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一百一十三.被鬼附与精神病有什么不同

圣经与信仰问题解答 by 谢迦勒

被鬼附与精神病有什么不同

谢迦勒

【路8:28】他见了耶稣,就俯伏在他面前,大声喊叫,说:“至高神的儿子耶稣,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求你不要叫我受苦”。

被鬼附的人常见的表现和精神病确实很像。但是,完全不是一回事,因此处理的方法也不能一样。对待被鬼附的人,要借着祷告赶鬼;对待精神病人,要去专门的医院接受正规的治疗。方法互换了,都不起作用。那么,很重要的就是怎样区分,哪些是精神病人,哪些是被鬼附之人呢?

首先,查找令他们变得异常的原因是什么?如果那人是受到脑部外伤(手术、事故)或强烈刺激后,突然变得异常了,那他就是得的正常的疾病。如果那人是犯了明显的罪(大都是与邪术有关的罪)之后,突然精神异常了,那人就是被鬼附了。如果在那人的近亲属中,也有其他人是和他一样的异常表现,那么,这人是普通精神疾病,有家族的遗传史。如果我们不知道那人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变得异常了,还可以通过下面的方法检验:

1.知道一些隐秘的事:“至高神的儿子耶稣……”

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祂还没有从死里复活,也还没有得着荣耀。尤其,现在还是在耶稣出来工作的初期,极少有人知道祂是神的儿子。就算是与祂朝夕相处的门徒,都不能肯定耶稣就是神的儿子。可是,这个看似不正常的、且又远离人群的人,却能高声对耶稣喊出:“至高神的儿子耶稣……”这样的内容,这严重不符合常理。

如果是普通的精神病人,他们说话是没有逻辑的、颠三倒四、胡言乱语,但是,里面的内容无非都是些日常生活的那些普通事或对空怒骂。但是,他们决不能准确地说出任何连正常人都不知道的隐秘事。使徒行传里也记载过一个被鬼附的说出:“保罗我认识,耶稣我也认识……”,这都不是一个普通的精神病人所能说出的话。

2.惧怕耶稣,表现不同:“恳求你,不要叫我受苦”

附在人身上的那部分污鬼,无论何时见到主耶稣,它们都是惧怕的。不敢反抗,只有恳求。因为污鬼都认得耶稣,它们也知道有一部分堕落的天使,没有自由,被神已经将它们拘禁在黑暗中了。所以,这些附在人身上的鬼很怕耶稣。可是,今天耶稣基督已经升天了,那我们怎么根据这条分辨呢?圣经告诉我们,主耶稣却仍与每一个信靠祂的人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赶鬼不是个别人的专利,而是所有信的人都有权柄赶鬼,因为主与我们同在!【可16:17】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

我们有高过一切污鬼的权柄。神的儿女地位是非常崇高的!鬼一看见基督徒也是从心底里惧怕。但是,如果我们不明白自己拥有的权柄,撒但还可以暂时欺骗一下我们。基督徒可以赶鬼,有基督徒在的行巫术的现场。往往都会令巫术失灵。这都见证了我们所拥有的权柄。在中国很多基督徒都是没有钱的人,文化不高的人,地位低下的人,身体残缺的人,非常非常普通。可是,他们赶鬼,鬼却不敢不走。如果换成大财主、董事长、公安局长、县长,哪怕是总统,鬼却丝毫不怕他们。鬼是很识货的,鬼知道他们的权柄与地位远不如我们这些属神的人。

污鬼一定是惧怕基督徒的,但是,它们表现出来的样子却是各不相同。

有的是直接表现出惧怕,比如本例,这个被群鬼所附的人,看见耶稣与门徒过来。远远的就跑过来,向耶稣下拜恳求。

有的表现的就不那么直接了,比如保罗有一次在腓立比传道,遇见一个被鬼附的使女。这个使女里面的鬼好像并不怕保罗,竟然还跟在保罗后面帮他们传起道来。保罗在前面走,传耶稣基督。她就跟在后面喊:“这些人是至高神的仆人,对你们传救人的道,你们都要听他”。它们其实还是怕保罗的,希望这样能保住自己不被赶出。可是,一连多日这样喊叫,保罗厌烦了,还是将它们赶出去了。

还有的被鬼附的人,本来疯疯癫癫,一看见基督徒来了,就立刻变得非常老实了。基督徒一走,他又恢复原样。有的装睡觉,怎么喊他,他也不醒。

如果是正常的精神病人,我们奉耶稣的名为他祷告时,他无所谓,也看不出有任何变化。但是,他里面若是被鬼附的,他总会有反应的。

3.变声音或讲方言。

鬼附在人身上,可以让人的声音发生变化。甚至,男声与女声都可以互换。正常的精神病人没有这个能力。

被鬼附的人还有可能说出他本来不会的方言。我母亲给我讲过一个她亲眼看见的事情,那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我父亲是当时一个煤矿的职工,母亲与他一起住在矿山为职工统一建造的一排排工房里,住户得有几千户人家,有一天上午,有人告诉我母亲,快去看热闹吧!×××被鬼附了,我母亲跑到那里时,周围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了。我母亲一看被鬼附的那人,原来大家都认识,也是该矿的一名职工,也是住在该工房里的住户。此时他正坐在地上,已经稍微安静下来了,大家七嘴八舌,似乎是说那人刚才疯了一阵子。那人早上还好好的,就是去河边漂洗衣服,那时条件落后,工房里每排房的住户只能共用一个水龙头,根本不够用。于是,大家都是在河里洗衣服,他去河边洗衣服回来就这样了。这时,有人还和这个被鬼附的人对话,这人所说的话,明显都不是他自己的话,他说‘它是去年夏天在河里淹死的那个人’,大家就和它商量,问它‘怎么样它才愿意走’,它说‘请大家给牠烧几件衣服再烧掉一些钱,它就会走’。大家就去为他烧了一些,过后那人果然恢复了正常,而且还能继续工作。我妈妈说,最让她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被鬼附的那人,大家都知道是地地道道、祖祖辈辈的北方人,可是它当时所说的话,每一句都是纯正的上海话,别人学都学不像,他却可以随意说。而大家又知道,夏天游泳淹死的那个人刚好就是个上海人。

其实,在这个人里面说话的,并不是那个曾经被淹死的上海人的灵魂,而是污鬼的假冒,为了骗取活人对鬼的相信和顺服。

交通:Xiejiale1973@126.com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被鬼附与精神病有什么不同 谢迦勒 【路8:28】他见了耶稣,就俯伏在他面前,大声喊叫,说:“至高神的儿子耶稣,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求你不要叫我受苦”。 被鬼附的人常见的表现和精神病确实很像。但是,完全不是一回事,因此处理的方法也不能一样。对待被鬼附的人,要借着祷告赶鬼;对待精神病人,要去专门的医院接受正规的治疗。方法互换了,都不起作用。那么,很重要的就是怎样区分,哪些是精神病人,哪些是被鬼附之人呢? 首先,查找令他们变得异常的原因是什么?如果那人是受到脑部外伤(手术、事故)或强烈刺激后,突然变得异常了,那他就是得的正常的疾病。如果那人是犯了明显的罪(大都是与邪术有关的罪)之后,突然精神异常了,那人就是被鬼附了。如果在那人的近亲属中,也有其他人是和他一样的异常表现,那么,这人是普通精神疾病,有家族的遗传史。如果我们不知道那人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变得异常了,还可以通过下面的方法检验: 1.知道一些隐秘的事:“至高神的儿子耶稣……” 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祂还没有从死里复活,也还没有得着荣耀。尤其,现在还是在耶稣出来工作的初期,极少有人知道祂是神的儿子。就算是与祂
朝夕相处的门徒,都不能肯定耶稣就是神的儿子。可是,这个看似不正常的、且又远离人群的人,却能高声对耶稣喊出:“至高神的儿子耶稣……”这样的内容,这严重不符合常理。 如果是普通的精神病人,他们说话是没有逻辑的、颠三倒四、胡言乱语,但是,里面的内容无非都是些日常生活的那些普通事或对空怒骂。但是,他们决不能准确地说出任何连正常人都不知道的隐秘事。使徒行传里也记载过一个被鬼附的说出:“保罗我认识,耶稣我也认识……”,这都不是一个普通的精神病人所能说出的话。 2.惧怕耶稣,表现不同:“恳求你,不要叫我受苦” 附在人身上的那部分污鬼,无论何时见到主耶稣,它们都是惧怕的。不敢反抗,只有恳求。因为污鬼都认得耶稣,它们也知道有一部分堕落的天使,没有自由,被神已经将它们拘禁在黑暗中了。所以,这些附在人身上的鬼很怕耶稣。可是,今天耶稣基督已经升天了,那我们怎么根据这条分辨呢?圣经告诉我们,主耶稣却仍与每一个信靠祂的人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赶鬼不是个别人的专利,而是所有信的人都有权柄赶鬼,因为主与我们同在!【可16:17】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 我们有高过一切污鬼
的权柄。神的儿女地位是非常崇高的!鬼一看见基督徒也是从心底里惧怕。但是,如果我们不明白自己拥有的权柄,撒但还可以暂时欺骗一下我们。基督徒可以赶鬼,有基督徒在的行巫术的现场。往往都会令巫术失灵。这都见证了我们所拥有的权柄。在中国很多基督徒都是没有钱的人,文化不高的人,地位低下的人,身体残缺的人,非常非常普通。可是,他们赶鬼,鬼却不敢不走。如果换成大财主、董事长、公安局长、县长,哪怕是总统,鬼却丝毫不怕他们。鬼是很识货的,鬼知道他们的权柄与地位远不如我们这些属神的人。 污鬼一定是惧怕基督徒的,但是,它们表现出来的样子却是各不相同。 有的是直接表现出惧怕,比如本例,这个被群鬼所附的人,看见耶稣与门徒过来。远远的就跑过来,向耶稣下拜恳求。 有的表现的就不那么直接了,比如保罗有一次在腓立比传道,遇见一个被鬼附的使女。这个使女里面的鬼好像并不怕保罗,竟然还跟在保罗后面帮他们传起道来。保罗在前面走,传耶稣基督。她就跟在后面喊:“这些人是至高神的仆人,对你们传救人的道,你们都要听他”。它们其实还是怕保罗的,希望这样能保住自己不被赶出。可是,一连多日这样喊叫,保罗厌烦了,还是将它们赶出
去了。 还有的被鬼附的人,本来疯疯癫癫,一看见基督徒来了,就立刻变得非常老实了。基督徒一走,他又恢复原样。有的装睡觉,怎么喊他,他也不醒。 如果是正常的精神病人,我们奉耶稣的名为他祷告时,他无所谓,也看不出有任何变化。但是,他里面若是被鬼附的,他总会有反应的。 3.变声音或讲方言。 鬼附在人身上,可以让人的声音发生变化。甚至,男声与女声都可以互换。正常的精神病人没有这个能力。 被鬼附的人还有可能说出他本来不会的方言。我母亲给我讲过一个她亲眼看见的事情,那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我父亲是当时一个煤矿的职工,母亲与他一起住在矿山为职工统一建造的一排排工房里,住户得有几千户人家,有一天上午,有人告诉我母亲,快去看热闹吧!×××被鬼附了,我母亲跑到那里时,周围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了。我母亲一看被鬼附的那人,原来大家都认识,也是该矿的一名职工,也是住在该工房里的住户。此时他正坐在地上,已经稍微安静下来了,大家七嘴八舌,似乎是说那人刚才疯了一阵子。那人早上还好好的,就是去河边漂洗衣服,那时条件落后,工房里每排房的住户只能共用一个水龙头,根本不够用。于是,大家都是在河里洗衣服,
他去河边洗衣服回来就这样了。这时,有人还和这个被鬼附的人对话,这人所说的话,明显都不是他自己的话,他说‘它是去年夏天在河里淹死的那个人’,大家就和它商量,问它‘怎么样它才愿意走’,它说‘请大家给牠烧几件衣服再烧掉一些钱,它就会走’。大家就去为他烧了一些,过后那人果然恢复了正常,而且还能继续工作。我妈妈说,最让她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被鬼附的那人,大家都知道是地地道道、祖祖辈辈的北方人,可是它当时所说的话,每一句都是纯正的上海话,别人学都学不像,他却可以随意说。而大家又知道,夏天游泳淹死的那个人刚好就是个上海人。 其实,在这个人里面说话的,并不是那个曾经被淹死的上海人的灵魂,而是污鬼的假冒,为了骗取活人对鬼的相信和顺服。 交通:Xiejiale1973@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