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风尚之外

疾风烈火 by 辛杰米/梅定恩

那么对于一个「使徒行传」的教会,真正要紧的是什么呢?使徒在使徒行传第四章里的祷告,给了我们一个典范:「叫祢仆人大放胆量讲祢的道」(29节)。门徒要的不是数目,而是能够让他们成为合神心意的教会最根本的素质。

大放胆量只有圣灵能赐下。绝没有「大放胆量的教导」这回事;你绝不可能从研讨会学来。提摩太后书1:7说:「因为神赐给我们,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

新约的传道人勇敢的向前面对抵挡,信靠圣灵会带来相信基督所需的坚定信心。他们不害怕。听听看彼得在五旬节那天怎么说:「你们就藉着无法之人的手,把他钉在十字架上杀了。」(徒2:23)。这样的事是人们最不想听到的。如果雷大卫(DavidLetterman,译注:美国着名的脱口秀主持人)有一张对犹太人听众十大不能说的单子,第一件一定是「你们亲手把以色列盼了几个世纪的弥赛亚杀了」。

但是彼得的勇敢并没有驱走人群。相反的,这些话刺穿了他们的良知。那天傍晚时,一大群人为他们的罪悔改,相信基督。接下去的一章,在医治好了瘸腿的之后,对于聚拢来的群众,彼得仍旧是直接就说:「你们弃绝了那圣洁公义者,反求着释放一个凶手给你们。你们杀了那生命的主,神却叫他从死里复活了。我们都是为这事作见证……。所以你们当悔改归正,使你们的罪得以涂抹,这样,那安舒的日子就必从主面前来到」(徒3:14-15,19)。

当保罗几年之后在以弗所传道,他非常直接的面对外邦人的偶像崇拜,以至于发生暴动。「众人听见,就怒气填胸,喊着说:「大哉以弗所人的亚底米啊!」满城都轰动起来。众人拿住与保罗同行的马其顿人该犹和亚里达古,齐心拥进戏园里去」(徒19:28-29)。这样做似乎对市场大众并不怎么敏锐,对消费者也不怎么友善。

然而,一个强壮的教会就这样被建立起来了。当保罗向他们问安的时候,他能够这么说:「因为神的旨意,我并没有一样避讳不传给你们的。……所以你们应当儆醒,记念我三年之久昼夜不住的流泪,劝戒你们各人」(徒20:27,31)。请注意这里:「神的旨意,我并没有一样避讳不传……,不住……劝戒你们。」这些一直是摆在使徒心中的事奉。

使徒知道,若没有勇敢大胆的态度来宣告神的话,他们便无法建立合耶稣心意的教会。世界上任何地区的任何教会都必须回到这个相同的结论。

使徒并没有试着以巧妙的手法来赢得人心,他们并不以为他们的沟通技巧必须令人感到快慰、舒服,他们的目标是使人的心为自己的罪被刺透。他们一点也不打算问:「人们想听什么?我们礼拜天要如何才能吸引大群的人来教会?」这些是他们从没想过的事;这些事情对于新约里的教会是全然陌生的。

使徒并没有试着以巧妙的手法来赢得人心。他们一点也不打算问:「人们想听什么?我们礼拜天要如何才能吸引大群的人来教会?」

我们不以圣经的方式来带领人到基督面前,反之却将自己的精力消耗在不合圣经的「教会增长」观念上。圣经上没有说我们应当把目标设定在数目上,却竭力劝我们靠着圣灵、大胆忠心的宣告神的信息。这样才能以神的方式建立神的教会。

不幸的是,现在有些教会却不断的关注人们对于主日敬拜是否满意,并且询问他们喜欢什么。一位宗派专家告诉一位记者:「我们需要学习如何乘上变化的潮流。」(注1)

我们没有任何许可,可以调整福音的信息。无论受欢迎与否、合乎潮流与否,我们都必须忠实、勇敢的宣告:罪是真实的,但是耶稣赦免一切认罪的人。

神从来没有要求建立一个大教会,他只呼召我们在圣灵的恩膏与能力之下做他的工,向他所爱的人宣告他的话,由他带来只有他能够产生出来的结果。于是,荣耀便全然归给他自己――而不是任何宗派。这是神唯一的计划,任何其他的作法都偏离了新约的教导。

神告诉以西结说,如果恶人需要接受一个警告,而他却没有传达的话,那么他们的血将归在先知的手上。今天,对于话语的职事,这话仍是真实的。

慕迪(DwightL.Moody)一生都因着曾在一个场合里太巧妙的传达福音,而耿耿于怀。在他过世之前六年,他回述1871年秋天在芝加哥所发生的事情:

我打算以六个晚上专注传讲基督的一生。我已经花了四个主日晚上在这个主题上,一路从马槽讲到他被捕、受审判;然后,在第五个主日晚上,十月八日,是我在芝加哥听众最多的一场聚会,我有点为这个成功感到得意,我的题目是「那么,对于这位称为基督的耶稣,我该做什么?」那天晚上我犯了一生当中最大的错误:在讲完道――藉着神所给我的能力――之后,我开始催促人们接受基督,我结束信息说道:「我希望你们将这个题目带回家,在这个礼拜当中好好的思想,下个礼拜天我们要继续谈到加略山的十字架,然后我们来决定我们对于拿撒勒的耶稣该做什么。」

就在那一刻,火警在附近响起,慕迪很快的解散聚会,将人们遣散出会场。这是芝加哥大火灾的序幕,其后的27小时有300人死亡,90,000人无家可归,整个城市变成灰烬。显然慕迪没有机会结束他的系列信息。

他继续说道:“自那次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那群会众。今天我还是忍不住我的眼泪……二十二年过去了……直到在另一个世界相见,我将永远见不到那些人。但是我要告诉你们,那天晚上我学到一个功课,是我永远难忘的:那就是,当我向人传讲基督时,就在当时当场,我要试着带他们作一个决定。我情愿自己的右手被割下来,也不愿给听众一个礼拜,让他们决定要不要耶稣。”

难怪使徒雅各写道:「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雅4:14)。福音是这么重要,无法留到明天或下个礼拜,或是等到群众显得比较友善时。

约翰卫斯理在1700年代在野外向英国那些顽固的矿工布道时,可曾告诉自己,我最好不要对他们说他们是罪人,要不然他们可能会走开?

今天在美国,我们有一股反权威的精神说:「我警告你,没有人能告诉我我需要改变。」无论是在讲坛上或是在教牧协谈辅导时,我们太常向这样的心态妥协,而不敢讲说关于罪的真理。我们继续不断的以保罗说的「向什么样的人,我就作什么样的人」(林前9:22)来作藉口,却没有注意到就在下一节他说:「你们也当这样跑,好叫你们得着奖赏」(24节)。调整我们的风格使人愿意听是一件事,但信息却绝不能改,绝不能使我们空手见主面。

今天在美国,我们有一股反权威的精神说:「我警告你,没有人能告诉我我需要改变。」

我们仍然相信箴言28:23所说的:「责备人的,后来蒙人喜悦,多于那用舌头谄媚人的」吗?

耶稣是勇于直接面对的;当彼得叫他逃避十字架时,耶酥没有回答:「彼得,你知道,我真的试着了解你的本意,我很珍惜你那么在乎我,不要我受到伤害。」相反地,他对他的头号弟子说:「撒但,退我后边去罢!你是绊我脚的,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太16:23)。

我们心里作何感想?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那么对于一个「使徒行传」的教会,真正要紧的是什么呢?使徒在使徒行传第四章里的祷告,给了我们一个典范:「叫祢仆人大放胆量讲祢的道」(29节)。门徒要的不是数目,而是能够让他们成为合神心意的教会最根本的素质。大放胆量只有圣灵能赐下。绝没有「大放胆量的教导」这回事;你绝不可能从研讨会学来。提摩太后书1:7说:「因为神赐给我们,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新约的传道人勇敢的向前面对抵挡,信靠圣灵会带来相信基督所需的坚定信心。他们不害怕。听听看彼得在五旬节那天怎么说:「你们就藉着无法之人的手,把他钉在十字架上杀了。」(徒2:23)。这样的事是人们最不想听到的。如果雷大卫(DavidLetterman,译注:美国着名的脱口秀主持人)有一张对犹太人听众十大不能说的单子,第一件一定是「你们亲手把以色列盼了几个世纪的弥赛亚杀了」。但是彼得的勇敢并没有驱走人群。相反的,这些话刺穿了他们的良知。那天傍晚时,一大群人为他们的罪悔改,相信基督。接下去的一章,在医治好了瘸腿的之后,对于聚拢来的群众,彼得仍旧是直接就说:「你们弃绝了那圣洁公义者,反求着释放一个凶手给你们。你们杀了那生命的主,神却叫他从
死里复活了。我们都是为这事作见证……。所以你们当悔改归正,使你们的罪得以涂抹,这样,那安舒的日子就必从主面前来到」(徒3:14-15,19)。当保罗几年之后在以弗所传道,他非常直接的面对外邦人的偶像崇拜,以至于发生暴动。「众人听见,就怒气填胸,喊着说:「大哉以弗所人的亚底米啊!」满城都轰动起来。众人拿住与保罗同行的马其顿人该犹和亚里达古,齐心拥进戏园里去」(徒19:28-29)。这样做似乎对市场大众并不怎么敏锐,对消费者也不怎么友善。然而,一个强壮的教会就这样被建立起来了。当保罗向他们问安的时候,他能够这么说:「因为神的旨意,我并没有一样避讳不传给你们的。……所以你们应当儆醒,记念我三年之久昼夜不住的流泪,劝戒你们各人」(徒20:27,31)。请注意这里:「神的旨意,我并没有一样避讳不传……,不住……劝戒你们。」这些一直是摆在使徒心中的事奉。使徒知道,若没有勇敢大胆的态度来宣告神的话,他们便无法建立合耶稣心意的教会。世界上任何地区的任何教会都必须回到这个相同的结论。使徒并没有试着以巧妙的手法来赢得人心,他们并不以为他们的沟通技巧必须令人感到快慰、舒服,他们的目标是使人的心为自己的罪被刺
透。他们一点也不打算问:「人们想听什么?我们礼拜天要如何才能吸引大群的人来教会?」这些是他们从没想过的事;这些事情对于新约里的教会是全然陌生的。使徒并没有试着以巧妙的手法来赢得人心。他们一点也不打算问:「人们想听什么?我们礼拜天要如何才能吸引大群的人来教会?」我们不以圣经的方式来带领人到基督面前,反之却将自己的精力消耗在不合圣经的「教会增长」观念上。圣经上没有说我们应当把目标设定在数目上,却竭力劝我们靠着圣灵、大胆忠心的宣告神的信息。这样才能以神的方式建立神的教会。不幸的是,现在有些教会却不断的关注人们对于主日敬拜是否满意,并且询问他们喜欢什么。一位宗派专家告诉一位记者:「我们需要学习如何乘上变化的潮流。」(注1)我们没有任何许可,可以调整福音的信息。无论受欢迎与否、合乎潮流与否,我们都必须忠实、勇敢的宣告:罪是真实的,但是耶稣赦免一切认罪的人。神从来没有要求建立一个大教会,他只呼召我们在圣灵的恩膏与能力之下做他的工,向他所爱的人宣告他的话,由他带来只有他能够产生出来的结果。于是,荣耀便全然归给他自己――而不是任何宗派。这是神唯一的计划,任何其他的作法都偏离了新约的教导。神告诉以西结说
,如果恶人需要接受一个警告,而他却没有传达的话,那么他们的血将归在先知的手上。今天,对于话语的职事,这话仍是真实的。慕迪(DwightL.Moody)一生都因着曾在一个场合里太巧妙的传达福音,而耿耿于怀。在他过世之前六年,他回述1871年秋天在芝加哥所发生的事情:我打算以六个晚上专注传讲基督的一生。我已经花了四个主日晚上在这个主题上,一路从马槽讲到他被捕、受审判;然后,在第五个主日晚上,十月八日,是我在芝加哥听众最多的一场聚会,我有点为这个成功感到得意,我的题目是「那么,对于这位称为基督的耶稣,我该做什么?」那天晚上我犯了一生当中最大的错误:在讲完道――藉着神所给我的能力――之后,我开始催促人们接受基督,我结束信息说道:「我希望你们将这个题目带回家,在这个礼拜当中好好的思想,下个礼拜天我们要继续谈到加略山的十字架,然后我们来决定我们对于拿撒勒的耶稣该做什么。」就在那一刻,火警在附近响起,慕迪很快的解散聚会,将人们遣散出会场。这是芝加哥大火灾的序幕,其后的27小时有300人死亡,90,000人无家可归,整个城市变成灰烬。显然慕迪没有机会结束他的系列信息。他继续说道:“自那次之后,我就再也
没见过那群会众。今天我还是忍不住我的眼泪……二十二年过去了……直到在另一个世界相见,我将永远见不到那些人。但是我要告诉你们,那天晚上我学到一个功课,是我永远难忘的:那就是,当我向人传讲基督时,就在当时当场,我要试着带他们作一个决定。我情愿自己的右手被割下来,也不愿给听众一个礼拜,让他们决定要不要耶稣。”难怪使徒雅各写道:「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雅4:14)。福音是这么重要,无法留到明天或下个礼拜,或是等到群众显得比较友善时。约翰卫斯理在1700年代在野外向英国那些顽固的矿工布道时,可曾告诉自己,我最好不要对他们说他们是罪人,要不然他们可能会走开?今天在美国,我们有一股反权威的精神说:「我警告你,没有人能告诉我我需要改变。」无论是在讲坛上或是在教牧协谈辅导时,我们太常向这样的心态妥协,而不敢讲说关于罪的真理。我们继续不断的以保罗说的「向什么样的人,我就作什么样的人」(林前9:22)来作藉口,却没有注意到就在下一节他说:「你们也当这样跑,好叫你们得着奖赏」(24节)。调整我们的风格使人愿意听是一件事,但信息却绝不能改,绝不能
使我们空手见主面。今天在美国,我们有一股反权威的精神说:「我警告你,没有人能告诉我我需要改变。」我们仍然相信箴言28:23所说的:「责备人的,后来蒙人喜悦,多于那用舌头谄媚人的」吗?耶稣是勇于直接面对的;当彼得叫他逃避十字架时,耶酥没有回答:「彼得,你知道,我真的试着了解你的本意,我很珍惜你那么在乎我,不要我受到伤害。」相反地,他对他的头号弟子说:「撒但,退我后边去罢!你是绊我脚的,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太16:23)。我们心里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