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前文

疾风烈火 by 辛杰米/梅定恩

我无意将纽约市描绘成为一个完全无神、异教充斥的地方;因为,其实,布鲁克林区在历史上曾被称为一个「遍地都是教会的地区」。在我们的地区,有数不清的建筑物曾经一度是活跃、充满动力的教会。不幸的是,今天它们已经几乎都空了。当邻近地区改变,毒品越来越猖撅时,教会的动力却消退了。

许多教区成员渐渐过世,或者搬到市郊,却慷慨的留下了大笔捐款。因此,今天这些教会在礼拜天或许只有少数几个人坐在会堂里,却仍然能够支付一位全薪牧师的薪水,并使这个「事业」继续下去。其中最出名的是一个市中心的教会,我们曾经租用来做特别布道会的场地。这个会堂可以容纳1,400人,在1930年代以及1940年代,这个教会曾挤满人潮,但是自从1960年代之后,便不再有固定的主日敬拜了。目前他们的会众在地下室聚会。

从此,市中心成为一个被遗忘的宣教工场。本来应该挤满人的教堂空了下来。罪恶满盈,但是与罗马书五章相反的,恩典却不显多。

这是不是因为讲坛不宣讲真理?

就某方面来说,是的――但是很多时候,却不是这样。如果你以为教会衰退都是因为自由派神学或是错误的教义,那你就错了。很多拥有这些寂静无声的教堂的群体,都是最正统的教会。如果你质问他们关于基督的神性、童女生子,或他们是否信奉使徒信经,他们都将光采顺利的通过考核。

那么到底少了什么?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我无意将纽约市描绘成为一个完全无神、异教充斥的地方;因为,其实,布鲁克林区在历史上曾被称为一个「遍地都是教会的地区」。在我们的地区,有数不清的建筑物曾经一度是活跃、充满动力的教会。不幸的是,今天它们已经几乎都空了。当邻近地区改变,毒品越来越猖撅时,教会的动力却消退了。许多教区成员渐渐过世,或者搬到市郊,却慷慨的留下了大笔捐款。因此,今天这些教会在礼拜天或许只有少数几个人坐在会堂里,却仍然能够支付一位全薪牧师的薪水,并使这个「事业」继续下去。其中最出名的是一个市中心的教会,我们曾经租用来做特别布道会的场地。这个会堂可以容纳1,400人,在1930年代以及1940年代,这个教会曾挤满人潮,但是自从1960年代之后,便不再有固定的主日敬拜了。目前他们的会众在地下室聚会。从此,市中心成为一个被遗忘的宣教工场。本来应该挤满人的教堂空了下来。罪恶满盈,但是与罗马书五章相反的,恩典却不显多。这是不是因为讲坛不宣讲真理?就某方面来说,是的――但是很多时候,却不是这样。如果你以为教会衰退都是因为自由派神学或是错误的教义,那你就错了。很多拥有这些寂静无声的教堂的群体,都是最正统的教会。如果你质问他们关于基
督的神性、童女生子,或他们是否信奉使徒信经,他们都将光采顺利的通过考核。那么到底少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