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自由的特性

神的预定与人的自由 by 唐崇荣


1。限制性

上帝向我们启示「亚当的自由」的时候,很清楚地记载并行的两件事 -- 「你可以吃」(参:创二:16)、「你不可以吃」(参:创二:17)。当上帝讲「你可以吃」的时候,是给你选择,这就是我们常用的名词 -- 「自由的范围」。但当上帝讲「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创二:17)的时候,这是「命令」与「限制」。所以圣经一开始提到有关自由的课题的时候,就已经把「自由」和「限制」、「自由」和「命令」连在一起讲了。所有的哲学堕落了以后,所能解释的「自由」都没有持定这个总原理。你从哲学家、文化学者的书中所看到的「自由」,都把没有命令的自由、没有限制的自由叫做「自由」。这不是圣经的教训!因为圣经的教训从第一次提到人有自由选择的时候,就把「命令」一并提出来,这是神所启示的真理中间超越所有堕落文化的地方,是被罪玷污的理性所能想像一切自由的哲学所不可及的。感谢上帝!

这样说来,「自由」就不是绝对的。所以接下来我们就要思想,怎样才是圣经所谈论的「自由」呢?当你读到哲学家(特别是廿世纪的「存在主义哲学」)所谈论的自由时,你会发现,他们都用非常超越的自由去讨论不应当那麽超越的自由;他们都假设自由应当是「自在」、「不受约束」、「没有命令」、「没有限制」,而且人就是在这种状况中间,才能决定自己未来的价值、未来的命运。法国的沙特(Jean Paul Sartre, 1905 - 1980)说:「人未来的命运,是掌握在自己现在的自由中间,只有自己可以决定自己以后的价值;价值的决定权操控在我的手中,所以我用自由决定我自己的前途。」这些思想家因为不明白神的启示,也不愿意服在神的启示之下,所以他们没有办法了解上帝赐人自由的时候,原是与「命令」连在一起谈的。

「亚当,我造的所有树上的果子你都可以吃。」自由吗?「惟独这一棵你不可以吃。」自由吗?所以自由的本质应当是怎麽样的?-- 自由应当是有限制的。如果自由没有限制的话,那我就不明白「自由」和「放纵」有什麽不同了。自由是什麽?「我要怎样就怎样」?如果你把这个当作「自由」的话,你就侮辱了自由的本体,你就曲解了自由的定义,你就把自由和犯罪以后的放纵连在-起,践踏那真正自由的尊贵。

所以 圣经很清楚地告诉我们,赐自由的上帝亲自赐下命令,作为「自由是一定要有限制」的最初的启示。没有限制的自由不是自由,而是自由的误用、自由的误解、自由的自杀(Unlimited freedom is not freedom. It is the abuse of freedom, misinterpretation of freedom and suicide of freedom.) 没有限制的自由,终极的结果就是自杀 -- 自由会杀死自由的本身,那是放纵。当年轻人懂得这一句话的时候,他一生会幸福得多,因为他对自由的曲解,也就是他对自己生命幸福的曲解。

其实,单单就我们逻辑理性的了解来看,自由本身就已经是有限制的,譬如我对大家说:「现在你们开始讨论『自由』,讨论完了,把你们对『自由』的定义讲给我听好不好?」你问:「给我几分钟讨论自由?」我说:「给你十分钟。」这一句话已经暗示自由被「十分钟」限制了。你是不是感到很有意思?

接下来当你们讨论的时候,你就开始用你所认为的来定义「自由」。你不能说:「随便怎麽讲都一定是对的。」如果「随便怎么讲都一定是对的」,那就等于「自由」和「放纵」又连在一起了。但当你说「自由一定有定义」的时候,你也就承认在你为自由下定义的同时,已经给自由定了一个有限制的范围。所以,自由如果是没有限制、没有范畴的,我们就不知道那个自由是什麽自由!

德国唯心论最重要的创始人康德(Immanuel Kant,1724 - 1804)就曾经提过这种思想。他说:「自由不是我要做什麽就做什么;相反的,自由是我不要做什么,我就有能力不做我所不要做的,这才叫做『自由』。」所以,「我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这叫做「放纵」;但「我不要做什麽,我就能够不做什么」,这个才叫做「自由」。

康德的思想再一次提醒我们:自由的本身是一定有范围的,有与良善发生关系的能力作为动能,去限制、去发挥我们认为应当是善的范围。这样,「自由」应当和善的本体发生关系,从善的范围受到限制。

上帝是绝对自由的,上帝也是善的本体,所以上帝的「自由」和上帝的「善」是结连的;上帝是自由的,上帝也是爱的本体,所以上帝的「自由」和上帝的「爱」就结连在一起;上帝是自由的,上帝又是圣洁的,上帝的「自由」和上帝的「圣洁」又连在一起了。当上帝为自由赐下限定的命令时,也就是上帝把他自己其他的道德本性,和他自主自由、自有永有的这个位格的本质相连在一起。所以,所有的自由,只要没有和上帝本体其他道德本性关连的,都不是真自由!那些不过是自由的滥用、自由的糟蹋、自由的自我践踏、自由的自杀!

自由一定是有限制的,而这个限制的范围就是神的本性,这个限制的本质就是神的道德本性。正因为自由是有限制的,就产生了自由对自由的保障、自由对自由福祉的真正印证,这种自由才是自由!雅各书就提到了这个观念,令我感到很惊奇 -- 「使人自由之律法」(雅一25);另一处圣经把自由、爱、律法连在一起 -- 「律法的总归就是爱」(参:提前一:5)。这样,我们看见「爱」、「律法」与「自由」是连在一起的,哪里有律法,哪里就有限制,在限制中间的自由有出于爱的动机,所有爱神、爱人的人就成全了律法。上帝把律法赐下来是为了爱,律法的总归也是爱;上帝赐下命令,而遵行命令的就是爱上帝,你发现了没有呢?「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约十四:21),爱和命令就结连在一起了。上帝赐下律法,因为他爱,所以「爱」是律法的动机;而律法的总归又是爱。律法就是命令,命令就是限制,限制包围了你的自由,但也保证了你自由的安全。所以在自由的限制之中,你享受自由真正的完全。因为神的爱,所以赐下命令;因为是命令,你去遵守,所以你爱神;又爱神、又爱人的就乐意在自由中间遵守命令的限制,而你在命令的限制中间,就因为律法得到自由。

你说:「有这样的哲学吗?有这样的文化吗?」这都在圣经里面!圣经的美妙之处、伟大之处,是我们一生一世无穷无尽享受的根源,而这个享受只赐给那些昼夜思想耶和华律法的人。你思想的时候,你就得着自由;你只能在神的道里面思想,就因此受限制。在限制中间的自由,在自由中间受限制;在这个限制中间得保障,在保障中间发现命令的总归、发现命令的源头,并且发现命令在限制自由中间所扮演的角色。

你们享受这样的课程吗?你们是不是感到除了神的话以外,再也没有办法得享心中的甘甜呢?你一定会的!除非你把坐在这里当作是一种无意义的限制,捆绑了你的自由,否则你必定深深体会,你在这种限制中间自由地享受圣经对自由奥秘的启发,真是一种在限制中间的自由、在自由中间的享受,这就是神的方法。感谢上帝!

2。危机性

自由本身不但是限制性的,自由本身也是危机性的。当上帝把自由赋于一个位格的时候,这个位格就应当受尊重并拥有特权好好使用这个大恩赐。所以你被造为人,是神对你最大的尊重;你被赋予自由,是神对你最大的信任;你有自由,是你成为人最尊贵的一个本质。神爱你,神尊重你,神把你造成人;你受信任,你受尊重,你被赋予最高的价值,因为价值就在自由的本性中间奠定了。而这个价值所隐藏的危机,是你被信任、你被赋予很大的责任 -- 人把我当作可信任、可交托的对象时,我一定会感到高兴,因为他尊重我;但我一定也会感到战兢,因为我被信任。这就是身为人与所有动物不同的地方。但当一个人在被信任的地位中间,竟然因为被信任而胡作非为,这个人就是轻看自己、出卖自己、践踏自己、羞辱自己。

所以上帝在这个危机性的信任中间,赐下了一句警戒性的话语。传道书说:「青年人,看你要看的,做你要做的。」(参:传十一:9)神给你自由,使你可以做、可以看。你说:「是啊,这句话很对,因为青年人嘛,趁着眼睛还能看要快快看,老了眼睛昏花看不见很可惜;趁着还有体力做要快快做,老了没力气就不能做。所以,现在我要嫖、我要赌、我要吃、我要喝,我要尽量作恶。」那你尽量做吧!青年人,自由给了你,权柄交在你手中,潜在能已经隐藏在你生命的里面。「青年人,要看的尽量看,要做的尽量做」,这是告诉你,你是自由的;但后面的一句话是什麽?「为这一切的事,上帝必审问你」,这就是自由有限制,再加上自由的危机,以后要向神交帐的警戒之一。所以圣经每次论自由的时候,就会连结另外一个要素,这是别的哲学书里面所没有的。

上帝给亚当自由,但是把命令一并赐下来;传道书告诉我们青年人有自由,同时也把「结局要受审问」的警语赐下来。这样,我们不能因为上帝光提到我们是有自由的,就忽略上帝在自由之后所讲的那些警戒的话,而用这样轻率的态度来玩弄自己。

一个人对神真理整体有平衡的了解,是他的行为可以不偏不倚的原因;一个真正把上帝道理的整全性平衡地告诉你的传道人,是教会一个很清楚的蒙恩记号。如果我对你讲的只是真理中间某些词句的一部分,而没有看见真理平衡性的另外一部分,纵然我口若悬河、语如珠玑,但是我并没有抱平衡的真理交待清楚,那我就不是好的传道人,你也不可能成为健全的基督徒。明白吗?所以神赐下话语有这个原则在里面 -- 「亚当,你是自由的,但我是有命令的」,「青年人,你是自由的,但是我要审判你」

这个自由是含有命令的,因为我们要遵行神的旨意;这个自由是有危机性的,因为我们要受神的审问。神已经赐下信托我们、尊重我们的记号。凡被信任的人应当自我尊重,儿被信托的人应当自我儆醒;你要以「敬畏上帝」作为立身之本,以「遵行主道」作为命令的约束,就如同圣经所教导我们的那样。「穿戴全副军装」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 用真理束腰(参:弗六:14),也就是在真理中间享受自由的人,要先用真理作你的腰带约束自己。这样,我们从圣经中知道上帝赐下自由,也在其中看见上帝告诉我们应当怎样应用自由、怎样享受自由。

3。责任性

接下去,我们再看自由的「责任性」。神既赐下自由,人就因自由是神的恩而应当对上帝负当尽的责任,We should be responsive to all the graces given to us;这是「恩典」与「对恩典的回应」平衡的道德中间一个不可忽略的原则。上帝每次赐下命令的时候,都包含着应许;上帝每次赐下恩典的时候,都包含着责任的追讨。圣经的这些原理是贯彻始终、没有改变的,而这是神的义和神的爱之间的调和。因为爱,所以把恩典赐下来;因为义,所以对你有责任的要求。这样,神的「义」和「爱」的结合,是出于他的智慧;神的「义」和「爱」结合的追讨,是靠着他的能力在你身上的运行和要求。能够把「义」和「爱」这两种非常不同的本性结合在一起的人,需要最高的智慧;而真正用智慧把「义」和「爱」结合到最平衡地步的人,就得到最大的能力。

神是义的本体,神也是爱的本体。当上帝命令的时候,他是用义对你说话;当他应许的时候,就用爱向你施恩。当上帝用恩典赐给一个人的时候,是用他的爱临到你的身上;当上帝要你负起责任的时候,是用义向你追讨。这两样在神自己的生命里面是完全绝对的平衡,这就成为人真正了解公平的基础。

公平不是「等量的施予」,公平不是「同样的恩赐」,公平不是「分量的相等」;公平是「从神领受恩」和「向神负责任」中间的平衡。这是柏拉图(Plato ,427 - 347BC) 没有办法讲论的。伯拉图所谓的「公平」是什麽?他说:「公平就是各人按照他所得到的才干做应当做的事,这叫做‘公平’。」他最深的思想就肤浅到这个地步而已 -- 有「原子弹头脑」的人不要去扫街道;只能打扫街道的人不要读研究所,免得劳民伤财、浪费资源!各人按照他所受的教育、领受的天资做份内的工作,这个叫做「公平」。但是,今天最不公平的就是阿斗生在富翁的家里,勉强留学,回来拿一个学位却学问空空;而那些大有学问的人生在穷人家里,只能替有学问的孩子们做作业,自己没有拿到学位,只得几块钱糊口,这是很不公平的事情。

柏拉图所讲的「公平」已经很好了,一个人能够照着他得的天资做份内应当做的工作,在社会好好安身立命,以他的天资来领受应当领受的,那就已经叫「公平」了。但是这种公平观不同于圣经所说的,因为这个公平观没有办法处理「神主权」的问题。所以柏拉图不得不再讲一句话:「为了使社会的治安好、百姓容易统治,‘相信上帝’是很需要的。因为相信上帝,你就可以劝大家不要暴动,因为他们的命运是上帝安排的。」从这里我们看见柏拉图的「预定论」是「宿命论」,柏拉图的上帝是「需要的时候把他搬出来,请他作董事长;不必要的时候请他退职」的那种「上帝观」。

而圣经中的「公平观」是什麽?是动性的,是相对性的,是在神面前负责任的公平观,这是从耶稣的口讲出来的(你读哲学的书很少提到耶稣的名字,就连加尔文(John Calvin ,1509- 1564) 的名字也不在里面。有人说他们「不够学术」,我告诉你,我反过来看,是学术构不上他们)-- 耶稣基督的公平观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公平观,他只讲一句话:「多给谁,就向谁多取。」(路十二:48)这个才叫做「公平」。神是赐恩的源头,神也是责任追讨的审判者;所以在神面前,恩典的相对责任就变得很重要,不但解决神主权的问题,也解决了什麽叫做「公平」的问题。上帝不会审判动物,因为上帝没有把自由给它们,所以它们就没有道德责任,它们就没有受命令规条的约束,它们就没有危机的存在、没有永远的刑罚。

上帝把自由给了天使,他就要追讨天使的责任,把他放在危机性的中间,看他是不是归向神的义而与义合一,成为义者;或者离开神的义,为自己设立假的义的源头,而成为恶者。照样,上帝造人的时候把中性的自由给人,然后上帝要人凭着他的恩典恐惧战兢、敬畏上帝,谨慎自爱、律己,好好运用自己的自由;在上帝的命令、警戒上,并在上帝的追讨责任的这几样本质中间,来讨上帝的喜悦。这样,人就因归回上帝而被认为是与神合一,归回上帝的义而被称为「义人」。当你了解这些总原理以后,你再去看圣经中许多的词句,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耶稣基督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是正用自由最好的榜样 -- 「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二十六:39)。「我可以照我的意思,但是我不;我照你的意思,因为我明白了。」我有我的意思,你有你的意思,那个叫做「个体的自由」、叫做「个别的意志」;但是当我说「不是照我的意思,乃是照你的意思」的时候,这个叫做「归回意志的总本体」、「意志归回神永恒的旨意」,叫做「自由的正用」。

自由的误用就是「我照我的意思,我不管你的意思 」; 自由的正用就是「不是照我的意思,是照你的意思」当意志的受造者归回意志的创造者,当理性的受造者归回真理的本体,当感情的受造者归回圣爱的自己时,这个就叫做「舍己」。所以圣经教导我们:真正伟大的自由,是甘心情愿地舍弃自己,以绝对的自觉去放弃自己错误的原理和错误的想法,甘心情愿把自己的自由约束在神的义里面,这个「自由」就是正用自由的最高峰。或者用更简单的话来说,「舍己」就是「归回神自己」,是自己甘心情愿放弃自己,把自己原有的自由归回赐自由的神,这个叫做「舍己」。「舍己」是甘心情愿把被赐予自由、拥有自由权的白己,归回赐下自由的神。是被逼的吗?不是。定甘愿的吗?是。为什麽甘愿?-- 因为神的爱感动我,神的真理光照我,神儿子耶稣的榜样启发我,使我照他的模样,把神所赋予我的自由,以乐意敬畏神的心,放在神的脚下,归回神的自己。这个叫做「舍己」。

这样,你就用自由得回自由,因为放弃自己,而归回神的自己 你就正用自由,把自由带到自由的总源头那里,享受永恒,享受绝对不会再衰退的自由那最大的奖赏,在神里面享受他。

这就是韦斯敏德小要理问答(Westminster Short Catechism, 1647) 的第一个问题:「人最大的责任是什麽?第一,荣耀上帝;第二,终身以神为乐。」你把上帝当作你的享受、当作你得喜乐,你归回他的自己,就舍弃了你的自己。而神绝对不勉强你,神把自由给你,又信托你,相信你能这麽做,结果你就在基督的榜样里面找回正用自由的办法。

虽然我们已经从圣经清楚看见什麽是「自由」,但是,如今我们活在这麽混乱的世界中,这样的自由和上帝从起初所赐下的自由,还是同样的吗?不是!接下去,我就要谈「自由在历史中的变迁」和「自由在人生命中的变质」的问题。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1。限制性 上帝向我们启示「亚当的自由」的时候,很清楚地记载并行的两件事 -- 「你可以吃」(参:创二:16)、「你不可以吃」(参:创二:17)。当上帝讲「你可以吃」的时候,是给你选择,这就是我们常用的名词 -- 「自由的范围」。但当上帝讲「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创二:17)的时候,这是「命令」与「限制」。所以圣经一开始提到有关自由的课题的时候,就已经把「自由」和「限制」、「自由」和「命令」连在一起讲了。所有的哲学堕落了以后,所能解释的「自由」都没有持定这个总原理。你从哲学家、文化学者的书中所看到的「自由」,都把没有命令的自由、没有限制的自由叫做「自由」。这不是圣经的教训!因为圣经的教训从第一次提到人有自由选择的时候,就把「命令」一并提出来,这是神所启示的真理中间超越所有堕落文化的地方,是被罪玷污的理性所能想像一切自由的哲学所不可及的。感谢上帝! 这样说来,「自由」就不是绝对的。所以接下来我们就要思想,怎样才是圣经所谈论的「自由」呢?当你读到哲学家(特别是廿世纪的「存在主义哲学」)所谈论的自由时,你会发现,他们都用非常超越的自由去讨论不应当那麽超越的自由;他们都假设自
由应当是「自在」、「不受约束」、「没有命令」、「没有限制」,而且人就是在这种状况中间,才能决定自己未来的价值、未来的命运。法国的沙特(Jean Paul Sartre, 1905 - 1980)说:「人未来的命运,是掌握在自己现在的自由中间,只有自己可以决定自己以后的价值;价值的决定权操控在我的手中,所以我用自由决定我自己的前途。」这些思想家因为不明白神的启示,也不愿意服在神的启示之下,所以他们没有办法了解上帝赐人自由的时候,原是与「命令」连在一起谈的。 「亚当,我造的所有树上的果子你都可以吃。」自由吗?「惟独这一棵你不可以吃。」自由吗?所以自由的本质应当是怎麽样的?-- 自由应当是有限制的。如果自由没有限制的话,那我就不明白「自由」和「放纵」有什麽不同了。自由是什麽?「我要怎样就怎样」?如果你把这个当作「自由」的话,你就侮辱了自由的本体,你就曲解了自由的定义,你就把自由和犯罪以后的放纵连在-起,践踏那真正自由的尊贵。 所以 圣经很清楚地告诉我们,赐自由的上帝亲自赐下命令,作为「自由是一定要有限制」的最初的启示。没有限制的自由不是自由,而是自由的误用、自由的误解、自由的自杀(Unl
imited freedom is not freedom. It is the abuse of freedom, misinterpretation of freedom and suicide of freedom.) 没有限制的自由,终极的结果就是自杀 -- 自由会杀死自由的本身,那是放纵。当年轻人懂得这一句话的时候,他一生会幸福得多,因为他对自由的曲解,也就是他对自己生命幸福的曲解。 其实,单单就我们逻辑理性的了解来看,自由本身就已经是有限制的,譬如我对大家说:「现在你们开始讨论『自由』,讨论完了,把你们对『自由』的定义讲给我听好不好?」你问:「给我几分钟讨论自由?」我说:「给你十分钟。」这一句话已经暗示自由被「十分钟」限制了。你是不是感到很有意思? 接下来当你们讨论的时候,你就开始用你所认为的来定义「自由」。你不能说:「随便怎麽讲都一定是对的。」如果「随便怎么讲都一定是对的」,那就等于「自由」和「放纵」又连在一起了。但当你说「自由一定有定义」的时候,你也就承认在你为自由下定义的同时,已经给自由定了一个有限制的范围。所以,自由如果是没有限制、没有范畴的,我们就不知道那个自
由是什麽自由! 德国唯心论最重要的创始人康德(Immanuel Kant,1724 - 1804)就曾经提过这种思想。他说:「自由不是我要做什麽就做什么;相反的,自由是我不要做什么,我就有能力不做我所不要做的,这才叫做『自由』。」所以,「我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这叫做「放纵」;但「我不要做什麽,我就能够不做什么」,这个才叫做「自由」。 康德的思想再一次提醒我们:自由的本身是一定有范围的,有与良善发生关系的能力作为动能,去限制、去发挥我们认为应当是善的范围。这样,「自由」应当和善的本体发生关系,从善的范围受到限制。 上帝是绝对自由的,上帝也是善的本体,所以上帝的「自由」和上帝的「善」是结连的;上帝是自由的,上帝也是爱的本体,所以上帝的「自由」和上帝的「爱」就结连在一起;上帝是自由的,上帝又是圣洁的,上帝的「自由」和上帝的「圣洁」又连在一起了。当上帝为自由赐下限定的命令时,也就是上帝把他自己其他的道德本性,和他自主自由、自有永有的这个位格的本质相连在一起。所以,所有的自由,只要没有和上帝本体其他道德本性关连的,都不是真自由!那些不过是自由的滥用、自由的糟蹋、自由的自我践踏、自由的自杀
! 自由一定是有限制的,而这个限制的范围就是神的本性,这个限制的本质就是神的道德本性。正因为自由是有限制的,就产生了自由对自由的保障、自由对自由福祉的真正印证,这种自由才是自由!雅各书就提到了这个观念,令我感到很惊奇 -- 「使人自由之律法」(雅一25);另一处圣经把自由、爱、律法连在一起 -- 「律法的总归就是爱」(参:提前一:5)。这样,我们看见「爱」、「律法」与「自由」是连在一起的,哪里有律法,哪里就有限制,在限制中间的自由有出于爱的动机,所有爱神、爱人的人就成全了律法。上帝把律法赐下来是为了爱,律法的总归也是爱;上帝赐下命令,而遵行命令的就是爱上帝,你发现了没有呢?「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这人就是爱我的」(约十四:21),爱和命令就结连在一起了。上帝赐下律法,因为他爱,所以「爱」是律法的动机;而律法的总归又是爱。律法就是命令,命令就是限制,限制包围了你的自由,但也保证了你自由的安全。所以在自由的限制之中,你享受自由真正的完全。因为神的爱,所以赐下命令;因为是命令,你去遵守,所以你爱神;又爱神、又爱人的就乐意在自由中间遵守命令的限制,而你在命令的限制中间,就因为律法得到自由。
你说:「有这样的哲学吗?有这样的文化吗?」这都在圣经里面!圣经的美妙之处、伟大之处,是我们一生一世无穷无尽享受的根源,而这个享受只赐给那些昼夜思想耶和华律法的人。你思想的时候,你就得着自由;你只能在神的道里面思想,就因此受限制。在限制中间的自由,在自由中间受限制;在这个限制中间得保障,在保障中间发现命令的总归、发现命令的源头,并且发现命令在限制自由中间所扮演的角色。 你们享受这样的课程吗?你们是不是感到除了神的话以外,再也没有办法得享心中的甘甜呢?你一定会的!除非你把坐在这里当作是一种无意义的限制,捆绑了你的自由,否则你必定深深体会,你在这种限制中间自由地享受圣经对自由奥秘的启发,真是一种在限制中间的自由、在自由中间的享受,这就是神的方法。感谢上帝! 2。危机性 自由本身不但是限制性的,自由本身也是危机性的。当上帝把自由赋于一个位格的时候,这个位格就应当受尊重并拥有特权好好使用这个大恩赐。所以你被造为人,是神对你最大的尊重;你被赋予自由,是神对你最大的信任;你有自由,是你成为人最尊贵的一个本质。神爱你,神尊重你,神把你造成人;你受信任,你受尊重,你被赋予最高的价值,因为价值就在
自由的本性中间奠定了。而这个价值所隐藏的危机,是你被信任、你被赋予很大的责任 -- 人把我当作可信任、可交托的对象时,我一定会感到高兴,因为他尊重我;但我一定也会感到战兢,因为我被信任。这就是身为人与所有动物不同的地方。但当一个人在被信任的地位中间,竟然因为被信任而胡作非为,这个人就是轻看自己、出卖自己、践踏自己、羞辱自己。 所以上帝在这个危机性的信任中间,赐下了一句警戒性的话语。传道书说:「青年人,看你要看的,做你要做的。」(参:传十一:9)神给你自由,使你可以做、可以看。你说:「是啊,这句话很对,因为青年人嘛,趁着眼睛还能看要快快看,老了眼睛昏花看不见很可惜;趁着还有体力做要快快做,老了没力气就不能做。所以,现在我要嫖、我要赌、我要吃、我要喝,我要尽量作恶。」那你尽量做吧!青年人,自由给了你,权柄交在你手中,潜在能已经隐藏在你生命的里面。「青年人,要看的尽量看,要做的尽量做」,这是告诉你,你是自由的;但后面的一句话是什麽?「为这一切的事,上帝必审问你」,这就是自由有限制,再加上自由的危机,以后要向神交帐的警戒之一。所以圣经每次论自由的时候,就会连结另外一个要素,这是别的哲学书里面
所没有的。 上帝给亚当自由,但是把命令一并赐下来;传道书告诉我们青年人有自由,同时也把「结局要受审问」的警语赐下来。这样,我们不能因为上帝光提到我们是有自由的,就忽略上帝在自由之后所讲的那些警戒的话,而用这样轻率的态度来玩弄自己。 一个人对神真理整体有平衡的了解,是他的行为可以不偏不倚的原因;一个真正把上帝道理的整全性平衡地告诉你的传道人,是教会一个很清楚的蒙恩记号。如果我对你讲的只是真理中间某些词句的一部分,而没有看见真理平衡性的另外一部分,纵然我口若悬河、语如珠玑,但是我并没有抱平衡的真理交待清楚,那我就不是好的传道人,你也不可能成为健全的基督徒。明白吗?所以神赐下话语有这个原则在里面 -- 「亚当,你是自由的,但我是有命令的」,「青年人,你是自由的,但是我要审判你」 这个自由是含有命令的,因为我们要遵行神的旨意;这个自由是有危机性的,因为我们要受神的审问。神已经赐下信托我们、尊重我们的记号。凡被信任的人应当自我尊重,儿被信托的人应当自我儆醒;你要以「敬畏上帝」作为立身之本,以「遵行主道」作为命令的约束,就如同圣经所教导我们的那样。「穿戴全副军装」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 用
真理束腰(参:弗六:14),也就是在真理中间享受自由的人,要先用真理作你的腰带约束自己。这样,我们从圣经中知道上帝赐下自由,也在其中看见上帝告诉我们应当怎样应用自由、怎样享受自由。 3。责任性 接下去,我们再看自由的「责任性」。神既赐下自由,人就因自由是神的恩而应当对上帝负当尽的责任,We should be responsive to all the graces given to us;这是「恩典」与「对恩典的回应」平衡的道德中间一个不可忽略的原则。上帝每次赐下命令的时候,都包含着应许;上帝每次赐下恩典的时候,都包含着责任的追讨。圣经的这些原理是贯彻始终、没有改变的,而这是神的义和神的爱之间的调和。因为爱,所以把恩典赐下来;因为义,所以对你有责任的要求。这样,神的「义」和「爱」的结合,是出于他的智慧;神的「义」和「爱」结合的追讨,是靠着他的能力在你身上的运行和要求。能够把「义」和「爱」这两种非常不同的本性结合在一起的人,需要最高的智慧;而真正用智慧把「义」和「爱」结合到最平衡地步的人,就得到最大的能力。 神是义的本体,神也是爱的本体。当上帝命令的时候,他是用义对你说话;当他应
许的时候,就用爱向你施恩。当上帝用恩典赐给一个人的时候,是用他的爱临到你的身上;当上帝要你负起责任的时候,是用义向你追讨。这两样在神自己的生命里面是完全绝对的平衡,这就成为人真正了解公平的基础。 公平不是「等量的施予」,公平不是「同样的恩赐」,公平不是「分量的相等」;公平是「从神领受恩」和「向神负责任」中间的平衡。这是柏拉图(Plato ,427 - 347BC) 没有办法讲论的。伯拉图所谓的「公平」是什麽?他说:「公平就是各人按照他所得到的才干做应当做的事,这叫做‘公平’。」他最深的思想就肤浅到这个地步而已 -- 有「原子弹头脑」的人不要去扫街道;只能打扫街道的人不要读研究所,免得劳民伤财、浪费资源!各人按照他所受的教育、领受的天资做份内的工作,这个叫做「公平」。但是,今天最不公平的就是阿斗生在富翁的家里,勉强留学,回来拿一个学位却学问空空;而那些大有学问的人生在穷人家里,只能替有学问的孩子们做作业,自己没有拿到学位,只得几块钱糊口,这是很不公平的事情。 柏拉图所讲的「公平」已经很好了,一个人能够照着他得的天资做份内应当做的工作,在社会好好安身立命,以他的天资来领受应当领受的,那
就已经叫「公平」了。但是这种公平观不同于圣经所说的,因为这个公平观没有办法处理「神主权」的问题。所以柏拉图不得不再讲一句话:「为了使社会的治安好、百姓容易统治,‘相信上帝’是很需要的。因为相信上帝,你就可以劝大家不要暴动,因为他们的命运是上帝安排的。」从这里我们看见柏拉图的「预定论」是「宿命论」,柏拉图的上帝是「需要的时候把他搬出来,请他作董事长;不必要的时候请他退职」的那种「上帝观」。 而圣经中的「公平观」是什麽?是动性的,是相对性的,是在神面前负责任的公平观,这是从耶稣的口讲出来的(你读哲学的书很少提到耶稣的名字,就连加尔文(John Calvin ,1509- 1564) 的名字也不在里面。有人说他们「不够学术」,我告诉你,我反过来看,是学术构不上他们)-- 耶稣基督的公平观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公平观,他只讲一句话:「多给谁,就向谁多取。」(路十二:48)这个才叫做「公平」。神是赐恩的源头,神也是责任追讨的审判者;所以在神面前,恩典的相对责任就变得很重要,不但解决神主权的问题,也解决了什麽叫做「公平」的问题。上帝不会审判动物,因为上帝没有把自由给它们,所以它们就没有道德责任,它们
就没有受命令规条的约束,它们就没有危机的存在、没有永远的刑罚。 上帝把自由给了天使,他就要追讨天使的责任,把他放在危机性的中间,看他是不是归向神的义而与义合一,成为义者;或者离开神的义,为自己设立假的义的源头,而成为恶者。照样,上帝造人的时候把中性的自由给人,然后上帝要人凭着他的恩典恐惧战兢、敬畏上帝,谨慎自爱、律己,好好运用自己的自由;在上帝的命令、警戒上,并在上帝的追讨责任的这几样本质中间,来讨上帝的喜悦。这样,人就因归回上帝而被认为是与神合一,归回上帝的义而被称为「义人」。当你了解这些总原理以后,你再去看圣经中许多的词句,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耶稣基督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是正用自由最好的榜样 -- 「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二十六:39)。「我可以照我的意思,但是我不;我照你的意思,因为我明白了。」我有我的意思,你有你的意思,那个叫做「个体的自由」、叫做「个别的意志」;但是当我说「不是照我的意思,乃是照你的意思」的时候,这个叫做「归回意志的总本体」、「意志归回神永恒的旨意」,叫做「自由的正用」。 自由的误用就是「我照我的意思,我不管你的意思 」; 自由的正用就是「
不是照我的意思,是照你的意思」当意志的受造者归回意志的创造者,当理性的受造者归回真理的本体,当感情的受造者归回圣爱的自己时,这个就叫做「舍己」。所以圣经教导我们:真正伟大的自由,是甘心情愿地舍弃自己,以绝对的自觉去放弃自己错误的原理和错误的想法,甘心情愿把自己的自由约束在神的义里面,这个「自由」就是正用自由的最高峰。或者用更简单的话来说,「舍己」就是「归回神自己」,是自己甘心情愿放弃自己,把自己原有的自由归回赐自由的神,这个叫做「舍己」。「舍己」是甘心情愿把被赐予自由、拥有自由权的白己,归回赐下自由的神。是被逼的吗?不是。定甘愿的吗?是。为什麽甘愿?-- 因为神的爱感动我,神的真理光照我,神儿子耶稣的榜样启发我,使我照他的模样,把神所赋予我的自由,以乐意敬畏神的心,放在神的脚下,归回神的自己。这个叫做「舍己」。 这样,你就用自由得回自由,因为放弃自己,而归回神的自己 你就正用自由,把自由带到自由的总源头那里,享受永恒,享受绝对不会再衰退的自由那最大的奖赏,在神里面享受他。 这就是韦斯敏德小要理问答(Westminster Short Catechism, 1647) 的第一个问题:
「人最大的责任是什麽?第一,荣耀上帝;第二,终身以神为乐。」你把上帝当作你的享受、当作你得喜乐,你归回他的自己,就舍弃了你的自己。而神绝对不勉强你,神把自由给你,又信托你,相信你能这麽做,结果你就在基督的榜样里面找回正用自由的办法。 虽然我们已经从圣经清楚看见什麽是「自由」,但是,如今我们活在这麽混乱的世界中,这样的自由和上帝从起初所赐下的自由,还是同样的吗?不是!接下去,我就要谈「自由在历史中的变迁」和「自由在人生命中的变质」的问题。