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教会的主要重点

疾风烈火 by 辛杰米/梅定恩

你曾否注意耶稣开始基督教会,不是发生在讲道当中,而是发生在人们的祷告当中?在使徒行传前两章,门徒除了等候神以外,什么也没做。正当他们坐在那里敬拜、与神交通,让神塑造他们、洁净他们的灵,进行除了圣灵之外没有人能做的开心手术,就在那一刻,教会诞生了。圣灵倾泻而降。

神是在祷告会当中诞生教会,然而今天教会的祷告会已经几近绝迹。

神是在祷告会当中诞生教会,

然而今天教会的祷告会已经几近绝迹。

当美国的宗教领袖谈论恢复公立学校的祷告时,难道只有我一个人感到羞惭吗?在许多教会,我们甚至也不怎么祷告!我们岂不应谦卑地保持缄默,直到我们实践对会众所传讲的之后再说。

我确信罗马皇帝时,学校没有向神祷告。但是当时,初代的基督徒似乎也不怎么在乎可立古拉(Caligula),或是革老丢(Claudius),或是尼禄(Nero)怎么做。有那一个王能阻止神?事实上,当神的百姓祷告呼求神的名时,地狱的魔鬼如何能胜得了?绝不可能!

在新约里;我们没有看到彼得或是约翰搓揉着双手说:「唉,我们该怎么办?可立古拉是个双性恋他要指定他的马作罗马参议员多么可怕的领袖典范!我们对这种行为该如何反应?」

让我们不要与自己玩游戏。让我们不要再为自己教会软弱的祷告生活自我安慰。在使徒行传第四章,当使徒被不公正地逮捕、囚禁、威吓时,他们没有呼叫抗议;他们没有寻求政治手段。他们立刻开始祷告会。很快地,整个地方便因圣灵的能力而震动(23-31节)。

使徒拥有这样的本能:当遇见困难时,祷告。当害怕时,祷告。当挑战来临时,祷告。当遇见逼迫时,祷告。

英国圣经翻译者J.B.Phillips在他翻译完这一段经文时,不禁回想他所观察的。1955年,在他为使徒行传第一版写序时,他写道:几个月的时间,关起门来,研究这一本令人惊异的短书……不可能不叫人深深地感到激动,诚实的说,被搅得惶惑不安。读者感到激动,因为他目睹基督教第一次真实的发生在人类历史上。这新诞生的教会,如同一个婴孩般的软弱无助,从―般人看来,既没有钱,没有影响力,也没有权势,却欢喜勇敢的蓄势待发,将要靠着基督为神赢得外邦世界……。

然而被感动的同时,我们却无法不感到被搅动得惶惑不安,因为,教会本该是那样活力充沛、柔韧灵巧,因为那个时代是在后来教会因着兴盛而变得肥胖气喘、因着组织而肌肉紧绷之前。这些人不用实行「信心的行动」,他们纯然相信。他们不用念诵祷词,他们真正祷告。他们不开研讨会讨论身心疗法,他们只是医治有病的。但是,如果照现代的标准说他们简单无知,我们却必须悲哀地承认他们向神敞开的程度是我们今天几乎毫无所知的。(注1)

向神敞开……这岂不激动你的灵?就这一句话,将初代教会能力的秘诀作了总结,这个秘诀二十世纪以来没有改变。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你曾否注意耶稣开始基督教会,不是发生在讲道当中,而是发生在人们的祷告当中?在使徒行传前两章,门徒除了等候神以外,什么也没做。正当他们坐在那里敬拜、与神交通,让神塑造他们、洁净他们的灵,进行除了圣灵之外没有人能做的开心手术,就在那一刻,教会诞生了。圣灵倾泻而降。神是在祷告会当中诞生教会,然而今天教会的祷告会已经几近绝迹。神是在祷告会当中诞生教会,然而今天教会的祷告会已经几近绝迹。当美国的宗教领袖谈论恢复公立学校的祷告时,难道只有我一个人感到羞惭吗?在许多教会,我们甚至也不怎么祷告!我们岂不应谦卑地保持缄默,直到我们实践对会众所传讲的之后再说。我确信罗马皇帝时,学校没有向神祷告。但是当时,初代的基督徒似乎也不怎么在乎可立古拉(Caligula),或是革老丢(Claudius),或是尼禄(Nero)怎么做。有那一个王能阻止神?事实上,当神的百姓祷告呼求神的名时,地狱的魔鬼如何能胜得了?绝不可能!在新约里;我们没有看到彼得或是约翰搓揉着双手说:「唉,我们该怎么办?可立古拉是个双性恋他要指定他的马作罗马参议员多么可怕的领袖典范!我们对这种行为该如何反应?」让我们不要与自己玩游戏。让我们不要再为自
己教会软弱的祷告生活自我安慰。在使徒行传第四章,当使徒被不公正地逮捕、囚禁、威吓时,他们没有呼叫抗议;他们没有寻求政治手段。他们立刻开始祷告会。很快地,整个地方便因圣灵的能力而震动(23-31节)。使徒拥有这样的本能:当遇见困难时,祷告。当害怕时,祷告。当挑战来临时,祷告。当遇见逼迫时,祷告。英国圣经翻译者J.B.Phillips在他翻译完这一段经文时,不禁回想他所观察的。1955年,在他为使徒行传第一版写序时,他写道:几个月的时间,关起门来,研究这一本令人惊异的短书……不可能不叫人深深地感到激动,诚实的说,被搅得惶惑不安。读者感到激动,因为他目睹基督教第一次真实的发生在人类历史上。这新诞生的教会,如同一个婴孩般的软弱无助,从―般人看来,既没有钱,没有影响力,也没有权势,却欢喜勇敢的蓄势待发,将要靠着基督为神赢得外邦世界……。然而被感动的同时,我们却无法不感到被搅动得惶惑不安,因为,教会本该是那样活力充沛、柔韧灵巧,因为那个时代是在后来教会因着兴盛而变得肥胖气喘、因着组织而肌肉紧绷之前。这些人不用实行「信心的行动」,他们纯然相信。他们不用念诵祷词,他们真正祷告。他们不开研讨会讨论身心疗
法,他们只是医治有病的。但是,如果照现代的标准说他们简单无知,我们却必须悲哀地承认他们向神敞开的程度是我们今天几乎毫无所知的。(注1)向神敞开……这岂不激动你的灵?就这一句话,将初代教会能力的秘诀作了总结,这个秘诀二十世纪以来没有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