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四章 被充满

从监狱到赞美 by 莫林.凯勒斯

我曾有一段时间参加一个靠近基地的周间祷告会。有一天晚上,祷告会一位名叫路得的成员,在祷告时,看起来非常激动,我在多次的聚会中看过她,常想问她怎样经历到她生命中所流露的喜乐,因为她似乎有着持续不断的喜乐,显得与众不同,这是我的经验中所缺乏的。

那天晚上,路得告诉我:"我受感动得几乎想用方言大声祷告!"

"你几乎想……干什么?"我吓了一跳。

"用方言祷告。"路得愉快地回答着。

我立刻压低嗓门并瞧瞧四周是否有人在注意我们,然后说道:"路得,这样会破坏我们的祷告会,你到底被什么给控制住啦?"

路得哈哈大笑说:"自从我领受圣灵的洗以后,就一直用方言祷告。"

"那是什么呀?"我从未听过这个名词。

路得很耐心地向我解释,那是使徒们在五旬节所经验的(徒2:1-4),然后她容光焕发地笑着说:"我也尝到了五旬节的经历。"

"我以为你是浸信会的。"我感到很震惊。

"不错,但神现在正在各宗派运行成就奇妙的事。"

我曾听到一波波狂热情绪的浪潮侵袭一些教会,人们趋之若骛,失去了基督的信心。我也听说一些五旬节派的信徒"在灵里醉倒",我觉得路得真需要帮助。

我拍着她的手臂说:"路得,小心点!你在玩火,我会为你祷告,假如需要我的帮助,可以打电话给我。"路得笑一笑,也拍拍我的手说:"莫林,谢谢你的关心。"

后来,她打电话给我:"莫林,有一个团体将在摩黑德市举行退修会,我们欢迎你参加。"我觉得不参加为妙,但还是很客气地回答说:"如果能够,我一定会去。"其实我并不想去。

接下来的一礼拜当中,一些人纷纷打电话来:有一个生意人提醒我不要忘了俱乐部的高尔夫球赛;有一位女士却告诉我假如我去参加该聚会,她必安排好付清我的一切费用;另一位则告诉我,可以免费带一位同工一起去。在这些关心我灵命的人盛情邀请下,我只好答应去了。

我与一位长老会的同工狄克联络,邀请他回去,他犹豫不决。"嘿,这是一个到避暑旅馆,费用已付清的旅行啊!"

"好吧,我会去"。

在路上,狄克说:"为什么我们要参加这种聚会?"

"我不知道,不过既然不花钱,那就好好享受吧!"

到了旅馆的会客室,我们受到一些陌生人的热诚欢迎。我开始想知道这些奇怪的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里的聚会方式是我们未曾看过的,与会人士都欢乐地歌唱、拍掌;唱歌时,往往都举起手来。狄克和我觉得不太习惯,但都同意这里洋溢着我们可以学习的喜乐。

有一位面貌姣好且文雅的女士,一直问我们:"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没有,你的意思是……"

"你们会明白的,你们会明白的……。"她总是这样回答。

先前邀我参加的路得和一些人鼓励我们私下与一位据说很有能力的女士交通。

他们引领我们见她,我立刻觉得不喜欢她,因为她引用经文的样子,似乎企图想改变我,我不喜欢别人引用圣经向我说教,尤其是女人!

但是替我们付旅费的朋友坚持要我们与她谈话,我只好听听。我们耐心地坐在那里听她边说神在她及其他人生命上的作为,她多次提到有关圣灵的洗的参考经文,向我们证明,那经验在第一世纪的基督徒身上是常见的。

"圣灵今天仍然在许多人生命中作同样的事,耶稣基督仍然为相信的人施洗,正如他在五旬节所作的一样。"

我立刻觉得兴奋起来,我是否也能经历五旬节?舌头有火焰、听见一阵大风吹过、说出方言来?

她讲完话就坐着看着我们,温柔地说:"我愿意为你们祷告,让你们也领受圣灵的洗。"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好的。"于是她按手在我头上开始祷告,我等候"圣灵"冲击我,但却毫无动静,我没有任何的特殊感受。

她继续按手在狄克头上,当她结束祷告后,我和狄克互相看了一下,我察觉他也没有什么感受。这桩事简直是个骗局嘛!

那位女士看着我们,带着一丝微笑说:"你们没有任何感受吧?"我们摇摇头说:"没有。"

"我要用一种你们听不懂的语言为你们祷告,那时你们会领受一种新的方言。"

她再一次按手在我头上,我仍然没有任何特殊感受,我没有看见什么,听见什么。按手祷告结束后,她又问我是否在心中听见一些不明白的话,我想了一下,的确有一些我不明白的话语在脑中浮现,我告诉她那只是出于我的想象而已。

"假如你将它们说出来,你会不会觉得很愚蠢?"她问道。

"是的,我正如此觉得。"

"你是否愿意为基督的缘故,成为愚蠢?"这句话使整个情况为之改观。我当然愿意为基督作任何事,但开口大声说出这些无意义的话,会影响我的未来。我可以想象人们将到处议论说,一个循理会的军牧竟然也说了方言。后果可能使我必须离开军队!但是如果是基督要我作的……突然之间,我的军旅生涯显得不重要了,于是,我踌躇地大声说出了存在我心中的"想象"。

我仍然没有任何异样的感受。我相信耶稣基督必定会用圣灵给我施洗并且赐我方言,虽然五旬节的使徒被充满得象一群醉酒的人,他们必定有一些特殊的感受才会如此。

我观察狄克,他也和我一样,说了方言而且深信神的话必定成就,然而却没有任何情绪激动的表现。

"你们的经验要凭借对事实的信心,而非凭借感觉。"这位女上显然看出我们的心思。

我坐着沉思――我是没有不同的感觉,但我是否有了改变?我抬头往上看,突然有一个惊喜奇妙地临到我。"啊!我知道耶稣基督是活着!"

"我不仅相信,而且我知道,我知道,……"

圣经告诉我们圣灵是见证耶稣,现在我知道这是事实,这就是五旬节以后使徒得着新的权柄与能力的来源。他们不只是纪念一位死而复活的人,他们的的确确知道他,因为他已经用圣灵充满他们,并借着圣灵见证他。

突然之间。我明白过去几年所犯的罪,是何等的可怕,不只是我,有许多自称为圣职人员,他们所传讲的,都冲淡了十字架和以基督为中心的信息。

除了看见自己罪孽深重以外,我也看见救赎主的荣光与个善至美的旨意,我永远不再怀疑他所说的话语,更不再把神只当作是一位好人、一个好榜样而已。

基督活在我们里面,他的能力措着我们运行出来;他是葡萄树,他的生命借我们彰显出来,啊!太奇妙了!

离了他,我们什么也不能作,什么能力也没有了。

"谢谢你,耶稣!"我站了起来,立刻有一个奇妙的感觉临到我,突然间,被一股热流与爱所充满。我看见秋克也落下泪来,我知道他已经得到了,立刻互相拥抱。

刚才我所不喜欢的那位女士,现在看起来却感到非常爱她,她真是我在基督里的姊妹!

我们下楼吃午餐,深深爱上所看到的每一个人。对我而言,这是前所未有的经验!

那天晚上,我和狄克一起在房间内祷告,有些人加入我们,不久房里满了人。当我们祷告时,有一些人被圣灵充满,整个旅馆洋溢着神同在的喜乐。到半夜两点准备入睡时,因为太兴奋的缘故,我俩都睡不着。我说:"狄克,我们起来再祷告吧!"我们继续为所认识的人祷告两小时,然后赞美感谢神赐给我们的慈爱与恩典。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我曾有一段时间参加一个靠近基地的周间祷告会。有一天晚上,祷告会一位名叫路得的成员,在祷告时,看起来非常激动,我在多次的聚会中看过她,常想问她怎样经历到她生命中所流露的喜乐,因为她似乎有着持续不断的喜乐,显得与众不同,这是我的经验中所缺乏的。那天晚上,路得告诉我:"我受感动得几乎想用方言大声祷告!""你几乎想……干什么?"我吓了一跳。"用方言祷告。"路得愉快地回答着。我立刻压低嗓门并瞧瞧四周是否有人在注意我们,然后说道:"路得,这样会破坏我们的祷告会,你到底被什么给控制住啦?"路得哈哈大笑说:"自从我领受圣灵的洗以后,就一直用方言祷告。""那是什么呀?"我从未听过这个名词。路得很耐心地向我解释,那是使徒们在五旬节所经验的(徒2:1-4),然后她容光焕发地笑着说:"我也尝到了五旬节的经历。""我以为你是浸信会的。"我感到很震惊。"不错,但神现在正在各宗派运行成就奇妙的事。"我曾听到一波波狂热情绪的浪潮侵袭一些教会
,人们趋之若骛,失去了基督的信心。我也听说一些五旬节派的信徒"在灵里醉倒",我觉得路得真需要帮助。我拍着她的手臂说:"路得,小心点!你在玩火,我会为你祷告,假如需要我的帮助,可以打电话给我。"路得笑一笑,也拍拍我的手说:"莫林,谢谢你的关心。"后来,她打电话给我:"莫林,有一个团体将在摩黑德市举行退修会,我们欢迎你参加。"我觉得不参加为妙,但还是很客气地回答说:"如果能够,我一定会去。"其实我并不想去。接下来的一礼拜当中,一些人纷纷打电话来:有一个生意人提醒我不要忘了俱乐部的高尔夫球赛;有一位女士却告诉我假如我去参加该聚会,她必安排好付清我的一切费用;另一位则告诉我,可以免费带一位同工一起去。在这些关心我灵命的人盛情邀请下,我只好答应去了。我与一位长老会的同工狄克联络,邀请他回去,他犹豫不决。"嘿,这是一个到避暑旅馆,费用已付清的旅行啊!""好吧,我会去"。在路上,狄克说:"为什么我们要参加这种聚会?""我不知道,不过
既然不花钱,那就好好享受吧!"到了旅馆的会客室,我们受到一些陌生人的热诚欢迎。我开始想知道这些奇怪的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里的聚会方式是我们未曾看过的,与会人士都欢乐地歌唱、拍掌;唱歌时,往往都举起手来。狄克和我觉得不太习惯,但都同意这里洋溢着我们可以学习的喜乐。有一位面貌姣好且文雅的女士,一直问我们:"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没有,你的意思是……""你们会明白的,你们会明白的……。"她总是这样回答。先前邀我参加的路得和一些人鼓励我们私下与一位据说很有能力的女士交通。他们引领我们见她,我立刻觉得不喜欢她,因为她引用经文的样子,似乎企图想改变我,我不喜欢别人引用圣经向我说教,尤其是女人!但是替我们付旅费的朋友坚持要我们与她谈话,我只好听听。我们耐心地坐在那里听她边说神在她及其他人生命上的作为,她多次提到有关圣灵的洗的参考经文,向我们证明,那经验在第一世纪的基督徒身上是常见的。"圣灵今天仍然在许多人生命中作同样的事,耶稣基督仍然为相信的人施洗,正如他在五旬节所作的一样。"我立刻觉得兴奋起来,我是否也能经
历五旬节?舌头有火焰、听见一阵大风吹过、说出方言来?她讲完话就坐着看着我们,温柔地说:"我愿意为你们祷告,让你们也领受圣灵的洗。"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好的。"于是她按手在我头上开始祷告,我等候"圣灵"冲击我,但却毫无动静,我没有任何的特殊感受。她继续按手在狄克头上,当她结束祷告后,我和狄克互相看了一下,我察觉他也没有什么感受。这桩事简直是个骗局嘛!那位女士看着我们,带着一丝微笑说:"你们没有任何感受吧?"我们摇摇头说:"没有。""我要用一种你们听不懂的语言为你们祷告,那时你们会领受一种新的方言。"她再一次按手在我头上,我仍然没有任何特殊感受,我没有看见什么,听见什么。按手祷告结束后,她又问我是否在心中听见一些不明白的话,我想了一下,的确有一些我不明白的话语在脑中浮现,我告诉她那只是出于我的想象而已。"假如你将它们说出来,你会不会觉得很愚蠢?"她问道。"是的,我正如此觉得。""你是否愿意为基督的缘故,成为愚蠢?"
;这句话使整个情况为之改观。我当然愿意为基督作任何事,但开口大声说出这些无意义的话,会影响我的未来。我可以想象人们将到处议论说,一个循理会的军牧竟然也说了方言。后果可能使我必须离开军队!但是如果是基督要我作的……突然之间,我的军旅生涯显得不重要了,于是,我踌躇地大声说出了存在我心中的"想象"。我仍然没有任何异样的感受。我相信耶稣基督必定会用圣灵给我施洗并且赐我方言,虽然五旬节的使徒被充满得象一群醉酒的人,他们必定有一些特殊的感受才会如此。我观察狄克,他也和我一样,说了方言而且深信神的话必定成就,然而却没有任何情绪激动的表现。"你们的经验要凭借对事实的信心,而非凭借感觉。"这位女上显然看出我们的心思。我坐着沉思――我是没有不同的感觉,但我是否有了改变?我抬头往上看,突然有一个惊喜奇妙地临到我。"啊!我知道耶稣基督是活着!""我不仅相信,而且我知道,我知道,……"圣经告诉我们圣灵是见证耶稣,现在我知道这是事实,这就是五旬节以后使徒得着新的权柄与能力的来源。他们不只是纪念一位死而复活的人,他们的的确确知道他,因为
他已经用圣灵充满他们,并借着圣灵见证他。突然之间。我明白过去几年所犯的罪,是何等的可怕,不只是我,有许多自称为圣职人员,他们所传讲的,都冲淡了十字架和以基督为中心的信息。除了看见自己罪孽深重以外,我也看见救赎主的荣光与个善至美的旨意,我永远不再怀疑他所说的话语,更不再把神只当作是一位好人、一个好榜样而已。基督活在我们里面,他的能力措着我们运行出来;他是葡萄树,他的生命借我们彰显出来,啊!太奇妙了!离了他,我们什么也不能作,什么能力也没有了。"谢谢你,耶稣!"我站了起来,立刻有一个奇妙的感觉临到我,突然间,被一股热流与爱所充满。我看见秋克也落下泪来,我知道他已经得到了,立刻互相拥抱。刚才我所不喜欢的那位女士,现在看起来却感到非常爱她,她真是我在基督里的姊妹!我们下楼吃午餐,深深爱上所看到的每一个人。对我而言,这是前所未有的经验!那天晚上,我和狄克一起在房间内祷告,有些人加入我们,不久房里满了人。当我们祷告时,有一些人被圣灵充满,整个旅馆洋溢着神同在的喜乐。到半夜两点准备入睡时,因为太兴奋的缘故,我俩都睡不着。我说:"狄克,我们起来再祷告吧!"我们继
续为所认识的人祷告两小时,然后赞美感谢神赐给我们的慈爱与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