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三章 追寻

从监狱到赞美 by 莫林.凯勒斯

成为军牧是令人兴奋的事,其富于刺激性的生活也是我所追寻的。无论在空中、地上、登山、行军、体操……我都与大伙儿一起。在宿舍、办公室、战场或军中餐厅……我有很多机会告诉人,神在我身上奇妙的作为。

我享受每一分钟的严格训练,在巴拿马丛林的专长训练中,我和大伙儿靠林中水果为生,但长久泡在丛林的瘴气中,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有一些大兵到后来都必须用担架抬走。这次我学习到如何舒适地在泥沼中打滚。

在基地我有机会成为一个令人梦寐以求的飞行员。我和一位朋友合伙买下一架破旧的飞机,机上没有无线电装备,我们只能目视飞行。有一次我在飞行中迷失方向,后来突然发现机旁有两架军机护航,他们引导我落地,才知道我已飞越基地范围,安全警官愤怒地警告我,我没有被击落算是幸运。后来,我的朋友在一次紧急的降落在玉米田中,飞机终告报废。

我曾与第八十二队空运分队到多米尼加共和国,那只是一次小规模行动,却失去了三十九名伞兵。回到基地,我继续跳伞训练,终于获得梦寐以求的神勇空降队员奖章。

从外表看来,一切进行顺利,我的生活充实,我也在作神的工作,但我问题的所在,却与做神的工作有关,时常在传福音的时候,有患得患失的现象。因为我认为使对方改变是我的责任,可是每次传福音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点,人就得救了。我还小的时候,曾听到母亲与祖母谈论圣洁生活的重要,由于她们是卫斯理公会的循理会信徒,因此也谈到圣灵在基督徒平日生活里的工作。

我知道我缺少油。所以我阅读有关更深的祷告属灵书籍,参加各种培灵会,听人讲论有关神大能的事。但仍然没有看见神的大能运行在我的生命中。我非常渴幕,也想让神使用,看见世人普遍需要帮助,而我却无能力力。

有一个朋友给我一本谈论有关东方秘宗的书,宣称有秘诀能开启人心接受神的大能。因此,我也学习躺在木板上,高举双腿操练默想。此外,也涉猎其他有关心理、催眠术、招魂术的书,希望能得到线索,让神的灵在我心中,借着我来工作。

就在那时我去了韩国,在一次意外事件中,眼镜的碎片进入我的眼睛内,眼角膜被割伤,使我失去百分之六十的视力,医生说我的视力将不会恢复。

现在神的能力在那里?基督在也曾医好瞎子,并说凡跟随他的人将要作出他更大的事。我两次到汉城接受眼部手术。医生的诊断都不乐观。我祷告,心中却抱怨自己为何要接受k――这位施拯救的神、这位全能的创造主以及宣扬其名的神,我却无法得医治。关键到底在哪里?我必须知道神的能力如何透过人释放出来?

第三次往汉城拜访眼科名医的飞行途中,心里突然有一个强烈的感觉,不是讲话的声音,但却很清楚地向我交通道:"你的眼睛将完好如初。"我知道神在对我说话,这个经历与宾州谷仓的经历一样。

汉城的那位眼科名医,摇摇头告诉我,他无法医好我的眼睛。但我并不失望,因为神已对我说话,我要信靠他!

几个月后,我突然有感动去找医生检查眼睛,医生检查之后很吃惊地对我说:"我不明白怎么回事,你的眼睛现在好得很。"

神作成了!我非常兴奋,心中也越发坚定地要找出支取神大能的各种管道。

一九六三年我回到美国,接受为期六个月的军牧训练,一九八四年被派至基地服事。

那时,我热切地研究催眠术,而且还参与了福特亚瑟出所领导的"心灵拓展运动",我也听说此运动吸引了许多牧师。在福特亚瑟的家中,我目睹超自然灵界奇迹的第一手证据,与我们已知的理性世界完全不同,我真是被迷住了。

但我一直不断有个疑问――它们合乎圣经吗?灵界显然是真实的,但圣经告诉我们,除了圣灵以外尚有其他的灵,也谈到天空属灵的恶魔(见以弗所书第六章〕。圣经称这些灵是我们的仇敌,也告诉我们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否出于神,因为撒但也会仿冒圣灵的工作。

我个人深深觉得自己不是盲目追求,在这运动中,我所接触的人和各种的灵,对基督都很尊敬,也承认基督为神的独生子。有一些领导者还施行了许多神迹。他们教导我们的目标是在各事上象基督,因为我们都是神的众子。

我试作运行,特地去拜访这方面的专家,研读有关催眠术的所有书籍,与医师商讨,甚至写信到国会的图书馆。那时我觉得自己这个血肉之躯,是个可以帮助人的管道。

我不知自己己置身在危险的境地。那时认为只要我努力,终究会象耶稣基督一样。我实在太低估了仇敌的能力,因为催眠术具有潜在的危险性,它可使人的心灵向撒但敞开。

此外我也落在错误的认识里,我想象撒但是头上有角的怪物,它对二十世纪的现代人丝毫不具威胁力。

大思想家C・S・路易士曾说过:"撒但最厉害的诡计,就是让世人相信它并不存在。"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信心已经严重受到损坏。那时我传讲的耶稣,是一位教师及行神迹的人,却没有提到他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他的宝血可以洁净我们的罪。

耶稣在世的时候,撒但也常引用圣经的话,今天它仍然如此,并且也不怕我们引用神的话。它最希望我们忘掉十字架,宝血以及复活的耶稣。

保罗在歌罗西书1:27谈到基督徒生活的秘诀,那个秘诀就是基督在我们里面。不是我们学象他,而是他住在我们里面,并且从里面来改变我们。别人看见我们,可能会说我们象基督,但并不表示我们更圣洁或更属灵。唯有他住在我们里面才是秘诀。

没有基督为救主,没有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宝血,就没有救赎的计划,也没有罪得赦免的可能,更没有福音可传。

我掉进了撒但的陷阶,虽然我的动机纯正,也很真诚地想得着能力支帮助他人解决身、心、灵的问题。后来神用一个方法开了我的心,让我看见自己走在错误的道路上。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成为军牧是令人兴奋的事,其富于刺激性的生活也是我所追寻的。无论在空中、地上、登山、行军、体操……我都与大伙儿一起。在宿舍、办公室、战场或军中餐厅……我有很多机会告诉人,神在我身上奇妙的作为。我享受每一分钟的严格训练,在巴拿马丛林的专长训练中,我和大伙儿靠林中水果为生,但长久泡在丛林的瘴气中,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有一些大兵到后来都必须用担架抬走。这次我学习到如何舒适地在泥沼中打滚。在基地我有机会成为一个令人梦寐以求的飞行员。我和一位朋友合伙买下一架破旧的飞机,机上没有无线电装备,我们只能目视飞行。有一次我在飞行中迷失方向,后来突然发现机旁有两架军机护航,他们引导我落地,才知道我已飞越基地范围,安全警官愤怒地警告我,我没有被击落算是幸运。后来,我的朋友在一次紧急的降落在玉米田中,飞机终告报废。我曾与第八十二队空运分队到多米尼加共和国,那只是一次小规模行动,却失去了三十九名伞兵。回到基地,我继续跳伞训练,终于获得梦寐以求的神勇空降队员奖章。从外表看来,一切进行顺利,我的生活充实,我也在作神的工作,但我问题的所在,却与做神的工作有关,时常在传福音的时候,有患得患失的现象。因为我认为使对方改变是
我的责任,可是每次传福音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点,人就得救了。我还小的时候,曾听到母亲与祖母谈论圣洁生活的重要,由于她们是卫斯理公会的循理会信徒,因此也谈到圣灵在基督徒平日生活里的工作。我知道我缺少油。所以我阅读有关更深的祷告属灵书籍,参加各种培灵会,听人讲论有关神大能的事。但仍然没有看见神的大能运行在我的生命中。我非常渴幕,也想让神使用,看见世人普遍需要帮助,而我却无能力力。有一个朋友给我一本谈论有关东方秘宗的书,宣称有秘诀能开启人心接受神的大能。因此,我也学习躺在木板上,高举双腿操练默想。此外,也涉猎其他有关心理、催眠术、招魂术的书,希望能得到线索,让神的灵在我心中,借着我来工作。就在那时我去了韩国,在一次意外事件中,眼镜的碎片进入我的眼睛内,眼角膜被割伤,使我失去百分之六十的视力,医生说我的视力将不会恢复。现在神的能力在那里?基督在也曾医好瞎子,并说凡跟随他的人将要作出他更大的事。我两次到汉城接受眼部手术。医生的诊断都不乐观。我祷告,心中却抱怨自己为何要接受k――这位施拯救的神、这位全能的创造主以及宣扬其名的神,我却无法得医治。关键到底在哪里?我必须知道神的能力如何透过人释放出来?第三
次往汉城拜访眼科名医的飞行途中,心里突然有一个强烈的感觉,不是讲话的声音,但却很清楚地向我交通道:"你的眼睛将完好如初。"我知道神在对我说话,这个经历与宾州谷仓的经历一样。汉城的那位眼科名医,摇摇头告诉我,他无法医好我的眼睛。但我并不失望,因为神已对我说话,我要信靠他!几个月后,我突然有感动去找医生检查眼睛,医生检查之后很吃惊地对我说:"我不明白怎么回事,你的眼睛现在好得很。"神作成了!我非常兴奋,心中也越发坚定地要找出支取神大能的各种管道。一九六三年我回到美国,接受为期六个月的军牧训练,一九八四年被派至基地服事。那时,我热切地研究催眠术,而且还参与了福特亚瑟出所领导的"心灵拓展运动",我也听说此运动吸引了许多牧师。在福特亚瑟的家中,我目睹超自然灵界奇迹的第一手证据,与我们已知的理性世界完全不同,我真是被迷住了。但我一直不断有个疑问――它们合乎圣经吗?灵界显然是真实的,但圣经告诉我们,除了圣灵以外尚有其他的灵,也谈到天空属灵的恶魔(见以弗所书第六章〕。圣经称这些灵是我们的仇敌,也告诉我们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否出于神,因为撒但也会仿
冒圣灵的工作。我个人深深觉得自己不是盲目追求,在这运动中,我所接触的人和各种的灵,对基督都很尊敬,也承认基督为神的独生子。有一些领导者还施行了许多神迹。他们教导我们的目标是在各事上象基督,因为我们都是神的众子。我试作运行,特地去拜访这方面的专家,研读有关催眠术的所有书籍,与医师商讨,甚至写信到国会的图书馆。那时我觉得自己这个血肉之躯,是个可以帮助人的管道。我不知自己己置身在危险的境地。那时认为只要我努力,终究会象耶稣基督一样。我实在太低估了仇敌的能力,因为催眠术具有潜在的危险性,它可使人的心灵向撒但敞开。此外我也落在错误的认识里,我想象撒但是头上有角的怪物,它对二十世纪的现代人丝毫不具威胁力。大思想家C・S・路易士曾说过:"撒但最厉害的诡计,就是让世人相信它并不存在。"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信心已经严重受到损坏。那时我传讲的耶稣,是一位教师及行神迹的人,却没有提到他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他的宝血可以洁净我们的罪。耶稣在世的时候,撒但也常引用圣经的话,今天它仍然如此,并且也不怕我们引用神的话。它最希望我们忘掉十字架,宝血以及复活的耶稣。保罗在歌罗西书1:27谈到基督徒生
活的秘诀,那个秘诀就是基督在我们里面。不是我们学象他,而是他住在我们里面,并且从里面来改变我们。别人看见我们,可能会说我们象基督,但并不表示我们更圣洁或更属灵。唯有他住在我们里面才是秘诀。没有基督为救主,没有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宝血,就没有救赎的计划,也没有罪得赦免的可能,更没有福音可传。我掉进了撒但的陷阶,虽然我的动机纯正,也很真诚地想得着能力支帮助他人解决身、心、灵的问题。后来神用一个方法开了我的心,让我看见自己走在错误的道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