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圣经谈到抵挡魔鬼多于捆绑它。

疾风烈火 by 辛杰米/梅定恩

耶稣的确在马太12:29谈到,要先捆绑那壮士,才能抢夺他的家。他讲这个比喻,是紧跟着他从一个既盲又哑的人身上赶出鬼之后。这里的重点是一个人已经得释放,并没有提到宇宙性的问题。这经文讲的是,一个壮士――撒但――已经被另一个更有力的壮士――基督――逐出去。

一个相似的真理,也可以应用到寻求恶者的名字上。在耶稣的事工当中,有几十次与撒旦的接触,他只有一次问它的名字(可5:9),而这一次也只是跟这个人有关系罢了,跟整个地域并没有关系。再说,使徒从来不曾教年轻的牧者提摩太或是提多问恶者的名字。

请不要误解,我完全相信今日撒旦侵入人们的生活当中,而且我们必须与之对抗。我在事工当中,曾经多次与之对抗。一个礼拜二的晚上,教会的两个会友带了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来参加晚上的祷告会,他们说这个女孩有毒瘾,需要被释放。他们就只告诉我这些。我并没有想太多,这样的事经常发生(我们的会友都知道,把还没信主的人带到祷告会来,是再好不过的了)。

当聚会进行约半小时,我们敬拜一阵子之后,我说:「这里有一个女孩是会友带来的,希望大家为她祷告,她陷在毒瘾当中。」

会友们带着这个矮小的南美西班牙裔的女孩走到前面来。她看起来两眼呆滞无神――我以为是毒瘾的作用。她的名字是黛安娜。

我一如每个礼拜二晚上,站在台下,与人们一起,在中央走道的最前面。突然,我开始紧张起来;我属灵的警铃开始大作,告知我事情不对劲――有事要发生。

我注意到,我的右边有一位我认识的布道家当天晚上来访。我对她说:「艾美,很高兴今晚看到你来,能不能请你来与我为这位年轻女士祷告?」当她从座位上起来时,圣灵临到她身上,她也有同样的感觉。我们都突然为某种未知的原因,处在「紧急警戒状态」当中。

一位副牧师加入我们,我们按手在黛安娜身上开始祷告:「哦,耶酥,帮助我们,」我安静的说。

就像子弹一样,一提到耶酥到的名字,激烈的狂怒与尖叫立刻爆出来。这个只五尺一寸高的女孩掐住我的喉咙,将带她上来的两个朋友往后甩开。我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事之前,我整个身体已经被她摔到讲台的边缘上了。戴安娜把我白衬衫的领子撕下来,就像撕一张面纸一样。一个恐怖的声音从她的灵魂深处开始狂吼道:「你们永远得不到她!她是我们的!离开她!」然后开始骂脏话。

这个只五尺一寸高的女孩掐住我的喉咙,在我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事之前,我整个身体已经被她摔到讲台的边缘上了。

在会众里有一些人开始大声祷告;有些人已吓得透不过气来,有些人蒙着眼睛不敢看。同时,几位执事跳上来,试着把她从我身上拉开。她小小的个子,竟能以如此大的力气与我们所有的人缠斗。

最后我们终于设法制伏她,那位布道家艾美开始迫切祷告。**近这女孩,开始向这恶灵说话:「奉耶稣的名住嘴!从她里面出来!」我命令它。

黛安娜的眼睛翻白,从不到一尺的距离,两次直接向着我脸上吐唾沫。会众开始热切的呼求神的帮助。明显的,我们不是在与某种想像出的「愤怒的灵」争战,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鬼附的案例。

几分钟之后,这个女孩便得到完全的释放。她停止咒骂,身体软和起来,于是我们放松紧抓她的手,然后她轻柔地站起来,举起手来开始赞美神。很快的,她开始与众人唱歌,「哦,耶稣的宝血!洗涤我们白如雪,」泪水从她两颊流下来,把她的妆都弄坏了。

黛安娜自此以后在布鲁克林会幕教会服事主十年。最近她与一位年轻人结婚,两个人在大半还未信主的亲人面前,为他们的信仰作了强而有力的见证。今天她是一位很好的基督徒,爱主并愿意专心事奉主。

黛安娜允许我讲她的故事,来解释我们必须对抗撒旦的活动。她的经历非常独特或奇异吗?若照新约记载的标准来衡量,并不奇特。这「就是基督教」,是耶稣与使徒经常处理的。

但是我们不应该期待在属灵国度里发现什么捷径。我们难道忘了,当耶稣差派十二个门徒出去时,他特别「给他们权柄,能赶逐污鬼」……然而他也告诉他们,有些城的人并不欢迎他们。「因为他们要把你们交给公会,也要在会堂里鞭打你们」(太10:1,17)。如果这十二个门徒,只要那么一下子便可以捆绑整个城市的邪灵,耶稣岂不会告诉他们吗?这样不就能使基督徒避免许多冲突!

相反的,耶稣在启示录提到了各个教会,对于他们所将面对的敌对给予严厉的警告:向士美拿:「你将要受的苦你不用怕。魔鬼要把你们中间几个人下在监里,叫你们被试炼;你们必受患难十日。你务要至死忠心,我就赐给你那生命的冠冕」(启2:10)。基督警告他们所处的环境相当险恶,却没有给一个快速解决的办法。

向别迦摩:「我知道你的居所,就是有撒但座位之处。」再来他并没有说:「把它踢出去!捆绑它!」没有。耶酥只平静的继续说,「当我忠心的见证人安提帕在你们中间,撒旦所住的地方被杀之时,你还坚守我的名,没有弃绝我的道。」(启2:13)

这位全知的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握有死亡与阴间的钥匙,告诉基督徒要经过这场仗。在这些信里,耶稣描述在神至高无误的计划里,我们无法完全明白,撒但被允许在其中做什么。但是,信徒要靠着这老式的、属灵的坚忍,勇往直前。

今天的人为创新的问题是,这些作法往往无法像他们所宣传的,制造出令人印象深刻的结果来。他们并没有――就我所知,产生出大量的人信主、受浸,或成为强壮、祷告的教会。世界上有那一个城市,如同这些美妙的言辞所宣称的「被神得着」?如同保罗所说的:「不愿意分外夸口」(林后10:13),容让圣灵制造出不辩自明的结果,岂不是比较有智慧吗?

某些人说,邪恶的势力会附在某些地区,又有些人宣称某些是神「新的恩膏」的所在;某些城市被说成是受拣选,特别让圣灵倾倒下来的地方。这些到底写在圣经的什么地方?

暗示人们必须旅行到那个特定的教会,去接受神所要给他们的,是完全不合圣经的。布鲁克林会幕教会或是其他的教会,都没有特别的恩膏,能够藉着按手来传给人。使徒行传里,也找不到人们旅行到耶路撒冷或是其他的城市,到「行动之处」("Wheretheactionis")去的记载。

在新约里,我们所能找到的是「你们亲近神,神就必亲近你们」(稚4:8)这样的劝诫;责任乃是在我们的身上。在纽约或是旧金山,如果有足够的人全心呼求神,这些城市就会因复兴而全球知名。神对于地理位置没有偏好。

我们很容易偏离「专心等候神」这样的呼召,我们常常从简朴的福音被引开。在使徒行传第四章,使徒只想传讲神的话;对于现代人的耳朵,这个信息似乎太微小了,难道没有更多、更伟大、更新奇的吗?

面对这样一个蔑视基督救恩的世界,我们可以选择在神面前谦卑自己,回到最根本……或是继续自我陶醉。地方教会如果要燃起神的生命,就得回到平衡点。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耶稣的确在马太12:29谈到,要先捆绑那壮士,才能抢夺他的家。他讲这个比喻,是紧跟着他从一个既盲又哑的人身上赶出鬼之后。这里的重点是一个人已经得释放,并没有提到宇宙性的问题。这经文讲的是,一个壮士――撒但――已经被另一个更有力的壮士――基督――逐出去。一个相似的真理,也可以应用到寻求恶者的名字上。在耶稣的事工当中,有几十次与撒旦的接触,他只有一次问它的名字(可5:9),而这一次也只是跟这个人有关系罢了,跟整个地域并没有关系。再说,使徒从来不曾教年轻的牧者提摩太或是提多问恶者的名字。请不要误解,我完全相信今日撒旦侵入人们的生活当中,而且我们必须与之对抗。我在事工当中,曾经多次与之对抗。一个礼拜二的晚上,教会的两个会友带了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来参加晚上的祷告会,他们说这个女孩有毒瘾,需要被释放。他们就只告诉我这些。我并没有想太多,这样的事经常发生(我们的会友都知道,把还没信主的人带到祷告会来,是再好不过的了)。当聚会进行约半小时,我们敬拜一阵子之后,我说:「这里有一个女孩是会友带来的,希望大家为她祷告,她陷在毒瘾当中。」会友们带着这个矮小的南美西班牙裔的女孩走到前面来。她看起来两眼呆滞无神―
―我以为是毒瘾的作用。她的名字是黛安娜。我一如每个礼拜二晚上,站在台下,与人们一起,在中央走道的最前面。突然,我开始紧张起来;我属灵的警铃开始大作,告知我事情不对劲――有事要发生。我注意到,我的右边有一位我认识的布道家当天晚上来访。我对她说:「艾美,很高兴今晚看到你来,能不能请你来与我为这位年轻女士祷告?」当她从座位上起来时,圣灵临到她身上,她也有同样的感觉。我们都突然为某种未知的原因,处在「紧急警戒状态」当中。一位副牧师加入我们,我们按手在黛安娜身上开始祷告:「哦,耶酥,帮助我们,」我安静的说。就像子弹一样,一提到耶酥到的名字,激烈的狂怒与尖叫立刻爆出来。这个只五尺一寸高的女孩掐住我的喉咙,将带她上来的两个朋友往后甩开。我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事之前,我整个身体已经被她摔到讲台的边缘上了。戴安娜把我白衬衫的领子撕下来,就像撕一张面纸一样。一个恐怖的声音从她的灵魂深处开始狂吼道:「你们永远得不到她!她是我们的!离开她!」然后开始骂脏话。这个只五尺一寸高的女孩掐住我的喉咙,在我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事之前,我整个身体已经被她摔到讲台的边缘上了。在会众里有一些人开始大声祷告;有些人已吓得透不过气来
,有些人蒙着眼睛不敢看。同时,几位执事跳上来,试着把她从我身上拉开。她小小的个子,竟能以如此大的力气与我们所有的人缠斗。最后我们终于设法制伏她,那位布道家艾美开始迫切祷告。**近这女孩,开始向这恶灵说话:「奉耶稣的名住嘴!从她里面出来!」我命令它。黛安娜的眼睛翻白,从不到一尺的距离,两次直接向着我脸上吐唾沫。会众开始热切的呼求神的帮助。明显的,我们不是在与某种想像出的「愤怒的灵」争战,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鬼附的案例。几分钟之后,这个女孩便得到完全的释放。她停止咒骂,身体软和起来,于是我们放松紧抓她的手,然后她轻柔地站起来,举起手来开始赞美神。很快的,她开始与众人唱歌,「哦,耶稣的宝血!洗涤我们白如雪,」泪水从她两颊流下来,把她的妆都弄坏了。黛安娜自此以后在布鲁克林会幕教会服事主十年。最近她与一位年轻人结婚,两个人在大半还未信主的亲人面前,为他们的信仰作了强而有力的见证。今天她是一位很好的基督徒,爱主并愿意专心事奉主。黛安娜允许我讲她的故事,来解释我们必须对抗撒旦的活动。她的经历非常独特或奇异吗?若照新约记载的标准来衡量,并不奇特。这「就是基督教」,是耶稣与使徒经常处理的。但是我们不应该期
待在属灵国度里发现什么捷径。我们难道忘了,当耶稣差派十二个门徒出去时,他特别「给他们权柄,能赶逐污鬼」……然而他也告诉他们,有些城的人并不欢迎他们。「因为他们要把你们交给公会,也要在会堂里鞭打你们」(太10:1,17)。如果这十二个门徒,只要那么一下子便可以捆绑整个城市的邪灵,耶稣岂不会告诉他们吗?这样不就能使基督徒避免许多冲突!相反的,耶稣在启示录提到了各个教会,对于他们所将面对的敌对给予严厉的警告:向士美拿:「你将要受的苦你不用怕。魔鬼要把你们中间几个人下在监里,叫你们被试炼;你们必受患难十日。你务要至死忠心,我就赐给你那生命的冠冕」(启2:10)。基督警告他们所处的环境相当险恶,却没有给一个快速解决的办法。向别迦摩:「我知道你的居所,就是有撒但座位之处。」再来他并没有说:「把它踢出去!捆绑它!」没有。耶酥只平静的继续说,「当我忠心的见证人安提帕在你们中间,撒旦所住的地方被杀之时,你还坚守我的名,没有弃绝我的道。」(启2:13)这位全知的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握有死亡与阴间的钥匙,告诉基督徒要经过这场仗。在这些信里,耶稣描述在神至高无误的计划里,我们无法完全明白,撒但被允许在其中做什
么。但是,信徒要靠着这老式的、属灵的坚忍,勇往直前。今天的人为创新的问题是,这些作法往往无法像他们所宣传的,制造出令人印象深刻的结果来。他们并没有――就我所知,产生出大量的人信主、受浸,或成为强壮、祷告的教会。世界上有那一个城市,如同这些美妙的言辞所宣称的「被神得着」?如同保罗所说的:「不愿意分外夸口」(林后10:13),容让圣灵制造出不辩自明的结果,岂不是比较有智慧吗?某些人说,邪恶的势力会附在某些地区,又有些人宣称某些是神「新的恩膏」的所在;某些城市被说成是受拣选,特别让圣灵倾倒下来的地方。这些到底写在圣经的什么地方?暗示人们必须旅行到那个特定的教会,去接受神所要给他们的,是完全不合圣经的。布鲁克林会幕教会或是其他的教会,都没有特别的恩膏,能够藉着按手来传给人。使徒行传里,也找不到人们旅行到耶路撒冷或是其他的城市,到「行动之处」("Wheretheactionis")去的记载。在新约里,我们所能找到的是「你们亲近神,神就必亲近你们」(稚4:8)这样的劝诫;责任乃是在我们的身上。在纽约或是旧金山,如果有足够的人全心呼求神,这些城市就会因复兴而全球知名。神对于地理位
置没有偏好。我们很容易偏离「专心等候神」这样的呼召,我们常常从简朴的福音被引开。在使徒行传第四章,使徒只想传讲神的话;对于现代人的耳朵,这个信息似乎太微小了,难道没有更多、更伟大、更新奇的吗?面对这样一个蔑视基督救恩的世界,我们可以选择在神面前谦卑自己,回到最根本……或是继续自我陶醉。地方教会如果要燃起神的生命,就得回到平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