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一百零四课 两约之间 之一 政治局面

圣经课程 by 巴斯德

题示:

(1)把两约之间写成撮要对读者是十分有用的。撮写时不须要表达什么新意见,只要按次序用最方便自己记忆的方式来撮写就够了,读者若希望更深入的了解这期间的事,我们介绍各位参考史坚拿(Skinner)教授的主要教科书《新旧两约接连史》(HistoricalConnectionBetweentheOldandNewTestaments)。

(2)请注意,在神的大恩典中,他让救人灵魂的真理写成圣经的时候,并没有计划到要依赖圣经以外的历史知识,为的是要让没有学问的,与有学问的,都能得着拯救。但是倘若我们愿意对圣经有更圆满以及有更裨益的认识,这样,与圣经本身有连带关系的历史知识,对于我们就十分重要;它是值得我们下苦功去学习的。为这缘故,我们把相当多的篇幅,拨作研究「两约之间」之用,我们建议读者要小心和重复地阅读这期间的撮要大纲,为以后所研读的新约圣经,作出有价值的准备。

我们不是说若要明白四福音书,新旧两约之间的认识是绝对不可少的;而是说:(倘若我们愿意更全面性地欣赏许多由马太启幕的新约景物与事迹的话,)这认识十分有价值,而事实上也是非常需要的。最低限度会成为我们考究的背景,使新约较前部分所记的教训及事迹,与旧约接连得更天衣无缝。

虽然这样,使人感到诧异的是,大部分研读圣经的人,对这个时期认识得十分少。以往我们曾盼望钦订标准译本(AuthorisedStandardVersion)和修订标准译本(RevisedStandardVersion)能供给读者这期间简单撮要的报导,可以帮助他们明白这两约之间那悠长,分隔的缺口。所以我们认为在研究四福音之前,在这里先给各位简要地介绍一下这时期是十分有用的。

这时期的概论

倘若我们同意通常给玛拉基书所定的年期是对的话,那么玛拉基书与马太福音就相隔有四百多年之久了。现今一些历史评论意见,却以为玛拉基书是较迟才写成的。他们把约珥书和部分的以赛亚书放在同一个时期里,把撒迦利亚书放在主前二百五十年,甚至以为坦以理书是主前二百年内写成的。他们之所以这样把年期押后,纯粹是基于主观的根据。事实上那不外是神学上的臆测而已。我们确信,旧约正典是大约在主前三百九十七年,玛拉基书写成之后结束的。

这四百年的分隔期,曾被称为主前以色列历史上的「黑暗期」。因为在整段期间神并没有兴起一位先知,或一位有神默示的作者。玛拉基书好像先知预言的日落馀辉。跟着似乎就是应验诗篇七十四篇九节那悲惨预言的四百年:「我们不见我们的标帜,不再有先知,我们内中也没有人知道这灾祸要到几时呢。」

有关这个时期的资料来源,我们是取材自约瑟弗书第十一、十二、十三卷,两本旁经(Apocrypha),马加比一、二书,另外还有希腊和拉丁历史学家著作中的一点摘录:例如波力比阿(Polvbius),泰西塔斯(Tacitus),李维(Livy)及阿比亚(Appian)。外邦的历史学家只是间中提及当日与犹太人有关的事吧了,可能因为他们憎恨这些与神立约的人,又不能在属灵的观感上了解他们为何经常与周围拜偶像的人争战。

我们不要忘记,这四百年开始的时候,犹太人的国家民族是处于什么情况之下:早二百年之前,耶路撒冷曾经沦陷,犹太人被掳到巴比伦充军去了(主前五八七年)。五十年后,犹太人仍然是俘虏,而巴比伦帝国本身已被推翻,由但以理所预言的世界第二帝国:玛代和波斯联盟统治。那时,波斯王古列曾经降下著名的谕旨(主前五三六年),促使犹太「馀民」重返犹大省的耶路撒冷。在所罗巴伯领导之下,只有五万犹太人归回。二十一年之后,经过了好几次的阻滞,圣殿终于在主前五一五年建筑完成了。跟着另一个五十七年之后,在主前四五八年,文士以斯拉加入了「馀民」归国的行列,带领了比先前更少的群众,大约只有二千人左右,连同他们的家眷,回到耶路撒冷。在那里他们恢复一切的律法和祭礼。再经过十二年之后,于主前四四六年,尼希米来到了耶路撒冷重建城墙,并且作那地的省长管治他们。犹太国可以说,又重新建立起来了,不过当然仍未能脱离波斯王国的管辖。

那些归回的「馀民」,顾名思义,不过是余下少数的人民而已。我们所说的犹太国,其中大部分的人仍然留居在巴比伦和亚述各城(属波斯所管辖的)里。他们在那里繁殖众多,而且自从玛代波斯联合统治之后,他们不再被视为俘虏,而是享有比俘虏高贵得多的国民权利了。

以上所描述的,就是犹太人在玛拉基书与马太福音期间的景况:犹太馀民返回犹大省一百四十年之后,成立了一个细小的,但并不是完全独立的国家。耶路撒冷和圣殿重新建造,律法和祭礼恢复;但大部分犹太人仍分散居住在玛代波斯帝国的各城里。

自然,我们现在所要特别注意的是那些馀民:那些归国,在犹大省重组犹太社会的人,因为只有他们能够在两约之间继续保存犹太国家政治的历史。这是说,只有他们才算为犹太国民,与那些分散而瓦解的犹太人是大有分别的。

假如我们要准确地研究这个犹太社会,就是在新约圣经篇幅中重新出现的犹太社会,我们需要从两方面去根查研究:首先,是它的外表发展方面(政治方面);其次是其内部成长方面(宗教方面)。

外表发展方面

从外表政治方面看来,这个巴勒斯坦细小的犹太国发展的过程,不外就是几个世界强国相继争夺巴勒斯坦统治权的经过。其中只有一段短短的时期例外,即是马加比叛变时期。那一次他们成功地建立一个非常短暂而完全独立的政府。我们可以说,犹太人在这两约间四百年的历史,可以分成六个时期:就是波斯时期、希腊时期、埃及时期、叙利亚时期、马加比时期和罗马时期。

波斯时期(主前五三六~三三三年)

波斯期就是波斯王统治巴勒斯坦的时期。从主前五三六年古列王降旨让犹太馀民归回的时候开始,直至主前三三三年,巴勒斯坦沦陷在亚历山大大帝所带领的希腊马其顿帝国之下为止(这是但以理所预言的第三个世界大帝国)。这是说,在玛拉基书写成之后,犹太人最少还有六十年仍然在波斯帝国的统治之下。

波斯时代的后期,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同时有关这时期的资料也少。我们所知道的只是巴勒斯坦原是叙利亚省的一部分,波斯法律似乎对犹太人相当优待,犹太人祭司式的政府备受尊敬。虽然大祭司的民政权力和宗教权力越来越大,他仍然须要服从叙利亚省波斯政府首长的指导的。

这个时期里只有一件令人触目的骚动,就是为报复而产生的反犹太运动。这件事是犹太人的领袖们自己引起的。那贪得无厌的大祭司,为想得到更大的民政权力,竟阴谋策动卑鄙的行刺手段。事实上,那时候民政权力已经成了那些祭司们所要争夺的目标。就在圣殿里,以利亚撒的孙子约拿单把他的兄弟约书亚杀了,约书亚是当时波斯总督所宠爱的。波斯人为了报仇泄愤,便攻进了耶路撒冷,污秽了圣殿,纵火焚烧,将城中大部分地方变成废墟。稍后,他们就进一步逼迫其他的犹太人了。

在这时期内,或者还有一点我们应该注意的:那是有关撒玛利亚省的,这个省原来与犹大省接连,也是叙利亚省的一部分。在列王纪下十七章廿四至四十一节里,我们看见早在主前七二一年的时候,亚述三消灭了那拥有十个支派的以色列国,又把以色列人分散在「亚述的各城里」;另外把一些混血的人民徙置以色列各城,他们就是日后的撒玛利亚人了。后来他们居住的境界也易名为撒玛利亚省,这名本来就是从前以色列国京都的名称。到主前四四六年当尼希米从波斯王那里回来重建耶路撒冷城墙的时候,就是这地区的人民起来恶意阻扰他的。而现在,经过多年之后,到了波斯统治的末期,一座庙宇便在撒玛利亚建立起来了,与耶路撒冷圣殿再次形成对峙的礼拜地方(约翰福音四章十九至廿二),自从那座庙宇建成以后,犹太人与撒玛利亚人就完全绝交了。撒玛利亚变成那狭长地带的分隔区。那两个对峙的礼拜地方一直维持到新约的时候,彼此的仇恨就变成更普遍更尖锐了。

希腊时期(主前三三三~三二三年)

亚历山大大帝在历史上是一个速战速成、战绩辉煌的大人物。倘若他不是在三十二岁那么年青有为的时候突然死去,没有人敢想像他征服世界的情形会发展成怎样。当他只有二十岁那么年轻的时候,就弑了他的父亲,一跃而成为国家元首;又在短短十几年之内,把世界的政治局势完全改观。在但以理的异象中,他就是那「有非常的角」的「公山羊」了(但以理书八章一至七节)。

在那次叙利亚之役中,他带领军队南下直攻耶路撒冷。犹太历史家约瑟弗告诉我们,大祭司雅都亚穿上祭服,带领一队穿上白袍的祭司出来请降。据说亚历山大认为雅都亚应验了他的异梦,所以不但不攻打耶路撒冷,而且献祭给耶和华,又聆听祭司在他面前诵读但以理预言中有关一位希腊王推翻波斯帝国的经文。这事之后,他特别优待犹太人,准许他们在自己的新城亚历山大,并其他城市之内与希腊人同亨所有的公民权利。反过来说,这就造成了日后犹太人对希腊衷心的支持和仰慕;而且再加上亚历山大将希腊语言文化散布各地,结果产生了非常长远的影响力,使日后犹太人的思想有了不能磨灭的希腊精神。

埃及时期(主前三二三~二○四年)

这个时期在两约之间的六期中是最长的。亚历山大突然的去世最少产生一个时期的混乱,结果他的大帝国给他的四名将军瓜分了,这四位将军就是多利买(Ptolemy),律西马古(Lysimachus)、加散德(Cassander)、西流古(Seleunus),也就是但以理书八章廿一至廿二节所预言的取代了「大角」的「四角」。

经过猛然的争斗之后,犹大省和叙利亚其他的地方,再次成为东西方夺国斗争的缓冲地和受害区,甚至可以说成为战胜品。结果犹大省和埃及地落在多利买将军的手中。他的全名是多利买梭特尔(PtolemySoter),成为多利买王朝第一任君王,是统治埃及的一连串希腊王之一(多利买王朝的君王名单列于本课之后)。

虽然多利买从他的对手罗米单(Laomedan)手中把叙利亚各省夺过来,但犹太人不肯违背向罗米单所起的誓言。所以多利买就在一个安息日里攻陷了耶路撒冷,犹太人怕触犯安息日,连自卫也不敢了。多利买俘虏了十万犹太人,拨了其中的三万人去守卫他最重要的城市,尤其是他在利比亚和西连夺得的城市,他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很赞赏犹太人对罗米单的盟约所表现的忠信。

起先,多利买梭特尔用高压手段对待犹太人,但不久便待他们如同朋友一般。他的继任人多利买非拉铁弗(PtolemyPhiladelphus),继续对犹太人保持友善的态度,他在位统治期间得到很大的名声,不单是因为他建立了著名的亚历山大图书馆,更是因为在那时候有名的七十士译本写成了(Septuagint),它把旧约的希伯来文圣经翻译成希腊文,这更促使希腊文成为后来文明世界的语言。许多人都以为摩西五经大约就是在主前二八五年译成的,跟着圣经其他部分就接踵译成了。那时候,散布在埃及和北非洲的犹太人多得不可胜数,自然这样的翻译是必需的。到主耶稣降生之前,这本新译圣经已很普遍通行了,甚至连许多外邦人也认识圣经呢。

多利买头三个王对待犹太人都很仁慈,所以犹太省的犹太人渐渐多起来,并且相当富有,商业也很发达,相信是推罗城衰败后所引至的。可是到了「埃及时期]的后期,他们所有的不过是令敌人垂涎的时间,巴勒斯坦渐渐变成埃及和当时新兴的强国西流斯达(Seleucidae)的战场。他是西流古(Seleucus)王一世之后的叙利亚国王之一。巴勒斯坦在地理上正位于埃及与叙利亚的中间,就像在铁槌与铁砧的中间一样。叙利亚的安提阿哥(Antiochus)大帝宣称,叙利亚省早在亚历山大帝国分裂之时就分给西流古的,可是经过双方一场大争战之后,在靠近迦萨(Gaza)的拉菲亚(Raphia)之役,安提阿哥被多利买菲罗柏多(Philopater;第四个多利买)打败,结果巴勒斯坦仍归埃及管辖,直至菲罗柏多下野为止。菲罗柏多这个人十分卤莽,他竟执意进入至圣所,但给大祭司西门二世(SimonII)阻挡了。这事引起犹太人的不满,他回到他的京城亚历山大之后,就开始逼害犹太人,甚至用最残酷的手段,在通国里消灭犹太人全族(马加比三书第二节)。多利买菲罗柏多执政以来,埃及的势力就迅速衰退,埃及帝国之星快要下坠,洪水以后它那历史悠久的文化也快要在罗马的铁蹄下踏成粉碎。

当多利买菲罗柏多死后,他的继承者多利买伊皮法尼斯(PtolemyEpiphanes)当时只有五岁大,安提阿哥大帝紧抓着这个机会,于主前二*四年进攻埃及。于是犹大省和许多别的地区就归并在叙利亚的版图内,给西流斯达统治了(叙利亚历代的西流古王,已表列于本课之后,以供读者参考)。

叙利亚时期(主前二○四~一六五年)

这时期有两个要特别注意的地方,第一、这时候巴勒斯坦已分成五个省,就是在新约时代所见到的犹大(Judaea)省,撒玛利亚(Samaria)省、加利利(Galilee)省、比利亚(Peraea)省和特拉可尼(Trachonitis)省(前三省有时也会称为犹大省)。第二、这时期是本土犹太人在两约间最悲惨的时期。

安提阿哥大帝对犹太人非常苛刻,他的继承人西流古菲罗柏多也是这样。虽然这样,犹大省的犹太人仍然可以在自己的法律下过活,由大祭司和他的议会会员充作挂名的统治者管理他们,但到安提阿哥伊皮法尼斯(主前一七五至一六四年)兴起的时候,苛政就临到犹太人了。

正当这时,在犹大省兴起了一派人,他们受了希腊思想的感染,支持一种新兴的非犹太思想,他们主张把犹太教那种不容许外邦人入教的传统观念放宽,并且十分响往希腊人那种宗教思想、态度及形式的自由,那些国家主义者和希腊支持者为了得着事物的控制权,由剧辩演变成更悲惨的斗争,甚至互相谋杀。

安提阿哥伊皮法尼斯向来对犹太人不满,过去曾经为了圣殿和祭司的事亲自出面干涉,现在更利用犹太人这个自己弄出来的麻烦,尽量向他们发泄自己的积愤。所以在主前一七○年他便把耶路撒冷大行毁坏,劫掠全城,推倒城墙,用粗暴的手段污秽了圣殿,用极度残忍的刑罚苦待了其中的居民;千万人被屠杀,馀下的妇人孩子被卖作奴隶,圣殿中的祭祀止息了,至圣所被搜劫一空,所有有价值的陈设装饰都被抢走了,犹太人的宗教被禁止了,人民不准行割礼,触犯者判处死刑。他又改派一个外邦人统治他们,大祭司的职任也改由一个出卖他们的人升任,强迫人民放弃他们的信仰,委任一个专人负责污秽耶路撒冷和撒玛利亚的庙宇。把这两个犹太人认作神圣的地方分别献与假神犹皮特奥林匹阿斯(JupiterOlympius)和犹皮特辛尼阿斯(JupiterXenius)。

当时所有犹太人的律法书都被搜查出来焚烧,或者用偶像图画涂污了,拥有律法书的人都要受刑。马加比一书说许多犹太人背弃了自己的信仰,甚至有一些加入了迫害同族人的行列。主前一六八年,安提阿哥把一只猪献在圣殿中的祭坛上,而且,还在那祭坛上立起犹皮特和奥林匹阿斯的柱像。在那恐怖的十年内,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可说是真正下到死荫的幽谷里了。

马加比时期(主前一六五~六三年)

马加比(Maccabean)事变的发生,用一句话来形容它,有如在黑黝黝的晚空突然在云缝间闪过一粒灿烂的明星一般,因为它是人类历史中最英勇的记载之一。若要切切实实的明白真相,我们不但要知道它的事实,还需要钻进他们伟大的精神里去了解他们。

这个革命和抵抗完全是由安提阿哥的过度压迫手段所引起的。开始时,由一个年老的祭司名玛他提雅(Mattathias)领导。继由他的儿子犹大扩大,这个犹大就是后来著名的犹大玛加比,他的名字在希伯来人是大铁槌的意思。为了反抗黑暗的恐怖势力,和对抗这个重压的时机。玛他提雅和他众子,靠着虔诚的信心,爆发出荣耀璀灿的烈焰,勇敢地招聚了敢死而敬虔的数十万群众,愿意为信仰委身殉道,甚至在旧约中或在教会时代里,我们都难找到比这次为神的尊严而发出的火焰更崇高灿烂。

他们在绝望中所发的义愤之所以变成烈焰,是因为这位老祭司有勇气去发动报复行动,使星星之火变为燎原的烈焰。当安提阿哥所委任的行政官巡视各地,要铲除犹太教,并设立王所立的国教,他们巡到摩丁(Modlin)城,就是玛他提雅所住的城时,玛他提雅挺身而出,不肯就范,把安提阿哥的行政官杀了。其他不肯效忠王帝的犹太人跟他一同起来,毁了偶像的祭坛,于是他和五个儿子逃到山野间避难,其他同心的犹太人举家聚到他们那里。腓尼基人腓力(Philin)追赶他们,杀了他们和他们的妇女孩子约一千人,在他们躲藏的山洞中活活把他们烧死。腓力之所以能轻而易举地这样做,因为这些犹太人不愿意因自卫而触犯了安息日。玛他提雅后来鼓励其馀的生还者,指出在这种情况之下自卫是没有触犯安息日的。

玛他提雅和他的党羽发展成为一支军队,他们攻陷一城又一城,击败那些出卖他们的犹太人,推倒了为偶像而立的祭坛,恢复了他们的真宗教。过了一年之后,玛他提雅去世,临死前立他的儿子西门(Simon)为总参谋长,立另一个儿子犹大(Judas)为军队总司令。

犹大现在组织成一支十分有力的非正规军,因为地势非常有利于他们的军事行动,他的军队越来越庞大。在一场战争中,他打败了两支进侵的军队,杀了他们两个司令,就是亚波罗纽(Appollonius)和叙安(Seron)。第三役有五万之众更庞大的远征军队,直接由安提阿哥那里派来,由他几个将军,就是多利买麦卡罗(PtolemyMacr-on)、尼卡挪(Nicanor)和歌支阿斯(Gorgias)联合统领的。但是结果也战败,各自分散逃命。跟着又有六万五千大军犯境,都是精选的步兵马兵,由安提阿哥众将军的统帅利西亚(Lysias)带领之下,大举进攻犹大省。可是结果也是一样,犹大所领导的一万人为生死存亡而战,表现出惊人的力量,使这些叙利亚人害怕起来,更使利西亚因此而退役。他们体会到除非再来一个庞大军事行动,否则没有什么方法可应付这个局面的。

犹人现在采取主动了,他夺取了耶路撒冷,重新修茸圣殿,在十二月二十五日,就是三年前圣殿被污秽的纪念日,他再重组正统的祭礼(后来犹太人仍守这日为他们的修殿节——参看约翰十章廿二节)。犹大也夺取了那地的各个主要据点。安提阿哥现在似乎要计划进行更大的报复行动,可是在波斯的以利买(Elymais)之役却给他带来更惨重的相反效果。跟着再加上在犹大省之役又大败,使他产生一种离奇的恐惧。这恐惧后来变成他至死的顽疾,据说他是在一种胡言乱语,神经失常的状态之下死去的。

这个看来像是神显示最后救赎的暗号,可是后来证实刚刚相反,最致命的危机现在才来到,安提阿哥的儿子还是年幼,利西亚于是自立为叙利亚的摄政者,他立刻率领十二万大军进攻犹大省,犹大和他的军队在百苏拿(Bethsura)被击败,于是退回耶路撒冷,在那里他们被困了一段悠长的日子,玛加比的军队奋勇抵抗,可是因着绝了补给品,许多饥饿过度的犹太人便弃城而逃,犹大的军队人数越来越少,直至关志尽失,投降快要成为不能避免的事实。

可是正当山穷水尽之时,利西亚突然听到叙利亚京都立了一个与他对敌的摄政者,于是他劝安提阿哥的幼子和其他王子,与犹大省的犹太人签订友好和平条约,答应让他们恢复所有的宗教自由。这样,玛加比革命在似乎快到粉碎的地步,却变为成功的欢呼。

这种欢欣没有持续多久,跟着,另一个危机又出现了。底密特力阿斯一世(Demetrius)继任为叙利亚王。他在耶路撒冷数度采取反玛加比的行动之后,终于派了一支由尼卡挪领导的军队去杀犹大。可是犹大把他们击败,并且杀了尼卡挪。在这时候,犹大谋求与罗马联盟。罗马在当时已经发展成为世界最有武力的国家,但是他的联盟还未带给他什么成果之前,他却勇敢地带领几个人去对抗一支叙利亚的庞大军队,结果他就被杀了。

我们无法在这里叙述以后的几十个年代在犹大省所发生起伏不停的事,因为玛加比正统派和拥护希腊思想的非正统派互相攻击。你来我往的事已经够复杂了,再加上一些外来势力不智的干涉,更变得乱七八糟。以下的评议可以给各位说明一下事情是怎样发展的。

在犹大玛加比的弟弟约拿单(Jonathan)领导之下,他们的正统派渐渐赢得优势。他骁勇善战,常赢得辉煌的胜利,又因为他武功鼎盛,除犹大省外,连叙利亚和其他地方执政者都不能不尊敬他几分。后来,约拿单也作了大祭司,所以他把民政和祭司大权统揽在他一身,于是由他开始产生了哈斯摩年(Asmonean或Hasmonean)系列的大祭司,(这名是由玛加比兄弟的曾祖父哈斯门Hashmon发展出来的)。可惜,不久之后,在主前一四三年,他被一个外国势力的阴谋所害,终于被杀了。他的兄弟西门继承他的领导地位。

西门也是一个出色的领袖,他夺取了所有叙利亚设于犹大省的强力据点,实际上就是强迫耶路撒冷城堡中的叙利亚守军出来投降,从此犹大省正正式式的不须要靠外来军队驻守了,而且由那时候开始(大约主前一四二年),他们再一次得到犹太政权独立了。以后,除了一个非常短暂的时间出过问题外,犹大省仍能保持独立直到主前六三年,归并为罗马一个省分为止。

西门不但把耶路撒冷城堡中的叙利亚守军赶走,更把建城的「山」夷为平地。他的人民昼夜不停地工作了三年,直至将那座山改为与城一样低的平地,好让它永不能再成为对他们不利的障碍物为止,也使圣殿成为所有建筑物中最高的一个,因此,西门极受人民的爱戴,可惜他只能领导八年的时间,终于被他一个女婿为了谋夺大祭司的职位,用极诡诈的手段把他和他的两个儿子杀了。

西门还剩下一个非常能干的儿子,名叫约翰许尔堪(Hyrcanus)接续他作大祭司。初时他归服在叙利亚之下一个短短的时期,但后来,他竟大大的扩展了犹大的势力,再脱离了叙利亚。事实上,自从所罗门之后有十个支派脱离了犹大以来,再没有一个犹太人的王能像他拥有这样广大的领土,他实在是一个出色的历史人物。通常我们计算哈斯摩年政朝(主前一三五至六三年)是由他开始计起。虽然实在说来应该由他的父亲西门(主前一四○年)算起才对,因为在那年(主前一四○年)耶路撒冷曾举行了一个民众大会,正式把王位和大祭司的职位授与哈斯摩年的家族,

在约翰许尔堪的昌明领导之下,国泰民安,有二十九年之久。他在主前一○六年去世。在他以后,开始未落了,犹太人独立的情况已经远不如前。因为以后哈斯摩年系列的执政者完全没有早期玛加比的品质。党派之间的痛苦斗争演变成为恶性循环的互相残杀,甚至成为内战,一直维持到罗马人出来插手干涉为止。

当上述的约翰许尔堪去世后,他的儿子亚利多布(Aristobulus)把他自己的领导地位改为王位。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他把自己亲生母亲监禁起来,结果饿死狱中;又幽禁了他三个兄弟,剩下的一个兄弟也谋杀了。但是这个作恶多端的亚利多布只不过活了一年左右就死了。

继任的有亚历山大。他的统治染满了互相残杀的血腥,他竟下毒手杀害自己百姓五万多人。后来他患病而死,他的遗妻控制了政权足有九年长的时间。可是她一死,她的两个儿子亚利多布(另一个)和许尔堪(另一个)相争得更加惨痛。

这时候,希律家族在这境况中开始出现了。安提帕特(Antipater)就是主耶稣降生之时在任的希律之父亲。他替许尔堪想出一个聪明但阴险的计谋,赢得罗马将军庞培(Pompey)的支持,而许尔堪的兄弟亚利多布则向罗马挑衅。这计谋所带来的结果就是耶路撒冷被围攻,经过三个多月的围攻之后,庞培终于攻进了城。那一次,他肆无忌惮的大步踏入至圣所内。这种举动立刻引起那些忠心的犹太人对罗马人大为反感。这是发生在主前六三年。

罗马时期(主前六三年以后)

庞培征服了耶路撒冷之后,就粉碎了犹大的独立,此后犹大成为罗马帝国的一个省分。大祭司的一切国家政权被剥夺,只准许有祭司的工作。这样,这位大祭司约翰许尔堪就成了哈斯摩年和玛加比大祭司系列的结束;统治权由以东人安提帕特操纵,他是犹流该撒(JuliusCaesar)于主前四七年所委派管理犹大省的代理人。

安提帕特委任了希律(是他与一个亚拉伯妇人西布罗斯Cypros结婚所生的儿子)为加利利省的统治者,那时希律只不过是十五岁(根据约瑟弗的记载)。

当庞培和该撒交战的时候,有关犹大省的问题就暂时搁置在一旁,但当该撒被刺杀之后,在巴勒斯坦引起了骚动。希律从大乱之中逃出来,跑到罗马去上诉于最高三人联政的当局。在那里他的军事行动终于得到他心目中最喜爱的霸权,甚至连犹大省的皇冠也得到了,因为他在主前四十年左右被委任作犹太人的王。

在返回犹大的时候,他为要寻求与犹太人和解和博取他们的喜悦,他便与哈斯摩年派约翰许尔堪的一位美丽女孙玛利安妮(Mari-amne)结婚,并且帮助她的兄弟亚利多布(Aristobulus)成为大祭司,同时又大大的修饰耶路撒冷,使它比前更辉煌,并且重新建造精美的圣殿,成为日后主耶稣时代犹太人敬拜的中心。

但是他的残忍和狡猾与他的能干和雄心并驾齐驱,他好像有一种由撒但那里来的阴谋,定意要铲除哈斯摩年家族。为要达成这个目的,他的双手染满了恐怖谋杀的血渍,他把他妻子的三个兄弟安提哥拿(Antigonus)、亚利多布(Arisiobulus)和许尔堪(Hyrcanus)杀了。其后他甚至连他的妻子玛利安妮也杀了,虽然她是他有生以来唯一曾经接受他的爱的人。再稍后,他又杀了他的岳母亚历山大(Alexand-ra),不久,他杀了玛利安妮为他生的儿子亚里多布和亚历山大。他就是主耶稣降生时圣经所记载的希律王。

以上所简单记述的,就是从玛拉基书到马太福音之间的四百年,从外表和政治上所观察到的巴勒斯坦犹太历史的轮廓了。最好把上述六个时期的概略紧记,然后继续研究以后我们所提供有关这时期的宗教和属灵的事实。

参考资料

下列所提供的是上述两约间的参考资料。



多利买列王:(希腊王朝统治埃及的末期)

多利买梭特尔(PtolemySoter)三二三——二八五

多利买斐拉铁弗(PtolemyPhiladelphus)二八五——二四七

多利买攸基斯(PtolemyEuergetes)二四七——二二二

多利买斐罗柏多(PtolemyPhilopater)二二二——二○五

多利买伊比法尼斯(PtolemyEpiphanes)二○五——一八一

多利买非罗密多(PtolemyPhilometer)一八一——一四六

多利买非斯哥(PtolemyPhyscon)一四六——一一七

多利负梭特尔二世(PtolemySoterⅡ)一一七——一○七

多利买亚历山大一世(PtolemyAlexanderⅠ)一○七——九十

多利买梭特两二世(PtolemySoterⅡ):再任八十九——八十一

多利买亚历山大二世(PtolemyAlexanderⅡ)十九日

多利买戴奥尼苏(PtoLemyDionysus)八十——五十一

多利买十二和十三与王后克利奥佩特拉(QueenCleopatra)五十一——四十三

埃及在主前三十年臣伏于罗马



西流古列王:由西流古尼卡陀(SeleucusNicator〕始创的西流古王朝列王

西流古尼卡陀(SeleucusNicator)三一二——二八○

安提阿哥梭特尔(AntiochusSoter)二八○——二六一

安提阿哥狄奥斯(AntiochusTheos)二六一——二四六

西流古哥连尼古(SeleucusCallinicus)二四六——二二六

西流古叙罗挪(SeleucusCeraunus)二二六——二二三

安提阿哥大帝(AntiochustheGreat)二二三——一八七

西流古菲罗帕多(SeleucusPhilopater)一八七——一七五

安提阿哥伊皮法尼斯(AntiochusEpiphanes)一七五——一六三

安提阿哥欧柏特(AntiochusEupater)一六三——一六二

底密特利阿斯梭特尔(DemetriusSoter)一六二——一五○

亚历山大巴拿斯(AlexanderBalas)一五○——一四六

底密特利阿斯尼卡陀(DemetriusNicator)一四六——一四四

安提阿哥狄奥斯(AntiochusTheos)一四四——一四二

乌书巴,特利芬(Usurper,Tryphon)一四二——一三七

安提阿哥西特提斯(AntiochusSidetes)一三七——一二八

底密特利阿斯二世(DemetriusⅡ):再任一二八——一二五

西流古五世(SeleucusV)一二五——一二四

安提阿哥基利巴斯(AntiochusGrypus)一二四——九十六

西流古伊皮法尼斯(SeleucusEpiphanes)九十五——九十三之后,因着叙利亚人的内争。结果在主前八十三年,他们的国家就被底格里人(Tigranes)的阿悯尼亚王(Armenia)夺了,到主前六十九年就归并入罗马帝国的版图。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题示: (1)把两约之间写成撮要对读者是十分有用的。撮写时不须要表达什么新意见,只要按次序用最方便自己记忆的方式来撮写就够了,读者若希望更深入的了解这期间的事,我们介绍各位参考史坚拿(Skinner)教授的主要教科书《新旧两约接连史》(HistoricalConnectionBetweentheOldandNewTestaments)。 (2)请注意,在神的大恩典中,他让救人灵魂的真理写成圣经的时候,并没有计划到要依赖圣经以外的历史知识,为的是要让没有学问的,与有学问的,都能得着拯救。但是倘若我们愿意对圣经有更圆满以及有更裨益的认识,这样,与圣经本身有连带关系的历史知识,对于我们就十分重要;它是值得我们下苦功去学习的。为这缘故,我们把相当多的篇幅,拨作研究「两约之间」之用,我们建议读者要小心和重复地阅读这期间的撮要大纲,为以后所研读的新约圣经,作出有价值的准备。 我们不是说若要明白四福音书,新旧两约之间的认识是绝对不可少的;而是说:(倘若我们愿意更全面性地欣赏许多由马太启幕的新约景物与事迹的话,)这认识十分有价值,而事实上也是非常需要的。最低限度会成为我们考究的背景,使新约较前部
分所记的教训及事迹,与旧约接连得更天衣无缝。 虽然这样,使人感到诧异的是,大部分研读圣经的人,对这个时期认识得十分少。以往我们曾盼望钦订标准译本(AuthorisedStandardVersion)和修订标准译本(RevisedStandardVersion)能供给读者这期间简单撮要的报导,可以帮助他们明白这两约之间那悠长,分隔的缺口。所以我们认为在研究四福音之前,在这里先给各位简要地介绍一下这时期是十分有用的。 这时期的概论 倘若我们同意通常给玛拉基书所定的年期是对的话,那么玛拉基书与马太福音就相隔有四百多年之久了。现今一些历史评论意见,却以为玛拉基书是较迟才写成的。他们把约珥书和部分的以赛亚书放在同一个时期里,把撒迦利亚书放在主前二百五十年,甚至以为坦以理书是主前二百年内写成的。他们之所以这样把年期押后,纯粹是基于主观的根据。事实上那不外是神学上的臆测而已。我们确信,旧约正典是大约在主前三百九十七年,玛拉基书写成之后结束的。 这四百年的分隔期,曾被称为主前以色列历史上的「黑暗期」。因为在整段期间神并没有兴起一位先知,或一位有神默示的作者。玛拉基书好像先知预言的日落馀辉。跟着
似乎就是应验诗篇七十四篇九节那悲惨预言的四百年:「我们不见我们的标帜,不再有先知,我们内中也没有人知道这灾祸要到几时呢。」 有关这个时期的资料来源,我们是取材自约瑟弗书第十一、十二、十三卷,两本旁经(Apocrypha),马加比一、二书,另外还有希腊和拉丁历史学家著作中的一点摘录:例如波力比阿(Polvbius),泰西塔斯(Tacitus),李维(Livy)及阿比亚(Appian)。外邦的历史学家只是间中提及当日与犹太人有关的事吧了,可能因为他们憎恨这些与神立约的人,又不能在属灵的观感上了解他们为何经常与周围拜偶像的人争战。 我们不要忘记,这四百年开始的时候,犹太人的国家民族是处于什么情况之下:早二百年之前,耶路撒冷曾经沦陷,犹太人被掳到巴比伦充军去了(主前五八七年)。五十年后,犹太人仍然是俘虏,而巴比伦帝国本身已被推翻,由但以理所预言的世界第二帝国:玛代和波斯联盟统治。那时,波斯王古列曾经降下著名的谕旨(主前五三六年),促使犹太「馀民」重返犹大省的耶路撒冷。在所罗巴伯领导之下,只有五万犹太人归回。二十一年之后,经过了好几次的阻滞,圣殿终于在主前五一五年建筑完成了。跟着另一个五十七
年之后,在主前四五八年,文士以斯拉加入了「馀民」归国的行列,带领了比先前更少的群众,大约只有二千人左右,连同他们的家眷,回到耶路撒冷。在那里他们恢复一切的律法和祭礼。再经过十二年之后,于主前四四六年,尼希米来到了耶路撒冷重建城墙,并且作那地的省长管治他们。犹太国可以说,又重新建立起来了,不过当然仍未能脱离波斯王国的管辖。 那些归回的「馀民」,顾名思义,不过是余下少数的人民而已。我们所说的犹太国,其中大部分的人仍然留居在巴比伦和亚述各城(属波斯所管辖的)里。他们在那里繁殖众多,而且自从玛代波斯联合统治之后,他们不再被视为俘虏,而是享有比俘虏高贵得多的国民权利了。 以上所描述的,就是犹太人在玛拉基书与马太福音期间的景况:犹太馀民返回犹大省一百四十年之后,成立了一个细小的,但并不是完全独立的国家。耶路撒冷和圣殿重新建造,律法和祭礼恢复;但大部分犹太人仍分散居住在玛代波斯帝国的各城里。 自然,我们现在所要特别注意的是那些馀民:那些归国,在犹大省重组犹太社会的人,因为只有他们能够在两约之间继续保存犹太国家政治的历史。这是说,只有他们才算为犹太国民,与那些分散而瓦解的犹太人是大有分别的。
假如我们要准确地研究这个犹太社会,就是在新约圣经篇幅中重新出现的犹太社会,我们需要从两方面去根查研究:首先,是它的外表发展方面(政治方面);其次是其内部成长方面(宗教方面)。 外表发展方面 从外表政治方面看来,这个巴勒斯坦细小的犹太国发展的过程,不外就是几个世界强国相继争夺巴勒斯坦统治权的经过。其中只有一段短短的时期例外,即是马加比叛变时期。那一次他们成功地建立一个非常短暂而完全独立的政府。我们可以说,犹太人在这两约间四百年的历史,可以分成六个时期:就是波斯时期、希腊时期、埃及时期、叙利亚时期、马加比时期和罗马时期。 波斯时期(主前五三六~三三三年) 波斯期就是波斯王统治巴勒斯坦的时期。从主前五三六年古列王降旨让犹太馀民归回的时候开始,直至主前三三三年,巴勒斯坦沦陷在亚历山大大帝所带领的希腊马其顿帝国之下为止(这是但以理所预言的第三个世界大帝国)。这是说,在玛拉基书写成之后,犹太人最少还有六十年仍然在波斯帝国的统治之下。 波斯时代的后期,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同时有关这时期的资料也少。我们所知道的只是巴勒斯坦原是叙利亚省的一部分,波斯法律似乎对犹太人相当优待,犹太人祭司式的政
府备受尊敬。虽然大祭司的民政权力和宗教权力越来越大,他仍然须要服从叙利亚省波斯政府首长的指导的。 这个时期里只有一件令人触目的骚动,就是为报复而产生的反犹太运动。这件事是犹太人的领袖们自己引起的。那贪得无厌的大祭司,为想得到更大的民政权力,竟阴谋策动卑鄙的行刺手段。事实上,那时候民政权力已经成了那些祭司们所要争夺的目标。就在圣殿里,以利亚撒的孙子约拿单把他的兄弟约书亚杀了,约书亚是当时波斯总督所宠爱的。波斯人为了报仇泄愤,便攻进了耶路撒冷,污秽了圣殿,纵火焚烧,将城中大部分地方变成废墟。稍后,他们就进一步逼迫其他的犹太人了。 在这时期内,或者还有一点我们应该注意的:那是有关撒玛利亚省的,这个省原来与犹大省接连,也是叙利亚省的一部分。在列王纪下十七章廿四至四十一节里,我们看见早在主前七二一年的时候,亚述三消灭了那拥有十个支派的以色列国,又把以色列人分散在「亚述的各城里」;另外把一些混血的人民徙置以色列各城,他们就是日后的撒玛利亚人了。后来他们居住的境界也易名为撒玛利亚省,这名本来就是从前以色列国京都的名称。到主前四四六年当尼希米从波斯王那里回来重建耶路撒冷城墙的时候,就是这地区的人民
起来恶意阻扰他的。而现在,经过多年之后,到了波斯统治的末期,一座庙宇便在撒玛利亚建立起来了,与耶路撒冷圣殿再次形成对峙的礼拜地方(约翰福音四章十九至廿二),自从那座庙宇建成以后,犹太人与撒玛利亚人就完全绝交了。撒玛利亚变成那狭长地带的分隔区。那两个对峙的礼拜地方一直维持到新约的时候,彼此的仇恨就变成更普遍更尖锐了。 希腊时期(主前三三三~三二三年) 亚历山大大帝在历史上是一个速战速成、战绩辉煌的大人物。倘若他不是在三十二岁那么年青有为的时候突然死去,没有人敢想像他征服世界的情形会发展成怎样。当他只有二十岁那么年轻的时候,就弑了他的父亲,一跃而成为国家元首;又在短短十几年之内,把世界的政治局势完全改观。在但以理的异象中,他就是那「有非常的角」的「公山羊」了(但以理书八章一至七节)。 在那次叙利亚之役中,他带领军队南下直攻耶路撒冷。犹太历史家约瑟弗告诉我们,大祭司雅都亚穿上祭服,带领一队穿上白袍的祭司出来请降。据说亚历山大认为雅都亚应验了他的异梦,所以不但不攻打耶路撒冷,而且献祭给耶和华,又聆听祭司在他面前诵读但以理预言中有关一位希腊王推翻波斯帝国的经文。这事之后,他特别优待犹太人,
准许他们在自己的新城亚历山大,并其他城市之内与希腊人同亨所有的公民权利。反过来说,这就造成了日后犹太人对希腊衷心的支持和仰慕;而且再加上亚历山大将希腊语言文化散布各地,结果产生了非常长远的影响力,使日后犹太人的思想有了不能磨灭的希腊精神。 埃及时期(主前三二三~二○四年) 这个时期在两约之间的六期中是最长的。亚历山大突然的去世最少产生一个时期的混乱,结果他的大帝国给他的四名将军瓜分了,这四位将军就是多利买(Ptolemy),律西马古(Lysimachus)、加散德(Cassander)、西流古(Seleunus),也就是但以理书八章廿一至廿二节所预言的取代了「大角」的「四角」。 经过猛然的争斗之后,犹大省和叙利亚其他的地方,再次成为东西方夺国斗争的缓冲地和受害区,甚至可以说成为战胜品。结果犹大省和埃及地落在多利买将军的手中。他的全名是多利买梭特尔(PtolemySoter),成为多利买王朝第一任君王,是统治埃及的一连串希腊王之一(多利买王朝的君王名单列于本课之后)。 虽然多利买从他的对手罗米单(Laomedan)手中把叙利亚各省夺过来,但犹太人不肯违背向罗米单所起的誓言。所以多
利买就在一个安息日里攻陷了耶路撒冷,犹太人怕触犯安息日,连自卫也不敢了。多利买俘虏了十万犹太人,拨了其中的三万人去守卫他最重要的城市,尤其是他在利比亚和西连夺得的城市,他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很赞赏犹太人对罗米单的盟约所表现的忠信。 起先,多利买梭特尔用高压手段对待犹太人,但不久便待他们如同朋友一般。他的继任人多利买非拉铁弗(PtolemyPhiladelphus),继续对犹太人保持友善的态度,他在位统治期间得到很大的名声,不单是因为他建立了著名的亚历山大图书馆,更是因为在那时候有名的七十士译本写成了(Septuagint),它把旧约的希伯来文圣经翻译成希腊文,这更促使希腊文成为后来文明世界的语言。许多人都以为摩西五经大约就是在主前二八五年译成的,跟着圣经其他部分就接踵译成了。那时候,散布在埃及和北非洲的犹太人多得不可胜数,自然这样的翻译是必需的。到主耶稣降生之前,这本新译圣经已很普遍通行了,甚至连许多外邦人也认识圣经呢。 多利买头三个王对待犹太人都很仁慈,所以犹太省的犹太人渐渐多起来,并且相当富有,商业也很发达,相信是推罗城衰败后所引至的。可是到了「埃及时期]的后期,他们所有的不过
是令敌人垂涎的时间,巴勒斯坦渐渐变成埃及和当时新兴的强国西流斯达(Seleucidae)的战场。他是西流古(Seleucus)王一世之后的叙利亚国王之一。巴勒斯坦在地理上正位于埃及与叙利亚的中间,就像在铁槌与铁砧的中间一样。叙利亚的安提阿哥(Antiochus)大帝宣称,叙利亚省早在亚历山大帝国分裂之时就分给西流古的,可是经过双方一场大争战之后,在靠近迦萨(Gaza)的拉菲亚(Raphia)之役,安提阿哥被多利买菲罗柏多(Philopater;第四个多利买)打败,结果巴勒斯坦仍归埃及管辖,直至菲罗柏多下野为止。菲罗柏多这个人十分卤莽,他竟执意进入至圣所,但给大祭司西门二世(SimonII)阻挡了。这事引起犹太人的不满,他回到他的京城亚历山大之后,就开始逼害犹太人,甚至用最残酷的手段,在通国里消灭犹太人全族(马加比三书第二节)。多利买菲罗柏多执政以来,埃及的势力就迅速衰退,埃及帝国之星快要下坠,洪水以后它那历史悠久的文化也快要在罗马的铁蹄下踏成粉碎。 当多利买菲罗柏多死后,他的继承者多利买伊皮法尼斯(PtolemyEpiphanes)当时只有五岁大,安提阿哥大帝紧抓着这个机会,于主前二
*四年进攻埃及。于是犹大省和许多别的地区就归并在叙利亚的版图内,给西流斯达统治了(叙利亚历代的西流古王,已表列于本课之后,以供读者参考)。 叙利亚时期(主前二○四~一六五年) 这时期有两个要特别注意的地方,第一、这时候巴勒斯坦已分成五个省,就是在新约时代所见到的犹大(Judaea)省,撒玛利亚(Samaria)省、加利利(Galilee)省、比利亚(Peraea)省和特拉可尼(Trachonitis)省(前三省有时也会称为犹大省)。第二、这时期是本土犹太人在两约间最悲惨的时期。 安提阿哥大帝对犹太人非常苛刻,他的继承人西流古菲罗柏多也是这样。虽然这样,犹大省的犹太人仍然可以在自己的法律下过活,由大祭司和他的议会会员充作挂名的统治者管理他们,但到安提阿哥伊皮法尼斯(主前一七五至一六四年)兴起的时候,苛政就临到犹太人了。 正当这时,在犹大省兴起了一派人,他们受了希腊思想的感染,支持一种新兴的非犹太思想,他们主张把犹太教那种不容许外邦人入教的传统观念放宽,并且十分响往希腊人那种宗教思想、态度及形式的自由,那些国家主义者和希腊支持者为了得着事物的控制权,由剧辩演变成更悲惨的斗争,甚至互
相谋杀。 安提阿哥伊皮法尼斯向来对犹太人不满,过去曾经为了圣殿和祭司的事亲自出面干涉,现在更利用犹太人这个自己弄出来的麻烦,尽量向他们发泄自己的积愤。所以在主前一七○年他便把耶路撒冷大行毁坏,劫掠全城,推倒城墙,用粗暴的手段污秽了圣殿,用极度残忍的刑罚苦待了其中的居民;千万人被屠杀,馀下的妇人孩子被卖作奴隶,圣殿中的祭祀止息了,至圣所被搜劫一空,所有有价值的陈设装饰都被抢走了,犹太人的宗教被禁止了,人民不准行割礼,触犯者判处死刑。他又改派一个外邦人统治他们,大祭司的职任也改由一个出卖他们的人升任,强迫人民放弃他们的信仰,委任一个专人负责污秽耶路撒冷和撒玛利亚的庙宇。把这两个犹太人认作神圣的地方分别献与假神犹皮特奥林匹阿斯(JupiterOlympius)和犹皮特辛尼阿斯(JupiterXenius)。 当时所有犹太人的律法书都被搜查出来焚烧,或者用偶像图画涂污了,拥有律法书的人都要受刑。马加比一书说许多犹太人背弃了自己的信仰,甚至有一些加入了迫害同族人的行列。主前一六八年,安提阿哥把一只猪献在圣殿中的祭坛上,而且,还在那祭坛上立起犹皮特和奥林匹阿斯的柱像。在那恐怖的十年内,巴勒斯坦
的犹太人可说是真正下到死荫的幽谷里了。 马加比时期(主前一六五~六三年) 马加比(Maccabean)事变的发生,用一句话来形容它,有如在黑黝黝的晚空突然在云缝间闪过一粒灿烂的明星一般,因为它是人类历史中最英勇的记载之一。若要切切实实的明白真相,我们不但要知道它的事实,还需要钻进他们伟大的精神里去了解他们。 这个革命和抵抗完全是由安提阿哥的过度压迫手段所引起的。开始时,由一个年老的祭司名玛他提雅(Mattathias)领导。继由他的儿子犹大扩大,这个犹大就是后来著名的犹大玛加比,他的名字在希伯来人是大铁槌的意思。为了反抗黑暗的恐怖势力,和对抗这个重压的时机。玛他提雅和他众子,靠着虔诚的信心,爆发出荣耀璀灿的烈焰,勇敢地招聚了敢死而敬虔的数十万群众,愿意为信仰委身殉道,甚至在旧约中或在教会时代里,我们都难找到比这次为神的尊严而发出的火焰更崇高灿烂。 他们在绝望中所发的义愤之所以变成烈焰,是因为这位老祭司有勇气去发动报复行动,使星星之火变为燎原的烈焰。当安提阿哥所委任的行政官巡视各地,要铲除犹太教,并设立王所立的国教,他们巡到摩丁(Modlin)城,就是玛他提雅所住的城时,玛他提雅
挺身而出,不肯就范,把安提阿哥的行政官杀了。其他不肯效忠王帝的犹太人跟他一同起来,毁了偶像的祭坛,于是他和五个儿子逃到山野间避难,其他同心的犹太人举家聚到他们那里。腓尼基人腓力(Philin)追赶他们,杀了他们和他们的妇女孩子约一千人,在他们躲藏的山洞中活活把他们烧死。腓力之所以能轻而易举地这样做,因为这些犹太人不愿意因自卫而触犯了安息日。玛他提雅后来鼓励其馀的生还者,指出在这种情况之下自卫是没有触犯安息日的。 玛他提雅和他的党羽发展成为一支军队,他们攻陷一城又一城,击败那些出卖他们的犹太人,推倒了为偶像而立的祭坛,恢复了他们的真宗教。过了一年之后,玛他提雅去世,临死前立他的儿子西门(Simon)为总参谋长,立另一个儿子犹大(Judas)为军队总司令。 犹大现在组织成一支十分有力的非正规军,因为地势非常有利于他们的军事行动,他的军队越来越庞大。在一场战争中,他打败了两支进侵的军队,杀了他们两个司令,就是亚波罗纽(Appollonius)和叙安(Seron)。第三役有五万之众更庞大的远征军队,直接由安提阿哥那里派来,由他几个将军,就是多利买麦卡罗(PtolemyMacr-on)、尼卡
挪(Nicanor)和歌支阿斯(Gorgias)联合统领的。但是结果也战败,各自分散逃命。跟着又有六万五千大军犯境,都是精选的步兵马兵,由安提阿哥众将军的统帅利西亚(Lysias)带领之下,大举进攻犹大省。可是结果也是一样,犹大所领导的一万人为生死存亡而战,表现出惊人的力量,使这些叙利亚人害怕起来,更使利西亚因此而退役。他们体会到除非再来一个庞大军事行动,否则没有什么方法可应付这个局面的。 犹人现在采取主动了,他夺取了耶路撒冷,重新修茸圣殿,在十二月二十五日,就是三年前圣殿被污秽的纪念日,他再重组正统的祭礼(后来犹太人仍守这日为他们的修殿节——参看约翰十章廿二节)。犹大也夺取了那地的各个主要据点。安提阿哥现在似乎要计划进行更大的报复行动,可是在波斯的以利买(Elymais)之役却给他带来更惨重的相反效果。跟着再加上在犹大省之役又大败,使他产生一种离奇的恐惧。这恐惧后来变成他至死的顽疾,据说他是在一种胡言乱语,神经失常的状态之下死去的。 这个看来像是神显示最后救赎的暗号,可是后来证实刚刚相反,最致命的危机现在才来到,安提阿哥的儿子还是年幼,利西亚于是自立为叙利亚的摄政者,他立刻率领十
二万大军进攻犹大省,犹大和他的军队在百苏拿(Bethsura)被击败,于是退回耶路撒冷,在那里他们被困了一段悠长的日子,玛加比的军队奋勇抵抗,可是因着绝了补给品,许多饥饿过度的犹太人便弃城而逃,犹大的军队人数越来越少,直至关志尽失,投降快要成为不能避免的事实。 可是正当山穷水尽之时,利西亚突然听到叙利亚京都立了一个与他对敌的摄政者,于是他劝安提阿哥的幼子和其他王子,与犹大省的犹太人签订友好和平条约,答应让他们恢复所有的宗教自由。这样,玛加比革命在似乎快到粉碎的地步,却变为成功的欢呼。 这种欢欣没有持续多久,跟着,另一个危机又出现了。底密特力阿斯一世(Demetrius)继任为叙利亚王。他在耶路撒冷数度采取反玛加比的行动之后,终于派了一支由尼卡挪领导的军队去杀犹大。可是犹大把他们击败,并且杀了尼卡挪。在这时候,犹大谋求与罗马联盟。罗马在当时已经发展成为世界最有武力的国家,但是他的联盟还未带给他什么成果之前,他却勇敢地带领几个人去对抗一支叙利亚的庞大军队,结果他就被杀了。 我们无法在这里叙述以后的几十个年代在犹大省所发生起伏不停的事,因为玛加比正统派和拥护希腊思想的非正统派互相攻击。
你来我往的事已经够复杂了,再加上一些外来势力不智的干涉,更变得乱七八糟。以下的评议可以给各位说明一下事情是怎样发展的。 在犹大玛加比的弟弟约拿单(Jonathan)领导之下,他们的正统派渐渐赢得优势。他骁勇善战,常赢得辉煌的胜利,又因为他武功鼎盛,除犹大省外,连叙利亚和其他地方执政者都不能不尊敬他几分。后来,约拿单也作了大祭司,所以他把民政和祭司大权统揽在他一身,于是由他开始产生了哈斯摩年(Asmonean或Hasmonean)系列的大祭司,(这名是由玛加比兄弟的曾祖父哈斯门Hashmon发展出来的)。可惜,不久之后,在主前一四三年,他被一个外国势力的阴谋所害,终于被杀了。他的兄弟西门继承他的领导地位。 西门也是一个出色的领袖,他夺取了所有叙利亚设于犹大省的强力据点,实际上就是强迫耶路撒冷城堡中的叙利亚守军出来投降,从此犹大省正正式式的不须要靠外来军队驻守了,而且由那时候开始(大约主前一四二年),他们再一次得到犹太政权独立了。以后,除了一个非常短暂的时间出过问题外,犹大省仍能保持独立直到主前六三年,归并为罗马一个省分为止。 西门不但把耶路撒冷城堡中的叙利亚守军赶走,更把建城的「山
」夷为平地。他的人民昼夜不停地工作了三年,直至将那座山改为与城一样低的平地,好让它永不能再成为对他们不利的障碍物为止,也使圣殿成为所有建筑物中最高的一个,因此,西门极受人民的爱戴,可惜他只能领导八年的时间,终于被他一个女婿为了谋夺大祭司的职位,用极诡诈的手段把他和他的两个儿子杀了。 西门还剩下一个非常能干的儿子,名叫约翰许尔堪(Hyrcanus)接续他作大祭司。初时他归服在叙利亚之下一个短短的时期,但后来,他竟大大的扩展了犹大的势力,再脱离了叙利亚。事实上,自从所罗门之后有十个支派脱离了犹大以来,再没有一个犹太人的王能像他拥有这样广大的领土,他实在是一个出色的历史人物。通常我们计算哈斯摩年政朝(主前一三五至六三年)是由他开始计起。虽然实在说来应该由他的父亲西门(主前一四○年)算起才对,因为在那年(主前一四○年)耶路撒冷曾举行了一个民众大会,正式把王位和大祭司的职位授与哈斯摩年的家族, 在约翰许尔堪的昌明领导之下,国泰民安,有二十九年之久。他在主前一○六年去世。在他以后,开始未落了,犹太人独立的情况已经远不如前。因为以后哈斯摩年系列的执政者完全没有早期玛加比的品质。党派之间的痛苦斗争
演变成为恶性循环的互相残杀,甚至成为内战,一直维持到罗马人出来插手干涉为止。 当上述的约翰许尔堪去世后,他的儿子亚利多布(Aristobulus)把他自己的领导地位改为王位。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他把自己亲生母亲监禁起来,结果饿死狱中;又幽禁了他三个兄弟,剩下的一个兄弟也谋杀了。但是这个作恶多端的亚利多布只不过活了一年左右就死了。 继任的有亚历山大。他的统治染满了互相残杀的血腥,他竟下毒手杀害自己百姓五万多人。后来他患病而死,他的遗妻控制了政权足有九年长的时间。可是她一死,她的两个儿子亚利多布(另一个)和许尔堪(另一个)相争得更加惨痛。 这时候,希律家族在这境况中开始出现了。安提帕特(Antipater)就是主耶稣降生之时在任的希律之父亲。他替许尔堪想出一个聪明但阴险的计谋,赢得罗马将军庞培(Pompey)的支持,而许尔堪的兄弟亚利多布则向罗马挑衅。这计谋所带来的结果就是耶路撒冷被围攻,经过三个多月的围攻之后,庞培终于攻进了城。那一次,他肆无忌惮的大步踏入至圣所内。这种举动立刻引起那些忠心的犹太人对罗马人大为反感。这是发生在主前六三年。 罗马时期(主前六三年以后) 庞培征服了耶路
撒冷之后,就粉碎了犹大的独立,此后犹大成为罗马帝国的一个省分。大祭司的一切国家政权被剥夺,只准许有祭司的工作。这样,这位大祭司约翰许尔堪就成了哈斯摩年和玛加比大祭司系列的结束;统治权由以东人安提帕特操纵,他是犹流该撒(JuliusCaesar)于主前四七年所委派管理犹大省的代理人。 安提帕特委任了希律(是他与一个亚拉伯妇人西布罗斯Cypros结婚所生的儿子)为加利利省的统治者,那时希律只不过是十五岁(根据约瑟弗的记载)。 当庞培和该撒交战的时候,有关犹大省的问题就暂时搁置在一旁,但当该撒被刺杀之后,在巴勒斯坦引起了骚动。希律从大乱之中逃出来,跑到罗马去上诉于最高三人联政的当局。在那里他的军事行动终于得到他心目中最喜爱的霸权,甚至连犹大省的皇冠也得到了,因为他在主前四十年左右被委任作犹太人的王。 在返回犹大的时候,他为要寻求与犹太人和解和博取他们的喜悦,他便与哈斯摩年派约翰许尔堪的一位美丽女孙玛利安妮(Mari-amne)结婚,并且帮助她的兄弟亚利多布(Aristobulus)成为大祭司,同时又大大的修饰耶路撒冷,使它比前更辉煌,并且重新建造精美的圣殿,成为日后主耶稣时代犹太人敬拜
的中心。 但是他的残忍和狡猾与他的能干和雄心并驾齐驱,他好像有一种由撒但那里来的阴谋,定意要铲除哈斯摩年家族。为要达成这个目的,他的双手染满了恐怖谋杀的血渍,他把他妻子的三个兄弟安提哥拿(Antigonus)、亚利多布(Arisiobulus)和许尔堪(Hyrcanus)杀了。其后他甚至连他的妻子玛利安妮也杀了,虽然她是他有生以来唯一曾经接受他的爱的人。再稍后,他又杀了他的岳母亚历山大(Alexand-ra),不久,他杀了玛利安妮为他生的儿子亚里多布和亚历山大。他就是主耶稣降生时圣经所记载的希律王。 以上所简单记述的,就是从玛拉基书到马太福音之间的四百年,从外表和政治上所观察到的巴勒斯坦犹太历史的轮廓了。最好把上述六个时期的概略紧记,然后继续研究以后我们所提供有关这时期的宗教和属灵的事实。 参考资料 下列所提供的是上述两约间的参考资料。 多利买列王:(希腊王朝统治埃及的末期) 多利买梭特尔(PtolemySoter)三二三——二八五 多利买斐拉铁弗(PtolemyPhiladelphus)二八五——二四七 多利买攸基斯(PtolemyEuergetes)二四七——二
二二 多利买斐罗柏多(PtolemyPhilopater)二二二——二○五 多利买伊比法尼斯(PtolemyEpiphanes)二○五——一八一 多利买非罗密多(PtolemyPhilometer)一八一——一四六 多利买非斯哥(PtolemyPhyscon)一四六——一一七 多利负梭特尔二世(PtolemySoterⅡ)一一七——一○七 多利买亚历山大一世(PtolemyAlexanderⅠ)一○七——九十 多利买梭特两二世(PtolemySoterⅡ):再任八十九——八十一 多利买亚历山大二世(PtolemyAlexanderⅡ)十九日 多利买戴奥尼苏(PtoLemyDionysus)八十——五十一 多利买十二和十三与王后克利奥佩特拉(QueenCleopatra)五十一——四十三 埃及在主前三十年臣伏于罗马 西流古列王:由西流古尼卡陀(SeleucusNicator〕始创的西流古王朝列王 西流古尼卡陀(SeleucusNicator)三一二——二八○ 安提阿哥梭特尔(AntiochusSoter)二八○——二六一 安提阿哥狄奥斯(Antiochu
sTheos)二六一——二四六 西流古哥连尼古(SeleucusCallinicus)二四六——二二六 西流古叙罗挪(SeleucusCeraunus)二二六——二二三 安提阿哥大帝(AntiochustheGreat)二二三——一八七 西流古菲罗帕多(SeleucusPhilopater)一八七——一七五 安提阿哥伊皮法尼斯(AntiochusEpiphanes)一七五——一六三 安提阿哥欧柏特(AntiochusEupater)一六三——一六二 底密特利阿斯梭特尔(DemetriusSoter)一六二——一五○ 亚历山大巴拿斯(AlexanderBalas)一五○——一四六 底密特利阿斯尼卡陀(DemetriusNicator)一四六——一四四 安提阿哥狄奥斯(AntiochusTheos)一四四——一四二 乌书巴,特利芬(Usurper,Tryphon)一四二——一三七 安提阿哥西特提斯(AntiochusSidetes)一三七——一二八 底密特利阿斯二世(DemetriusⅡ):再任一二八——一二五 西流古五世(SeleucusV)一二五——一二四
安提阿哥基利巴斯(AntiochusGrypus)一二四——九十六 西流古伊皮法尼斯(SeleucusEpiphanes)九十五——九十三之后,因着叙利亚人的内争。结果在主前八十三年,他们的国家就被底格里人(Tigranes)的阿悯尼亚王(Armenia)夺了,到主前六十九年就归并入罗马帝国的版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