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一百二十三课 约翰福音 之三

圣经课程 by 巴斯德

提示:研究约翰福音最后一课之前,请先再仔细思想一下这书的前言,第五、六和二十一章。

一直以来,学者们对四福音文字上彼此之间的关系,各有不同的见解,虽然曾有许多人试图把四福音合编为一,使之有一贯而和谐的次序,但始终未能满意,很少能做到一致的。人所共知的对观福音难题,不但是从未有人能解决,而且还可能是无法解决的。事实上,就算没有多大问题的话,真正的和谐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每一卷福音书有自己独特的地方,是不能互相混淆的。

有好几个强烈的理由支持这种说法。第一,每当我们要把四福音和合起来的时候,我们必然会失去了或者最少是忽略了每卷福音书单独存在的目的和特征。其次,作者编写福音书的时候,不一定要按年日次序来编写的。许多时候作者特意按一个主题把他的资料集合在一起。最重要的还是,我们不一定需要有一个完全依时间次序的记录,我们所需要的乃是主自己言行的记录(约廿30、31,廿一25);而且很明显的,每一位作者都因着自己特殊的写书目的,只选录一部分有关的事实吧了。我们不要在心理上以为四福音书是由一位作者写成的,因为如果是这样,当然我们可以比较四卷书的内容,看看是否和合,但四卷福音书由四位不同的作者写成,我们就不可能这样做了。有了这个观念,我们就不会只注意三卷对观福音书的和合可能性,而是四卷相提并论,视作四卷各有不同写作目的的书了。但在大致上,四福音书都是一致的,就如主的传道事工可以分成首先在犹太传道(约一-四);然后在加利利(马太和马可记载了大部分);再在犹太,最后以在耶路撒冷的一周为结束。

——多马(W.H.GriffithThomas)

我们早已说过,约翰福音所得的称赞,写出来真的会变成一本很厚的书。利诺斯博士(Dr.H.Reynolds)称这卷福音书为「圣经各书卷中最奇妙的一卷」。迪卫德(DeWette)形容它是「配称为一卷亲切的、无与伦比、极重要的福音书」。罗拔逊博士(Dr.A.T,Robertson)在他所著的ChristoftheLogia一书里,说它是「世上最崇高的著作」。

说来有点讽刺,最受人赞美的,往往也是最惹人攻击的。在新约中,引起最激烈争论的问题,都是与约翰福音有关的。即使是摩西五经也没有被人反对得这么激烈。一直以来因这福音书而产生的笔战、思想战、冲突的理论和彼此的妒忌,使任何一个读者不能不怀疑其中有撒但的诡计在搅扰,叫人被许许多多的争辩遮蔽了眼睛,看不见这卷最宝贵的福音书所发出的光辉。在这一课里,我们并不希望加入这些争辩的战场。在我们来看,这第四卷福音书是完全无伪的,是神藉使徒约翰写成的。

在上一课里,我们已经指出,这约翰福音书里每,一件事实,都是用来发挥那些频频出现在书中的真理,我们以为在这里再谈论一下是有益的。最奇的,这些真理都集中在这福音书一开始的前言里,然后再在跟着的章节中发挥出来。

前言

约翰所写的前言(一1~18)是全书的核心。对于任何一位不断章取义的读者来说,这是一目了然的。当他听见某一些著名的学者说:「这前言根本就与以后的部分全无关系」,他一定会很生气的。十九世纪末的哈纳克(Harnack)大大的评击说:这只不过是一种哲学性的前言,为的是要讨一小部分学者的欢心而写的。己故的罗拔安德逊(SirRobertAnderson)说得对,他指出许多时,那些所谓「专家」,是人所共知不可靠的,因为有时甚至一些最明显、最普通的例证,他们还是看不出来的。在学术上特别仔细的人,往往反而在技术上许多细节里迷失了自己,正如那一句古老的成语说:「他们竟看不见树林是由许多树木组成的」。约翰福音的前言也是这样,明显是由许多钥匙组成的,这些钥匙能开启以后的编章所记载的真理。

在前言里,我们很容易的看到主自己的四个名称:(1)道;(2)生命;(3)光;(4)子。其中两个表示他与神的关系,另外两个表示他给人类的供献,

在与神,甚至父的关系里,主耶稣是「道」和「子」。这两个名称的意义是何等广大,我想人类的头脑是无法测度的。虽然这样,它们的意义却能使人更明白主自己,越明白就越知道是不能完全明白的。但无论如何,这些名称写出来是为要叫我们明白的。

我们的主是「道」,即是神所发表的话;不但是对人说的,而且在创造世界之前说的(2、3节),万物都本于他,永远依赖着他。他不单是「从」起初就有;他根本是「在」起初之时已经有(一1)。他不仅是「与神同在」;他「就是神」(一1)。没有人能曲解或隐藏这里的希腊文原意,尤其是对一个以诚意来阅读的人来说更是这样。这里的「道」字在希腊原文是Logos,其真正意义远比中文的「道」字,或英文的Word(即话之意)字来得丰富。我们知道,一个思想与表达这个思想所讲的话(亦称为道),是不能完全相同的。同样,三位一体的神的第二位与第一位也是有别的。我们又知道,一句话(或道)不能没有它后面的思想而产生出来的,同样,我们不可能想像「道」没有「神」而能存在。两者是有别的,但却不能分开。

我们的主是「子」。「道」与「神」的关系是没有感情的,「子」与「父」的关系却带有非常浓厚的感情在内。可是,我们千万不要把人间父子的一切关系用来形容主耶稣与父神的关系,只可以说大约与人间父子关系相似吧了。「道」只是与神「同在」(第1节),而「子」是在父的「怀里」(第18节)。意思是说,在神性里面永远有着互爱的相交在内;这是神的许多永远性之一,因为永在的父是不可能没有永在的子的。

「道」与「子」这两个关系是相辅相成的,假使把它们分开了,这会使我们对主产生了错误的概念,并且我们各人所思想的就大大分歧了。假使把它们合在一起来思想,就会彼此纠正可能产生的分歧了。

单思想主是永恒的「道」,会叫人想到神是没有位格的。另一方面,只思想他是「子」,又会错误地限制我们想到他是一个有位格的被造者。可是两者合起来,就把两方面的真理都兼顾了,而且又会使我们的思想不会分歧。我们的救主基督,是三位一体真神的第二位,是永活的,又是有位格的。

其次,在与人的关系方面,主是生命,又是光。所有的活物都是从他而来,不论身体与灵魂都是他创造的。所有的亮光都是从他发出,不论是理性的或灵性的(4、9节)。这两个名称又是与「道」和「子」一样把主的神性表达出来。

真的,「生命」和「光」这两个名称,刚好比对着「道」与「子」。在道来说,他是表达者,是促成者,是参与者,是生命。而且,又与这些形成比对的,有「恩典」和「真理」(14、16节)这两个字,那位成了肉身的是「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那是说,满有救赎人类的「恩典,和满有启示神自己的「真理」,所以他实在是神而人的启示者和救赎者。

啊!我们这位无比的救主!怪不得「他的名要称为奇妙!」不是吗?你看单在这第一章里,就有少不过八个荣耀的名称,好像结成冠冕的花朵一样,围绕着他那神而人的额头。这八个完全属于他又是他的至高名称乃是:道(第1节)、生命(第4节)、光(第7节)、子(第18节)、羔羊(第29节)、弥赛亚(第41节)、王(第49节)、

人子(第51节)!

还有,就在这前言里面,约翰把所有以后要发挥出来的多方面主要真理,集合起来,好像一本书的目录似的,这些真理就是:「道」(1、14节),「生命」(3、4节),「光」(5、9节),「子」(14、18节),「黑暗」(第5节),「见证」(7、8、15节),「信」(第7节),「改变的能力」(第12节),「从神而生」(第13节),「丰满」(14、16节)。我奇怪会有人看不见约翰这个前言就是全卷福音书的开启关键。这十大点就是全书概要,分成五对进行的,任何人仔细去研读这十大点,都会有丰富的收获:

(1)道——变成肉身的时候,就是真理的具体表现(一1、14、17,八40,十四6,「实实在在」等)。

(2)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三19,十二46等)。

(3)生命——赐人新生和「改变的能力」(一12、13,三8、15,十10等)。

(4)子——「充充满满的恩典」而来,又把他的「丰满」分给我们(一14、16、33,四10,十四27,十五11等)。

(5)见证——叫所有的人「可以信」(一7,许多次重复出现),和「得生命」。

这里所有的内容都是值得我们研究探索的!可是我们在这短短的篇幅能做什么呢?好吧!即使是简单一点,让我们也把这五项中的最后一项,即是信者得生命的一项,拿出来研究一下。我们拣选这一项,因为它在五项之中最能带出约翰的主要目的(廿31)。

信者得永生

约翰说明他写书的目的是「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廿31)。那「信」字以几种不同的形式出现,至少有九十八次;「生命」(zoe)和「活」(zao)两个字出现过五十五次之多。当我们把有关永生的主要经文拿出来(一4,三14~16,三25、26,十七3等),我们会发现一个清楚的教义进程。每一处新的经文启发出深一层的真理,甚至假若把这些经文的先后次序调换了,这样,那真理的进程也被破坏了。我们不是说约翰故意这样设计的;不过里面确实有一位更高的在引导约翰的笔法,以致他不知不觉的写出这样的进程来。

从一章四节开始,我们看到:「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这样,头一件事就是生命是在子里面,而这生命在心里的第一个作用就是赐光。这光启发出属灵的真理,好像「照在黑暗里」一样,叫人看见自己的罪,和神的真理。

其次,在三章十四至十六节那里,我们看到「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信他的都得永生。」这里我们认识到,我们因着相信神的儿子我们救主在加略山上所作成的救恩,而得生命,而且是永远的生命。

跟着在三章三十六节那里,我们看到:「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着永生,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那个「有」好像跳出来告诉我们,那永生是每一个相信的人现在立刻可以拥有的。这句话是肯定的,叫人一点疑问也没有;因为它不是说「会有」,也不是说将来有,照原文的「有」字,是指现在说的。

再跟着在四章十四节,主耶稣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这里指出,这生命不单是现在可以得到的,而且是叫人内里立刻感到满足的。我们喝了之后,那生命的水就会在我们的灵里变成泉源,永远长流,永远满足:

现在来到五章二十四节:「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定罪》这个字的希腊文是krisis(审判之意),是指那人类最后的大审判而言,正如二十九节所表示的。因信这位救主而得永生可使我们免去那可怕的大审判。我们在基督里都是出死入生的。主一次为信他的人受罪的刑罚,所以在他里面得的生命也是一次过救我们永远脱离那大审判的。

然后我们来到六章四十节:「因为我父的意思,是叫一切见子而信的人得永生,并且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在这段伟大的讲章里,主耶稣形容自己是生命的粮。因为他把自己的肉和血赐给我们(51、53节)。他又指出吃他就是信他,而他的肉和血是指灵意说的(35、56、63节),但是主在这里还加上一句:「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39、40、44、54节)。指出这永远的生命不单保证人灵魂的得救,同时还应许我们的身体可以不灭。

跟着的经文是十章二十七至二十九节:「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我又赐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我父把羊赐给我,他比万有都大。谁也不能从我父手里把他们夺去。」这幅图画给我们看到,主所拯救的人,在父和子的手中有了双重的保险,这是最强烈的保证,指出这永远的生命永蒙神保守!

现在我们来到十一章二十五至二十六节:「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我希望有许多人能领会这话内里叫人惊喜的含意,马大刚刚说:「我知道在末日复活的时候,他(拉撒路)必复活。」主耶稣用一个无时间性的希腊假设词回答说:「信我的人,虽然死了(假设词,指末日说的),也必复活(因为复活在我);凡(那时)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因为生命也在我)。」这样,所有在基督里拥有永生的人,都可以分享到这个末世时身体改变形状的应许!

最后在第十七章那里,主告诉我们这永生的内在和最高的意义。第三节说:「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足永生。」拥有基督,又被基督所拥有,这就是找到神——也就是得到真生命,所有接受基督的人,都是由于父引领他们到基督面前之故,这样的引领,人可以拒绝;但在接受的人来说,他们就成了父赐给子的人(主在这一章七次这样说)。第二节说子把永生赐给「所有」父所「赐给他的」人;这一句话更以二十四节为至高荣耀:「父啊!我在那里,愿你所赐给我的人也同我在那里,叫他们看见你所赐给我的荣耀。」由此,我们看见每一个信的人所得的永生,是要在天上的荣耀里过永远的生活!

所有的岂不是启发了一个非人手安排的进程吗?最初我们看见生命是在子里头,又是揭发罪和黑暗的光,跟着我们看见凡信靠那位加略山上背负人罪担的主的,就可以得着这生命。然后接着我们看见这是即时可以得着的;是叫人内里得满足的;是使人免除神的审判;是身体得赎的根据;是蒙神永远保守的保证;是要在末世之时,使身体改变形状:又是得以在人上的荣耀里过永远生活的!

当约翰写到结尾的时候,这一切却在他的思想中,所以他说:「但记这些事,是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试问有谁能测度这里面所包含的无限意义?但是,要进入这永生的途径却是这么简单「信」就可以了!

道成肉身:独生子

由这福音书的前言开始,一直发展到结尾,我们看见主耶稣越来越明显的被形容为成了肉身的道,和神的独生子,这就是约翰福音荣耀的中心。

虽然在这里我们只能略为提及这真理,但我们希望最低限度能给读者指出一些特点,藉以指引更深入研究的路线。

在这书里我们看到主所说富有意义的「我是」,最少有二十三次之多(四26,六20、35、41、48、51,八12、18、24、28、58,十7、9、11、14,十一25,十三19,十四6,十五1、5,十八5、68)。从这许多的经文里,我们选出那些他以「我是」来连续表达出七个人主题,是与他拯救人类有关的:

「我就是生命的粮」(六35、41、48、51)

「我是世界的光」(八12)

「我是羊的门」(十7、9)

「我是好牧人」(十11、14)

「我是复活和生命(直译)」(十一25)

「我是道路、真理、生命」(十四6)

「我是真葡萄树」(十五1、5)

基本上来说,主所讲的信息就是他自己,他来不仅是为了传福音;他自己就是福音。他来不仅是为了叫人得粮食,他说:「我就是生命的粮。」他来不仅是为了发光;他说:「我就是光」。他来不仅是为了给人指示那门;他说:「我就是门」。他来不仅是为了讲牧人的道:他说:「我就是牧人」。他来不仅是为了给人指示道路;他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他来不仅是为了栽葡萄树;他说:「我就是葡萄树」。

主耶稣还另外说了许多次「我是」,都似乎含有一个深奥的意义在内,只不过这深奥的意义是隐藏而不明显。在希腊原文,「我是」是egoeimi。我们知道ego和eimi都是「我是」的意思;只是前者的重点在「我」,而后者的重点在「是」。所以egoeimi合起来就成了最强调的语气。这正是希腊人表达神的名「我是」的写法,以下是有关这一点的经文:四26,六20,八18、24、28、58,十三19,十八5、6、8。

拿第一处经文(四26)来说。在文字上,主与那叙加妇人所说的并不是中文译本的「那与你说话的就是他」(指弥赛亚);原文该是「我是与你说话的」。在某一些经节里面,译圣经的人,必会感到困扰,不知道应否加插「他」这个字在内,所以他们以「……」号在「他」字旁边注明,表示原文是没有这个字的(英文圣经的“He“字以斜体字来表明无此字),我们不是认为一定要照希腊文的方法译,但主耶稣所说的许多「我是」之中,确实用了EGOEIMI这个最强调的写法来表示他自己,请详细的查看便知道了。

这一切,当然有主自我崇高可敬的宣称满布着整卷福音书作为强烈的支持的,举例来说,由五章十九节开始的一段,就是主公开回答犹太人领袖的话。这段话之前有一个恐怖的背景说:「所以犹太人越发想要杀他。因他不但犯了安息日,并且称神为他的父,将自己和神当作平等」(五18)。这立刻引起一个问题:耶稣真的将自己「和神当作平等」吗?让我们来看看,他最少在七处地方特别强调自己与神平等的。

(1)工作平等:「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样作。」(第19节)

(2)知识平等:「父爱子,将自己所作的一切事指给他看。」

(第20节)

(3)使人复活的能力平等:「父怎样叫死人起来,使他们活着,子也照样随自己的意思使人活着。」(21、28、29节)

(4)审判权平等:「父不审判什么人,乃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22、27节)

(5)尊贵平等:「叫人都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样。」(第23节)

(6)重生人的力量平等:「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是己经出死入生了」等(24、25节)。

(7)自存平等:「因为父怎样在自己有生命,就赐给他儿子也照样在自己有生命。」(第26节)

试问谁看了主这些自我宣称的经文,而不同意主与永在的父是完全平等的?犹太人的领袖没有弄错主的自称,同时约翰记录这些事也是为了要叫我们清楚明白这一点。

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

因限于我们研究的范围,不能多写几段有关约翰福音的意见;而且(更使我们失望的),我们没有那么多篇幅来谈论一下使徒约翰自己,他与以弗所的关系,和他写这福音书之时的背景。

在结束之前,容我们再回转去看一看前言里的另一点: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

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一14)

这「充满」又是约翰福音书里经常出现的重点中的另一点,而且也是非常有研究价值的。它就在这前言的第十六节那里再度出现:「从他丰满的恩典里,我们都领受了,而且恩上加恩。」这里指出那「丰满」是藏在主里面的,而且又是可以分给人的,于是在以后的篇章里就发展成为两条线:(1)丰满的恩典使人复兴;(2)丰富的真理启示出来。前者发展在主的工作上;后者发展在主的话语上。

但是我们说要特别留心注意的特征,就是这个「丰满」宣称那位成了肉身以后的主是真实可靠的神。这样一来,立刻就反证了那所谓「虚己论」的说法是错的。这理论告诉我们主耶稣「虚己」(腓二7)到了一个像普通人会做错事的地步。

「虚己论」的基督绝对不是福音书所说的基督。根据「虚己论」的行法,主的知识「足够用来传讲天国的教义,但并不足用来解答学术性的和评论性的问题。」所以,主耶稣靠着这些知识「只能像普通人一样说话。」但是,根据约翰和对观福音书的作者记载,这完全是相反的。

这里我们只看约翰所见证的,虽然不多,但只需要几个见证就够了。那不可磨灭的第三章之前有一段解释的话介绍这一章说:「耶稣……知道万人,也用不着谁见证人怎样,因为他知道人心里所存的。」(二24、25)。他不但个别的知道「所有」的人,而且还知道人的内心,这不是超过人类又超过自然的知识是什么?

我们想起他怎样把那叙加的妇人过去所作的都说出来;又想到他在相隔足有一天路程远的地方医好那大臣的儿子;想到他在五十里以外知道在伯大尼的拉撒路刚刚死了;想到他告诉他的两个门徒,在某地方他们会看见一匹他所需要的拴着的驴驹子——其他的事迹不用说了。

我们又想起有好几次他自我宣称说:「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八58);「我是……真理」(十四6);并多次的预言或远或近的将来(二19,三14,五28,十二32,十四3,十五26,十六1~4等)。我们想到这一切,又想到许多其他的例证,于是我们就要面对一个不能避免的结论,指出这并不是「虚己」落到一个常人的地步,而是有一种超自然的「丰满」在主耶稣里面。

若说我们的主在世之时,可能在某几方面曾停止运用他那神的属性来行事,这一点我必定赞同;但若说他的生存是完全没有神的属性的,那就是完全不能想像的了。把他成为肉身的事说成倒空自己,连神的属性也倒空了,这就等于否认他是「道成肉身」,只认为道成了一具死尸吧了——这种说法既带有侮辱的成分,是完全不合理的。

约翰在开始之时所论道成肉身的经文,正好解释和比对保罗在腓立比书的「虚己」篇。两段经文应该放在一起研究,这并不是说,我们对保罗写腓立比书二章五至八节的目的有什么怀疑,其实「虚己」只与主的「形像」(morphe)或表达方式有关,与他本质是全无关系的(6、7节)。当我们的主「虚己」(ekenosen)为要成为肉身的时候,他是脱离自己未成肉身之前的形像,亦即是脱离他的「荣耀」,足他在「未有世界以先」与父所同有的荣耀(约十七5)。

我们无法明白他怎样脱下未有世界之前的荣耀,也不明白这个转变的奥秘,但我们能了解,他既没有也不能摆脱他在永恒里之时的本质。我们不能明白他那神而人的双重属性的奥秘,但根据摆在我们面前的许多事实证据,我们却能理解到那位「我是」就是成了肉身的「道」;又知道他那联合在一起的人性,是有圣灵赋以超自然能力的,所以这样属人的部分,才能成为那位神圣的「我是」所使用的完美器皿。

再看这第四本福音书中的基督。除了纯属自然的部分之外,他里面还有永远分不开的超自然部分。除了「虚己」之外,他还被无限的充满。与「虚己」相对的,主是一位神圣的「PLEROMA」——意即一位有「神本性一切的丰盛」变成他的形体的主(西二9)。我们在每一个神迹里都看见「「丰满的真理」。假使你把约翰福音里所有的都看了听了,你会赏识到约翰的话——「我们看到他的荣光」,是你从来未赏识过的。

临别的回顾

当我们要放下四福音书的时候,很自然就觉得,这些简短的研究课程是不够用的;但当我们想到,这些课程必然帮助了读者,又曾指引给读者许多深入研究的途径,我们就得到安慰。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每一卷福音书都有自己独特的一面或着重点,太过强调它们的分界线是不智的。但它们各有的着重点却不能忽略,因为这些不同的着重点合起来,就变成一个奇妙四重完整的福音真理。我们现在已经研究过四福音书了,让我们再回顾一下,好使我们对这四部合一的福音有清楚的焦点:

马太那位应许要来的在这里;

看他的自白。

马可这是他工作的表现;

看他的能力。

路加这是他的样貌;

看他的人性。

约翰这是他的真像;

看他的神性。

啊!何等奇妙的一位救主!我们该如何的宝贵他、爱他、高举他、见证他、赞美他,渴望那大日子来临让我们可以亲眼瞻仰他!因为我们所有的缺乏,他都以自己的「丰盛」充满了。这丰盛藏在他的形体里,为的是要分赐给我们。「从他丰满的恩典里我们都领受了,而且恩上加恩。」但愿我们不断的领受,因为他来是要叫我们「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十10)。

又愿我们不断的服事他,在约翰福音的末章,他的临别赠言里,他告诉我们服事他的三个重要资格,第一、「你爱我么?」(廿一15、16、17);第二、「你要喂养我的小羊……牧养我的羊」(15、16节);第三、「跟随我」(19、22节)。

是的,这是三个基本的条件——深深的爱他,接受他所托负我们的,并委身来跟随他。让我们定睛看准化在约翰福音里最后的一句话:

「直等我来」

——这是何等可爱的前途美景!

分别前的几个问题

(1)为何有了约翰福音所载的,对观福音书描写主耶稣的事才算完整?

(2)在那三方面,约翰福音特别使人更明白其他福音所载的?

(3)由主受洗至他开始在加利利传道之间,相隔了多少日子?

(4)加利利的传道事工最适合是插在约翰福音那一章的末后?

(5)为何约翰福音第五章所记载的节期既不是逾越节,又不是住棚节?

(6)约翰记载了三个逾越节,这与主传道时间的长短有何关系?

(7)约翰福音有那主要的三个分段大纲?

(8)约翰福音有何主题?那一节经文是钥节?

(9)约翰福音有那八个砷迹?这些神迹串起来带出什么重要的意思?

(10)「道」与「子」这两个名称的意义如何相辅相成?

(11)主耶稣多次说的「我是」;带出那七个大主题,这些经文记于何处?

(12)约翰的前言怎样纠正了那所谓「虚己」论的错误?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提示:研究约翰福音最后一课之前,请先再仔细思想一下这书的前言,第五、六和二十一章。 一直以来,学者们对四福音文字上彼此之间的关系,各有不同的见解,虽然曾有许多人试图把四福音合编为一,使之有一贯而和谐的次序,但始终未能满意,很少能做到一致的。人所共知的对观福音难题,不但是从未有人能解决,而且还可能是无法解决的。事实上,就算没有多大问题的话,真正的和谐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每一卷福音书有自己独特的地方,是不能互相混淆的。 有好几个强烈的理由支持这种说法。第一,每当我们要把四福音和合起来的时候,我们必然会失去了或者最少是忽略了每卷福音书单独存在的目的和特征。其次,作者编写福音书的时候,不一定要按年日次序来编写的。许多时候作者特意按一个主题把他的资料集合在一起。最重要的还是,我们不一定需要有一个完全依时间次序的记录,我们所需要的乃是主自己言行的记录(约廿30、31,廿一25);而且很明显的,每一位作者都因着自己特殊的写书目的,只选录一部分有关的事实吧了。我们不要在心理上以为四福音书是由一位作者写成的,因为如果是这样,当然我们可以比较四卷书的内容,看看是否和合,但四卷福音书由四位不同的作者写成,
我们就不可能这样做了。有了这个观念,我们就不会只注意三卷对观福音书的和合可能性,而是四卷相提并论,视作四卷各有不同写作目的的书了。但在大致上,四福音书都是一致的,就如主的传道事工可以分成首先在犹太传道(约一-四);然后在加利利(马太和马可记载了大部分);再在犹太,最后以在耶路撒冷的一周为结束。 ——多马(W.H.GriffithThomas) 我们早已说过,约翰福音所得的称赞,写出来真的会变成一本很厚的书。利诺斯博士(Dr.H.Reynolds)称这卷福音书为「圣经各书卷中最奇妙的一卷」。迪卫德(DeWette)形容它是「配称为一卷亲切的、无与伦比、极重要的福音书」。罗拔逊博士(Dr.A.T,Robertson)在他所著的ChristoftheLogia一书里,说它是「世上最崇高的著作」。 说来有点讽刺,最受人赞美的,往往也是最惹人攻击的。在新约中,引起最激烈争论的问题,都是与约翰福音有关的。即使是摩西五经也没有被人反对得这么激烈。一直以来因这福音书而产生的笔战、思想战、冲突的理论和彼此的妒忌,使任何一个读者不能不怀疑其中有撒但的诡计在搅扰,叫人被许许多多的争辩遮蔽了眼睛,看不见
这卷最宝贵的福音书所发出的光辉。在这一课里,我们并不希望加入这些争辩的战场。在我们来看,这第四卷福音书是完全无伪的,是神藉使徒约翰写成的。 在上一课里,我们已经指出,这约翰福音书里每,一件事实,都是用来发挥那些频频出现在书中的真理,我们以为在这里再谈论一下是有益的。最奇的,这些真理都集中在这福音书一开始的前言里,然后再在跟着的章节中发挥出来。 前言 约翰所写的前言(一1~18)是全书的核心。对于任何一位不断章取义的读者来说,这是一目了然的。当他听见某一些著名的学者说:「这前言根本就与以后的部分全无关系」,他一定会很生气的。十九世纪末的哈纳克(Harnack)大大的评击说:这只不过是一种哲学性的前言,为的是要讨一小部分学者的欢心而写的。己故的罗拔安德逊(SirRobertAnderson)说得对,他指出许多时,那些所谓「专家」,是人所共知不可靠的,因为有时甚至一些最明显、最普通的例证,他们还是看不出来的。在学术上特别仔细的人,往往反而在技术上许多细节里迷失了自己,正如那一句古老的成语说:「他们竟看不见树林是由许多树木组成的」。约翰福音的前言也是这样,明显是由许多钥匙组成的,这些钥匙
能开启以后的编章所记载的真理。 在前言里,我们很容易的看到主自己的四个名称:(1)道;(2)生命;(3)光;(4)子。其中两个表示他与神的关系,另外两个表示他给人类的供献, 在与神,甚至父的关系里,主耶稣是「道」和「子」。这两个名称的意义是何等广大,我想人类的头脑是无法测度的。虽然这样,它们的意义却能使人更明白主自己,越明白就越知道是不能完全明白的。但无论如何,这些名称写出来是为要叫我们明白的。 我们的主是「道」,即是神所发表的话;不但是对人说的,而且在创造世界之前说的(2、3节),万物都本于他,永远依赖着他。他不单是「从」起初就有;他根本是「在」起初之时已经有(一1)。他不仅是「与神同在」;他「就是神」(一1)。没有人能曲解或隐藏这里的希腊文原意,尤其是对一个以诚意来阅读的人来说更是这样。这里的「道」字在希腊原文是Logos,其真正意义远比中文的「道」字,或英文的Word(即话之意)字来得丰富。我们知道,一个思想与表达这个思想所讲的话(亦称为道),是不能完全相同的。同样,三位一体的神的第二位与第一位也是有别的。我们又知道,一句话(或道)不能没有它后面的思想而产生出来的,同样,我
们不可能想像「道」没有「神」而能存在。两者是有别的,但却不能分开。 我们的主是「子」。「道」与「神」的关系是没有感情的,「子」与「父」的关系却带有非常浓厚的感情在内。可是,我们千万不要把人间父子的一切关系用来形容主耶稣与父神的关系,只可以说大约与人间父子关系相似吧了。「道」只是与神「同在」(第1节),而「子」是在父的「怀里」(第18节)。意思是说,在神性里面永远有着互爱的相交在内;这是神的许多永远性之一,因为永在的父是不可能没有永在的子的。 「道」与「子」这两个关系是相辅相成的,假使把它们分开了,这会使我们对主产生了错误的概念,并且我们各人所思想的就大大分歧了。假使把它们合在一起来思想,就会彼此纠正可能产生的分歧了。 单思想主是永恒的「道」,会叫人想到神是没有位格的。另一方面,只思想他是「子」,又会错误地限制我们想到他是一个有位格的被造者。可是两者合起来,就把两方面的真理都兼顾了,而且又会使我们的思想不会分歧。我们的救主基督,是三位一体真神的第二位,是永活的,又是有位格的。 其次,在与人的关系方面,主是生命,又是光。所有的活物都是从他而来,不论身体与灵魂都是他创造的。所有的亮光
都是从他发出,不论是理性的或灵性的(4、9节)。这两个名称又是与「道」和「子」一样把主的神性表达出来。 真的,「生命」和「光」这两个名称,刚好比对着「道」与「子」。在道来说,他是表达者,是促成者,是参与者,是生命。而且,又与这些形成比对的,有「恩典」和「真理」(14、16节)这两个字,那位成了肉身的是「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那是说,满有救赎人类的「恩典,和满有启示神自己的「真理」,所以他实在是神而人的启示者和救赎者。 啊!我们这位无比的救主!怪不得「他的名要称为奇妙!」不是吗?你看单在这第一章里,就有少不过八个荣耀的名称,好像结成冠冕的花朵一样,围绕着他那神而人的额头。这八个完全属于他又是他的至高名称乃是:道(第1节)、生命(第4节)、光(第7节)、子(第18节)、羔羊(第29节)、弥赛亚(第41节)、王(第49节)、 人子(第51节)! 还有,就在这前言里面,约翰把所有以后要发挥出来的多方面主要真理,集合起来,好像一本书的目录似的,这些真理就是:「道」(1、14节),「生命」(3、4节),「光」(5、9节),「子」(14、18节),「黑暗」(第5节),「见证」(7、8、1
5节),「信」(第7节),「改变的能力」(第12节),「从神而生」(第13节),「丰满」(14、16节)。我奇怪会有人看不见约翰这个前言就是全卷福音书的开启关键。这十大点就是全书概要,分成五对进行的,任何人仔细去研读这十大点,都会有丰富的收获: (1)道——变成肉身的时候,就是真理的具体表现(一1、14、17,八40,十四6,「实实在在」等)。 (2)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三19,十二46等)。 (3)生命——赐人新生和「改变的能力」(一12、13,三8、15,十10等)。 (4)子——「充充满满的恩典」而来,又把他的「丰满」分给我们(一14、16、33,四10,十四27,十五11等)。 (5)见证——叫所有的人「可以信」(一7,许多次重复出现),和「得生命」。 这里所有的内容都是值得我们研究探索的!可是我们在这短短的篇幅能做什么呢?好吧!即使是简单一点,让我们也把这五项中的最后一项,即是信者得生命的一项,拿出来研究一下。我们拣选这一项,因为它在五项之中最能带出约翰的主要目的(廿31)。 信者得永生 约翰说明他写书的目的是「叫你们
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廿31)。那「信」字以几种不同的形式出现,至少有九十八次;「生命」(zoe)和「活」(zao)两个字出现过五十五次之多。当我们把有关永生的主要经文拿出来(一4,三14~16,三25、26,十七3等),我们会发现一个清楚的教义进程。每一处新的经文启发出深一层的真理,甚至假若把这些经文的先后次序调换了,这样,那真理的进程也被破坏了。我们不是说约翰故意这样设计的;不过里面确实有一位更高的在引导约翰的笔法,以致他不知不觉的写出这样的进程来。 从一章四节开始,我们看到:「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这样,头一件事就是生命是在子里面,而这生命在心里的第一个作用就是赐光。这光启发出属灵的真理,好像「照在黑暗里」一样,叫人看见自己的罪,和神的真理。 其次,在三章十四至十六节那里,我们看到「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信他的都得永生。」这里我们认识到,我们因着相信神的儿子我们救主在加略山上所作成的救恩,而得生命,而且是永远的生命。 跟着在三章三十六节那里,我们看到:「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着永生,神的震怒
常在他身上。」那个「有」好像跳出来告诉我们,那永生是每一个相信的人现在立刻可以拥有的。这句话是肯定的,叫人一点疑问也没有;因为它不是说「会有」,也不是说将来有,照原文的「有」字,是指现在说的。 再跟着在四章十四节,主耶稣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这里指出,这生命不单是现在可以得到的,而且是叫人内里立刻感到满足的。我们喝了之后,那生命的水就会在我们的灵里变成泉源,永远长流,永远满足: 现在来到五章二十四节:「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定罪》这个字的希腊文是krisis(审判之意),是指那人类最后的大审判而言,正如二十九节所表示的。因信这位救主而得永生可使我们免去那可怕的大审判。我们在基督里都是出死入生的。主一次为信他的人受罪的刑罚,所以在他里面得的生命也是一次过救我们永远脱离那大审判的。 然后我们来到六章四十节:「因为我父的意思,是叫一切见子而信的人得永生,并且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在这段伟大的讲章里,主耶稣形容自己是生命的粮。因为他把自己的肉和血赐给我们(51、5
3节)。他又指出吃他就是信他,而他的肉和血是指灵意说的(35、56、63节),但是主在这里还加上一句:「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39、40、44、54节)。指出这永远的生命不单保证人灵魂的得救,同时还应许我们的身体可以不灭。 跟着的经文是十章二十七至二十九节:「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我又赐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我父把羊赐给我,他比万有都大。谁也不能从我父手里把他们夺去。」这幅图画给我们看到,主所拯救的人,在父和子的手中有了双重的保险,这是最强烈的保证,指出这永远的生命永蒙神保守! 现在我们来到十一章二十五至二十六节:「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我希望有许多人能领会这话内里叫人惊喜的含意,马大刚刚说:「我知道在末日复活的时候,他(拉撒路)必复活。」主耶稣用一个无时间性的希腊假设词回答说:「信我的人,虽然死了(假设词,指末日说的),也必复活(因为复活在我);凡(那时)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因为生命也在我)。」这样,所有在基督里拥有永生的人,都可以分享到这个末世时身体改变形状的应许
! 最后在第十七章那里,主告诉我们这永生的内在和最高的意义。第三节说:「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足永生。」拥有基督,又被基督所拥有,这就是找到神——也就是得到真生命,所有接受基督的人,都是由于父引领他们到基督面前之故,这样的引领,人可以拒绝;但在接受的人来说,他们就成了父赐给子的人(主在这一章七次这样说)。第二节说子把永生赐给「所有」父所「赐给他的」人;这一句话更以二十四节为至高荣耀:「父啊!我在那里,愿你所赐给我的人也同我在那里,叫他们看见你所赐给我的荣耀。」由此,我们看见每一个信的人所得的永生,是要在天上的荣耀里过永远的生活! 所有的岂不是启发了一个非人手安排的进程吗?最初我们看见生命是在子里头,又是揭发罪和黑暗的光,跟着我们看见凡信靠那位加略山上背负人罪担的主的,就可以得着这生命。然后接着我们看见这是即时可以得着的;是叫人内里得满足的;是使人免除神的审判;是身体得赎的根据;是蒙神永远保守的保证;是要在末世之时,使身体改变形状:又是得以在人上的荣耀里过永远生活的! 当约翰写到结尾的时候,这一切却在他的思想中,所以他说:「但记这些事,是要叫你们信耶稣是
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试问有谁能测度这里面所包含的无限意义?但是,要进入这永生的途径却是这么简单「信」就可以了! 道成肉身:独生子 由这福音书的前言开始,一直发展到结尾,我们看见主耶稣越来越明显的被形容为成了肉身的道,和神的独生子,这就是约翰福音荣耀的中心。 虽然在这里我们只能略为提及这真理,但我们希望最低限度能给读者指出一些特点,藉以指引更深入研究的路线。 在这书里我们看到主所说富有意义的「我是」,最少有二十三次之多(四26,六20、35、41、48、51,八12、18、24、28、58,十7、9、11、14,十一25,十三19,十四6,十五1、5,十八5、68)。从这许多的经文里,我们选出那些他以「我是」来连续表达出七个人主题,是与他拯救人类有关的: 「我就是生命的粮」(六35、41、48、51) 「我是世界的光」(八12) 「我是羊的门」(十7、9) 「我是好牧人」(十11、14) 「我是复活和生命(直译)」(十一25) 「我是道路、真理、生命」(十四6) 「我是真葡萄树」(十五1、5) 基本上来说,主所讲的信息就是他
自己,他来不仅是为了传福音;他自己就是福音。他来不仅是为了叫人得粮食,他说:「我就是生命的粮。」他来不仅是为了发光;他说:「我就是光」。他来不仅是为了给人指示那门;他说:「我就是门」。他来不仅是为了讲牧人的道:他说:「我就是牧人」。他来不仅是为了给人指示道路;他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他来不仅是为了栽葡萄树;他说:「我就是葡萄树」。 主耶稣还另外说了许多次「我是」,都似乎含有一个深奥的意义在内,只不过这深奥的意义是隐藏而不明显。在希腊原文,「我是」是egoeimi。我们知道ego和eimi都是「我是」的意思;只是前者的重点在「我」,而后者的重点在「是」。所以egoeimi合起来就成了最强调的语气。这正是希腊人表达神的名「我是」的写法,以下是有关这一点的经文:四26,六20,八18、24、28、58,十三19,十八5、6、8。 拿第一处经文(四26)来说。在文字上,主与那叙加妇人所说的并不是中文译本的「那与你说话的就是他」(指弥赛亚);原文该是「我是与你说话的」。在某一些经节里面,译圣经的人,必会感到困扰,不知道应否加插「他」这个字在内,所以他们以「……」号在「他」字旁边注明
,表示原文是没有这个字的(英文圣经的“He“字以斜体字来表明无此字),我们不是认为一定要照希腊文的方法译,但主耶稣所说的许多「我是」之中,确实用了EGOEIMI这个最强调的写法来表示他自己,请详细的查看便知道了。 这一切,当然有主自我崇高可敬的宣称满布着整卷福音书作为强烈的支持的,举例来说,由五章十九节开始的一段,就是主公开回答犹太人领袖的话。这段话之前有一个恐怖的背景说:「所以犹太人越发想要杀他。因他不但犯了安息日,并且称神为他的父,将自己和神当作平等」(五18)。这立刻引起一个问题:耶稣真的将自己「和神当作平等」吗?让我们来看看,他最少在七处地方特别强调自己与神平等的。 (1)工作平等:「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样作。」(第19节) (2)知识平等:「父爱子,将自己所作的一切事指给他看。」 (第20节) (3)使人复活的能力平等:「父怎样叫死人起来,使他们活着,子也照样随自己的意思使人活着。」(21、28、29节) (4)审判权平等:「父不审判什么人,乃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22、27节) (5)尊贵平等:「叫人都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样。」(第23节) (6)重生人的力量
平等:「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是己经出死入生了」等(24、25节)。 (7)自存平等:「因为父怎样在自己有生命,就赐给他儿子也照样在自己有生命。」(第26节) 试问谁看了主这些自我宣称的经文,而不同意主与永在的父是完全平等的?犹太人的领袖没有弄错主的自称,同时约翰记录这些事也是为了要叫我们清楚明白这一点。 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 因限于我们研究的范围,不能多写几段有关约翰福音的意见;而且(更使我们失望的),我们没有那么多篇幅来谈论一下使徒约翰自己,他与以弗所的关系,和他写这福音书之时的背景。 在结束之前,容我们再回转去看一看前言里的另一点: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 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一14) 这「充满」又是约翰福音书里经常出现的重点中的另一点,而且也是非常有研究价值的。它就在这前言的第十六节那里再度出现:「从他丰满的恩典里,我们都领受了,而且恩上加恩。」这里指出那「丰满」是藏在主里面的,而且又是可以分给人的,于是在以后的篇章里就发展成为两条线:(1)丰满的恩典使人复兴;(2)丰富的真理启示出来。前者发展
在主的工作上;后者发展在主的话语上。 但是我们说要特别留心注意的特征,就是这个「丰满」宣称那位成了肉身以后的主是真实可靠的神。这样一来,立刻就反证了那所谓「虚己论」的说法是错的。这理论告诉我们主耶稣「虚己」(腓二7)到了一个像普通人会做错事的地步。 「虚己论」的基督绝对不是福音书所说的基督。根据「虚己论」的行法,主的知识「足够用来传讲天国的教义,但并不足用来解答学术性的和评论性的问题。」所以,主耶稣靠着这些知识「只能像普通人一样说话。」但是,根据约翰和对观福音书的作者记载,这完全是相反的。 这里我们只看约翰所见证的,虽然不多,但只需要几个见证就够了。那不可磨灭的第三章之前有一段解释的话介绍这一章说:「耶稣……知道万人,也用不着谁见证人怎样,因为他知道人心里所存的。」(二24、25)。他不但个别的知道「所有」的人,而且还知道人的内心,这不是超过人类又超过自然的知识是什么? 我们想起他怎样把那叙加的妇人过去所作的都说出来;又想到他在相隔足有一天路程远的地方医好那大臣的儿子;想到他在五十里以外知道在伯大尼的拉撒路刚刚死了;想到他告诉他的两个门徒,在某地方他们会看见一匹他所需要的拴着的
驴驹子——其他的事迹不用说了。 我们又想起有好几次他自我宣称说:「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八58);「我是……真理」(十四6);并多次的预言或远或近的将来(二19,三14,五28,十二32,十四3,十五26,十六1~4等)。我们想到这一切,又想到许多其他的例证,于是我们就要面对一个不能避免的结论,指出这并不是「虚己」落到一个常人的地步,而是有一种超自然的「丰满」在主耶稣里面。 若说我们的主在世之时,可能在某几方面曾停止运用他那神的属性来行事,这一点我必定赞同;但若说他的生存是完全没有神的属性的,那就是完全不能想像的了。把他成为肉身的事说成倒空自己,连神的属性也倒空了,这就等于否认他是「道成肉身」,只认为道成了一具死尸吧了——这种说法既带有侮辱的成分,是完全不合理的。 约翰在开始之时所论道成肉身的经文,正好解释和比对保罗在腓立比书的「虚己」篇。两段经文应该放在一起研究,这并不是说,我们对保罗写腓立比书二章五至八节的目的有什么怀疑,其实「虚己」只与主的「形像」(morphe)或表达方式有关,与他本质是全无关系的(6、7节)。当我们的主「虚己」(ekenosen)为要成为肉身的时候
,他是脱离自己未成肉身之前的形像,亦即是脱离他的「荣耀」,足他在「未有世界以先」与父所同有的荣耀(约十七5)。 我们无法明白他怎样脱下未有世界之前的荣耀,也不明白这个转变的奥秘,但我们能了解,他既没有也不能摆脱他在永恒里之时的本质。我们不能明白他那神而人的双重属性的奥秘,但根据摆在我们面前的许多事实证据,我们却能理解到那位「我是」就是成了肉身的「道」;又知道他那联合在一起的人性,是有圣灵赋以超自然能力的,所以这样属人的部分,才能成为那位神圣的「我是」所使用的完美器皿。 再看这第四本福音书中的基督。除了纯属自然的部分之外,他里面还有永远分不开的超自然部分。除了「虚己」之外,他还被无限的充满。与「虚己」相对的,主是一位神圣的「PLEROMA」——意即一位有「神本性一切的丰盛」变成他的形体的主(西二9)。我们在每一个神迹里都看见「「丰满的真理」。假使你把约翰福音里所有的都看了听了,你会赏识到约翰的话——「我们看到他的荣光」,是你从来未赏识过的。 临别的回顾 当我们要放下四福音书的时候,很自然就觉得,这些简短的研究课程是不够用的;但当我们想到,这些课程必然帮助了读者,又曾指引给读者许多
深入研究的途径,我们就得到安慰。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每一卷福音书都有自己独特的一面或着重点,太过强调它们的分界线是不智的。但它们各有的着重点却不能忽略,因为这些不同的着重点合起来,就变成一个奇妙四重完整的福音真理。我们现在已经研究过四福音书了,让我们再回顾一下,好使我们对这四部合一的福音有清楚的焦点: 马太那位应许要来的在这里; 看他的自白。 马可这是他工作的表现; 看他的能力。 路加这是他的样貌; 看他的人性。 约翰这是他的真像; 看他的神性。 啊!何等奇妙的一位救主!我们该如何的宝贵他、爱他、高举他、见证他、赞美他,渴望那大日子来临让我们可以亲眼瞻仰他!因为我们所有的缺乏,他都以自己的「丰盛」充满了。这丰盛藏在他的形体里,为的是要分赐给我们。「从他丰满的恩典里我们都领受了,而且恩上加恩。」但愿我们不断的领受,因为他来是要叫我们「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十10)。 又愿我们不断的服事他,在约翰福音的末章,他的临别赠言里,他告诉我们服事他的三个重要资格,第一、「你爱我么?」(廿一15、16、17);第二、「你要喂养我的小羊……牧养我的羊」(15、16节);第三、「跟
随我」(19、22节)。 是的,这是三个基本的条件——深深的爱他,接受他所托负我们的,并委身来跟随他。让我们定睛看准化在约翰福音里最后的一句话: 「直等我来」 ——这是何等可爱的前途美景! 分别前的几个问题 (1)为何有了约翰福音所载的,对观福音书描写主耶稣的事才算完整? (2)在那三方面,约翰福音特别使人更明白其他福音所载的? (3)由主受洗至他开始在加利利传道之间,相隔了多少日子? (4)加利利的传道事工最适合是插在约翰福音那一章的末后? (5)为何约翰福音第五章所记载的节期既不是逾越节,又不是住棚节? (6)约翰记载了三个逾越节,这与主传道时间的长短有何关系? (7)约翰福音有那主要的三个分段大纲? (8)约翰福音有何主题?那一节经文是钥节? (9)约翰福音有那八个砷迹?这些神迹串起来带出什么重要的意思? (10)「道」与「子」这两个名称的意义如何相辅相成? (11)主耶稣多次说的「我是」;带出那七个大主题,这些经文记于何处? (12)约翰的前言怎样纠正了那所谓「虚己」论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