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一百三十六课 腓立比书

圣经课程 by 巴斯德

题示:在研读这一课之前,请先一次过将腓立比全书读两遍。

腓立比书的写成,大约是在保罗经历三层天之后三十年,又大约是在他第一次传福音给腓立比人之后十年。那时,基督教在世上被传开还不算久,但都具有「年少力壮」的活力。当这个世界似乎长得相当老的时候,基督教突然诞生下来。那些衰老的宗教已经丧失了它们一切的力量;衰老的哲学思想也渐渐消逝;所有政治势力在罗马的独裁主义底下变得虚弱。地上充满了贪婪、污秽、残暴。很少人寻求神,追求良善和永存的事。「真理是什么?」这正是当时代绝望的问题。在这种道德混乱的背景中,福音突然从天上像闪电一般把神的真理启示下来。在众人眼前出现一个伟大的生命,一个伟大的人物,是这世界头一次看见完全的生命。不仅是一个理想,而是一个曾经真正生存在地上的生命;一个独特的生命,一个与别不同的生命:一个高贵无比、圣洁可爱、毫不自私的生命。这个世界头一次看见这样完全自我牺牲的美;这个美不被时间冲没,它藉着教会,继续流芳百世,因为基督活在圣徒的心里。

——加芬(B.C.Caffin)

这卷腓立比书有一个特别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它是一本写给生长在欧洲的第一个基督教会的。历史上很少有一次像保罗和他的同工到这个城里传道,得到这么深切并广泛的效果的。十年之后保罗才写这卷书信给当地信主的人。

腓立比城

腓立比在古时还有一个名字是特图(Datos),后来又称为格兰乃(Krenides),是泉或井的意思,腓立比的名是后来亚历山大大帝的父亲腓力给它起的,他在这城里的金矿得到非常可观的收入。这城的位置坐落在特别肥美和特别富产铲物的地区上,但比其中的金矿更重要,是这城位于欧亚两洲的主要通道上,好像两大洲的税关一样财源充足,这城附近的山脉把东西方隔断了,但来到这城,山脉终止变为平原。这一个地势特点,就是该撒亚古士督大帝能战胜并夺取腓立比归入罗马版图的主因了。

历史告诉我们亚古士督安置在那里的移民,「大部分是意大利人,是安东尼(Antonian〕解雇的士兵」,与他们同住的还有许多希腊马其顿人。腓立比的社会结构可以说是罗马城的缩影,甚至城中的居民也自称是罗马人(徒十六21)。城中的法定语文是拉丁文,但平日通用的却是希腊话。「罗马人和马其顿人杂居在腓立比城里,所以,马其顿人的性格受罗马人的感染,比任何其他民族都深。马其顿人有点像古罗马人,有男子气慨、率直和感情丰富的特性。他们不像雅典的哲学家那么轻率,也不像哥林多的希腊人那么放纵情欲。」腓立比很少犹太人,无可怀疑的,因为这是一个「军事城」,不是一个「商业城」。所以,我们看不见那里有会堂,只在城外靠近河边有一个祷告的地方(徒十六13)。路加告诉我们腓立比是「马其顿这一方的头一个城」(徒十六12),我们当然要意会到是地理上的关系,决不是商业上或大小上的关系。虽然,也有可能腓立比是那一区主要的城。

腓立比教会

腓立比这个最早的教会是十分吸引人的。使徒行传十六章十二至四十节告诉我们,这教会的起源先是平静的,但突然之间就经历到许多风波。先是一个推雅推喇城的妇人在那里听保罗讲道信了主,他本来是到腓立比去卖深红色布的。(推雅推喇以红色染料着名,在当时他们称为「紫色」。)保罗又在这里从另外一个妇人身上赶出一个污鬼——可能是比顿(Python)的一个邪灵,又称为特尔腓(Delphi)的蛇——这妇人被她的主人们利用来占卜观兆,使他们大得财利。她和卖紫色布的吕底亚,并一些在河边一同信主的女人,以及那在夜间地震之时信主的罗马狱卒,就是这教会最初的成员。他们合力发展教会的圣工,后来成了保罗最亲爱属灵的儿女。

请看在这封信里保罗所写有关他们的话,他们与保罗之间的关系从未有过任何不信或过失的破坏,这是保罗所建立的所有教会中最特出的一间。「自从头一天直到如今」他们与保罗的交通都是保持正常的、同心合意的(一3~9)。他们以保罗的劳苦和逼迫为自己的劳苦逼迫,许多次把供给之物送到保罗那里去。似乎是他们最先发动用经济力量支持保罗的传道事工的。他们不看别的教会有供给没有,只知尽自己的本分,这是他们所立的好榜样,他们的供给足尽所能的、是及时的。当保罗在帖撒罗尼迦之时,他们最少两次把供给之物送去给他(四16)。当他离开马其顿继续前行之时又再供给他(四15)。保罗到希腊南部的哥林多,在那里遇见完全不同心肠的哥林多人,以致一点养生之物也没有人供应。但在那里,腓立比教会又再派人送来供应(林后十一9)。在捐助耶路撒冷穷人的事上,他们是格外显出乐捐的厚恩,而且是超过力量的捐助,因为那时他们自己也是在「极穷乏之中」(林后八1~5)。现今,保罗在罗马狱中受捆锁(四15),他们思念保罗的心又激发起来了(四10)。他们托以巴弗提送了相当丰富的馈送给保罗(四18)。他们的爱心得到保罗热切的回应(一7~9)。在这短短的四章经文之中,保罗三次用了「我所亲爱的」这个形容词。到了四章一节那里,保罗称他们为「我所亲爱的」、「我所想念的弟兄」、「我的喜乐,我的冠冕」,然后再加一句「我亲爱的」。这不是过分谄媚的话,而是出自纯洁的内心,在基督里充满真情、感动、喜乐的回应。

从腓立比书我们又看到教会发展到了那时候,已经有了十分完善的组织(书中提及两种事奉的职位,就是「监督」或守望者,和「执事」)(一1);他们当时正遭遇逼迫;内部又有分裂的危机,特别是有两个女会友不同心,使保罗十分挂心。此外,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他们中间有败坏的道德,或走错了真理路线。虽然保罗在三章一至九节并十七至十九节所讲警告的话,暗示出那些犹太主义份子,并没有因为他们中间只有几个犹太人而放过他们,当然保罗知道他们并没有听从犹太人的诡计,为此,回顾他们在恩典中长大的过程之时,心中充满喜乐和赞美(一6,四1、18)。

引发保罗写这信的事

保罗究竟是在那里,又为什么要写这封信呢?有人说他是在该撒利亚坐监之时写的(徒廿三23,廿四27);但大多数的解经家都主张足在罗马坐监之时写的。虽然这问题引起不少人的兴趣去争辩,但其实这并不是很重要的。我们以为在罗马写成的可能性比较高。至于一章十三节所提及的御营全军,那可以说是在该撒利亚,也可以说在罗马(耶路撒冷也有,太廿七27);但四章二十二节所提及的该撒家里的人,就一定是指罗马说的。还有所载「传福音」的事(一14~18),并所载保罗希望很快得着释放的话(一19,二24),都暗示在罗马的可能性较高。

腓立比教会的信徒知道保罗坐牢的消息后,就打发以巴弗提带一些礼物去,表示他们的爱心和为他代祷的心没有改变(四18)。以巴弗提可能是他们的主任牧师,他们本来打算早一些送去的,只是没有机会(可能因为他们的贫穷和所遭遇的逼迫;四10,一29)。保罗收到馈送之时满心喜乐感激,并且明白他们想早送的心(四10)。可是,因为以巴弗提在去罗马的路上患了严重的病(二27),保罗表示非常忧愁,幸好靠着神的怜恤(第27节),他终于复元了。保罗立刻「急速」地打发他回去,意思是免得他误了时间,使他和腓立比教会的弟兄姊妹都忧上加忧(看!以巴弗提与腓立比教会信徒之间的爱是何等的美!)以巴弗提回去的时候,保罗顺便托他把这卷书信带回去。我们十分快乐的看到那些可爱的腓立比信徒,送爱的礼物给坐监的保罗,结果换来这本无价之宝的书信,写给他们,也是写给我们。

这卷书信

这卷书信是真真正正的一封信,不是一卷形形式式的文件。黎福主教(BishopLightfoot)称之为「保罗书信中最少教义的信。」它是实践性的,不是神学性的;重劝勉多过重教条的。当然,整卷书信都隐藏有基督教教义在内,但神学性的教训只是偶然间被应用出来吧了,而且都是为鼓吹信徒实行敬虔生活才应用的,书中所有纠正过失的劝勉,幸好都是初起的,并不是长期蕴酿出来的分争、虚荣、自高、分裂、怨言、争论等。其实这都是每一个人容易犯的。保罗晓得向腓立比教会讲教训的话是十分困难的,因为他们不但要求教训,也要求一个高水准的榜样——所以保罗为他们写出那「独一而又非常精彩的神学性的一段经文」说:「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二5~11)

多次出现的道理

有一些很特出的道理,在这卷书信中重复出现的。其中有基督徒的「喜乐」(一4、18、25,二16、17、18、28,三1、3,四1、4)。另一点是在基督里的「益处」或「得着」(一21、32,三7、8、14,四19)。还有一个特征是用「榜样」传讲教训——例如基督的榜样(二5~11)、提摩太的榜样(二19~24)、以巴弗提的榜样(二25~30)、保罗的榜样(三1~四9)。有人以为这书是没有「写书计划大纲的」,但我们要指出书中的组织结构是十分明确的,有如它里面的教训一样明确:

问安语:「恩惠平安归与你们」(一1、2)

保罗对腓立比信徒的关怀(一3~26)

劝勉:基督的榜样(一27~二18)

提摩太的榜样(二19~24)

以巴弗提的榜样(二25~30)

劝勉:保罗自己的榜样(三1~四9)

腓立比信徒对保罗的关怀(四10~20)

问安语:「恩惠平安归与你们」(四21~23)

基督的四方面

读这书如果忽略了其中有关基督与信徒个人经历的四方面道理,这就等于忽略了一切。看了腓立比书里面有关基督四方面的道理,这本书就好像显得特别美,特别闪闪生辉——好像一粒宝贵得无法形容的钻石一样。

恰巧,腓立比书这四章经文分别而准确的对照了那四方面的道理(只有第四章第一节是例外,因为那分明是属于第三章的)。

我们先从每一章找出一钥节,代表那章的经意,第一章的钥节是二十一节:「我活着就是基督」。这一章所论的每一点都是以这节为中心——基督是每一个信徒的生命。

第二章的钥节是第五节:「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这一章所论的每一点都是以这一节为中心——基督是我们的心(原文是思想)。

第三章的钥节是第十节:「使我认识基督」,这一章又以基督是信徒的目标为中心。

第四章的钥节是第十三节:「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基督),凡事都能作。」在这最后的一章里面,保罗的思想集中在基督是信徒的力量。

现在我们看见这四方面的道理是何等的丰盛,尤其对信徒的经历来说,这是无比重要的。请再清楚的记在心中:

第一章:基督是我们的生命。

第二章:基督是我们的思想。

第三章:基督是我们的目标。

第四章:基督是我们的力量,

结果显而易见的。假若基督真像第一章所论是我们的生命的话,他的生命就会在我们里面发挥作用,藉着我们的思想表达出来,正如第二章所载的。然后我们的思想有了他生命的支配,自然我们所追求要得着的,就越来越倾向基督,以他作为我们最完美最理想的学习榜样;他就成了我们客观的完全、主观的满足,和最崇高的目标,正如第三章所载的。最后,第四章记载基督是我们的力量。这力量使我们的理想变成实在的行动,使我们在客观上所认为真实的,变成我们主观的真正经验。这样,我们在这四章经文里,看到一个有清楚进程而又完整的真理。

第一章:基督是我们的生命

「我活着就是基督」(一21)。在这一章里面,我们找到七点明显的真理,论及有关基督是信徒的真生命。请问,倘若基督真是我们的生命,你以为第一个明证是什么呢?答案必然是:有基督生命充满的信徒,必有基督的感情。是的,这也是我们在这一章里面所发现的。请看第八节,保罗说:「我体会基督的心肠,切切的想念你们众人。」艾利葛(Ellicott)把这句话译为:「我以耶稣基督的心情来想念你们,」又指出这句话是十分感人,又十分叫人吃惊!基督的心竟然变成保罗的心!而且这心在保罗里面不住的跳动,意思是基督的一切感情在他仆人的良心中感动着他。阿尔福(Alford)院长也是这样说:「基督爱我们的大爱,居住在所有与他联合的人里面,并且发挥出它爱的感情来」——「我们是否感到这爱在我们里面发动?这要看我们把生命献给他的深度而定了。

若基督是信徒的生命,你以为第二必然有的事是什么呢?岂不是那信徒有基督同一的志趣吗?这也是经文的意思。请看十二至十八节,这段经文讲及发生在保罗身上的事。当时他在罗马坐监,受捆锁、被诬告时,周围的环境是最容易叫任何人发怨言的。

凡是以基督充满自己,作为自己生命的人,他个人的志向必会荣耀化了,变成基督神圣的志向。我们同意哥顿将军(GeneralGordon)的话说:「我生命中最后的又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我都经已献给耶稣基督了。」

基督为信徒的生命,这个真理的第三个自然的表现又是什么呢?就是基督自己的灵分给那位信徒。请看第十九节,保罗说:「我知道这事藉着你们的祈祷,和耶稣基督之灵的帮助,终必叫我得救。」中文的「耶稣基督之灵的帮助」在原文是「耶稣基督之灵的供给」,意思是耶稣基督将自己的灵供给保罗。在人来说,灵是人最深入的部分,所以「耶稣基督之灵的供给」就是主将自己最内里的生命,连同他的动机和目的,都分给我们,成为我们自己的生命、动机和目的!

基督成为信徒的生命,还有什么自然的表现呢?有,就是基督自己成为信徒最关心的。正如人宁愿放弃朋友、财物,和所有的事物,都不愿随便放弃自己的生命,因为生命就是他最关怀的部分。这样,基督既成为他的生命,也就成为他最关怀的部分。腓立比书第一章也有这样的说法。请看第二十节,保罗只有一件关怀的事,就是——「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的身上照常显大。」

跟着这一点,我们发现一个献身的基督徒自然表现出来的,是基督成为他所至爱的。基督就是他渴望相见的对象。请读第二十三节:「我正在两难之间,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保罗以好得无比来形容被提见主面的机会,因为他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词来表达他内心对基督的爱慕。基督对他是难以形容的宝贵。假若我们的内心充满他的生命和爱,我们也必然感到他是我们所至爱的。

现在来到第六样了,倘若基督是信徒的生命,这生命必然影响他的品德。第二十七节强调这一点说:「只要你们行事与基督的福音相称」。倘若基督是我们的生命,他必然在我们的生活上活现出来。基督在我们里面,又透过我们活出来,这是行事与基督的福音相称的秘诀。神的儿子居住在我们里面,我们的品格就成了他活的讲台,我们的生活就成了他的信息。

最后,若基督是我们的生命,充满我们的内心,藉我们一切的举动活现出来,这必然会影响别人对我们的态度;因为我们的生活方式必然成为别人对待我们的根据。不论友善的也好,敌意的也好,这正是二十七至三十节的意思。这里我们看见「敌人的威吓」,和「受苦」都是为基督的缘故,另一方面保罗又劝勉那些信徒们要彼此相爱,「同有一个心志,站立得稳。」

这样,我们看见这第一章经文讲出了基督是我们的生命的种种表现,不但在内心的感受里,也在外表行为上表现基督自己。因着灵里的吸收,信徒能分享他的感情、他的志趣、他的灵,并且以他为自己所最关怀的、最爱的,又在外表生活方面,与人一切的关系,都有了新的决定因素。

我们看了这些之后,有什么表示呢?我们会不会渴慕能和保罗一同说:「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

第二章:基督是我们的心思

这整章经文的中心思想是:「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第5节)「心」原文是「思想」,即基督成为信徒的心思——那伟大的心思进入了自己的心思里面。

第一、我们看见第一第二两节是保罗劝勉信徒去接受基督的心思:「所以在基督里若有什么劝勉,爱心有什么安慰,心中有什么慈悲怜悯,你们就要意念相同(与基督的相同),爱心相同,有一样的心思,有一样的意念(彼此间的),使我的喜乐可以满足。」

第二、保罗在三、四节那里指出,基督的心思是怎样藉着信徒表现出来。这两节经文是接著前两节的意思,把基督的心思意念表现出来,所以,「……凡事不可结党,不可贪图虚浮的荣耀,只要存心缣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这就是基督的心思在信徒里面很自然的(只要我们顺服基督)流露,基督的心思包括和睦、圣洁、谦卑、不自私。教会若充分的以基督的心思为心思,怎会有结党分争的事呢?

第三、由五至八节,保罗解释基督的心思是怎样的。这一段经文通常被认为论及主的「谦卑]的最古文献。其实,这不仅是谦卑,而是自我降卑,两者是非常不同的。主的降卑又升高得到至上的名,完全是因为他爱的自愿,所以这段经文的重心就是第八节的「自己卑微」这一句话。主降卑分为七步,读者若按时间加以细想,必定大有得着:(1)「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2)(反倒虚己」:(3)「取了奴仆的形像」;(4)「成为人的样式」;(5)「自己卑微」;(6)「存心顺服,以至于死」;(7)「且死在十字架上」。请再看这一个程序——神……人……奴仆……罪犯!这是何等的降卑?深信不论在今世,在永恒里、在地上、在宇宙之中,再找不到另一个榜样像这个舍己为人的榜样那么崇高,但愿我们能照这榜样而行,「以基督的心为心。」

再请看保罗怎样把这自我降卑的道理应用在十二至十五节里。「这样看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既是常顺服的(即像基督顺服神一样)……就当恐惧战兢,作成(正如基督因顺服而作成的)你们得救的工夫(正如基督在十字架上所作的救人工夫)。因为(正当你们作这工夫的时候)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他的美意(正如基督立志行事,成就神的美旨一样)。凡所行的事,都不要发怨言(对神),起争论(与人),使你们无可指摘(在神面前)。诚实无伪(在人面前)……作神的儿女(正如基督是神的儿子一样)。」

最后,保罗在十九至三十节那里,藉提摩太和以巴弗提再带出以基督的心为心的例证。请看提摩太:「同心」(第20节);「挂虑你们的事」(第20节);「求耶稣的事」、「同劳」(第22节)。又请看以巴弗提:谦卑自己,服侍别人(第25节);关怀别人(第26节);忘记自己(第30节)。我们仅简单的提这几点,就可证明这第二章全部都是与以基督的心为心有关。

第三章:基督是我们的目标

倘若基督成了我们的生命,正如第一章所论的,又成了我们的心思,正如第二章所载的,那么,任何真正属他的人就一定跟着会以他为自己诚心追求的目标。因为只有在他里面才能发现真正的公义、神圣的爱,并来世的福。这正是第三章所载的。其中的钥节是第十节:「使我认识基督」,认识他是我们所信、所爱、所望的日标。

请看这一章圣经一开始就否定了「万事」,只有基督是可夸的:「我们……在基督耶稣里夸口,不靠肉体」(第3节)。若有人以为他靠肉体有什么可夸的,保罗说他也有,第四节说:「其实我也可以靠肉体,若是别人想他可以靠肉体,我更可以靠着了。」跟着在五至六节,他把以前自己认为可夸的事一一列出来,又指出这些事在他悔改归主之时都丢弃了。当然,我们应当明白,这些事对当日一个热心犹太教的人来说,是宝贵得我们难以想象的。

(1)「第八天受割礼」。保罗并不是归化犹太藉的外人,他说自己生来就是希伯来人,从遗传、从割礼,他都有足够的资格承受给与以色列人的应许等等,这一切,正是他从前所认为可夸的。

(2)「我是以色列族……」。保罗的父母都不是归化犹太教的外邦人,都是生来的希伯来人,所以他以自己是纯血统的以色列人为荣。

(3)「便雅悯支派的人」。这支派出现以色列第一个君王;而且当国家分裂为南北二国之时,这支派仍效忠于大卫王室的一边;又曾帮助过犹大和利未二支派重建圣殿;圣城也是在这支派的境界内。

(4)「是希伯来人所生的希伯来人」。保罗虽然住在大数,但他的父母仍然保持希伯来人的语言习惯。所以保罗长大并没有受希腊人的风俗影响而忘记自己的本族,反而他上耶路撒冷去,受教于着明的学者迦玛列门下,尽量吸收希伯来人的风俗习惯。

(5)「就律法说,我是法利赛人」。出生是以色列人,长大是希伯来人,再加上他自己愿意作一个法利赛人,为的是要加入最严谨的教门,过最谨守律法的生活。

(6)「就热心说,我是逼迫教会的」。保罗作了法利赛人还未满足,他要作一个热心的法利赛人,热心逼迫所有信仰异己思想的人和教派。

(7)「就律法上的义说,我是无可指摘的」。意思是说,律法上所要求的一切律例、规条和祭礼,保罗都完全照做了。

就外在的条件来说,无人能比得上保罗。可是这一切可夸的条件,并任何因此而得的功劳——即律法上的义,都在他归向耶稣基督之时,全部丢弃了。如今,他回顾过去的一切,就用过去式这样写着说:「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已经(中文圣经误译为「现在」)因基督当作有损的。」

再者,保罗为主所丢弃的事,不仅仅是这些,他所丢弃的随着时间而增加。所以到了现今他写这腓立比书的时候,他用现在式这样说:「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

为了表明他所丢弃的事,不仅是理论上的事,他再加上一句:「我为而已经丢弃万事」。(第8节)

为什么他要这样丢弃万事?他的答案是:「为要得着基督。」这样,我们看见这两节圣经都是与得着和损失有关的。

「只是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即得着的),我已经因基督当作有损的。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即有损)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

保罗把一件又一件事放弃在一边,而另外一边他只得着一件:「我主耶稣基督」,他为主放弃的是何等多的事!甚至连最宝贵的生命,他都为主放下来。因为他所找到的比他所放弃的都宝贵。基督的至宝。为主放弃最多,爱主自然也最深,主在他看来也是最宝贵,这句话是何等的真确:

请留心这段经文中的几个词:

「因我……」第八节

「使我……」第十节

「或者我…」第十一节

「或者……」第十二节

(以上四个词在英文都是thatImay)

这几个重复出现的词都是表示保罗定意要追求一个大目标。为了这个目标,他把自己整个人都投上去了。那目标就是第十节:「使我认识基督」。基督成了信徒心中最高的理想,成了我们整个生命的目标。

再请看这第三章怎样说明基督在三方面成了信徒的目标:

信心的目标——第九节

爱心的目标——第十节

盼望的目标——第十一至十四节等。

他在属天的义方面成了我们信心的目标,在属天的灵交方面成了我们爱心的目标。单就这两点已经够丰富吸引我们更深入的去思想,越深入便越多得着!我们便发现,我们现在欢欢喜喜等候他再来的日子,成了我们最大的盼望,因为那时正是我们追求达到了目标的时候——他成了我们的喜乐和冠冕,而我们也成了他的喜乐和冠冕。

第四章:基督是我们的力量

这一章的重点是基督成了我们的力量,正如第十三节所说:「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

我们曾经说过,这一章的第一节原是属于第三章的。或者更准确的说,三章一节的「弟兄们,我还有话说,你们要靠主喜乐……」这些「话」,是一直延至第四章的第四节「你们要靠主常常喜乐,我再说,你们要喜乐」才结束。

所以最后一段应该是从第五节开始的:「当叫众人知道你们谦让的心(无论他们是多厉害的逼迫你们),因为主已经近了(即在旁边加你们力量)。」

跟着说:「应当一无挂虑」。这句话听来是否有点不切实际?不,因为对于人恳切的祷告,神一定报以「出人意料之外的平安」,并要「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第7节)

最重要的一点是第十三节:「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严格来说,「作」这个字在希腊原文是没有的。原文ischuo这个动词的意思是「我能够」。究竟是我能够忍受,或我能够作,或能够面对,这要看前后文的意思才能够定。法顿(FerrarFenton)翻译得非常准确,他说:「凡事我都能应对」。请注意前文的意思:「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或饥饿、或有馀、或缺乏,随事随在,我都得了秘诀: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都什么呢?都能「作」,或都能忍受?若接续前文的意思来说,我想是「凡事都能忍受」。但以前文一连串所有的意思来说,那应该是「凡事都能忍受、都能作、都能面对」了。

所以,正如魏曼夫(Weymouth)所指出的:「我在基督里面,凡事都有力去作」。其秘诀是在这里:「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基督」在希腊原文应该是「我在基督里面」。「靠」与「在里面」有点不同,因为「在里面」表示与基督联成一体。当我们真正的活在他里面的时候,我们才能真正的感受到他在我们里面发挥出他的力量来。请注意「加力量」这个动词是现在式的,表示基督在信徒内心隐秘的良知里面,不断的补充力量。虽然是肉眼所不能见,但每一时,每一刻,都实在的感到他加力量。

这样,我们看见这第四章说明了基督是我们的力量;是信徒的良伴、护卫,和同居者;是基督徒谦让的秘诀(第5节),内心平稳的能力(6~7节),和应对万事的无比力量(12~13节)。

这就是腓立比书四章的真理——即是那位奇妙的基督对我们四方面的关系,也是我们永久不缺的供应!全心信靠他的人必发现他是永远可靠的。只要我们顺从他,他就能把我们各样的「不能」,变成满有喜乐的「凡事都能」了。

这卷腓立比书是何等宝贵的书!作者手上的锁链和脚上的铁链,在他写书的时候,发出来的声音听来好像天上的钟声!因为在开始的第一段他就论及「恩惠」、「平安」、「喜乐」、「爱心」「荣耀」、「赞美」!这些「钟声」一直响遍了四章书。到了最后一段,这声音显得特别响亮:「我的神必照他荣耀的丰富,在基督耶稣里,使你们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有了这样的一句话,我们还可加添什么呢?唯一可加上的,就是保罗所加上的颂赞语(第20节):

「愿荣耀归给我们的父神,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题示:在研读这一课之前,请先一次过将腓立比全书读两遍。 腓立比书的写成,大约是在保罗经历三层天之后三十年,又大约是在他第一次传福音给腓立比人之后十年。那时,基督教在世上被传开还不算久,但都具有「年少力壮」的活力。当这个世界似乎长得相当老的时候,基督教突然诞生下来。那些衰老的宗教已经丧失了它们一切的力量;衰老的哲学思想也渐渐消逝;所有政治势力在罗马的独裁主义底下变得虚弱。地上充满了贪婪、污秽、残暴。很少人寻求神,追求良善和永存的事。「真理是什么?」这正是当时代绝望的问题。在这种道德混乱的背景中,福音突然从天上像闪电一般把神的真理启示下来。在众人眼前出现一个伟大的生命,一个伟大的人物,是这世界头一次看见完全的生命。不仅是一个理想,而是一个曾经真正生存在地上的生命;一个独特的生命,一个与别不同的生命:一个高贵无比、圣洁可爱、毫不自私的生命。这个世界头一次看见这样完全自我牺牲的美;这个美不被时间冲没,它藉着教会,继续流芳百世,因为基督活在圣徒的心里。 ——加芬(B.C.Caffin) 这卷腓立比书有一个特别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它是一本写给生长在欧洲的第一个基督教会的。历史上很少有一次像保罗
和他的同工到这个城里传道,得到这么深切并广泛的效果的。十年之后保罗才写这卷书信给当地信主的人。 腓立比城 腓立比在古时还有一个名字是特图(Datos),后来又称为格兰乃(Krenides),是泉或井的意思,腓立比的名是后来亚历山大大帝的父亲腓力给它起的,他在这城里的金矿得到非常可观的收入。这城的位置坐落在特别肥美和特别富产铲物的地区上,但比其中的金矿更重要,是这城位于欧亚两洲的主要通道上,好像两大洲的税关一样财源充足,这城附近的山脉把东西方隔断了,但来到这城,山脉终止变为平原。这一个地势特点,就是该撒亚古士督大帝能战胜并夺取腓立比归入罗马版图的主因了。 历史告诉我们亚古士督安置在那里的移民,「大部分是意大利人,是安东尼(Antonian〕解雇的士兵」,与他们同住的还有许多希腊马其顿人。腓立比的社会结构可以说是罗马城的缩影,甚至城中的居民也自称是罗马人(徒十六21)。城中的法定语文是拉丁文,但平日通用的却是希腊话。「罗马人和马其顿人杂居在腓立比城里,所以,马其顿人的性格受罗马人的感染,比任何其他民族都深。马其顿人有点像古罗马人,有男子气慨、率直和感情丰富的特性。他们不像雅典的哲学家
那么轻率,也不像哥林多的希腊人那么放纵情欲。」腓立比很少犹太人,无可怀疑的,因为这是一个「军事城」,不是一个「商业城」。所以,我们看不见那里有会堂,只在城外靠近河边有一个祷告的地方(徒十六13)。路加告诉我们腓立比是「马其顿这一方的头一个城」(徒十六12),我们当然要意会到是地理上的关系,决不是商业上或大小上的关系。虽然,也有可能腓立比是那一区主要的城。 腓立比教会 腓立比这个最早的教会是十分吸引人的。使徒行传十六章十二至四十节告诉我们,这教会的起源先是平静的,但突然之间就经历到许多风波。先是一个推雅推喇城的妇人在那里听保罗讲道信了主,他本来是到腓立比去卖深红色布的。(推雅推喇以红色染料着名,在当时他们称为「紫色」。)保罗又在这里从另外一个妇人身上赶出一个污鬼——可能是比顿(Python)的一个邪灵,又称为特尔腓(Delphi)的蛇——这妇人被她的主人们利用来占卜观兆,使他们大得财利。她和卖紫色布的吕底亚,并一些在河边一同信主的女人,以及那在夜间地震之时信主的罗马狱卒,就是这教会最初的成员。他们合力发展教会的圣工,后来成了保罗最亲爱属灵的儿女。 请看在这封信里保罗所写有关他们的话
,他们与保罗之间的关系从未有过任何不信或过失的破坏,这是保罗所建立的所有教会中最特出的一间。「自从头一天直到如今」他们与保罗的交通都是保持正常的、同心合意的(一3~9)。他们以保罗的劳苦和逼迫为自己的劳苦逼迫,许多次把供给之物送到保罗那里去。似乎是他们最先发动用经济力量支持保罗的传道事工的。他们不看别的教会有供给没有,只知尽自己的本分,这是他们所立的好榜样,他们的供给足尽所能的、是及时的。当保罗在帖撒罗尼迦之时,他们最少两次把供给之物送去给他(四16)。当他离开马其顿继续前行之时又再供给他(四15)。保罗到希腊南部的哥林多,在那里遇见完全不同心肠的哥林多人,以致一点养生之物也没有人供应。但在那里,腓立比教会又再派人送来供应(林后十一9)。在捐助耶路撒冷穷人的事上,他们是格外显出乐捐的厚恩,而且是超过力量的捐助,因为那时他们自己也是在「极穷乏之中」(林后八1~5)。现今,保罗在罗马狱中受捆锁(四15),他们思念保罗的心又激发起来了(四10)。他们托以巴弗提送了相当丰富的馈送给保罗(四18)。他们的爱心得到保罗热切的回应(一7~9)。在这短短的四章经文之中,保罗三次用了「我所亲爱的」这个形
容词。到了四章一节那里,保罗称他们为「我所亲爱的」、「我所想念的弟兄」、「我的喜乐,我的冠冕」,然后再加一句「我亲爱的」。这不是过分谄媚的话,而是出自纯洁的内心,在基督里充满真情、感动、喜乐的回应。 从腓立比书我们又看到教会发展到了那时候,已经有了十分完善的组织(书中提及两种事奉的职位,就是「监督」或守望者,和「执事」)(一1);他们当时正遭遇逼迫;内部又有分裂的危机,特别是有两个女会友不同心,使保罗十分挂心。此外,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他们中间有败坏的道德,或走错了真理路线。虽然保罗在三章一至九节并十七至十九节所讲警告的话,暗示出那些犹太主义份子,并没有因为他们中间只有几个犹太人而放过他们,当然保罗知道他们并没有听从犹太人的诡计,为此,回顾他们在恩典中长大的过程之时,心中充满喜乐和赞美(一6,四1、18)。 引发保罗写这信的事 保罗究竟是在那里,又为什么要写这封信呢?有人说他是在该撒利亚坐监之时写的(徒廿三23,廿四27);但大多数的解经家都主张足在罗马坐监之时写的。虽然这问题引起不少人的兴趣去争辩,但其实这并不是很重要的。我们以为在罗马写成的可能性比较高。至于一章十三节所提及的御营
全军,那可以说是在该撒利亚,也可以说在罗马(耶路撒冷也有,太廿七27);但四章二十二节所提及的该撒家里的人,就一定是指罗马说的。还有所载「传福音」的事(一14~18),并所载保罗希望很快得着释放的话(一19,二24),都暗示在罗马的可能性较高。 腓立比教会的信徒知道保罗坐牢的消息后,就打发以巴弗提带一些礼物去,表示他们的爱心和为他代祷的心没有改变(四18)。以巴弗提可能是他们的主任牧师,他们本来打算早一些送去的,只是没有机会(可能因为他们的贫穷和所遭遇的逼迫;四10,一29)。保罗收到馈送之时满心喜乐感激,并且明白他们想早送的心(四10)。可是,因为以巴弗提在去罗马的路上患了严重的病(二27),保罗表示非常忧愁,幸好靠着神的怜恤(第27节),他终于复元了。保罗立刻「急速」地打发他回去,意思是免得他误了时间,使他和腓立比教会的弟兄姊妹都忧上加忧(看!以巴弗提与腓立比教会信徒之间的爱是何等的美!)以巴弗提回去的时候,保罗顺便托他把这卷书信带回去。我们十分快乐的看到那些可爱的腓立比信徒,送爱的礼物给坐监的保罗,结果换来这本无价之宝的书信,写给他们,也是写给我们。 这卷书信 这卷书信是真
真正正的一封信,不是一卷形形式式的文件。黎福主教(BishopLightfoot)称之为「保罗书信中最少教义的信。」它是实践性的,不是神学性的;重劝勉多过重教条的。当然,整卷书信都隐藏有基督教教义在内,但神学性的教训只是偶然间被应用出来吧了,而且都是为鼓吹信徒实行敬虔生活才应用的,书中所有纠正过失的劝勉,幸好都是初起的,并不是长期蕴酿出来的分争、虚荣、自高、分裂、怨言、争论等。其实这都是每一个人容易犯的。保罗晓得向腓立比教会讲教训的话是十分困难的,因为他们不但要求教训,也要求一个高水准的榜样——所以保罗为他们写出那「独一而又非常精彩的神学性的一段经文」说:「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二5~11) 多次出现的道理 有一些很特出的道理,在这卷书信中重复出现的。其中有基督徒的「喜乐」(一4、18、25,二16、17、18、28,三1、3,四1、4)。另一点是在基督里的「益处」或「得着」(一21、32,三7、8、14,四19)。还有一个特征是用「榜样」传讲教训——例如基督的榜样(二5~11)、提摩太的榜样(二19~24)、以巴弗提的榜样(二25~30)、保罗的榜样(三1~四9)。有
人以为这书是没有「写书计划大纲的」,但我们要指出书中的组织结构是十分明确的,有如它里面的教训一样明确: 问安语:「恩惠平安归与你们」(一1、2) 保罗对腓立比信徒的关怀(一3~26) 劝勉:基督的榜样(一27~二18) 提摩太的榜样(二19~24) 以巴弗提的榜样(二25~30) 劝勉:保罗自己的榜样(三1~四9) 腓立比信徒对保罗的关怀(四10~20) 问安语:「恩惠平安归与你们」(四21~23) 基督的四方面 读这书如果忽略了其中有关基督与信徒个人经历的四方面道理,这就等于忽略了一切。看了腓立比书里面有关基督四方面的道理,这本书就好像显得特别美,特别闪闪生辉——好像一粒宝贵得无法形容的钻石一样。 恰巧,腓立比书这四章经文分别而准确的对照了那四方面的道理(只有第四章第一节是例外,因为那分明是属于第三章的)。 我们先从每一章找出一钥节,代表那章的经意,第一章的钥节是二十一节:「我活着就是基督」。这一章所论的每一点都是以这节为中心——基督是每一个信徒的生命。 第二章的钥节是第五节:「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这一章所论的每一点都是以这一节为中心——基督是我们的
心(原文是思想)。 第三章的钥节是第十节:「使我认识基督」,这一章又以基督是信徒的目标为中心。 第四章的钥节是第十三节:「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基督),凡事都能作。」在这最后的一章里面,保罗的思想集中在基督是信徒的力量。 现在我们看见这四方面的道理是何等的丰盛,尤其对信徒的经历来说,这是无比重要的。请再清楚的记在心中: 第一章:基督是我们的生命。 第二章:基督是我们的思想。 第三章:基督是我们的目标。 第四章:基督是我们的力量, 结果显而易见的。假若基督真像第一章所论是我们的生命的话,他的生命就会在我们里面发挥作用,藉着我们的思想表达出来,正如第二章所载的。然后我们的思想有了他生命的支配,自然我们所追求要得着的,就越来越倾向基督,以他作为我们最完美最理想的学习榜样;他就成了我们客观的完全、主观的满足,和最崇高的目标,正如第三章所载的。最后,第四章记载基督是我们的力量。这力量使我们的理想变成实在的行动,使我们在客观上所认为真实的,变成我们主观的真正经验。这样,我们在这四章经文里,看到一个有清楚进程而又完整的真理。 第一章:基督是我们的生命 「我活着就是基督」(一21)。
在这一章里面,我们找到七点明显的真理,论及有关基督是信徒的真生命。请问,倘若基督真是我们的生命,你以为第一个明证是什么呢?答案必然是:有基督生命充满的信徒,必有基督的感情。是的,这也是我们在这一章里面所发现的。请看第八节,保罗说:「我体会基督的心肠,切切的想念你们众人。」艾利葛(Ellicott)把这句话译为:「我以耶稣基督的心情来想念你们,」又指出这句话是十分感人,又十分叫人吃惊!基督的心竟然变成保罗的心!而且这心在保罗里面不住的跳动,意思是基督的一切感情在他仆人的良心中感动着他。阿尔福(Alford)院长也是这样说:「基督爱我们的大爱,居住在所有与他联合的人里面,并且发挥出它爱的感情来」——「我们是否感到这爱在我们里面发动?这要看我们把生命献给他的深度而定了。 若基督是信徒的生命,你以为第二必然有的事是什么呢?岂不是那信徒有基督同一的志趣吗?这也是经文的意思。请看十二至十八节,这段经文讲及发生在保罗身上的事。当时他在罗马坐监,受捆锁、被诬告时,周围的环境是最容易叫任何人发怨言的。 凡是以基督充满自己,作为自己生命的人,他个人的志向必会荣耀化了,变成基督神圣的志向。我们同意哥顿将
军(GeneralGordon)的话说:「我生命中最后的又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我都经已献给耶稣基督了。」 基督为信徒的生命,这个真理的第三个自然的表现又是什么呢?就是基督自己的灵分给那位信徒。请看第十九节,保罗说:「我知道这事藉着你们的祈祷,和耶稣基督之灵的帮助,终必叫我得救。」中文的「耶稣基督之灵的帮助」在原文是「耶稣基督之灵的供给」,意思是耶稣基督将自己的灵供给保罗。在人来说,灵是人最深入的部分,所以「耶稣基督之灵的供给」就是主将自己最内里的生命,连同他的动机和目的,都分给我们,成为我们自己的生命、动机和目的! 基督成为信徒的生命,还有什么自然的表现呢?有,就是基督自己成为信徒最关心的。正如人宁愿放弃朋友、财物,和所有的事物,都不愿随便放弃自己的生命,因为生命就是他最关怀的部分。这样,基督既成为他的生命,也就成为他最关怀的部分。腓立比书第一章也有这样的说法。请看第二十节,保罗只有一件关怀的事,就是——「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的身上照常显大。」 跟着这一点,我们发现一个献身的基督徒自然表现出来的,是基督成为他所至爱的。基督就是他渴望相见的对象。请读第二十三节:「我正在两难
之间,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保罗以好得无比来形容被提见主面的机会,因为他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词来表达他内心对基督的爱慕。基督对他是难以形容的宝贵。假若我们的内心充满他的生命和爱,我们也必然感到他是我们所至爱的。 现在来到第六样了,倘若基督是信徒的生命,这生命必然影响他的品德。第二十七节强调这一点说:「只要你们行事与基督的福音相称」。倘若基督是我们的生命,他必然在我们的生活上活现出来。基督在我们里面,又透过我们活出来,这是行事与基督的福音相称的秘诀。神的儿子居住在我们里面,我们的品格就成了他活的讲台,我们的生活就成了他的信息。 最后,若基督是我们的生命,充满我们的内心,藉我们一切的举动活现出来,这必然会影响别人对我们的态度;因为我们的生活方式必然成为别人对待我们的根据。不论友善的也好,敌意的也好,这正是二十七至三十节的意思。这里我们看见「敌人的威吓」,和「受苦」都是为基督的缘故,另一方面保罗又劝勉那些信徒们要彼此相爱,「同有一个心志,站立得稳。」 这样,我们看见这第一章经文讲出了基督是我们的生命的种种表现,不但在内心的感受里,也在外表行为上表现基督自己。因着灵里的吸
收,信徒能分享他的感情、他的志趣、他的灵,并且以他为自己所最关怀的、最爱的,又在外表生活方面,与人一切的关系,都有了新的决定因素。 我们看了这些之后,有什么表示呢?我们会不会渴慕能和保罗一同说:「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 第二章:基督是我们的心思 这整章经文的中心思想是:「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第5节)「心」原文是「思想」,即基督成为信徒的心思——那伟大的心思进入了自己的心思里面。 第一、我们看见第一第二两节是保罗劝勉信徒去接受基督的心思:「所以在基督里若有什么劝勉,爱心有什么安慰,心中有什么慈悲怜悯,你们就要意念相同(与基督的相同),爱心相同,有一样的心思,有一样的意念(彼此间的),使我的喜乐可以满足。」 第二、保罗在三、四节那里指出,基督的心思是怎样藉着信徒表现出来。这两节经文是接著前两节的意思,把基督的心思意念表现出来,所以,「……凡事不可结党,不可贪图虚浮的荣耀,只要存心缣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这就是基督的心思在信徒里面很自然的(只要我们顺服基督)流露,基督的心思包括和睦、圣洁、谦卑、不自私。教会若充
分的以基督的心思为心思,怎会有结党分争的事呢? 第三、由五至八节,保罗解释基督的心思是怎样的。这一段经文通常被认为论及主的「谦卑]的最古文献。其实,这不仅是谦卑,而是自我降卑,两者是非常不同的。主的降卑又升高得到至上的名,完全是因为他爱的自愿,所以这段经文的重心就是第八节的「自己卑微」这一句话。主降卑分为七步,读者若按时间加以细想,必定大有得着:(1)「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2)(反倒虚己」:(3)「取了奴仆的形像」;(4)「成为人的样式」;(5)「自己卑微」;(6)「存心顺服,以至于死」;(7)「且死在十字架上」。请再看这一个程序——神……人……奴仆……罪犯!这是何等的降卑?深信不论在今世,在永恒里、在地上、在宇宙之中,再找不到另一个榜样像这个舍己为人的榜样那么崇高,但愿我们能照这榜样而行,「以基督的心为心。」 再请看保罗怎样把这自我降卑的道理应用在十二至十五节里。「这样看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既是常顺服的(即像基督顺服神一样)……就当恐惧战兢,作成(正如基督因顺服而作成的)你们得救的工夫(正如基督在十字架上所作的救人工夫)。因为(正当你们作这工夫的时候
)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他的美意(正如基督立志行事,成就神的美旨一样)。凡所行的事,都不要发怨言(对神),起争论(与人),使你们无可指摘(在神面前)。诚实无伪(在人面前)……作神的儿女(正如基督是神的儿子一样)。」 最后,保罗在十九至三十节那里,藉提摩太和以巴弗提再带出以基督的心为心的例证。请看提摩太:「同心」(第20节);「挂虑你们的事」(第20节);「求耶稣的事」、「同劳」(第22节)。又请看以巴弗提:谦卑自己,服侍别人(第25节);关怀别人(第26节);忘记自己(第30节)。我们仅简单的提这几点,就可证明这第二章全部都是与以基督的心为心有关。 第三章:基督是我们的目标 倘若基督成了我们的生命,正如第一章所论的,又成了我们的心思,正如第二章所载的,那么,任何真正属他的人就一定跟着会以他为自己诚心追求的目标。因为只有在他里面才能发现真正的公义、神圣的爱,并来世的福。这正是第三章所载的。其中的钥节是第十节:「使我认识基督」,认识他是我们所信、所爱、所望的日标。 请看这一章圣经一开始就否定了「万事」,只有基督是可夸的:「我们……在基督耶稣里夸口,不靠肉体」(
第3节)。若有人以为他靠肉体有什么可夸的,保罗说他也有,第四节说:「其实我也可以靠肉体,若是别人想他可以靠肉体,我更可以靠着了。」跟着在五至六节,他把以前自己认为可夸的事一一列出来,又指出这些事在他悔改归主之时都丢弃了。当然,我们应当明白,这些事对当日一个热心犹太教的人来说,是宝贵得我们难以想象的。 (1)「第八天受割礼」。保罗并不是归化犹太藉的外人,他说自己生来就是希伯来人,从遗传、从割礼,他都有足够的资格承受给与以色列人的应许等等,这一切,正是他从前所认为可夸的。 (2)「我是以色列族……」。保罗的父母都不是归化犹太教的外邦人,都是生来的希伯来人,所以他以自己是纯血统的以色列人为荣。 (3)「便雅悯支派的人」。这支派出现以色列第一个君王;而且当国家分裂为南北二国之时,这支派仍效忠于大卫王室的一边;又曾帮助过犹大和利未二支派重建圣殿;圣城也是在这支派的境界内。 (4)「是希伯来人所生的希伯来人」。保罗虽然住在大数,但他的父母仍然保持希伯来人的语言习惯。所以保罗长大并没有受希腊人的风俗影响而忘记自己的本族,反而他上耶路撒冷去,受教于着明的学者迦玛列门下,尽量吸收希伯来人的风俗习
惯。 (5)「就律法说,我是法利赛人」。出生是以色列人,长大是希伯来人,再加上他自己愿意作一个法利赛人,为的是要加入最严谨的教门,过最谨守律法的生活。 (6)「就热心说,我是逼迫教会的」。保罗作了法利赛人还未满足,他要作一个热心的法利赛人,热心逼迫所有信仰异己思想的人和教派。 (7)「就律法上的义说,我是无可指摘的」。意思是说,律法上所要求的一切律例、规条和祭礼,保罗都完全照做了。 就外在的条件来说,无人能比得上保罗。可是这一切可夸的条件,并任何因此而得的功劳——即律法上的义,都在他归向耶稣基督之时,全部丢弃了。如今,他回顾过去的一切,就用过去式这样写着说:「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已经(中文圣经误译为「现在」)因基督当作有损的。」 再者,保罗为主所丢弃的事,不仅仅是这些,他所丢弃的随着时间而增加。所以到了现今他写这腓立比书的时候,他用现在式这样说:「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 为了表明他所丢弃的事,不仅是理论上的事,他再加上一句:「我为而已经丢弃万事」。(第8节) 为什么他要这样丢弃万事?他的答案是:「为要得着基督。」这样,我们看见
这两节圣经都是与得着和损失有关的。 「只是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即得着的),我已经因基督当作有损的。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即有损)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 保罗把一件又一件事放弃在一边,而另外一边他只得着一件:「我主耶稣基督」,他为主放弃的是何等多的事!甚至连最宝贵的生命,他都为主放下来。因为他所找到的比他所放弃的都宝贵。基督的至宝。为主放弃最多,爱主自然也最深,主在他看来也是最宝贵,这句话是何等的真确: 请留心这段经文中的几个词: 「因我……」第八节 「使我……」第十节 「或者我…」第十一节 「或者……」第十二节 (以上四个词在英文都是thatImay) 这几个重复出现的词都是表示保罗定意要追求一个大目标。为了这个目标,他把自己整个人都投上去了。那目标就是第十节:「使我认识基督」。基督成了信徒心中最高的理想,成了我们整个生命的目标。 再请看这第三章怎样说明基督在三方面成了信徒的目标: 信心的目标——第九节 爱心的目标——第十节 盼望的目标——第十一至十四节等。 他在属天的义方面成了我们信心的目
标,在属天的灵交方面成了我们爱心的目标。单就这两点已经够丰富吸引我们更深入的去思想,越深入便越多得着!我们便发现,我们现在欢欢喜喜等候他再来的日子,成了我们最大的盼望,因为那时正是我们追求达到了目标的时候——他成了我们的喜乐和冠冕,而我们也成了他的喜乐和冠冕。 第四章:基督是我们的力量 这一章的重点是基督成了我们的力量,正如第十三节所说:「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 我们曾经说过,这一章的第一节原是属于第三章的。或者更准确的说,三章一节的「弟兄们,我还有话说,你们要靠主喜乐……」这些「话」,是一直延至第四章的第四节「你们要靠主常常喜乐,我再说,你们要喜乐」才结束。 所以最后一段应该是从第五节开始的:「当叫众人知道你们谦让的心(无论他们是多厉害的逼迫你们),因为主已经近了(即在旁边加你们力量)。」 跟着说:「应当一无挂虑」。这句话听来是否有点不切实际?不,因为对于人恳切的祷告,神一定报以「出人意料之外的平安」,并要「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第7节) 最重要的一点是第十三节:「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严格来说,「作」这个字在希腊原文是没有的。原
文ischuo这个动词的意思是「我能够」。究竟是我能够忍受,或我能够作,或能够面对,这要看前后文的意思才能够定。法顿(FerrarFenton)翻译得非常准确,他说:「凡事我都能应对」。请注意前文的意思:「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或饥饿、或有馀、或缺乏,随事随在,我都得了秘诀: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都什么呢?都能「作」,或都能忍受?若接续前文的意思来说,我想是「凡事都能忍受」。但以前文一连串所有的意思来说,那应该是「凡事都能忍受、都能作、都能面对」了。 所以,正如魏曼夫(Weymouth)所指出的:「我在基督里面,凡事都有力去作」。其秘诀是在这里:「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基督」在希腊原文应该是「我在基督里面」。「靠」与「在里面」有点不同,因为「在里面」表示与基督联成一体。当我们真正的活在他里面的时候,我们才能真正的感受到他在我们里面发挥出他的力量来。请注意「加力量」这个动词是现在式的,表示基督在信徒内心隐秘的良知里面,不断的补充力量。虽然是肉眼所不能见,但每一时,每一刻,都实在的感到他加力量。 这样,我们看见这第四章说明了基督是我们的力量;是信徒的良伴、护卫,
和同居者;是基督徒谦让的秘诀(第5节),内心平稳的能力(6~7节),和应对万事的无比力量(12~13节)。 这就是腓立比书四章的真理——即是那位奇妙的基督对我们四方面的关系,也是我们永久不缺的供应!全心信靠他的人必发现他是永远可靠的。只要我们顺从他,他就能把我们各样的「不能」,变成满有喜乐的「凡事都能」了。 这卷腓立比书是何等宝贵的书!作者手上的锁链和脚上的铁链,在他写书的时候,发出来的声音听来好像天上的钟声!因为在开始的第一段他就论及「恩惠」、「平安」、「喜乐」、「爱心」「荣耀」、「赞美」!这些「钟声」一直响遍了四章书。到了最后一段,这声音显得特别响亮:「我的神必照他荣耀的丰富,在基督耶稣里,使你们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有了这样的一句话,我们还可加添什么呢?唯一可加上的,就是保罗所加上的颂赞语(第20节): 「愿荣耀归给我们的父神,直到永永远远,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