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五章 在你里面的大能

从监狱到赞美 by 莫林.凯勒斯

我回到基地后,迫不及待地想告诉每个人,这个奇妙的经历。我曾疑虑这个经验会影响我的服事。记得当初五旬节的狂热临到我的教会,我曾经排斥它。

现在不管他人的反应如何,我都竭力与他们分享我在这方面的经历。

第一天,我回到总部连士官长的房间,有一位中士正坐在他桌子后面,他是一个出了名的粗暴大汉。我对他说:"士官长啊,我是否曾告诉你:耶稣爱你?"令我惊奇的是,他的眼泪居然夺眶而出,流到他的面颊上。

他说:"没有,你从未这样告诉我。"

顿时,我面红耳赤,深觉羞愧。与他已有一年多的相处,每天都要碰上好几次面,却从未与他谈过耶稣的事。

我走到走廊遇到一位补给士官。

"士官,我曾否告诉你:耶稣爱你,我也爱你?"

"没有,你从未这样告诉我。"我再一次感到非常羞愧,他又说:"牧师,你有空吗?"然后我们一起到办公室,他向我倾吐了我从未知道的问题,等他讲完以后,我问他是否愿意接受基督为救主,他表示愿意,然后跪下祷告,满脸流满了泪水。

无论我走到那里,人都来接受基督。在我里面似乎有个能力代替我说话,当我一开始对人讲话,我根本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却有股能力吸引人就近基督。

这样服事神是轻省的,原来的紧张与压力消失了,我能够谈笑自若,讲道不再是重担,让神的旨意借着我释放出去,真是喜乐无比。

军队中所有的人员都必须参加每月一次的辅导课。按规定,军校授课时不得传讲福音。有一天我谨慎地告诉学员,我们国家的神到如今仍然活着,每天都垂听祷告。

下课后有个士兵找上我,他的鼻子与我相距三寸远,颇生气地对我说:"你真的相信那些?"

"是的,我真的相信如此。"

"你真的认为假如你现在祷告,神会回应祷告?"

"是的,我知道神会垂听祷告。"

"那么,你认为抽烟是不对的吗?"

这个突则其来的问题,我真是没想到,所以我就避重就轻地答道:"对某些人而言是不对的,对其他人则没什么不对。"

"我从十四岁起就开始抽烟。现在我每天抽三包;今天早上医生警告我,如果再这样抽下去,我会死掉!"

我回答说:"在这种情况下,你抽烟是不对的!"

"那么,你祷告你的神让我戒掉吧!"

我怎能这样祷告?他应该自己向神祷告使他戒烟,但我知道这不是他想问我的动机……

我默默祷告:"神啊!帮助找处理。"

这时,突然有一个强烈的感动临到我:"用你的新方言祷告吧!"

"大声祷告吗?"

"不,只要轻声就可以了!"

我立刻使用在退修会得到的方言祷告。然后,又有一个感动临到我:"按手在他肩上祷告。"

我就顺从地将我的手按在他身上,问神:"祷告什么?"

"以微声用方言祷告,然后将它翻成英文。"

我就毫不思索地开口祷告:"神啊!只要他活着的一天,就不要让他抽烟。"

为这样的祷告我深感困惑,因为这个人要是再抽烟,他就会觉得神不听祷告,于是我悻悻地离开了。

往后的几天,我求问神,我到底是不是误解了神的旨意?我担心自己的错误会造成对方的不信,但所得到的感动一直是:"只要信靠我!"

信靠神显然不能倚靠他物,惟独凭着信心。假如我要运用信心,我必须对神有更深一层的认识,我必须知道他;我发现越多读圣经,就越加相信。从圣经中我知道了全能神的应许在基督里,我们凡事都能作。在我们里面的大能,就是那使基督从死里复活的人能。

以弗所书3:20-21中保罗写到:"神能照着运行在我们心里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但愿他在教会中并在基督耶稣里得着荣耀,直到世世代代,永永远远,阿们。"

我也细心地查考哥林多前后书,圣灵借着人说方言、翻方言、医病、行异能、预言、传福音、智慧言语、知识言语、信心与辨别诸灵。

我怎么知道神借我运行何种恩赐?他有给我恩赐吗?以弗所书的经节再一次临到我:"能照着运行在我们心里的大力。"我并没有什么恩赐嘛!我所能作的只是让神借着我彰显出来。

换句话说,我的工作是按着内在的感动顺服主,神会成就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显然地,我无法预期神要施行的大作为。

有一天晚上,我在祷告小组当中,谈到神的大能能够医治我们的身体。有一位姊妹站起来说:"为什么你不求告神医治我们当中生病的人?"我有点发抖,我当然知道神可以医治病人,但是他是否愿意听我的祷告呢?

我凭着一点信心说:"好吧!有谁需要代祷?"

那位姊妹说:"我需要!我的一个眼睛流泪不止,已有好几个月了,药物都不管用,请为我祷告。"

我按手在她头上祷告,用足我的信心相信神当时就要医治她。但当我为她祷告后,她的眼泪还是流个不停;我是否作错了?但内在的感动却是:"要相信我!"信心不凭眼见,我们要靠着它去支取神的应许。

"主啊,谢谢你听我们的祷告!"我大声地宣告。

那天晚上,这位女士就打电话给我说:"牧师,猜猜看发生了什么事儿?"语气非常兴奋。

"告诉我吧!"

"当我坐在这儿看书时,突然发觉我的眼睛已经完全好了!"

我也很兴奋地对主说:"谢谢你,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相信,其余的工作你都必成就!"

有一个地方长老会的牧师曾经被圣灵充满,但却迟迟不便告诉会众。他邀请了我们祷告小组的一位组员,到他教会的主日晚崇拜中作见证,其余的组员也去参加,并在旁代祷。

这位受邀的组员告诉会众,她自己是一位美南侵信会会友,如何被圣灵充满的经过,当时全场鸦雀无声,很显然地,圣灵在对众人说话。聚会将结束的时候,牧师请我祝福。我并没有祝福,却站起来说:"愿意奉献你一生给神的人,请到前面祭坛来。"

这时,全场一片死寂!这教会从没有如此呼召过。后来一人接着一人,慢慢走到前面跪下来。我就朝着第一个前来的人,我不知怎么为他祷告,更不知他的需要,我只有低下头,默默地祷告求神指引我当祷告些什么?神感动我说:"在灵里用方言祷告,然后将之翻出来。"

"主啊,赦免这人的醉酒和他在工作上的不诚实。"我被这些话吓了一跳,我是否错了?我可能会把我朋友刚才的见证弄得一团糟!

然后我又走向第二个人,说:"主啊!赦免他的暴躁脾气,他置家庭于不顾,求你赦免!"

我照着内心的感动,凭信心一一为这些人按手做悔改认罪的祷告。

在祝福祷告结束之后,会友一个一个涕泪纵横地对我说:"你的祷告正是我所需要的,你怎么知道我的问题?"

几天以后,那位牧师告诉我,教会好象经过一番革命。在那天晚上到前面来的许多是教会的长老执事,现在全教会充满着热诚与喜乐。

我真想大叫。我根本不知道那教会的问题,但神知道,他深知我们的心思意念。假如人有美好反应,那是神作的;假如我们这样的服事失败了,神也不会为此由责备我们。

每一次当我回复以前的习惯:事先想好要对那人说什么话时,结果每次我都变得很紧张,神同在的大能也无法自由运行。所以我该作的,就是放松自己在神的面前。张开口大声赞美地,凭信心说出他印在我心中的话语,往往这话语正合乎一个人的需要,而使他得到奇妙的帮助。

为此我惊奇神的作为。多年来我努力去得人,却从未看到被圣灵充满后,一下子得到那么多人的情况。

在不需要写讲章的状况之下,我发现自己有更多时间读经祷告。似乎我的精力也比从前更加旺盛,工作也不再有缺乏果效的挫折感。

只要我安息在基督里,基督也就充满我每天的生活及每项细节。每次的约谈,不致于落入各种混乱冲突当中。我唯一的遗憾是,为什么不早一点发现这种完全降服在主面前的经验?

就在这一段时间,欧耳・罗拨士来到费第佛。大帐蓬搭了起来,每天晚上成千上万的人都去听他讲道,看他为病人祷告。我很想单独与他见个面,所以找负责筹备的教会牧师,告诉他我志愿帮忙。

他很惊奇我这位循理会的军牧居然愿意参与,因为过去除了五旬节教会的支持外,没有其他任何教会愿意参与。

从聚会的第一天晚上,我就穿着军服站在罗拔上旁边,看他为病人祷告,亲眼目睹了病人身体上的大改变并且完全康复,那神喜乐真是笔墨难以形容!

我的一些军牧朋友暗示我少在那种场合出现,也不要与罗拉士那类人搞在一起,不然将会影响我的升迁。也许他们说得不错,但我宁愿顺服神,看见他大能的彰显,胜于人的赞许。

会后一个星期,我漫不经心地翻阅升中校的军牧名单,我才升上少校不久,名单上绝对不可能有我,没想到我的名字赫然在那名单之上。后来我发现军方有权在正常规定之外,可以有百分之五的名额,擢升未具资格的军官。

我只能说:"主啊!谢谢你向我显明,你顾念我一切的需要。"

顺服有时意谓着婉拒那些寻求帮助者的妄求。

有一个年青尉官带着她的太太来找我,说:"我太太要受圣灵的洗,请您为她祷告。"

我里头有一个很特殊的感觉,虽然这位太太进来之后一句话也没说,但我知道她已经有圣灵充满的经历。

我说:"你已经领受了圣灵的洗,不需要为此祷告。"

她很惊异地说:"你怎么知道?自从我接受这样的祷告以来,我曾试着相信,希望更多的经历在我身上。"

我说:"我知道,因为圣灵告诉我,而且他说,我站起来之前,你会说方言。"

这是很奇怪的事,假如事情发生不是如此,怎么办?她的信心势必受到打击,但我却有十足的把握。于是我邀请这对夫妻与我一起作感谢祷告。我结束祷告之前,就听到她轻轻地用方言祷告,她真是兴奋得飘飘然走出我的办公室。

有一天,一名士兵到我的办公室。这小兵就是我曾为他祷告"主啊!不要让他再抽烟"的那一位。他对我说:"牧师,你不会相信你离开以后,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最近一个月,我看到奇妙的事太多了,所以我回答道:"我会相信的,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当你离开以后,我就大笑,想着:我只要抽烟,就可证明你的神是不听祷告的。于是就走进厕所,点燃一枝烟,才大吸了一口,却立刻开始呕吐,我想那只是巧合,可能是吃了坏东西;到了下午,我尝试再抽,同样的事又发生了,以后的三天,每次抽每次都吐;现在想到抽烟的事,我就觉得要吐。"

我快乐极了,耶稣基督应许圣灵要与我们同在,并引导我们进入真理。我对他的教导,没有听错。

几天以后,这位士兵又来了,他说:"牧师,请再为我祷告一次,好吗?"

"我很愿意!"

"请为我祷告,求神赦免我的罪,帮我接受基督作做主。"我们马上跪下来一起涛告,他喜乐地接受了主。

几个月之后,我在乔治亚州哥伦布的第一浸信会分享这件事。会后面一个弟兄告诉找:"事情发生时,我在第八十二分队的补给连,那个士兵曾在连里告诉大家,军牧修理了他,使他无法抽烟!"

神不只能拯救,并以他的样式重造我们、除去我们的恶习、瘾癖、不洁思想,从里面更新我们!我受圣灵的洗才几个月,却好像已经在新境界过了一辈子了。

此时我也开始遭遇仇敌的攻击,突然被一种特殊的病痛所侵袭。我一向强壮如牛,身体状况良好,但最近却心跳加快,全身虚弱、酸痛,只能卧在床上;一星期后,情况仍然没有好转,只好到医院接受检查,经过各种检验,找不出病因。病况越来越糟,面色惨白,精力殆尽,濒临死亡。

一天晚上,我正在想,我的生命是否已到了尽头,突然间,有个感动临到我:"你是否仍然相信我?"

"主啊!是的。"然后一阵平安流经全身,我很快睡熟了。

第二天觉得好多了,但医生坚持我必须再住院一阵子,我在往后的几天祷告、赞美、读经深深感谢主。

有一天我正读葛来恩・克拉克的一本书,心中突有一个声音问:"你愿意现在活着象耶稣吗?"

"主啊,我愿意!"

"但你的心思意念有否圣洁?"

"没有!"

"你希望它们洁净吗?"

"主啊!我一生都努力要除去不洁的心思意念。"

"你愿意将它们都交给我吗?"

"主啊,是的。"

"永远吗?"

"是的,永永远远!"

突然,如释重负般重见天窗呈现眼前,只是纯净与荣光。

病房的门打开,一位护士进来,我目视着她,她是一个极漂亮的年轻护士,但此时我的思想是:"神的女儿真是美丽!"

从医院回来,我参加了祷告小组,心中充满感动,要求组员特别为我祷告。过去我一直为人祷告,如今我坐在中间的祷告椅上,他们问我:"你要我们向神求什么?"

我想了一下说:"求神比从前更多使用我!"

他们就开始为我祷告。突然间,在灵里看见耶稣在我面前,握着我的脚踝,趴在我膝盖上,说:"我不要用你,我要你用我!"

对耶稣有新认识的门仿佛开了:在我们的一生中,神要把自己给我们,正如他在十字架上把自己给了我们一样。我们没什么可给他,我们只有一直领受他所赐的。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我回到基地后,迫不及待地想告诉每个人,这个奇妙的经历。我曾疑虑这个经验会影响我的服事。记得当初五旬节的狂热临到我的教会,我曾经排斥它。现在不管他人的反应如何,我都竭力与他们分享我在这方面的经历。第一天,我回到总部连士官长的房间,有一位中士正坐在他桌子后面,他是一个出了名的粗暴大汉。我对他说:"士官长啊,我是否曾告诉你:耶稣爱你?"令我惊奇的是,他的眼泪居然夺眶而出,流到他的面颊上。他说:"没有,你从未这样告诉我。"顿时,我面红耳赤,深觉羞愧。与他已有一年多的相处,每天都要碰上好几次面,却从未与他谈过耶稣的事。我走到走廊遇到一位补给士官。"士官,我曾否告诉你:耶稣爱你,我也爱你?""没有,你从未这样告诉我。"我再一次感到非常羞愧,他又说:"牧师,你有空吗?"然后我们一起到办公室,他向我倾吐了我从未知道的问题,等他讲完以后,我问他是否愿意接受基督为救主,他表示愿意,然后跪下祷告,满脸流满了泪水。无论我走到那里,人都来接受基督。在我里面似乎有个能力代替我说话,当我一开始对人讲话,我根本不知道要
说些什么,却有股能力吸引人就近基督。这样服事神是轻省的,原来的紧张与压力消失了,我能够谈笑自若,讲道不再是重担,让神的旨意借着我释放出去,真是喜乐无比。军队中所有的人员都必须参加每月一次的辅导课。按规定,军校授课时不得传讲福音。有一天我谨慎地告诉学员,我们国家的神到如今仍然活着,每天都垂听祷告。下课后有个士兵找上我,他的鼻子与我相距三寸远,颇生气地对我说:"你真的相信那些?""是的,我真的相信如此。""你真的认为假如你现在祷告,神会回应祷告?""是的,我知道神会垂听祷告。""那么,你认为抽烟是不对的吗?"这个突则其来的问题,我真是没想到,所以我就避重就轻地答道:"对某些人而言是不对的,对其他人则没什么不对。""我从十四岁起就开始抽烟。现在我每天抽三包;今天早上医生警告我,如果再这样抽下去,我会死掉!"我回答说:"在这种情况下,你抽烟是不对的!""那么,你祷告你的神让我戒掉吧!"我怎能这样祷告?他应该自己向神祷
告使他戒烟,但我知道这不是他想问我的动机……我默默祷告:"神啊!帮助找处理。"这时,突然有一个强烈的感动临到我:"用你的新方言祷告吧!""大声祷告吗?""不,只要轻声就可以了!"我立刻使用在退修会得到的方言祷告。然后,又有一个感动临到我:"按手在他肩上祷告。"我就顺从地将我的手按在他身上,问神:"祷告什么?""以微声用方言祷告,然后将它翻成英文。"我就毫不思索地开口祷告:"神啊!只要他活着的一天,就不要让他抽烟。"为这样的祷告我深感困惑,因为这个人要是再抽烟,他就会觉得神不听祷告,于是我悻悻地离开了。往后的几天,我求问神,我到底是不是误解了神的旨意?我担心自己的错误会造成对方的不信,但所得到的感动一直是:"只要信靠我!"信靠神显然不能倚靠他物,惟独凭着信心。假如我要运用信心,我必须对神有更深一层的认识,我必须知道他;我发现越多读圣经,就越加相信。从圣经中我知道了全能神的应许在基督里,我们凡事都能作。在我们里面
的大能,就是那使基督从死里复活的人能。以弗所书3:20-21中保罗写到:"神能照着运行在我们心里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但愿他在教会中并在基督耶稣里得着荣耀,直到世世代代,永永远远,阿们。"我也细心地查考哥林多前后书,圣灵借着人说方言、翻方言、医病、行异能、预言、传福音、智慧言语、知识言语、信心与辨别诸灵。我怎么知道神借我运行何种恩赐?他有给我恩赐吗?以弗所书的经节再一次临到我:"能照着运行在我们心里的大力。"我并没有什么恩赐嘛!我所能作的只是让神借着我彰显出来。换句话说,我的工作是按着内在的感动顺服主,神会成就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显然地,我无法预期神要施行的大作为。有一天晚上,我在祷告小组当中,谈到神的大能能够医治我们的身体。有一位姊妹站起来说:"为什么你不求告神医治我们当中生病的人?"我有点发抖,我当然知道神可以医治病人,但是他是否愿意听我的祷告呢?我凭着一点信心说:"好吧!有谁需要代祷?"那位姊妹说:"我需要!我的一个眼睛流泪不止,已有好几个月了,药物都不管用,请为我祷
告。"我按手在她头上祷告,用足我的信心相信神当时就要医治她。但当我为她祷告后,她的眼泪还是流个不停;我是否作错了?但内在的感动却是:"要相信我!"信心不凭眼见,我们要靠着它去支取神的应许。"主啊,谢谢你听我们的祷告!"我大声地宣告。那天晚上,这位女士就打电话给我说:"牧师,猜猜看发生了什么事儿?"语气非常兴奋。"告诉我吧!""当我坐在这儿看书时,突然发觉我的眼睛已经完全好了!"我也很兴奋地对主说:"谢谢你,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相信,其余的工作你都必成就!"有一个地方长老会的牧师曾经被圣灵充满,但却迟迟不便告诉会众。他邀请了我们祷告小组的一位组员,到他教会的主日晚崇拜中作见证,其余的组员也去参加,并在旁代祷。这位受邀的组员告诉会众,她自己是一位美南侵信会会友,如何被圣灵充满的经过,当时全场鸦雀无声,很显然地,圣灵在对众人说话。聚会将结束的时候,牧师请我祝福。我并没有祝福,却站起来说:"愿意奉献你一生给神的人,请到前面祭坛来。"这时,全场一片
死寂!这教会从没有如此呼召过。后来一人接着一人,慢慢走到前面跪下来。我就朝着第一个前来的人,我不知怎么为他祷告,更不知他的需要,我只有低下头,默默地祷告求神指引我当祷告些什么?神感动我说:"在灵里用方言祷告,然后将之翻出来。""主啊,赦免这人的醉酒和他在工作上的不诚实。"我被这些话吓了一跳,我是否错了?我可能会把我朋友刚才的见证弄得一团糟!然后我又走向第二个人,说:"主啊!赦免他的暴躁脾气,他置家庭于不顾,求你赦免!"我照着内心的感动,凭信心一一为这些人按手做悔改认罪的祷告。在祝福祷告结束之后,会友一个一个涕泪纵横地对我说:"你的祷告正是我所需要的,你怎么知道我的问题?"几天以后,那位牧师告诉我,教会好象经过一番革命。在那天晚上到前面来的许多是教会的长老执事,现在全教会充满着热诚与喜乐。我真想大叫。我根本不知道那教会的问题,但神知道,他深知我们的心思意念。假如人有美好反应,那是神作的;假如我们这样的服事失败了,神也不会为此由责备我们。每一次当我回复以前的习惯:事先想好要对那人说什么话时,结果每次我都变得很紧
张,神同在的大能也无法自由运行。所以我该作的,就是放松自己在神的面前。张开口大声赞美地,凭信心说出他印在我心中的话语,往往这话语正合乎一个人的需要,而使他得到奇妙的帮助。为此我惊奇神的作为。多年来我努力去得人,却从未看到被圣灵充满后,一下子得到那么多人的情况。在不需要写讲章的状况之下,我发现自己有更多时间读经祷告。似乎我的精力也比从前更加旺盛,工作也不再有缺乏果效的挫折感。只要我安息在基督里,基督也就充满我每天的生活及每项细节。每次的约谈,不致于落入各种混乱冲突当中。我唯一的遗憾是,为什么不早一点发现这种完全降服在主面前的经验?就在这一段时间,欧耳・罗拨士来到费第佛。大帐蓬搭了起来,每天晚上成千上万的人都去听他讲道,看他为病人祷告。我很想单独与他见个面,所以找负责筹备的教会牧师,告诉他我志愿帮忙。他很惊奇我这位循理会的军牧居然愿意参与,因为过去除了五旬节教会的支持外,没有其他任何教会愿意参与。从聚会的第一天晚上,我就穿着军服站在罗拔上旁边,看他为病人祷告,亲眼目睹了病人身体上的大改变并且完全康复,那神喜乐真是笔墨难以形容!我的一些军牧朋友暗示我少在那种场合出现,也不要与罗拉士那类人搞在
一起,不然将会影响我的升迁。也许他们说得不错,但我宁愿顺服神,看见他大能的彰显,胜于人的赞许。会后一个星期,我漫不经心地翻阅升中校的军牧名单,我才升上少校不久,名单上绝对不可能有我,没想到我的名字赫然在那名单之上。后来我发现军方有权在正常规定之外,可以有百分之五的名额,擢升未具资格的军官。我只能说:"主啊!谢谢你向我显明,你顾念我一切的需要。"顺服有时意谓着婉拒那些寻求帮助者的妄求。有一个年青尉官带着她的太太来找我,说:"我太太要受圣灵的洗,请您为她祷告。"我里头有一个很特殊的感觉,虽然这位太太进来之后一句话也没说,但我知道她已经有圣灵充满的经历。我说:"你已经领受了圣灵的洗,不需要为此祷告。"她很惊异地说:"你怎么知道?自从我接受这样的祷告以来,我曾试着相信,希望更多的经历在我身上。"我说:"我知道,因为圣灵告诉我,而且他说,我站起来之前,你会说方言。"这是很奇怪的事,假如事情发生不是如此,怎么办?她的信心势必受到打击,但我却有十足的把握。于是我邀请这对夫妻与我一起作感谢祷告。我结束祷
告之前,就听到她轻轻地用方言祷告,她真是兴奋得飘飘然走出我的办公室。有一天,一名士兵到我的办公室。这小兵就是我曾为他祷告"主啊!不要让他再抽烟"的那一位。他对我说:"牧师,你不会相信你离开以后,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最近一个月,我看到奇妙的事太多了,所以我回答道:"我会相信的,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当你离开以后,我就大笑,想着:我只要抽烟,就可证明你的神是不听祷告的。于是就走进厕所,点燃一枝烟,才大吸了一口,却立刻开始呕吐,我想那只是巧合,可能是吃了坏东西;到了下午,我尝试再抽,同样的事又发生了,以后的三天,每次抽每次都吐;现在想到抽烟的事,我就觉得要吐。"我快乐极了,耶稣基督应许圣灵要与我们同在,并引导我们进入真理。我对他的教导,没有听错。几天以后,这位士兵又来了,他说:"牧师,请再为我祷告一次,好吗?""我很愿意!""请为我祷告,求神赦免我的罪,帮我接受基督作做主。"我们马上跪下来一起涛告,他喜乐地接受了主。几个月之后,我在乔治亚州哥伦布的第一
浸信会分享这件事。会后面一个弟兄告诉找:"事情发生时,我在第八十二分队的补给连,那个士兵曾在连里告诉大家,军牧修理了他,使他无法抽烟!"神不只能拯救,并以他的样式重造我们、除去我们的恶习、瘾癖、不洁思想,从里面更新我们!我受圣灵的洗才几个月,却好像已经在新境界过了一辈子了。此时我也开始遭遇仇敌的攻击,突然被一种特殊的病痛所侵袭。我一向强壮如牛,身体状况良好,但最近却心跳加快,全身虚弱、酸痛,只能卧在床上;一星期后,情况仍然没有好转,只好到医院接受检查,经过各种检验,找不出病因。病况越来越糟,面色惨白,精力殆尽,濒临死亡。一天晚上,我正在想,我的生命是否已到了尽头,突然间,有个感动临到我:"你是否仍然相信我?""主啊!是的。"然后一阵平安流经全身,我很快睡熟了。第二天觉得好多了,但医生坚持我必须再住院一阵子,我在往后的几天祷告、赞美、读经深深感谢主。有一天我正读葛来恩・克拉克的一本书,心中突有一个声音问:"你愿意现在活着象耶稣吗?""主啊,我愿意!""但你的心思意念有否圣洁?&q
uot;"没有!""你希望它们洁净吗?""主啊!我一生都努力要除去不洁的心思意念。""你愿意将它们都交给我吗?""主啊,是的。""永远吗?""是的,永永远远!"突然,如释重负般重见天窗呈现眼前,只是纯净与荣光。病房的门打开,一位护士进来,我目视着她,她是一个极漂亮的年轻护士,但此时我的思想是:"神的女儿真是美丽!"从医院回来,我参加了祷告小组,心中充满感动,要求组员特别为我祷告。过去我一直为人祷告,如今我坐在中间的祷告椅上,他们问我:"你要我们向神求什么?"我想了一下说:"求神比从前更多使用我!"他们就开始为我祷告。突然间,在灵里看见耶稣在我面前,握着我的脚踝,趴在我膝盖上,说:"我不要用你,我要你用我!"对耶稣有新认识的门仿佛开了:在我们的一生中,神要把自己给我们,正如他在十字架上把自己给了我们一样。我们没什么可给他,我们只有一直领受他所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