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四十九课 以斯贴记 之二

圣经课程 by 巴斯德



题示:重读六至十章。



高等批评本身不是一种罪恶,它只不过是研究一卷书之著作时间及著作等问题之方法吧了。错是错在人纯用一种唯理主义或自然主义来探讨这些问题。当我们的主耶稣说诗篇一百一十篇是大卫所写时,他就是在高等批评这个范围之内。我们绝对可以讨论圣经之著作时间及著作等问题。只不过有等人穷一生之力,尽在研究以赛亚书是几多人写成啦,谁是五经的作者啦,或是希伯来书的作者是谁啦等问题,结果就一生都没时间去读一下圣经,这就是腐儒之行径了。

——摩根博士



关于本书之要点

以斯帖记第一章之豪宴,在昔日波斯王宫中是一件很寻常的事,古希腊的作者屡有类似之记载。当时波斯国正在其巅峰状态中,再加上好大喜功的亚哈随鲁王,这样的宴会就不足为怪了。

如上所述,该次宴会是出征对抗希腊之前的,王就为「一切首领臣仆设摆筵席……各省的贵胄与首领在他面前。」(一3)

王命王后瓦实提(意即妍姬)出席,好「展览」她的美貌。我们可以想像瓦实提的尴尬,尤其是她向得王之恩宠,现在要她在半醉的「老粗」面前,展览美貌,这种羞辱可能一生不能磨灭。她勇敢地拒绝了。我们虽然赞赏她的勇气,却可以想像亚哈随鲁的烈怒,他是一朝天子,在群臣面前为一妇人所拒,其下不得台之情形是可想像的(但是活该的)。

结果是不言而喻,王就在烈怒中,立刻废了她的位份,并且通告全国,好叫妇人不敢在男人面前造次(一13~22)。

事过了四年(比较一3、4,二12、16)。亚哈随鲁出征希腊回来了,这次非常不得意,他可能是想用战争来忘记瓦实提的事件,结果王宫内外都失利;之后,他就诏选美女为后(二1~4)。

以斯帖是犹太人中一孤女,是便雅悯人,圣经说:「末底改抚养他叔叔的女儿哈大沙(后名以斯帖)因为他没有父母,这女子又容貌俊美,他父母死了,末底改就收她为自己的女儿。」(二7)

从同章九和十五节,我们知道以斯帖不单外表美丽,内心也是顶谦和并有智慧。以斯帖的意思就是「星星」,是波斯名字,而其原来之希伯来名字叫做哈大沙,意思即「番石榴树」。

按犹太人之传说,末底改曾把以斯帖收藏起来,不希望她入宫的。他亦曾叫以斯帖不要让人知其籍贯(二10),免生意外,若参看三章四节,我们就了解末底改是眼光独到了。

我们可从下列之事实看出,当时末底改是在王泄ぷ鞯摹?br>

(1)第一次提到末底改时,他已是住在「书珊宫中」(不单是住在书珊城,参二5,这是考古学的发现之一)。若非在宫中供职,又焉能住进去?

(2)末底改供职之处乃「坐在朝门」(二19、21)。

(3)他被列为「朝门的臣仆」(三2)。

(4)王知道他是「坐在朝门的犹大人末底改」(六10)。

他若不是王之臣仆,早便因不向哈曼下拜而给卫兵关进牢中了,我们相信他的官阶一定不小的。



哈曼

到第三章之中间(第七节),又是过了五个年头。这期间,哈曼渐得王之宠信,替王管全国。王甚至下令,「在朝门的一切臣仆,都跪拜哈曼」(三2),当时唯独末底改不拜。为什么呢?按普他兹(Plutarch)之研究,原来波斯人是把王当作神的化身的,这时哈曼既得宠,人下拜哈曼,亦即等于下拜王,下拜他的神了。末底改自然不会如此作。哈曼就极其愤怒,预备要在十二月十三日,屠杀所有的犹太人。

哈曼既被称为「犹太人仇敌」(八1,九10、24),又从他向王之奏告,我们就知道他要铲除犹太人之心,早在末底改不肯下拜前立定的了。

我们从亚哈随鲁王轻率地就容让哈曼如此作,把几百万勤劳而又忠心之犹太人除灭,实在不能不吃惊。他之行为与近代之希特拉,真可说是「古今辉映」。一个有点头脑的人,绝不会让历史留下这种把柄的。民主政体可能有很多解决不了之问题,但比之这种独裁和恐怖统治,它就变得可爱起来。

还有一件事叫人觉得呕心的,亚哈随鲁不单只任让哈曼残杀几百万之犹太人,还从国库内送他一万他连得之银子作他的损失(三11)!简直昏庸荒唐。就是后来以斯帖王后揭发了哈曼的阴谋,王之烈怒倒不是因为哈曼冷血,而只不过是哈曼之阴谋会危害他心爱之以斯帖而已(七5),这样的王,可说是「空前绝后」。

王批准了哈曼之奏章,准他杀戳犹太人了(三12~15)。第四章便记载犹太人对此事之反应,他们悲哀哭泣,披麻蒙灰(四1~2),末底改便透过哈他革之关系,去找以斯帖,求以斯帖想办法。原来当时有一定例,「若不蒙召,擅入内院见王的,无论男女必被治死。除非王向他伸出金杖,不得存活。」(四11)

在那时以斯帖已有一个月的时间没见过王(四11),这就意味着王对她好像是冷淡了。无怪乎以斯帖肯冒险一试时,她说:「我若死就死罢。」(四16)

自这里开始,神的手是最明显地表明的了,我们且看下面三件事:

(1)「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现今的机会么」——这就显明以斯帖之为后是出于神之预备。

(2)「此时你若闭口不言,犹大人必从别处得解脱」(四14)——那表明:(a)犹大人必不会灭亡;(b)神必另有办法。

(3)「为我禁食三昼三夜,不吃不喝」(四16)——这就显明完全的放在神施恩的手。在旧约时代,禁食是为祷告的。

第三日,以斯帖进宫了,他为叫王容易注意到她,就「对殿站立」(五1)。那日适逢王坐朝,远远看见以斯帖在那里,他心中知道必有什么大事会使平日柔弱雅尔之以斯帖冒死进宫,他向她伸杖,问她说:「王后以斯帖啊,你要什么?你求什么?就是国的一半,也必赐给你。」(五3)以斯帖就要求王带着哈曼赴她摆之筵席。

这个安排可看见以斯帖之睿智来:

(1)以斯帖要王带哈曼赴席,这样哈曼就逃不了。

(2)以斯帖在王面前揭露其阴谋时,哈曼会无所遁形。

(3)哈曼不敢在王面前撒谎。

(4)这样哈曼亦没有机会在背后造谣中伤以斯帖或犹太人。

(5)哈曼更不敢当王的面驳斥以斯帖。

当日,王带着哈曼去了,以斯帖觉得时机未成熟,就要求王再参加多一次她之筵席。这个安排使得哈曼晕头涨脑,还以为王后对他特别好(五12),完全没想到自己是大祸当头了。

在以斯帖安排这一切工作之上,有一位更聪明,更有能力之神在她左右,暗暗地帮助她。在第一和第二次宴会之间,你看神暗中作了多少件事:

(1)哈曼预备了木架。

(2)王睡不着,忆起末底改之功而要加赏禄(六1)。

(3)王命哈曼把赏赐带给末底改,这自然使他更心有不甘。

以斯帖揭露哈曼之阴谋的时机成熟了。



关键

到第六章,剧情急转直下,一直在安排指引的事件中,为的就是引进第二段的新高潮去。神用他非常之技巧,轻轻的就把整个形势改变过来。「事实常比小说更出人意表」,斯言信哉。

那夜,王不能寝,就叫人拿历史书来念给他听,重新勾起末底改曾救他一命,却未曾报答他什么。这时,天已露鱼肚白,哈曼大清早进了宫,正想要求「王将末底改挂在他所预备的木架上」(六4),王就问他说:「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当如何待他呢?」(六6)

哈曼以为王指的是他,便夸夸其词:

「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当将王常穿的朝服,和戴冠的御马,都交给王极尊贵的一个大臣,命他将衣服给王所喜悦尊荣的人穿上,使他骑上马走遍城里的街市,在他面前宣告说: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就如此待他。」(六9)

哈曼正说得飘飘然之际,怎知就听到王说:

「你速速将这衣服和马,照你所说的,向坐在朝门的犹大人末底改去行,凡你所说的,一样不可缺。」(六10)

什么?没弄错吧?是那个「犹大人末底改」?哈曼当然信不过自己的耳朵,但王令如山,再真也没有的了,哈曼不单美梦粉碎,还要亲手使他的仇敌抬高,他的心一定冷得凝住了。但「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诗二4)这是值得笑的,整件事是那样滑稽冲突——他入来时候本欲求王置末底改于死地,那想到出去的时候却要奉王命把他抬至高处,我们真有点可怜他的愚昧了。



哈曼之末日

自第七章起,哈曼真如小丑一样,处处碰壁,直到死时。先在末底改一事,他已「触尽霉头」,那知回到家里,碰见他的妻子及朋友,获知其失败后,对他说了一段十分精彩的话:

「你在末底改面前始而败落。他如果是犹大人,你必不能胜他,终必在他面前败落。」(六13)

哈曼自然满肚子不高兴,却不知是末日之丧钟已为他敲响(六14)。当他与王出席以斯帖之筵席时,亚哈随鲁一直不知以斯帖之要求是什么的,因此他再向以斯帖保证必成就她所求。在王的心目中,以斯帖一定有巨大的要求,才两度设宴款待他。怎知以斯帖开口求的,竟是:

「我所愿的,是愿王将我的性命赐给我。」(七3)自瓦实提被废后,以斯帖就是王之安慰,现在获悉她竟有生命危险(哈曼不知以斯帖是犹太人,故不防有此一着),便立刻追问情由,以斯帖就把哈曼之阴谋揭露了(七4~6)。

当时王便大怒,仍没有要杀哈曼之意,他只是拂然而别,走进御花园去。哈曼知道大祸临头了,双膝一软,就倒在以斯帖的榻前喊救命。那知王就在这时回来,看见哈曼竟敢在他面前调戏王后,不由又急又怒,大声叫起来:「他竟敢在宫内,在我面前凌辱王后吗?」(七8)

王的话一出口,卫兵就走入来,不由分说就把哈曼蒙上脸(七8),这是波斯人一种特别的表示,被蒙上脸的人意思就是不能再见第二次光,换句话说,在日头再出来之前便要处死。

他的厄运还未止于此呢?哈曼被蒙上脸之时,正好有一个亲末底改而憎哈曼的太监在旁边,他就告诉王哈曼家中有一个五丈高木架,是预备挂末底改的,现在用来处置他自己就适合不过了,王的愤怒直到哈曼被挂在自己的架上才止息(七10)。

我们要在这里指出,中文译作五丈(约等于七十五尺)高的「木架」,希伯来文是作「五丈高的树」,应该是长在他家中的园地的(七9),哈曼就是被挂在自己的家中!那是多讽刺,亦是多恐怖的一件事!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题示:重读六至十章。 高等批评本身不是一种罪恶,它只不过是研究一卷书之著作时间及著作等问题之方法吧了。错是错在人纯用一种唯理主义或自然主义来探讨这些问题。当我们的主耶稣说诗篇一百一十篇是大卫所写时,他就是在高等批评这个范围之内。我们绝对可以讨论圣经之著作时间及著作等问题。只不过有等人穷一生之力,尽在研究以赛亚书是几多人写成啦,谁是五经的作者啦,或是希伯来书的作者是谁啦等问题,结果就一生都没时间去读一下圣经,这就是腐儒之行径了。 ——摩根博士 关于本书之要点 以斯帖记第一章之豪宴,在昔日波斯王宫中是一件很寻常的事,古希腊的作者屡有类似之记载。当时波斯国正在其巅峰状态中,再加上好大喜功的亚哈随鲁王,这样的宴会就不足为怪了。 如上所述,该次宴会是出征对抗希腊之前的,王就为「一切首领臣仆设摆筵席……各省的贵胄与首领在他面前。」(一3) 王命王后瓦实提(意即妍姬)出席,好「展览」她的美貌。我们可以想像瓦实提的尴尬,尤其是她向得王之恩宠,现在要她在半醉的「老粗」面前,展览美貌,这种羞辱可能一生不能磨灭。她勇敢地拒绝了。我们虽然赞赏她的勇气,却可以想像亚哈随鲁的烈怒,他是一朝
天子,在群臣面前为一妇人所拒,其下不得台之情形是可想像的(但是活该的)。 结果是不言而喻,王就在烈怒中,立刻废了她的位份,并且通告全国,好叫妇人不敢在男人面前造次(一13~22)。 事过了四年(比较一3、4,二12、16)。亚哈随鲁出征希腊回来了,这次非常不得意,他可能是想用战争来忘记瓦实提的事件,结果王宫内外都失利;之后,他就诏选美女为后(二1~4)。 以斯帖是犹太人中一孤女,是便雅悯人,圣经说:「末底改抚养他叔叔的女儿哈大沙(后名以斯帖)因为他没有父母,这女子又容貌俊美,他父母死了,末底改就收她为自己的女儿。」(二7) 从同章九和十五节,我们知道以斯帖不单外表美丽,内心也是顶谦和并有智慧。以斯帖的意思就是「星星」,是波斯名字,而其原来之希伯来名字叫做哈大沙,意思即「番石榴树」。 按犹太人之传说,末底改曾把以斯帖收藏起来,不希望她入宫的。他亦曾叫以斯帖不要让人知其籍贯(二10),免生意外,若参看三章四节,我们就了解末底改是眼光独到了。 我们可从下列之事实看出,当时末底改是在王泄ぷ鞯摹?br> (1)第一次提到末底改时,他已是住在「书珊宫中」(不单是住在书珊城,参
二5,这是考古学的发现之一)。若非在宫中供职,又焉能住进去? (2)末底改供职之处乃「坐在朝门」(二19、21)。 (3)他被列为「朝门的臣仆」(三2)。 (4)王知道他是「坐在朝门的犹大人末底改」(六10)。 他若不是王之臣仆,早便因不向哈曼下拜而给卫兵关进牢中了,我们相信他的官阶一定不小的。 哈曼 到第三章之中间(第七节),又是过了五个年头。这期间,哈曼渐得王之宠信,替王管全国。王甚至下令,「在朝门的一切臣仆,都跪拜哈曼」(三2),当时唯独末底改不拜。为什么呢?按普他兹(Plutarch)之研究,原来波斯人是把王当作神的化身的,这时哈曼既得宠,人下拜哈曼,亦即等于下拜王,下拜他的神了。末底改自然不会如此作。哈曼就极其愤怒,预备要在十二月十三日,屠杀所有的犹太人。 哈曼既被称为「犹太人仇敌」(八1,九10、24),又从他向王之奏告,我们就知道他要铲除犹太人之心,早在末底改不肯下拜前立定的了。 我们从亚哈随鲁王轻率地就容让哈曼如此作,把几百万勤劳而又忠心之犹太人除灭,实在不能不吃惊。他之行为与近代之希特拉,真可说是「古今辉映」。一个有点头脑的人,绝不会让历史留下这种
把柄的。民主政体可能有很多解决不了之问题,但比之这种独裁和恐怖统治,它就变得可爱起来。 还有一件事叫人觉得呕心的,亚哈随鲁不单只任让哈曼残杀几百万之犹太人,还从国库内送他一万他连得之银子作他的损失(三11)!简直昏庸荒唐。就是后来以斯帖王后揭发了哈曼的阴谋,王之烈怒倒不是因为哈曼冷血,而只不过是哈曼之阴谋会危害他心爱之以斯帖而已(七5),这样的王,可说是「空前绝后」。 王批准了哈曼之奏章,准他杀戳犹太人了(三12~15)。第四章便记载犹太人对此事之反应,他们悲哀哭泣,披麻蒙灰(四1~2),末底改便透过哈他革之关系,去找以斯帖,求以斯帖想办法。原来当时有一定例,「若不蒙召,擅入内院见王的,无论男女必被治死。除非王向他伸出金杖,不得存活。」(四11) 在那时以斯帖已有一个月的时间没见过王(四11),这就意味着王对她好像是冷淡了。无怪乎以斯帖肯冒险一试时,她说:「我若死就死罢。」(四16) 自这里开始,神的手是最明显地表明的了,我们且看下面三件事: (1)「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现今的机会么」——这就显明以斯帖之为后是出于神之预备。 (2)「此时你若闭口不言,犹大人必从别处
得解脱」(四14)——那表明:(a)犹大人必不会灭亡;(b)神必另有办法。 (3)「为我禁食三昼三夜,不吃不喝」(四16)——这就显明完全的放在神施恩的手。在旧约时代,禁食是为祷告的。 第三日,以斯帖进宫了,他为叫王容易注意到她,就「对殿站立」(五1)。那日适逢王坐朝,远远看见以斯帖在那里,他心中知道必有什么大事会使平日柔弱雅尔之以斯帖冒死进宫,他向她伸杖,问她说:「王后以斯帖啊,你要什么?你求什么?就是国的一半,也必赐给你。」(五3)以斯帖就要求王带着哈曼赴她摆之筵席。 这个安排可看见以斯帖之睿智来: (1)以斯帖要王带哈曼赴席,这样哈曼就逃不了。 (2)以斯帖在王面前揭露其阴谋时,哈曼会无所遁形。 (3)哈曼不敢在王面前撒谎。 (4)这样哈曼亦没有机会在背后造谣中伤以斯帖或犹太人。 (5)哈曼更不敢当王的面驳斥以斯帖。 当日,王带着哈曼去了,以斯帖觉得时机未成熟,就要求王再参加多一次她之筵席。这个安排使得哈曼晕头涨脑,还以为王后对他特别好(五12),完全没想到自己是大祸当头了。 在以斯帖安排这一切工作之上,有一位更聪明,更有能力之神在她左右,暗暗地帮助她。在第一
和第二次宴会之间,你看神暗中作了多少件事: (1)哈曼预备了木架。 (2)王睡不着,忆起末底改之功而要加赏禄(六1)。 (3)王命哈曼把赏赐带给末底改,这自然使他更心有不甘。 以斯帖揭露哈曼之阴谋的时机成熟了。 关键 到第六章,剧情急转直下,一直在安排指引的事件中,为的就是引进第二段的新高潮去。神用他非常之技巧,轻轻的就把整个形势改变过来。「事实常比小说更出人意表」,斯言信哉。 那夜,王不能寝,就叫人拿历史书来念给他听,重新勾起末底改曾救他一命,却未曾报答他什么。这时,天已露鱼肚白,哈曼大清早进了宫,正想要求「王将末底改挂在他所预备的木架上」(六4),王就问他说:「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当如何待他呢?」(六6) 哈曼以为王指的是他,便夸夸其词: 「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当将王常穿的朝服,和戴冠的御马,都交给王极尊贵的一个大臣,命他将衣服给王所喜悦尊荣的人穿上,使他骑上马走遍城里的街市,在他面前宣告说: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就如此待他。」(六9) 哈曼正说得飘飘然之际,怎知就听到王说: 「你速速将这衣服和马,照你所说的,向坐在朝门的犹大人末底改去行,凡你所说的,一样不可缺。
」(六10) 什么?没弄错吧?是那个「犹大人末底改」?哈曼当然信不过自己的耳朵,但王令如山,再真也没有的了,哈曼不单美梦粉碎,还要亲手使他的仇敌抬高,他的心一定冷得凝住了。但「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诗二4)这是值得笑的,整件事是那样滑稽冲突——他入来时候本欲求王置末底改于死地,那想到出去的时候却要奉王命把他抬至高处,我们真有点可怜他的愚昧了。 哈曼之末日 自第七章起,哈曼真如小丑一样,处处碰壁,直到死时。先在末底改一事,他已「触尽霉头」,那知回到家里,碰见他的妻子及朋友,获知其失败后,对他说了一段十分精彩的话: 「你在末底改面前始而败落。他如果是犹大人,你必不能胜他,终必在他面前败落。」(六13) 哈曼自然满肚子不高兴,却不知是末日之丧钟已为他敲响(六14)。当他与王出席以斯帖之筵席时,亚哈随鲁一直不知以斯帖之要求是什么的,因此他再向以斯帖保证必成就她所求。在王的心目中,以斯帖一定有巨大的要求,才两度设宴款待他。怎知以斯帖开口求的,竟是: 「我所愿的,是愿王将我的性命赐给我。」(七3)自瓦实提被废后,以斯帖就是王之安慰,现在获悉她竟有生命危险(哈曼不知以斯帖是犹太人,
故不防有此一着),便立刻追问情由,以斯帖就把哈曼之阴谋揭露了(七4~6)。 当时王便大怒,仍没有要杀哈曼之意,他只是拂然而别,走进御花园去。哈曼知道大祸临头了,双膝一软,就倒在以斯帖的榻前喊救命。那知王就在这时回来,看见哈曼竟敢在他面前调戏王后,不由又急又怒,大声叫起来:「他竟敢在宫内,在我面前凌辱王后吗?」(七8) 王的话一出口,卫兵就走入来,不由分说就把哈曼蒙上脸(七8),这是波斯人一种特别的表示,被蒙上脸的人意思就是不能再见第二次光,换句话说,在日头再出来之前便要处死。 他的厄运还未止于此呢?哈曼被蒙上脸之时,正好有一个亲末底改而憎哈曼的太监在旁边,他就告诉王哈曼家中有一个五丈高木架,是预备挂末底改的,现在用来处置他自己就适合不过了,王的愤怒直到哈曼被挂在自己的架上才止息(七10)。 我们要在这里指出,中文译作五丈(约等于七十五尺)高的「木架」,希伯来文是作「五丈高的树」,应该是长在他家中的园地的(七9),哈曼就是被挂在自己的家中!那是多讽刺,亦是多恐怖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