钟后,他说:"现在试车,看看情况如何?"

我发动引擎,感觉就家开新车一样。

"太好了!这要多少钱?"

"不用了,很乐意为你服务。"

"我儿啊!我要你知道,你永远不要担心别人是否会伤害你,或占你便宜,你的生命在我的手掌中。你当在一切事上信靠我,持续在各样环境上感谢我,你将看见我如何叫万事互相效力成为你的益处。"

"哈利路亚!感谢主。"我在车上欢喜地大叫:"感谢你向我证明这些奇妙的事!"

我非常的喜乐,同时也清楚认识:若我在整个事件当中抱怨与恼恨,绝对不会带给我任何的益处。我过去不知失去了多少可以体会到神爱我的机会。大部人常常将这些机会当成重担,但神已命定,只要透过基督,万事都可以改变。能够明白神要以满溢的喜乐充满我们,是何等荣耀的事。这不是出我们的良善或公义,而是出于信靠主耶稣!

假如椅子在我坐上上时塌了下来,我相信那是他的旨意,假如咖啡太热或面包未烘熟,那也是他的旨意。

当我们真正相信这些时,神的能力必释放我们生命中的各样捆绑。这也就是主耶稣为什么要向我们说:"当人逼迫你,当你贫穷,当你有忧伤时,要欢喜跳跃。"

多年来,我患了一种极痛苦的头痛,但我很少为此抱怨。有一天有一个感动临到我:"为什么你不尝试为自己的头痛感谢赞美主?"

"为头痛献上感谢?"

"是的。"

于是我开始感谢神,要借着头痛更多释放基督在我生命中的能力。结果头痛恶化,疼痛的程度似乎随着赞美的加强而增加,我明白此时正是撒但与基督在做属灵的争战,所以持续不断地赞美,突然之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大喜乐充满我心,是我从未经验到的,头痛也跟着消失了!

此外,我得了干草热病有十五年之久,每年至少有半年的时间身受其苦。有许多个星期,我不停地打喷嚏、咳嗽,甚至厉害得必须整天拿着手帕遮鼻子。曾试着打针、药也一包一包地吃,而且还禁食祷告,都没有什么果效。

为什么神让我受苦?我那么痛苦,难道神不关心吗?

我的朋友克瑞.丰恩军牧对我说,我当跟他一样相信神会医治。所以每当干草热又来时,我总是避免见到他。

有一次找准备到循理会的弟兄午餐会上讲道,车子开到半路,鼻水开始流,喷嚏也打个不停,很难继续开车。突然有一个念头临到:"要称颂主。"

我开始想到神的良善,给我这个肉体的软弱,为的是要教导我一些事情。我的鼻子对许多事物过敏益非偶然,是因看神的荣耀和我的益处而有的。"主啊!为着你的良善,我要感谢称,我相信你要按照你的时间医治我。"

"你要我为你作什么?"

"医治我。"

"你是要得医治,还是要去掉疾病的症状?"

"主啊!这两者不一样吗?"

"不,不一样。"

"那么,主啊!只要医治我,叫我不再为那症状而烦心。"我顿时领悟了一些事。我过去每次为得医治祷告,都试着去相信主必成就。但症候一出现,我又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沮丧。现在我知道症状是不值大惊小怪,相信神的应许才是我的需要,因为撒但会仿制一切的症状!

到了聚会的地方,我的鼻水仍流个不停,喷嚏也不停,我祷告:"主啊!假如你要我愚弄自己,我也愿意,我现在将手帕留在车上,要进去为你说话。"

我一走进教堂,就开始感觉好转。聚会结束时,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干草热的症状。

这神情形持续了一阵子,但是有一天晚上,我正准备去参加祷告会,鼻涕又开始流了。我想:"主啊!我不能去参加祷告会。那些姊妹会以为我一定又作错了什么事,失去了信心,一定会围绕我,劝我务要有信心,你才能医治我。但主啊!我知道你已经医治了我。我为这症状的出现感谢你。"

在祷告会中,其中的一个妹妹果然劝我要相信神的医治。

我坚持道:"神已医治我。"

"那你为什么还打喷嚏?"

"我不知道,神知道,我仍然要赞美他。"

回家路上,我持续地感谢神,请他按着他的美意管理我的生活。假如他允许撒但给我一些打击,那必定有很好的理由,因他曾允许他的独生子为我受苦。

"我儿呀。"

"是的,主。"

"你很有信心且忠心,你的症状将不再出现。"

我再一次在椅子上跳跃,我永远不再重复求主医治同样的病,神说:"求就必得着,叫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约16:24)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一九六七年我从越南回到美国的基地,这是二十三年前我被带上手铐的地方。现在却以军牧的身份回来,心中百感交集,真是难以形容!我被任命为旅军牧,负责辅导二十一连的预备军官和二十一连的士官,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带领未来的军事领袖归向基督!那是令人兴奋的挑战,我深知自己的缺点与软弱,虽然比从前更多经验神同在的能力,但仍然是一个迟钝的器皿。我也经验到沮丧的时刻,并知道这不是神给我们的。在约翰福言第十七章中,耶稣为我们向天父这样祷告:"……叫他们心里充满我的喜乐。"这也是我所渴慕的。主耶稣为我祷告,就是要我持续不断地有他的喜乐,而不是事情顺利的时候才喜乐。到底是什么拦阻我,使我没有这样的经验呢?于是我查考圣经寻求解答。马太福音25章21节说:"……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由此知道,我必须"进去"才能享受到,主的喜乐是不会自动来到的。但,主啊!我当怎样进去呢?路加福音6章23节,耶稣告诉我们要欢喜跳跃,甚至也告诉我们欢喜跳跃的时间:你们饥饿的时候、别人憎恶你的时候、人们拒
绝你、辱骂你的时候、他们弃掉你的名以为恶的时候……当那**们要"欢喜跳跃"。这节对我而言,好象发现新大陆一样。"主啊!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中,你要我怎样欢喜跳跃呢?"这实在不合常理,但我越是多读圣经,发现越多这样的原则:哥林多后书12章9-10节说:"……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到目前为止,我个人并不以软弱为喜乐,不喜欢人敌视我,也不喜欢遭遇不如意的事或灾祸。圣经上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我:"要常常喜乐!凡事谢恩。"而且大卫也不断地提到患难中的喜乐,诗篇30章11节如此说道:"你已将我的哀哭变为跳舞,将我的麻衣脱去,给我被上喜乐。"我愿意尝试,但当如何行?有一天晚上,我在小组祷告当中,一直笑了十五分钟。当我笑的时候,我觉得神似乎在说:"耶稣为你的罪死,你高兴吗?""父啊!是的,我很高兴!""透过他的死,赐给你永生,你为此而觉
得高兴吗?""父啊!是的。""你需要努力尝试,才能为此事而高兴吗?""不!很自然地,我就被喜乐所充满。"我知道神要我明白,耶稣为我们死,是值得高兴的事。我为此拍掌、歌唱与欢笑;世上没有比此事更重要、更使我喜乐的。我继续笑,突然间,我里面的一切沉寂下来,神似乎要教导我一些未曾知道的真理。神说:"你真的欢喜他们将我独生子的双手钉在十字架上?你真的欢喜他们将他的双脚钉在十字架上?你真的欢喜他们拿枪扎他的肋旁,有血和水流到地上?他们这样对待我的儿子,你真的欢喜吗?"我真不知道怎样回答?但最后我回答道:"父啊!我不明白,但我实在为此而高兴。"我很想知道自己是否答错了?然后我很宽心地听到神说:"我儿啊!我要你欢喜快乐!我要你欢喜快乐!"我情不自禁地欢喜快乐,内在的喜乐一直涌流出来。然后一切又静止下来,神又要我学习一些事。"我儿啊!现在要侧耳倾听!任何苦难临到你,都不会比得上他们对待我独生子那样,在你以后的日子当中,我要你象现在一样欢喜快乐!"&quo
t;父啊!我明白了,在我的余生中,我将要充满感恩的心,我要赞美你,我要喜乐,我要歌唱,我要大笑,在我一生中,你允许的任何事临到我,我都会被喜乐充满!"那时承诺是相当容易的,因为我在祷告中与神有美好的交通,喜乐象活水泉源源流出来。第二天早晨,我坐在床边,听到有声音说:"你在作什么?""我坐在这儿,希望不必起床!""我以为我们昨晚的约已经走好了。""主啊!我不知道你所指的就是这件事情呀?""记得我曾说:‘凡事’吧?"我回答道:"主啊!我必须向你坦白,这二十年来我每天早晨都坐在床边,希望自己不必起床,我常想,如果能多躺五分钟那该多好!"圣灵说:"你应该在起床的时间感谢主!""主啊!这真是超乎我的理解。"主总是很有耐心,温和地对我说:"你愿意接受调整吗?""主啊!我愿意。"那天晚上上床前我祷告:"主啊!求你一定要成就,我觉得不容易办到的事情,我愿意照你叫醒我的任何时间起床,但我
真不知如何在起床时间谢恩?""你愿意吗?""主啊!我真的愿意!"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第一个震撼我的,是我的右大脚趾,我听到:"看看它是否能动?""可以。""愿不愿意为脚趾能动而谢恩?""愿意。""现在试试你的足踝――你感谢我吗?""是的。""试试你的膝盖,感谢我吗?""是的。""现在看看你是否能坐起来?""是的,主,但坦白跟你讲,我希望可以再躺下睡觉。"主仍很有耐心地对我说:"现在试试能否站起来?是否能走到浴室?看看镜子,你是否愿意为眼睛能看见而感谢我?""是的,主。""现在试试讲话?""哈利路亚!""你为自己能说能听而高兴吗?""是的,主。"然后一切静止了,我知道在安静中,主又要教我学习一些事情。"我儿啊!因
为我爱你,所以我要教导作凡事谢恩,你可以为刚才的一切感谢我,不然我会让你回到床上,却不能动、看、听,直到你愿意学习为主。"我高兴得跳起来对主说:"主啊!我明白了,我要感谢,我要常常谢恩!"以后的每天早晨,我第一个想法就是:"主啊!我感谢你。再也不必为起床而难过了。"保罗说:"为此,我喜欢夸自己的软弱。"早晨起床这桩事,一直是我的软弱,神要我接纳它,然后将它从痛苦可为欢喜。当我愿意这样去行,基督的能力就复庇我,他的喜乐也临到我。我迫不及待地想分享此发现,但圣灵说不可以。因为仍须学习毫无怀疑地凡事谢恩。我们说相信神,是真正相信他掌管我们生活上的点点滴滴,还是认为他只是掌管处理较重要的事而已?耶稣说神连我们的头发有几根都算过了,为什么我们不能相信他比我们更关心我们生活上的琐事?我们连自己头发有多少都不知道!神掌管万物,他已使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8:28)。我开始更相信神,但撒但能够逾越过神的旨意来攻击我们吗?神允许撒但进入犹大的心出卖他的独生子;允许撒但使彼得软弱否认主;也允许撒但进入犹太人的心策划钉死耶稣基
督;神在任何时间都可以拦阻这些事发生,也可差遣一万个天使破坏撒但的计划。但神不这样行,知道当所有的罪与苦难通过耶稣时,就要化为全然的喜乐、赞美与得胜。除非神允许,撒但不能在我们身上作任何事。请记得神允许撒但试探约伯,因为,神知道约伯所经历的那些事情中,蕴含着巨大的能力,必会生出全然的喜乐!我将帖撒罗尼迦前书5章16至18节记下来并且重复地提醒自己:"要常常喜乐,不住的祷告,凡事谢恩,因为这是神在基督里向你所定的旨意。"有一天我开车在交通灯变黄时,过了十字路口。我为不必等红灯而露出感谢并得意的微笑,突然主对我说:"保持现状。"我立刻将笑容凝固在脸上。"什么事让你那样欢喜快乐?""主啊!我在红灯亮之前顺利地过了十字路口,真要谢谢你!""假若是红灯亮,你必须停车,你将会如何?""主啊!我可能会抱怨,希望先让我过去红灯才亮。""你难道不知我掌管宇宙与时间?也掌管交通灯?下次红灯亮时,你仍然必须感谢,你知道是我使它变红的。"下次红灯亮时,我就停车问神,在这等
候的时间中,我要做什么?"有没有看到那位过马路的人,他很需要你的代祷,你就坐在车上,为他祷告。"我们若认识这些真理,神就必会赐福我们,基督更活的能力必在我们里面。我们学会在凡事上喜乐,神迹、能力与得胜必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有一天早上找准备开车上班的时候,车子无法发动,在军中迟到是没什么理由可以解释的。我就祷告:"主啊!我在这里,你必定要我学些什么,为此我要感谢你让我的车子不能发动。"不久有个人过来,帮助我将车子发动了。第二天早上同样的事又发生了,"主啊!感谢你,我知道你有很好的理由要我坐在这里,所以我要喜乐地赞美称。"结果车子又发动了。那天傍晚,我将车子开到基地的修车厂,告诉修车经理有关找车子的情形。他说:"牧师,对不起,负责修你这汽车的人因心脏病住院了,你必须到老百姓的修车厂去。"他露出无可奈何的样子又说到:"老百姓的修车厂知道我们的技师生病,所以凡是我们这边送去修的车子,都大大地敲竹杠!"我开车到民间的修车厂时,有一个声音悄悄地说:"那些老百姓占我们军人的便宜,真是太可恶
了!"我立刻吩咐那思想回到它的发源地,我则继续称颂神,相信神要将此事成为我的益处,我说:"主啊!我知道你也掌管这事。"我将车开进修车厂,经理手里拿着笔记簿,转着骨碌碌的眼睛说道:"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吗?"我将车子的毛病告诉他,他一一写在簿上说:"我们这里无法修这部分,必须送到别家修理。而且毛病可能不只是这部分,或许有许多部分都需要修,我们会找出毛病所在。""这要修多久?"他笑着说:"很难讲!""要多少钱?"我想,这下子真是要花大钱了。"这也很难讲。"基地的修车经理说得果然不错,他们要尽一切可能大敲我一顿。但我仍然说:"主啊!感谢你,你作这一切都有好理由。"我同意明天早上将车子开来给他们检查。然后费了一番功夫发动车子,正要推挡前进,那位经理突然抓住我的手说:"等一下,我也许知道车的毛病在哪里,现在请你先把引擎关掉!"他立刻打开车盖,用螺丝起子试试引擎各部分,几分钟后,他说:"现在试车,看看
情况如何?"我发动引擎,感觉就家开新车一样。"太好了!这要多少钱?""不用了,很乐意为你服务。""我儿啊!我要你知道,你永远不要担心别人是否会伤害你,或占你便宜,你的生命在我的手掌中。你当在一切事上信靠我,持续在各样环境上感谢我,你将看见我如何叫万事互相效力成为你的益处。""哈利路亚!感谢主。"我在车上欢喜地大叫:"感谢你向我证明这些奇妙的事!"我非常的喜乐,同时也清楚认识:若我在整个事件当中抱怨与恼恨,绝对不会带给我任何的益处。我过去不知失去了多少可以体会到神爱我的机会。大部人常常将这些机会当成重担,但神已命定,只要透过基督,万事都可以改变。能够明白神要以满溢的喜乐充满我们,是何等荣耀的事。这不是出我们的良善或公义,而是出于信靠主耶稣!假如椅子在我坐上上时塌了下来,我相信那是他的旨意,假如咖啡太热或面包未烘熟,那也是他的旨意。当我们真正相信这些时,神的能力必释放我们生命中的各样捆绑。这也就是主耶稣为什么要向我们说:"当人逼迫你,当你贫穷,当你有忧伤时,要欢喜跳跃。&
quot;多年来,我患了一种极痛苦的头痛,但我很少为此抱怨。有一天有一个感动临到我:"为什么你不尝试为自己的头痛感谢赞美主?""为头痛献上感谢?""是的。"于是我开始感谢神,要借着头痛更多释放基督在我生命中的能力。结果头痛恶化,疼痛的程度似乎随着赞美的加强而增加,我明白此时正是撒但与基督在做属灵的争战,所以持续不断地赞美,突然之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大喜乐充满我心,是我从未经验到的,头痛也跟着消失了!此外,我得了干草热病有十五年之久,每年至少有半年的时间身受其苦。有许多个星期,我不停地打喷嚏、咳嗽,甚至厉害得必须整天拿着手帕遮鼻子。曾试着打针、药也一包一包地吃,而且还禁食祷告,都没有什么果效。为什么神让我受苦?我那么痛苦,难道神不关心吗?我的朋友克瑞.丰恩军牧对我说,我当跟他一样相信神会医治。所以每当干草热又来时,我总是避免见到他。有一次找准备到循理会的弟兄午餐会上讲道,车子开到半路,鼻水开始流,喷嚏也打个不停,很难继续开车。突然有一个念头临到:"要称颂主。"我开始想到神的良善,给我这个肉体的软弱,为的是要教
导我一些事情。我的鼻子对许多事物过敏益非偶然,是因看神的荣耀和我的益处而有的。"主啊!为着你的良善,我要感谢称,我相信你要按照你的时间医治我。""你要我为你作什么?""医治我。""你是要得医治,还是要去掉疾病的症状?""主啊!这两者不一样吗?""不,不一样。""那么,主啊!只要医治我,叫我不再为那症状而烦心。"我顿时领悟了一些事。我过去每次为得医治祷告,都试着去相信主必成就。但症候一出现,我又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沮丧。现在我知道症状是不值大惊小怪,相信神的应许才是我的需要,因为撒但会仿制一切的症状!到了聚会的地方,我的鼻水仍流个不停,喷嚏也不停,我祷告:"主啊!假如你要我愚弄自己,我也愿意,我现在将手帕留在车上,要进去为你说话。"我一走进教堂,就开始感觉好转。聚会结束时,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干草热的症状。这神情形持续了一阵子,但是有一天晚上,我正准备去参加祷告会,鼻涕又开始流了。我想:"主啊!我不能去参加祷告会。那些姊
妹会以为我一定又作错了什么事,失去了信心,一定会围绕我,劝我务要有信心,你才能医治我。但主啊!我知道你已经医治了我。我为这症状的出现感谢你。"在祷告会中,其中的一个妹妹果然劝我要相信神的医治。我坚持道:"神已医治我。""那你为什么还打喷嚏?""我不知道,神知道,我仍然要赞美他。"回家路上,我持续地感谢神,请他按着他的美意管理我的生活。假如他允许撒但给我一些打击,那必定有很好的理由,因他曾允许他的独生子为我受苦。"我儿呀。""是的,主。""你很有信心且忠心,你的症状将不再出现。"我再一次在椅子上跳跃,我永远不再重复求主医治同样的病,神说:"求就必得着,叫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约1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