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二十八课 撒母耳记上 之一

圣经课程 by 巴斯德

题示:把本书由头至尾读一遍,然后再重读一至七章两遍。



那么,对圣经我们又该作何想?我告诉你我们该怎样想。我相信圣经作者都是神特别拣选,特别训练,又接受圣灵特别的引导与感动,以至他们可以全然无误地把每一卷书写下,构成了这本在事实记录上是真确的,在命令颁布上是权威的圣经——神的话语。

——马曹(JGreshamMachen)



我们已经向温柔优雅的路得告别,现在翻到圣经的另一页撒母耳记。这本书把以色列历史中最堪尊敬的人物之一——撒母耳,开启在我们面前。这本撒母耳记上就是旧约中三本所谓「叠纪」(DoubleBooks)中的一本——撒母耳记上下、列王纪上下、历代志上下——三本「叠纪」是一组完整的记录,是以色列国历代王朝的递嬗与替记。



撒母耳记与列王

在希伯来文圣经中,撒母耳记上下原是一书,列王纪上下和历代志上下也是如此。它们之分为上下二书,始源于七十士译本。在七十士译本中,撒母耳记上下和列王纪上下分别称为列国一书、二书、三书和四书(BooksoftheKingdoms;所谓列国者,其实是指南国犹大和北国以色列)。到武加大拉丁文译本——耶柔米之著名译本,约于主后四世纪完成——仍依那种分法,不过就称之列王一书、二书、三书、四书(BooksofKings)。英文钦订译本中在撒母耳记上,另附一子题:「或称列王一书」,就是源于此,到修订本时,撒母耳上下和列王纪上下才除去此子题。

有些学者对撒母耳记之分成上下诸多诽谤,却总掩不了它们的证据。撒母耳记下明显是关于大卫四十年的统治,把它分别出来,自成一书就十分自然了。至于撒母耳记上所包括的时间,也是自成一段落的,它由撒母耳的出生——最后一位士师,到扫罗的死亡一最早一个王,其间共约一百五十年左右。

就是单纯为了兴趣吧,撒母耳记上也是不容错过的。它不单把当代重要的史实展示在我们面前,更把三个极重要的历史人物——撒母耳、扫罗,和大卫剖析出来。这三个人物就把全书的分段拱托得条理分明,叫我们不易忘记:

一至七章:撒母耳

八至十五章:扫罗

十六至三十一章:大卫

当然,此三个人物的分段是彼此重叠的,撒母耳一直活在扫罗的统治期内,又眼见大卫之兴起,而扫罗的统治期亦延申到大卫三十岁那年;尽管如此,却无碍于我们上述的分段。在前面七章,撒母耳是中心人物,跟着的八章,则全部集中在扫罗身上,撒母耳则退身幕后,余下的焦点便集中在大卫身上了。

中心信息

在撒母耳记上,我们不用花大多笔墨在详细分析上,我们只要好好记着——此后亦不易忘记——撒母耳记上是以色列人由神权统治过渡到君主政体的历史;而那三个重要的人物乃是:

撒母耳:最后的士师

扫罗:最早的君王

大卫:最伟大的王

我们若能把握这一点,书中属灵的教训就永志不忘。神曾呼召以色列人,与他们进入一特别关系,神自己就是他们的王。后来他们不顺服,招来神的杖责,却仍喜欢这个神权统治。后来列国日渐强盛,他们有一个可见的王治理他们,认为这是他们强盛的主因,就趁撒母耳年事渐高,乘机施加压力,要求为他们立一个王。这个悲痛的选择记在第八章,应该仔细阅读。他们的选择是一退步的选择,只是接着表面的需要来选择,这是出于人的智慧,不是出于对神的信心。这是退而求其次,是拒绝神最好的而选上次好的——二者的分别何啻天壤!

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解决许多问题,会叫事情变得出奇的容易,只要像邻国有王治理,就会像他们一样强盛;可惜不一会,他们的美梦就粉碎了,他们被自己所欺骗,他们正吃着拥立的王的苦头:这就是本书的中心信息:我们若想妄用人的智慧去越过神的道路,为着寻求次好的,来代替神最好的,到头来只会自讨苦吃,愁苦增加。



神最好的只为少数人存留,为那些敢于忍受试炼者存留;

神次好的,却只好给那拒绝接受最好的。

敢于为应许而冒险者,绝不比苟且偷安的人困难:

次好的是多固执的敌人,它叫我们永得不着最好的;

挺起胸膛受试炼吧!你的选择不会叫你后悔,

那萎缩、放弃,和逃避十字架的人,也同时失去最好的产业。

现在让我们简略地研究这三个特出的人物,第一个是撒母耳。



撒母耳(一至七章)

撒母耳一生的记载,过失甚少;若以领导一个国家之诞生的人物来说,就只有摩西几堪比拟。撒母耳的工作,可以说是为一个君主政体立下常纲;由现在开始,我们可以看见以色列人是在君王的统治之下了。

除此之外,撒母耳也是为先知的职责立规模的第一人。在他之前,以色列先知的斗蓬破裂了(民十一25;士六8)。摩西曾被称为先知(申十八18),但先知的职责还没有正式建立起来,到撒母耳的时候,他创建了先知学校,也立下先知圣职,因此他堪称「第一位先知」而无愧,在下列新的经文之中,我们可以略见一斑;

「从撒母耳以来的众先知,凡说预言的,也都说到这些日子。」(徒三24)

「此后,给他们设立士师,约有四百五十年,直到先知撒母耳的时候。」(徒十三20)

「我又何必再说呢?若要一一细说……撒母耳和众先知的事,时候就不够了。」(来十一32)

撒母耳的重要由此可知,他结束了士师时代,开创了先知的圣职,创办了国家最伟大的教育运动,膏了以色列第一位王扫罗,和最伟大的君王大卫。



他短暂的出现

以色列人接受的训练,可说是集当时之精英,十二支派是在当时具有文化最璀璨的埃及中长大,然后他们又是在最有学问的摩西领导之下,接受了至今仍无出其右的律法与诫命。尽管如此,我们可不要以为以色列人当时的程度,已足与摩西等伟大的领袖并驾齐驱,摩西过世不久,他们就开始退步,直到士师记的时候,他们又回复至野蛮人一样,轻视神为他们定下的尊贵目标,任意生活,放纵情欲,直到国家几频于灭亡而不省悟。非利士人反因这些新移民的刺激而奋力图强,再加上不断增添的武器,不久就使以色列人成为臣下之民。因此犹大早期漠视神的命令,不征服沿岸之民族,现今就自吃苦果了。就在以色列人快要亡国灭族之际,撒母耳来了;当时的情况真是再糟也没有的了,但撒母耳就把日渐崩溃的以色列重建起来,使他们成为一个有组织,有秩序,而又进步的国家,路途虽是崎岖难行,他们到底是步上正轨,正迈向神的计划,为独一的真神向全人类作见证。

他的教育工作

撒母耳使以色列国成为有教育制度,和有秩序的政府国家,这在他们当时不单是一创学,也是必须的。这一切改革的基础,就是要恢复他们的宗教和道德生活。立国之道,又岂能离开这根基呢!再者,我们看见撒母耳过人之处,乃在不全然倚靠个人的影响力。好多政治上的领袖到头来失败的原因,是太信赖自己的魔力,这种一旦过去,他的工作就会瓦解,没有久存的价值。以色列人若要根基稳固,就一定要有一种制度建立起来,使人民不继续不得向上,直到神为他们立下目标。

撒母耳为要叫以色列内部可以被建立,他就建立了学校,这个不单使以色列的国民教育水准得以提高,也会使他们更容易了解真理,明白独一真神的意义,从而建立起敬拜耶和华的风气。

撒母耳作士师的期间,一定深感国民教育的低落,无从向他们解释正义到底是什么一回事,我们从满有恩赐而到头来失败得非常悲惨的扫罗,就了解到他们教育的程度,这也许是为什么撒母耳迟疑不愿立王的原因之一吧。学校是急需待兴的,以色列人才会有机会受教育,培养出有见地的领袖来。于是大卫及其官员渐渐成材。

不久,以色列的先知学校纷纷建立了,年轻子弟可以学习写字、读书,和得到知识,整个国民教育的制度也慢慢得以普遍,而影响至全世界,至今我们仍受益不浅(译者注:今天西洋教育史的学者承认,学校制度是始于以色列的先知学校的)。若没有国民教育,受启示写圣经的人就变得不可能,我们可以这样说,新旧约圣经作者,大部分都是受惠于撒母耳所创立的教育制度。

撒母耳的另一建树,就是创下了君主立宪制度,这又是超时代的睿智成果。从某程度来说,撒母耳不愿立王,原因就是时机未成熟,一种受限制的君权只可能由受过教育的人担任,但撒母耳写的「国法书」(撒上十25)对一个文盲的扫罗能发生什么影响?果然,扫罗的表现被撒母耳不幸言中。撒母耳心目中理想的政府,是由一个平民手握王权,却是受制于神明文的律法,和神的先知,这是君主立宪。大卫是一个受过教育的人,因此他可以坐上以色列王位,我们从大卫一生事迹看,就知他从来没有把自己高置于神的律法之上上,也没假借神的律法,来满足自己的欲望,他是严守神的律法来治理以色列人的。

由此可见撒母耳是一个怎样伟大的人:创办了国民教育的制度,又建立了君主立宪的规模,其功岂可忽视。



撒母耳记上

自神权统治到君主立宪

撒母耳:最后的士师(一~七)

他之出生及青年期(一~二)

他之呼召及事奉(三)

他之时代与工作(四一七)

结论:七15~17

扫罗:最早的君王(八~十五)

他之受膏为王(八~十)

他之初期功勋(十一~十二)

他之晚期失败(十三~十五)

被弃:十五23、28、35

大卫:最伟大的王(十六~卅一)

他受撒母耳膏立(十六1~13)

他在扫罗面前事奉(十六14~廿)

他的逃亡期(廿一~卅)

扫罗之死:卅一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题示:把本书由头至尾读一遍,然后再重读一至七章两遍。 那么,对圣经我们又该作何想?我告诉你我们该怎样想。我相信圣经作者都是神特别拣选,特别训练,又接受圣灵特别的引导与感动,以至他们可以全然无误地把每一卷书写下,构成了这本在事实记录上是真确的,在命令颁布上是权威的圣经——神的话语。 ——马曹(JGreshamMachen) 我们已经向温柔优雅的路得告别,现在翻到圣经的另一页撒母耳记。这本书把以色列历史中最堪尊敬的人物之一——撒母耳,开启在我们面前。这本撒母耳记上就是旧约中三本所谓「叠纪」(DoubleBooks)中的一本——撒母耳记上下、列王纪上下、历代志上下——三本「叠纪」是一组完整的记录,是以色列国历代王朝的递嬗与替记。 撒母耳记与列王 在希伯来文圣经中,撒母耳记上下原是一书,列王纪上下和历代志上下也是如此。它们之分为上下二书,始源于七十士译本。在七十士译本中,撒母耳记上下和列王纪上下分别称为列国一书、二书、三书和四书(BooksoftheKingdoms;所谓列国者,其实是指南国犹大和北国以色列)。到武加大拉丁文译本——耶柔米之著名译本,约于主后四世纪完成——
仍依那种分法,不过就称之列王一书、二书、三书、四书(BooksofKings)。英文钦订译本中在撒母耳记上,另附一子题:「或称列王一书」,就是源于此,到修订本时,撒母耳上下和列王纪上下才除去此子题。 有些学者对撒母耳记之分成上下诸多诽谤,却总掩不了它们的证据。撒母耳记下明显是关于大卫四十年的统治,把它分别出来,自成一书就十分自然了。至于撒母耳记上所包括的时间,也是自成一段落的,它由撒母耳的出生——最后一位士师,到扫罗的死亡一最早一个王,其间共约一百五十年左右。 就是单纯为了兴趣吧,撒母耳记上也是不容错过的。它不单把当代重要的史实展示在我们面前,更把三个极重要的历史人物——撒母耳、扫罗,和大卫剖析出来。这三个人物就把全书的分段拱托得条理分明,叫我们不易忘记: 一至七章:撒母耳 八至十五章:扫罗 十六至三十一章:大卫 当然,此三个人物的分段是彼此重叠的,撒母耳一直活在扫罗的统治期内,又眼见大卫之兴起,而扫罗的统治期亦延申到大卫三十岁那年;尽管如此,却无碍于我们上述的分段。在前面七章,撒母耳是中心人物,跟着的八章,则全部集中在扫罗身上,撒母耳则退身幕后,余下的焦点便集中在大卫身上
了。 中心信息 在撒母耳记上,我们不用花大多笔墨在详细分析上,我们只要好好记着——此后亦不易忘记——撒母耳记上是以色列人由神权统治过渡到君主政体的历史;而那三个重要的人物乃是: 撒母耳:最后的士师 扫罗:最早的君王 大卫:最伟大的王 我们若能把握这一点,书中属灵的教训就永志不忘。神曾呼召以色列人,与他们进入一特别关系,神自己就是他们的王。后来他们不顺服,招来神的杖责,却仍喜欢这个神权统治。后来列国日渐强盛,他们有一个可见的王治理他们,认为这是他们强盛的主因,就趁撒母耳年事渐高,乘机施加压力,要求为他们立一个王。这个悲痛的选择记在第八章,应该仔细阅读。他们的选择是一退步的选择,只是接着表面的需要来选择,这是出于人的智慧,不是出于对神的信心。这是退而求其次,是拒绝神最好的而选上次好的——二者的分别何啻天壤! 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解决许多问题,会叫事情变得出奇的容易,只要像邻国有王治理,就会像他们一样强盛;可惜不一会,他们的美梦就粉碎了,他们被自己所欺骗,他们正吃着拥立的王的苦头:这就是本书的中心信息:我们若想妄用人的智慧去越过神的道路,为着寻求次好的,来代替神最好的,到头来只会
自讨苦吃,愁苦增加。 神最好的只为少数人存留,为那些敢于忍受试炼者存留; 神次好的,却只好给那拒绝接受最好的。 敢于为应许而冒险者,绝不比苟且偷安的人困难: 次好的是多固执的敌人,它叫我们永得不着最好的; 挺起胸膛受试炼吧!你的选择不会叫你后悔, 那萎缩、放弃,和逃避十字架的人,也同时失去最好的产业。 现在让我们简略地研究这三个特出的人物,第一个是撒母耳。 撒母耳(一至七章) 撒母耳一生的记载,过失甚少;若以领导一个国家之诞生的人物来说,就只有摩西几堪比拟。撒母耳的工作,可以说是为一个君主政体立下常纲;由现在开始,我们可以看见以色列人是在君王的统治之下了。 除此之外,撒母耳也是为先知的职责立规模的第一人。在他之前,以色列先知的斗蓬破裂了(民十一25;士六8)。摩西曾被称为先知(申十八18),但先知的职责还没有正式建立起来,到撒母耳的时候,他创建了先知学校,也立下先知圣职,因此他堪称「第一位先知」而无愧,在下列新的经文之中,我们可以略见一斑; 「从撒母耳以来的众先知,凡说预言的,也都说到这些日子。」(徒三24) 「此后,给他们设立士师,约有四百五十年,直到
先知撒母耳的时候。」(徒十三20) 「我又何必再说呢?若要一一细说……撒母耳和众先知的事,时候就不够了。」(来十一32) 撒母耳的重要由此可知,他结束了士师时代,开创了先知的圣职,创办了国家最伟大的教育运动,膏了以色列第一位王扫罗,和最伟大的君王大卫。 他短暂的出现 以色列人接受的训练,可说是集当时之精英,十二支派是在当时具有文化最璀璨的埃及中长大,然后他们又是在最有学问的摩西领导之下,接受了至今仍无出其右的律法与诫命。尽管如此,我们可不要以为以色列人当时的程度,已足与摩西等伟大的领袖并驾齐驱,摩西过世不久,他们就开始退步,直到士师记的时候,他们又回复至野蛮人一样,轻视神为他们定下的尊贵目标,任意生活,放纵情欲,直到国家几频于灭亡而不省悟。非利士人反因这些新移民的刺激而奋力图强,再加上不断增添的武器,不久就使以色列人成为臣下之民。因此犹大早期漠视神的命令,不征服沿岸之民族,现今就自吃苦果了。就在以色列人快要亡国灭族之际,撒母耳来了;当时的情况真是再糟也没有的了,但撒母耳就把日渐崩溃的以色列重建起来,使他们成为一个有组织,有秩序,而又进步的国家,路途虽是崎岖难行,他们到底是步
上正轨,正迈向神的计划,为独一的真神向全人类作见证。 他的教育工作 撒母耳使以色列国成为有教育制度,和有秩序的政府国家,这在他们当时不单是一创学,也是必须的。这一切改革的基础,就是要恢复他们的宗教和道德生活。立国之道,又岂能离开这根基呢!再者,我们看见撒母耳过人之处,乃在不全然倚靠个人的影响力。好多政治上的领袖到头来失败的原因,是太信赖自己的魔力,这种一旦过去,他的工作就会瓦解,没有久存的价值。以色列人若要根基稳固,就一定要有一种制度建立起来,使人民不继续不得向上,直到神为他们立下目标。 撒母耳为要叫以色列内部可以被建立,他就建立了学校,这个不单使以色列的国民教育水准得以提高,也会使他们更容易了解真理,明白独一真神的意义,从而建立起敬拜耶和华的风气。 撒母耳作士师的期间,一定深感国民教育的低落,无从向他们解释正义到底是什么一回事,我们从满有恩赐而到头来失败得非常悲惨的扫罗,就了解到他们教育的程度,这也许是为什么撒母耳迟疑不愿立王的原因之一吧。学校是急需待兴的,以色列人才会有机会受教育,培养出有见地的领袖来。于是大卫及其官员渐渐成材。 不久,以色列的先知学校纷纷建立了,年轻子弟
可以学习写字、读书,和得到知识,整个国民教育的制度也慢慢得以普遍,而影响至全世界,至今我们仍受益不浅(译者注:今天西洋教育史的学者承认,学校制度是始于以色列的先知学校的)。若没有国民教育,受启示写圣经的人就变得不可能,我们可以这样说,新旧约圣经作者,大部分都是受惠于撒母耳所创立的教育制度。 撒母耳的另一建树,就是创下了君主立宪制度,这又是超时代的睿智成果。从某程度来说,撒母耳不愿立王,原因就是时机未成熟,一种受限制的君权只可能由受过教育的人担任,但撒母耳写的「国法书」(撒上十25)对一个文盲的扫罗能发生什么影响?果然,扫罗的表现被撒母耳不幸言中。撒母耳心目中理想的政府,是由一个平民手握王权,却是受制于神明文的律法,和神的先知,这是君主立宪。大卫是一个受过教育的人,因此他可以坐上以色列王位,我们从大卫一生事迹看,就知他从来没有把自己高置于神的律法之上上,也没假借神的律法,来满足自己的欲望,他是严守神的律法来治理以色列人的。 由此可见撒母耳是一个怎样伟大的人:创办了国民教育的制度,又建立了君主立宪的规模,其功岂可忽视。 撒母耳记上 自神权统治到君主立宪 撒母耳:最后的士师(一
~七) 他之出生及青年期(一~二) 他之呼召及事奉(三) 他之时代与工作(四一七) 结论:七15~17 扫罗:最早的君王(八~十五) 他之受膏为王(八~十) 他之初期功勋(十一~十二) 他之晚期失败(十三~十五) 被弃:十五23、28、35 大卫:最伟大的王(十六~卅一) 他受撒母耳膏立(十六1~13) 他在扫罗面前事奉(十六14~廿) 他的逃亡期(廿一~卅) 扫罗之死:卅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