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他们只是做着自己的事罢了!

疾风烈火 by 辛杰米/梅定恩

奇怪的事情是,当时如果有电视新闻访问这些在场的生意人,他们大约会强烈的辩说自己有权利在那里。「我们只是提供敬拜的人基本所需的服务罢了。要不然人们到哪里去找祭祀的牲畜呢?你如果住得比较远,怎么可能赶着你的牛羊经过耶路撒冷的大街小巷?我们必须提供帮助。」他们会这么说。但是他们当然大大提高了价钱喽!

耶稣并不喜欢宗教商业行为。

他不只关心我们是否做上帝的工作,

他也关心我们如何、为什么做上帝的工作。

换钱的人也会同样的说:「每个人都得缴圣殿税,人们从各处来总是带着希腊、罗马、马其顿的钱币,到了耶路撒冷当然需要兑换钱币。我们只是帮助人解决兑换货币的问题罢了。」但是他们当然从中赚取巨额利润。

对于我们这些参与在传福音、音乐演奏、出版基督教书刊的人,以及其他所有的人,这里有一个让我们都不舒服的信息:耶酥并不喜欢宗教商业行为。他不只关心我们是否做上帝的工作,他也关心我们如何、为什么做上帝的工作。有一天在基督的审判台前,他要问我的主要问题不是布鲁克林会幕教会增长或预算的问题,而是我为什么牧养这个教会――出于什么心?

如果你参与诗班唱歌,问题不只在于你是不是唱得正确,而是你为什么要唱。

如果你教课,原因是否为了散布基督的爱在学生的身上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我常常讶异于一些现代基督教音乐团队的表演合约。若要邀请他们到你的教会演唱,那么费用必须是这么多(往往是四到五位数字),再加上往返机票――经常是头等舱,而不是经济舱。所有的细节都写得清清楚楚,连到达旅馆时,哨必须有「二十人份的寿司」为点心都写明在合约里。当这一切都满足时,这一群人便站在市区里的贫穷听众面前,劝慰人们「只要信靠神,他必会供应。」

在营会时代,我们的信仰前辈经常说,如果人们从一个聚会回家,谈的只是传道人的讲道多好,或是诗歌唱得多美妙,那么聚会便算是失败了。但是如果人们回家时说:「上帝真是好!今晚他以奇妙的方式与我相见。」那么这是一个好的聚会。神的舞台上是不容许人与之分享的。

第一世纪那些兑换钱币的人虽然身处圣殿里,却没有圣殿的灵。他们或许合法地扮演协助人敬拜神的角色,却全然错过了神的殿的主要目的。

从创世记到启示录,圣经什么时候说过:「我的殿要称为讲道的殿」?

耶稣似乎在说:「我父的家是为了祷告,环绕在我父四周的香气,应该是人们打开他们的心敬拜、恳求的香气。这里不是一个只为赚钱的地方,这是一个呼求主的房子。」

我并不是在暗示这个由希律王所建造的耶路撒冷圣殿相当于我们今日的教会建筑。神已不再彰显于某一个特定的建筑物。事实上,新约圣经教导我们,现在我们是他所住之处;他住在他的百姓里面。那么,耶稣所说关于祷告的优先性,岂不更加重要?

老实说,我目睹神在十分钟真正的祷告中所做的,比我十堂的讲道还多。

使基督的教会、基督徒、基督徒的聚集与其他的有所分别之处,应该是那祷告的香气。你的传统或我的传统都无关紧要。反正这殿也不是我们的,这是属父神的。

圣经从创世记到启示录什么时候说过:「我的殿要称为讲道的殿」?或者曾说过:「我的房子要称为音乐的殿」?当然没有。

圣经确曾说:「我的殿要称为万民祷告的殿。」讲道、音乐、读神的话,这些都很好,我这样确信并且遵行这一切。但这些却绝不可以超越祷告,因为祷告乃是神居所的记号。老实说,我曾目睹神在十分钟真正的祷告中所做的,比我十堂的讲道还多。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奇怪的事情是,当时如果有电视新闻访问这些在场的生意人,他们大约会强烈的辩说自己有权利在那里。「我们只是提供敬拜的人基本所需的服务罢了。要不然人们到哪里去找祭祀的牲畜呢?你如果住得比较远,怎么可能赶着你的牛羊经过耶路撒冷的大街小巷?我们必须提供帮助。」他们会这么说。但是他们当然大大提高了价钱喽!耶稣并不喜欢宗教商业行为。他不只关心我们是否做上帝的工作,他也关心我们如何、为什么做上帝的工作。换钱的人也会同样的说:「每个人都得缴圣殿税,人们从各处来总是带着希腊、罗马、马其顿的钱币,到了耶路撒冷当然需要兑换钱币。我们只是帮助人解决兑换货币的问题罢了。」但是他们当然从中赚取巨额利润。对于我们这些参与在传福音、音乐演奏、出版基督教书刊的人,以及其他所有的人,这里有一个让我们都不舒服的信息:耶酥并不喜欢宗教商业行为。他不只关心我们是否做上帝的工作,他也关心我们如何、为什么做上帝的工作。有一天在基督的审判台前,他要问我的主要问题不是布鲁克林会幕教会增长或预算的问题,而是我为什么牧养这个教会――出于什么心?如果你参与诗班唱歌,问题不只在于你是不是唱得正确,而是你为什么要唱。如果你教课,原因是否为了散布基
督的爱在学生的身上还是有其他的原因?我常常讶异于一些现代基督教音乐团队的表演合约。若要邀请他们到你的教会演唱,那么费用必须是这么多(往往是四到五位数字),再加上往返机票――经常是头等舱,而不是经济舱。所有的细节都写得清清楚楚,连到达旅馆时,哨必须有「二十人份的寿司」为点心都写明在合约里。当这一切都满足时,这一群人便站在市区里的贫穷听众面前,劝慰人们「只要信靠神,他必会供应。」在营会时代,我们的信仰前辈经常说,如果人们从一个聚会回家,谈的只是传道人的讲道多好,或是诗歌唱得多美妙,那么聚会便算是失败了。但是如果人们回家时说:「上帝真是好!今晚他以奇妙的方式与我相见。」那么这是一个好的聚会。神的舞台上是不容许人与之分享的。第一世纪那些兑换钱币的人虽然身处圣殿里,却没有圣殿的灵。他们或许合法地扮演协助人敬拜神的角色,却全然错过了神的殿的主要目的。从创世记到启示录,圣经什么时候说过:「我的殿要称为讲道的殿」?耶稣似乎在说:「我父的家是为了祷告,环绕在我父四周的香气,应该是人们打开他们的心敬拜、恳求的香气。这里不是一个只为赚钱的地方,这是一个呼求主的房子。」我并不是在暗示这个由希律王所建造的耶路撒
冷圣殿相当于我们今日的教会建筑。神已不再彰显于某一个特定的建筑物。事实上,新约圣经教导我们,现在我们是他所住之处;他住在他的百姓里面。那么,耶稣所说关于祷告的优先性,岂不更加重要?老实说,我目睹神在十分钟真正的祷告中所做的,比我十堂的讲道还多。使基督的教会、基督徒、基督徒的聚集与其他的有所分别之处,应该是那祷告的香气。你的传统或我的传统都无关紧要。反正这殿也不是我们的,这是属父神的。圣经从创世记到启示录什么时候说过:「我的殿要称为讲道的殿」?或者曾说过:「我的房子要称为音乐的殿」?当然没有。圣经确曾说:「我的殿要称为万民祷告的殿。」讲道、音乐、读神的话,这些都很好,我这样确信并且遵行这一切。但这些却绝不可以超越祷告,因为祷告乃是神居所的记号。老实说,我曾目睹神在十分钟真正的祷告中所做的,比我十堂的讲道还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