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预定之恩

神的预定与人的自由 by 唐崇荣


恩典之所以是恩典,因为不是凭着我们有任何的条件而领受的;恩典之所以是恩典,因为不是我们做工所换得的工价;恩典之所以是恩典,因为不是在我们的行为之内赐给我们的,而是在我们的行为之外赐给我们。所以,不是凭着我有什么好行为,使我领受恩典;不是因为我做了什么工作,以致赐下恩典;不是因为我有什么资格、条件,以致我领受恩典。这样,恩典才是恩典。当恩典赐下来的时候,绝对不是因为我配得、我应得;所以,我们只能将「恩典」和「神的主权」一并思想,不能和「神的公义」一并思想。

既是恩典,就是我不配得的。关于「恩典神学」,上帝说过一句很重要的话:「我要恩待谁就恩待谁;要怜悯谁就怜悯谁。」(出三十三: 19)这句话的意思是说:「那些我不愿施恩的人,没有资格追讨我不向他施恩;那些我不怜悯的人,没有权柄定我的罪,说我不怜悯他,因为你们都是在罪中的人,只配受审判和公义,而不配蒙恩。」我们在应当受神圣洁本性审判、制裁的光景中,竟然还能够领受恩典,这就使我们知道神是配受称赞,而不是配受批判的。所以,我们只能因神的恩来感谢主,这叫做「感恩」。

上帝把恩典临到一个人,不是因为这个人有什么足够的条件,不是因为这个人有了行律法的功劳,不是因为这个人的行为构成他领受恩典的资格,不是因为这个人做了什么工,好像应当得工价一样。罗马书第四章前半段把「恩典神学」最重要的三个要素提出来-- 是在行为之外的,是没有功劳的,是出于神的主权。这也就是说,没有一个人可以向上帝追讨恩典,因为我们不配!所以我们要知道,「恩典」是与「神的主权」连在一起的;我们只能从「神的主权」论恩典,不能从「神的公义」论恩典,因为没有一个人配得,恩典与公义是没有关系的。所以你就不能说:「你给他,却不给我,表示你不公义!」如果要论公义的话,我们都不能蒙恩,我们都必须受审判。但上帝不让我们因为受审判而灭亡,乃藉着基督为我们的罪死,使我们得救。在这个救赎恩典中间,更显出他是施恩的主他以他的主权,要恩待谁、要怜悯谁的时候,这就是「恩典神学」。「恩典神学」的了解,是使一个人真正能谦卑的原因;「恩典神学」的了解,是使一个人真正能把荣耀归给上帝的原因。

当一个圣徒真正了解「恩典神学」之后,他只能谦卑地把荣耀归给上帝;他只能看自己的不配,因为他是蒙恩的;他只能看神的主权,因为他是施恩的。神以主权施恩,我们在不配的状况中间蒙恩,这就对「恩典神学」有了一个相当完整的了解。感谢上帝!

既然救赎是恩典,那么就没有一个人配得救、没有一个人是应当被拯救的。那些蒙上帝所拯救的人,是曾经亏欠过上帝的人,而不是上帝曾经亏欠过的人。上帝既然从来没有亏欠我们,他就没有责任一定要拯救我们;而我们既然亏欠上帝,我们就没有资格得到上帝的恩典。没有资格得到上帝的恩典,他还愿意主动地把恩典赐给我们;我们亏欠上帝,竟然不受审判,反倒是得到上帝的拯救,这样,恩典就更加显明是恩典了。

为这个缘故,越懂恩典的人,就越谦卑;越懂恩典的人,就越感恩;越懂恩典的人,就越感到自己不配;越感到自己不配的人,就越把荣耀归给上帝。我们若能了解这些,我们应当有的灵性、生命成熟的记号和生命丰盛应当有的条件,就都可以被建立起来了。感谢上帝!

神的施恩是凭着他的主权,并不是因为他亏欠我们,所以才施恩给我们。这样,我们中间就没有人可以说:「主啊,你拯救这些人,不拯救那些人,岂不等于你对待人不公平吗?」「主啊,你是公义的神,为什么你把恩典赐给这个人,却不给那个人呢?」圣经清楚地说,神是那一位有绝对主权施行恩典的 -- 「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

这样,神的「预定之恩」就显明不是每一个人都得救,因为既然是蒙拣选的,就不是所有的人都有分。你不能说:「这些东西我都要,我选所有的。」「所有的都拿」不能叫做「选」;「选」一定有被丢弃的,「选」一定有不被选上的。所以,恩典论、预定论、拣选论、救赎论都告诉我们,只有限量的人才能领受上帝的恩典。为什么是这样呢?我们不明白。但是这些原则已经很清楚地记载在圣经里而了。

关于预定拣选的道理不是新约才有的,不同的先知、不同的使徒,都在同一位圣灵之下领受了贯彻始终、没有矛盾的启示,从旧约到新约都隐藏着这个恩典论、救赎论、预定论的道理,都提到是神的主权,人不配领受的。所以,我们要先把神主权的要义定了,把恩典的意思说明白,把预定是出于神的恩典、怜悯的原则弄清楚,我们才能进一步了解预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上帝是自有永有、昔在今在永在的。在历史过程中间,上帝把被造物放在时间、空间之下;但上帝创造时间,而不受制于时间;上帝创造空间,而不把自己限制在空间里。这样,上帝的本质是超越时间、超越空间的,他就使万有在过程中间真正被预定、被预知、被预见,真正预指所有要存在的事情。这是真神宣布自己与假神本质差异中间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你们将何神与我相比呢?有哪一位神像我,从起初指明末后的事呢?」(参:赛四六:9-10)讲这句话的上帝已经很清楚地告诉我们,他是历史的掌管者、是历史方向的预知者。

不但如此,在历史中间,一切美善都是从他来的;而且对于一切邪恶(也就是在神许可、任凭中间,误用了被造之自由的位格),他保留可以审判他们的权柄。那一切善的、一切美的、一切圣洁的,都是从圣善之父那里来的,所以众光之父应当得到最大的荣耀。至于那些在偶在性中间因被造的自由而产生恶的人,他们一定要受审判。

这样神从万古之先,要拯救什么人、施恩给什么人,完全是出于他的主权;神在万古之先,他知道最后有什么人要受审判、什么人要因自己的罪行在他面前受制裁,完全是凭着他的公义处置他们的。上帝用爱把恩典赐给不配的人,上帝用公义把审判赐给那应当受公义审判的人;因为善的源头是从众光之父那里来的,罪的源头是出于犯罪者自己。当上帝施恩的时候,他是善的源头;当上帝审判的时候,人和撒但是罪的源头,而上帝则是公义的源头。所以,他用他的义审判人,用他的恩拯救人。

受审判的人是应该的,蒙救赎的人是不应该的。不应该的人竟然蒙救赎,这就叫做「恩典」;应该受审判的人果然受审判,这就叫做「公义」。在这件事上,神的恩、神的爱要得着称赞,受造之物的罪要得着审判,两样都是神的作为;我们只能把颂赞、荣耀、智慧、感谢、尊贵、权柄、大力都归与我们的神,因为他是独行奇事的。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恩典之所以是恩典,因为不是凭着我们有任何的条件而领受的;恩典之所以是恩典,因为不是我们做工所换得的工价;恩典之所以是恩典,因为不是在我们的行为之内赐给我们的,而是在我们的行为之外赐给我们。所以,不是凭着我有什么好行为,使我领受恩典;不是因为我做了什么工作,以致赐下恩典;不是因为我有什么资格、条件,以致我领受恩典。这样,恩典才是恩典。当恩典赐下来的时候,绝对不是因为我配得、我应得;所以,我们只能将「恩典」和「神的主权」一并思想,不能和「神的公义」一并思想。 既是恩典,就是我不配得的。关于「恩典神学」,上帝说过一句很重要的话:「我要恩待谁就恩待谁;要怜悯谁就怜悯谁。」(出三十三: 19)这句话的意思是说:「那些我不愿施恩的人,没有资格追讨我不向他施恩;那些我不怜悯的人,没有权柄定我的罪,说我不怜悯他,因为你们都是在罪中的人,只配受审判和公义,而不配蒙恩。」我们在应当受神圣洁本性审判、制裁的光景中,竟然还能够领受恩典,这就使我们知道神是配受称赞,而不是配受批判的。所以,我们只能因神的恩来感谢主,这叫做「感恩」。 上帝把恩典临到一个人,不是因为这个人有什么足够的条件,不是因为这个人有了行律
法的功劳,不是因为这个人的行为构成他领受恩典的资格,不是因为这个人做了什么工,好像应当得工价一样。罗马书第四章前半段把「恩典神学」最重要的三个要素提出来-- 是在行为之外的,是没有功劳的,是出于神的主权。这也就是说,没有一个人可以向上帝追讨恩典,因为我们不配!所以我们要知道,「恩典」是与「神的主权」连在一起的;我们只能从「神的主权」论恩典,不能从「神的公义」论恩典,因为没有一个人配得,恩典与公义是没有关系的。所以你就不能说:「你给他,却不给我,表示你不公义!」如果要论公义的话,我们都不能蒙恩,我们都必须受审判。但上帝不让我们因为受审判而灭亡,乃藉着基督为我们的罪死,使我们得救。在这个救赎恩典中间,更显出他是施恩的主他以他的主权,要恩待谁、要怜悯谁的时候,这就是「恩典神学」。「恩典神学」的了解,是使一个人真正能谦卑的原因;「恩典神学」的了解,是使一个人真正能把荣耀归给上帝的原因。 当一个圣徒真正了解「恩典神学」之后,他只能谦卑地把荣耀归给上帝;他只能看自己的不配,因为他是蒙恩的;他只能看神的主权,因为他是施恩的。神以主权施恩,我们在不配的状况中间蒙恩,这就对「恩典神学」有了一个相当完
整的了解。感谢上帝! 既然救赎是恩典,那么就没有一个人配得救、没有一个人是应当被拯救的。那些蒙上帝所拯救的人,是曾经亏欠过上帝的人,而不是上帝曾经亏欠过的人。上帝既然从来没有亏欠我们,他就没有责任一定要拯救我们;而我们既然亏欠上帝,我们就没有资格得到上帝的恩典。没有资格得到上帝的恩典,他还愿意主动地把恩典赐给我们;我们亏欠上帝,竟然不受审判,反倒是得到上帝的拯救,这样,恩典就更加显明是恩典了。 为这个缘故,越懂恩典的人,就越谦卑;越懂恩典的人,就越感恩;越懂恩典的人,就越感到自己不配;越感到自己不配的人,就越把荣耀归给上帝。我们若能了解这些,我们应当有的灵性、生命成熟的记号和生命丰盛应当有的条件,就都可以被建立起来了。感谢上帝! 神的施恩是凭着他的主权,并不是因为他亏欠我们,所以才施恩给我们。这样,我们中间就没有人可以说:「主啊,你拯救这些人,不拯救那些人,岂不等于你对待人不公平吗?」「主啊,你是公义的神,为什么你把恩典赐给这个人,却不给那个人呢?」圣经清楚地说,神是那一位有绝对主权施行恩典的 -- 「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 这样,神的「预定之恩」就显明不是每
一个人都得救,因为既然是蒙拣选的,就不是所有的人都有分。你不能说:「这些东西我都要,我选所有的。」「所有的都拿」不能叫做「选」;「选」一定有被丢弃的,「选」一定有不被选上的。所以,恩典论、预定论、拣选论、救赎论都告诉我们,只有限量的人才能领受上帝的恩典。为什么是这样呢?我们不明白。但是这些原则已经很清楚地记载在圣经里而了。 关于预定拣选的道理不是新约才有的,不同的先知、不同的使徒,都在同一位圣灵之下领受了贯彻始终、没有矛盾的启示,从旧约到新约都隐藏着这个恩典论、救赎论、预定论的道理,都提到是神的主权,人不配领受的。所以,我们要先把神主权的要义定了,把恩典的意思说明白,把预定是出于神的恩典、怜悯的原则弄清楚,我们才能进一步了解预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上帝是自有永有、昔在今在永在的。在历史过程中间,上帝把被造物放在时间、空间之下;但上帝创造时间,而不受制于时间;上帝创造空间,而不把自己限制在空间里。这样,上帝的本质是超越时间、超越空间的,他就使万有在过程中间真正被预定、被预知、被预见,真正预指所有要存在的事情。这是真神宣布自己与假神本质差异中间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你们将何神与我相比呢?
有哪一位神像我,从起初指明末后的事呢?」(参:赛四六:9-10)讲这句话的上帝已经很清楚地告诉我们,他是历史的掌管者、是历史方向的预知者。 不但如此,在历史中间,一切美善都是从他来的;而且对于一切邪恶(也就是在神许可、任凭中间,误用了被造之自由的位格),他保留可以审判他们的权柄。那一切善的、一切美的、一切圣洁的,都是从圣善之父那里来的,所以众光之父应当得到最大的荣耀。至于那些在偶在性中间因被造的自由而产生恶的人,他们一定要受审判。 这样神从万古之先,要拯救什么人、施恩给什么人,完全是出于他的主权;神在万古之先,他知道最后有什么人要受审判、什么人要因自己的罪行在他面前受制裁,完全是凭着他的公义处置他们的。上帝用爱把恩典赐给不配的人,上帝用公义把审判赐给那应当受公义审判的人;因为善的源头是从众光之父那里来的,罪的源头是出于犯罪者自己。当上帝施恩的时候,他是善的源头;当上帝审判的时候,人和撒但是罪的源头,而上帝则是公义的源头。所以,他用他的义审判人,用他的恩拯救人。 受审判的人是应该的,蒙救赎的人是不应该的。不应该的人竟然蒙救赎,这就叫做「恩典」;应该受审判的人果然受审判,这就叫做「公
义」。在这件事上,神的恩、神的爱要得着称赞,受造之物的罪要得着审判,两样都是神的作为;我们只能把颂赞、荣耀、智慧、感谢、尊贵、权柄、大力都归与我们的神,因为他是独行奇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