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八十九课 约珥书 之二

圣经课程 by 巴斯德



题示:请再读本书两遍。



「我自己是如此行,也不断的勉励你:要养成每天阅读圣经的习惯。」

——屈梭多模

「有关希伯来文和希腊文的研究,真是精细极了……现今对圣经只有一样功夫要作的,就是阅读它。

——李察·毛顿教授

蝗虫入侵

「你们要在锡安吹角!」「吹出大声!」「耶和华的日子临近!」「已经临近!」这些警告的急逼性,是因为要来的灾害是极不寻常的,而这不寻常的灾害在先知的时代是「已经临近」了。紧接着这些警告的,就是先知描写那空前的灾害,那队所向无敌的,使地尽然荒凉的大军就要临到犹大全地(二2~11)。正如我们在上一课指出的,只要把十一节和二十五节比较一下,就知道来侵的大军不是人,而是蝗虫。

那些认为本段所写不可能是蝗灾的人认为它太可怖了,因此他们不是把它解释作将来的大灾难,就是说它是喻指某些厉害的武器,或是指某些军队而言。但这两种说法部颇牵强,不能符合本章所说的。

让我们举出一些例证来说明这章圣经的正确解释。我们有不少文献指出,约珥书所描写的蝗灾确是十分准确的,因此第二章所指的必然是真真实实的蝗虫之灾。请仔细阅读本章,注意它奇特的描写。像第二节所说的「好像晨光铺满山岭」,直到十和十一节,说到「地震天动,日月昏暗,星宿无光」。好,我们要在下面举出一些曾亲眼看见过蝗灾的人的见证,来跟约珥书比对一下,就知道我们不必把这章圣经解作喻意、预言,甚至说是作诗的手法了。

下面这段话是引自楞内普的「圣地〉(Van-Lennep’sBibleLand):

「年幼的蝗虫长得恨快,不多久就有草蜢一样大小了。它们向着同一的目标进发,先是爬行,后来就连行带跳的向前推进。凡它们所过之处,半点青绿色的东西都没有了。它们前进的速度,略比燎原之野火慢,但其破坏力却绝不逊色。在短短几小时内,所有成熟的麦子、大麦、葡萄、兰花、橄榄树、无花果树与及其它青绿色的东西全都给它们吃光,很多时候运树皮都逃不过厄运。它们所过之地,就像荒原一样,寸草全无。无怪乎罗马人称它们作「大地的火把」(蝗虫英文之原意)。当它们来临时,就布满了全地,好像一下子大地都不见了。其数目之庞大,就是最强盛之军队也要三、四天才可开道通过。从远处看,一群蝗虫在天上飞就像一大片黑云,把日月都遮盖了;唯一能暂时改变它们方向的,就是气候的转变,因为天气转冷,它们就会暂时性失去知觉。

晚上,它们不大作声,像蜜蜂一样成群栖身于灌木或篱笆上。但等到太阳出来,它们的身体慢慢转暖,它们又活跃起来,再度开始其毁灭性的前进。它们没有王,也没有领袖,但它们从不倒下,只是一排一排地前进,每只都受着同一不可抗拒的冲动,拼命的向前行。它们从不转左或转右,没有一样东西可以拦阻它们向前的。它们只朝着同一的方向走;前面若是一道墙或是一个建筑物,它们就爬上去再爬下来;屋的窗户若是开着,它们亦一样照爬进去。倘若它们来到水边,不管那是个泥沼、小河、湖泊,甚至是汪洋,它们也照样爬进去;淹毙了,尸身就浮上水面,让别的蝗虫踏着它们的尸身向前进。很多时候蝗灾就是这样停止的——全淹死在水里。但亦有很多时候,亿亿兆兆的蝗尸被冲上岸,然后腐化了,发出恶臭,因而引起疫症的亦常有听闻。

历史上就曾记有这么一件悲惨的事,在公元前一二五年,有一大群蝗虫被风赶到海上淹死了。但它们的尸身被冲回岸上,就在岸边腐化而引起极其严重的瘟疫。在利比亚、施勒尼和埃及等地有八万人因而丧生。

蝗虫的翼是很容易长出来的,倘若风向适合,它们就会起飞。而最容易叫人印象难忘的,就是在炎炎夏日中,太阳突然间昏暗下来,无际无边的一大片乌黑把整个天空遮盖起来。当一群蝗虫乘风而过时,通常都有一种很奇特的声音的。这时我们若是抬头仰望,就会看见一片黑云约在二、三百尺高空上掠过。」

请特别注意上述描写蝗群的几个特点:破坏力像野火一样的蝗虫、它们翅膀发出的声音、使日月昏暗、和最后全死在海边的命运——一切就像约珥所描写的(二20)。「蝗群」尚且如此,何况「蝗灾」?无怪乎当摩西用神的杖向埃及宣布蝗灾的审判时,法老的臣仆要大喊:「埃及已经败坏了,你还不知道么?」(出十7)。

白莱士先生在他的「西非游记」(JamesBryce:TheImpressionsofSouthAfrica)写着:「蝗群实在壮观,你若不介意它带来的毁灭,简直可以说它们是美丽的。它们来的时候,离地十二到十八尺的空间全部被它们占满了;它们的身是红褐色,双翅则闪闪生光,如果太阳照在其上,就好像是照在滚滚而流的大海一样,波光粼粼。它们的上面若是有一大片云经过,整个天空就好像突然之间刮起浓密的暴雪一样。这时叫人觉得像一生从不知数量极多极密是什么意思一样;它有点像大节日中千千万万的人聚集在一起的镜头,又像从山顶往布满了密林的树顶望下去一样:但这一切跟在空中的蝗群比起来,实在只是小巫见大巫而已。无论你往什么地方望去,只见蝗群,其它都像消失了一样;天空、太阳、地上,全给它们盖起来了。倘若当时是有一阵微风,它们就飞得更快,但一群紧接一群的,了无止境,就像百万大军一起向同一方向迈进一样。若只是一只蝗虫,你几乎可以说它是无害的,可爱的,你可以把它捉到手上,一捏它就没命了。但当它们忆亿兆兆的一起来到,其破坏力之大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且让我们再略举汤逊先生的名著「圣地与圣经」(W.M.Thomson:TheLandandtheBook)的经验:「它们数目之多,真是闻所未闻,一下间整个山头都给它们改变了颜色,变得黑压压的。它们就像洪水一样的骤然来到,叫每一个人都措手不及。我们掘深坑,点火把,用棒来打,用火来烧,全都是白费气力,半点用处都没有。在面前不错是有一大堆一大堆死在我们手上的蝗尸,但后面的蝗群仍像巨浪一样一个接一个的卷来,你有什么办法?不到一会,整个山头、岩石、墙壁、沟渠、篱笆,全部满布了它们。我们刚打死的蝗尸又给后来的遮盖起来了。看见这个像江河泛滥的蝗群不断的移动,实在叫人呕心。它们就是这样的向东前进,足有四天之久才全部走过……凡它们所过之处,没有半点青绿的东西可以留下的。它们行军的声音,就像远处树林下大雨的响声。但最特别的还是看它们前进的阵势,全是成一直线的向前行,就像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一样。」

一八六五年十月的「宗教经典专刊」(JournalofSacredLiterature)亦有蝗群为患的报道。一个作者写道:「我们的花园完了,它们不断的向城内推进,每户的花园就这样一个接着一个的给它们摧毁净尽。无论你在什么地方都听到它们古怪的声音,像一队大军,又像众水奔流。你若站在高处看,它们就像一队装备完善的马兵一样。」另一作者说:「那么小小的昆虫而破坏力如此惊人的,全是因为它们有像锯齿一样锋利的牙,其设计之精确刚好能使它们把地上所有植物都啃过清光。」

另一人说:「他们吃完玉蜀黍就吃葡萄,然后吃豆类、杨柳,甚至是大麻都没有了。它们的恶毒实在叫人受不了。」另一个则说:「在八、九十哩范围内,青绿色的植物都给它们吃光了。」另一个说:「亚法城(Jaffa)外每一个花园合给它们吃完了,连较小的树的皮亦给它们剥下吃尽,就像冬天的桦木林一样。」另一人也说:「所有的山田庄都完蛋了;它们进攻每一市镇,每一房屋,找寻可吃的,结果所有的禾草、麦秆,甚至是麻布、羊毛衣和皮的樽,不是给它们吃去,就是给它们扯碎:它们从每一个空档蜂涌进来,无孔不入,简直是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止它们的。」

汤逊先生又告诉我们,当亿亿兆兆的蝗卵蜉化出来的时候,骤然间就好像每一粒尘土都有了生命一样,一起蠕动,大地就像被它们震动一样;过了不久,它们的翅膀就会长出来,这时天空也像给它们摇动起来了。

约珥说这些蝗虫像「晨光铺满山岭」(二2)。史密夫先生(C.A.Smiih)有类似的经验:「人若看过蝗虫为患的,就不会怀疑约珥书所记之真实性。当亿亿万万的蝗虫在上空飞过时,日头都昏暗了。阳光若能透过蝗虫的翅膀而照下时,就像几度晨光突然照在山岭上,但不久又给另一蝗群遮盖起来,像要把黑夜延长一样。」

我们不必再举例吧。前面所引的起码可以解决我们两个问题:蝗灾的可怖和约珥书描述的蝗灾是真真实实的,不是喻意,也不是末日的预言。约珥所宣告的蝗灾不是军队,而是由亿亿兆兆的蝗虫所组成的大军。它们是耶和华的军队,是在「耶和华的日子」施行审判的。约珥说得再清楚也没有了。

「耶和华的日子」

约珥书中提及「耶和华的日子」有五次之多(一15,二1、11、31,三14)。事实上我们可以说约珥就是「耶和华的日子」的先知。不单如此,他运用这句话的方法也告诉我们解释圣经预言的正确方法呢。

我们发现约珥先知用这句话时,是有三种不同的方法。首先,在一章十五节和二章一及十一节,他说这个蝗灾是已经发生过的,只要比较二章十一节和二十五节就可以看出来了。第二,在二章三十一节,他说这蝗灾是在「耶和华大而可畏的日子未到以前」而发生的。我们若参考新约使徒行传二章十四至二十一节,就知道这段经文要到「末世」才发生的。第三、约珥在三章十四节说:「许许多多的人在断定谷,因为耶和华的日子临近断定谷。」从三章四到八节我们知道这个审判是在「耶和华的日子临近」时,降在曾苦待以色列国的巴勒斯坦地的列国。这就表明那日子是指约珥还活着的那一代而言。但单就这一点,我们也不能以为这段说话是指过去某段的历史,因为上文下理亦清楚地指出,要预言全部应验,还须等将来「耶和华的日子」完全降临时才成;因此,约珥第三个用法是混合了历史的和预言的两种因素在其中,是包括了当地的和民族性的、目前的和将来的几种因素——在大多数的预言中,这种用法是十分普遍的。

总括来说,「耶和华的日子」就有三个意思:第一是本地的;第二是最后的;第三是双重性的。我们可举些经文来说明这三个意义:赛二12,十三6、9,十四3;耶三十7、8,四十六10;哀二16;结七19,十三5,三十3、9;摩五18、20;俄15;番一7;亚十四;玛四5。

因此,我们不能以为「耶和华的日子」必是指到末世而言。有时它的确不是,有时它的确是,有时它可能是,我们一定要看上文下理才能决定它是什么意思。若硬要把它解释成预言式的,就只会混乱经文的原意。上述司可福圣经对约珥书二章十一节就是一个例子。它说一至十一节说的是哈米吉多顿的大军,但十一节说的又是另外一种军队,是耶和华的军队(因为圣经说「耶和华在他军旅前发声」)。这就跟二十五节所说的有冲突了,因为那里说耶和华的军队正是蝗虫,而第一章正是描写这个军队的为患。二章一至十一节不过是说明同一的章队在约珥的时代再行审判的情形吧了。因此第二章一至十一节说的就是二十五节所说的耶和华的军队,而不像司可福所说只是指到十一节而言!司可福圣经注释中有不少地方是很好的,我们颇为欣赏;但许多读者不加分辨就全部接受是十分不智的。我们使用的时候若能用一善意的批判眼光就很有益了。起码这里所论的蝗虫就不如他所说的,全是对末世的预言。

但我们仍要注意,这个「耶和华的日子」也不能全指到我们现今的世代而言。且看看约珥怎样形容这个日子,他说:「从来没有这样的,以后直到万代也必没有」(二2)。这就表明「耶和华的日子」是绝对空前绝后的了,是极之不寻常的。从上引各作者对蝗灾的可怖经验,我们均略能体会其严重性,但这里所说的蝗灾还要远比上述的可怖呢!许多人都经验过,在各种天灾中,没有比地震和蝗灾更叫人感到无助、无望、恐怖,及自然界不可思议之神秘力量的。从这一点推想,我们不难想像约珥书二章描述的蝗灾的恐怖程度了。

将来「耶和华大而可畏」的光景,实在是人所不能想像的。我们只要看看启示录描写的七年大灾难,就略知道那日子会是怎么样的了。当主耶稣基督在云彩中降临之后,全地就陷在灾难的恐怖里面。哈米吉多顿大战、兽、假先知、敌基督和它的喽罗相继施虐;现今整个世界的体系要崩溃,撒但被扔在无底坑,然后一切邪恶势力要完全粉碎。基督的国度就要降临,以色列国在巴勒斯坦地要全然扩张,整个世界就都变成「我主和我主基督的国」;千禧年要降临,公平和公义要如大水滔滔。之后,神容许之罪的最后反叛要在千禧年之末发生,神就永远的把它消灭。这时所有人都要在白色大宝座前接受他的审判;火亦要把天地都革新,新天新地就要降临,直到永永远远了。

基督徒啊,这样看来,我们又当怎样敬虔儆醒度日?

解释约珥书二章二十八节

我们常说,教会是在五旬节时才开始的。但使徒行传二章十六节告诉我们:「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而彼得所引用的那段经文是约珥书二章二十八节至三章二十一节。这段经文并不是指到教会时代而言的,乃是指到「耶和华人而可畏的日子」,是以色列最后的归回,弥赛亚国度的降临。换句话说,约珥先知所预言的事是未应验的,彼得为什么又说「这正是」呢?答案是这样:

我们的主为应验预言所说的,便向犹太人宣告弥赛亚国度的降临,又向他们宣告他就是以色列人一直盼望的弥赛亚。但犹太人一直来只挂念属地的应许国度,反而忽略了属灵的需求。他们拒绝了他的国度,并且把基督钉死在十字架上——神早就知道他们会如此行,于是把福音转传给异邦人,救恩就临到整个世界。

我们的主在十架上祷告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知道。」神应允了耶稣的祷告,给犹太人一个新的机会,那就是使徒行传所说的教会时代了。神不单给他们一个新的机会,也在救恩的信息上加上他新的印记,就是基督的复活和升天,又赐「圣灵来作凭据。因此,五旬节的神迹就是神赐下的证据,说明天国确然近了,是他们应该接受的了;故此,彼得说:「这正是……」但以色列人再度拒绝,他们既不肯接受,五旬节的神迹和天国就一起收回。约珥书所预言的便要等到教会时代的结束,基督第二次再来,和天国的开始才能实现。

何西阿书和约珥书之问题

(1)何西阿先知是南国或是北国的先知?为什么我们称他作「危机时代」的先知?

(2)你能列出北国以色列中一些罪恶吗?何西阿怎样对付它们?

(3)何西阿妻子叫什么名字?他的三个儿女呢?这些名字有什么含意?

(4)何西阿书可分成那三大段?

(5)何西阿书前三章跟全书有什么关系?

(5)试列举理由说明约珥书的成书日期是在被掳前的。

(7)试列出约珥书之分段,并略述其要义。

(8)为什么我们不能用预言法或喻意法来解释约珥书第二章?

(9)举出理由说明约珥书第二章所指的「军队」是真真正正的蝗虫。

(10)约珥所说的「耶和华的日子」是有三种不同的用法的,试分别说明。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题示:请再读本书两遍。 「我自己是如此行,也不断的勉励你:要养成每天阅读圣经的习惯。」 ——屈梭多模 「有关希伯来文和希腊文的研究,真是精细极了……现今对圣经只有一样功夫要作的,就是阅读它。 ——李察·毛顿教授 蝗虫入侵 「你们要在锡安吹角!」「吹出大声!」「耶和华的日子临近!」「已经临近!」这些警告的急逼性,是因为要来的灾害是极不寻常的,而这不寻常的灾害在先知的时代是「已经临近」了。紧接着这些警告的,就是先知描写那空前的灾害,那队所向无敌的,使地尽然荒凉的大军就要临到犹大全地(二2~11)。正如我们在上一课指出的,只要把十一节和二十五节比较一下,就知道来侵的大军不是人,而是蝗虫。 那些认为本段所写不可能是蝗灾的人认为它太可怖了,因此他们不是把它解释作将来的大灾难,就是说它是喻指某些厉害的武器,或是指某些军队而言。但这两种说法部颇牵强,不能符合本章所说的。 让我们举出一些例证来说明这章圣经的正确解释。我们有不少文献指出,约珥书所描写的蝗灾确是十分准确的,因此第二章所指的必然是真真实实的蝗虫之灾。请仔细阅读本章,注意它奇特的描写。像第二节所说的「好像
晨光铺满山岭」,直到十和十一节,说到「地震天动,日月昏暗,星宿无光」。好,我们要在下面举出一些曾亲眼看见过蝗灾的人的见证,来跟约珥书比对一下,就知道我们不必把这章圣经解作喻意、预言,甚至说是作诗的手法了。 下面这段话是引自楞内普的「圣地〉(Van-Lennep’sBibleLand): 「年幼的蝗虫长得恨快,不多久就有草蜢一样大小了。它们向着同一的目标进发,先是爬行,后来就连行带跳的向前推进。凡它们所过之处,半点青绿色的东西都没有了。它们前进的速度,略比燎原之野火慢,但其破坏力却绝不逊色。在短短几小时内,所有成熟的麦子、大麦、葡萄、兰花、橄榄树、无花果树与及其它青绿色的东西全都给它们吃光,很多时候运树皮都逃不过厄运。它们所过之地,就像荒原一样,寸草全无。无怪乎罗马人称它们作「大地的火把」(蝗虫英文之原意)。当它们来临时,就布满了全地,好像一下子大地都不见了。其数目之庞大,就是最强盛之军队也要三、四天才可开道通过。从远处看,一群蝗虫在天上飞就像一大片黑云,把日月都遮盖了;唯一能暂时改变它们方向的,就是气候的转变,因为天气转冷,它们就会暂时性失去知觉。 晚上,它们不大作声,像蜜蜂一样
成群栖身于灌木或篱笆上。但等到太阳出来,它们的身体慢慢转暖,它们又活跃起来,再度开始其毁灭性的前进。它们没有王,也没有领袖,但它们从不倒下,只是一排一排地前进,每只都受着同一不可抗拒的冲动,拼命的向前行。它们从不转左或转右,没有一样东西可以拦阻它们向前的。它们只朝着同一的方向走;前面若是一道墙或是一个建筑物,它们就爬上去再爬下来;屋的窗户若是开着,它们亦一样照爬进去。倘若它们来到水边,不管那是个泥沼、小河、湖泊,甚至是汪洋,它们也照样爬进去;淹毙了,尸身就浮上水面,让别的蝗虫踏着它们的尸身向前进。很多时候蝗灾就是这样停止的——全淹死在水里。但亦有很多时候,亿亿兆兆的蝗尸被冲上岸,然后腐化了,发出恶臭,因而引起疫症的亦常有听闻。 历史上就曾记有这么一件悲惨的事,在公元前一二五年,有一大群蝗虫被风赶到海上淹死了。但它们的尸身被冲回岸上,就在岸边腐化而引起极其严重的瘟疫。在利比亚、施勒尼和埃及等地有八万人因而丧生。 蝗虫的翼是很容易长出来的,倘若风向适合,它们就会起飞。而最容易叫人印象难忘的,就是在炎炎夏日中,太阳突然间昏暗下来,无际无边的一大片乌黑把整个天空遮盖起来。当一群蝗虫乘风而过
时,通常都有一种很奇特的声音的。这时我们若是抬头仰望,就会看见一片黑云约在二、三百尺高空上掠过。」 请特别注意上述描写蝗群的几个特点:破坏力像野火一样的蝗虫、它们翅膀发出的声音、使日月昏暗、和最后全死在海边的命运——一切就像约珥所描写的(二20)。「蝗群」尚且如此,何况「蝗灾」?无怪乎当摩西用神的杖向埃及宣布蝗灾的审判时,法老的臣仆要大喊:「埃及已经败坏了,你还不知道么?」(出十7)。 白莱士先生在他的「西非游记」(JamesBryce:TheImpressionsofSouthAfrica)写着:「蝗群实在壮观,你若不介意它带来的毁灭,简直可以说它们是美丽的。它们来的时候,离地十二到十八尺的空间全部被它们占满了;它们的身是红褐色,双翅则闪闪生光,如果太阳照在其上,就好像是照在滚滚而流的大海一样,波光粼粼。它们的上面若是有一大片云经过,整个天空就好像突然之间刮起浓密的暴雪一样。这时叫人觉得像一生从不知数量极多极密是什么意思一样;它有点像大节日中千千万万的人聚集在一起的镜头,又像从山顶往布满了密林的树顶望下去一样:但这一切跟在空中的蝗群比起来,实在只是小巫见大巫而已。无论你往什么地方
望去,只见蝗群,其它都像消失了一样;天空、太阳、地上,全给它们盖起来了。倘若当时是有一阵微风,它们就飞得更快,但一群紧接一群的,了无止境,就像百万大军一起向同一方向迈进一样。若只是一只蝗虫,你几乎可以说它是无害的,可爱的,你可以把它捉到手上,一捏它就没命了。但当它们忆亿兆兆的一起来到,其破坏力之大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且让我们再略举汤逊先生的名著「圣地与圣经」(W.M.Thomson:TheLandandtheBook)的经验:「它们数目之多,真是闻所未闻,一下间整个山头都给它们改变了颜色,变得黑压压的。它们就像洪水一样的骤然来到,叫每一个人都措手不及。我们掘深坑,点火把,用棒来打,用火来烧,全都是白费气力,半点用处都没有。在面前不错是有一大堆一大堆死在我们手上的蝗尸,但后面的蝗群仍像巨浪一样一个接一个的卷来,你有什么办法?不到一会,整个山头、岩石、墙壁、沟渠、篱笆,全部满布了它们。我们刚打死的蝗尸又给后来的遮盖起来了。看见这个像江河泛滥的蝗群不断的移动,实在叫人呕心。它们就是这样的向东前进,足有四天之久才全部走过……凡它们所过之处,没有半点青绿的东西可以留下的。它们行军的声音,就像
远处树林下大雨的响声。但最特别的还是看它们前进的阵势,全是成一直线的向前行,就像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一样。」 一八六五年十月的「宗教经典专刊」(JournalofSacredLiterature)亦有蝗群为患的报道。一个作者写道:「我们的花园完了,它们不断的向城内推进,每户的花园就这样一个接着一个的给它们摧毁净尽。无论你在什么地方都听到它们古怪的声音,像一队大军,又像众水奔流。你若站在高处看,它们就像一队装备完善的马兵一样。」另一作者说:「那么小小的昆虫而破坏力如此惊人的,全是因为它们有像锯齿一样锋利的牙,其设计之精确刚好能使它们把地上所有植物都啃过清光。」 另一人说:「他们吃完玉蜀黍就吃葡萄,然后吃豆类、杨柳,甚至是大麻都没有了。它们的恶毒实在叫人受不了。」另一个则说:「在八、九十哩范围内,青绿色的植物都给它们吃光了。」另一个说:「亚法城(Jaffa)外每一个花园合给它们吃完了,连较小的树的皮亦给它们剥下吃尽,就像冬天的桦木林一样。」另一人也说:「所有的山田庄都完蛋了;它们进攻每一市镇,每一房屋,找寻可吃的,结果所有的禾草、麦秆,甚至是麻布、羊毛衣和皮的樽,不是给它们吃去,就是给它
们扯碎:它们从每一个空档蜂涌进来,无孔不入,简直是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止它们的。」 汤逊先生又告诉我们,当亿亿兆兆的蝗卵蜉化出来的时候,骤然间就好像每一粒尘土都有了生命一样,一起蠕动,大地就像被它们震动一样;过了不久,它们的翅膀就会长出来,这时天空也像给它们摇动起来了。 约珥说这些蝗虫像「晨光铺满山岭」(二2)。史密夫先生(C.A.Smiih)有类似的经验:「人若看过蝗虫为患的,就不会怀疑约珥书所记之真实性。当亿亿万万的蝗虫在上空飞过时,日头都昏暗了。阳光若能透过蝗虫的翅膀而照下时,就像几度晨光突然照在山岭上,但不久又给另一蝗群遮盖起来,像要把黑夜延长一样。」 我们不必再举例吧。前面所引的起码可以解决我们两个问题:蝗灾的可怖和约珥书描述的蝗灾是真真实实的,不是喻意,也不是末日的预言。约珥所宣告的蝗灾不是军队,而是由亿亿兆兆的蝗虫所组成的大军。它们是耶和华的军队,是在「耶和华的日子」施行审判的。约珥说得再清楚也没有了。 「耶和华的日子」 约珥书中提及「耶和华的日子」有五次之多(一15,二1、11、31,三14)。事实上我们可以说约珥就是「耶和华的日子」的先知。不单如此,他运用这句话
的方法也告诉我们解释圣经预言的正确方法呢。 我们发现约珥先知用这句话时,是有三种不同的方法。首先,在一章十五节和二章一及十一节,他说这个蝗灾是已经发生过的,只要比较二章十一节和二十五节就可以看出来了。第二,在二章三十一节,他说这蝗灾是在「耶和华大而可畏的日子未到以前」而发生的。我们若参考新约使徒行传二章十四至二十一节,就知道这段经文要到「末世」才发生的。第三、约珥在三章十四节说:「许许多多的人在断定谷,因为耶和华的日子临近断定谷。」从三章四到八节我们知道这个审判是在「耶和华的日子临近」时,降在曾苦待以色列国的巴勒斯坦地的列国。这就表明那日子是指约珥还活着的那一代而言。但单就这一点,我们也不能以为这段说话是指过去某段的历史,因为上文下理亦清楚地指出,要预言全部应验,还须等将来「耶和华的日子」完全降临时才成;因此,约珥第三个用法是混合了历史的和预言的两种因素在其中,是包括了当地的和民族性的、目前的和将来的几种因素——在大多数的预言中,这种用法是十分普遍的。 总括来说,「耶和华的日子」就有三个意思:第一是本地的;第二是最后的;第三是双重性的。我们可举些经文来说明这三个意义:赛二12,十三
6、9,十四3;耶三十7、8,四十六10;哀二16;结七19,十三5,三十3、9;摩五18、20;俄15;番一7;亚十四;玛四5。 因此,我们不能以为「耶和华的日子」必是指到末世而言。有时它的确不是,有时它的确是,有时它可能是,我们一定要看上文下理才能决定它是什么意思。若硬要把它解释成预言式的,就只会混乱经文的原意。上述司可福圣经对约珥书二章十一节就是一个例子。它说一至十一节说的是哈米吉多顿的大军,但十一节说的又是另外一种军队,是耶和华的军队(因为圣经说「耶和华在他军旅前发声」)。这就跟二十五节所说的有冲突了,因为那里说耶和华的军队正是蝗虫,而第一章正是描写这个军队的为患。二章一至十一节不过是说明同一的章队在约珥的时代再行审判的情形吧了。因此第二章一至十一节说的就是二十五节所说的耶和华的军队,而不像司可福所说只是指到十一节而言!司可福圣经注释中有不少地方是很好的,我们颇为欣赏;但许多读者不加分辨就全部接受是十分不智的。我们使用的时候若能用一善意的批判眼光就很有益了。起码这里所论的蝗虫就不如他所说的,全是对末世的预言。 但我们仍要注意,这个「耶和华的日子」也不能全指到我们现今的世代而
言。且看看约珥怎样形容这个日子,他说:「从来没有这样的,以后直到万代也必没有」(二2)。这就表明「耶和华的日子」是绝对空前绝后的了,是极之不寻常的。从上引各作者对蝗灾的可怖经验,我们均略能体会其严重性,但这里所说的蝗灾还要远比上述的可怖呢!许多人都经验过,在各种天灾中,没有比地震和蝗灾更叫人感到无助、无望、恐怖,及自然界不可思议之神秘力量的。从这一点推想,我们不难想像约珥书二章描述的蝗灾的恐怖程度了。 将来「耶和华大而可畏」的光景,实在是人所不能想像的。我们只要看看启示录描写的七年大灾难,就略知道那日子会是怎么样的了。当主耶稣基督在云彩中降临之后,全地就陷在灾难的恐怖里面。哈米吉多顿大战、兽、假先知、敌基督和它的喽罗相继施虐;现今整个世界的体系要崩溃,撒但被扔在无底坑,然后一切邪恶势力要完全粉碎。基督的国度就要降临,以色列国在巴勒斯坦地要全然扩张,整个世界就都变成「我主和我主基督的国」;千禧年要降临,公平和公义要如大水滔滔。之后,神容许之罪的最后反叛要在千禧年之末发生,神就永远的把它消灭。这时所有人都要在白色大宝座前接受他的审判;火亦要把天地都革新,新天新地就要降临,直到永永远远了。
基督徒啊,这样看来,我们又当怎样敬虔儆醒度日? 解释约珥书二章二十八节 我们常说,教会是在五旬节时才开始的。但使徒行传二章十六节告诉我们:「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而彼得所引用的那段经文是约珥书二章二十八节至三章二十一节。这段经文并不是指到教会时代而言的,乃是指到「耶和华人而可畏的日子」,是以色列最后的归回,弥赛亚国度的降临。换句话说,约珥先知所预言的事是未应验的,彼得为什么又说「这正是」呢?答案是这样: 我们的主为应验预言所说的,便向犹太人宣告弥赛亚国度的降临,又向他们宣告他就是以色列人一直盼望的弥赛亚。但犹太人一直来只挂念属地的应许国度,反而忽略了属灵的需求。他们拒绝了他的国度,并且把基督钉死在十字架上——神早就知道他们会如此行,于是把福音转传给异邦人,救恩就临到整个世界。 我们的主在十架上祷告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知道。」神应允了耶稣的祷告,给犹太人一个新的机会,那就是使徒行传所说的教会时代了。神不单给他们一个新的机会,也在救恩的信息上加上他新的印记,就是基督的复活和升天,又赐「圣灵来作凭据。因此,五旬节的神迹就是神赐下的证据,说明天国确然近了,
是他们应该接受的了;故此,彼得说:「这正是……」但以色列人再度拒绝,他们既不肯接受,五旬节的神迹和天国就一起收回。约珥书所预言的便要等到教会时代的结束,基督第二次再来,和天国的开始才能实现。 何西阿书和约珥书之问题 (1)何西阿先知是南国或是北国的先知?为什么我们称他作「危机时代」的先知? (2)你能列出北国以色列中一些罪恶吗?何西阿怎样对付它们? (3)何西阿妻子叫什么名字?他的三个儿女呢?这些名字有什么含意? (4)何西阿书可分成那三大段? (5)何西阿书前三章跟全书有什么关系? (5)试列举理由说明约珥书的成书日期是在被掳前的。 (7)试列出约珥书之分段,并略述其要义。 (8)为什么我们不能用预言法或喻意法来解释约珥书第二章? (9)举出理由说明约珥书第二章所指的「军队」是真真正正的蝗虫。 (10)约珥所说的「耶和华的日子」是有三种不同的用法的,试分别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